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奇幻系列]  妖        作者︰xeron2002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奇幻系列]  妖        作者︰xeron2002
animale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612
威望: 246 點
金錢: 2016 USD
貢獻: 5330 點
註冊: 2012-11-23


[奇幻系列]  妖        作者︰xeron2002



正文



傳說,在這個森林裏,有許多以吸食男性精氣的妖精,她們在夜間出沒,專對男子下手。她們會用盡各種方法令男人上釣,而被她們吸了精氣的男性,肉體會化成樹木,靈魂會從此消失。

「這不過只是傳說而已,又不是真的。」一名青年聽罷,搖頭表示不信。
「小伙子,你不相信嗎?」一名老人家阻止他行進陰森的森林。

但青年根本沒有理會老人家的勸阻,堅持要進入森林,想一探究竟。

「唉,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呀。」老人家看著青年逐漸遠去的背影,搖頭嘆息,便離開了現場。

背著一個大背囊,很明顯青年是有備而來,背包中應該有著足夠這幾天的食物。青年一邊走著,一邊四處張望。廣大的森林,四下無人,就只有青年自己一個,風吹過刮起了樹葉,發出的「沙沙」的聲響,顯得特別蒼涼。

「嘖,騙小孩子的傳說,我才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妖精。」青年一邊走,一邊輕佻地說。

森林似乎是渺無邊際,廣大得好像走不完似的,也無法分清東南西北。青年不辨方向,只管不停步,繼續前行。

-----

太陽快要下山,青年已經走了不知多少路,要是在光度不足的情況下趕路的話,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所以便就地紮營,休息一夜再行上路,雖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也不知道他的目的地是哪裏。

夜幕低垂,帳篷已搭好,營火亦已經燒起來,火光熊熊,烤著青年自己帶來的番薯和玉米。

「這個森林,好像靜了一點。」青年疑惑著。

的確,沒有半點狼叫,這應該是安全的,但就連蟲子的叫聲都沒有,那就有點奇怪了。至少青年覺得,沒有半點聲音的晚上,平靜得令人恐懼。

吃過晚餐後,恐懼心大於好奇心,青年便草草的收拾一下,走進帳篷,拉上拉鏈,睡覺去了。

帳篷之外,火光漸漸減弱,直至到熄滅為止,森林便回復黑暗。

青年睡在帳篷之中,輾轉反側,甚是不安,因為森林的四周,瀰漫著詭異的氣氛。他後悔當初應該聽上老人家的話,不要單獨進入森林。誰叫自己賭氣,別人勸說不要做的事,他偏偏要做,那就是賭氣的下場了。

青年突然間他坐了起來︰「太靜,實在太安靜了。」

突如其來的壓迫感,青年無法鎮靜下來,他坐在帳篷之中,很想馬上就離開這兒,但他又不敢探頭出帳篷,因為深怕帳篷之外,是Jason、Michael或Freddy在等著他,上邊的隨便一個人,都可以將他碎屍萬段。

這一刻,他聽不到任何聲音,因為太靜了,不要說是動物的叫聲,就連蟲子的叫聲,他都聽不到。

「管他了,先睡再說。」青年壓下了恐懼,一下子便躺下,蓋上被子,合起眼睛…

-----

良久。

「啊…很舒服…是什麼?」在睡夢中的青年,感覺到下半身傳來了一陣舒服的感覺,濕潤溫暖,便想睜開眼睛來看看。

但不知何故,青年無法睜開雙眼,迷糊之中,似乎感覺到那陣舒服感,是來自於他的陽具,但他又不知是什麼東西,為他帶來到溫暖舒適的感覺。

「啊…啊…忍不住了…要射了…」在溫暖之中,青年將乳白色的精液,射了出來。

青年感覺到,那份溫暖的感覺並沒有離開過他的陽具,他完全無法自拔於這份感覺之中,因為實在太舒服了,他希望這份感覺,可以繼續存在。

突然間,青年可以睜開眼睛,發現四周漆黑一片,才知道自己仍然身處在帳篷之中,下半身的褲子完好無缺。

「原來是發夢,還讓我以為有美女在為我口交呢,嘻…」青年摸著自己的陽具,才發現自己的褲襠已經濕了,大吃一驚︰「莫非是夢遺?」

青年疑惑著,因為他分不清剛才的感覺,到底是在夢內,抑或夢外?

想了一想後,青年便躺了下來,繼續睡覺,也不探究什麼,反正當下就只有他一個,夢遺就夢遺吧,生理反應,他是無法控制的。但當他一閉上眼,那種溫暖的感覺,便再次由陽具傳到腦中,很舒服,令人難忘,就像有人用靈活的舌頭,不停地在龜頭上打轉,酥麻、酸軟,從陽具的頂端到末端,再傳遍全身,這刻,他又睜開眼睛,溫暖的快感,頃刻消失。

「又是這樣?」青年再摸一摸褲襠,除了勃起了的陽具外,就只有濕透了的褲子,再無其他。

青年害怕地躺下來,卻不敢合上眼睛…因為怕只要一合上雙眼,那種感覺便會出現…不知過了多久,睡意的侵襲,青年終於敵不住,睡著了,只是,酥麻的感覺,持續襲擊著他,害他整夜射了一發又一發。

-----

太陽終於都升起來。

青年在惶惶恐恐的氣氛下睡了一晚,相信沒睡得很好,只見他面容蒼白,有點無力,雙腿發軟,褲襠濕透了,他算不清楚他到底射了多少發,只知道,他總算熬過了一夜。

青年搖了搖頭,清醒自己一下,打開了帳篷,一道曙光射進帳篷。在此之前,青年未曾覺得曙光的美麗和重要,這刻他才第一次感覺到,曙光是多麼的可貴。

「我到底要怎樣才能堅持下去呀?」青年低頭的數了數指頭,輕嘆一聲,便走出帳篷。

這裏附近沒有河流,也沒有湖泊,沒法子,青年只好收拾東西離開這兒,繼續上路,但左看右看,環境好像沒有不同,樹木包圍著自己,根本就分不清前路到底是通往何處。青年越想便越心寒…

「走了那麼久,怎麼還未走出這個森林?」青年看著四周,指南針已經失去了作用,手機也無法接收任何訊號,地圖更派不出用場。

從樹上的青苔,理應可以分辨南北,但是…

「搞什麼鬼?全部都是青苔!」青年摸了摸樹木,青苔竟然將整棵樹都圍繞住,根本無法從青苔的位置來辨認方位︰「怎麼辦呢?」

青年一邊拍手、將手上的青苔碎拍掉,一邊繼續往前走,他卻不知道,他背後的樹木,原本覆蓋著樹木表面的青苔掉了地上,露出的面目,竟是一張與樹融為一體的人臉,只見那張臉,臉容扭曲、似在痛苦地咆哮,僵硬地鑲在樹的表面,一動不動。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很快,太陽又快下山了…走了半天,青年依然走不出這座森林。

-----

入夜了,青年只好搭好帳幕,待早上才行動。

這一晚,他決定留在帳幕內不睡,昨晚射得太多,害他連步行的力氣都不足,今天早上差點倒下來。

他害怕那股快活的感覺再次攻襲他,他從來未試過,第一次這麼怕睡著,也這麼怕射精。射精的感覺是如斯的美好,但只限身體能夠負荷和精神放鬆的情況下,現在一整夜要他睡不安寧,還要他大量地射,那一種簡直就是痛苦的折磨。

但是,漫漫長夜,四處寂靜無聲,睡意瘋狂地襲來,加上睡眠早已不足,以這個精神狀態下根本無法支撐下去,雙眼眼皮十分重,不時地合上,但只要一合上,他就會感覺到那陣酥麻感,再一次從陽具傳到腦海中,根本無法阻止。

「不,不能睡著…呵欠…」青年不停地對著自己說,洗腦般地說。

既然話沒有效,青年決定試另一招。

「啪!」一巴掌,打到青年的臉上,激烈的痛楚,瞬間將睡意掃走,臉上紅了一塊。

青年醒了大半,再看看手錶,心中意志卻消了一大半,因為現在只不過是晚上十一時而已。

帳幕外的營火逐漸熄滅,時間也一分一秒地過去,每當睡意來襲時,青年都會一巴掌打到臉上,好讓自己保持清醒,終於,青年好不容易,才勉強堅持著,現在凌晨兩時。

臉不能再打了,因為快要變成胖子,而且,青年發現,巴掌的效用也越來越小,再打下去都只怕毫無功效,算了,還是不要虐待自己。

突然間,帳幕外傳來了幾聲嬉戲的聲音,是女孩子們的聲音。

這使青年更感害怕,荒郊野外,怎麼會有女生在這些地方出現?這一刻,莫說是人,就算是野獸的叫聲,都會使青年的精神更加繃緊。就在他想著的時候,忽然聽到…

「咦?怎麼會有一個帳幕在?」

糟了,那群女生發現了自己,他不敢動,就連呼吸都不敢,生怕一呼吸,她們就會靠近…

「算了,我們走吧。」

當青年一聽到這一句,原本緊張的心也稍稍鬆了下來。青年攝手攝腳,靠到帳幕活門前,正打算從縫隙偷瞄一下到底對方是人還是鬼,「嘶…」一聲拉鏈聲音從他面前響起。

「嘿嘿…找到你了!」活門突然被拉開,在青年面前的,是一張異常可怕的臉。

那一刻,青年與那張臉近距離正對著,嚇得叫了一聲,馬上後退,什麼都不帶,直接從帳幕的另一端打開了出口,跑了出去。

不知是何人…不,那張根本稱不上人臉,綠色、乾枯、皺皮,獠牙盡現,頭髮盡白,目露兇光!當他回頭之時,他看到比那張臉更可怕的東西…靠著月亮,根本無法知道是東南西北,但他只知道,他只能夠跑,不顧一切的跑!

青年記起老人家的話,莫非這些傳說都是真的?真的有吸食精氣的妖精?昨晚他不停地射精,也是這些妖精搞的鬼?難道他就要命喪於此?

青年跑著跑著,雙腿竟然開始無力,接著無力地倒在地上,雙眼也緩緩閉上,閉眼前他隱約聽到,背後傳來了的清脆笑聲,份外悅耳動聽…

-----

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青年只感覺到一陣溫暖酥麻的感覺從下半身的陽具傳來,他想張開眼,但全力乏力,力氣都不知到哪裏去。他集中所有力量,只求張開雙眼,可是只能半瞌半醒般,雙眼惺忪,遑論要移動身體,他也無法阻止其他人在他身上搞些什麼出來。

迷糊之中,隱約看到,面前出現了一個身影,似乎是一位女子,但他看不清真面目,他昏昏沉沉、軟弱無力地躺著,只得任由那女子在他下胯「埋頭苦幹」。

不久,他聽到女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只不過一下,他便感覺到他體內有一股暖流,將要怒濤而出,出口處,正是他的陽具!他想起老伯的話,怕那是吸食精氣的女妖,他拼死地忍著。

女子見一口不行,再吸多一口,這一次,青年再也忍不住,精關大開,體內的精液,源源不絕般,狂暴地湧出來,舒服的感覺,令他直衝九霄之外。大量的精液,完全射到去女子的口中,一滴不剩,全吞下去。

持續了差不多一分鐘,終於都把體內的精液盡數射出,青年感覺到身體好像被掏空似的,體力全無,氣弱如絲,好像是要快死一樣…

突然間,身體的力氣完全回來一樣,精力充沛,不知為何,這是青年才有力氣睜開眼,馬上坐了起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房間中,坐在大床上,原本在他胯下的女子,已經離開了他的下半身,站在他面前…

潤澤的秀髮、高挺的鼻子、明亮的眼睛、誘人的朱唇、圓潤的耳珠、迷人的臉龐、香酥的玉臂、纖巧的小手、豐滿的乳房、結實的蠻腰、修長的美腿、高翹的美臀、赤祼的腳踝和幼嫩的肌膚,還有,一對漆黑的翼,長在背部,一條長長的尾巴,從美臀伸出來,還有一對小巧的尖角,從秀髮中長出!

「嘩,你…」
「啊…很久都未吃過那麼美味的精液了!」那女子…不,分明就是女妖,若不是女妖,頭上又怎會有尖角呢?
「妖怪…別過來,別吃我!」青年想抓起身邊的東西,他才發現,除了枕頭外,就什麼都沒有,而且枕頭是沒有殺傷力。他只好抓著枕頭,放在自己胸前以作掩護,他這時才發現,自己全身赤祼,下半身的陽具,堅硬如石,久久都沒有軟下來。
「嘻嘻,好大…」見到青年的陽具,女妖情不自禁,便想伸手去摸,但被青年一手撥開,一撥,便將女妖的怒火激發出來,朝青年大喝一聲,露出了猙獰的面目,嚇得青年往後便退。

女妖接著說︰「你想走?嘿,我勸你別浪費力氣了,倒不如把我剛才替你回復的力氣,用來射精豈不是更好?呵呵…」

原來青年的力氣是女妖替他回復的,難怪會這樣,莫非自己真的無法逃離這個地方?

算了,青年已決定放棄反抗,將枕頭輕輕放下,女妖見狀便漸漸收起惡魔的面孔,回復原來的美貌,甜笑著走近青年,輕輕的把玩著青年的陽具,左搖右擺,好不有趣。

接著,女妖便用手,輕輕的套弄起陽具來,溫柔的動作,讓青年感覺十分舒服,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柔軟的小手,套弄著陽具,勃起的陽具實在雄偉,女妖輕張小口,將陽具含住,開始吸啜起來,但因為實在太大太長了,小嘴無法一下子將陽具全吞口中,勉強吞下去,唾液都流出來了,沿著陽具流到床上。

熾熱堅硬的陽具在女妖的口中亂蹦亂跳,十分調皮,而女妖那條柔軟靈活的舌頭,不停地繞著龜頭打圈,又把整支陽具都舔過,女妖滿足的心情,盡寫臉上。當青年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女妖便知道他又要射了,於是吞吐得更加用力,速度也越來越快…

「啊…射了!」青年雙手不其然地按著女妖的頭,下半身奮力地向前頂,將陽具捅到小嘴的深處,精液便從陽具射向喉嚨,女妖沒有半點退縮,濃濃的精液,全盤接收。

女妖吐出了陽具,妖媚地看著青年,滿足地說︰「這才對嘛。」

女妖站了起來,情自不禁地搖曳著妙曼的胴體,熱熾的胴體,散發著撩人的香氣,十分誘人,伸了伸手臂,便緩緩地坐在青年的旁邊。

女妖伸出纖纖指尖,輕輕地來回劃撩著陽具和龜頭,雖然已經發射過,但陽具依然熾熱堅挺,並無垂頭的跡象。

女妖看著堅挺的陽具,左手情不自禁地搓揉著自己的酥胸,左手便伸往下半身,撫摸著那飢餓的肉穴,屁股不停地扭動,發出微弱的呻吟聲。面對如斯美景,青年心猿意馬,早已將自己身陷險境拋諸腦後,放下戒心,緩緩地走近女妖…

「哦?呀…你想一起玩嗎?」女妖嬌媚地瞇著眼,輕啟朱唇,吐出數字,語氣不乏風情。
「嗯…」青年嚥了一下,雙手開始不安本分,往女妖那對豐滿的雙峰伸去。

一搓一揉,青年的雙手不停地用力按抓,在此之下,雙乳都被搓圓按扁,任由擺佈,青年急不及待地,要把雙峰上的兩顆粉紅乳頭一口咬住,左來右往,好不瘋狂,面對如此美食,青年就像飢民般,回復原始的獸性。

「好…呀…好呀…啊…噢…」女妖對青年的表現頗為滿意,口中發出了讚嘆之聲。

女妖被青年挑逗得不能自已,肉穴早已濕透,快要忍不住,要被陽具完完全全地填滿,才能止住那無窮無盡的慾望…

「啊…好大呀…」就在女妖還在享受著青年的撫弄時,冷不提防,青年站了起來,下半身往前一推、往上一頂,巨大堅挺的陽具,一下子便沒入了自己的肉穴中。
「好爽呀!」青年的陽具在插入肉穴的一瞬間,便感覺到強大的擠壓力量,溫暖濕潤的感覺,由陽具瞬間傳到腦部,再由腦部擴展到全身,十分舒暢!
「你…你好壞呀…啊啊啊…」女妖口中雖是責怪,但身體卻很誠實,享受著陽具為她帶來的衝擊。

青年沒有答話,也沒有請求女妖的准許,便開始抽插起來,每一次進出,就為二人帶來一分快感,如是者,雙方都有著一百分的歡愉和快樂。

-----

青年不知道抽送了多少次,女妖也不知道自己被衝擊了多少次。

「啊…啊…啊…丫…啊…呀…」女妖的呻吟聲,叫個不停,把整張床都快要震散了,但此刻她根本就停不了下來。

青年也奮力地往上頂,粗大壯碩的陽具,直達肉穴的深處,每每都頂到子宮口,每一下衝擊,都讓女妖不能自拔,深深沉迷。

淫水乘著陽具抽出之際,從肉穴內,沿著大腿而落,源源不絕,把地面都弄濕了,但青年的下半身似乎沒有要停的意思,持續用他的陽具,往女妖體內抽送,女妖以嬌呻的呻吟聲作回應。

如是者,過了不久,青年開始出現疲態,女妖也感覺到青年已不似方才般這麼用力,於是反客為主,一手便將青年推倒在床上,陽具也猛然從濕潤的肉穴中蹦出來,如此忽然的用力,再令女妖叫了出來。

青年沒有動作,默默地躺在床上,唯下半身堅硬的傢伙,筆直到站立著,女妖面帶微笑,一臉滿足地跨過青年,蹲在他的面前,淫淫的肉穴,正展露在青年的面前,淫水不停地滴到青年的下腹上。

女妖一邊笑著,一邊將下半身移向青年的陽具方向,然後用屁股,一下便夾住了!然後運用她那利害的技巧,以屁股夾著陽具,上下套弄,時快時慢,三個接觸面-陽具、肛門、肉穴,都在不停的摩擦下,變得越來越熱,青年和女妖,都被這刺激弄得很興奮。

才不過多久,女妖突然加快速度,青年再也按捺不住,低吼一聲,射了!精液,盡數射到女妖的屁股上,乳白色與粉紅色,互相輝映。女妖也因為摩擦所帶來的快感而高潮了,高吼一聲,到了!肉穴更噴出了大量的淫水,噴到青年滿身都是。

「嗯?不能浪費!」高潮過後,女妖馬上伸手,將屁股上的精液,一撥到手,然後在青年面前,一口氣,將所有精液都舔到口中,『骨碌』一聲,盡數吞下。
「呀?」青年見到這一幕,都被嚇了一嚇,就在他還在驚魂未定之際…

「啪!」一聲清脆聲音、一陣酥麻感覺、一下緊緻壓迫,同時襲向青年的感知神經,原來是女妖趁著青年不留神,用她的淫蕩小肉穴,對著青年那條還未軟下的陽具,一下子便吞下去!

嫩嫩滑滑的肉穴,緊緊地咬著陽具不放,女妖的屁股也開始扭動起來。持續的扭動,陽具不停的被肉穴吞吞吐吐,整條陽具都沾得整條都盡是淫水,女妖那淫蕩嬌俏的呻吟聲也持續地擴散至整個房間。

青年也興奮起來,擁著女妖,雙手不停地撫摸女妖的玉背及屁股,滑不溜手的感覺甚是美好,女妖伏在他身上,酥胸緊貼著自己的胸口,柔軟溫暖的感覺太令人樂而忘返,女妖的下半身持續上下高速地擺動,差點讓他把持不住…突然間,他感覺到一股暖流,從身體迅速地集中到下半身,他知道,只要女妖再快一點,他就會…

「啊…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女妖伏在青年的身上,屁股突然來一輪高速策騎,終於到達了高潮!

高潮所帶來的快感,令女妖忘我的搖頭擺腦!同時間,高潮令到肉穴拼命地收縮,把肉棒緊緊的夾住,突如其來巨大壓力,青年抵受不住壓力!

「呀,我也到了!要射了!啊啊!」青年捉著女妖,拼了命的射了精,濃濃的精液,瘋狂地噴射到肉穴之中。

二人仍沒有分開,下半身相連著,喘著氣相擁著,即使汗水混在一起,都捨不得分開,要感受對方的熾熱的身軀、享受高潮的餘韻…

-----

並未變軟的陽具被硬生抽出肉穴之外,沾著淫水和精液,在半空抖震幾下,似乎在耀武揚威;而那個充斥著精液的肉穴因為高潮而不停地抽搐,淫水和精液也慢慢地流出來,流到床上。

「哎呀…」女妖的肛門被不明物插了進去而叫了出來,那不明物自然是青年的陽具了︰「呵,想不到你也挺壞哦!」
「嘿,更壞的還在後頭哦!」青年邪淫地對著女妖笑,笑得女妖都心寒。
「那麼,來吧,用力的操我吧,不用客氣!」女妖淫蕩地說出淫話,令青年興奮異常。

肛門沒有淫水,但青年借著精液和女妖的淫液,就能順利地一插到底!面對巨大的陽具,肛門被重重的侵犯,女妖非但沒有惱怒,反而心中喜悅,當然全盤接受了!

青年的陽具絲毫沒有變軟,反而更堅硬,而且他感覺到粗幼度和長度似乎逐漸增加,到底發生什麼事呢?可能是女妖的魔力所導致吧?什麼都不理了,反正自己又走不了,逆來順受吧,青年是如此想著,所以他才會用他的陽具,奮力地往女妖的肛門狂操,希望操得她滿意,讓自己離去吧。

不過,女妖又怎會這麼容易就放他走呢?只見她不停地配合著,用力夾著正在自己的肛門進出的陽具,直腸的緊緻度不下於肉穴,同樣是軟綿而溫暖,而且更多了一份新奇,因為女妖甚少讓人踏足肛門這塊寶地,只有她極為滿意的情況下才會讓人直達『腸道』。

壓迫感不下於肉穴,直腸所帶來的快感,讓青年已經忘記了危險,忘我地進出,女妖也忘我地搖頭擺腦,坐在青年的身上,瘋狂策騎。陽具在肛門肆虐,也不知多少回,青年也感覺到,體內的暖流逐漸往下集中,來到了下半身…

「嗚呀!我要射了,接招吧!」青年大叫之後,便將嘴唇緊貼到女妖的嘴唇上,女妖雖小口被堵著,但仍然發出『嗯嗯』的歡愉聲,熱騰騰的精液,盡數射到直腸內,熱精灌體的感覺,女妖是享受的。

青年沒有察覺,女妖的臉色越來越紅潤,或者那只不過是因為高潮所帶來的紅潮反應,他亦沒有察覺,他每一次射精後都沒有疲倦感,反而越射越精神,下半身也沒有半點要軟的跡象,這一刻的他,腦海中只想要,要瘋狂地抽插面前那個要將他帶往地獄的女妖,只是現在,他感覺到他似乎快要去到天堂,一個只有色慾的天堂…

-----

陽具從肛門退出來,滿滿的精液,從肛門口直噴出來,噴到地上都有了,女妖回頭一看,心中頗為可惜,於是便從青年的身上退下,將地面的精液,以蛇般的舌頭,靈活地一掃而光,幸好青年沒有看到這一幕。

女妖站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肛門,沾到了不少精液,為免浪費便吸吮下去。看到躺在床上的青年,淫淫地笑了,開口問道︰「怎樣呀?你還可以嗎?」
青年似乎留意到女妖向他下戰書,他當然乘勢而起︰「當然可以了!來吧!」

青年一下子便站了起來,一手按下女妖的頭,往自己的陽具方向,女妖順勢,一口便含起陽具來,軟滑溫暖的口腔,令青年感到十分舒服,舒服得輕聲地呻吟起來。

舌如靈蛇,在陽具上四處亂闖,一時在龜頭,一時在莖身,一時在根部,一時在睪丸,青年根本無法抗拒,只得繼續按著女妖的頭,為自己服務!女妖也賣力地吞吐著陽具,越來越快,青年的喘氣亦越來越快…

「啊…不行了…要射了…射了!」利害的口技下,青年再次射出了精液。精液不斷地灌進到女妖的口中,『骨碌』一聲,盡吞了下去,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青年不停地喘氣,但他仍然覺得,他還可以繼續…

「女妖,我要你知道,你捉走我的下場,哈哈哈…」青年越來越狂妄,他還未等到女妖的回話,便一手將女妖的頭抽開,然後再一下子抱起了女妖,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強壯了不少,對此他內心有點驚訝。

但此時他沒有空閒去想,只得一下子將女妖丟到床上,兩手捉著女妖的腳踝一張,整個淫淫的肉穴,都盡現眼前,這刻的女妖,竟然害羞起來,或者是因為這些日子以來,她未曾試過有人這樣對她吧?這一刻她不應該害羞,而是要享受,所以…

夾雜著精液和淫水,青年也顧不得什麼,一口便往陰戶貼過去,然後口中的舌頭,用盡全力,往肉穴內伸去,這一伸,便將女妖的淫性盡勾出來,女妖的臉,也變成獠牙藍面,如果讓青年看到這個模樣,相信他也不敢和女妖做愛,只見他埋頭苦幹,不停地舔著女妖的陰戶、陰蒂,舌頭也不停地進出陰道,讓女妖忘我地興奮,只不過十來下…

「呀呀呀…啊!!」女妖高聲尖叫起來,一條直直的水柱,從中射出,到達高潮。

青年得勢不饒人,一個起身,便將女妖的雙腳呈M字型,露出了淫淫的肉穴,女妖喘著氣、瞇著眼看著他。

「來吧,插我吧,我的小洞洞正在等待著你那粗壯的大肉棒呀…啊啊啊…喔喔喔…」趁著女妖說著,青年都老實不客氣,用他那仍然堅硬無比的陽具,一口氣地往小洞洞的深處,用力直插下去!濕滑的肉穴,一下子便將長長的肉棒,鯨吞下去,沒入小肉穴之中!青年被緊窄的陰道所刺激,情不自禁地叫了出聲,女妖也跟著呻吟起來。

又粗又長的陽具,將緊窄的肉穴撐開起來,龜頭也刺到肉穴的最深處,當進出開始時,淫水便從肉穴的側邊空隙,噴射出來!

「啊…啊啊啊…啊…唔…啊…」瘋狂的抽插,令女妖高聲地呻吟起來。

青年賣力地將陽具往女妖體內抽送,讓女妖情不自禁,青年也被這感覺弄得十分快樂,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只懂得忘我地做愛,溫暖、濕潤、柔軟、滑溜,是肉穴帶給他的美妙感覺,妙不可言。

「啊…好深呀…啊啊…頂到…頂到我的子宮頂了啊啊啊…」變長的陽具實在太長了,連女妖都幾乎吃不消︰「不行了…啊啊…」
「不行了嗎?嘿嘿…」青年咬著牙關,用力的往前推,希望就這樣把面前的女妖給插死,他便不用再繼續荒淫下去。
「啊…啊啊…噢…喔…多大的…丫…啊…呀…肉棒…我都…呀…吞得掉…」女妖的下半身不停地接受青年的衝擊。
「噢?是嗎?再來…」青年加快推進的速度,陽具出入肉穴的次數變得更多了。
「呀…再深些…再快些…啊啊啊啊…」不知不覺間,隨著女妖的高聲尖聲,她終於到達了高潮。
「啊…我…也不行…要射了…嗚呀!」女妖的肉穴在高潮中抽搐,變得異常緊窄,青年抵受不到突如其來的絕對壓迫,便將乳白色的液體,灌注到女妖的子宮內!

即使射了多遍,陽具依然沒有軟化下來,青年也不能自已,沒有將陽具抽出,繼續抽插著,強壯的身軀,把嬌弱的胴體蹂躪一遍又一遍。雖然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遍,但青年害怕,如此下去,他一定會被女妖吸乾…

-----

已經不知道多久之後,青年發現自己竟然睡著了,伏在熟睡中的女妖的酥胸上,二人的下半身亦連結起來,他輕輕地將陽具從女妖的肉穴中退出來,當他握著寶貝時才發現,自己的陽具已經比最初粗壯了足有一倍,長度也是一倍之多。

奇怪的感覺,令他感到驚恐︰「這一定是女妖的妖法!」

就在他想得入神時,女妖也醒了,是被長長的陽具因退出洞口時所弄醒的!青年也沒想到,女妖到底有多深,這麼長的東西她竟然可以完全容納,實在可怕!

「你知道嗎?」女妖正看著青年,淫笑著︰「你是跑不掉的,你這一生這一世,都要留在這裏,和我做愛…」

青年聽到這番話大驚,正想抽身離開,但這時他突然感覺迷迷糊糊,下半身,卻自動地將陽具往女妖的淫穴抽送!無法自控…

「我不要,我不要呀!」青年歇斯底里地叫,但下半身卻逕自抽動,無視著青年的求救…

憤怒、無助、絕望,同時湧出來,青年很想哭,他很想逃,但他知道,沒有任何可以逃離這個地方的辦法,他只能永遠地和女妖如此做愛下去…

射了一遍又一遍,青年的身體不知倦,陽具也不知疲,只懂得插,什麼姿勢都用遍了,精液灌滿了女妖的肉穴、直腸和小嘴,但女妖似乎還不滿足,繼續從青年的身上索求,青年開始失去反抗意識,變得有求必應,有如機械人般,機械化成操插。

「嗯…啊啊呀…哈哈哈…丫丫…啊啊哦噢…」女妖的笑聲,夾雜著呻吟聲,依然快樂。

在這個溫暖的房間內,有著二人做愛的身影,永無止境。

-----

在帳幕的一旁。

「嗖…」一人形物全身伸出樹枝般的乾枯觸手,不停地往一個人的身上纏。靠著月光,終於看清了那人的臉,是青年,他全身赤祼,頭部被多條針狀觸手刺著,四肢亦被觸手纏個動彈不得,雙腳還被埋在土裏,他閉起雙目,臉上盡是痛苦的神色。

那人形物有著異常可怕的臉,觸手緊纏在青年的身上,頭則正對著青年的胯下,口中伸出了蝴蝶般的口器,插進了青年的尿道,從口器的起伏,可以看出那人形正在吸吮中,每一下吸啜,青年的臉上都痛苦地掙扎了一下。

每次吸啜,觸手都會纏得青年更緊更密,而那人形全身都漸漸變得赤紅,青年的臉色也開始轉變,先是鐵青、再來是啡木,直到…青年再也不動,全身都被觸手完全纏繞,臉色變成木色,手腳都變成樹幹,全身都化成了一棵大樹,腳長出了許多樹根,埋入土地,全身都長出了樹枝,頭髮都化成葉子,那痛苦的表情,就像刻在木上一般,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在森林內徘徊…。

那人形物發現青年已經化成樹木,便將口器一下子抽出,抽出之際亦將陽具扯斷,扯斷的一剎那,斷口噴出了白色的液體,那陽具早已化成一塊木頭,被那怪物用力捏碎。人形物收起了口器,抖震一下,全身變成赤紅,原本枯竭的皮膚,也變得光滑起來,原本乾扁的胸部和臀部都變得豐滿起來,唯獨沒變的,是那張青面獠牙,同樣猙獰,白髮繼續蓬鬆凌亂。

那怪物收起了纏住青年的觸手,抖了抖全身,揚起了背上兩對巨大的翼,揚長而去,只留下已化成樹木的青年和他的帳幕,在這個暗夜森林內獨留著。

TOP Posted:2019-09-03 21:09 | 回樓主
科西莫美第奇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6707
威望: 629 點
金錢: 52 USD
貢獻: 8 點
註冊: 2019-02-04


真牛逼这黄文
TOP Posted:2019-09-04 14:19 | 回1樓
zhn781203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5660
威望: 357 點
金錢: 771 USD
貢獻: 10000 點
註冊: 2007-12-19

感谢分享作品
TOP Posted:2019-09-04 17:39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