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玫瑰刀-完结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玫瑰刀-完结
茎候佳阴A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44
威望: 59 點
金錢: 1058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9-08-08


玫瑰刀-完结



玫瑰刀第一部百风城的二小姐(一)
  “我本来不是这样一个人的……我是一个剑客。”
  在这座小城最好的客栈里,龙文这样想着。
  他赤裸着精壮的身躯,半躺在床上,双臂放在脑后,有点落寞地想着。
  每次做爱以后,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涌出这样的想法。
  他望了望他身边躺着的人。那人沉睡着,面容姣好,长发散乱,白皙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她当然是个女的,很年轻,而且没穿衣服。
  这昏睡在锦被中的女郎不是他的爱人,更不是妓女,她是他……抢来的。
  “现在,我是一个淫魔。”
  ………………………………………………………………………………………………
  他是一个色魔。
  武林中的色魔。
  人人都知道有一个叫“玫瑰刀”的色魔,这色魔跟臭名昭着的“风流邪道”顾朋、“惊天指”雷独合称三大淫魔。
  武林中的色魔,一向为人所不齿,也一向是正道人士的公敌。倘若不幸被擒,那可一定不会有甚么好结果。只把命送掉算是幸运的。
  但是他不怕。他对自己的刀法很自信。他的师傅明月上人教他的内功心法和刀法,他已经全部会,并且自己加以演绎,已经是一套难敌的武功。
  ………………………………………………………………………………………………
  又点起几根灯烛,使屋里亮如白昼。
  他伸手将那女郎搂住,另一支手轻轻揉着女郎柔软的乳房。
  “不要……”那女郎迷迷糊糊地说着。
  “求求你,放过我吧……”
  女郎哀求的声音使他心中顿时涌起虐待的欲望。
  ………………………………………………………………………………………………
  三天之前,他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与三个男人打架。
  那三个男人都是无量剑派的,武功都不弱。但显然不是她的对手。她穿着一席明黄色的衣裙,纤纤巧巧地舞着她的剑,她的剑招却像她的人一样冷艳而凶狠。
  她打败了那三个见色起意的登徒子,却没想到自己成为一个淫魔的目标。
  他被她欺霜胜雪的肤色和高傲的眼神所吸引,决定要强奸她。
  他化了两天时间搜集关于她的信息。打听到她是百风城城主郎百风的女儿,郎月。在当地是艳名远播的冰雪美女,尚未嫁人,求亲之人倒是不多,大概多数都因为自己条件不行而被吓退了吧。别的不说,郎二小姐见面以后的一场剑法比试就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当众输给一个女孩毕竟是许多男人受不了的。
  他知道她每天晚上二更会去后花园练剑,那时候只有她的一个师叔陪着她。
  于是这天晚上,他潜入百风城的后花园。
  二更时分,郎月和她的师叔果然来了。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劲装。
  ………………………………………………………………………………………………
  那女郎迷迷糊糊地推拒着,却被他搂住腰肢,向怀中轻轻一带,女郎翻了个身,整个赤裸的娇躯便温温软软地压在他的身上。
  他把手放到她的屁股上,盖住她的屁股,感受着女性臀部的形状,轻轻揉搓着柔腻的臀肌。
  “我的二小姐,这样好吗?”他的嘴紧贴着她的耳朵,耳语着。
  “不要……”女郎神志清醒了一下,登时羞不可抑,便用手撑着他的胸膛,想要起身。
  他等到她撑直双臂后才抓住她的手腕,向两边轻轻一分,说:“来吧。”
  女郎立刻听话地重新扑倒在他怀里。
  他的手用力拥住她的背部,将她紧紧压在自己胸口,他感觉到她的乳房被挤压得变了型,乳头被自己的胸肌压得凹陷进乳房。
  另一支手依旧揉搓着女郎的屁股,并含住她的耳垂儿轻轻舔着。
  女郎拼命挣扎了几下,可惜经过前一场蹂躏,体力已经所剩无几,很快就软软地趴在他的身上喘息起来。
  ………………………………………………………………………………………………
  他带着一个面具,突然出现在后花园中,向她和她的师叔挑战。
  她的师叔当然不会让侄女去迎战,于是和他动上了手。
  只三招就分出了胜败。
  老人出招太慢了,他想。他利用自己的速度,三招之内就砍伤了他的大腿,点中了他的檀中穴,使他昏厥过去。
  然后直接向郎月扑了过去。
  郎月对于师叔的失败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刀已经到了她的跟前,她才想起来用剑来招架。
  他故意把刀势停了一下,使她的剑能够架到他的刀。
  然后一个旋刀势,带动那剑一起转动,郎月只觉手里的剑被一股大力带动,拿捏不住,啊的一声,长剑登时脱手而出。
  他已如鬼魅般闪到她的背后。
  郎月只觉有人在自己背后伸出手来,搂住了自己的乳房,大惊,刚要张嘴叫喊,却一下失去了意识。
  他点倒女郎,得意地笑了一下,从随身携带的锦囊中掏出了一朵鲜艳的红玫瑰,放在昏倒的老人旁边。然后抱起郎月,运起轻功,腾空而去。
  
  玫瑰刀第一部百风城的二小姐(二)
  他感到女郎已经用尽了力气,趴在他身上喘息着,瘫软的身体微微起伏。身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他依旧紧拥着她,或轻或重地挤压着她,用自己的胸膛感受着她乳房的弹性。女郎的的柔软身体和温热的汗味使他感到很舒服。
  放在屁股上的那支手顺着裂缝向下滑去。女郎身体颤抖了一下,想再挣扎,却只被他用力一搂就放弃了反抗。
  “不要……”她只能这样哀求了。
  “不要?……那你为甚么不反抗?这样不是很舒服吗?你甚么都不用管,你现在是我的……刚才你不是都说了吗?咱们武林中人可是一言九鼎。”他一边说,他的手指侵入禁地,在柔软的阴唇上轻轻滑动,不时收回来盖在她的屁股上揉搓几下。
  “嗯……放、放开我……你这淫魔……无耻……啊……”阴部再次传来能够令人融化的骚痒感,女郎断断续续地骂着,却无可奈何地呻吟起来。赤裸的身体趴在他的身上,最羞耻的臀部被任意玩弄,也想起自己刚才似乎说过及其淫秽而屈辱的语言,恍乎当中她真的有点觉得自己是属于这个人的。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来,再说一遍刚才的话……”他在她耳边轻声调戏着她,用言语一点点挑起她的淫乱意识,打击着她的自尊。一边在爱抚阴唇的手指上稍稍用了点力量。
  “哦……”女郎好像喘不过气来似的抬起了头用力摇着表示不会再说那样的话。他也不生气,搂住她的脖颈,使她的头无法动弹,张嘴用力吻住了她的红唇。女郎无法躲避,只好接受。
  由于浑身的各处传来难耐的感觉,头部又无法动弹予以排解,无法释放的性欲使女郎的腿和身体像一支肉虫般淫靡地蠕动起来。他暗暗为自己的挑逗技巧而得意,她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旧无意识地蠕动着自己美艳迷人的肉体……
  ………………………………………………………………………………………………
  他把郎月挟持到自己住的客栈里,他当然有办法让早就睡着的店小二一点也不知道他的房里多了个人。他把郎月抱进屋,向床上一扔,郎月就四肢摊开毫无直觉地躺在那里,脸上非常平静,似乎一点也不为即将到来的失身的厄运而恐惧。黑色的长发散在床上。一身黑色的劲装使她凸凹有致的身材表露无疑。他伸手在她的两腿之间抚摸了一下,感到阴阜很高,股间那柔软的凹陷使他觉得很神秘,有要去探索的冲动。
  他想了一下这次用甚么方法来强奸她。他喜欢每次都用不同的方式来完成自己强暴的性爱。这种感觉好像自己想出了一种新的武功招式一样,能使他充满成就感。老是墨守陈规又有甚么意思?
  他开始行动了。
  脱去她的鞋袜,然后剥去她所有的下裳,使她的下体在烛光下毫无遮掩地暴露。她的皮肤确实很好,雪白而细腻。小腿很长,脚踝很细,大腿到小腿的过渡非常婷匀。这使他非常满意。他伸手扯了扯她乱蓬蓬的的阴毛,又仔细观察她的阴户,那里的狭缝紧密而平整地闭合着,使他既爱怜又想去粗暴地破坏。他想像着被自己弄完以后那里的样子。
  黑色的上衣,猩红的锦被,白皙的下体,任人摆布的骄傲的女郎,这一切在摇曳的烛光照耀下,形成了一幅淫艳的图画。而床外居然下起了沥沥的细雨……这夜晚真是强奸一个美女的绝妙时机。他这样想着。
  他并不去剥她的上衣,而是让上衣完整地留在她的身上。然后盘膝坐在床上,将毫无知觉的郎月拉过来,让她面朝下趴在自己的双膝之上,这样她丰满圆润的屁股正好冲着他的脸庞。他解开了她的穴道。
  “唔……”郎月呻吟一声,苏醒过来。
  ………………………………………………………………………………………………
  龙文觉得女郎的大腿和身体在自己身上蠕动着,光滑的肌肤和自己的肌肤不断摩擦,乱草一般的阴毛和自己的大腿和肉棒偶尔摩擦,特别是她的阴唇在他的抚弄下已经开始润滑了,他也有些兴奋起来。
  突然,他伸长了手指,用力地按压起她的阴核。
  “啊啊,不要!!……”女郎被突入其来的刺激吓了一跳,身体却立刻兴奋起来,不断在他的身上扭动着。
  “你可真是敏感呀,真是天生淫妇的身体,一百个女人中也没有一个的。”他手上不停,嘴上继续污辱着她。
  “不是……停……啊!……”女郎想要反,可是身体下部传来的刺激使她无法组织言语。她拼命扭动着身躯,好像这样才可以好受一些。盖在身上的锦被被她弄的滑落下去。
  “没错,你看看你的反应,羞不羞呀?来,说一遍,我是一个天生淫妇,乖…
  …”他在她耳边说道。好像一个父亲在哄自己的女儿。一边又用力按压了几下阴核。
  “啊……啊啊……”女郎羞不可耐,却又疯狂地扭动着身躯,她并不知道自己为甚么会这样,只是本能地知道这样才会好受些。
  他却将她双臂反到背后,用一支手捏住她的两腕,再将她不断扭动的身躯再次箍在自己胸前。
  又用自己的脚钩住了她的两支脚。
  女郎登时紧贴在他身上无法动弹,可是他另一支手却更加放肆地玩弄着她的阴核。难耐的感觉使女郎用力挣扎想要活动身体。可是他的力量使她根本就没有可能活动。
  “哦……不要……求求你放开……啊……”女郎四肢无法动弹,似乎更加强化了阴部传来的感觉,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龙文觉得自己的手指已经全被女郎分泌的淫水沾湿了。
  “你看你湿成甚么样了?承认自己是淫妇了吧?承认了我就放开你的手脚……
  ”他继续攻坚,又开始舔她的耳垂儿。
  “啊……我……我……”她神志有些迷乱了。
  “说,我是一个天生淫妇!”他忽然厉声命令道。
  “啊,我、我是一个天生淫妇……”女郎羞得呜咽着,却终于把话说了出来。
  “我听不到,大声说!”
  “我是天生淫妇……”
  “再大声……”
  “啊……我是天生淫妇!!”女郎疯狂的叫喊在静夜当中回荡着,她似乎忘了自己被强奸的事实,忘了自己刚刚失去的处女之身……
  他翻过身来,将她压在身下,毫不费力地将肉棒插进了女郎的密穴。
  
  玫瑰刀第一部百风城的二小姐(三)
  他低头看着她,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他也并不在意。他等着她来看他。
  郎月慢慢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床红色的锦被。(这是甚么地方?)
  她一手撑在床上,斜着身体向四周看。
  “啊!”她惊叫了一声,她看到龙文正笑吟吟地看着她,而自己正趴在他的膝盖上面。她还看到自己白皙的大腿,而且自己好像……没穿裤子!
  这人是个……淫贼!
  她的头脑中闪过了这个念头,又惊又怕,双手一撑,就想起身。
  可是起到一半,腰部被一股大力向下一压,她“啊”的一声,重新趴倒在床上。
  郎月是个不肯轻易服输的女孩,所以她的武功就要比她的姐姐高得多。她更加用力地反抗,可是压在她后腰上的那支手像一支钉子一样将她牢牢钉在那里,她想起小时候曾用一支钉子将一支蝴蝶钉在地上看它挣扎,觉得自己现在就像那支蝴蝶。
  她手脚并用,再次扭动着挣扎。她觉得已经用上了全身的力量。可她只回头看了一眼,心就向下沉去。
  他只是用一支手压着她,面带微笑,盯着她的下身看着。他欣赏着郎月挣扎中臀部形状的各种变化。而她丰满的屁股像是很笨拙地始终在他面前摇来摇去。
  (啊,他在看我的屁股……)
  羞耻使她突然用力,全身绷紧,发了疯似地挣扎起来。
  他没有防备,压着她的手似乎松动了一下。(好!……)
  “别动!”他语气不快地说道。
  郎月有些害怕,可又哪里肯听他的,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
  “啪!”屁股上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她疼得叫了起来。
  (啊,他打我屁股……)
  屁股上传来的剧痛和羞耻使她无法继续思考。她重新被按倒在他膝盖上。
  他一手按住她的腰肢,一手不断用力打着她白嫩的屁股。根据他的经验,为征服一个处女,屁股上的一顿饱打是非常有效的。
  郎月赤裸的屁股上布满了红色的掌痕。她疼得哭了起来。
  ………………………………………………………………………………………………
  他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快速地在女郎的秘穴中抽送着他的肉棒。
  “啊……”女郎双足冲天,身体被折成V字。她叫着,美丽的头颅不断地摇动,长发在床上飞散开来,双手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可怜的乳房在他的抽送下不断颤动。
  他抓住女郎的一支手放在她自己的乳房上。他的手压在她的手上,用力揉搓着的乳房。
  “啊……”自己的手带来的快感使她大声呻吟起来。
  他松开了手,一边抽送,一边看她揉弄自己的乳房。她的手继续揉了几下,忽然有所清醒,便慢慢松开自己的乳房,手放到一边。
  “啪!”他用力打了她屁股一下,然后粗鲁地抓起她的手,重新放到她的乳房上。
  “揉!”他厉声命令。
  女郎害怕屁股受罚,乖乖地揉弄起自己的乳房,再也不敢把手放下来。
  “这样才乖嘛。”他亲了她一下。“还要再用力些”。
  女郎彷佛受了他的鼓励,立刻卖力地爱抚自己的乳房。
  似乎是对她听话的奖赏,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她毫无抗拒地张开嘴,任凭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探索。
  他吸住了她的舌头。两人贪婪地互相吸吮着。
  这女郎就要彻底臣服了,他想。
  ………………………………………………………………………………………………
  拍打屁股的力量在郎月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渐渐减轻,渐渐变成了在屁股上的抚摸和阴部的搔弄。她的啜泣渐渐变成了低声的呻吟。
  从下身传来的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使她浑身轻轻颤抖着。十九岁的处女,在百风城中像一个公主一样,从来没人敢欺负过她。父亲的管教又严,平常跟那些臭男人连话都很少说,所以这样彻底的欺凌,对她来说是一种绝大的刺激。
  郎月像一支青蛙一样趴着,绷紧的身躯早已瘫软,任他摆布。
  他抓住她的大腿向两边一扳,大腿立刻松软地分开。
  两支手按在紧闭的大阴唇两侧,向外一压,肉瓣无力地分开,露出了小阴唇和里面粉红色的粘膜。可怜的阴核瑟缩地颤抖着。
  “哇,郎二小姐的阴户还真是漂亮呀。”他调侃着。低头轻轻舔了一下阴核。
  “啊……”郎月因为过度的羞耻叫了起来,却因为阴核受到刺激身体猛地颤动了一下。
  他的脸伏在她因拍打而通红的屁股上,耐心地舔着她的阴核。那里太乾燥,还不适合插入。
  郎月的呼吸急促起来。呻吟的声音渐渐变大。
  他感到她的秘处开始慢慢蠕动着分泌液体了,差不多了,于是……
  郎月正沉浸在淫猥的感觉当中,突然身体被抱了起来,从趴在他的膝盖上变成趴在床上。
  等她想起反抗时,他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用力抓住她的腰肢。抬起屁股,使她四肢着地地趴在床上。他扶着阴茎对正位置。
  “不要!”她惊惶失措,用力向前爬着躲避。
  可是屁股却被他用力抓着向后一顿……
  “噗哧!”立刻连根没入。
  “呀……!”被撕裂的疼痛使郎月惨叫一声,浑身的肌肉遽颤。
  他毫不怜香惜玉,立刻开始凶猛的抽插。
  郎月惨叫几声之后,两手一软,头无力地趴在床上,疼得昏了过去,白皙浑圆的屁股却依然高高地翘着,接受他无情的蹂躏。
  一股鲜血从大腿根部流出,沿着白皙的大腿形成几股血流,慢慢流到床上。他从枕下翻出一方雪白的罗帕,替她擦去血迹。然后把沾满处女鲜血的手帕放好。
  郎月昏昏沉沉,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迷。她放弃了所有的反抗,只希望快点结束。
  放弃反抗就是快感来临的前兆。龙文一边放肆地抽插着屈服的郎月,一边得意地想着。
  果然,渐渐地她觉得不那么难受了,反而有一种奇怪而舒服的感觉从被侵犯的地方一波一波地传了过来,冲击着她昏昏沉沉的大脑。而且越来越强烈。她浑身燥热,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配合他的动作。嘴里也开始发出呻吟的声音。
  他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肉棒退到洞口,只浅浅地进入。
  “舒服吗?”
  “……嗯……”她仍存一丝矜持。他突然用力插入!
  “啊……”郎月毫无准备,快感使她大叫一声。
  “舒服吗?”他一边问,一边又开始用力抽插。强烈的快感夺走她最后的理智。
  “啊,啊,……舒服……”她跪在那里喊叫着,屁股用力向后挺动,本能地追求更强烈的快感。
  他鼓励似地用力干她。
  深夜的房中,抽插的声音、肉体撞击的声音、郎月呻吟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淫邪的音乐。
  ……
  最后,她终于两眼翻白、浑身颤抖地夹紧了他的阴茎,让他的精液注入了自己的身体。
  他把郎月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说“你是我的……”
  郎月瘫软地躺在他的臂弯中,昏沉中觉得非常舒适、安宁。她喃喃说道:“我是你的……我是你的……你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沉沉睡去。
  
  玫瑰刀第一部百风城的二小姐(四)
  他现在正对百风城城主的女儿郎月进行着第二次蹂躏。他要使每一个他强暴过的女人都对他死心塌地。而郎月又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孩,身材高挑,面目俊美,肌肤白腻。
  要把她带走。他一边抽送着肉棒,一边抚摸着架在自己肩上的两条长腿,一边这样想着。
  郎月现在又进入了迷乱的状态。双手握着自己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身体随着他的抽送不断地起伏。嘴里的呻吟声音也不受控制地越来越大。她在享受快感了。
  龙文抽出了自己的阴茎。
  “嗯?……”郎月突然觉得一阵空虚,她不解地睁开了眼睛。却正看到他正笑嘻嘻地看着她。郎月登时满脸绯红,别过头去。
  “不要看嘛……”她的语气中有了撒娇的成份。
  这倒是所有漂亮女孩的本能。龙文苦笑了一下。
  “不看怎么知道你美呢?”
  “以后听不听话?”他的阴茎又缓缓送了进去。
  “嗯……”郎月叹息般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双眼合了起来。
  “听话,我当然听话,我是你的乖女人……”她喃喃地说道。
  “不,是乖乖的奴隶!”龙文纠正她的话,一边将肉棒缓缓抽出。
  变本加厉……她的头脑中闪出了这个成语,却立即被阴户的快感冲散。
  “快说呀……”
  (反正已经这样,说了也没甚么)
  “我是你乖乖的奴隶……我是你乖乖的奴隶……我是奴隶……”郎月又一次屈服地说出了他想要听的言语。他却感到她的下体变得更加潮湿了。
  他面对面地抱起郎月,双手搂住她的屁股,使她的两腿分在他身体两侧。慢慢地抽送着。
  她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在这样的感觉里沉沦了。
  ……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郎月才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看到他正在那里想着甚么。木桌上放着一堆吃食。
  和他的目光对视一下,她立刻想起昨晚发生的事,绯红了脸庞。
  “起来啦,乖奴隶”他笑着说。
  (这男人还蛮英俊的)
  “你,你是谁?”她躺在那里娇庸地问。
  他从挂在墙上的锦囊里拿出了一朵红玫瑰,走到床边,轻轻别在她的头上。
  “原来你是……怪不得……”她的脸更红了。
  他看得心动,忍不住坐在床边,掀开锦被,搂住她赤裸的娇躯。
  “饿了吧,来,吃点东西。”他拿了一块点心送到她的嘴边。
  她这才感到自己确实已经饥肠辘辘。昨晚体力消耗实在太大了。
  “张嘴呀……乖”
  她犹豫了一下,终于红着脸张开了嘴,咬了一口他拿着的点心。
  “对,以后就要这样乖乖的哟”。他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用手里的点心慢慢喂她,另一支手在她赤裸的大腿和屁股上轻轻地抚摸着。
  郎月终于吃完了。她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哇,没想到你还挺能吃的。”龙文调侃道。
  “谁叫你昨天把人家……”话没说完,又绯红了脸。
  妈的,一场强奸就变成了羞人答答的弱女子。他的心里突然涌出了这样一句粗俗的话。他当然不会把它说出来。
  “是吗?以后时间还长着呢。”他又上了床,将她搂住,手直接放到她的阴户上搔动起来。
  “不要……”郎月无力地拒绝。
  “不要我?好呀。那你自己来。”他拉着她的手,放到她的两腿之间。
  “啊,这是干甚么?”郎月不明所以,有些慌乱。
  “手淫呀,以后我不在,你就可以这样。”
  “我不要呀,这样不好……”她想抽回自己的手。
  他不理她,只是用力将她的手压在她的阴户上,然后按压起来。
  “呀……别,不要……啊!”郎月细细地叫了起来。经过了休息,她的身体对于爱抚更加敏感了。
  “不许放开。不然小心屁股”他威胁地在她赤裸的臀部拍了两下。
  他松开了自己的手,她果然听话地继续活动着自己的手。没有移开。
  昨晚屁股挨的一顿饱打,真的令她心有馀悸。
  手淫带来的感觉使她渐渐开始喘息。
  “哪里舒服就向哪里摸……”他欣赏着她的样子,一边出语暗示着她。
  她找到了自己的阴核,战战兢兢地在那里压了一下。
  “哦……”触电般的刺激使丰满的屁股猛地向上挺了一下。
  “对喽,就是那里,继续呀。”
  他的暗示使她更加卖力地揉搓着自己的阴核。呻吟声大了起来。白软的肉体在床上不停地扭动起伏。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节奏颤动着,乳头翘了起来。
  “湿了没有?”他在她耳边哈着热气问道。一边把她的另一支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啊,啊,湿了,真的湿了……”她红着脸回答。
  “插进去!”
  她立刻将自己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肉洞。另一支手用力地揉搓自己的乳房。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她乱喊着。
  “会了吗?”
  “啊……会了,我会了,我会手淫……呃……”郎月白腻的肉体突然紧张起来,用力向上挺着胯部,手指用力向肉洞里挖着。这样停了一会儿,身体突然一阵颤抖。
  “啊,啊……啊……”她像垂死的人一样叫喊着,身体一下一下地抽动着。然后一下瘫软下来。
  这女人就快离不开性了,他这样想着,为她盖好被子。
  改变一个女人,把她变成性欲的奴隶,这个过程让他无比愉快。
  他拿出了他的刀谱研读起来。
  而被掳来的百风城二小姐郎月,依旧赤裸着她的身体,躺在他的床上,在高潮的馀韵中沉沉睡去。
  武林当中的风雨,从来就是在平静中酝酿。这种安适的感觉,使龙文突然感到有些不安。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有甚么事要发生了。
  他的感觉没错。天下第一女捕头“玉女追□”冷雪,带着她手下的“星星”小组,已经盯上了他。
  (第一部完)
  
  玫瑰刀第二部魔头神捕的较量(一)
  秋风瑟瑟,落叶堆积,西阳残照,一幅凉景像。
  无论哪里的深秋都是做诗的好季节,无论哪里的深秋都是杀人的好季节。
  特别是这个秋天。在这个乱成一团的江湖当中:少林、武当、崆峒、昆仑四大门派为争夺皇帝颁发的武林至尊的金牌,纷纷发动自己在京城中的势力,探消息造舆论,为在武林大会那一天争夺先机。各门派的高手们多闭关修炼,以免到时功力不济。
  东瀛武士灭绝刀伊川藤挑战各门派,不留馀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已经杀了中原三十二名武功高手。扬言在踏平小门派之后,要向四大门派的掌门挑战。此人武功怪异,行踪飘忽,各门派均心下忐忑。
  黑道人士活动猖獗,上个月居然连太师的生辰纲也被抢了。负责押运的武官「鬼剑」邓敌不知所终,有传言说是监守自盗。
  三大色魔横行无忌,只要听说他们在哪一带活动,许多人家的年轻女子夜晚在家里都会害怕。端的是人心惶惶。
  ……
  这些情况,在一个人的头脑中搅成一团,此人正骑马在官道上飞奔。
  她是一个女人。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
  一个穿大红劲装,披黑色斗篷,发髻高挽的女人。
  一个很美的女人。
  一个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英气的女人。
  一个非常要男人命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全天下可能只有一个,她当然就是冷雪。
  令黑道中人闻风丧胆的「玉女追魂」冷雪的那个冷雪。
  丞相吴凉手下三大高手「天」、「太阳」、「月亮」中的「月亮」。
  就算眼底有一抹难以化解的淡淡的忧郁,这忧郁却使她更像秋风中的霞光,散发着一种令人心疼的美感。
  她还背着一把非常考究的长剑,「销魂剑」。
  她的背后,跟着着黑衣的四名少女,也各自佩剑,忠心耿耿地跟随着主人。她相信她们,就像相信她自己的剑一样。
  这五个人,就是令黑道人闻风丧胆的女捕头「玉女追魂」冷雪和她的「星星」
  小组。
  此时她黛眉微锁,在飞奔途中似乎还想着甚么。她想的并不是天下大势。
  因为她是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职业捕快,对于江湖形势虽然关心,却只是从职业的角度了解有关的消息。如此而已。
  此时在她心中徘徊的,是她这次准备处理的案子。
  百风城城主的二女儿郎月被掳,至今去向不明,生死不明。做案者留下一朵红玫瑰。
  三天以后,大女儿郎水儿也被掳,十五天后,在五百里之外省城最大的妓院近春院里被人发现,已经变成了一个神志不清的荡妇。
  百风城当然算不了甚么大门派。这样的案子就算很难破,也绝对惊动不了当朝丞相手下的「月亮」,「太阳」,「天」。可是城主郎百风却和太师有着密切的交往。他通过太师,太师通过皇帝给丞相施压,使他被迫派出了手下三张王牌之一的「月亮」。丞相跟太师约好,一个月期限,不管是否破案,「月亮」都必须撤回,她有更重要的任务。
  太师同意了。他想,冷雪一个月都破不了的案,也太少见了。再说,郎百风这小子为了这么点破事让我惊动皇帝,给他一个月已经够可以了。最好破不了案。这小子坏事做得太多,也该遭点报应了。
  他就没有想想自己坏事做的也不少,而且更毒、更狠、更绝、更大。
  冷雪想着她手上的线索。
  红玫瑰,是三大色魔之一的「玫瑰刀」的作案标志。据说他的单刀十分了得。
  此人对女色有特殊的癖好。记录在案的共有十五人遭其毒手,均是武林世家的妙龄少女,而且均不知所终。唯一一次失手是在洛阳强奸威远镖局总瓢把子的女儿时,遭到围攻,他居然抱着赤条条的女孩出来迎敌。那女孩成了他第一次进攻的武器。
  然后他才拔出了他的刀。
  碰巧她的师兄「太阳」那一次也在场。却依然让他逃脱。据他说,他们过了一招,胸口的衣襟被划破,而他的掌风也击中了他的后心,可惜让他借掌风逃遁,不过这一掌也至少可让他休养半个月。
  想到「太阳」,她的心中流过一丝暖意。这位刚烈威猛的汉子最近已经开始露骨而笨拙地追求她。她有些招架不住了,可是,那心中永远抹不去的阴影,那种伤痛,他能拂平吗?
  ……
  她振作精神,思绪重新回到案件上。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大多数人只见过他的玫瑰,至于他的刀,几乎没人能亲眼看到。
  可是根据她的资料,「玫瑰刀」以往从不在一个地方作案两次。这使官府想要抓他都很难。因为各省有各省的衙门。这年头,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还会去惹这做事邪异的魔头。
  滑头小子。
  应该如何入手呢。
  先见见事主再说。
  她尚无头绪,啪啪击打胯下神驹,带着仆从,箭一般向那小城飞奔而去。
  ×××
  百风城其实是座落在县城边上的一座靠山的大宅院。主人郎百风凭一手天罡掌白手起家挣下了这份家业。并立派收徒,偶尔也替人保镖,做的是规规矩矩的生意。
  现在冷雪就坐在郎百风的对面。她的面前,摆着两朵玫瑰。
  郎百风神色呆滞,看来女儿遭受的劫难也使他遭受了重大打击。
  但他谦恭地招待冷雪。似乎没有因为冷雪的妙龄和美艳而对她的能力有丝毫怀疑。因为太师已经再三叮嘱,此人虽系女子,但文武双全,智勇兼备,此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请出。万万不可慢待。
  他等着冷雪的判断。
  「有人和他交过手吗?」
  「有,舍弟郎百川」
  「人在哪里?」
  「伤未痊愈,在房间休息。」
  「我要见他。」
  「这……请随我来。」
  郎百风神色呆滞地带着冷雪向后院走去。冷雪向手下示意让她们在此等候。
  他们来到一间大屋门口,郎百风打开房门,请冷雪入内。
  看到的情景使她面红耳赤,大吃一惊!
  她看到两个赤条条的人。
  一个五十多岁的瘦老头,赤裸着乾瘪的身体,正抱着一个少女圆润的屁股,将肉棒插在她的秘穴里,拚命抽送。
  那少女跪在床上,已经被奸淫的眼光迷离,对于他们进来,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对!」冷雪本能地反应到。这时,她突然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异香。这异香使她的最黑暗的回忆像被闪电照亮一样清晰。
  「邪道!」她如中雷击,疯了一样想起这个名字。
  ×××
  六年之前,她刚刚十八岁,武功刚有小成,人又长得漂亮,真有点意气风发加上点不知天高地厚。
  她背着师傅空性师太下山,准备在江湖上闯荡一下,试试自己的武功。
  她听说有个人称「风流邪道」的家伙在一个叫「世外」的小镇里已经奸淫了三个女孩,就决定自己出手替天行道。
  她知道那个小镇上有四个大家族,人称「蒋宋孔陈」,前三家均已被他一天一家地光顾过。
  于是她秘密地进入陈家,说服陈家实施一个计划。
  她躲在陈丽儿的房里,准备等他来的时候,一击成功。
  陈家的人见识了这女孩武功了得,便也听从她的计划。又请了镇上着名的几个武师,埋伏在周围以备不测。时间匆促,也只能如此了。
  全家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丽儿也躲了起来。
  大家静静地等着。
  正当冷雪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忽觉一股妖异之气,这气息使她不舒服。虽然没有看到人,但她凭直觉感到:他来了。
  ……奇怪,怎么没有动静?
  「出来吧,小妞!我们比划比划。」一个如金属破裂般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十分刺耳。
  怎么回事?……出去就出去。谁怕谁呀。
  人还没到大厅,就闻到一股异香。
  到大厅门口一看,大厅的景像让她目瞪口呆。
  摇曳的灯烛下,一个肥头大耳的脏老道坐在太师椅上,赤裸着身体露出一身难看的肥肉。
  他的面前,跪着一个白的耀眼的裸体,不是丽儿却又是谁?
  丽儿像一只小狗一样乖顺地跪趴在地上,眼神迷乱,红红的小嘴正含着那家伙的肉棒拚命舔着,雪白的屁股正冲着大门,像小狗向主人献媚般地摇晃着。
  烛光虽然昏暗,冷雪还是看见她雪白的大腿根部有着斑斑的血迹。
  如水一般纯、文静的丽儿被他奸淫了!这个狡猾的淫魔!冷雪心中因为失败的计划而燃起愤怒的战意。
  邪道顾朋看见身着夜行劲装的冷雪,她表情冷艳,英姿勃勃,紧身劲装显出了少女健美窈窕的身段。他好像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来呀,小妞,老道今天替你开苞。先来尝尝吧?」
  他下流地说着,从丽儿口中抽出沾满口水的肉棒,一脚踢开丽儿。
  丽儿哀叫一声,无力地趴在地上喘息着。
  邪道拿着丑陋而巨大的肉棒,向门外的冷雪炫耀似地挥舞着。
  
  玫瑰刀第二部魔头神捕的较量(二)
  冷雪抽出了她的剑。剑长三尺。
  一张俏脸映满寒光。
  她准备迎敌。
  空性师太的「绝情剑」并不是闹着玩的。
  冷雪虽然年轻,她的剑术却绝不是闹着玩的。
  顾朋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来了一个容貌俏丽的美艳少女,而且他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处女。一个拿着剑的处女。
  刚刚玩过的那个小妮子也是处女。
  「刚刚那个是软乎乎的,这个可是脆生生的……」
  他的口水都快流了下来。出招!
  他肥胖的身体从坐椅上腾空而起,像一个巨大的肉球一样向冷雪飞过去。
  左手「灵鹫掌法」击出「搏兔」!
  这恃强凌弱的一招,携着他五分的内力和色迷迷的掌风,向冷雪肩头击去!
  冷雪出剑!
  绝情的剑法溢出的剑光却如人一样美艳!
  剑走轻灵,一剑三招,攻上中下三路。
  她的剑招并不出乎他的意料。
  出乎他的意料的是她的速度。比他预想的要快得多。空性师太最得意的弟子,所学果非泛泛。
  如果他继续以肉球状向前飞行,恐怕当场就要开肠破肚。
  「不好!」
  顾朋居然能在飞行中间,硬生生坠了下来。
  冷雪剑法灵动,剑光如蛇,继续进攻!
  「绝情剑法」的要旨就是一旦占先,绝不留情。像一个恩断义绝的情人一样,要把对手彻底逼上绝路。
  「好!」顾朋在招架之馀,心中暗暗喝彩。这小妞倒是学武的好材料。可惜,还不到火候!
  他已经看出了她至少十几处破绽。
  他开始反击了。
  他赤裸而肥胖的身体突然变得特别灵活,手臂的每一个关节似乎都能任意地转动。
  他在冷雪缭绕的剑光中穿来穿去。
  他并不进攻,只是欣赏着冷雪各种舞剑的体态,在他谙熟妇人的眼中,冷雪早已是一丝不挂了。
  冷雪久攻不下,心浮气躁。额上开始冒汗。
  突然,她看到他的掌穿过剑光,向肩头袭来,她急忙侧身闪避。
  可是他的另一掌迅捷无伦地印上了她的胸口,魔爪一伸,她的乳房便落入邪道手中!
  「啊!」冷雪尖叫一声,急忙回剑急削,要斩断他这条手臂。
  「哧啦……嘿嘿……」邪道淫笑一声,缩回的手中拿着黑色的布片。
  冷雪的左乳登时从被撕破的夜行衣中暴露出来,雪白的乳房上有几条红色的指痕。
  「啊!」
  冷雪羞愤交加,拚命进攻,剑招开始散乱。
  「嘿嘿……」邪道淫笑着又开始进攻。
  肥胖的身体不知怎么一转,就转到了冷雪背后。她来不及转身,只觉右臂被他从背后擒住,手臂一麻,「当」一声,长剑落地。
  然后身体腾空而起。
  原来是被人从后面搂住腰肢拎了起来。搂腰的手扣住穴道,使她顿时手足麻软,不能动弹。
  邪道身形一动,已经坐回刚才坐的椅子,冷雪被迫坐在他肥肥的腿上,只觉得手脚发麻,已不知如何是好。
  一只魔手伸到她两腿之间,抓住布片用力一扯!
  「哧啦……啊……不要……」随着冷雪的尖叫,裆部的布片被撕破,少女的下阴暴露出来。
  「嘿嘿,毛还挺多……替天行道?还是先行行妇道吧!」他把她的身体转过来,使她面对自己,两腿却被身体隔在两侧。
  冷雪觉得两腿之间的嫩肉上有硬硬的东西碰来碰去,急得几乎昏倒,却不能动弹,只能任人摆布。
  「嘿!丽儿,快看你这位侠女姐姐如何被开苞!」邪道居然没有忘了地上倒着的丽儿。
  丽儿赤裸地倒在地上,睁着一双美丽的眼睛,无神的望着冷雪。
  「啊……」冷雪惨叫一声,羞愤欲死。她用力挣扎,偏生一点力气也使不出。
  突然,她觉得扣住穴道的手松开了,身体有了活动的力气,她急忙想绷紧肌肉挣扎,可是屁股却被他用力一推……
  冷雪只觉下身彷佛被撕裂一样传来剧痛。
  「啊……」惨叫一声,她眼前一黑,疼得昏了过去。
  邪道没有经过任何前戏就把巨大的肉棒插进了她乾燥的肉穴里。
  他满意地淫笑着,将肉棒抽出一点,然后低头看着从冷雪的阴毛中露出的阴茎末端。
  上面沾满了处女的落红。
  风声在屋外呜咽。
  屋内烛光昏暗地闪动。
  身上依旧穿着夜行衣的冷雪,跨坐在肥胖的淫道身上,毫无知觉。身体随着他的抽送起伏着,暴露出的乳房在空气中瑟缩地颤抖着。
  她的长剑掉在地上,无可奈何地闪着冷冷的光。
  


[ 此貼被茎候佳阴A在2019-09-06 11:46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9-09-03 18:29 | 回樓主
小蘑菇,女上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2309
威望: 202 點
金錢: 151307 USD
貢獻: 12202 點
註冊: 2016-03-21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9-03 18:57 | 回1樓
遇到你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2942
威望: 300 點
金錢: 151981 USD
貢獻: 12500 點
註冊: 2016-07-08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9-03 18:5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