.:.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色间道(全本完结)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色间道(全本完结)
小伙伴美利坚


級別: 光明使者 ( 14 )
發帖: 14968
威望: 8266 點
金錢: 400398 USD
貢獻: 222222 點
註冊: 2014-03-10


色间道(全本完结)



本帖被 Diss 執行提前操作(2014-04-26)
  第001章:习以为常的“悲惨”?

  一个阴晦的早晨……皇海商务职业学院,A13座学生宿舍楼……
  二十几个啤酒瓶散乱地歪扭在二楼一间男生宿舍内的墙角,宿舍西窗户下的桌子上还有两只打散啤用的量杯,量杯里尚有三分之一的残酒,几根烟头荡漾在隔夜的液体里,似乎不甘心就这样被人遗忘。桌子旁边是一张上下床,一个赤着上身的男生仍酒意曛炽四仰八叉地睡着,嘴里兀自含混地嘟噜着……
  他的一只不知是抹了奶油还是泥巴的脚,无意识地一抬,脚丫子一歪,碰倒了桌子边上的玻璃量杯,嘭——叭!量杯落地碎裂,玻璃渣子肆意地在溅溢了残液的水泥地上崩散。
  男生和他的三位舍友仍未被惊醒!
  但是,门却突然象要开裂一样地发出了难听地咚咚声,敲门的人似乎不是用手,而是用一种硬物在狠命地敲……用警察术语的话,应该叫钝器的连续撞击。
  撞击声响彻在只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
  两张上下床上的暴赤了上身的男生都醒了。
  用脚丫子把玻璃量杯干到地上的男生迷蒙着双眼,左手提着松松垮垮的运动短裤,右手习惯性地摸闹钟,一把摸空,他骂了一句:“操,闹钟放哪儿了!”接着,站起身,往前迈了一步。
  “啊!”男生惨叫了一声,——他踩到了碎玻璃渣子。
  同舍的另三位男生对于这种故弄玄虚的叫声习以为常,互相对视一眼,又齐唰唰地躺回到了床上。
  昨天晚上的狂欢太刺激了,四个男生为着两个女生,把半年的生活费都搭进去了……两位维特丽儿艺术学院的女生麦伊和蓝菲,被市电视台选中,成了实习主持人,兴奋地无以复加,巧的是麦伊刚好过十九岁的生日……两座毗邻的以男性公民为主的刚刚从职业中专升格的职业学院和以皇海市富商千金们啸聚的维特丽儿艺术学院的男男女女们,在两座学校后的黑石山上疯狂到了凌晨三点多……刚刚的被敲门声吵醒的男生们,昨夜,在狂欢后,回到宿舍,还意犹未尽,又胡喝了大半桶散啤……
  “靠,冷血动物!”脚底板血流不止的男生,咬着牙把一块扎进脚里的玻璃渣子拔出来,冲着门外咆哮:“谁他妈在外头挺尸,再敲,妈的,废了狗日的!”
  门突然被撞开了,一个女生闯进来,咋咋呼呼地叫:“楚帅,不好了,蓝菲被绑架了……有人拿枪指着我……”!……!
  另一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地方——大陆东南沿海的香港特区——著名的维多利亚港。朦朦胧胧中,微风轻拂,暖软弯环的海岸线,象是刚刚睡醒的美妇,慵艳地伸着懒腰。
  湾仔道上却已经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快节奏的香港人,一如往常地在晨曦微明中,开始了新的一天。
  卖报!卖报!台湾总统机要金援案,600亿黑洞,美国掮客与政客吞金黑幕!
  卖报声此起彼伏!对于刚刚被艳照门大大刺激了感官神经的港人来说,现下的香港似乎又要在狗仔记者队的鼓涌下,喧嚣总统级人物的黑幕了。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一个临街的报摊前,车上下来一个矮个的男人,扔下一张大额港币,买走了所有的报纸。
  这辆车,沿着公路驰行,象疯了一样,每遇到一个报摊,那矮个男人便下车,花高价买完所有的报纸。
  车最后停在了西湾黑角头的一栋别墅前。
  矮个的男人下了车,抱着厚厚的一摞报纸急匆匆地往房厅里走,进了一楼客厅,他扔下报纸,忽然歇斯底里地喊:“完了,他娘的全完了,完了!”
  房厅的内楼梯口出现了一个女人,俏俏地歪了头,甜甜的声音:“阿义,怎么这么大声,我的湾仔辣鸭头呢……”她看到站在客厅里的她的情夫——扁贝义那一脸绝望的神色,咦了一声,咯吱吱地拖着她的产自日本的木屐,走下楼梯,顾盼着一对天真的眼睛,看着扁贝义,“亲爱的,你吓着我了……”
  扁贝义呆滞地摇了摇头,“完了,最后的努力付诸东流了,独进党完了,最后的遮羞布……丑陋……所有的丑陋都曝露了……”
  电话突然响了,扁贝义拿起电话,刚听了几句,突然啊地一声,跌坐到地上,两眼直直地象中了邪一样。
  缓了一缓,他木木地呐呐道:“菁菁,看看杂志箱,新到的《朝闻周刊》……”他有气无力地拍着地面,“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
  扁贝义是台湾军情局驻香港站副站长。任这个职务已经8年多了,为了给今年的独进党总统大选造势,早在三年前,就在大陆的深江市发展了两套系的情报网,其独特的手腕令军情局对其特别倚重,近几年的金援外交,多由他和他的贴心部下兼绝密级情人周亚,委托国际掮客来完成。
  可是,他没有想到,就在今天早晨,周亚,竟然做出了令情报系统瞠目结舌的举动——她把金援案的操作黑幕曝给了香港一家刚刚因为艳照门而名声大躁的朝闻杂志社,并故意暴露了她的军情局情工人员的身份。
  这无疑给摇摇欲坠的台湾总统申阿扁和独进党以致命的一击。还有,他刚刚接到电话,大陆的深江市国家安全局,一夜之间,把军情局设在深江市的情报网连根拔起。
  消息是朝闻杂志曝出的。最新的这期周刊,登载的重磅文章就是台湾军情局在大陆经营数年的深江市情报网内幕!
  刚才的电话是台湾军情局局长蒋竹立打来的,令其立赴深江市重建情报站,并声色俱厉地严令香港站密查周亚逃亡的地点,并相机除掉她。
  “完了,没有希望了,独进党彻彻底底地完了……人也完了……背叛!无耻……卑鄙……”扁贝义仍在神情惚恍地咕念着……
  扁贝义的正牌情人,爱吃辣鸭头的盈乃菁惊愕地看着自己赖以委身的,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皱眉头的男人……她绝然想不到,台湾军情局竟在一夜之间,地震了,曝出了史上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情报门丑闻……盈乃菁亦是军情局香港站成员。她的公开身份是东诚贸易公司总经理助理。东诚公司其实就是军情局香港站的总部。
  盈乃菁回过神来,走到门口,打开防盗门,从门外的报箱里拿出《朝闻周刊》,翻开,——看到那一长串的台湾军情局秘密在大陆发展的情工人员名单,惊得她几乎站立不住,勉强靠住了身后的门。
  ……良久,她无奈地摇着头,拿起墙上的电话,拔了东诚贸易公司总经理沈力的手机号码。手机接通了,却没有人接。
  她又拔通总经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女佣人。女佣人说,沈先生在后花园晨练呢。东诚公司总经理沈力的真实身份是军情局香港站站长,香港情报站及大陆的深江市情报站都归他统管。盈乃菁担心的是这位手眼通天的情报要人出什么意外。
  听到佣人的回话,盈乃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香港站不要再出什么事了……”她嘟哝了一句,走到仍坐在地板上发呆的扁贝义身边,轻轻地抚着情夫的头,“好了,阿义,一切都会过去的,会过去的……”
  盈乃菁搀扶着几乎要瘫掉的扁贝义,慢慢往楼上走。他们刚走了四五阶楼梯,忽然听到一阵悉列索落的玻璃碎裂声。
  别墅东厅——四扇落地玻璃窗,爆出了几个大洞,五位持枪的蒙面人以枪战动作片的爆强姿势,闯进了扁贝义的这栋私人别墅!


[ 此貼被小伙伴美利坚在2014-04-26 23:36重新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威望:+5(Diss)
TOP Posted:2014-05-26 23:46 | 回樓主
小伙伴美利坚


級別: 光明使者 ( 14 )
發帖: 14968
威望: 8266 點
金錢: 400398 USD
貢獻: 222222 點
註冊: 2014-03-10


  第002章:真的还是假的?

  楚帅,一个很帅的很时尚的名字。不过,他却来自并不时尚的世世辈辈刨挖土地的至今还才刚刚通了柏油公路的偏远的一个小山村——金龙楚家村。此村虽只离皇海市百十里路,但,生活方式却与喧嚣的都市差着一个世纪。
  以钝器撞击门板的麦伊也是从那山旮旯里来的。麦伊的那个麦家村稍好一些,靠着公路,因此,虽只与金龙楚家村一山之隔,可商业气息吸孕得比较顺畅,早早地就有了以赚钱为首要任务的商业农人,发展只是比吃水还要肩抗人抬的楚家快不少。
  但,富和穷之间的财富差额也只是四位数之间的摇摆。
  楚帅不幸中的万幸,一个不明父母来历的人,在长到十多岁时,被人从山后带到了山前,在一位生财有道的老八路的照护下,与麦伊比邻而居。两人在苦学之余,偷偷地做些小孩子家家的勾当,所以,便有了比鸟齐飞的暧昧的暗许,并因为学习上的共同进退,在高中上完时,把暧昧延续到了皇海市。
  楚帅看到麦伊手里拿着的钝器,咬牙瞪眼地笑了,麦伊刚才砸门用的是一杆“AK47”的玩具冲锋枪。
  看那枪,造型相当粗糙,以楚帅这位自封的“国际步战轻武器专家”的眼光,象这种玩具,扔在大街上都没有人捡。
  “好了,一大清早地,制造国际动乱啊你,”楚帅刚说了一句,即疼得皱起了眉头,他的脚板上还有两块碎渣子,他只好一仰身,屁股挨着床板,把脚撩起来,“看看吧,你的杰作,你不是一直觉得,血流成河不好理解吗,我的达令——亲爱的,看看我的脚,增加一下对中国成语的理解……”
  麦伊倒是注意到了楚帅的血呲拉糊的脚,她拉开抽屉,找了瓶云南白药,又扯了一块纱布,还嘬起小巧的嘴,对了楚帅的那只满沾了大地泥土的脚丫子,轻轻地吹了吹,“看看你们,酒流成河,乐极生悲,宿舍里垃圾成堆,臭气熏天,还学人家买什么玫瑰,又搞什么草原之夜,这下好了,你们的艺术女神被人劫持了……你们等着收尸吧……”
  宿舍里的其他三位,邓西昌,徐霞克,吴齐,见到有女生突进,忙不迭地套上背心,争先恐后地占据有利位置,欢迎未来的主持之星。
  吴齐虽身量矮胖,但行动最为迅速,眼光也最为敏锐,三下两下,把地下的废物清理干净,又把平时舍不得喝的从自家带来的碧螺春掏出来,转身踢了一脚又高又瘦的邓西昌一脚,把暖瓶塞给了他,逼着他从麦伊的身后,溜出去打开水。
  能言善辩长了一头卷毛狮子般头发的徐霞克,搬了宿舍里唯一一把能坐的椅子,顺手扯了楚帅挂在床边的毛巾,擦拭后,颇有绅士风度的,朝弯着腰,给楚帅清理脚面扎伤的麦伊说道:“昨夜微风迷醉,今朝有凤来仪,蓬壁生辉,佛光普照啊,请女菩萨上座……”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想到艺术学院的艺术女神,自称蓝电之魔的蓝菲真的被人劫持了。麦伊看着蓝菲被四个蒙面人带走,还道是喜欢搞怪的蓝菲在排演他的黑社会新剧。
  麦伊好奇地追着那些人,竟真的让她瞧出了破绽,有一个人拿着DV一直在非常专业地跟拍,所以,当一个骑摩托的女人在急驰中掉转方向,风驰电掣地追着那辆劫人的黑色奔驰车上了高速公路时,麦伊一眼也不眨地看着这道清晨的惊险如美国大片的双车追逐的风景。
  麦伊感叹:蓝菲不愧是好莱坞发烧友,她的设计,如果加上后期的电脑特技镜头,一定可以媲美《生死时速》!
  可惜的是,麦伊只有两条腿,追不上超高速地以机械发动机驰动的现代交通工具。她无法尽览蓝电魔女的全部杰作!
  麦伊在回学校的路上,发现了那支憋屈在路旁冬青树后的“制造粗糙”的AK47.她临时起兴的设计了并不很高明的女生版“破门而入”。
  ……皇海商务职业学院,A13座学生宿舍楼007号宿舍的四位男生呈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围着居中的麦伊,竖着耳朵听着这不同凡响的天才导演的逼真杰作的流程细节——麦伊的略有夸张的陈述结束时,四位男生乃同时拍头,颇是意犹未尽的样子……
  楚帅把受伤的脚挂在上下床的横梁上,头靠在枕头上,“娘的,怎么就没让我碰上,这邪门儿的蓝菲,太一意孤行了,事先连一点动静儿都没露出来,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吴齐接茬:“照以往的经验看,唯恐天下不乱的蓝大魔女,她有了什么天马行空的创意,那至少也得跟咱们的新闻观察家金毛狮子徐霞客通报一声,要不然,不符合咱们两校间的重大新闻的互通有无哦。”
  咚!咚!咚!又有人敲门。
  不知什么时候,宿舍门口站了两名女警察,相当英姿飒爽的女警察。
  稍高一点的女警开口问道:“谁是麦伊?”
  “我……”麦伊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警察点名,她有点心慌慌地答应着,闪着一双毫无心机却又充满好奇的眼睛,在两位有刚又有柔的女警的脸上扫来扫去,临了,她把求救的眼神扫到了楚帅的身上。
  还没等楚帅做出应有的反应,那位稍高一点的女警开口对麦伊说道:“请跟我们走一趟!”语气不容置疑,接着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警官证和传唤单。
  要动真格的了!麦伊真的慌了,两条腿都软了,虽不至于因为两位女警的英勇而昏倒,可也站立不稳摇摇晃晃……
  楚帅看到麦伊无助和求救的眼神,再看两位女警一左一右铁板一样的站姿,冷酷到底的威态,心跳骤然加速,却也强自镇定,猛拍了一下床板,身子一挺,站起身,笈拉着拖鞋,往前走了两步,扶住麦伊,头猛一抬,对两位女警道:“两位警察大姐,你们找错人了,我们家麦伊,一向奉公守法,一直以优秀市民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不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儿……”
  “少贫!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两位女警把枪掏了出来。
  这回是真枪!跟那把扔在床底下的粗劣玩具枪——AK47“不可同日而语!



  第003章:别怕,有警察!

  同舍另外的三个男生本来还跃跃欲试,为虎作怅的要在关键时候体现一下同学友谊来着,可是一看到那闪着炫光的铁家伙,登时,傻了眼,不自觉地闪到了墙壁边上,那吴齐竟双手高举,下意识地道:“两位警官,我……我们都是……”
  “娘的,你他娘的闭嘴!”楚帅被吴齐那萎缩的熊样激起了怒火,对着吴齐怒吼了一句,接着将一米八七的强健身板一挺,硬喇喇地道:“警官,学生宿舍虽然不是民宅,但也受现行法律保护,你们势必要拘人,请出示搜查证和逮捕证!”
  楚帅也是第一回碰上这样的场面,他的脑袋中勉强闪了闪民法或刑法的对于下巴的民众保护规定,这还是港台枪战片里的类似台词。
  那个稍矮一点的女警,突然秀唇一抿,轻启贝齿:“警号1512,凌小杰,”她又轻巧地一个标准的警礼,“请各位同学协助警方调查612维特丽儿艺术学院绑架案!”
  楚帅这时才发现,凌小杰警官的“女人”的气质……由于他一向对麦伊的天生丽质过分关注,所以,当有些非主流女生对他有意识地勾引和挑逗时,他往往会装作视而不见。凌警官的这个极其正规的警察式自我介绍,一下子勾起了他对“女人”特质的某些模糊的异动。
  他正要张跟跟凌警官打招呼,却听倚在他肩膀上的麦伊略带醋意声音颤颤地哼道:“楚帅,我不想去做什么调查,我……害怕……”麦伊这时突然意识到,蓝菲被人劫走,不是什么天才的导演,而是活生生的绑案,她越想越后怕,伸出手抓着楚帅的胳膊,眼光极力地回避着两位警官的探询。
  门外,走廊,已经窜满了好奇的学生,他们对警察的“亲自”到来,用百倍一的好奇心,表示欢迎。许多未能参加与维特丽儿艺术学院的昨夜的疯狂野外派对的学生,你推我挤的,几乎要把008号宿舍的门都挤破了。
  年轻的凌警官好象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对于这样子里里外外围满了的好奇的堆涌的人群有点犯怵,赶紧低头看了一眼尚未打开保险的手枪……倒是她的临时搭挡李秀清处燥乱而不惊,把手一挥,轻轻拍了拍楚帅的肩,声音温和地说道:“麻烦这位同学,跟我们一起出去吧!”
  李秀清此时,却把枪插回了枪套,率先跨出门,面带微笑地挥手,“都忙你们的正事去吧,我们这是正常的警务调查,要你们的同学协助调查,别好奇了,没大事!”
  楚帅只好亦步亦趋,他半拥半抱着麦伊跟在李警官的身后,虽然表面上镇定自若,波澜不惊,可内心里却是“刀山火海也要与麦伊福祸同当,大不了,就他娘的夫妻双双把牢底坐穿”,虽然,他知道,麦伊,不可能筹划象绑架同学制造大惊人大事件这样子的刀光血影的勾当……
  从来未被公众关注的楚帅,在不经意间,就这么突如其来的成了被人注视的焦点,他这才发现,自己是赤着上身的,好在,凌小杰警官眼急手快地抓起了他的运动短衫,还一脸鼓励地张开双臂,保护着他和麦伊。
  凌警官的话特感人:“别怕,有我呢,我是警察,我要保证你的安全!”
  处在围观最前沿的学生们,很得意地给这一组特殊的警民组合,让开了一条道,几位身高力大的男生,自动地当了开路先锋,口内不停吆喝:“闪开,闪开,看什么看,别妨碍公安执行公务!”
  突然,人群中发出了尖叫!嘭!嘭!嘭!数声闷响——有三个站在楼梯口戴着墨镜的人手里举着黑油油的枪,那枪口,似乎还冒着青烟!
  麦伊睁开眼睛,惊悸地喊:“就是他们,他们劫走了蓝菲!”喊完这一句,麦伊,当即晕了过去。
  楚帅来不及多想,抱起麦伊就往外跑,好在,他的这种发自天然的反应,比别人快了半秒,矗着发呆的一众同学,疯了一样地挤往后楼梯口。
  沙丁鱼一样地胡乱奔逃的学生,把那三位墨镜劫匪、两位女警官的两相对垒的肃杀场面给搅得一塌糊涂。
  两位警官本打算护着楚帅先回到宿舍,可哪想到,楚帅那小子反应是出奇地快,竟抱着一个大活人,一马当先地从后楼梯跑下了二楼。
  突舍楼的后院,杂草丛生,白天也少人走。只有一条学生们自己踏出来的上鹿鸣山的路。过了这个山头,就是通往城市中心区的公路。
  楚帅只能走这一条路。这也是他跟几位经常逃课的大款男生到灯红酒绿之地的秘密通道。校方没有对这条学生们自僻的自由之之路下死手,似乎在用存在就是合理的哲学之道,给学生们放纵自由的快感。
  楚帅确信自己跑得够快。在呼啸中,他听不到学生们的乱喊乱叫了,天地之大,静得只有麦伊那急促的心跳可以听到。
  麦伊两臂环抱着楚帅的脖颈,上身紧紧地贴着楚帅裸赤着的胸膛,似乎是半梦半醒地喃喃:“跑,快跑,他们有枪,他们人多,他们杀人不眨眼,蓝菲凶多吉少,咱……咱们,离他们越远越好,越远越好……”麦伊竟然在自语式的喃喃中睡着了。
  楚帅却越来越不好受了。他的一双拖鞋不知什么时候跑掉了,打着赤脚跑在满是山石的这条只有不到三十公分宽的极其崎岖的路上。
  路两边是枝枝杈杈的山枣树,时不时地伸出一枝半枝,挂扯得楚帅的两条腿血肉模糊。楚帅的那条穿了两年多的运动短裤,不多时,便破烂不堪地在风中摇摆了。
  楚帅的速度依然不减。他一双眼睛只管往前,其他的一概顾不上考虑,虽然,他知道,他的脚又在流血,可是,他却始终不渝地只有一个执着:不把麦伊送到安全地域,绝不他娘的罢休!
  回头,再找那几个狗日的算帐。
  ……
  皇海市的警察们一点儿也不比楚帅轻松。警讯中心接到凌小杰的报告后,立即用无线通话机下令:781、783、785网格内的巡警,立即前往鹿鸣山一带集结,密切注意从山上跑下来的一男一女,滨海派出所、青年路派出所全员出动,封锁滨海学校各出口要道,抓紧疏散学生和教职员工,持枪歹徒有可能挟持人质,负隅顽抗!
  特警支队和武警也得到命令,迅速出击!
TOP Posted:2014-04-25 14:06 | 回1樓
小伙伴美利坚


級別: 光明使者 ( 14 )
發帖: 14968
威望: 8266 點
金錢: 400398 USD
貢獻: 222222 點
註冊: 2014-03-10

  第004章:极度受伤〔2〕

  楚帅的奔跑比动作片的大腕们优美多了——山里的孩子发乎天然地自学成材地奔跑,有一种超自然的美,楚帅为了给收养他的老八路的三间老草房和麦伊家的冬天提高温度,常常会背着煤篓子到二十多里路外的火车站煤场捡煤,一背就是四五十斤重。他为了实践社会主义就是人民大家庭的信念,经常会到煤堆里硬拿,这导致看煤场的几位大爷,会迫不及待地跟楚帅练习山地间的追击与反追击——所以,楚帅的一条长腿在长期的魔练中,完美结合了百米跨栏世界冠军刘翔与东方神鹿王军震两人的短跑与长跑交织的优点,而有惊无险地顺利完成他自定的背煤任务。
  当下,他抱着麦伊的感觉比背煤的感觉好多了,他看到了警察大叔向他发出的微笑,他只用十几秒种的时间,便完成了近乎二百米的距离,到了公路边的护墙上,一弯腰把麦伊交给了在下面等着的两位女特警。
  楚帅以一个资深军迷的眼神确定,两位肯定是皇海市的特警姐姐。
  本打算纵身跳下,由两位特警姐姐扶着到医院高级病房享受一下特殊待遇,却忽听,后面的凌警官焦急地喊了一声什么!
  一回头,发现凌警官的处境非常危险!
  五个家伙已分从左中右三个方向围住了她,似乎是在有意地调戏,有一个家伙一脸淫邪地冲着凌警官呲牙!
  他娘老子的,老子今儿个要惩恶扬善!
  楚帅发现身边的两个特警只是在贴身保护他,猛地一转身,一伸手,从一位“特警”的身上摘下了一柄特殊武器。
  此武器类似冲锋枪,却又比冲锋枪小巧,枪身上扣着的,是类似一种弓驽的东西……管不了那么多了,楚帅开保险,拉枪栓,顶弹上膛,据枪瞄准。
  哒哒哒!哒哒哒!
  连续两个长点射,打得是尘土飞扬,宿鸟惊飞!
  五个黑衣蒙面的家伙,就在枪声中,异乎寻常地遁了,遁得就跟林子里的薄雾一样,在初起的太阳照耀下,踪影全无。
  杂草坐生,时而会有一两片松林的半山坡上,只有他和凌警官孤零零地站着。升起只有一杆子高的太阳似乎夜意未尽,朦朦胧胧地罩着静僻的鹿鸣山,间或会有一丝凉风吹来,会让人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凉意。
  凌警官额前的头发一缕缕的,都给汗水湿透了,不过,脸上依然透着叫人迷醉的神气,一双透泉般水灵灵的眼睛,扑闪了一下,瞅了一眼正盯着她发呆的楚帅。
  “你个冒失鬼!什么事都让你搅乱了,错了,你中了人家的圈套了!”凌警官边说边给自己受伤的左臂简单包扎了一下,瞥给楚帅一个冷冷的眼神,指了指他手上的枪,“你看看你,拿着一把仿制的枪,还一本正经地!”
  “我……”楚帅懊恼地把枪甩到了地上。
  “快,现在,一切听我指挥,”凌警官不由分说,拉着楚帅下到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叫司机加速追上那辆无牌的黑车。
  楚帅意识到自己是被人耍了,狠狠地捶了一下车前板,吓得出租司机一哆嗦,回头警告楚帅:“你们警察征车,我不敢抗议,你们可别拿我的车出气,奶奶的,今天赔大发了,我老婆还等着我拿钱回家给我闺女买裙子呢。”
  “闭嘴!”凌警官喝了司机一声,接着又催:“把速度加到极限,集中精力开你的车,要是追不上前面的车,你以后就别说你是司机。”
  凌警官一脸寒霜,端的是威严凛凛,吓得司机立即遵命执行。
  司机是一名退伍老兵,开大解放出身,这阵儿有警察压阵,索性把这辆出车不久过了磨合期的高级奥亚迪轿车加到了极速。
  奥亚迪轿车很快地逼近了正跑得姿肆的绿色猎豹。也不知这伙歹徒是什么来历,竟然还有另外两辆巡洋舰护行。
  他们发现了追击的奥亚迪,遂加速在盘山公路上急驰。
  凌警官报告了追击路线后,有十多辆警车加入了围堵和截击的行列。绿色猎豹改变方向,拐向了通往大峰山的公路。
  大峰山主峰高达3000多米,是皇海市海拔最高的山,绵延三百多公里,这几年为了发展旅游业,市政公司按照市政府的授意,往里砸了二十几个亿,总算是把主要的旅游景点的公路都修通了。一些政商军界的大佬们,不亦乐乎地通过各种渠道,置地搞私有化建设,弄得深山处处有别墅,无形中,加大了公安部门的治安管理的难度。
  一些国际级的赌业巨枭也丝毫不甘落后地划山而治,俨然成了不受中国法律管制的特殊领地。
  黄、赌、毒不分家,各地下黑色产业象是不受控制的毒蘑一样在方圆三百多公里的大峰山周边地区处处开花,肆无忌惮地发展着“非文明”经济,——皇海市的各级头头们,却理所当然财大气粗地称此为城市的第二经济支注,乐此不彼地跟地下黑业的大佬们称兄道弟,大把大把地搂钱睡女人。
  楚帅和他的现在不知在干啥的同学们都知道这个鬼地方,他和麦伊、蓝菲组织暴走族们爬山时,常常会看到一些诸如军事禁区、航天基地、科研重地的牌子,那醒目的闲人莫入的提示,一下子就会让人觉到中国人的三六九等。
  有一次,楚帅激愤之下,抖胆爬上一个叫绾纱峰的别墅群里,还没等看出个一二三来,却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保安,带着狗仗人势的恶犬扑将出来,话不说半句,即放狗咬人,擎着砍刀,就要将楚帅剁成肉泥……要不是楚帅有堪比超级翔的追风速度,楚帅怕早已成了那几条恶犬的口中之物了。
  出租司机把车开进这条“非常规公路”后,追了有二十多里路。凌警官突然接到上头的无线电命令:“暂停追击,待请示市政法委后,再定!”
  凌警官怒了,骂了一句:“官僚,黑保护伞,你们这些狗娘养的老爷,去死吧!”凌警官把无线通话机,狠狠地摔了,出租司机眼急手快地一把抓住了碰到座椅打着骨碌的警察专用设备,恭敬地递给凌警官,不阴不阳地道:“消消为,咱啊,谁也惹不起上头的那些大爷,咱们撤吧!”
  司机在一条岔道上减速,掉头。
  “停车,老子就是一个穷学生,我要下去救我老婆!”楚帅一听到这没有一点人味的命令,火更大,瞪着眼珠子,对着司机怒吼:“给老子停车!”
  他担心的是从未经历这种场面的麦伊,他现在真想闪自己的耳刮子——让他妈人给耍了,自己还巴巴地把麦伊往人手上送。麦伊这一回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要是晚了,非得被那帮畜牲遭塌了不可。




  第005章:预谋的设计

  退伍老兵在楚帅的吼声中,无奈地把车停下。凌警官想扯住野性大发的楚帅,可是楚大侠理也不理,打开车门,风一样卷出车门,象某位古古神追日一般,朝着那辆猎豹车驰走的方向穷追不舍。
  此种勇气,只有在革命战争那年月,小米的加步枪的革命前辈,用腿杆子干某党某反动派的车轮子的艰苦卓绝里才出现过。
  可是,如今的车轮子已经时速200多公里了,楚帅的追赶,成了孤家寡人的马拉松,而且,跑着跑着,楚帅便迷路了。
  狗日的公路局,在山里修公路,不按常理出牌,把路修得跟跑跑卡丁游戏的迷宫车道似的,横不成横竖不成竖的。
  精疲力尽的楚帅在追击无望的情况下,从跑路变成了攀山,瞄着眼前的一座高峰,舍远求近,准备翻山抢占制高点,以利观察目标,确定方向。
  他毫无方向地攀爬,竟误打误撞地登上了神乳峰,接近了一座背景异常神秘的百泉山庄。
  楚帅尚距九泉山庄五公里时,即被百泉山庄的高精尖保安实施了热成像跟踪。负责警卫的保安队长——退役特警赵义雄接到警讯后,立即派出七人行动组,向目标接近。
  此次,蓝菲绑架案的首席执行官,便是赵保安赵队长。此人在云南辑毒时,因受不了一位美女毒贩的引诱,为了床第之欢,竟放弃大好的前途,跟缅甸的毒头子勾结,干了不少大买卖——金盆洗手后(照警方资料,其人大胆自首有功,并配合警方干掉了一个叫沙加的国际毒犯,因而只吃了三年牢犯,便功成身退),经上层人物介绍,到了这百泉山庄任了私人的高级护狗……
  主子的命令要绝对无条件执行!这是私家高级护狗的不二法则。
  赵义雄指挥着那辆载了麦伊的绿色猎豹从东门进入后,立即命令带了影像定位仪的缉捕巡逻队接近楚帅。
  楚帅并不知道,那些经过特殊训练的保安们已经用红外线瞄准器死死地瞄住了他,只要有一个击发射击,他这条只卑微活着的十九个年轮的小命就报销了。
  幸运的是,保安护狗们得到的命令是要捉活的。
  这是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计算精准的猎捕——当事人,楚大官人却半点秘密也欠奉,他一心只想把麦伊救出来,哪怕是,把他的小命交待给老天,也在所不惜。
  什么人说过了,一百年修得一个屋檐下的两小有猜,一千年才修得两个人携手共枕眠。楚大官人虽然还没修到跟宿舍里的徐霞克似的,天天晚上跑到餐厅旁边的开水房跟执手相看泪眼的女生听水声潺潺,可也已经有了天无风地无雨的决不与君绝的互通有无。
  故而,要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同赴刀山火海,也要不离不弃。
  头顶上的烈日白辣辣地照着一块块毫无感情色彩的大青石。嶙峋的大块头,遮挡着楚帅的视线,已经耗尽体力的楚同学,仅靠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意志,一步步往上迈着。
  耳朵里似乎听到了一声麦伊的喊叫,楚帅精神为之一振,看来老天睁眼了,要有情有义一回了。
  楚帅加快了从石缝间向前插进的速度。
  攀出饶人的石林后,楚帅的眼前猛然显出了一座气势恢宏的西洋建筑。好象是仿照的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哥特式建筑,应该还夹杂了藏传佛教式的风味,那拱形的围墙间,有或高或矮的佛家图腾。
  楚同学这仅有的一点儿佛家知识,还是那位神神道道的说是修炼佛家内养功的吴齐吴居士在宿舍内宣讲的。
  楚帅顾不上辩别真伪,只凝眉竖耳地搜听那似有似无的上天之音发给他的麦伊的呼救声,闷着头往前拱。
  他的头撞到了一位保安的国产89自动步枪,接着,小腿被人一拌,一个不太标准的以嘴呛地,扑到了身前的水沟里。
  他刚一翻身,眼还没睁开,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拳。
  “我操!”楚帅没前没后地打了个滚儿,抓了一把湿土,猛地一扬,弓起身体,就想跑——哪知,后面仍有两条身高力大的汉子,分从左右,别住了他的胳膊。
  “你小子,还他妈玩阴的,你个下三滥的混混阴招,还能躲过咱哥们的一招半式!”此恶狠狠的声音一出,楚帅的脸上又挨了一计。这一拳,轰得他满眼的金星,神志登时迷糊了,可就是,在这种状态下,楚帅还是咬牙飞了一个后撩腿,不偏不倚的踢中了右边那保安的裆部。
  那倒霉的保安,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命根子蹲下了。
  “妈的,给我往死里揍!”已经赶至现场的赵义雄手指一点,挥手叫他身边的两个铁杆打手朝楚帅扑了过去。
  有两道身影突然截住了那两个铁杆打手。其中一个娇小的身影划出一计凌厉的侧踢腿,把一位一米九十高的汉子劈倒在地上。另一个壮实的身影则一招朴实无华的直冲拳,硬把那位得过省散打亚军的打手轰了一个趔趄。
  来者正是凌警官和要给女儿买裙子的出租车司机。
  两人再次配合,将架住楚帅的汉子击倒。凌警官一声招呼,出租车司机背上已呈昏迷状态的楚帅往山下疾奔。
  赵义雄慌神了,“这两个丧门星,是怎么躲过红外线电子眼的,见鬼了!”他很快回过神来,立即组织了第二波次的围堵。
  百泉山庄三公里以内,除正常保卫的保安以外,还有三人一组的内勤警卫队。那位建造百泉山庄的神秘人物,曾在日本皇家内勤特卫队干过8年,这山庄的设计,就是他专门请人用西方的星相测位,加之中国的机关玄学经七年建造而成。
  若是有人能在三公里内的内圈防卫线走掉的话,他的这个不亚于美国白宫式的奢华建筑,早就被曝光了。
  进入百泉山庄的外人,或者是百分百地服从,或者是,停止呼吸,彻底从地球上消失。
  这就是百泉山庄的法则,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人有能力破坏这个法则!
TOP Posted:2014-04-25 14:0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