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双重审判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双重审判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贤dota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800
威望:101 點
金錢:537 USD
貢獻:34609 點
註冊:2015-01-26


[現代奇幻] 双重审判



      第 1章 
“不要,求求你们,我受不了了、、、,啊~~~慢一点。啊~~~太用力了,我受不了了。”我哽咽的呼叫。
  “宝贝,这才开始,你就这样,可是不行的哦!恩~~~,宝贝,你可真紧,下面这张小嘴把我紧紧的吸着。”说到这就更用力的撞击,只听见一阵啪啪的撞击声,我受不了的大叫了起来。
  
   “玄,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啊~~”忽然胸部的手使劲的捏了一下我的乳头,一阵酥麻夹杂着痛苦让我忍不住的尖叫,而后庭不住进出的巨大更用力的在敏感 点上撞击。“霖,好痛,轻一点啊~,再这样我会死的。”还没说完,换来的是更用力的撞击,只见两只同样巨大的紫色巨兽不停的前后撞击着我,在越来越快的撞 击中我再也受不了的开始颤抖,无力的瘫软下来,我仿佛整个灵魂都飞起来了一样,但是两只巨兽都没有停下,一直不停的运动,刚高潮后的我是十分敏感的,这样 的运动让我吃不消,我又开始颤抖,就在我快要昏倒的一瞬间,前后两股热流喷洒出来,我不住的尖叫着,而两人同时抱紧倒在了床上,喘着粗气。
  
  就在我以为结束了的时候,霖和玄都从我体内抽了出来。白色的液体从体内流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地情欲味道。我闭着眼睛喘着粗气,全身泛着粉红色泽,在抬头的一瞬间我看到相同的两张脸都透着浓重的欲望,我就知道一切都还没结束,我无力的希望他们不要太过分才好。
  
  “在判刑之前,总要让犯人有一个辩白的机会吧!”我无力的说道。
  
  “今天中午,你和谁在一起?”南宫玉玄边问边用领带把我的手绑在床头,并拿起枕头垫于我的腰下,而南宫玉霖不知按了什么机关,在接近我脚的两边出现了两个环扣,把我的脚打开并且扣上,把整个私处整个露出,无法闭拢。我试图扭动,逃脱这羞人的姿势,但很难动荡。
  
  “今天有新同学转来,身为班长,当然要带新同学熟悉环境。”我不安的扭扭腰。
 
   “哦,是吗?”南宫玉玄从眼部一直向下吻,让我好不容易恢复一点的力气又全没了。当他吻到胸部就停了下来,只是一直用舌头挑逗着乳尖,还时不时的吸吮, 使整个乳房都沾满了口水和吻痕。一阵阵酥麻使我不由的呻吟起来。“那你为什么让他碰你的腰?”说完就在乳尖咬了一口。“啊!痛~,今天早晨下雨,所以有点 滑,我差点摔跤,他只是扶了我一把,没什么的啊,不会连这你们也要吃醋吧?”我顿时一阵头晕,这~`~~~他们也太会吃醋了吧!
  “不行吗?谁要你让除我们之外的人碰了你。”说着就使劲的吸吮了起来。“啊~~,玄```”我不由的把胸挺了起来,送入他的口中。
 
  许久没出声的玉霖这时提着一个黑色的小提箱走了过来,说:“所以我们今天要惩罚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让除了我们之外的人碰你一下?”
  他慢慢地打开箱子,首先拿出了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对着我摇了摇。
  
  “霖,你们要干什么?”我有点慌张的看着他。他对我笑的过于耀眼,这让我有着很不妙的预感。
  “这可是我们特意订购的哦。为了这玩意,我们可是很辛苦的量了又量!”玄从我的胸部抬起头兴奋的说着。
  “量什么?”我困惑地问到。他们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对着我笑。
  “你看这是什么?”霖手中拿着一个肉色的棒子,“这可是按照我和玄的尺寸做的哦!”说完还把它拿到我的眼前让我仔细的看。“你看只要我按这个按钮,他就会自己活动,而且还可以调节快慢。”
  “我~~,你们不会是要、、、、、、”我惊的说不出话了。
 
  “对,就是你想的!”不知什么时候玄手里也拿着相同的东西,对着我摇了摇。
  
  “能不能饶了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真想哭了。
  “那可不行,作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的哦!宝贝,今天你是逃不了的。”霖温柔的吻了我一下,“要是不惩罚,你是记不住教训的。”
  第 2 章

  南宫霖从床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雕花的粉色小盒子打开,从里面挑出白色的膏状物抹在手心,用体温将其融化,拿起假阳具认真的涂抹上去。
“你干什么?”我害怕的看着他。
 
  “这是我新配制的药膏哦,可是花费了我很多的时间。记得我月初一直让你吃的药吗?”南宫玄一边吻着我一边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那不是避孕药吗?”难道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如果只是避孕药我会花费这么多的功夫吗?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制作的哦。它可以让你的危险期固定在每个月的第十五`十六天。平时我们留在里面的都会被子宫 吸收,从而让你的皮肤变得更加的光华细腻,而且做的越多越好,不用再当心做多了对你身体不好的原因而忍耐了。宝贝,涂了这个药膏后,你会变得更敏感,不只 是涂过的时候哦,这药膏会一直改善你的体质,会让你越来越敏感,并且能加速我们留在你体内‘牛奶’的吸收哦!”他边说边走到了一边,拿起了另一个假阳具涂 抹了起来。 
  他一走开南宫霖就走到我张开的两腿间,“宝贝,你真是太迷人了,我还真不想让手中这玩意来代替,不过这是你该有的教训。”说完就把它慢慢地塞如我的花穴。“你看你下面的这张小嘴正慢慢地把这大家伙一口一口的吞了。”
  
  “啊!”我忍不住的叫了起来,随着这微凉的玩意进入我的体内,一阵阵地酥麻传便全身,仿佛有无数地小蚂蚁在体内爬动。“你们早就预谋好的?!”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和他们计较了。
 
  “你说对了,今天的事只是让他提前了而已。”南宫霖趴到我的胸前,用他坚硬如铁的下体顶着我说:“不知道能不能一起进去。”说着用手指探入了已经填满了的花道,让原本已经很紧窒的花穴更加的肿胀。
  “不要,我会死的。”我吓的大叫了起来。“啊~~”我受不了的叫了起来,他的手指一直在花道里的敏感点处不停的按摸


“放心,我只是说说,现在的你还无法承受,真要这样也是以后的事。”说完给我一个热吻就起来让到一边了。
  “接着到我了。”南宫玄把另一个慢慢地挤进我的后庭,:“宝贝,感觉怎么样?”边说边吮吸着我的乳房。
  
  “好胀!啊,好难受!”从前后不停的传来酥麻感,让我难以集中精神。我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
  “这样就受不了,呆会儿怎么办?”南宫玄用力的吸着我的乳头,让原本就粉红美丽的乳头反射着水样的光泽,显得更加诱惑迷人。
 
  “现在你就好好的接受惩罚,我和霖有事要商量。你要乖乖地哦!”说着就拿出了两个小型遥控器。“霖,你说开到哪一当?”南宫玄朝南宫霖邪邪地笑了笑问到。
  
  “当然是最快的了。谁叫她今天这么的不听话。”说这就一把抢去了一个调到了最快。
  
  “啊!好快,我受不了,霖,我下次不敢了,放慢点啊!啊~~”只见后庭的阳具不停的跳动,频率很快。巨大的快感不停的传来,可是四肢又被固定住了,至使我的腰肢不停的纽动,妄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减轻快感。
  “什么,还想有下一次。本来只想调到稍快,但是现在我改变注意了。从现在开始你就乖乖接受处罚吧!”南宫玄也把手中的遥控器调到了最快,顿时花穴中的阳具也开始快速的震动起来。
 
   这是我再也忍受不了的呻吟起来,越来越快的呻吟声中我又依次的高潮了。但是并没有给我休息的机会,那两个假阳具还在不停的动着,我敏感的小穴又开始紧 缩。南宫玄把手放到小穴中的假阳具上拉了拉说:“宝贝,你可吸的真紧,拉都拉不出来呢!你就乖乖地在这呆着,一会我和霖再回来看你哦!”说完拉着南宫霖就 往门走去。我已经没有办法集中心神去听他说话了,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嘴里发出娇媚的呻吟。

“玄,这样宝贝受得了吗?”南宫霖有点担心的问到。
  
  “放心,没事的。我调的药你还不放心吗?越是这样的调教以后她的身体越敏感。才不至于会受到伤害。正好可以教训一下她,要不她老是那么没自觉,那么容易相信人。”
  
  "玄,你查到今天来的那个转学生的资料了吗?我觉得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南宫霖有点担心的问到.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我早就派人去查看了.估计马上就会送来."南宫玄刚说完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少爷,我可以进来吗?"一个全身黑的中年打开了门.
 
  "进来吧!查得怎么样了?"南宫玄问到.
 
   "少爷,果然不出所料!这个人很不简单.我们一开始根本查不到他的资料.直到动用家族情报系统才在S级秘密档案中找到他的资料.瑞司.克鲁特.杰那林, 是杰那林家族族长最小的儿子,智商高达200,是杰那林家族的指定继承人.他的母亲是克鲁特家族族长的独生女,虽然不能继承族长之职,但掌控克鲁特家族 2/3的秘密力量.他可以说是世界上能和两位少爷抗衡的五人之一了.这一次他似乎是冲着少奶奶来的."黑衣人说完就恭敬的站到一边.
  "玄,还真不出我们所料,竟然是冲着我们的宝贝来的,看来有一场硬战要打了!"南宫霖阴沉着脸狠狠地说到.
  "博仁,你可以退下了."南宫玄瞟了一眼黑衣男子.等黑衣男子走了以后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霖,该去看一看月儿宝贝了.再不去的话她可是会怨死我们两的."说着就率先站了起来朝卧室走了过去.
 
  当两人打开卧室的门时,顿时被所看到的景色吸引,全身都滚烫了起来.空气中散发出的是少女甜甜的体香和一种淫迷的气氛.这更让他们下身的铁棍越发的肿胀和硬挺起来.两人边走边把身上的睡衣随手脱了,待他们走到床前的时候早就一丝不挂了.
  
  南宫霖和南宫玄各自拿出了一个振动器,透明的液体顺着一起流出,扯出长长的丝来,显得极其淫迷.两张小口因为振动器的原因,都不能关闭.粉红色的嫩肉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的,仿佛婴儿的小口.看到这后两人再也忍不住了,都纷纷解开床上人儿的束缚,开始了又一轮的战争!
  
   "恩~~啊!"我不停的纽动着纤细的腰肢,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狐媚淫荡的呻吟.全身的皮肤如粉色的月季般,粉粉的,红红的,发出淡淡地诱人光氲.不一会 儿,我就全身颤动,十指不由死抓住床单,圆润白皙可爱的脚趾也不有自主的卷缩了起来.高潮过后我不停的喘着粗气,大脑已经没有自主意识,完全一片空白.就 在我快昏过去的时候,不知道是他们两中的谁把一直放在体内的振动器拿了出来.我终于呼出了一口气.
 
  才拿出的时候,忽地感到很空虚, 没有了那种充实感.我感觉到手上和脚上的束缚已经解除.我以为惩罚已经结束,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时,身体被抱了起来.忽然间,两根滚烫巨大的铁杵又以最快 的速度进入了我的体内,那种空虚的感觉忽然被一种满足所代替,我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最后在两根铁杵一进一出中或同进同出下达到了又一次高潮,内避也不由 自主的使劲收缩,前后不一的两声闷哼中,滚烫的精液喷射进我的体内,是我又一次达到了高潮,从而陷入了黑暗只中.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感到有人正为我擦洗,但因为过多的消耗体力使我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但我能从他擦洗的动作中感觉到他的温柔---那种小心翼翼,仿佛过于用力就会使我破碎般的温柔仔细.

第 4 章

  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不过我想就算我不去,学校也不会拿我怎么样的。不过身体就像被拆了重组一样,全身酸痛,连动一下手指都几乎要花费我所有的力气似的。
  
  就这样有气无力的呆在床上,不由得就想起了我和南宫他们的初次相遇.那天~~~~
 
  “的爹,求求你了,我不要参加PARTY啦!”我不停地摇着他的手,可怜惜惜的看着他。
  
  “这次说什么也不会答应你了,要是再这么下去别人都不知道我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他看着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有什么嘛!小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让小妹去不就可以了啊!”
“说不行就不行。我和你妈咪可是很迁就你了哦,让你8岁就自己去环游世界,而且一去就是7年。要不是你还有点良心知道经常打电话回来。我们都快忘记我们还有一个女儿了,你这可恶的小丫头。”说完就用力的捏捏我的鼻子。
  
  “啊!好痛,妈咪,的爹欺负人家啦。”我摸着捏得通红的鼻子撒娇的说。
 
  “这次我可不帮你,你的爹说的太对了。你就任命吧!”妈咪笑眯眯的说道。
  
  “好嘛,好嘛!我去还不行。”我撅着嘴说到。
  
  “这才乖嘛!妈咪已经帮你选好了礼服放在你的床上,一会而换上。”说完亲了亲我的脸。
 
  “哥哥和小妹去不去。”
  “他们说会自己过去,你不用操心。”的爹摸摸我的头说:“快去换衣服,呆会儿和你妈咪去做个美容顺便化化装。让人看看我最漂亮的宝贝。”
  
  “我才不是你最漂亮的宝贝呢,妈咪才是。”
  
  “哦,那你要做谁的‘最漂亮的宝贝’啊?”
 
  “讨厌,的爹就知道欺负我,我不跟你说了啦!”过了两秒我才反映过来的爹的意思,不好意思的跺了跺脚,跑向电梯.
  
 
  
   到了晚上6点,我和妈咪一人牵着一边的爹的手一起来到了南宫家参加南宫家的两位少爷的18岁生日PARTY。说来也巧,他们和我家很相似,同样是世界前 500强企业(不过他们家要比我们家排名提前100多名),一样的家里都有三个小孩,其中一对还是双胞胎,只不过他们是兄弟我们是姐妹。并且他们在上流社 会很有名,几乎人人知晓,而外界几乎只知道我家只有两个小孩。
 
  他们之所以那么有名似乎是和他们对待跟他们告白的女生的态度有关.听 说只要有女生写情书给他们,约他们见面,有时他们就会互换身分去和女生见面.并且最后还很恶略的嘲笑她们.但无论他们再怎么恶略总有女生前仆后继的表白, 总认为她们是他们的真命天女.哎!其实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相反可恨之人也有其可怜之处.他们兄弟两一定很懊恼嘴里说喜欢他们的女孩却不能认出他们的 不同吧.
  我真是的老是会胡思乱想,老是喜欢猜测别人的心理.不过很奇怪,在我们家从来没有人会认错我和小妹,而且只要和我们姐妹俩相处过的人,只要是知道我们家是有一对双胞胎女儿的人也从来不会把我们认错.想到这里我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还好我没有这样的烦恼!
  
  “一个人傻笑什么呢?你这个爱发呆的毛病看来是一辈子都改不了了啊!”的爹宠溺的捏了捏我的小鼻子.
  “的爹!人家哪有傻笑.我只是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啦!”我不好意思的摇了摇的爹的手臂撒娇道.
  “的爹,为什么你们从来都不会认错我和小妹啊?你看人家南宫家就会有这样的烦恼啊!是不是因为我经常不在家啊?也不对啊,我们家是从小就不会认错啊.难道是我们脸上有什么特别容易认别的胎记?可是我怎么就没发现啊!的爹,你告诉我好不好啊?”
  
  的爹和妈咪听了我的话以后都露出一种哭笑不得的表情.“傻丫头,胡说什么呢!你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宝贝,我们怎么会认不出你呢.”妈咪揉了揉我的头说.
 
  “宝贝,走!的爹给你介绍新朋友.”说着就来起我的手向着被包围的南宫家两兄弟和南宫家的现任家主走了过去.
第 5 章

  “霖,你看那个不就是许家的那个交际花嘛!前一久还缠着我们不放。要不是看在他哥的面上我连见都不愿见。”南宫玄揽着南宫霖的肩说道。“真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公子哥
  喜欢她,真是没有品位。”
  
  “玄,也不能这么说,她的那张面皮还是很好看的。听说她还是某学校的校花呢!”南宫霖拿着一杯红酒邪气的笑了笑。“不过似乎和她上床的男生也很多。”
 
  “你这么一说,恩!她长得还真的很漂亮。你有没有兴起和她玩玩?”南宫玄摸摸下巴问到。
  
  “我可不想被牛皮糖粘上。不过怎么会觉得她和以前见到的不一样,似乎更迷人了。”刚聊到这儿,管家就走到了他们面前说道:“两位少爷,老爷叫你们过去。”说完鞠了一个躬就走开了。
 
  “走吧!不要让人觉得我们南宫家不懂得待客之道。”说着南宫霖放下红酒,拉起南宫玄不由分说的走了出去。
 
  “霖,玄快过来.我给你们介绍.这是你许伯伯的大女儿.她和你们一样和你们认识的许吟是双胞胎姐妹哦!”说着就把我拉了出来。“小洁,我让他们带你去玩,我和你父亲还有点事要谈啊!”
 
  我看了看父亲。“去吧!刚回来是应该多认识两个新朋友。”父亲摸了摸我的头。
  
  “恩。那的爹,南宫伯伯呆会见。”说完鞠了个躬,拉着不知道为什么发呆的两只走了。我忽然感到有很多视线注视着我们。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我相信我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你们好,我是许洁。请多多指教!”我对他们笑了笑说道。
  “你好,我是南宫玄,我是哥哥。”并且很绅士的行了个礼。
  
  “你好,我是南宫霖。”他拉起我的手行了一个吻手礼。

  “嘻~~,刚才介绍我的时候吓了一跳了吧!我以前一直在世界各个国家旅游,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许家还有我这么一个女孩呢!不过现在还是要说‘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可是我回国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呢!”
  
   “当然,我们也很高兴认识你。不知道你决定要在哪上学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同样的一张脸却能给人不同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她那笑咪咪的眼睛, 就会觉得好开心,好幸福,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去宠她,想把世界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她,只有最好的才配得上她。说着南宫玄不由自主的把她拉到怀里,揉了揉 她的头发。顿时那柔软的发丝从指间滑落,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带给南宫玄从没有过的体验,似乎发丝触及的不是指间,而是南宫玄的心。这是只要看着南宫 玄的人都能从他的眼中看到那浓浓地柔情。

“恩!还没想好。”从他把我拉如怀中的那一刻,我有一点僵硬,我不习惯和陌生人太过接近,不过当我贴近他怀中是,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安全感,还有暖暖地,淡淡地香味。有点像哥哥,不知道怎么的就放松了下来。
 
   “那要不要到我们学校来。那样的话我们也可以照顾你,并且帮你快速的融入校园生活。”不知道为什么南宫霖不喜欢看到许洁在别的男人的怀抱中,哪怕那个男 人是自己的哥哥。说着就把我拉了过去。“我想你一定饿了,我们去拿点东西吃吧。”说完也不等南宫玄反应过来,一把揽住我的腰就往餐桌走去。

  “可不可以放开我,我自己会走。别人都看着我们呢!再说我不习惯有人揽着我的腰。”我边走边扭了扭身子,希望能脱离他滚烫的手掌。脸颊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不行!管他们看不看呢,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如果是不习惯的话,那就更不是问题了,只要以后我天天这么揽着,你就会习惯的。”说到这他邪气的对我笑了笑,腰上的手搂的更紧了。我只觉得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了,我想我看起来一定像只水煮虾。
  
  “你真霸道!再不放开我要生气了。”我撅了撅嘴,用眼睛瞪了他一眼。
  
  “好了,霖。你没看到小洁脸都要烧起来了。”反应过来的南宫玄立马说到。这时南宫霖才不的不放开在我腰部的手。
 
   整个晚上我几乎都是和他们两个一起度过的,除了和哥哥跳了一支舞,而且还没跳完就把我从哥哥的怀抱中拉了出来。我几乎是在女人们嫉妒,又羡慕的眼光中度 过的。我都要怀疑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我一定死无全尸。当然,这些女人中,也包括我亲爱的妹妹。天啊!第一次参加这样的PARTY朋友没有交到几个,却 树立了一大堆的敌人。我真是头痛死了!

第 6 章

  “宝贝,你已经回来一个多星期了,到底决定好去哪个学校了吗?”许爸爸一边看报一边问到。
  
  “还没,要不的爹给我做主吧!”我懒洋洋的说到。就我本人而言,什么学校都无所谓,反正对我来说它只是一个可以交朋友的地方。而我自己感兴起的知识都早已经学得差不多了。
  
   “去你哥哥的学校又太远了,几个月才回家一次。你妹妹的学校又太乱了,没有人照顾你我们也不放心。现在只有蓝尼迪私立学院可以去了,虽然说去这个学校的 话,一个星期才可以回来一趟,但是蓝尼迪私立学院是一所高中和大学相连的高级贵族私立学院,不但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质量高,而且制度健全,生活环境优美, 安全得到保障是其他的学校远远比不上的,所以你妈和我更是不会答应让你去其他学校的了。最重要的是南宫家的两兄弟就在这里读书,他们可以就近照顾你,我们 也放心多了。”说到这里的爹怪怪地朝我笑了笑。“自从上次参加了他们的生日PARTY后,他们可是天天电话加礼物的往家里送。哎!我的宝贝女儿的魅力可是 无人可抵的。”说着说着不由自主的一个人笑了起来。
 
  “的爹,你坏死了!哪有你那么的把自家女儿往外推的。就像你女儿我找不到男 朋友一样。”我不由的跺了跺脚 。一想起这几天的遭遇几恨地牙痒痒。记得才参加完生日晚会的第二天,他们兄弟就跑到家里,又送玫瑰,又约吃饭的,还都霸道的不允许拒绝。最最可恶的是老爸 只要他们一来就立刻把我打包给他们,而且还用那种看准女婿的眼光来打量他们。
 
  “好了,不逗你了。你要知道我之所以看着南宫家那两小 子追你,是因为他们很优秀,我相信像他们这么优秀的男子在整个世界也不会超出二十个。而我的女儿你只有最优秀的男子才能配上。”说着轻轻地吻了吻我的额 头。“不过你要是不喜欢他们其中的一个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的,我只要我的宝贝女儿开心就好。”
  
  “的爹,你对我真好!我爱死你 了。”说完狠狠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不过我还是很想和哥哥一起生活,但是看在的爹你这么想我的分上,我就勉强去蓝尼迪私立学院读书好了。不过我要晚一 个月才去上学,好不好啊?”我用力的抱紧的爹的手,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努力的撒娇,我知道只要我用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任何人,无论是谁都会答应我的要求 的。
 
  “那你得先告诉我你这个月要干什么。”看着这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像小狗一样眨巴眨巴的看着我,唉!真是什么样的要求都会答应。我都快变成孝父了。父亲无奈的摇了摇头。
 
   “谢谢的爹。”我使劲的在的爹脸上响响地亲了一口,一看的爹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一定会答应我的。“我当然是要到哥哥那儿住上一个月啊!哥哥都说为我留了一 间房了。我可是很想他了,除了上次在南宫家的PARTY上跳了一支舞,就没在见过了。那天哥哥更我说最近在写报告,所以很忙,不能回家,但是他一直在住处 给我留着一间房的,让我到那去住几天。再说哥哥他这么忙一定又不按时吃饭,我要去监督他,顺便改善一下他的生活。再让他这么下去身体一定受不了的。的爹, 我知道你最好了,你一定会答应让我去的,对吧?”
 
  “唉!你这小丫头,从小就跟你哥哥感情最好,我能不答应你嘛!真是有了哥哥就不要老爸咯!”看着的爹故意装出来的苦像,我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谁说的我不要的爹的。我只是去住一个月。等我回来只要一放假就回来陪的爹啊!不要到时候嫌我烦哦!”
  
  “怎么可能,到时候你就更没时间陪我这个老头子了。以后你的假期可就属于你的男朋友了,怎么会想起你可怜的老爸呢!”的爹不由地发出一声叹息,颇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样子。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最最最爱的的爹啊!”我一下扑进了的爹的怀抱,紧紧地抱着他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静静地感受父亲的温暖。

第 7 章

  “小姐,你好!我是蓝尼迪私立学院的教导部主任,自从你父亲打电话来学校说你要就读后,我们调查了 你以前的记录,证实了你的确有资格来我们学院就读。希望你能在我们这儿有一个愉快的学习环境。如果你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找你们的班主任。”一个略微发福 的中年男人站在校门口迎接我。

“谢谢!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微微地鞠了个躬。
  
  这孩子还真是有礼貌,教导主任在心中想到。“好了,现在你去找你们班主任报道吧!”
 
  “小洁,你来了啊!怎么不叫我们来接你呢?”远远地就看到南宫家的两小子朝这儿走来,想躲的时候已经被他们发现,南宫霖还不停的向我招手。
 
  “李主任,你好啊!想不到在这儿遇到你。”南宫玄乘机和教导主任攀谈了起来,他们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是南宫你们啊!呓!你们怎么认识的。”教导主任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我们家和小洁家是世交,所以小洁的父亲托我们照顾她。那么主任你就不用担心了,一会我们送小洁去报道。”

  “这样啊,那你们带她去报道吧!我还正担心她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环境无法适应呢!”说完他摇了摇手就走了。
 
  “小洁,一个多月没见,想我们了没有?”南宫玄把头凑到我的耳边,一边说一边往里面吹着热气。
  
  “不要这样和我说话,好痒啊!”我受不了的摇了摇头说。
  
  “小洁听说怕痒的人疼老公哦!”接着南宫霖又把头伸到我另一边耳朵旁吹气。
  
  “南宫霖,你不要太过分。”我生气的跺了跺脚。
  
  “好奇怪哦,小洁宝贝!你好像从来不会认错我和玄。”南宫霖不顾我意愿的揽上我的腰。在我多次抗议无效的情况下,只好无视他们的手.
  
  “那有什么好奇怪的啊,你们两个根本不相同,一看就知道啊!”
  
  “可是为什么就只有你分辩的出来呢?”
  “我怎么知道啊!反正在在我的眼中你们都是不一样的。”
 
  听我说完这些话后,他们眼中都闪现出奇异的光芒,在我还来不及研究那到底意味着什么时,就不见了。
 
  “走吧,我们先带你去你的宿舍看看,里面的一切可都是这一个月来我和玄一起亲手布置的哦!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说完顺便拿起了我手中的包袱。想不到他们还满有绅士风度嘛!
  
  我们来到一栋很别致的两层小洋房,在房子的前面有一个小小的院子,里面种着不同颜色的花,最特别的是院中有一棵年纪非常大的榕树,榕树上有一个双人坐的秋千。我第一眼看到这儿就爱上了这个别致精美的地方。我开心的跑了进去,坐到了秋千上荡了起来。
  
  “这个地方真美丽!真的是给我住的吗?”我开心的问到
   “可不是给你一人住的哦!在我们学校一共分三种住宿条件,一般没什么背景,通过奖学金来读书的就住四人一间,每层十间,共五层的住宿楼。而这样的住宿楼 一共有五栋。而家里条件还可以,背景一般的就住到二十人一栋的高级学生别墅里。那样的别墅一共有三十栋。至于学校最好的住宿楼就是这样的小洋房了。像这样 的房子每栋可以住三人,里面各种各样的设施都配备齐全,所以不用担心住的不方便。”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笑的怪怪地。
  
  “那我一定要和舍友处好关系,那样的话才不致于尴尬。不知道她们欢不欢迎我?!会不会因为我忽然插入她们的生活而导致她们的不快!”我有点担心的问了问他们.
  
  “至于这个问题你完全不用担心。”南宫霖对我笑了笑说。
  
  “为什么?”我一脸的疑惑。
  
  “因为我们就是你的舍友。”他们两同时揽住对方的肩膀笑眯眯的说到。
 
  “怎么可能?”我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
  
  “怎么不可能,伯父叫我们要好好的照顾你,我们自然要把你带在身边啊!在说目前三人住的小屋已经就只有我们这有着多余的房间了。你就乖乖的待在我们身边吧!”说完后南宫霖就不待我反应,自主的把我的行李提进了房间。
  
  我立刻跳下了秋千,要追过去。“喂!南宫霖不要自作主张!大不了我去其他的地方住啊!”
 
  一直待在我旁边的南宫玄一把抱住了我,说道:“小洁宝贝,你最好要有觉悟,你是逃不开我们身边的,这一辈子都休想。”
  
  我听了这话后,所有力气都仿佛被抽走了一般,不再挣扎。难道我的求学生涯就要在这水深火热中度过吗?

第 8 章

  走进这所外表华丽丽地小洋房,里面和我期待的一样有内容,接近一百平方的客厅,里面放置着火红色的 真皮沙发,地上是长长的羊毛地毯,踏上去十分的舒服。西边是一道大大的落地窗,挂着水蓝色和梦幻透明的两道窗帘。在东边的角落里是一个扇形的酒吧,里面放 满了各种不同年份的红酒,一打开吧台的灯,就会使由不同形状不同水晶制成的酒瓶发出梦幻般的色彩。客厅的北边是一个三十平方的厨房,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 器具,这是我最满意的地方了。客厅的南面是一个可爱的螺旋状的楼梯,直通二楼
 
  “走吧!我带你去看一看你的房间。”说着就来起我的手向螺旋状的楼梯走去。“二楼和一楼有点不同,这儿有着三间卧室,从楼梯口这过来的第一间是我的房间。”南宫玄顺手打开了房间的门。
  
  我看了看,满室的幽蓝,无论地毯,床单还有窗帘都是幽蓝幽蓝的。微弱的灯光衬托下,显得更加的清冷寂寞。“南宫玄,你似乎很多愁善感!我不知道要怎么说,但是我希望在未来的生活中能让你感到愉快!”
  
  “如果你答应以后叫我玄的话,我一定会很愉快的。”他说完拉起我的手轻轻地一吻,深情地望着我说到。看着这张帅气的脸,再加上深情的眼光,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少女都会心跳加速的。何况如果有两张同样的脸用同样深情的眼神注视着你的话,你也会像我一样有想要晕倒的感觉。
 
  “当然还有要叫我霖哦!你们动作真慢,我都把行李放好了,现在小洁宝贝和我一起去看你和我的房间。并且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这栋楼的管家。”说着南宫霖就把我拉着向地二间房间走去。当房门一打开映如我眼潋的就是满满一室的红,灿烂热情,那华丽丽的风格仿如玫瑰般惹眼。

“这房间还真是你给我的感觉一样。”我有点无奈的抚了抚头,自己不由自主的想自己是不是想漫画里的人物一样,额头布满黑线。
 
  “嘿嘿~~,小洁宝贝你的表情还真是有趣。走吧!我带你去看你的房间。”说着也不待我反应南宫霖就一把拦腰抱起我,我不由的惊呼一声‘呀’,双手揽上了他的脖子。走在前面的南宫玄打开了斜对面的房门说:“亲爱的公主,这是我们特意为你准备的房间,希望你能满意!”
 
  “咦!你们怎么知道我喜欢淡蓝和粉黄呢?”我抬起头来映入眼中的是淡蓝和粉黄互相搭配组合而成的房间,地上铺着白色的厚厚第长毛地毯,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抱枕和一些可爱的毛绒玩偶。“怎么知道我喜欢不同的抱枕和毛仔公呢?”
 
  “只要是你喜欢的我和玄都知道,你的这个房间可是我和玄花了两周时间亲自布置的,你喜欢吗?”他两眼闪亮的看着我,仿佛等着主人奖赏的小狗一样。这一分钟我的心中充满了感动,我不由的抱紧了揽在他胫部的手,“谢谢!”
   “你不会这样就打发我们吧!你应该这样!”说着就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头慢慢地俯了下来。这时我不知道该不该躲开,在我还在不知所措时,唇上已经传来了柔软的触觉,忽然感到一只手从我上衣伸了进来,正努力 向上爬,我张嘴惊呼,可声音还没发出就有一个软软地滑滑地东西伸了进来,搅动我的唇舌,腰部的手已经不知不觉的爬到了青涩的双峰,在这快未经人开发的处女 地流连忘返。这时的我不由的呻吟了出来,而身上那双顽皮的手在峰顶打着圈圈,偶尔用两指稍微用力的捏一下,顿时一股酥麻传遍了全身,让我全身无力,任由他 们摆布。这时,一只手又不安分了起来,他慢慢的从上往下移动,来到腰部的裙口,做怪的一直一直往下移动,慢慢地接近另一快未经开发的处女地.流连忘返。这时的我不由的呻吟了出来,而身上那双顽皮的手在峰顶打着圈圈,偶尔用两指稍微用力的捏一下,顿时一股酥麻传遍了全身,让我全身无力,任由他们摆布。这时,一只手又不安分了起来,他慢慢的从上往下移动,来到腰部的裙口,做怪的一直一直往下移动,慢慢地接近另一快未经开发的处女地。

第 9 章 
 
  南宫玄的手慢慢地爬到了幽幽芳草之地,缓缓地拔开了那朵还未开放的花朵,悄悄地溜了进去。“啊!”我不由地叫了出来,可是南宫霖没有给我更多的发音机会,更加热烈的吻使我忙碌着努力的呼吸。南宫玄的手指在我体内缓缓地进出,时轻时重,忽然他按住体内某个突起的点使我身体不由的一颤。身体的反应似乎给了他们鼓励,使得他们更加的卖力逗弄我的身体。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们脱光,一对玉兔也在南宫霖手中不停的变形。而南宫玄的手指也越来越快,随着快感不停的袭来,我终于昏了过去。
  空气中传来一阵芳香,似花香又似药香,反正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让人问过以后难以忘怀,想要一闻再闻。
  “玄,你闻到了没有?这是什么的味道?”南宫霖耸了耸鼻问到。他好不容易从热吻中清醒过来就发现了这个味道。 
  南宫玄把埋在许洁体内的手伸了出来,晶莹地液体在灯光下反射出光芒,他把手伸到自己的鼻下,闻了闻就把手指放入口中说道:“真甜,咱们宝贝的体液竟然会有一股特殊的香味。不过宝贝的下体太过紧致,现在我们还不能和她结合,否则恐怕会使她受到伤害。不过这段时间我们正好可以帮小洁宝贝检查一下身体是否发育完全,我可不希望她受到伤害!而且这段时间我可以弄一些药物给宝贝,并且研究一下为什么她体液会有特殊的香味。我可不想宝贝出什么意外!我想我们可不会允许有不确定因素存在于小洁宝贝身上吧!”说着南宫玄就向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
  “我去我的实验室做准备!”说着头也没回的走了出去。
  “很甜吗?我也要尝尝!”说着就一把抱起了许洁的腰部顺便从旁边拿了一个抱枕垫到腰下。 

番外一
  今天心血来潮,所以称霖出去吃饭的时候,打扮的美美的,去他办公室等他,好给他一个惊喜!恩!我要穿什么呢?兰色透明的蕾丝花边前开式内衣,同款式的丁字小内裤,并且是那种用一股线拴着,只要一拉线就会整条的掉下的那种最方便“办事”的款式。白色高腰上衣,前面只用两只衣角在胸前打一个结,把整个饱满丰盈的酥胸衬托出来。下身是超短的牛仔裙,那种刚好包住小屁屁,只要一弯腰就能陋出小裤裤的那种,在搭配上一双兰色的高根凉鞋。OK!一切完成,出发! 
  不一会儿就到了南翔集团的总部大楼,我那起我淡蓝色的手提包下了车。“李叔,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和南宫他们一起回去就行了。如果他们打电话问你我的行踪的话,你可不能透露给他们哦!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回去后就跟管家伯伯说让他帮我放哨,只要南宫他们打电话回家的话,就说我在睡觉就可以了。你们可千万不能做叛国贼哦!”说完还不等李叔回答就摇了摇手说了声再见转身就像总裁专署电梯走了过去,我知道李叔和管家伯伯是不会不帮我的。
  等我走到电梯拿出了霖给我的专用卡轻轻地刷了刷,叮的一声电梯就开了,我马上走了进去关上了电梯门。电梯缓缓地伸上了二十五层。我看着明亮的电梯,四壁仿佛镜子一样清晰,我看着在灯光中反射出来的自己——洁白晶莹的肌肤,玲珑剔透的身材,在配上微卷的大波浪长发和一身迷人性感的服装,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抚媚完美。 
  “叮!”的又一声我已经到达了我的目的地。看了看镜中完美的我,一切都OK!我要准备出击了。 
  当电梯打开时我没有看到一个人,看来我计算的时间还是很准确的,这个时候这里所有的人都会准时下班到七楼的食堂午餐,当然这就是我准备惊喜最好的时间了。我慢慢地走过外面南宫的秘书们的办公桌,打开了霖的办公室的电子门。说到电子门不得不说的就是着道门的设置,当初设计这门的时候就是只把我的指纹和霖他们两兄弟的指纹输了进去。所以这扇门非上班时间的话一般人是打不开的。
  一走进办公室看到的是一片大大的落地窗,从着片窗户能看到有如蚂蚁的人们在忙碌地走来走去,整条街车水马龙,各色各样的车来来往往,十分热闹。而这里最接近的还是要属天空,在这片蓝蓝地天空下,一切都显得渺小与微不足道。最接近落地窗的就数那张乌黑的办公桌了,它接近3米,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文件和一台液晶超薄电脑。桌下各有两排抽屉支撑着整张桌子,而中间就空出了接近两米的空间,但是从进门的这一边是完全看不到的,因为这张桌子的另一面是一块实体的木版组成的。而桌子的电脑旁边放着的是我和他们的一张合照,在照片中我们都显得好幸福,无论谁看到这张照片都知道我们很幸福。
  我坐在办公桌前的大皮椅上,看着忙忙碌碌地人们仿佛勤劳的公蚁不停进入‘蚁穴’,似乎马上要道上班时间了。我得找一个好的地方藏起来,要不就没惊喜了。我扫视了整个办公室,发现除了这张办公桌下就再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的了。 
  忽然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身体比大脑反应的要快的多,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躲入了桌子底下。
  “林总监你有什么事要说,请你快一点,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的。”南宫霖边说边走到了皮椅上做了下来,并且向桌子靠近,还好他的腿是岔开的,要不就会碰到我的身体了。
  “哎呀!你干嘛那么认真啊!我想我们除了公事还有很多的事可以做的。”一个腻的吓人的女声回荡在办公室里,一双粉色的高跟鞋也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并且一只不安分的‘爪子’竟敢侵犯我的‘领土’——顺着霖的大腿根来回的抚摩。 
  霖一把抓住了那只该死的爪子,冷冷地说到:“你要是不谈公事就给我滚出去,我们南翔也不差你们公司这一笔买卖。哼!”听到霖冷冷地声音,那该死的女人才不敢放肆,依依不舍的离开坐到了办公桌的对面开始谈起了公事。气死我了,虽然霖他有狠狠地拒绝那死女人,可是竟然没有及时的防范住女饿狼的攻击,我可咽不下这口气。这次我是真的生气了,让我生气很严重,南宫霖你惨了!!! 
  我乘霖专心致志的讨论公事时,打开了他西裤的拉链,柔软的手掏处了他的分身,慢慢地揉弄起来,我清楚的听到了一声抽气声,于是张开嘴一口含住了渐渐变硬抬起的龙头,这时的我更是听到了一声闷哼,看你能不能忍住。

番外二

  我慢慢地吞吐着越来越硬的分身,用舌尖舔着它的龙眼,感到它在我的嘴里一跳一跳的.我使劲吸了一口气,手指顺着衬衣爬到了突起,用指尖轻轻刮着它.忽然一只手压住了我的头,使得它进入的很深,几乎顶住了我的喉咙,让我有种要呕吐的感觉,而另一只手按住了我作怪的手.这时霖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我忍不住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它,顿时霖再也忍不住哼出声来. 
  “霖总,你还好吗?是不是不舒服!需要我帮忙吗?”听到霖的闷哼后,那讨厌的女人又用腻死人的声音说到,并且还离开了座位想要绕过办公桌过来。听到她离开坐椅的声音我很紧张,我想要躲起来,刚把头移开一点,霖的大手就压了下来。我紧张的不得了,担心被那女人看到,心仿佛都快要跳出来了。当那女人就快绕过来时,霖用脚一滑,把整个椅子向办公桌滑近,整个下半身都滑到桌子下,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使得他的分身整个的顶进我的嘴里,顶到了我的喉咙,我一下喘不过气来,差点就昏倒!
  “张秘书,麻烦你进来送林总监出去,我下午所有行程取消,不许任何人来打搅我,我不舒服,想要休息休息!”南宫霖快速的拿起电话打给了他的私人秘书。
  “不好意思林总监,你也听到了我和秘书说的了,我们的合作计划还是改天再谈!”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霖总,你不舒服吗?要不我在这儿照顾你~~”正当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张秘书走了进来,:“林总监不好意思,请你跟我走吧!” 
  那女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当看到张秘书一直等着她,而霖又闭着眼睛仿佛不想再和她罗嗦什么的样子气愤地跺了跺脚向门口走了出去。 
  当我听到锁门的声音时,终于松了一口气!我正要把嘴里的分身吐出来时,头顶传来了霖沙哑性感的声音,:“宝贝,你不会是想这样就结束了吧?难得你主动为我服务一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松的就让你逃脱哦!”说着就用手固定住我的后脑勺,腹部开始前后移动,边动边往后移。 
  他的分身越来越大,塞满了我整个口腔,使我不能把它整个的包裹住,唾液也沿着我的唇角慢慢地向下流。我努力的吞吐着,他每一次的挺进都撞击到我的喉咙,但即使这样也只能含住他整个分身的一半。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喉咙仿佛要着火一般的滚烫,他的每一次撞击仿佛敲打在我的心上。嘴里的分身也越来越粗,我知道它就要爆发。可我气不过,原本我是想惩罚他的,怎么能让他这么舒服的就解放了能。想到这时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用口对准龙眼使劲的吸了一口,我听到了他沙哑的呻吟声,嘴里的分身开始不停地颤抖,我知道马上就要爆发了,我立刻伸出右手一把握住龙头,用大拇指压住了出口,顿时分身仿佛变得更加的粗大了。 
  “啊!快放开,就要来了!啊~~”我用另一只手的手指玩弄着那两个肉球,不停的揉弄。“啊!宝贝,快放手啊!让我出来。恩~~”他不由地把腿曲了起来。
  “看你还敢不敢随便让莫名其妙的女人碰你!”我撅着嘴说到。 
  “那又不是我愿意的,谁知道她会忽然间碰我的。又不是我的意愿。”霖无奈的番了番白眼。“你不会连这种醋都吃吧?” 
  “我不管,反正让她碰了你就是你的不对。”
  “是是是,我认错还不行吗?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碰到我一根毫毛!”南宫霖马上举起右手指天发誓。 
  “这还差不多!本来就是你的不对,你是我的,我的任何事物都不能让别的人随便占便宜。”我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是是是,老婆说的都是对的。先在是不是要补偿补偿你老公这颗受伤的心!”说着拉开了我的右手,一把压下了我的头。我看着眼前的分身因为得不到解放都开始发紫了,害怕过分的隐忍会伤到他的身体,所以不在磨蹭,一口含住了他,开始上下移动,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在我的口中爆发了出来。我一时不察,白色的液体顺着我的嘴角流了出来,但是大部分还是被我咽了下去。我抬起头来问到,:“舒服吗?”这时精液便顺着颈部缓缓流下,进入了乳沟。
  顿时我仿佛在霖的眼中看到了汹汹烈火,他一把拉起了我,捏住了我的乳房,使劲的揉

赞(0)
TOP Posted:2020-11-25 01:32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jkwzy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5199
威望:506 點
金錢:88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2-28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20-11-25 05:16 #1樓 引用 | 點評
ronghong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94
威望:80 點
金錢:794 USD
貢獻:1 點
註冊:2017-03-18

1024
TOP Posted:2020-11-25 09:07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