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保洁王姐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保洁王姐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老白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57
威望:18 點
金錢:176 USD
貢獻:66 點
註冊:2011-06-06


[現代奇幻] 保洁王姐



第1节

故事发生在好多年以前,我在开发区一家软件公司上班。那时还不流行加班文化,一下班大家都早早走了,就我单身,经常留在公司打游戏。
八月的一天,下班后我一直在打游戏,玩的很高兴,尿急了也没上厕所,憋到最后实在憋不住了,才丢下鼠标直奔卫生间。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以为公司只剩我一个人,谁知刚进盥洗室就听见女厕那边有拖地的声音,好像是王姐。
王姐是公司保洁,不到四十岁,总是梳着丸子头,勤快利索,每天下班后她会把公司打扫干净最后一个离开。我们平时中午吃饭经常聚在一起,拉拉家常、开开玩笑,她是个随和直爽的人。
王姐是附近城中村的居民,几年前她们村的地连带老宅一块被开发区征了,一夜之间她们变成了城里人。征地拆迁赔的钱就有几十万,又分了几套安置房,除自己住一套,其它都出租给我们这些小白领。她属于闲不住的人,不喜欢像邻居那样整天打牌,就来我们公司做起了保洁,不图挣钱。这些是闲聊时她告诉我们的,她的工资没我们高,可认真算起来,我们这些小白领真没有她这样的土著活的滋润。
可是今天不知为什么这么晚她还没收拾好。
我冲进卫生间勿忙拉开拉链,这时却听到她的脚步声从女厕那边走来,为防万一我故意咳了一声让她听见,免得她以为男厕所没人。
正当我把涨地发硬的阴茎掏出来准备痛痛快快放水时,门帘忽然掀开,王姐拿着拖把走了进来。
我大吃一惊紧急刹车,背过身去把阴茎塞回裤子。但实在憋地太久,水龙头一开很难收的住,还是尿出来一些。
我努力压制住尿意:“王……王姐,厕所有人。”
谁知王姐看都没看我就开始拖地:“没事,你上你的。”
我晕,这可是男厕所,她问都不问一声就闯进来。
看她无所谓的样子,我只好说:“你进来应该先喊一下看有没有人,这样多不好意思。”
王姐斜瞅了我一眼:“有啥不好意思,我孩子都上大学了。没事,你上你的。”
我还是难为情:“王姐,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你在里面,我……”
“你上你的我不看。”王姐的拖把根本没停。
“可是你在里面我上不出来。”我都不知该怎么说了。
王姐终于直起身子,笑眯眯看着我:“呵,有啥不好意思?我儿子在家上厕所从来不关卫生间门,你们这些小毛孩有啥不好意思?”
膀胱的尿意一浪接一浪急切需要释放,我简直无法回答她的话。
“王姐,我快憋不住了,你先出去好不好,我要尿……尿到裤子上了。”
“哎呦,你尿你的不用憋着,我看看你会不会尿到裤子上。”说完她仰头哈哈笑了,笑完又继续拖地,还自言自语:“你们这些小毛孩就是事儿多,阿姨一把年纪了啥没见过,还不好意思,啧啧。”
王姐半弓着腰,圆鼓鼓的屁股向后翘着。公司给保洁定制的工服很合身,加上王姐以前经常干农活,虽然已经四十了,身材却没走样,在酒红色工服的包裹下,丰满圆润。
看到她执意不出去,我有点恼火了,心想既然你都不怕我还怕啥。赌气道:“那我尿了,可别吓到你”。心一横,把阴茎掏了出来。
谁知王姐把拖把往地上一墩转过身来:“好,让阿姨看看你这小毛孩毛长齐了没有。”
我的阴茎不算大,在同龄人中最多算中等偏上,不过被尿憋了这么久,已经涨大到了极限。
随着闸门松开,一股粗壮的水柱笔直射出来打在小便池墙上,四下里喷溅。我怕溅到身上稍稍侧过半个身子,于是水柱改变方向抛物线般落到便池底部,有力的冲击着,发出唰唰唰的水声,在安静的卫生间里听起来特别响。
膀胱部位的酸涨感立刻减轻,下午喝的水多,这泡尿尿的时间特别长,好像一直尿不完似的,畅快无比。
王姐一开始还盯着我,看到我真的开始尿了才觉得不好意思,“切”了一声转过身去。
我用余光发现她又在拖地,胜利的感觉涌上心头。哼,还以为你真的啥都不在乎呢。
得意之余我有心报复一下,松开手摇晃身体,阴茎左右摆动,S型的水柱来回扫射。我挑衅似地看着王姐,可是她只埋头拖地,一声不吭。
我忽然想调戏一下她,故意加大摆动的幅度,水柱一下甩向她那边,溅到她脚下。
王姐惊叫了一声,连忙向旁边躲避,可是有些尿液已经溅到了鞋上。这回轮到我哈哈大笑了,谁让你刚才笑话我。
她生气了,把拖把朝地上一扔,撸起袖子就要冲过来,不料我再次把水柱甩向她,她又尖叫着闪向一边,骂道:“你个小王八蛋。”
她绕到我背后使劲在我胳膊上拧了一圈,疼地我五官都扭曲了,劳动妇女劲真大。为了摆脱她的魔爪,我迅速转过身来想用水柱逼退她,但没想到她居然不退缩,一边打我一边向我身后躲。就在她躲到墙边无法再躲的时候,眼看就要滋到她身上,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她竟然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阴茎,攻守之势瞬间易位。
王姐攥着我的阴茎使劲捏,痛的我弯下腰去再也尿不出来。
“你个小王八蛋敢尿我,你个小王八蛋敢尿我。”
“痛痛痛,王姐捏断了,快松手。”我痛苦的叫着,没想到出现这样的状况。
“尿啊,怎么不尿啦?尿啊。”
“不敢了,我不敢了。”我想掰开她的手,她反而更加用力,疼的我捂着裆部不敢再挣扎。
“你个小屁孩胆子不小,反了天了,我看你还敢乱尿,我看你还敢乱尿。”她一边骂,一边用另一只手拧我,痛的我龇牙咧嘴,想避却又避不开。
我只好不停地求饶:“王姐,我不敢了,再不敢了,你放开我吧……”
她打了一会儿,骂了一会儿,累了,叉着腰喘着粗气,胸部上下起伏,里面好像装了两个气球,把工服撑的鼓鼓的。
我的阴茎早已变软,身上到处火辣辣地疼,可怜兮兮求着她,求她高抬贵手。
也许她出够了气,也打累了,手上没有刚才攥的那么用力,却仍没有松开的意思。
疼痛感渐渐消退,麻木的阴茎一点点恢复知觉,一股温热感从她手心传来。大学女友虽然也摸过我的阴茎,可我从来没想过会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被一个和我几乎没有交集的女人握着。
求她没用,我在思考怎样趁她不备挣脱摩爪,她抓的已经不紧了,应该可以成功。可是阴茎却偏偏传来源源不断的温热感,这比我自己握着舒服多了,我开始犹豫不决要不要拔出来,让她握着也挺好,不是吗。
那股温热包裹着我,阴茎好像沐浴在阳光下,暖暖地传到小腹。
一但有了邪念,阴茎就不受控制了,握在她手里竟然开始变大,一点点挤开她的手指,仿佛一颗发芽的种子顽强顶开泥土,我紧张的不知所措。
王姐发现了手中的变化,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愠怒,又重重捏了我一下。但这次她仿佛捏到了一根铁棍,不但没有捏疼我,在她一松劲的瞬间,阴茎反而猛烈暴长,变的更大更长。
她吓了一跳,连忙甩手丢掉我的阴茎,骂了一句“流氓”,转身就要出去。
刹那间不知怎的我已热血上头,下意识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猛地往回一拽,把王姐拉回我面前,另一只手顺势揽住她的腰,低头吻了上去。她惊恐地刚要喊出声来,嘴巴已经被我压住,变成了呜呜声。
后来回想起来,当时的我应该很气愤吧,是你不打招呼就闯进男厕所,反而说我是流氓,那我就给你看看流氓是什么样子。
她很快扭头躲开我的嘴巴,用力推开我。我钳住她的胳膊搂住她的腰,继续在她脸上到处亲吻,追撵她躲闪的嘴巴。
“你干什么……放开我……”她一边挣扎抵抗一边喊着。
纠缠中我的嘴和她的脸蹭来蹭去,不知她用了什么香水,还挺香。
虽说她是农妇出身,身体素质比城里女人强,可毕竟女人的力量无法和男人抗衡,不管她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我的控制。
“放开我,要不然有你好看,听到没有。”
我毫不退缩:“是你自己进来的,我又没逼你。你不但看我尿尿,还摸我鸡鸡,摸完还说我是流氓,有这么不讲理的吗?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流氓是什么样子。”
王姐连忙辩解:“不是不是,我不是故意看你,我只是想快点打扫完回家。”
我不听她的,继续动作。一步步把她挤到墙角,让她没有躲闪空间,上身压着她鼓鼓的胸部,柔软的肉感隔着薄薄的衣物传来,更加刺激着我。
王姐有点慌了:“小张,算我说错了,你快点放开我,要不然我喊人了,我真的喊人了。”
我承认当时已经昏了头,有气愤也有邪念,我完全不理会她说的,挺着硬邦邦的阴茎挤在她肚子上。
王姐更加猛烈地反抗,用手推我掐我拧我,还用脚踩我,拼命想逃离卫生间,但每次都被我重新推回墙角紧紧按住。然而她却没有真的喊人,也许她自己也觉得这事有点说不清楚。
挣扎了一番,她累的气喘吁吁,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留海也变成一缕一缕,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趁她喘气的空档,双手突然绕到前面夹住她的头,再次吻上去。她来不及作出反应,结结实实被我吻个正着,怎么也挣脱不开。
她立刻用双手猛烈还击,在我的胳膊上留下了不知多少抓痕。我仗着皮糙肉厚,全然不顾,专心吸吮她的嘴巴。
我伸出舌头顶开紧闭的嘴唇,她牙关紧锁,我只能在牙齿外围来回舔砥,无法深入,可这和接吻也没什么本质区别了。她感到不对劲但又甩不开,就张开牙齿想咬我的舌头,竟然咬的嘣嘣响。我早就防着这招了,她一张口我就把舌头缩回来,等她闭上我又去舔。当年跟大学女友谈恋爱时,这招已经练的无比熟练。她咬不到我,反复几次后只能放弃,继续紧咬牙关。我看她不再咬我,就伸出舌头仔细探索她的嘴唇、每一颗牙齿,不断吮吸,享受着接吻的乐趣。
没多久,两个人的口水就混在一起,咂咂有声。期间她挣脱过,不过很快又被我控制住,既然逃脱不掉,加上体力消耗巨大,她的身体逐渐松驰下来,干脆闭上眼睛任我欺负了。
不知为什么人在接吻时大都喜欢闭上眼睛,我也是,不过我在悄悄观察她的反应。她的眉头不再紧皱,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嘴里开始若有若无地发出嗯嗯声,非常可爱。
咕唧咕唧,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我和她接吻发出的声音,就连楼下汽车驰过都清晰可辨。
女人好像都是这样,她们身上的重要部位,没有被你占领前会拼命阻止,一但被攻陷,就会停止反抗,这个部位以后就不再对你设防。
我感到她的牙齿不再咬的那么紧,就用舌头尝试开启它,牙关一点点被分开。忽然她意识到不对,重新合上,很快又放弃了,彻底放弃了。至此,嘴巴的这个阵地被我完全攻陷。
我的舌头向里面快速进出了几次,确认她真的不再咬我就放心大胆向深处探索。她的小舌头正安静地躲在里面,又软又滑,毫无抵抗能力,我把它上下左右舔了个遍,小舌头只是和它的主人一样一动不动。我用舌尖挑逗它,左边舔几下,右边舔几下,分开几秒钟瞧瞧它的主人有什么反应。终于有一次触碰以后,它怯生生回舔了我一下,她的防线崩溃了。
接下来就是快乐的游戏时间,我和她的舌头渐渐像藤蔓一样缠绕在一起,追逐戏闹,一场无声的交流。我吸吮着把它带到我的口腔里来,她的口水清清凉凉,像甘霖一样被我大口吞咽着。不知不觉中,她的手竟然攀上了我的背,不再抓挠,只是轻轻地抚摸。鼻腔的喘息声也渐渐加大,粗粗的鼻息吹在我脸上,热乎乎的……
不知吻过了多久,我轻轻松开她的唇,呆呆望着她,她闭着眼满脸红晕,连眼圈上都红了。
她仿佛从睡梦中苏醒,缓缓睁开双眼,波光里尽是迷离。
突然她好像清醒了:“放开我。”她一把把我推开跑了出去,我差点被她推倒。
一瞬间从梦境跌落到现实,我愣在原地,搞不清发生了什么。
卫生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刚才的一幕如梦似幻不可思议,然而嘴唇明明还留有她的余香,双手还残留着她的体温,那灵巧柔软的舌、饱满坚实的胸部是切切实实的感受,最重要的是,我的阴茎仍然挺拔地翘着。

赞(8)
TOP Posted:2020-11-20 14:07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梓铭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65
威望:42 點
金錢:31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8-07


开头很好,期待后续
TOP Posted:2020-11-20 14:34 #1樓 引用 | 點評
立水皮


級別:俠客 ( 9 )
發帖:599
威望:316 點
金錢:53 USD
貢獻:38 點
註冊:2017-02-10

期待后续
TOP Posted:2020-11-20 15:07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