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更新中…)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更新中…)
骚气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62
威望: 35 點
金錢: 39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3-30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更新中…)



第一章、阴差阳错。

莉莉不见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距离两人的婚礼已经只剩两天了,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

霹雳打在孙元一的心上。

孙元一是一个咨询公司的总经理,一年的收入甚是可观,可惜的是一直醉心

于工作,对自己的终生大事居然拖延了许久了,而今他都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去

年才刚刚谈了个女朋友,比她小了五岁,名叫蒋莉莉。

两人情投意合,谈得都挺好的,至于那种事情就跟不消说,早就已经是水乳

交融了,第一次的时候蒋莉莉还流了不少血,这让孙元一心中可是更加的欢喜,

对莉莉也是愈发的好了。

眼看两人见了家长定了日子,什么都已经定好了之后,就在今天,孙元一发

现到处都找不到莉莉人了,只留下一张纸条,写着:我要出去静一静,该出现的

时候就会出现,勿念,勿寻。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莉莉有些婚前恐惧,或者说跟他开玩笑,结果去了莉莉家,

没有!又去了她所有的朋友家里,一概没有,莉莉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了!

这让孙元一很受打击,他这个人长得其实并不帅,从小到大都没有女人缘,

不然也不会一直沉迷于工作,其实也是对现实的一种逃避。

这好不容易找了个小自己这么多的美人做老婆,结果结婚前夕人不见了,这

对他的心灵重创可想而知了。

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新娘子不见了,这婚礼还怎么办?公司的领导、他的

客户,他都邀请了,这要是新娘子就这么不见了,以后让他还怎么在公司里混,

还怎么在咨询圈子里混。

这圈子本身就不大,再加上他近些年崛起得很快,少不了妒忌他的人,现在

新娘子来这么一出,以后他恐怕都别想在这行继续做了。

去局报了警,警察也很重视,备案后就打发他们先回家了。

孙元一愣愣地坐在沙发上想着,他的父母两人也是一脸凝重地坐在沙发上想

着这件事情,孙元一的父亲是当地一家企业的老总,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次

邀请的除了公司的员工还有生意上的伙伴,妈妈是舞蹈学院的老师,跟蒋莉莉的

妈妈还是同事,这要是新娘子不见了,一家人丢脸都丢到家了……『叩' 』叩

『』叩『,门上响起了敲门声,一家人都从沙发上站起来。

「莉莉!莉莉!你回来……」孙元一兴奋地打开门,看到门外的人后,满脸

喜色顿时冷了下来,话语说到一半也顿住了。

门外站着他的岳父岳母——蒋莉莉的父母。

他面无表情地就要关门,被岳父蒋胜华拦住了:「元一,别关门,我们有事

找你商量」。

孙元一冷声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元一……你让我们进去说,好不好?」岳母关珊雪柔声道。

关珊雪人长得很美,身上不仅有大家闺秀的气度,还有小家碧玉的玲珑,说

起话来柔声细语,给人感觉很舒服,当年为了能保持身材,一直说不要孩子,结

果还是不小心怀了,这也是为什么她和孙元一母亲一样大,蒋莉莉却比孙元一小

了五岁的原因。

而且她平时很注重保养,虽然莉莉已经25了,她也快50了,可是平常两

人走出去,总有人误以为她们是姐妹,莉莉不止一次在孙元一面前说起这件事情

来,感叹老天的不公。

其实莉莉长得跟关珊雪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不过她才25,关珊雪都

50了,还有人说她们像姐妹,她心里自然会有不满。

关珊雪这么一说,孙元一心就软了下来,其实他倒不是对关珊雪有什么想法,

而是看到她那张跟莉莉相差无几的脸,顿时就没了脾气。

让过二老进得门来,孙元一的父母看到他们,都是面色一沉,尤其刘筱露,

她跟关珊雪既是同事又是闺蜜,就是觉得两家走得挺进的才说让孩子们做亲,现

在这样,她自然心里是不舒服的。

既然让他们进来了,一家人倒是没失了风度,给他们都倒了水,然后五个人

就坐在桌子边面面相观,谁都不知道怎么打开话头。

最后还是孙元一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叔叔,阿姨,你们来有什么事么?」。

蒋胜华和关珊雪对视一眼,都是一愣,要知道,孙元一和蒋莉莉的关系定下

来之后,孙元一一直是喊他们爸和妈的,从没有叫过叔叔、阿姨。

「元一啊……连爸妈都不叫了么?」蒋胜华说道。

孙元一心中苦涩,哪里是他不想叫,只是这个称呼每叫一声都如同在他心头

割一刀一样。

「哼!还叫什么叫!你们有这个资格么?」刘筱露冷哼道,孙志鑫一言不发,

但看他的脸色也知道心里是赞同这句话的。

「筱露,莉莉这孩子不懂事,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可是元一是我们的女婿,

以后……我们只认他这么一个女婿……」关珊雪说道。

刘筱露面无表情,对他们的话不闻不问,孙元一苦笑道:「这……唉……爸

……妈,有什么事你们就说吧!」其实蒋家家世很是雄厚,蒋胜华是教育机构的

创始人,关珊雪又是舞蹈学院的老师,家里的资本也是不少的,对孙元一来说也

是一笔助力。

他这么一说,刘筱露和孙志鑫都很不悦,蒋胜华和关珊雪倒是显得有些局促

了,关珊雪瞪了蒋胜华催促他说,蒋胜华一脸的尴尬,扭扭捏捏地不肯说。

关珊雪踢他一脚,说道:「你不说我来说」。

「元一…亲家…」关珊雪叫道。

孙元一想要接上话头,刘筱露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朝他一瞪眼,他想说

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孙志鑫叹气道:「亲家两字我们可是担不起,两位有什么事就说吧!但是这

个亲,我们是做不成了」。

关珊雪也叹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也不知道莉莉这孩子是怎么想的,可

是事已至此,我们总需要寻求一个解决方法」。

蒋胜华道:「老孙、刘老师、元一,这张卡里有你们家给的彩礼钱,我们一

分没动,而且我们把给莉莉的嫁妆钱也放在了里面,表达我们的歉意,说到底,

还是我们教女不当」。

孙志鑫给他递了根烟,刘筱露不满地瞪他一眼,只听孙志鑫说道:「这些都

先放一边吧,你们今天来就为了还礼金?」。

蒋胜华和关珊雪又是对望一眼,蒋胜华和孙志鑫点起烟,孙元一不喜抽烟就

没有点,不一时房间里就烟雾缭绕。

过了许久,蒋胜华才缓缓道:「老孙啊,咱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件事

情不管怎么说,婚礼都必须举行,不然我们两人的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刘筱露不悦道:「举行?怎么举行?没有新娘子,你让我儿子抱个娃娃结婚

么?」。

孙志鑫眉头一皱,鼻中喷出缕缕青烟,说道:「既然老蒋你说出这个话,想

必你一定是有了解决的方法,你说吧,看看我们能不能接受」。

关珊雪脸上有些红晕,蒋胜华又过了好久,狠狠掐灭手里的烟,说道:「现

在找莉莉肯定是来不及了,无非就是要有个新娘子来撑场面」。

孙家三人都看着他继续说,关珊雪的头都低到桌面上去了。

蒋胜华又点燃一根烟,说道:「为了保住我们的颜面,后天,就让阿雪冒充

莉莉做新娘子,她们娘俩本来就长得像,再一化妆,在灯光下一般人也分不出来」。

他这话一说,孙家三人都愣了,孙元一更加是惊得张大了嘴,这都什么主意

啊?。

「啊呀!」孙志鑫大叫一声,原来他手里的烟都忘了抽了,烟灰烧到手指。

「哈哈!」刘筱露大笑道,「这都什么破注意!好!就算按你说的,那丈母

娘呢?」。

「我…我跟我姐姐说了,让她来冒充一下……」关珊雪的声音低低地传来。

刘筱露愣了,关珊雪倒确实有个双胞胎的姐姐,名叫关珊玥,两人长得几乎

一模一样,就算是熟悉的人有时候都会分不清。

「嗯……这……这倒确实是个可以保住颜面的办法……」孙志鑫喃喃道,

「反正来的人也不会特别去注意,而且结婚时的打扮跟平常有出入也是正常的,

元一,你怎么看?」。

孙元一已经被这个办法给震住了,居然还能这样?其实从他心里是不愿意的,

可是爸爸的那么多员工和客户如果知道了新娘子不见了,丢的可是孙家一家人的

脸。

「行吧!就这么办!如果明天晚上你们女儿还没出现,就先这样吧!」孙志

鑫不等他说话,就做了决定。

蒋胜华和关珊雪如释重负一般长出口气,站起身来就要回去,孙家一家人倒

也没有客套,毕竟过了后天,不管蒋莉莉回不回来,都已经决定去领离婚证了,

以后跟蒋家的来往估计也就断了。

送走蒋、关二人,一家人坐在桌前有些茫然,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孙志

鑫叹了口气,跟刘筱露回了房间。

孙元一又拨打了一次蒋莉莉的电话,结果还是冷漠的『对不起,您所拨打的

用户暂时无法接通』,不得已,他叹口气,也回了房。

第二天,两家人都没有放弃对蒋莉莉的寻找,无奈的是,一直忙到深夜,还

是没有找到莉莉,最终,还是只好用蒋胜华的那个解决方案——让关珊雪来冒充

蒋莉莉。

到了婚礼那天,虽然手忙脚乱的,但总算关珊玥嫁过女儿,还是比较有经验

的,并没有出什么岔子,而关珊雪冒充的蒋莉莉也没有露出马脚。

当司仪让新人改口的时候,关珊雪叫那几人爸妈的时候很是生硬而又尴尬。

总算婚礼进行到了最后关头了,就在两家人都松口气,以为终于要结束的时

候。

孙元一的同事们『哗』地一下都冲了上来,这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结果同

事们都站在台上,老板走了出来,先是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公司,然后表达了一下

对公司的畅想,最后他说道:「为了表示公司对员工的关怀,同时也感谢孙元一

对公司的贡献,所以……」。

他手一扬,一个员工立马递上来一个东西:「我们送给孙元一以及他的夫人

两人一个蜜月假期!为期五天,地点是洛沙岛」。

洛沙岛是一个新兴的岛屿,整座岛都是填海填出来的,近两年成了旅游胜地

和蜜月圣地。

他刚说完,从门外冲进来两个同事,两人手里各提了一个旅行箱。

「元一啊,你看,这是公司给你们准备的蜜月旅行套装,所有需要的东西都

在里面,不要犹豫啦!去度过你们两人的二人世界吧」。

诶?什么情况?孙元一呆住了,从来没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蒋胜华急忙

上来拦住他们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几个亲戚把他劝住了,他又不能说台上那个其实是他老婆,这心里的苦除了他还有谁能明白呢?。

至于孙志鑫和刘筱露,两人也是茫然失措,「杏吧原创」,不知道应该怎么

办才好,孙志鑫的几个合作伙伴一直拉着他在喝酒,同样的,他们也不能说出真

相,唉…世上『面子』二字,不知要误了多少人。

推推搡搡的,孙元一的同事们分工明确,居然已经将他们送到了机场,并且

在时间上居然掐得刚刚好,他们在通道关闭前两分钟登上了飞机。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两人浑浑噩噩的就来到了洛沙岛。

一下飞机,关珊雪就要去买回程的飞机票,可惜的是,近三天回程的机票都

售罄了,公司倒是给孙元一定了回程票,不过那也是在五天假期之后了。

打开手机,收到同事发来的预订酒店的信息,孙元一尴尬地对关珊雪说道:

「…妈…既然今天回不去,我们就先去酒店休息吧,反正都是公司的钱」。

关珊雪面色阴晴不定,最后无奈地叹道:「好吧,只好先这样了」。

两人打了车一起去了酒店。

「什么?!只有一张床?」孙元一惊讶地问道。

「是的先生,您预定的是『浓情蜜意』蜜月房,只有一张床。」前台恭敬地

说道。

「那再开一间!」孙元一说道。

「对不起先生,最近两个月是旅游高峰期,本酒店的房间都已经被预订出去

了,您如果有需要,可以去别的酒店看看。」前台仍然很是恭敬。

两人的对话关珊雪听了个一清二楚,她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孙元一垂头丧气地走到她身边,说道:「妈,我去外面看看有没有别的酒店,

你在这里休息休息」。

关珊雪看他沮丧的表情,心中很是过意不去,轻声道:「不用了,就这样吧,

我刚才也查了岛上酒店的预订情况,已经都没有空房了」。

孙元一也只好带着她进了房间,这房间其实也不大,只不过是可以观海而已,

毕竟这洛沙岛是人工岛,寸土寸金的地方,不能把房间做得太过分了。

房间内的色彩和氛围都显得极其暧昧,想来也是,毕竟是蜜月套房,一般小

夫妻自然是需要这些东西的。

房里只有一张圆床,浴室有一扇大大的毛玻璃窗正对着床。

一进房间,关珊雪就有些愣了,这房间比她想像的要小不少,如果是正常的

夫妻两人来的话倒也是正好,只是她和孙元一的关系有些难以言说。

孙元一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变化,自然是知道的,他心里又何尝不是一样的心

情,这事给闹的,谁也想不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手机铃声响起,是关珊雪的,她拿起一看,是蒋胜华打来的。

「阿雪,你们到那里了没有?」蒋胜华问道。

关珊雪走到床边坐下,轻轻点头道:「到了,刚进了酒店」。

「啊?为什么去酒店啊?直接买票回来吧!这两天还有别的事情呢!」蒋胜

华道。

关珊雪无奈道:「我也想回去啊,可是机票买不到啊,最早的都得三天以后,

最近好像都是旅游高峰期」。

蒋胜华又问道:「你们住一个房间?」。

关珊雪本想点头,又一想还是不要说就一个房间吧,无论怎么说她和孙元一

在法律上都是岳母与女婿的关系,于是她有些不悦道:「怎么会?两个房间,元

一这孩子一来就又开了个房间过去住了,跟我都不在一个酒店,他说要静一静,

让我想玩什么就玩什么,费用都有他们公司来」。

此时孙元一正在把两人的行李拿进房间,听到关珊雪这么说心里又是一叹。

只听关珊雪继续道:「诶,阿华,你记得赶紧找莉莉啊!她这情况……」。

手机震动了两下,她一看,居然是莉莉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着:我在朋友家,

一切安好,不要担心我,过两天我就会回去的。

「我等会在给你打电话,莉莉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打过去问问。」关珊雪

说完这句话就挂断电话给莉莉打过去,电话响了两声就给挂断了。

挂了电话一看,孙元一站在她面前,愣愣地看着她给蒋莉莉打电话,脸上满

是苦涩的神情。

过了一会又是一条短信:妈,我没事,就是有些焦虑,你让孙元一也不要担

心,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连忙再打过去,一直是忙音,莉莉把她的电话加了黑名单了!用孙元一的电

话打过去也是一样,看来莉莉是打定主意不让他们找到了。

「妈……天色不早了,休息吧!今天我睡地上,你睡床上。」孙元一说完,

就打开行李箱,拿出换洗的衣服,别说,他的这些同事准备还真齐全,一应俱全,

看来是早就准备好要给他这个惊喜了。

这个老王八……居然不声不响来这出,就算要巴结我爸和蒋胜华也不用这样

啊……孙元一心想,他的老板一直都想跟蒋胜华和孙志鑫攀上关系,这两人手上

的资源可是不比任何人少啊,所以才想了这么一出,来了个先斩后奏。

只是谁也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居然使得丈母娘和女婿睡到了一起。

第二章、欲将索爱。

把衣服放在桌上,孙元一和关珊雪两人相顾无言,都有些尴尬,毕竟是洗澡

这种私密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未免有些难以启齿了。

关珊雪满脸通红,就私心来说,即便有浴室隔着,她也是不愿意在别的男人

身边洗澡的,甚至也考虑过今天就不洗算了,可是今天不洗,明天呢?后天呢?

三天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再加上今天折腾了一天,身上早就是一身腻腻

的臭汗,脸上的妆也没有卸掉,她只觉得浑身痒痒的、黏黏的很难受。

「妈……我……我出去转转,你先洗吧……」孙元一也很尴尬,但还是首先

打破沉闷说道。

关珊雪没有说话,孙元一就当她是默认了,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刚打开门,关珊雪忽然喊道:「元一……」。

「啊?」孙元一回头惊讶道。

关珊雪一下又不说话了,这让孙元一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滴滴滴』,一直拧着的门把手叫唤起来,关珊雪此刻似乎也回过神来,说

道:「元一,你……你还是在房间里吧……我一个人害怕……」。

「额……」孙元一怔了会神,这才松开一直紧握把手的手,「好吧!妈,你

洗吧!我去阳台坐坐也好……」。

关珊雪点点头,起身拿起桌上的睡衣、内衣便进了浴室。

孙元一坐在阳台上,迎面而来带着咸味、湿湿的海风吹在脸上,只觉得凉凉

的、涩涩的。

不多时,于是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听着这声音,孙元一不禁又想起蒋莉莉

来,以前蒋莉莉洗澡的时候她总是要孙元一跟她一起洗,有时候兴致来了,两人

就在浴室里来一次,莉莉的叫床声宛转悠扬,宛如莺啼,每次都让他十分冲动。

他在阳台上怔怔地发神,不知为何,他悄悄掀开窗帘,透过那大大的落地窗

向里看去,那正对着窗的毛玻璃上倒影出一道倩影,虽然模糊不清,但还是能看

出凹凸有致,玲珑浮凸,毕竟关珊雪是舞蹈老师,她的形体保持的也是非常的好,

为了保持形体,她放弃了很多东西,甚至准备不生孩子。

孙元一看着那一道倩影不禁愣了神了,心中对蒋莉莉的思念愈发强烈了,他

本就没有女人缘,从小对蒋莉莉也是有一种单相思的意思在里面,但他对自己的

相貌极度没有信心,一直把这种爱恋埋藏在心里,刘筱露也是有一次无意跟关珊

雪提了一次,关珊雪鼓励孙元一去追求蒋莉莉,她也在旁推波助澜一番,孙元一

倒是没有费太大的劲就顺利抱得美人归了。

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想起蒋莉莉俏丽的脸庞、玲珑的身段、婉转的莺啼,

让他心里升起一股悲凉,眼中不由得流下泪来。

浴室的水声停了,孙元一此时还是怔怔地想着那道毛玻璃所映出的关珊雪的

倩影,渐渐的,那倩影竟和蒋莉莉重叠了起来。

关珊雪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轻声道:「元一,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叫了两声,却没有得到孙元一的回应,她心中害怕,只怕孙元一做出什么傻

事来,急忙拉开窗帘,一抬头,看到孙元一不知何时已经满脸都是眼泪,眼睛还

是睁得大大的,眼中满是血丝,他似乎是陷入了自己的心境里,眼泪留下来也全

然不顾,任由它们顺着脸颊汇到一处,在下巴上滴滴下落。

关珊雪看他这样,心里也不甚好受,她也是从小看着孙元一长起来的,当时

她之所以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就是因为刘筱露经常带孙元一去学校,逗着这孩子

玩,不生孩子的决心渐渐也有些松动了,正巧这时意外怀孕了,她也就顺理成章

的生了下来。

在她心里老早就已经把孙元一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一样,原本以为他和蒋莉莉

结合之后两家人能关系更加紧密,却不料蒋莉莉忽然不辞而别了。

「元一……」她轻轻叫了一声,手也抚上他的胸膛。

孙元一猛地浑身一震,满是血丝的眼睛看向关珊雪,此刻他的眼中关珊雪的

脸庞变得越来越清晰,渐渐竟成了蒋莉莉。

「莉莉?」孙元一茫然道,「莉莉!你回来了」。

孙元一一把抱住关珊雪,把她抱得紧紧的,力气之大直让关珊雪觉得喘不过

气来。

「莉莉!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孙元一喃喃道,「都是我不好,

不管怎样都是我不好,你跟我说,我改,只要你不离开我……我都改……莉莉…

…」。

关珊雪正要挣开他,却听到他说的那些话,心中道:这孩子,对莉莉当真是

用情深切,唉……这么好的男人,真不知道我那宝贝女儿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孙元一茫然地在关珊雪颈上亲吻着,轻抚着她的光滑的美背,吻向她的腮边,

又亲向她的秀唇。

关珊雪被他这么一抚摸,身子先是一震,可是心中却泛起一阵阵涟漪,她纵

然天姿国色、身段妖娆,但是蒋胜华已经许久不碰她了,许是年深日久了,两人

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就算是天仙,这么多年也该变成凡人了。

早十年,夫妻两人的性生活就已经次数锐减,要知道当时蒋胜华也是才不到

四十,不说血气方刚,至少说风华正茂也不为过,近几年就更不说了,年纪上来

了,对那方面的需求就更加是可有可无了。

只是苦了关珊雪,俗谚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现在也正处在那种如狼似

虎的年纪,平时蒋胜华也不主动跟她做爱,她心里也很平静,像一潭平滑如镜的

湖水,可是现在被孙元一这么轻轻一抚摸,即便不是在身体的敏感位置,她也觉

得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一下就觉呼吸急促起来,甚至连小穴里都有些颤抖,

这才仅仅是摸了她的背啊。

她心思神游,连孙元一亲她的脸都没有注意,直到亲到她的嘴,她这才恍然

醒悟,一把推开孙元一,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

『啪』,这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孙元一脸上,把他打得惊愕不已,晃晃脑袋,

揉揉眼睛,仔细看看眼前的人,这才惊觉竟然是岳母大人。

「妈……我……你……对不起……我……」孙元一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啪』『啪』『啪』,他抬起手又给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说道:「我不是

人!妈,对不起」。

关珊雪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扇自己,另一只手

在他头上轻轻抚摸,就像小时候那样摸着,柔声道:「没事的,元一,你也是我

的孩子,你刚才是太思念莉莉了,妈不会怪你的」。

「哇!」不提起莉莉还好,一提起莉莉,孙元一居然止不住悲伤起来,这几

天积累在内心深处的感伤一下都涌上来,他再一次抱住关珊雪哭着,说道:「妈!

我好想莉莉!好想她……」。

关珊雪轻轻在他宽厚的背上抚摸着,柔声劝慰着,孙元一抽泣一阵,大概是

心里发泄出来了,渐渐也就止住了哭声,松开了关珊雪。

关珊雪温柔的笑着,眼中满是慈爱,柔柔地看着他。

孙元一心中『咯噔』一下,没来由的对关珊雪产生一种异样的感情,连忙把

头转到一边,擦擦严重的眼泪,强笑道:「没……没事……妈……我好了……我

……我去洗澡了……」。

说着他逃也似的冲进房间,胡乱翻出一套衣服就进了浴室。

关珊雪看着他进了浴室,不禁摇摇头,心中也是苦涩。

「啊嘁……」海风吹来,关珊雪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外面好冷,还是进去吧!她心里想道,摸摸头上才发现刚才出来还没有吹头

发,把房间的柜子都打开看看,找到了吹风机,插在床头插座上吹着。

毛玻璃上映出孙元一高大的身影来,关珊雪脸上微微一红,想要挪开视线,

可是视线却像长在了那道身影上一样,死死地盯着,就是无法移动,手中的吹风

机机械地摇晃着。

「啊!」她轻轻喊了一声,原来是看得入神了,吹风机离自己太近了烫了一

下。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看着这孩子入了神……」关珊雪苦笑一番,顺手拔下

了吹风机的插头。

「嗯?这个按钮是什么?」她在浴室玻璃外发现一个按钮,还以为是控制什

么灯光的,就按了一下。

什么变化都没有嘛……她心中嘟囔道,这按钮按下去也没有灯光的变化,也

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发生,她也不知道这按钮到底有什么用途。

看了一周,发现什么都没发生,又转回到这按钮上,这一看,让她大惊失色。

你道是什么?浴室那原本模模糊糊的毛玻璃,居然在渐渐变得清晰,只不过

十几秒,便从一整块毛玻璃变成了一整块透明玻璃,孙元一的身影也从一片模糊

变得清晰无比。

还好的是,现在孙元一正背对着玻璃洗头,看不到这边的变化。

那宽厚的背部、匀称的线条、结实的大腿,全都让关珊雪看了个一清二楚毫

无保留,只看得她心脏狂跳、呼吸急促、俏脸燥热。

孙元一慢慢转过身来,头部上仰,任由水流冲去头上的泡沫。

啊!关珊雪心里更是惊慌,趁他还闭着眼,急忙去按墙上的按钮,这要是让

孙元一看到了,自己可怎么解释?

可是,就在她要按下按钮的那一刻,孙元一已经完全转了过来,关珊雪的视

线一下就被一个物事吸引住了,这次真的是一刻都不能离开了。

那物事是什么?不是别个,正是孙元一身上的那根男人的象征——鸡巴。

孙元一一直长相不出众,甚至可以说是丑了,但是上帝对他也并非全无补偿,

赏赐了他一根硕大的鸡巴,从小学开始,他的这根鸡巴就一直被同学们嘲笑着,

只因三年级时,他的鸡巴就已经像成人的那样大小,虽不是黑黑的,不过那大小、

那长度也是颇为可观。

等他开始发育,就更不得了了,他的鸡巴粗度、长度几乎以几何倍数增长,

到他十八岁的时候,那鸡巴在疲软状态都有20公分长,8公分粗,勃起的时候

更加是粗壮犹如十五六岁少年的手臂。

因为这事,孙元一没少被人欺负,这里面嘲笑的有之、嫉妒的有之、不甘的

有之,这些人对孙元一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甚至他一度以为拥有这样一根

鸡巴是一种耻辱,所以他从来都不去公共浴室洗澡,在家洗澡的时候也都把门锁

得严严实实。

关珊雪被这一根硕大无朋的鸡巴深深吸引住了,她其实并不是淫娃荡妇,这

些年也只有蒋胜华一个性伴侣,即便这些年蒋胜华跟她几乎都不做爱了,她也是

宁愿就这样憋着,从未有过与他人交合的想法。

可是就在刚才,孙元一抱她、吻她、摸她,那浓重的男子气息,都让她心中

涟漪阵阵,甚至感觉小穴里都有些湿润,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了。

现在孙元一的鸡巴一出现,就那么松松软软地垂在那边,她看得浑身发热、

面泛潮红,只感觉口干舌燥,小穴里也越发的颤抖翻涌,湿润感也更严重了。

她咽了口唾沫,想让口中那种燥热感稍减一些,却不料这一下使得身上的燥

热更甚。

忽然,孙元一动了一下身子,关珊雪急忙按下按钮,眼前的玻璃很快就模糊

起来,在这段时间,她看到孙元一捂住了脸,身子慢慢蹲了下去。

尽管有水流声的掩盖,关珊雪还是隐隐听见了他哭泣的声音,心中一刹那居

然有些不快,心道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脆弱?不就是跑了莉莉么?大不了我赔给

你……。

这个念头一起,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急忙捂住发烫的粉脸,骂道:关珊雪,

你怎么能有这种龌龊的想法!莉莉是你女儿,元一是你女婿!什么叫我赔给你…

…不要脸!不要脸!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能……。

关珊雪愣住了,她有些疑惑,自己到底是因为跟孙元一的关系而觉得不可为,

还是觉得自己跟他的年纪相差太大而觉得不可为?。

扪心自问,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更倾向于后者!而不是因为孙元一是自己

女儿的老公。

这让她脸上更是燥热发烫,连身上都燥热起来。

不!不!我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这样肯定要出事的!不行!不行。

她心里呐喊道,一个翻身躺到床上,盖上被子,把整个人都埋进被子里,再

不去听浴室里的水声,强迫自己睡觉。

过了一阵,浴室的水声停了,孙元一穿好睡衣,把头上简单擦了擦就出来了。

来到房间里,发现关珊雪已经睡了,就轻手轻脚在柜子里翻找,找出两床被

子,一床铺在地上做垫子,一床盖在身上,然后就熄了灯睡了。

关珊雪浑身发烫燥热,哪里睡得着,刚才孙元一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只

不过现在心里煎熬不止,最大的问题是孙元一是不是要跟自己睡一张床上?如果

他跟自己睡一张床上,哪怕是一人一个被窝,她都害怕自己忍不住做出什么不道

德的事情来,可是如果不跟自己睡一张床,这房间里还有哪里能睡呢?。

她偷偷掀开被子一个角,看到孙元一找出两床被子,心里居然有些失落感,

可很快就转变成了对孙元一的赞赏,心道这么懂礼仪的孩子,怎么就便宜了蒋莉

莉……。

呀!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莉莉是我女儿!她嫁了个如意郎君,我应该开心

啊!关珊雪心中更加忐忑,心跳也越来越快,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上

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二十几年前第一次跟蒋胜华亲嘴的时候。

直到孙元一关了灯,关珊雪才闭上眼睛,可是脑海中满是孙元一宽厚的背膀、

结实的躯体,还有那根……奇硕无比的鸡巴……。

尤其那根鸡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一闭上眼,就在她眼前不断浮现,直

让她辗转难眠,小穴里隐隐然都流出水来。

她全身都燥热难当,盖着被子嫌热,只好在被子里把衣服的纽扣都解开,敞

开胸怀,可是只舒服了一阵,就仍然嫌热,于是她又解开文胸的扣子,把整个文

胸都掀上去,揪着被子四处挪移,让被子凉快的地方给自己发烫的身体降温。

可是这样一来,不甚细腻的被子在她的乳头上轻轻滑动,竟然让她的情欲愈

发高涨,小穴中的淫水居然更加磅礴了。

啊……我怎么了?怎么了?不过就是看了一眼那东西,怎么会就这样了?难

道真的是这么些年没有做爱的缘故?。

关珊雪在心中问自己,想要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情欲这种东西如

果能解释得清,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错爱了。

她蹬掉睡裤,只留一条小小的三角裤在身上,伸手下去,隔着那柔滑的丝质

内裤,轻抚穴口,这内裤是新的,都是孙元一的那些同事买的,而且还颇为性感,

只有薄薄小小的一片布遮住隐私的位置,甚至于连阴阜上的毛都不能完全盖住,

刚才她刚拿到手的时候还很不好意思的不想穿,现在却连这么一点点的遮掩都觉

得碍事。

嗯……她用指甲在穴口刮擦着,心中轻轻哼着,她不敢哼出声来,怕孙元一

听见,只好这样缓缓摸着、揉着,享受着这种刺激的感觉。

很快,那一片小小的布料就被她的淫水浸湿了,她用手指顶着三角裤往小穴

里塞,好让那丝质的布料摩擦穴里的嫩肉,一边塞还一边不断耸动手指,好让小

穴内传来更大的快感。

她紧紧咬着被子,不让自己发出声来,渐渐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用手拨

开内裤,手指无比顺畅地插进了小穴里。

「啊……」她舒服得轻叫一声。

「啊?妈,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孙元一居然还没睡,听到关珊雪发出声

响急忙问道。

「没……没事……」关珊雪忙把头都埋进被子里,只发出微弱的声音。

「真的没事?我听你的声音有些不对啊!」孙元一着急地问道,掀开被子就

要起来。

关珊雪听到他掀开被子的声音,大惊失色,急忙道:「没事!真没事!我刚

才做了个梦而已」。

孙元一听她这么说,本想开灯看个仔细,却想到那是岳母而非莉莉,既然她

说没事,自己也不方便多问,就又躺下休息了。

关珊雪偷偷掀开被子一看,发现孙元一又躺下了,不禁长舒一气,手指却还

插在小穴里,便又抽动起来,她已经快要高潮,此时正是不上不下吊桶打水的时

候,岂能就此罢休?她紧紧咬着被子,整个都含在嘴里,不然自己一丝一毫的声

音发出,手指在小穴里又抠又弄又抽又插,另一手不停揉捻乳头,终于,小穴里

一阵颤抖,连带全身都抖动不止,淫水从小穴深处翻涌而出,打湿了她的手指和

内裤,这还不止,还顺着臀缝下流,把整个屁股都给浸湿了。

啊……关珊雪长吁一口气,感觉身上的燥热感减弱不少,因为一直咬着被子,

又蒙在被子里,现在感觉呼吸有些困难,才缓缓掀开被子把整个头都露出来。

适应了一下黑暗的环境,她随意地望向窗外,虽然被窗帘挡住了,可酒店外

的照射灯灯光还是透过窗帘给予了房间一些些微弱的光芒。

那是……什么?关珊雪看到了房间里那一篷隆起,呆呆地看过去,借着微弱

的光芒,她终于看清了,那居然是孙元一勃起的鸡巴。

再说孙元一,虽然关珊雪说了没事,可他心里却还是犯起了嘀咕,要知道他

跟蒋莉莉可没少做爱,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像极了蒋莉莉在感觉到舒服时的

那种哼声,可是他又不好多问,也不敢往那方面想,任谁也想象不出自己的岳母

会在自己身边自慰。

只是这声音让他仍然是止不住地想起了蒋莉莉,想起了她在床上的那种千娇

百媚,想起了她在自己胯下承欢时莺啼婉转。

想着想着,他的鸡巴不由自主地勃起了,他这根鸡巴平常状态就已经不得了

了,现在一勃起,好么!只把被子顶起了一个大帐篷,即便是在夜色中都能看到

那一篷隆起。

关珊雪只感觉脸上发烫,潮红不断,孙元一这个样子……难道他是发现了自

己在这房间里自慰了?哎呀!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丈母娘在女婿身边手淫?

就算他以后跟莉莉离了婚,这事传出去多难听啊!我毕竟是他的长辈啊……。

她心里如此想着,可视线却一刻不移地停在那高耸的帐篷上,暗暗道:莉莉

当真是性福,这么粗、这么大的东西插在穴里,岂不是要舒服死?。

一刹那,她立刻摇晃自己的脑袋,让这种龌龊的念头从她脑海中挥去。

可是这世上最难的是什么?不是记住,而是忘记,一旦一个念头生成了,就

像一个颗种子种在了土地上,会生根发芽,最终结出什么样的果子,完全都由不

得人了。

关珊雪只觉得小穴又颤抖起来,这么多年一直压抑的情欲被引动起来所爆发

出来的威力岂是她能预料的?再加上刚才自慰了一番,更觉得穴内空虚,自己的

手指再好再灵活,又怎比得上那真真切切的一根鸡巴来得实在。

「元一……」关珊雪莫名其妙地喊了一声孙元一,这声音十分十分轻,只盼

望孙元一不要听见,可是在寂静的夜里,寂静的房间里,却是万分的清晰。

「嗯?妈?有事吗?还是哪里不舒服?」孙元一问道,此刻他其实也沉浸在

对莉莉的回忆中。

房间里又是一阵幽寂,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不过关珊雪的呼吸却有些急促、

有些粗重。

「我……我怕……你……我平时都抱着莉莉她爸睡,忽然没有人抱了,我…

…我很不习惯……」关珊雪脸上发烫,酝酿好久才说出这么一句。

「额……这……」孙元一心中『咯噔』一下,他似乎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

什么事,可他心底却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妈……你现在让我怎么去找爸啊……」孙元一道,「要不,我用被子给你

叠一个?你先抱着睡吧」。

「你……」关珊雪的声音更小了,「你上来」。

「啊?」孙元一的预感就要变成现实,他还有些不敢相信。

「你到床上来吧!我抱着你睡也一样!」关珊雪道。
TOP Posted:2019-07-12 21:30 | 回樓主
义乌狼群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669
威望: 167 點
金錢: 24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2-10-03


1024

下文下文…
TOP Posted:2019-07-12 21:49 | 回1樓
不早了


級別: 風雲使者 ( 13 )
發帖: 11022
威望: 4776 點
金錢: 43006 USD
貢獻: 40881 點
註冊: 2013-07-14

关键时刻,停了
------------------------
M
TOP Posted:2019-07-13 00:3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