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另類禁忌] 在淫乱俱乐部不许穿内裤的女人
--> 本頁主題: [另類禁忌] 在淫乱俱乐部不许穿内裤的女人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rufengyx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9
威望:12 點
金錢:95 USD
貢獻:3 點
註冊:2015-03-02


[另類禁忌] 在淫乱俱乐部不许穿内裤的女人



        第一章已完结
        等到伊卿赶到大厦,已经迟到了五分钟。
        待到她慌慌张张赶上13楼,大厅里只剩下最后一批乘客。大家看到伊卿的到来,便纷纷起身向另一部电梯走去,伊卿也赶忙跟了上去。“这孩子,永远都是冒冒失失的,就算结了婚也还这样。”“亲家母,孩子就是这样的,别说她,我们年轻时不也是这样吗?”待到电梯管理员逐个确认好身份后,便关门将ID卡插入了启动槽。“请大家准备,可以进入派对模式了。现在是熄灯时间”随着电梯管理员的声音,整个电梯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一阵摩擦皮肤的嗖嗖声响起,让空气中多了几分淫荡的味道。几分钟后,灯光亮起电梯也随之启动,大家已经更换好派对的着装。伊卿伸脚踢开自己的牛仔短裤白衬衣和凉鞋,只余下一身充满情趣意味的内裤胸罩,蓝色的薄纱细小的布料,勉强可以遮住B罩杯的乳房和嫩嫩地屄穴。此刻她的翘臀上有两个龟头在轻轻摩擦着,摩擦出的液体带着点点温热,搔弄着伊卿的欲望。而左边的卿妈则是一套红色情趣睡衣,D罩杯乳房分明无法被束缚,只得任由吊带摩擦着鲜红的乳头,下身则是一条无法再小的三角裤,肉屄的位置被恰到好处开了一个洞,此刻已经塞进了两根男人的手指,手指进出时带来的波动,使得卿妈不由自主的向后靠上去。而右边的伊卿婆婆此时要面对三个男人的进攻,黑色的内衣下,C罩杯的乳房被揉捏后更加坚挺了,两腿之间的内裤几乎被拖到了脚跟,肉屄则被一只大手完全包裹积压着,摩擦摩擦阴核后渗出的淫水落在地板上,发出了滴答滴答的美妙声音。
        “叮叮叮~~~~~~~”电梯到达顶楼,只见伊卿的老公、爸爸和公公站在门口,轻松将三人拽了出去。伊卿妈和伊卿婆婆摩擦着伊卿老公俊仁的蛋蛋,仿佛要把这两个蛋蛋揉搓榨干一般。伊卿爸和伊卿公公则是在各自揉搓着伊卿的乳房和屁股,恰到好处的力度让伊卿产生了一种飘飘欲仙的快感,肉屄里的淫水仿佛活了一般喷涌而出。“操,屁股上黏糊糊的,肯定是张家这俩小鬼”伊卿公公一把抓住两个小淘气“伯伯,我们以后不敢了,卿姐太漂亮了,搞得我们到现在还憋着尿呢”“以后你俩要是再敢搞我们家伊卿,我和你姨非要口爆干你俩这两根东西,听见没有。”“妈妈,别吓孩子,我去清理一下,你们不是要撒尿吗?一起来吧。”
        待到进了浴室,伊卿没有脱下内衣,而是直接用淋浴冲洗身体,不知不觉中,另外两股水流加了进来,这两个兄弟居然尿在了伊卿的两腿之间,伊卿生气便一把抓住了两根肉棒。"卿姐饶命!卿姐饶命,我们兄弟俩不敢了。"”你俩这混账东西,待会那么多女人,你们却搞这些无聊玩意。待会钟家三姐妹也来,她们的肉屄紧得很,你俩还不出去抓紧机会。“”她们哪有卿姐你好玩,你上次口爆了我俩,我们这次要同时干爆你的肉屄和屁眼,然后射到你的嘴巴里。“ ”行行行!看看你俩有没有这个本事。“
        伊卿出门来到会场,所有女人已经站上了讲台,男人们七手八脚地把伊卿推了上去。台上的组织者——媚姐一把抓住伊卿,顺手拿出了一个可爱的跳蛋。”媚姐媚姐!不要不要,我已经很淫荡了。”  深知厉害关系的伊卿向后退去,却被周围的女人轻轻围住,粉红色的跳蛋沾上了一点金黄色的药液,在派对的气氛下显得格外诱人。”嗯~~~“ 伴随着跳蛋的塞入,伊卿觉得下身一凉,随后带来的刺激让肉屄一阵又一阵的收缩起来,小穴张合之间,一股热流从屄口涌上脑袋。”不、不要……啊!啊啊啊~~~“所有的女人不由自主的弯下腰加紧双腿,肉屄仿佛被无数只蚂蚁叮咬一般,又痒又酥的快感,让其中不少女人开始揉搓自己的乳房,完全没有注意到台下的男人们纷纷将金黄色的药液抹在自己的肉棒上。
        ”哦……我……我要……再次讲一下……规矩“媚姐也被跳蛋的刺激搞得无法呼吸,在确定所有女人已经被各自的跳蛋”喂好药“后,媚姐关闭了所有无线遥控的跳蛋,突如其来的脱力感使得不少女人一下子跪倒在地,下身的淫液则是更加疯狂的溢出来。”第一,大家必须全心全意,不能拒绝任何人,为了防止过度伤害,我们设计了安全词:三点半,只要对方说出三点半这三个字,代表她或他结束派对。“”第二,女人的内裤代表她的需求,中间可以更改选择。正常穿着表示一次;内裤放到肉屄和膝盖之间,表示二次;内裤放到膝盖和脚踝之间,表示三次;内裤脱下系在脚踝,代表口、屄、屁眼要同时进行;如果……如果……如果脱掉内裤扔在空中,则代表……“
      ”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台下的男人爆发出排山倒海般地吼声,使得伊卿有些害怕,但是两腿之间的刺激让她迅速兴奋起来,两只手开始慢慢撤下那一丝布缕。“预备,脱!”随着媚姐一声令下,女人们行动起来。伊卿把内裤放到肉屄和膝盖之间,便环顾四周。钟家三个表姐妹毕竟还是年轻,便和伊卿做了一样的选择。媚姐和她的六个闺蜜选择一致,都是把内裤放到膝盖和脚踝之间;反倒是菲菲雯雯双胞胎姐妹俩因为上次没有参加,直接把内裤系了自己的脚踝。“还有没有更刺激的!还有没有更刺激的!还有没有更刺激的!”在媚姐的催促中,只见伊卿妈和伊卿婆婆还有伊卿妈的妹妹吴姨妈一起走上前,快速脱掉了已经湿漉漉地内裤,抛了出去。  ”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  ”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  ”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十几个如同虎狼一般地男人冲上台来,七手八脚地抓起伊卿妈、伊卿婆婆和吴姨妈,向大厅一侧走去。
      伴随着“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三个女人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固定在床台上,"M"的造型让三个小美穴呈现在大家面前。三个女人虽然年过四十,但是天生丽质+保养得当,在男人们的眼里,显得别有一番风味。肉体随着恐惧与兴奋带来的刺激颤抖着,肉穴的跳蛋被拽出后,喷溅的淫液沿着光滑的肉体慢慢流下来,不一会就形成了水渍”让俊仁和他爸爸和岳父先来。“”把内裤塞到她们的嘴里,让她们尝尝自己淫荡的味道“”俊仁对付丈母娘,他爸爸对付小姨子,他岳父对付俊仁妈,好不好。“另外三个男人用肉棒顶住三个女人的内裤,塞进了内裤主人们的嘴巴里,淫宴开始了。“等一等!等一等!我们要加药。每人再加一倍。”听到吴姨妈的“宣言”,男人们的热情被推上了另一个高潮。“就知道你们三个骚浪货不是省油的灯,谁来给她们喂喂药。”
      尽管有几分不情愿,张家兄弟还是被伊卿推出来负责“喂药”,两人含住药液,慢慢把舌头塞进了俊仁母亲秀云和伊卿母亲家丽的下体。秀云原本盘起的秀发早已披散开来,尽管她已经年近五十岁,但是修长的腰身,雪白的肌肤,C罩杯的乳房搭配细致的腰身,加上顾盼流波般的一双媚眼,搞得周围的男人两腿间的宝贝一颤一颤地。家丽则是另有一番风味,娇小的身躯搭配小麦色地健康肤色,让D罩杯的肉弹显得活力十足,力量型的腰身此刻被张家老二的舌头搞得抖动不停,肉屄里的淫液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更多更多地流了出来。吴姨妈家秀比起秀云和家丽,看起来更加可爱,如同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但是家秀的小穴周围一根阴毛都没有,货真价实地“白虎”,此刻这只“白虎”另外一个男人“灌进药”。在一番折腾过后,家秀挺了挺身子,大声说道“我们不要捆住双手,我们要抱住大肉棒的男人,狠狠抱住,让他们的鸡巴插到我们最深的小穴里,让他们插烂我们的小穴”周围的男人被这番“挑衅”冲昏了头脑,松开三人双手的同时,簇拥着俊仁和他的父亲、岳父冲了上来。
      “啊……痛……好痛……啊……啊……嗯……嗯……俊仁……嗯……啊……啊……妈妈好舒服……你插……死……插死妈妈吧……啊……啊哟……又顶上花心了… …嗯……好深好大……喔……喔……美死妈妈了!”俊仁首当其冲,本来"M"造型家丽感觉两腿又被分开了一些,但是一条暖暖地肉棒长驱直入,让本来湿滑的下体多了几分紧致感。对对对!就是这样,家丽享受着来自俊仁肉体的冲击,一次又一次不带任何技术的直插冲击,使得自己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身抱住俊仁。而俊仁此时则是用双手撕裂着丈母娘的肉臀,身后的痛感促使家丽向前再向前,痛感的节奏恰好配合肉棒的进攻,让本来简单的性爱变得魅力十足。
        ”姐夫……亲姐夫……骚货的小穴痒死了……全身好难受… …插我……使劲插我了……小妹妹实在忍不住了……姐夫……快……插进来……小妹妹的浪穴里来吧……”与姐姐的享受不同,家秀此刻饥渴难耐,撩人的姐夫只把龟头插进了自己的小穴,这种“停滞”却进一步促进了下体淫水的一出,口干舌燥间融化了欲望,让淫水又一次多了起来。“妹妹……是不是……骚货?”“亲姐夫……嗯……亲姐夫……嗯……妹妹……嗯……是骚货……淫水嗯……涨死我了……嗯……妹妹要……嗯……大鸡巴……嗯……多来……嗯……几根……大鸡巴”听到这番话,另外一个男人站到了家秀的一旁,轻轻把家秀的脸拨到一旁,峭立的肉棒深深地插进家秀的嘴巴;此时,姐夫也发动了进攻,上下夹击带来的双重快感,使得家秀揉搓起自己B罩杯的乳房一遍又一遍,仿佛要把乳房也操死一般。
        “啊……哦……哦……我的好亲家嗯……亲亲肉棒嗯……你弄得小穴嗯……爽死了嗯……小穴……小穴不行了……嗯……屁眼嗯……屁眼……也不行了……我……我要亲家大肉棒……哦……小穴要丢了,哦……啊……”伊卿爸爸与俊仁妈妈的大战另外一番光景,借助下身架子上的按摩棒,不难看出伊卿爸爸不止一次“对付”过俊仁妈妈,肉屄中的肉棒和屁眼里的按摩棒同时摩擦着秀玉的肉体,C罩杯的乳房已经被伊卿爸爸揉搓到红肿发亮,偶尔被伊卿爸爸指尖滑过的乳头,换来俊仁妈妈秀云一声接一声的呻吟。"亲家……哦……老公……哦……哦……干我……哦……我现在哦……是你的……哦……浪屄……哦……嗯……亲老公……淫老公嗯……干死我……嗯……干死我这个……淫妇……嗯……老公……嗯……操死……嗯……我这个……浪屄。"
          经过几番抽插,俊仁和父亲还有岳父慢慢射出了精液,乳白色的精华还未从肉屄中完全吐出,三根肉棒就插了进去。“啊……哦……用力干吧……嗯…干死我“
”嗯……嗯……快……快干……啊……小穴……好爽……小穴……干死我了“”快……干死我……嗯……被干……插死我……喔……啊……啊……小穴”此时三个男人却同时抽出了鸡巴,狠狠向三个女人的屁眼插去。“啊!!!!!”除了秀云刚才被干过的屁眼勉强可以接受以外,家丽和家秀被这突然袭击带来另外一波高潮,原本经过一次性爱刺激的肉体再一次活动起来。
        可惜伊卿无暇估计这番“春色”,此刻的她被爸爸、公公、俊仁包围着,正用嘴巴轻巧地清洁着三人的肉棒。“儿媳妇,你这技术越来越好了,同时给我们三个做,一点都不费力。”“亲家,啥时候咱们单独聚一聚,家丽好想玩玩连轴转换人的游戏。”“好啊好啊,我也正有此意,我一个人应付秀云确实有点吃力,加上你和儿子,保证让她们三个飞上天。”“我和伊卿早就准备了一大堆情趣内衣和按摩棒,保证让妈妈和岳母三天下不了床。喂,你们两个拿着好东西了,我说你们加快速度,伊卿还等着穿你们的精华呢”在伊卿身后,张家兄弟分别拿着从伊卿身上剥下来的情趣内裤和胸罩,套弄着自己的肉棒。龟头上原本的污秽被双手的摩擦均匀的涂抹在伊卿的内裤和胸罩上,本来已经被汗水浸透的淡蓝色内衣,此刻混合着伊卿的体香和张家兄弟的汗臭味,越来越浓烈。“快了!快了!”伴随着两人身体的一阵颤抖,炽热的精液喷射而出,浸透了胸罩内裤的每一丝布缕。在五个男人的注视下,伊卿慢慢穿上被精液与汗水污秽过的内衣,被五个男人视线淫荡着的伊卿,仿佛被一根根粗壮的肉棒插进了嘴巴、肉穴和屁眼,慢慢瘫坐在一旁。
        “去,用你淫荡的身体喂饱她们三个。”听到俊仁的建议,伊卿向妈妈婆婆姨妈走去,此刻的三个女人正在享受第三波男人。不同于前两波的疯狂,第三波男人仿佛约定好一样,不紧不慢地抽插着三位美妇的肉屄,紧实而富有节奏的肉感,让三个美妇感到一阵阵的惬意,恨不得让时间变慢一些,好多享受一会。“妈妈,婆婆,请品尝我的精液淫荡套餐。”伊卿把妈妈和婆婆的座位拉近放低,利用座位高低差值,巧妙地把乳房送到了妈妈的嘴边,肉屄则是隔着内裤贴上了婆婆的红唇。“哦……亲哥哥……啊……啊……这是我的……啊……女儿哦……喔她被……啊……被人家……啊……淫了奶子……哦送精液……哦……给我吃……不要……停……啊……好哥哥……啊……操死小穴了“
      而此时伊卿无法估顾忌妈妈的语言,正在享受婆婆的舌头带来的快感。原本温热的精液通过婆婆的加工,从内裤中渗出了一些,被塞进了自己的肉屄。这种被舌头侵犯的快感,使得伊卿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啊……婆婆啊……好厉害……啊……操得……啊……伊卿……要啊……啊……要啊……去啊……伊卿是啊……淫荡的啊……小母狗”秀云和家丽身下的两个男人被这番景象刺激着,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仿佛两人此刻在联手淫乱亲家母女三人,这种淫乱的刺激使得秀云和家丽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收缩挺进,配合着肉棒的抽插节奏,舔舐着伊卿的肉体,让伊卿一次又一次的冲上口交所带来的高潮。
      终于,两个男人献出了精华,秀云和家丽的身体得到了短暂的休息,伊卿则到一旁慢慢退下淡蓝色的情趣胸罩和内裤。小小的情趣内衣上,此刻混杂着三个女人的淫液与汗水,还有和张家兄弟的精液。伊卿把内衣塞进了吴姨妈的口里,随手用自己的香舌堵住了吴姨妈的嘴巴。骚臭的内衣给伊卿和家秀带来一阵恶心,勉强撑住以后,对性爱的欲望促使两人开始品尝精液与淫水的味道。家秀身下的男人看到这份刺激,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抽插的力度,粗壮的鸡巴一次又一次摩擦着屄心,仿佛小小的骚穴里要被撕裂一般。“啊……大鸡巴……啊……好爽……好爽啊……用力干吧……快……快干……啊……浪穴……浪穴……要破了……啊……快……干死我……插死我……喔……啊……啊……泄了……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 …浪穴……喔要泄了!”随着一条笔直的水线喷出,家秀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家丽和秀云的身体也被多次的性爱放缓了再战的节奏。
        伊卿放眼望去,俊仁和爸爸还有公公此刻正在对付双胞胎里的姐姐菲菲,菲菲身上的三个洞被三个男人的肉棒肆意进出着,扭动的身体,坚挺的乳房,潮红的脸庞,仿佛预示着性爱快感的顶峰即将到来。而此时,在旁边观察许久的媚姐走上高台,高声喊道“大家开不开心?”“开心啊!"”那大家要不要更改选择?“”要!要!要!“”要什么?“”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任意搞!“与第一次的选择不同,这次选择,仿佛女人们更加迫切。媚姐和她的闺蜜脱下内裤搞搞抛出,已经被多个男人同时压在身下菲菲雯雯也勉强扔出了内裤。钟家三姐妹犹豫了几秒钟,大姐率先扔出了内裤,反手有剥下了两个妹妹的内裤扔了出来。没有被男人肉棒插入的女人慢慢聚集在房间中央,媚姐轻声说道”请给我们的肉屄带来快乐吧,肉棒们。”
      听见媚姐的声音,所有男人仿佛出笼的猛兽一般,撕扯着分享身边的女人们,不一会儿,成双成对的肉棒和小穴便摩擦在一次,仿佛灵动的车手和奔腾的赛车一样,等待绿灯的亮起。“女人说一下要求吧,否则过会应付起来不好分配,少不了要吃醋。”听到媚姐的鼓励,周围的女人一一说出来自己的性爱要求,等轮到伊卿的时候,媚姐却阻止了伊卿的发言,大声对她说道“阿卿,今天你来做弹会吧!”听到媚姐的提意,伊卿心头一惊,随即夹杂着强烈的兴奋感,只是觉得两腿之间的淫液又多了一些。
        经过一番梳洗,伊卿出现在做弹会议室。男人这边经过紧张的抽签仪式,选出了六位代表:伊卿的公公,张家兄弟里的老二,媚姐的淫乱教练德哥,德哥的徒弟阿华,媚姐闺蜜雅姐的情人罗飞,媚姐徒弟阿红的情人老钟。看到都是熟人,伊卿顿时觉得兴奋了起来,毕竟自己的肉屄对于他们来说,轻车熟路而已。伊卿身着一身白色连体情趣内衣,胸前的深V造型使得一对俏乳房始终呼之欲出;而两腿之间的布缕仿佛保鲜膜一样吸附在小穴之上,伴随着阴唇的抖动,让伊卿两腿之间的诱惑暴露得欲盖弥彰。六个男人赤身裸体围住伊卿,肆意抚摸着,时不时用手指或舌头挑逗着伊卿的乳头和脖颈,心理的愉悦促使伊卿时不时摩擦着自己的阴蒂,屄唇和菊花,本来情趣内衣布料带来的冰凉感觉很快就变成了炙热地摩擦感,使得伊卿又一次流出了湿身的淫水。
      “好了好了,待会再玩,欢迎大家参加伊卿的做(爱)(肉)弹(交换)会,这次的议题是伊卿这个月的五次淫荡回顾总结,请大家看第一件展品。”媚姐拿出一条污秽不堪地蓝色棉质内裤,伊卿伸手接过穿到身上,上面的污渍使得内裤坚硬且腥臭,伊卿坐到椅子上,展开双腿用手指隔着两条内裤摩擦着小穴,慢慢向男人讲述本月的第一次淫乱经历。
      “这次是和我的健身教练,之前他总是批评我,说我的杠铃深蹲动作不对,我便和他说让他教我,我趴在他的后背上感受一下,他同意了。那天我故意没在健身背心里穿Bar,任由自己的乳头摩擦他的后背,乳房好几次差点从健身背心里跳出,那可是在人来人往的健身房啊,周围那么多人。谁知道他做了几次就受不了了,自己去角落里了。媚姐你懂的,女人的欲望一旦起来,非要一根肉棒才能满足的。我便偷偷拉他去楼梯间,罚他做深蹲,我趴在他的后背继续刺激他。没做几下,他的肉棒便做了升旗礼,我就一只手从后面伸过去放出他的小鸟帮他手淫,一只手在这条蓝色内裤里摩擦自己的小穴,小穴痒、小穴骚、小穴要个大肉棒,我小穴的水越来越多,我抠小穴的动作也越来越猛,玩他的鸡巴更是越来越狠,让他直呼受不了受不了。"
        听到这里,阿华忍不住掏出了坚挺的肉棒,用粗大的龟头,摩擦着伊卿的内裤。龟头被布料摩擦着,渗出一丝丝的粘液,使得伊卿把腿更加展开来。阿华趁机拨开两条内裤,在小而抖动的阴蒂和充血饱满的阴唇之下,伴随着一股股淫水,伊卿的肉洞显得格外粉嫩。“~~~~啊·~~~~”伴随着一声惊叫,阿华趁机一发入魂,一条肉棒如同灵蛇一样深入伊卿的骚屄。
        ”啊……轻点……啊……啊……死人……啊……嗯……嗯……插到……嗯……啊……我的……嗯……啊……浪屄了……啊……“阿华并没有继续深入,而是慢慢躺平,任由伊卿将身体骑在自己身上,方便她继续讲述。
        “虽然他身体很强壮,但是时间不算长,精液很快沾满了我的手掌。我让他转过身来,当着他的面把精液涂满我的内裤里侧,我的淫水混合着他精液的味道,任由我在他面前,隔着内裤摩擦自己的阴蒂,就像我自己要把他的精液送进我的骚穴一样。结果他被刺激到了,马上来了第二发,直接插入了我的骚穴,狠狠干了起来。~~啊·~~老钟~~啊·~~轻点~~啊·~~好痛“说话间,老钟的肉棒进入了伊卿的菊花,尽管只是进入短短的龟头,却使得伊卿不得不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以便讲述下面的故事。
        ”被教练干完了,第二天心里还是觉得不过瘾,毕竟在楼梯间虽然刺激,但是不是很舒服。“伊卿示意媚姐,媚姐心领神会,拿出了一个满是腥味的胸罩。不难看出,胸罩一定是被精液”清洗“过。忍受着前后肉棒夹击带来的搔痒,伊卿戴上胸罩,在有些坚硬的胸罩下,一对B罩杯乳房被伊卿揉搓着,仿佛是在召唤身边的男人去满足这个女人一样。伊卿继续说道。”第二天在公司午休时,就拖了我的公司专用肉棒阿勇进了会议室。那知道他前一晚和女朋友大战了一场,只能算是勉强勉强,我不得不按照他的意思给他乳交,还得配合他把精液射进我的胸罩,真希望他能像华仔和老钟这样满足我。“听到这番话,阿华和老钟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疯狂抽插伊卿的小穴和屁眼,两条肉棒的联动冲击着伊卿的花心,迷人的眼神伴随着诱人的呻吟声,让伊卿兴奋地闪出一丝又一丝的潮红。伊卿不断调整着身体来应对两人的抽插,一股股阴精仿佛活了一般,拼命想要涌出身体,却被抽插的肉棒一次次挡回。肉棒,淫水,阴精等混合在一起,仿佛让伊卿的下面膨胀了起来,却找不到一个宣泄口,使得伊卿更加烦躁不安,恨不得两个男人马上把自己撕碎。”啊…喔…喔…啊…啊…啊…嗯干我…啊…喔…喔…好老公…喔…啊…喔…亲老公…啊…啊…死老公…啊…啊…啊…干死我了“
          两个男人听到这番淫声浪语,身体的力度完全进入癫狂状态,伊卿小穴流出的淫液完全不能满足肉棒的摩擦速度,而菊花里的肉棒更是搅动着另一种刺激冲击着伊卿的子宫。伊卿完全没想到做弹会男人的力度会这么猛,几次尝试以后便放弃了自己身体的支配权,任由两人摆布。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一大股阴精的彻底泄出,浓稠而炙热的精液仿佛岩浆一样,在伊卿的小穴和菊花里肆意流动着,伊卿挣脱二人坐直身子,精液缓缓从下体流出,仿佛在召唤下一根肉棒的到来。
          媚姐拿出了第三件物品,居然是一件丝绸吊带短睡裙。不出所料,睡裙上布满各种水渍,不用多说,肯定是伊卿和她的“朋友”一起努力的结果。伊卿慢慢穿上睡裙,娇好的身材反而因为这份遮盖而显得更加性感迷人。伊卿慢慢走到罗飞面前,转身坐下,坚挺的肉棒遇到了湿滑温柔的屄穴,整根没入的下坠感使得罗飞的双手从伊卿背后袭来,完全把握住伊卿的乳房。“这条裙子是我的睡裙,那天我本来没打算被干,只想要一个单纯的午睡。当时我睡得正香,没想到有人敲门。因为没有人说要来,我以为是俊仁忘记带钥匙,只得起身去开门。开门后看清楚,原来是楼下租房子的小男孩,他说只是想借把手钳,我便匆匆忙忙领他去壁柜里找。哪想到这个小色狼,人不大,偷窥的技术却是一流,看了没少偷窥同班女生。他趁我下蹲时使劲瞄我的乳房,又趁我弯腰是瞄一眼的乳房。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殊不知我也在偷瞄他的肉棒,还配合他的目光松了松睡裙的吊带和内裤的布料,方便他看看我的乳头和肉屄。“
        罗飞的身体慢慢抖动,粗壮的龟头开始刺激伊卿的屄心,仿佛海浪一样交替冲击着,摩擦带来的酥痒感使得伊卿慢慢向前趴下,一双玉手恰好握住了公公的肉棒。
      ”让这个小家伙看了几眼,他的脸越来越红,两腿之间也越来越鼓,我看时机合适了,便回头跪在他面前,手指隔着裤子摩擦着他的龟头。经过我的几次摩擦,肉棒很快就鼓到极限了。他毕竟还是年轻,我猛地脱下裤子,他则是直接配射出来,连续射了还几次,精液沾满了我的脸和头发, 我不得不用睡衣擦拭,并用睡衣擦拭他的肉棒。这次虽然没有被插入,但是精液的数量和热度让我很满足。他本来还想再搞,我便立下口头支票,等我的小屄多尝试几次他肉棒的味道,我一定帮他把精液塞进各位先生的爱人身体里。“
      ”好啊,伊卿,你居然背着妈妈和亲家母吃小鲜肉,我要惩罚你,快点帮你“二叔”降降温。“
      ”好的,公公,请“二叔”来帮帮伊卿的嘴巴吧。“
      伊卿的嘴巴灵巧地吞入了公公的肉棒,下体里罗飞的肉棒则快速抽插起来,两根不同型号的肉棒给伊卿的两个小穴带了截然不同的体验。下体的肉棒快速直接,抽插带来心里的悸动,使得原本疲软干涸的阴道迸发出新的淫水,与阿华的蛮干不同,罗飞巧妙利用了伊卿身体的频率,一进一出之间,使得两人产生了难以描述的和谐。而公公这边没有因为伊卿的身体偏向罗飞而行动,任由伊卿的双唇勉强含住公公的龟头,香软如玉的舌头则是紧紧缠绕着公公的肉棒,褪去包皮包裹着最尖端的龟头舔舐着。原本骚臭的龟头经过伊卿舌头的”清洁“,发出了一种咸咸地味道,伴随着罗飞肉棒抽插带来伊卿下体的味道,促使公公恨不得完全进入伊卿那嘴巴的最深处,用炙热浓稠骚咸的精液去满足儿媳妇那诱人犯规促人射精的性欲。公公的双手伸入了伊卿的秀发里,固定住伊卿后便开始节奏感十足的抽插,伊卿的巧舌如同蜘蛛丝一般始终贴敷在公公的肉棒上。伊卿舌头阻挡公公肉棒的努力反而促使公公插得更深了,肉棒坠入玉口而获得的紧致感仿佛比任何小穴还要诱人,公公忍不住叫了起来。
      ”骚媳妇…浪媳妇…淫媳妇…好媳妇……爸爸的鸡巴要叫淫媳妇吸干了………爸爸要操淫媳妇.......爸爸要操烂淫媳妇........爸爸要操死淫媳妇!“”啊…嗯…啊…好爸爸…啊…嗯干我…啊…啊…啊…好爸爸干浪媳妇…啊…啊…喔…啊…啊…好爸爸干到浪媳妇肺里了…啊…喔…“伊卿嘴巴叫嚷着,对付公公肉棒的方式改为用双手,撸动力度仿佛要把公公的肉棒拔出一样强烈。伊卿的小嘴再一次罩上公公的肉棒,来自龟头吮吸产生的真空吸附感和阴茎主干上双手带来强烈摩擦感,促使公共不得不挺直了腰身,夹紧了屁股,发动了最后的打击。
      公公猛地拔出肉棒, ”啊~~~~~~~~“伴随着伊卿的一声惊呼,炙热浓稠骚咸的精液沾满了伊卿的脸庞和头发,使得伊卿不得不捧住自己俏丽的小脸,用手指擦拭公公的精华,一点点地放进嘴里。”…啊…啊…公公嗯干我…啊…啊…最讨厌了嗯……啊……每次非要啊……啊……啊……搞得啊……满脸都是啊……啊……啊……伊卿罚公公啊……啊……啊……用肉棒沾着啊……啊……啊……啊……啊……啊……精液啊……啊……啊……喂伊卿吃。“公公听到这话,原本疲软的肉棒又凑了上去,摩擦间恨不得把剩下的精液涂满伊卿美丽的秀发;伊卿则是享受着肉棒摩擦带来的爽滑感,任由自己的头发变得更加粘稠。
      罗飞的双手也沾上了公公的精液,他则是把精液顺势涂抹在伊卿的一对俏乳之上。经过了四个男人的性欲体验,伊卿的乳头上满是晶莹剔透的汗水,混上浓稠的精液以后,B罩杯的乳房仿佛大了许多,被挑动的性欲强烈促使伊卿的双腿抖动起来。”……啊……啊……不… 啊……不要……… 啊……要……… 啊……… 啊…………不要……这样……啊……啊……“”小伊卿到底要不要“”… 啊… 啊… 啊… 啊… 啊操… 啊… 啊… 啊操死伊卿… 啊… 啊… 啊… 啊使劲… 啊… 啊… 啊… 使劲操… 啊… 啊… 啊… 啊… 操淫屄操淫穴… 啊… 啊… 啊… 啊…操死我的屄… 啊… 啊… 啊… 啊…“罗飞的动作更加猛烈了,原本与伊卿双速双飞的和谐被肉体间强力的抽插摩擦所代替,伊卿的身体出现了大颗的汗水,原本潮红的可爱脸庞则是完全因为急促呼吸变得红白交替着,仿佛在告诉周围的男人,这个女人的性欲需要肉棒操,需要肉棒射。
      不知过了多久,罗飞慢慢向后瘫去,伊卿也顺势做了下去,两人四腿之间的汪洋一片,仿佛在告诉周围人他们之间阴精的喷涌和阳精的激射。张家老二见状立马掏出肉棒就要上前,却被媚姐摇手止住。媚姐慢慢扶起伊卿向浴室走去,脱离罗飞肉棒的瞬间,伊卿的小穴仿佛被打开的水龙头,淫水和精液混合流出,在沙发和浴室之间留下了一条细细的水线。
      浴室里,粘稠的头发、骚臭的嘴巴、深红色乳房加上肉屄阴唇外翻的小穴,仿佛是在讲述这个女人的遭遇一样。媚姐细心清洗擦拭着伊卿的身体,仿佛在清洁一个精致的音乐盒一般,经过媚姐一番功夫,伊卿的肉体仿佛焕发新生一般,以全裸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媚姐拿出第四件展品:一条内裤,一条干净到仿佛刚刚拆开包装的纯白内裤,只是夹一张小小的卡片,卡片上写着“Afternoon tea”。周围的男人被这波操作搞得摸不着头脑,伊卿则是大笑起来:“媚姐,你真坏,非要揭人家的糗事。好啦好啦,人家自己讲啦”伊卿走到张家老二眼前,面对着张家老二的脸庞把他的肉棒引入自己的小穴,一双美腿缠住了张家老二的腰身。“先别动,听我讲完,敢动以后不让你操了。”看到张家老二老实了不少,伊卿慢慢说起来。
    “这是每周三媚姐的Afternoon tea,与一般的Afternoon tea不同,这个Afternoon tea只允许女人参加,要求是裸体并塞入自慰棒,而且全体人员频率一致,而且频率会随着时间慢慢加强。所有的女人彼此属于竞争对手,坚持到最后的女人可以享受本月聚会的第一淫乱权。本来那天是我和婆婆、妈妈一起参加的,没想到中途我不得不离开屋子到阳台一会儿,阳台上没有自慰棒的频率信号,当我回到房子时,比赛已经结束了,我婆婆和妈妈并列了第一名。而做为中途退赛者的处罚,必须被第一名的爱人进行淫乱惩罚。”“啊!怪不得我和你爸爸来接你们的时候,你被捆上M台等我们的鸡巴,儿媳妇你那天水是真的多,我和你爸爸两个男人两次都被你的淫水冲了出来,还好媚姐用嘴巴堵住了媳妇的小屄。谢谢媚姐救了我的儿媳妇,过会媚姐要是不嫌弃,我和媳妇他爸还是俊仁一起报答媚姐的大恩大德。”“好了好了,老二快点动起来,小屄痒死了。”听到伊卿的鼓励,张家老二的肉棒仿佛插上了翅膀,一阵又一阵的抽插仿佛要将两人送上淫欲的天堂。”姐啊……啊……妳小穴……啊……肉肉……啊……怎么……啊……那么紧呢!……啊……啊……啊妳的浪屄……啊……舒服死……啊……啊……啊……弟弟了“
      ”啊.......操… 啊… 啊… 弟弟操啊… 啊… 啊…操死我… 啊… 啊… 我的这个浪屄啊… 啊… 啊… 弟弟干浪屄… 啊… 啊… 弟弟尿浪屄… 啊… 啊… 弟弟射浪屄… 啊… 啊… 弟弟射死浪屄啊… 啊…“看到两个人的淫风浪样,周围的男人又按捺不住了,几根肉棒摩擦着伊卿的后背和脖颈。”大家不要急,看看第五件展品,大家看我。“听到媚姐一番话,大家回过头,只见媚姐脱下所有衣服,穿上第四件展品——纯白内裤,用手指隔着内裤摩擦自己的肉穴,不一会儿,流出的淫水浸湿了内裤,内裤则完全透明,媚姐被情欲刺激的肉穴阴唇呈现在大家面前,只见内裤上浮现出几个字”淫屄爱夹肉棒“。”我才是第五件展品,伊卿的淫荡都是跟我学的,操屄请大家操最浪的屄——我的屄。“德哥慢慢起身走向伊卿,一条肉棒塞进了伊卿的小口,回头望去,媚姐全力对付着另外四个男人呢:老钟占据了媚姐的肉屄,一对豪乳成为伊卿公公的肉弹按摩器,菊花处罗飞的肉棒正在做试探性进入,而自己的徒弟阿华则是侧身享受着媚姐的嘴巴。看到这一切,德哥低下头对伊卿说道“小伊卿哪里需要啊?嘴巴,小穴还是菊花呢”伊卿听罢对德哥报媚眼回敬,却被下身的张家老二一个冲击搞得浑身抽搐。
      不知大战了多久,身心疲惫的媚姐忍不住抓起了室内的麦克风,嗲声道“门外有没有寂寞难耐需要鸡巴的浪逼骚货呢?快点进来帮帮忙。”说完便转身用嘴巴帮伊卿清理她脸上的精液去了,不一会儿,门上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赞(4)
TOP Posted:2020-11-18 13:56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jkwzy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5120
威望:498 點
金錢:80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2-28


期待后续
TOP Posted:2020-11-18 14:49 #1樓 引用 | 點評
金三胖子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99
威望:30 點
金錢:9 USD
貢獻:1 點
註冊:2018-05-09

1024
TOP Posted:2020-11-18 18:04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