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唯色难戒[完]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唯色难戒[完]
慎独者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8201
威望: 1735 點
金錢: 49599 USD
貢獻: 17764 點
註冊: 2014-11-23


唯色难戒[完]



唯色难戒(0-40完)  作者:碎蓝
/ 0 .
                 
  嫖,我已经戒了有三年。
  赌,戒了近两年。
  酒,这两年来都没怎么喝过。
  烟,我从来就不抽。
  说到不务正业,我也已经在某间公司连续工作了十九个月。
  至于吹水吹牛车大炮,自从我离开跑业务生涯之后就再也没犯过,现在,在
别人眼中,我甚至是一个沉默寡言到有点儿病态的无聊人。
  游戏不想玩,动画懒得看,连足球都变得可有可无。
  然后某一日,我竟然可笑地自以为,我已经戒无可戒。
  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件恶习,无论如何都戒不掉。
  那就是手淫。
                 
  看A片手淫。
  看咸书手淫。
  什么都不看有时也会忍不住手淫。
  最少三日一次,最多一日三次。
  后来我不断地提醒自己,一定要戒,但也没一次能够坚持过一个星期。
  然则,真的是唯色难戒?
  恐怕不是,套一句流行语,难戒的不是色,而是寂寞。
                 
  人生匆匆三十载,转眼已到而立之年。
  但我自己知自己事。
  而立,而不能立;宜死,而不肯死。
  这才是我真实的写照。
  无所谓,反正,在芸芸众生之中,我这种处境,也并不算是什么特例。
  如此浑浑噩噩的一天一天,只是无聊的等死而已。
  好像有人对我说过,这一切,都是手淫惹的祸。
  很可能是真的。
  因为,每次手淫过后,那种空虚寂寞,那种想要一死了之的奇怪念想,都会
来得特别强烈。
                 
  然后。
  2010年,冬。
  我遇见了她。



[ 此貼被慎独者在2017-05-13 23:19重新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威望:+5(Diss)
TOP Posted:2017-05-13 22:49 | 回樓主
慎独者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8201
威望: 1735 點
金錢: 49599 USD
貢獻: 17764 點
註冊: 2014-11-23


/ 1 .
                 
  「她叫婷婷,方婷婷。」
  介绍人这一句平淡无奇的开场白,不知为何,竟然会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一个
无法磨灭的印记。
  有一段时间,我甚至都还未能清晰记认她的脸容,但这一句开场白,却固执
地在我的脑海中不断浮沉。
  方婷婷,一个平凡到上网一查,随时会查到几十万个同名同姓的普通名字,
就这样步入了我的人生。
                 
  「你好,我叫阮文昊。」
  阮文昊,网上搜索结果841个。不算绝无仅有,但起码不至于太过普通。
  我不否认,我的确会偶而发神经去查这种毫无意义的数据,不为什么,只是
太过无聊。
  任何一个人,如果将自己的坏习惯戒得几乎一个不剩,大概也会像我一样无
聊。
  当然,事实上,我还有唯一的一个戒不了的坏习惯。
  但手淫这种事,一日又可以做多少次呢?一次又可以做多长时间呢?
  我毕竟不是种马。
                 
  「阮先生,你好。」
  那声线带着一种明显的虚情假意,仿佛是某些职业性的应酬,声音撞在耳膜
中,甚至令人生出少许硬刺刺的不快感。
  至于她的脸相,那是非常的普通,毫无特征可言,绝对不是容易瞬间记住的
类型。
  据说,将大量的脸形标本重合平均化后得出来的,就是标准的美人脸,如果
按照这种鉴定法则来判断的话,她甚至可以算是美女。
  不过,要是落到亦舒大婶的笔下,那就只有这八字评语:美则美矣,毫无灵
魂。
                 
  「哎呀,婷婷,什么阮先生的,太见外了,叫文昊。喂,文昊,大方点,叫
声婷婷。」
  我的右眼皮不自觉地抽搐了两下。
  要是认真说起来,其实介绍人还更加符合我的口味。
  嘛,算了,人家也是一番好意。
  「婷婷。」我尽量气定神闲地叫了一声,笔挺的西装下,浑身鸡皮。
  「嘻。」
  她忍不住笑了。
  剎那之间,仿如春回大地,那一张原本毫无生气的脸忽然绽放出明艳动人的
光彩,耀眼到,不能直视。
  人家说,相由心生,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TOP Posted:2017-05-13 22:49 | 回1樓
慎独者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8201
威望: 1735 點
金錢: 49599 USD
貢獻: 17764 點
註冊: 2014-11-23

/ 2 .
                 
  初次见面,无论谁都会不由自主地戴上许多伪装。
  比如说我自己,就绝不会让人一眼发现,我其实是个个日日看A片打飞机的
猥琐男。
  那天我身穿一套深色的杂牌西装,打上便宜但色纹稳重的领带,甚至连衬衫
都是沉色系的。
  除此之外,我还戴着一副中等度数的黑框眼镜。
  单纯看我这一身的造型,你可以说我这人比较无聊,但绝不能说我看上去很
无耻。
  基本上,我对这种相亲之类的见面不抱希望,也不打算给予别人无谓的幻想,
但是,又不能让介绍人太过丢脸,所以,营造一种看起来有教养但似乎又有点穷,
不至于讨厌但却相当无趣的废柴男中年形象,令对方生不出火气的同时又望而却
步,才是我唯一的选择。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因为,实际上这就是我在日常生活中一贯维持的表
面形象。
                 
  然则,这位方婷婷又如何呢?
  根据介绍人给出来的模糊资料,此女芳龄至少二十九,身高介乎一米六至一
米七,体重不超过一百斤,三围不明,长发,可能配戴隐形眼镜,无不良嗜好,
也不算滥交……
  咳,算了,人就在面前,再去想这些模棱两可的数据实在有够无聊。
  不过这种见面原本就很无聊,如果你没有兴趣去撕开对方的伪装……的话。
                 
  介绍人寒暄了几句就闪人了。望着那成熟雅致的背影,我多少有点儿失落。
  「喂,你好没礼貌哦。」她说,同时露出一种过分造作的不满。
  这女人有病,我心想。我开始怀疑,刚才从她脸上看见的一剎那光辉,是否
幻觉。
  「不好意思,我有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吗?」我明知故问。
  她用力眨了眨眼,长长的假睫毛似乎带起了一阵微风。
  我推了推眼镜,举起杯,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水。
  「你刚才,看薇姐的表情……好淫荡。」她掩着脸说,眼中充满鄙夷。
  「看不出,你的观察能力还相当的强。」我放下水杯,身体懒懒地向后靠,
微笑着说,「只可惜,推理能力太弱了点。话说,你好像是卖……情趣用品的?」
  她放下掩脸的手,定定地看住我。
TOP Posted:2017-05-13 22:50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