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狂风暴雨-已完结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狂风暴雨-已完结
大雪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1048
威望: 92 點
金錢: 1264 USD
貢獻: 400 點
註冊: 2017-12-22


狂风暴雨-已完结



正文
  第一章 深夜惊魂
  狂风刚刚睡着,蒙胧中听到有人开门进来,走到他床边轻轻躺下。狂风猛的一下睁开眼睛,借着窗外透过的亮光,只见陈夫人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右手拖着右脸侧卧着身体,左手正在她那柔软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狂风突的坐了起来,由于刚刚睡着,所以不能很好的坐着,就让自己的背靠在床头。
  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狂风确实有点受惊,可也只是一瞬间。马上就稳过来,缓缓的问道:“陈夫人找我有事吗?”
  陈夫人笑了笑,轻轻的说到:“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狂风忙接道:“不是,不是,只是这么晚了您来找我,我以为有事呢。”
  陈夫人哧哧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只是眼睛还紧紧的盯着狂风。过了片刻,才说道:“你有没有女朋友呀?”
  狂风不知道陈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却不敢看着陈夫人,沉默了片刻才慢慢说道:“没有,我们两兄弟从小就没了父母,因为赵大叔善良,见我俩可怜,就这样他把我们养大的,而且他还教我俩功夫。可赵大叔也穷呀,见我俩都长这么大了,也该娶媳妇了,可就是力不从心呀。再说现在农村的姑娘心也大呀,谁愿意跟没钱的人过呀,这不我俩就到城里闯闯。”
  陈夫人“噢”了一声,有问到:“你们来城里也两三年了,难道没有找一个吗?”
  狂风似乎很有感触,想想了又接着回道:“这几年跟着陈老爷闯,而且老爷也很大方,我们俩不说有多少积蓄,但我们这辈子够用了。可您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随时都有危险,这不连累了人家吗?”陈夫人沉略了一会道:“那到是。”“那你有没有碰过女人呢?”这句话她咯咯笑着说的。
  狂风心里怔了一下,接着又摇了摇头:“没有。”
  “是吗,那你想不想试试?”没等狂风回答,就已一把拉过狂风的手,放在自己挺拔而又丰满的酥胸上,轻轻地揉檫着。狂风想把手伸回,毕竟她是陈夫人,自己也没做过那种事情,可事情的发展又不是他可以控制的。当他的手刚一触到陈夫人那柔软的丰胸,感觉像触了点似的,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起来,身下也不自觉的挺的起来,似乎要冲上天去,那只手也不听使唤地在陈夫人的丰胸上摸了起来。
  陈夫人先是一怔,继而是微微一笑,不知是狂风的大胆,还是自己的……陈夫人似乎也被挑逗起来,感到身子有点微微的颤抖。自己也更加主动起来,将手缓缓的放在狂风那强健的胸脯上慢慢的抚摸,然后慢慢地往下移,一会儿功夫就到了男人的地盘,感觉进入的茂密的森林。但她并没有直接探入那神秘的“小帐篷”里面,那“小帐篷”早已被狂风的宝贝高高顶起,形成一个小山洞。陈夫人的手先在那山洞的外面游走了几下,接着就向那山洞进军。哪知道刚一进去就与那玉柱相会合,这一碰不要紧,陈夫人的心咯嘣一下,但又马上恢复平静,她没想到狂风的有这么大,以前他以为陈万富已经很大了,可狂风不说它能比陈万富的大多少,可比陈万富的强还多。陈夫人的手指饶过那玉柱,滑向那两个小蛋蛋,轻轻地揉捏着,狂风的小弟一阵阵的抖动着。
  随着小弟的“呼喊”,狂风也不再让手闲着,那只原本没用上的手也向陈夫人那高耸的丰胸伸去,疯狂地摸着。
  陈夫人隐隐地感觉到她那酥胸有点生疼,可那敏感的山峰一会就使那种感觉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的快感。陈夫人脸上泛起了一圈红晕,还带着微笑。陈夫人那只手在山洞里探索了一会,然后恋恋不舍地抽了出来,左腿一横,压在狂风的小腹上,身子向前一起,右手向床上一撑,就已经面对着狂风坐在他的小腹上。虽然这一系列动作是在一瞬间完成的,狂风的手也没有离开过陈夫人的两只丰胸。待陈夫人坐好时,狂风更是疯狂地摸着。陈夫人也不甘示弱,臀部不停地在狂风的小腹上摩擦起来,两只玉手伸向背后的小山洞,缓缓地将那小帐篷向后拉。在这同时,狂风的下身随势一挺,那“小帐篷”已到了狂风的大腿上,没有了“小帐篷”的束缚,那玉柱早已一柱擎天,硬直得吓人。
  陈夫人将那“小帐篷”拉到力所能及的地方时,她也不再继续下去。缩回那双玉手分别握住狂风的双手,帮他拼命地在自己的酥胸上摸,下身更是疯狂地摩擦,下背不时地撞上那根玉柱。
  随着陈夫人下身的剧烈运动,狂风感觉到小腹上早已是一片湿漉漉的,而且还不停地受陈夫人蓬勃森林的刺激,只觉烈火焚身。狂风的两只手也更加疯狂起来。
  陈夫人也不再满足于那种隔衣摸奶的感觉,一边用力地扭动下身,一边将睡衣使劲的往上拉,一会儿睡衣就被褪区去,两只丰胸顿时裸露出来。由于刚才的挑动,早已是冲满血,肿的奇大,两颗嫩红的小乳头,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是光彩夺目,随着下身的摆动,两只乳房更是一抖一抖。
  狂风再也按奈不住,一口就含住了陈夫人左边的一只乳房,大口大口地吮吸起来。右手握住另一只乳房用力的挤捏,左手放在陈夫人的背上上下的摸。
  那结实的小腹之上早已成了一片沼泽地。陈夫人那柔软的阴毛有如电流般的冲击着狂风。那仅仅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陈夫人那双玉手早已悄悄的滑向男人标志的地方,轻轻的拂着,原本还想要把它扶正。
  狂风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他那阴茎早已有如坚硬无比的“金枪”,哪里还需要陈夫人去帮忙。
  陈夫人停止了臀部的扭动,微微将自己的臀部抬起,缓缓向后移去,当移到狂风的“金枪”上面时停了下来,双手将自己的蜜穴用力扒开,对准“枪头”坐了下去。这一路行来很是辛苦,因为狂风的宝贝实在是大。还好刚才的热身使她的蜜穴变的滑润了,才使“金枪”顺利的进入。接着双手按在狂风的小腹上,快速的上下扭动臀部。
  狂风没想到女人会有这么一个地方,还能装下自己的宝贝。陈夫人那蜜穴紧紧夹着阴茎上下运动,给狂风带来一阵阵的快感。于是狂风并停止了自己先前的动作,将原本放在酥胸上的手伸了回来,枕着脑袋躺了下来,随陈夫人自便。
  这时的陈夫人动作更是迅速,口中不断地发出“呜……啊……”的声音,剧烈的运动,加大了肉体间的接触,发出“啪,啪,啪”,也带动着床“吱吱”地作响。几种声音夹杂在一起,犹如一首优美的交响曲,打破了夜的寂静。
  狂风只觉陈夫人扭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口中呻吟也更加的急促,胸前的两个奶子抖的更加厉害,几乎快要掉下来了。就这样,一切都是有规律地进行着。一阵阵的撞击击向陈夫人的蜜源深出,使她不断地发出一声声的浪叫。狂风则躺在那里静静地享受,突然,陈夫人的身子慢了下来,叫声也小了下来,下面的蜜穴也越来越紧,夹的狂风有点生疼。就这时,陈夫人停了下来,接着一股滚热的液体从她的蜜穴喷出,喷在狂风的“金枪”上,人也顺势柔软的趴在狂风的上。
  狂风的老二在接受陈夫人那股热液的时候就有一种冲动,仅仅是一种冲动,一种发泄的冲动。可现在陈夫人因为自己达到高潮,已趴在了狂风的身上。由于本能的性欲,狂风不由的挺动下身。
  狂风的这一动作差点没让身上的陈夫人跳起来。尽管陈夫人是个性欲很强的人,但也不能再承受狂风的再次攻击。陈夫人想不到身下这个男人这么强,平日只觉得他只是身体强壮,没想到他的宝贝也如此厉害,比起自己的丈夫更是有过之无不及,所以逃命似地爬了起来。
  狂风第一次发觉女人的好处,而且自己的小弟还没有得到满足,现在正难受的厉害,本想伸手去拉陈夫人,不让她“逃走”。不料陈夫人却没有“逃跑”的意思,因为她也知道现在她是逃不了的。她只是让那“金枪”离开自己的蜜穴,然后一个180度的转弯,使自己与狂风形成69式。接着一只手拖住肉袋,轻轻的揉捏,另一只手则环握着那粗长的“金枪”,轻轻的套弄。
  套弄了几下后,竟张开她那樱唇缓缓将那玉茎含住,上下摆动螓首。狂风只感舒爽无比,静静的闭上眼睛,享受着以前从未有过的享受。突然狂风感觉下巴有点刺刺的,还有一点湿湿的,一下子睁开眼睛。只见陈夫人的那香臀正在狂风的脸上扭动着。原来刚才的换位使狂风的脸正对着陈夫人的臀部,加上陈夫人因为又开始兴奋而扭动,使那茂密的阴毛与狂风的下巴紧密接触,才产生那种感觉。
  狂风本想准备伸手把那扭动的丰臀推开,因为他觉得那地方应该很肮脏,尽管陈夫人正是在用嘴去伺候他的宝贝,但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也那样做。当陈夫人的蜜穴再一次到达他的嘴边时,他发觉陈夫人的蜜穴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并没有什么臭味,反而有一种淡淡的香味,致使他把那原本伸出去要推开陈夫人的手收了回来,轻轻的放在陈夫人的香臀上,来回地抚摸。
  在那蜜穴门口游了一会,狂风突然停了下来,伸出两个手指捏住陈夫人饱满的阴核。狂风发现陈夫人蜜穴口的樱桃犹如哥白尼发现新大陆一样,哪里肯放手,使劲的捏弄,使得陈夫人更加拼命地扭动香臀,嘴里也更加拼命地套弄狂风的“金枪”,直到喉咙里发麻,才恋恋不舍地褪出来,用手轻轻套弄,然后有纳入口中。
  狂风也似乎对陈夫人的蜜穴很感兴趣,一会儿将一个手指伸进去,用力插弄几下然后拔出来,再将两个手指伸进去插弄,玩的兴致极高。
  陈夫人一边大口地舔舐着狂风的宝贝,一边又拼命地摆动她的下身。狂风也十分配合陈夫人,手指依然在插弄着她的蜜穴。只见陈夫人摆动的香臀停了下来,嘴里“啊”的一声,接着一股小水柱喷在狂风的脸上。陈夫人身子一阵微微的抽畜,下身又软了下来,柔柔地压着狂风,嘴里却还不停的套弄着。
  狂风伸手擦了擦自己的脸,突然感到下身一阵阵的酥麻,好象整个人要瘫了,这次在也不是冲动,只听陈夫人含着阴茎的嘴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噗嗤”声,狂风射了。一股滚热的爱液从他的阴茎里射了出来,射入了陈夫人的口中。
  陈夫人将这爱液都吞了进去,这是她拼命换来的,这也是精品中的精品。这时两人都静静的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因为谁也不想动了,就这样甜甜的睡去。
  夜又恢复了平静。
  第二章 陈氏老大
  狂风睁开眼,阳光已经铺满整张床,陈夫人早已经不在了。看着自己一柱擎天的老二,想起作晚的激情,狂风笑了,不知是啥感觉,因为那毕竟是陈万富的老婆。
  正准备要把内裤穿上时,有人推们进来,狂风先是一惊,当看到近来的是陈夫人,马上就恢复了平静,如果进来的是暴雨他到觉得不好意思。尽管如此他还是有点别扭,毕竟是初经人事。
  陈夫人一近来就看到狂风那坚挺的“金枪”,心不觉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一脸的惊讶,仿佛见了鬼似的,昨夜差点没把小命给丢了。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毕竟是见过世道的,脸上还露出了微笑,接着随手把一本书摔在狂风的床上。然后对着狂风说:“这本书给你的,有时间多看看。”说完没等狂风回答就转身离去,不过又朝狂风的下面瞥了一眼。
  狂风拿起书,看了一眼,就把书撩在一边。然后穿上衣服去洗脸。洗完脸狂风就去吃饭,这本不是吃饭的时间,可这是陈万富家,随时都可以开饭,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如此享受。只有陈万富一家三口和狂风及暴雨才如此。
  陈万富是什么样的人,他家的佣人自然不会少,手下更是多的无法算,要都能有这样的享受,他就不用混了。
  狂风和暴雨能有此优待是因为他们在“陈氏集团”(一个暗黑集团)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自然不能跟其他的人相提并论。
  吃过午饭,已是中午,狂风悠闲的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这时的陈茹玉(陈万富的女儿)已经放学回来,和陈夫人一起在吃午饭。狂风是可以和她们一起吃饭的,他有这个权利,不过他才吃过饭,所以没和她们一块吃,一个人在那里看电视。
  看着看着狂风竟在沙发上睡着了,等他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他正准备去洗个脸,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他知道那一定是陈万富和暴雨回来了,于是便出门去迎接。
  豪华的轿车上下来两个人,西装革履,其中年长的就是陈万富,后面那个年轻的就是狂风的弟弟暴雨,狂风走上前对那年长的问候道:“陈叔,回来了。”
  陈万富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就直接向房子里走去,身后跟着狂风和暴雨。等到了客厅狂风和暴雨都停了下来,陈万富则是直接向楼上走去,快到二楼时,陈万富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说到:“暴雨,我看你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下。”
  暴雨应了一声,便朝自己的房间走去。狂风也正准备回房,这时陈万富有说了一句:“狂风,你到我书房来一下。”说完又继续向楼上走。
  狂风听了啥话也没说,就向楼上书房走去。不过心却绷的紧紧地:难道昨晚上的事被他发现了,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就完了,可转念一想不可能,别自己吓唬自己了。又镇定了下来。
  两人一起来到陈万富的书房,陈万富虽然不是什么善善之辈,可他那书房装饰的极有情调,绝不亚于现在的文人墨客。
  陈万富走到书桌那面坐了下来,一看狂风还站在那里便叫狂风坐下。狂风说了句:“谢谢陈叔。”便在陈万富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但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
  这时陈万富开口了:“你知道最近各种货物都比较紧缺,但需求量却还是很庞大,如果我们供货不及时,不够分量,那么势必会造成客人对我们的不满,这样我们的生意很难继续下去。”
  狂风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下去,知道陈万富找他不是为昨晚的事,说明他还不知道,但同时又皱紧了眉头,因为这事也好不了哪里去,这时才接道:“本来我们的生意一向很好,收发货物都很及时,可最近那些货主为了更高的利益,大部分都把货卖给了屠易飞。”
  陈万富叹了口气道:“这也不能怪他们,谁还会嫌钱多呢?”他顿了顿说:“听说那屠易飞出的价钱比我们高一倍?”
  狂风回答道:“是呀,他那价钱都是亏本的呀,他一直这样能撑的住吗?”
  陈万富听了微微笑道:“他一定能撑的住,而且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
  狂风听了有点糊涂,这也是因为他以前很少用脑,用的只是他的手,一双这条道上的人都知道的手。黑道上没人不知道狂风很暴雨是出名的神枪手,他们的枪法简直是出神入化,例不虚发,不逊于电视里的小李飞刀。于是便问道:“他这样做根本挣不到钱,难道他不是为了挣钱吗?”
  陈万富听了笑道:“看来你很少用脑呀,可能是你的手太强了,你不屑于用脑。这就是你的缺点,一个可能使你丧命的缺点,在我们这道上混,最主要的还是靠脑袋。他不是为了钱,你说那他是为了什么?”
  狂风听了不禁脸上一热,又问到:“那我听说他收的那些货并没有出售出去,那根本挣不到钱。”
  陈万富敛去了脸上的笑容,慢慢的说道:“那更说明了他是要挣钱,挣很多的钱。以前我以为那是年轻人求财心切,没想到他还有那么大的野心,看来确实有些本事。”
  狂风这回终于听出了点东西,因为他已经用脑了,于是便接道:“他是在想搞垄断,他用高价收购货物是想让我们断了货源,而他又不把那些货物出售是想让下面的买主对我们失掉信心,他这是在向我们挑战,想打垮我们。”
  陈万富听了会意的笑了笑说:“你总算把你脑袋用上去了。”
  狂风听了暗道“惭愧”,但马上又有点冲动地说道:“那让我带几个人去把他干掉。”
  陈万富摇了摇头说:“哪有这么简单,你说干就能干呀?”然后看了一下狂风,只见狂风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表现了他对能干掉屠易飞的自信,于是接着说道:“不是说你不行,恰恰是因为你太行了。”
  狂风听了一脸的茫然,只听陈万富又说道:“你想想看,在这条道上有谁不知道你和暴雨的身手,当然屠易飞也不例外,所以他会对你有所防范,不会有给你接近他杀他的机会。既然敢跟我们作对,肯定有两把刷子,找其他的人根本也伤不了他,所以干掉他不是那么容易的。”
  狂风听了不禁把头低了下来,因为陈万富说的很对,所以他也不象刚才那么冲动,小声的问道:“那就让那小子把我们搞垮吗?”
  陈万富笑了笑说:“想打垮我们也没那么容易。他不是不想让我们做生意吗,那我们就顺着他的意思,这一段时间里,我们就不做生意好了,正好也可以休息休息。”不等狂风接话,他又接着说道:“来,来,来。下棋,下棋,该休息就休息。”说完就把象棋拿出摆了起来。
  狂风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了,他知道这事不是那么简单,陈万富说休息也不是真正的休息,其中也正好是让狂风用脑袋去想的,他要是再说些啥,问些啥,那就是个笨蛋了,事实上他并不是笨蛋。正如有些话不能多说,多说就没意义了。于是他索性搬了把椅子在陈万富对面坐下,两人就对弈开了。
  第三章 宝刀未老
  不知不觉已两个小时过去了,虽说很平静,却也是一场厮杀,在棋局上的厮杀。
  这时听见有人在外面说道:“老爷,夫人叫你们下去吃饭。”
  陈万富正在和狂风杀的起劲,听到佣人来叫他吃饭,才发现太阳早已落山。于是便应了声:“知道了……”“哈哈,你又输了吧,走,下吃饭去。”
  狂风也笑道:“还是陈叔厉害,不过我觉得我还有机会赢的。”
  陈万富听了:“哦,是吗?”
  狂风道:“是啊,要不再来一局,我一定会赢。”
  陈万富呵呵道:“先吃饭吧,下次再来,会有机会的。”说完,又哈哈大笑。
  两人一起有说有笑的下楼,陈夫人和陈茹玉以及暴雨三人早坐在那里,陈万富一下来就开饭了。
  今天的陈茹玉显得特别高兴,平时吃饭的时候很少说话,可今天却不时的凑到陈夫人耳边说两句,然后两人乐呵呵的。
  陈万富也觉得奇怪:“小玉啊,今天怎么了,这么高兴啊,跟你妈妈说么子悄悄话呢?”
  陈茹玉没有直接回答,在旁边的陈夫人推了推陈茹玉:“你就告诉他今天怎么了。”
  陈茹玉很灿烂的笑道:“学校里最近拍一部戏,今天通知我,让我演戏里的女主角,而且这部戏还要参加全国各大影视节比赛。”
  陈万福听了哈哈大笑:“哦,好!好!来来~~大家为小玉干一杯。”说完举起酒杯。
  暴雨道:“那先恭喜了,小玉,祝你拿各大奖,争取以后在奥斯卡上露面。
  狂风接着道:“恭喜,小玉!以后你可是大明星了。”
  陈茹玉大大方方的说:“会的,一定会的,谢谢。”
  五个人把杯碰在一起,一饮而尽。
  晚饭后狂风像往常一样,到园子里去练功,虽说现在生活还比较好,却从未把功夫撇下,那“神枪王”可并不是浪得虚名的。
  今天他如往常一样练了会儿功夫,又觉得心闷便没有直接回房,出去散心了。等他回来时,发现暴雨正在他房里聚精会神地看书,看见狂风回来就站了起来,边走出去边笑着说:“哥,你啥时候也看书了,真有你的。”说完,人已到了外面。
  狂风刚想说我啥时候看什么书了,没等他说出口,暴雨早已到自己房间了。
  狂风到床边坐下,拿起暴雨刚才看的那本书,才发现正是早上陈夫人给他的那本。他想,不就是一本书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当他正式看内容时,才明白暴雨的意思,书里面写的竟全都是一些男女之间的事,内容精彩得难以形容,直看得狂风热血沸腾,“嗨,不知这夜如何度过……”
  陈万福穿着一条黑色内裤,躺靠在床上看着报纸。这时,陈夫人洗完澡出来,身上只穿着件白色半透明的睡衣,胸前有一小片地方还是湿湿的,(明显是他自己故意没擦干)两巨乳粘和着睡衣,更使得那嫩红的乳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艳丽动人。
  陈夫人从酒柜上拿了两杯酒,缓缓地走向陈万富走去。
  陈万富只顾得看报纸,竟至于没发觉陈夫人已经来到床边,陈夫人把两个酒杯碰在一起的咣当声,才使他抬起头,看着陈夫人。
  陈夫人一脸谄媚,缓缓地把一杯酒递向陈万福:“口渴了吧,来,喝杯酒润润喉。”
  陈万福放下报纸,接过酒杯:“润喉?不会在里面下药了吧?”
  陈夫人娇滴滴地说:“下什么药,你还怕我会毒死你吗?”
  陈万富笑道:“你就是杯毒药。”说完一口就喝完了这杯酒。陈夫人在床边坐下,深情地望着陈万富,柔柔地道:“怎么样,酒好喝吧。”
  陈万富早已把酒杯放在一旁,伸手一把拉过陈夫人,大笑着说:“再好喝的酒也不如你这杯毒药好喝。”强壮的身子也压在娇躯上。
  四片嘴唇黏在一起,男人一只粗健的手已伸向女人的腰间,解开睡衣上的带子,两只手一齐迅速地把睡衣向两边剥开。
  男人的嘴慢慢地,一点点地往下移,经过脖子,停留在两个丰满的乳上。将上面的樱桃含入口中,大口大口地吮吸,另一只手握住一只乳房,轻轻的揉捏,手指在乳尖上划着圆圈。
  女人的脚和一只手还都挂在床边,手里还拿着那只酒杯。可身子早已软了,口中一阵阵的呻吟。当男人的另一只手到达她的下面,手指分开两片红褐色的阴唇,中指插在里面抠弄。女人的身子开始微微的颤抖,手中的杯子也掉在了地上,口中发出一串串:“啊……嗯……啊……”
  不一会陈夫人的下面开始波澜,本能的反应让她不停地扭动着下身:“快```快``给``我给我```要````”
  男人停了下来,抬起头笑哈哈道:“怎么这么急呀”。
  女人脸上早已经泛起一片红晕,小手捶着他坚实的胸膛,气呼呼地道:“人家快难受死了,你还在那里笑是不是想欺负人家”。
  陈万富笑笑道:“好了好了,我的小狐狸精,马上就来。”说完他脱掉内裤,肿胀的阳茎跳了出来,他一把擗开女人挂在床边的双腿,插在自己身体的两侧。
  男人挪动着自己的玉茎在女人的阴道口处探着,却始终也没有插入。女人的呻吟更大了,叫的让人心里直痒痒,女人实在不行了,下身仿佛如同千万个银蛇钻入了她的体内,两只手狠狠的抓住自己的巨乳,拼命的乱叫,道:“好哥哥,快``快放```放``入```入``啊``啊``嗯```”陈万富两只手使劲的抓住女人的玉腿,狠狠的插了进去。“啊”女人淫荡的叫着,两手更加用力的抓住自己的双乳,“富```哥1```你轻``轻```一点,弄的我好痛```痛喔,嗯,啊```````”。
  男人开慢慢地抽送阳茎,一脸诡意的笑:“不是你叫我快一点吗?”男人一边干一边接着说道:“怎么样,小骚狐狸,爽不爽?”
  巨大的肉棒充满了阴道,虽有一种胀痛却也带来了无限的爽意,另外加上龟头深深撞击弱嫩的子宫,女人早已心乱如麻,口中一阵阵的浪叫:“啊……啊……好舒服……我要……升了。”
  陈夫人下面的两片阴唇随着陈万富的抽送翻进翻出,淫液沿着阴沟流下,身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陈万富抽送的力度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陈夫人只能哼哼。陈万富一边抽送一边说:“怎么样,小狐狸精,爽不爽呀?”
  “恩……好``好爽啊……啊,恩……啊……”
  “啊”男人又使劲地插了几十下,拔出阴茎,翻了一下女人的身体,他想改变一下姿势。
  女人马上心领神会,翻身爬在床上,两瓣圆圆的富有弹性的屁股高高翘起,还不停地扭动着。
  男人也不浪费时间,对准蜜穴就把巨大的肉棒插进去,开始迅速的抽送起来:“小狐狸精,这姿势怎么样呀,怎么不叫了。”
  女人抬起埋在枕头里的脸望了一下男人,她似乎想说些什么,可看她那迷离的眼神,连如来也被迷死的表情,就知道她根本说不出话。把头埋回枕头,只从鼻子了发出哼哼声。
  在男人又抽送了百来下时,女人的身子已无比酥软,只是照势的翘着两个屁股。男人又狠狠地抽送了数十下,把肉棒拔了出来,走到女人面前用手套弄了几下,将它塞进女人的檀口,男人身子一颤,一股滚热的精液射了出来。
  女人并没有浪费,将它都吞入口中,并将肉棒舔舐干净。两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分别看着对方,男人的手继续在女人丰满的乳房上轻轻地抚摸……不一会,女人的身子又如银蛇般地扭动,慢慢缠绕在男人身上,两人一夜激战……
  第四章 江湖有变
  第二日早上,陈万富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适,肚子难受的厉害,而且还莫名其妙地饿、有些恼火,说什么也静不下来。
  陈夫人和狂风赶紧将他送进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说毛病大也不大小也不小。是由于精神过度疲劳引起神经错乱,就是神经病,但不是平常的那一种,住院治疗一段就好了。
  陈万富被安排在高级病房里。房间不是很大,摆有两张床。一张自然是病床,另一张是留给家属休息用的。房子里面还有电视,影碟,沙发等,布局高雅却不显俗气。
  陈万富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陈夫人就坐他旁边,手里不停地削着苹果。
  狂风坐在沙发上,正要点上一根香烟,突然一个护士推门进来,看了一眼狂风道:“先生,请不要在这里吸烟。”
  狂风望着还放在手里的香烟道:“为什么不能吸烟?”
  那护士刚把体温计给陈万富放好,转过身不悦地道:“因为这里不准吸烟,所以不能吸。”
  狂风笑道:“那我要是一定要吸烟呢?”
  护士有点不耐烦地道:“那你到别处去好了”
  说话间狂风已把烟给灭了抬起头,这才看清那女护士,圆圆的脸蛋,浓浓的眉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望着狂风,带有一点怒意,红红的嘴唇没有化妆看起来更有味道,苗条的身材,纤细而有魅力,左右怎么看都可称的上是一位美女。
  狂风看着她两手一摆,笑了笑。
  护士看着他那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的也笑了一下,但马上脸色一变,狠狠的瞪了狂风一眼,之后转身取出体温计看了看一切正常,便转身离去了,出门的一刹那又不忍的看了狂风一眼。
  这时陈夫人已把苹果削好了,正一片片的往陈万富的嘴里送:“怎么样!!小姑娘,不好对付吧。”说完便呵呵的笑了。
  狂风也没有再辩解,笑笑道:“的确不好对付,小嘴还挺硬的。”
  陈夫人擦了一下陈万富的嘴。缓缓地说道:“那是你不懂女孩的心事而已”
  狂风沉默不语。没有说什么。
  陈万富笑着说道:“以后你就理解她说的话了,怎么?是不是很无聊?”
  狂风急忙答道:“没~~没有!”
  陈道:“你不是想要赢我吗?我们再杀两把,怎么样?”陈看了看四周:“可惜这没有棋,你去买一副吧”
  “好啊”说着狂风便走了出去。
  这时陈夫人忙说道:“还下什么棋,小心身体/”
  陈万富笑道:“有那么严重吗,医生不是说了嘛,只不过是疲劳过度。再说还不是你这罪魁祸首”。陈夫人脸一红把头低了下去不一会功夫,狂风便拿着一副棋回来了,发现只有陈万富一人,便道:“陈叔,夫人呢?”
  “回家了,她怕小玉担心”
  狂风“喔”了一声。不一会两人便在棋局上厮杀起来。
  不知是否因为疲劳的原因,陈万富节节败退,一连几局都输给了狂风,但依旧不失王者风范道:“好小子,果然有进步,一连赢我好几局。”
  狂风笑道:“哪里哪里,还不都是陈叔让我,才要我侥幸赢了两把”
  陈万富道:“不,是你的棋艺的确渐长啊”
  狂风道:“陈叔?累不?要不先休息一会?”
  “怎么你小子也认为陈叔不行了?”陈万富有点不高兴地说。
  狂风忙答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叔这么强,怎么会呢”
  不等狂风说完,陈便答道:“那就对了,嗨!女人永远也不能知道男人的实力,总是惊这惊那的,来来来”说完哈哈一笑接着又下起棋来。
  这时陈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暴雨打来的。
  “喂,暴雨,什么事呀?”
  “陈叔,何六叔要一批仙人散(毒品)。”
  “哦,他要多少?你把上次那批先给他。”
  “不行,他说那点根本不够塞牙缝。”
  “那他要多少?”
  “他要那些的十倍。”
  “什么,十倍?”陈万富有些惊道,一旁的狂风听了也有些惊讶,知道这事不小,但他没有问。陈万富恢复平静道:“那他什么时候要货。”
  “越快越好,但一定要在半个月内,价格高些没问题,但货要及时到。”
  “好,你先安排一下人手,要灵活的。”
  “我知道了。”
  “好,就这样。”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这时狂风才问道:“陈叔,什么事?”
  陈万富皱着眉头道:“何六要一批仙人散。”
  “是不是数量很大?”狂风问道。
  “很大,是我上次收的那批货的十倍?”
  “上次的十倍?”狂风听了也不禁惊道。刚才他见陈万富也很吃惊,知道这货不少,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只是现在正是在缺货的时候。上次的十倍不能说少了,而是非常多。二十九寸彩电的外装箱可以装一箱。但还是尽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接着道:“何六叔这次怎么要这么多货,他能脱的了手吗?”
  陈万富本来阴沉的脸,这时却露出了笑容。居然有人会说何六的货脱不了手,何六可是这条道上的“安神”,因为他从未失过手,而且这人也很不错,很义气,跟陈万富的关系也很密切。于是他又接着道:“何六可不是一般的人,他可是只老狐狸了,别人我不敢说,但何六绝对没有脱不了手的货。”说到这里,他敛去了笑容,叹了口气:“不过,他这次要的货量确实很大。”
  狂风也皱了皱眉头:“可现在我们也不好搞这么一批货,时间又这么短,能不能让何六叔多给些时间?”
  陈万富摇了摇头:“不行,我了解何六这人,他既然说了时间,就一定要在这时间内拿到货,不可能再多给时间,如果我们不行,他就会找别人。”
  “现在除了我们,那他就只能找屠易飞?”
  “不错,所以这次这货一定要给他,要不不用屠易飞再做什么手脚,我们也没办法混了。”
  “那……”
  没等狂风说完,陈万富已接道:“这事我自有安排,你就不要担心了,收货时别出问题就行了。”
  狂风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他也不想说。陈万富这时突然伸手去按床边的按钮,那里有两颗按钮,一颗是紧急按钮,另一颗是叫护士的。狂风没看清他按的是哪一颗,以为他出什么事了,赶紧问道:“陈叔,怎么了?”
  陈万富却笑笑道:“没事,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
  “哦”听他这么说,也就松了口气,就在那里收拾象棋,因为现在象棋摆在那里是多余的。护士很快就来了,还是哪个女的,:“您有什么事?”
  陈万富道:“我想睡觉了,不过脑子很乱,给我打安眠针。”
  “哦”,护士应声了一声,转身离去,不一会儿,手里拿着一只针管进来,将针插入陈万富的手臂里,往下推药水,在安眠针的作用下,陈万富很快就睡着了,狂风将被子给他盖好,自己也走了出去,回到病房时,外面以经下起了雷雨,夏天的天气很难说,变天入娃娃边脸。
  狂风到在了沙发上,紧闭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门进来,狂风才睁开眼,原来是陈夫人,不过看她样子可不太好,头发和衣服都被淋湿。狂风刚想叫:“阿姨”(阿姨多么别扭的称呼,没办法尊师重道嘛),陈夫人却开口了:“雨好大啊!”,一边说一边走过来,“你陈叔睡了?”
  狂风点点头,“他说他累了,打了安眠针就睡着了。”
  这时,陈夫人已在狂风身旁坐下:“你吃过饭了吗?”
  狂风本想说没吃,怕陈夫人叫他去吃,而自己又不想吃,索性不回答,转而问道:“小玉在家没事吧?”
  “没事,没事,这么大的人了,一个人在家还会怕吗,再说有暴雨在呀?”
  狂风也知道这话是多问的,他只是不想回答陈夫人才问的,于是点头道:“那到是。”
  “哎,这湿衣服穿在身上真难受。”她竟说出这样一句话,这话没错,错在她在狂风面前说,又像是对自己说的。狂风没有说话,他转头看了一下,只见陈夫人正在将她外面的那件红色T恤往上拉,很快就脱掉了,扔在沙发的一旁,露出不是她这年龄的光滑皮肤,上身只剩一件乳白色的乳罩。
  第五章 病房艳事
  两只丰满的乳房紧紧地被包住,半露在外面,中间一条深深的乳沟。看得狂风直咽了口~~`口水,忍不住捏了它一下。
  陈夫人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大声道:“你要干吗?”
  狂风也被这大叫吓了一跳,连忙把手伸了回来脸上一热,把头低了下去,觉得自己行为实有些唐突,但那触到胸部的那种柔软的,富有弹性的感觉还是令自己很兴奋。
  陈夫人却又突然哧哧地笑了起来:“怎么了呀,”顿了一下,柔柔地道,“人家被你吓到了嘛,怕你太用力会弄疼我。”这完全是一个小姑娘撒娇时说的话,却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而且是那么的自然。却听得狂风热血沸腾,喉咙发干,但他尽量控制自己,不再卤莽,而是把手放在她的胸前轻轻地捏揉着。陈夫人“嗯”了一下,扭了一下身子,嗲声嗲气道:“你~~看你。”这声音极其温柔,然后见她解开背上的扣子,乳罩就掉了下来,随手把它丢在一旁。两个乳房虽然离开了乳罩的支拖,却依旧坚挺,丝毫没有一点下垂的意思,两颗红艳的乳头在白皙的皮肤中更加光艳照人。
  一对乳罩本来就是狂风进攻一大障碍,早就想把它拿掉了,又担心陈夫人不乐意,现在她却主动脱掉,倒是省了狂风不少事。两只手更加灵活地在她的胸前游走。
  陈夫人一边享受着狂风对她那双巨乳的爱抚,一边去解狂风的裤带,狂风一抬屁股,裤子和内裤一起被拉了下来,粗壮的阴茎突地显露在陈夫人面前。看的陈夫人是又害怕,又高兴,一只手握住它开始套弄:“你的宝贝真大呀。”一脸欢喜地说。
  “你的奶子也不小嘛!”狂风随口说了一句。陈夫人先是一怔,继而笑了笑,下面的手更加迅速地套弄着巨棒。狂风头一低,将一只巨乳含入口中,大口大口地吮吸,舌尖在乳头上轻轻地挑动。
  陈夫人有点兴奋:“哎~~~啊……,你把人家那都舔湿了。”
  狂风没有理她,现在他也没空去理她,嘴依然在乳房上舔吸,牙齿轻轻地咬着那因为充血而肿大的乳头,搞的陈夫人一阵阵的酥麻。
  陈夫人一边享受着狂风带给她的快感,一边用手托住狂风的肉袋,另一只手使劲地套弄着肉棒,指甲不时地挂着龟头。
  狂风的一只手已移向陈夫人那犹如少女般柔嫩的小腿上进行抚摸,慢慢地向上。陈夫人穿的是一条黑色的短裙,只盖到膝盖,因被雨水打湿而粘在大腿上。短裙的口很小,陈夫人的两条腿不能很好地分开,使狂风的手不能很方便地进入,但他的手还是伸进去了,一会儿就触到露在外面的柔软的阴毛,感觉是那样的爽。
  他将手从内裤的边缝插入,摸到厚厚的阴唇,那里已经湿漉漉的,有少许阴毛粘在上面。狂风似是对陈夫人的阴蒂特感兴趣,一会轻轻摸摸,一会用手指捏弄,弄的陈夫人一阵阵的浪叫:“啊……好舒服……啊……继续……不~~不要停啊……嗯……好爽……啊……你怎么停了呀?”陈夫人紧闭星眸,一脸的难受道。
  狂风抬起头:“你的裙子太紧了。”
  陈夫人刚被他弄的有点兴奋,现在狂风停了下来,感到十分的失落。听他说话,知道他想什么,细声道:“你好坏。”嘴上说着,已开始动手把自己的短裙拉起来,直到腰上,露出一条白色带蓓蕾的花边内裤。
  狂风把她的内裤向一侧一拉,肥厚的阴唇毫无保留地裸露出来,在空气中一张一合。狂风将饱满的阴核捏住,轻轻地拨弄,中指插入密穴不停地搅动。
  陈夫人又开始兴奋:“哇~~~好舒服……嗯……真好……再插深一点……对……就这样……啊,好”
  狂风一边拨弄她的小穴,一边欣赏道:“你的小穴真好看,水真多~~~”
  “啊……啊……讨厌……还不是……是~~你弄的……人家~~~~嘛~~`啊~~~亲亲我的~`奶子~~啊~~好舒服……”
  狂风含住她的乳房,狠狠地吮吸,似乎要在里面吸出奶水来。陈夫人被弄得全身酥麻:“啊……好舒服……你~~你的嘴……真……厉害……嗯……你的小弟弟……太大了……我~我握不住了……”
  “那你换个握法。”狂风抬起头答了一句,同时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陈夫人明白他的意思,娇道:“你好坏!”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短裙和内裤脱掉,一只脚跨向狂风的另一侧,两腿分叉在狂风的两侧,面对着狂风。她扶了一把巨棒,对准自己的蜜穴就坐了下来。
  “啊”她不禁地叫道,“你的宝贝好大,快把我的小穴撑爆了。”
  狂风两手分握住她的两只乳房,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它怎么这么大,要不我把它拔出来。”说着,就将陈夫人的身子微微向上抬,作出一副要拔出来的样子。陈夫人哪肯让他把那东西拔出来,拼命地往下坐,由于用力过度,不禁又“啊”的一声。狂风看了哈哈大笑,陈夫人像是受了欺负,用她那纤纤玉手轻轻捶打着狂风结实的胸膛,羞答答地道:“你好坏,就会欺负人家。”那样子就像个小孩,下面却又不断地扭动,巨大的阴茎充满整个阴道,合着剧烈的撞击,内壁传来一阵阵的快感,陈夫人双手紧搂住狂风的脖子,口中发出阵阵浪叫:“啊……唔……好舒服……嗯……”
  狂风双手放在陈夫人两片圆滑的屁股上捏弄,下身迎合着陈夫人挺动。巨棒每一次都到达陈夫人蜜穴的深处,每次狂风都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小穴紧紧夹着肉棒,好象有一股很强的吸力,感觉舒爽无比。
  不禁赞叹道:“你的小穴真美,夹的我好舒服呀。”
  陈夫人那还听的这些,两片脸颊红如桃花,大口大口地喘气,嘴里不停地哼哼:“啊……你……的……宝贝……太~~~太……好了……太爽了……啊……我……快~快……要……丢了……啊……啊……”话刚说完,就有一股滚热的阴精从花房深处喷出来,打在硕大的龟头上。陈夫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头靠在狂风的肩膀上,一脸幸福的表情。
  待享受完高潮的快乐后,陈夫人感觉到阴道内,涨的难受。本来巨大的肉棒就已将她的小穴充满,现在又有那么多的水,自然不好受,于是她本能地挺了挺身,想让那水流出来一些。可狂风像是要故意刁难她,只要她向上抬身子,他就跟着往上顶,弄得陈夫人越来越难受。
  “你想涨死人家呀,人家里面多满了,快把你的宝贝先拔出去。”
  “你难受我就不难受吗?”狂风一脸坏笑道,“再说你的小穴这么舒服,要是拔出来了,它也很难受的,那怎么办?”说完又向上狠狠地顶了一下。疼得陈夫人“啊”的一声,眼泪几乎多要掉下来了,却又细声道:“人家用嘴还不行吗,快,快拔出来。”
  看着陈夫人这表情,狂风也不忍再为难她,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让她把身子抬起来。陈夫人一起来,那淫水就流了出来,滴在狂风的龟头和小腹上,还是热热的。
  陈夫人双腿跪坐在地上,一手握住狂风的阴囊,一手握住肉棒。低头吞住肉棒,不停地摆动,面若桃花,无限春光,狂风双手把玩陈夫人的那对大乳房望着正在为自己的小弟服务的陈夫人,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毕竟她陈万富的老婆,可是她那骚样,弄得狂风激情四射,难顾得这些了,一股热血涌上心来。
  狂风一把拉起正在给他口交的陈夫人,把她扔在沙发上,陈夫人来了个趴着的姿势,双膝脆在沙发的边缘,狂风站在她的后面将她的臂部向上抬了抬,陈夫人虽然是十分害怕,却是力不从心,只能任由他将那大大的鸡巴插入她那重创的小穴!~!!!
  狂风扒开陈夫人那圆圆的屁股却没有将鸡吧插入小穴,而是将它顶在她的后腚上。陈夫人不知是害怕还是惊喜,身子竟开始微微的颤拌起来。这时狂风全身一紧臂部一用力就将巨棒顶了进去,只听到陈夫人“啊”的一声身子开始抽搐差点晕了过去可是狂风的小弟却只进了一个头。


[ 此貼被大雪在2019-08-23 14:59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9-08-21 17:09 | 回樓主
zhn781203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5592
威望: 351 點
金錢: 703 USD
貢獻: 10000 點
註冊: 2007-12-19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8-21 19:22 | 回1樓
有逼肏无逼撸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027
威望: 304 點
金錢: 8 USD
貢獻: 1309 點
註冊: 2015-03-15

不错,坐等更新
TOP Posted:2019-08-21 19:46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