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艳美欲都后宫(四百七十五章完)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艳美欲都后宫(四百七十五章完)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十五 接待办主任沈梦蝶  五
  看着那足可以撩动任何男人心火的贴身衣物,沈梦蝶的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幽怨的神色:“大志呀大志,这样好的一个老婆,你竟然会完全的无动于衷,我也真服了你了,唉,没有想到,我生了孩子以后,你对我的态度,竟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以前,每天夜里,你都会在我身上发泄个两三次才会满足,可是现在,我穿这么漂亮的衣服,你竟然却视若无睹,倒是人家周梦龙有眼光。”
  连沈梦蝶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在这当口,竟然会想到了那个自己自以为是很讨厌的周梦龙,而想到周梦龙和自己的老公,沈梦蝶不由的又想到了生小孩以前自己和老公夜夜春宵的情况,想到了老公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冲刺,给自己带来欲仙欲死的美妙感觉的情景,想到了如果换做了周梦龙,会不会带来老公带给自己的那种刺激。
  渐渐的,沈梦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的热了起来,胸口酥痒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了起来,身体深处流出来的只有女性动情以后才会流出的液体,也不失时宜的流了出来,不但沾湿了自己的内酷,而且,还顺着自己的双腿,正缓缓的流了下来,每流过一处地方,都给自己带来了一丝恼人的羞意。
  这时的沈梦蝶,一只纤纤玉手开始抬了起来,慢慢的向着自己的一对玉女峰按了下去,体内那莫名的躁动,使得她不由的就想要好好的抚摸自己一下,使得自己的快乐更强烈一些,而随着纤纤玉手靠近了自己的玉女峰,沈梦蝶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娇艳欲滴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更像是要流出水来一样。
  “不行,不行,不能这样的,刘书记那么看得起我,在我休假的时候叫我回来,不就是看中了我的能力,想将这一次的事情给解决得更加的圆满么,如果我这样子做,那么,我怎么对得起刘书记呀。”
  想到这些,沈梦蝶虽然很想要揉捏自己的玉女峰,以安慰一下自己久寂的少妇芳心,但是却咬着牙齿,将手又放了下来。
  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以后,沈梦蝶看着镜中一丝不挂的自己,里面是一个何等诱人的样子呀,天鹅一样的脖子下面,突然间突起了起来,那饱满是那么的柔和,那么的挺翘,那么的诱人,玉女峰顶端的两个小小的突起,受到冷风的刺激,仿佛更加涨大了起来,正在那里迎风颤抖着。
  平坦的小腹结实而光滑,一点也看不出沈梦蝶是一个已经生过了小孩子的少妇,并得拢拢的,几首塞不进一个纸片的双腿之间,肉包子一样的坟起,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而那柔顺的黑黑的体毛,正在顽皮的舞动着,显示着少妇的内心,是多么希望能有一双男人有力的大手,尽情的爱抚自己。
  镜子里的人像是绝美的,但是沈梦蝶却不敢多看,刚刚的举动,使得沈梦蝶知道,如果自己再看到那种诱人的场面,自己也许就会控制不住自己,从而陷入到无尽的情与欲的深渊之中去,所以,沈梦蝶咬着嘴唇,颤抖着身体,快速的将干部的贴身衣服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沈梦蝶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又拿过上衣和裤子,穿了起来,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等到自己面上的红潮已经退尽了,再也没有看出丝毫不妥以后,沈梦蝶才将自己的衣服放进了布袋之内,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向着周梦龙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沈姐,你来了,你看看,我这边的情况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
  看到沈梦蝶走进了办公室,周梦蝶的眼角流露出了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暧昧目光,但因为他掩饰得很好,沈梦蝶并没有发现,沈梦蝶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回到办公室以后,内心是那么的不平静,而周梦龙的心儿,又休尝平静过呢。
  看着沈梦龙急匆匆的离去以后,周梦龙的嘴角不由的泛起了一丝得意的微笑,这时周梦龙就算是用大腿去想,也知道沈梦蝶是换衣服去了,而想到沈梦蝶轻解罗裳,玉体横陈的样子,周梦龙的心儿就如同有蚂蚁在跑一样的,变得痒痒的起来了。
  “沈姐穿着衣服是那么的诱人,那如果脱了衣服,那不是更诱人了么。”
  这是周梦龙的第一想法,而一想到沈梦蝶的胸前的那一片混迹,周梦龙就感觉到全身都躁热了起来,俗话说吃不到的就是最好的,沈梦蝶对周梦龙表现出来的冷淡,无疑激起了周梦龙内心深处最强烈的征服欲望。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开始闭目养神了起来,当然,周梦龙闭目养神是假,而在心中臆想着沈梦蝶脱光衣服以后的样子才是真的,越想,周梦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热,到了后来,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心都热了起来,而那撩人的感觉,使得周梦龙几乎在内心呻吟了起来。
  好在不一会儿功夫,了解情况的人就被人请了过来,周梦龙这才从臆想中回过神来了,而是拿起了本和笔,一本正经的做起了调查来了,周梦龙一边问着知情人关于吴才国的情况,一边在本子上记录着,一边却在盼望着沈梦蝶快点回来,这样,也会给无聊的调查,带来些许刺激的感觉。
  但让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直到自己快要将知情人的情况问完了,沈梦蝶才走了过来,想到沈梦蝶去了这么久,而且又是在换衣服,周梦龙的眼中又怎么会不升起几分暧昧的目光呢。
  也不知怎么一回事,看到周梦龙那亲切的笑容,沈梦蝶的心儿没来由的一跳,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感觉,沈梦蝶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算是回答过了周梦龙的话,然后,沈梦蝶目光一转,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在看到办公室里只有周梦龙一个人以后,沈梦蝶不由的皱了皱可爱的眉头,转过身来,淡淡的扫了周梦龙一眼:“周梦龙,人都到哪里去了呀,你不要告诉我,你的工作全部都完成了吧。”


十六 接待办主任沈梦蝶 六
  周梦龙笑了笑,沈梦蝶看着周梦龙的笑容,突然间觉得周梦龙笑起来很好看,感觉到了心中的这个念头以后,沈梦蝶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热了起来,而身体的那一道缝隙之中,又感觉到了一阵的酥痒,周梦龙可不知道沈梦蝶的心思,在笑了一笑以后,对沈梦蝶道:“沈姐,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还不完,如果再不完的话,受调查的那些人,可能就要投诉我们纪委的人太官僚,太不近人情了。”
  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沈梦蝶下意识的抬起了手腕,这一看之下,沈梦蝶不由的呀了一声:“小周,真的不好意思了,我没有想到,我这一去竟然这么长的时间。”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沈梦蝶对周梦龙的称呼,由一开始的直呼其名,而改称主小周了,别看这小小的称呼上的装货,这正显示着沈梦蝶的芳心正在悄然的发生着改变。
  想到自己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竟然用去了那么长的时间,沈梦蝶不由的又想起了自己在卫生间里的那一幕,想到自己身体因为想到了老公和周梦龙以后那异样的兴奋的样子,想到了自己现在正穿着性感而撩人的贴身衣物,沈梦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有些发热了起来,心儿也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沈梦蝶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娇羞的样子,使得她看起来更加充满了一种成熟少妇的诱惑,看到这里,周梦龙的心儿不由的一荡:“沈姐换个衣服,竟然去了这么久的时间,也不知在干些什么,这种年纪的女人,那方面的要求肯定很强的,莫不是,她先自己玩弄了自己一下,才到这里来的么,不然的话,她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呢。”
  想到沈梦蝶一个人在卫生间里,将紧紧的包裹着玉女峰的贴身衣物脱下来,玉体横阵,高翘的玉女峰颤巍巍的样子,而全身的春光尽情的暴露在空气之中的样子,周梦龙的只觉得口干舌躁了起来,看着沈梦蝶的眼神中,充满了火热的目光,那样子,显得有些过火。
  若是没有刚刚在卫生间里发生的那一幕,沈梦蝶对周梦龙的这种目光,也许会大发雷霆,但是经过了那件事情以后,沈梦蝶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但觉得周梦蝶看自己的目光不讨厌,反而有一种异样的兴奋在心中流淌着,而自己那条缝隙深处的酥痒的感觉,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沈姐,我这别已经完成了,而刘主任那边,可能还要有一会儿呢,怎么的,你就不请我到你的办公室里去坐一坐么。”
  强忍着内心想要将沈梦蝶搂在怀里,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个怀春的,迷人的少妇的万种风情的冲动,周梦龙一脸期待的看着沈梦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周梦龙之所以会这样子说,无疑是一种打蛇随棍上的做法,沈梦蝶从一开始对自己不假颜色,到现在在自己的面前展现出来娇羞的一切变化,周梦龙都感觉到了,而提出到沈梦蝶的办公室去坐一坐,显然周梦龙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接近沈梦蝶,好在沈梦蝶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样的话,也方便自己后面的行动了。
  沈梦蝶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心中有些不太愿意了起来,拒绝的话刚刚要出口,但是当沈梦蝶看到周梦龙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以后,到了嘴边的话竟然变成了:“那好吧,反正闲来无事,你到我办公室去坐一会儿也好,等刘主任那边的工作完了,我们正好一起吃个饭。”
  走进了沈梦蝶的办公室,周梦龙四处大量了起来,沈梦蝶的办公室并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张办公桌上,放着沈梦蝶和丈夫的合影,靠着墙边,是一个双人真皮沙发,沙发前面是一张小小的茶几,显然是沈梦蝶用来会客用的,看到周梦龙正在打量着自己的办公室,沈梦蝶倒了一杯水,放在了周梦龙的身边。
  周梦龙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之上,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正要说些什么,但桌上的电话却不适宜的响了起来,在周梦龙皱着眉头的时候,沈梦蝶却已经接起了电话:“你好,呀,刘书记呀,你好,好的,现在么,好的,好的,我这边的事已经完了,我现在马上过去,好的,好的,书记,那一会儿见。”
  放下电话,沈梦蝶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也不知怎么一回事,在听到刘向阳找自己以后,沈梦蝶的心中突然间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也许,沈梦蝶在内心的深处,还是有些害怕和周梦龙在一起吧,毕竟,沈梦蝶已经那么久没有接触男人了,而周梦龙在见到自己以后所表现出来的举动,使得沈梦蝶知道周梦龙对自己有点不怀好意,若是换在以前,沈梦蝶知道自己也许会本着对家族负责的态度,而采取一些手段来打消周梦龙的这些念头。
  但是就在刚刚,沈梦蝶在看到了自己的身体以后,竟然忍不住的要自已安慰起自己来,而现在体内的那股冲动还残留着不少,而这样敏感的身体,沈梦蝶实在是没有把握能再在周梦龙的不怀好意之下保持着神智的清醒,能拒绝掉周梦龙对自己的挑逗,而刘向阳的电话却来得正是时候,给了沈梦蝶一个最好的可以离开周梦龙的理由,这又怎么能不让沈梦蝶感觉到一阵的轻松呢。
  在这种情况之下,沈梦蝶转身对着周梦龙歉意的一笑:“小周,不好意思,刘书记找我有点事,我得到他的办公室里去一下,你先在这里坐一下吧。”
  一边说着,沈梦蝶一边转身拿起了办公桌上的一个笔记本,走出了办公室,只是。当她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却突然间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失落,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沈梦蝶自己也说不上来。
  周梦龙本是想着,到了沈梦蝶的办公室以后,好好的和沈梦蝶说一会儿话,以了解自己在沈梦蝶的心目之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如果沈梦蝶对自己有好感的话,那么周梦龙还想要打蛇随棍上,出言挑逗沈梦蝶一番,虽然不指望着能吃到这鲜美的成熟少妇,但是最起码,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自己最少可以在沈梦蝶的芳心之中打开一个缺口,那样,也方便自己以后和沈梦蝶来往。


十七 接待办主任沈梦蝶 七
  可是让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沈梦蝶就给刘向阳叫了过去,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有些失落了起来,但是事已至此,周梦龙又能怎么样呢,虽然周梦龙是上级机关的人,但是必竟不能干涉到长阳区委的正常的工作,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梦蝶的身影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当然,周梦龙自然不会怪沈梦蝶什么,所以只能苦笑了一下,坐在那里喝起了水来。
  突然间,周梦龙跟想起了什么一样的,拿过了自己的公文包,拿出了沈梦蝶交给自己的纸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叠钞票,周梦龙用眼睛一扫,心中不由的冷笑了一声:“三万,看来,这刘向阳倒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呀,不过,看在这三万的份上,等会儿,我可得在刘主任的面前帮着长阳区委说说好话,以免得人家说我拿了钱不办事。”
  官场之上的潜规则很多,这样送钱的方法,周梦龙虽然才刚刚参加工作不久,但是却不只见到了一次,而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所以,周梦龙的心中才会那样的想着,当然,吴才国贪污的事情人证俱在,长阳区委就算是送上百万千万,周梦龙也不敢收的,因为那样的话,很容易会阴沟里翻船,但是,这钱是长阳区委送的,那就摆明了长阳区委的意思,那就是,吴才国你们可以处理,怎么处理就行,但是对长阳区委监管不力,负有领导责任的人,却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周梦龙一扫钱的数目以后,马上就明白了长阳区委的意思,所以在心中打定了主意。
  将钱放好以后,周梦龙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一扇门正对着自己,从自己所看到的装修来看,那里应该是卫生间,本来,周梦龙并不想方便的,但在看到卫生间以后,周梦龙却跟条件反射一样的,突然间有了小便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走进了卫生间里,将门一关,就释放起自己来。
  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周梦龙有些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水枪,满意的点了点头,周梦龙的这根水枪,威武雄壮,粗大无比,在学校的澡堂里,周梦龙也拿自己的跟别人的做过比较,知道自己的属于那种巨无霸类型的,而且,后面在和美女们的实战之中,也再一次证明了那水枪是真正的巨无霸,每每都能让那些个美女欲仙欲死。
  收回自己的水枪,周梦龙习惯性的来到洗漱台前,洗起了手来,突然间,周梦龙的目光,给放在洗漱台一角的一个布袋给吸引住了,鬼使神差一样的,周梦龙将那袋子拿了起来,打开一看,周梦龙的心儿不由的怦的一跳,那袋子里,正放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里面似乎还包着什么东西,但是从那白色衬衫靠近胸口的部位湿了一片的情况来看,周梦龙知道,那件衬衫,正是沈梦蝶刚刚从身上换下来的。
  此刻,那衬衫如同发出无声的诱惑一样的,在刺激着周梦龙的神经,使得周梦龙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妈的,这是沈姐刚刚换下来的衣服,那上面,肯定会带着沈姐的体温体香体味的,这么好的东西,我是不是可以尽情的欣赏一下呢。”
  想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
  “不行,不能这样子做的,我周梦龙是一个堂堂的男人,怎么能做这样下流的事情呢,那不是太对不起我自己了么。”
  周梦龙伸出来的手犹豫了一下“妈的,管她的呢,这么好的机会放在眼前,错过了,就后悔一辈子去吧,再者说了,沈姐这怀春的少妇,总有一天,我会想办法弄到手的,她的衣物,迟早也会成为我的玩具,现在去看,只是时间推前了一点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周梦龙不再犹豫,将那白色的[衬衫从袋子里拿了出来,顿时,小小的卫生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少妇身上幽幽的体香,再混合着一丝淡淡的奶香味,那种香味,让周梦龙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当下,周梦龙不再犹豫,抖开了那件衬衫,哗的一声,从衬衫里掉出两件物事来。
  周梦龙定睛一看,眼睛都要直了起来,这两件掉下来的物事,都呈乳白色,一件是短裤,而另一件,则是一件凶罩,那短裤窄窄的,凌乱的放在了那里,小小的布片,让周梦龙不由的瑕想起了这件衣服如果穿在沈梦蝶那迷人的少妇身体上会有一种什么样的效果来,而想到这些,周梦龙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向着自己的身体某一个部位开始集中了起来,而呼吸,也有些沉重了起来。
  那件凶罩是前开口的,并没有系带,两个半月形的杯罩,小小的,但却非常的诱惑,周梦龙看到那杯罩,心中都开始怀疑起来,以沈梦蝶所表现出来的伟大,这还没有巴掌大小的杯罩,又怎么能罩得住呢,想到沈梦蝶的玉女峰在这杯罩的倒扣之下,倒有大半雪白的皮肤露在外面的香艳,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抬起了头来。
  这个时候,那件白色的衬衫,已经根本引不起周梦龙的兴趣了,周梦龙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了两件刚刚从沈梦蝶的身体上脱下来的贴身衣物之上,而胸口也剧烈的起伏了起来,显示着周梦龙到了现在,心情是多么的激动。
  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卫生间的门,发现门已经是反锁住了以后,周梦龙伸出了颤抖的手,拿起了那件性感的,小内酷,一入手,那种丝滑的感觉,让周梦龙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受到这种刺激,周梦龙忍不住内心的兴奋,开始在那小内酷之上把玩了起来。
  突然间,周梦龙跟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的,拿起了那条内酷,放到了自己的面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那内酷的正中央,一片小小的湿迹,是那么的醒目,那么的刺眼,而那有湿迹的地方,周梦龙用大腿去想,也知道那是曾经包裹着沈梦蝶的什么部位的地方了,随着那内酷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周梦龙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异样的气息,冲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那股味道周梦龙虽然无法用语言去形容,但是却知道,那应该是女性最原始的体味了,闻着这股暧昧的味道,周梦龙的目光越发的火热了起来。


十八  接待办主任沈梦蝶  九
  “沈姐刚刚在这里干了什么呀,是不是真的如我所想的,她在这里玩弄着自己的缝隙呢,要不是这样的话,那她的那里怎么会潮湿一片,连内酷都给打湿了呢,莫非沈姐外表情高,但内心深处,却非常的渴望着男人的爱抚么。”
  一边闻着内酷上散发出来的那淡淡的幽香,周梦龙一边在心中迅速的转着念头,而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也在周梦龙瑕想的刺激之下,而越发的坚硬了起来。
  忍不住的,伸出了舌头来,开始在沈梦蝶的贴身衣物之上轻轻的舔了一下,一股甜美的,可以让人热血沸腾的感觉,涌上周梦龙的心头,使得周梦龙兴奋得全身都有些发抖了起来,虽然周梦龙凭着帅气的长相,丰富的学识,也有不好美女主动的投怀送抱过,让周梦龙也饱餐过人间的秀色。
  但是像这样的把玩着女性的贴身衣物,却还是第一次,那种异样的,如同要犯罪一样的刺激,让周梦龙感觉到了无比的兴奋,在舔过了贴身衣物上那片小小的湿迹以后,周梦龙开始抬起了头,微微的闭起了眼睛,仿佛在回味着从沈梦蝶的缝隙之中流出来的人间最甘美的液体的味道一样的。
  过了良久,周梦龙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突然间,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嘴边似乎有些发痒,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下意识的伸手在嘴边摸了一下,而伸开手一看以后,周梦龙立刻的呻吟了一声,而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在受到这种刺激以后,都要忍不住的喷射了起来。
  原来,周梦龙的手心里,一根细细的乌黑的毛发,正静静的躺在那里,那毛发弯弯的,如丝线一样的柔顺,一入眼,周梦龙就感觉到了,那毛发,正是坚持着守护着沈梦蝶的缝隙,不让别人侵犯的毛发,想到自己掌握了沈梦蝶如些贴身的秘密,周梦龙又怎么能够不兴奋呢。
  这个时候,周梦龙实在是很想要对着沈梦蝶的贴身衣物,来发泄一下自己,但一来,周梦龙知道,沈梦蝶已经离开了一会儿了,随时都有可能会回来,二来,这里是办公室,也实在不是自己发泄自己的地方,所以,周梦龙强忍住了内心的冲动,而是将那衣服又放回了原处,只是,刚刚那贴身衣服是从衬衫里抖出来的,周梦龙却无法再将她们给恢复原状了。
  拿着那根毛发,周梦龙舒服的靠在了沙发宽大的靠背之上,在那里把玩着,看着那乌黑的毛发,周梦龙突然间跟想到了什么一样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容,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一边把玩着沈梦蝶身体最隐密处的记念物,一边侧耳聆听着走廊里的声音,等待着沈梦蝶的到来。
  不一会儿功夫,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周梦龙连忙坐了起来,嘴角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而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拿着那根毛发在那里看着,仿佛在研究着什么一样的,不一会儿功夫,沈梦蝶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周梦龙的眼线之内,看到周梦龙正在那里看着什么东西,沈梦蝶不由的好奇了起来,走到了周梦龙的身边:“梦龙,环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刘主任她们那边还有一会儿,马上就好了,对了,你在看什么呢。”
  周梦龙之所以会做出那个样子,就是想要等沈梦蝶问出这句话来,听到沈梦蝶这样一说以后,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笑,奖手里的毛发向着沈梦蝶眼前一伸:“沈姐,你说怪不怪,你的办公室里这么干净,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这东西呢,你看看,这究竟是什么呀,我研究了半天,都没有研究出来。”
  沈梦蝶微微一愣,随手从周梦龙的手里接过了那根毛发,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仔细的观察了起来,周梦龙看到沈梦蝶拿着自己身体最隐密处的毛发,在那里看着,几乎要笑破了肚子,但是一种邪恶的快感涌上心头,使得周梦龙还末完全的消退下去的坚硬,又开始发涨了起来。
  “沈姐,这办公室里不让养什么东西吧,这毛发也不像是从动物的身上掉下来的,而且刚刚我闻了一下,上面也没有动物的味道,而只有一股我说不上来的味道,我真的很奇怪,这办公室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周梦龙一边享受着那种异样的刺激,一边看着沈梦蝶的弹指可破的俏脸,问起了这样的问题。
  沈梦蝶本是一个聪明之人,又怎么会不认得那根毛发是什么东西呢,现在听到周梦龙这样一问,一张俏脸不由的涨得通红:“小周,这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许真的如同你所说的一样,是什么动物身上的毛发了,看来有必要跟门卫交待一下了,以免得他们不尽心,晚上竟然让猫狗之类的东西跑到办公室里来睡觉。”
  沈梦蝶的嘴上虽然说得平常,但内心深处却如同抛起了滔天巨浪,刚刚周梦龙的话,她可是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了,这个时候,沈梦蝶可没有心思去想着自己的毛发怎么会出现在沙发之上,而是想到了周梦龙竟然拿着自己最羞人的东西在那里看了那么久,而且还闻到了上面的气息。
  这种感觉,让沈梦蝶的身体也不由的发热了起来,那种异样的刺激,使得沈梦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软了起来,一种最隐密的事情暴露在了周梦龙面前的羞耻感,刺激着沈梦蝶,使得沈梦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又开始有些湿润了起来。
  但是沈梦蝶又不敢让周梦龙看出自己身体和心理上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之下,沈梦蝶只能是强自一笑:“小周,不要管这些了,刚刚刘书记说了,刘主任那边马上就好了,让我们先到车上等着,她们下来以后,我们便可以吃饭去了,小周,你先坐一下吧,我去上一下洗手间。”
  一边说着,沈梦蝶不敢和周梦龙的目光对视,而是如逃一样的冲入到了卫生间里。


十九  接待办主任沈梦蝶  十
  周梦龙之所以会如此的恶做剧,就是想看看沈梦蝶的窘态,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周梦龙不由的得意了起来,看着沈梦蝶进了卫生间,周梦龙便想要站起来,但是才抬艳情屁股,周梦龙却马上就坐了下去,原来,周梦龙一动,才发现,自己的那里已经涨得难受,如果就这样的站起来的话,自己的丑态,肯定是掩饰不了的,所以他才赶紧的坐了下来,想要等到自己恢复了平静以后才站起来。
  可是才坐下不久,卫生间里却传来了一阵哗哗的声音,那声音,一开始如春雨稀沥,而后来,如同金玉坠地,到了最后,却如同雷雨过后屋檐下的滴水一样的,虽然声音不同,但是那种声音,却告诉了周梦蝶,沈梦蝶正在解着小便,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从那一根乌黑的毛发之上,想到了沈梦蝶的那一片黑森林,想到了那粉红色的缝隙,想到了正有一股透亮的水箭,正从那里喷射出来,而想到这些,周梦龙又怎么平静得下来,那本来就涨得发疼的身体,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无声的呻吟了起来。
  周梦龙是这样的情况,沈梦蝶又何尝不是这样子的,坐在马桶之上,沈梦蝶满脑子里想到的,都是周梦龙拿着从自己身体最隐密的地方掉下来的毛发在那里研究,不停的放到鼻子边上闻着的样子,而想到这些,沈梦蝶似乎感觉到了周梦龙正蹲在自己的面前,一个头正放到了自己的缝隙的面前,在那里打量着,挑逗着自己。
一股股的液体,从身体深处流了出来,沈梦蝶想要呻吟,但是却又不敢,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自己呻吟出声来,给办公室里的周梦龙听了去以后,自己以后可就要在他的面前抬不起头来了,但是那种异样的快感,不呻吟出来,又怎么能发泄得了呢,仿佛有些怨恨自己不争气一样的,沈梦蝶狠狠的拉出了卫生纸,深深的擦入了自己的缝隙之中,而且越擦越重,直到擦得自己有些疼痛了,才站了起来。
正要将手上的卫生纸丢入马桶里丢掉,但看到卫生纸的样子的时候,沈梦蝶却不由的一呆,原来,那卫生纸上,已经沾满了粘粘的液体,现在,那液体正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发出着诱人的芳香,仿佛在潮笑着沈梦蝶的身体太过敏感,以至于周梦龙才小小的挑逗了她一下,她就有些受不了一样的。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强忍着内心快乐的余韵,沈梦蝶来到了洗漱台边上,眼角的余光在纸袋之上打量了一下,沈梦蝶的身体不由的微微一僵,在沈梦蝶的印象之中,那布袋好像不应该在这个位置的呀,几乎是下意识的,沈梦蝶拿过了布袋,打开看了起来,这一看之下,沈梦蝶的身体开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白色的衬衫还是在最上面,但是白色衬衫的下面,却是乳白色的贴身衣物,可是沈梦蝶明明记得的,自己放衣物的时候,是用白色的衬衫包裹住了那些贴身衣物的,而现在,却并不是这个样子的,这样的情况只能证明一件事情,有人动过了布袋里面的贴身衣物。
  这个办公室里,只有自己和周梦龙两人,平时自己不在办公室的时候,除了书记副书记之外,是没有人敢进自己的办公室的,动衣物的人是谁,现在已经呼之欲出了,想到周梦龙拿着那毛发时的样子,沈梦蝶全身一阵的无力,装好及时的用手撑在了洗漱台上,所以才没有让自己摔倒在地。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沈梦蝶这个时候,却兴不起一丝怨恨周梦龙的感觉来,芳心之中所想的,却都是周梦龙鬼头鬼脑的拿着自己的贴身衣物,在那里把玩着,还不时的放到鼻前闻一下,甚至用舌头温柔的舔一下的情景,而想到这些,沈梦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热了起来,而缝隙之中的液体,更是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
  看着镜子之中面色红润,眉目含春的自己,沈梦蝶一时间心乱如麻:“周梦龙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而我,却又为什么一点都不恨她,反而觉得这样的事情很刺激呢,天啊,我都在想着什么呀,沈梦蝶呀沈梦蝶,你可不要忘记了,你可是有老公的人呀,虽然老公不动你,而你却非常需要他爱抚,但是,他必竟还爱着你,还和你是一家人,你这样子,是不是太不道德了呀。”
一边问着自己,沈梦蝶一边无意识的打开了水龙头,仿佛要借着那哗哗的流水,将心中那些香艳的想法给冲先干净一样的,过了好一会儿,沈梦蝶才渐渐的平复了自己的内心,在用冷水清洗了一下自己的俏脸以后,沈梦蝶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在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和往常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以后,才走出了卫生间。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休息,周梦龙的坚硬也渐渐的平复了起来,看到沈梦蝶以后,周梦龙的心儿也不由的微微一跳,必竟,刚刚周梦龙是玩弄过了沈梦蝶的贴身衣物的,而沈梦蝶这次进到洗漱间里,会不会发现什么,周梦龙的心中可没有底气,做贼心虚之下,周梦龙站了起来,打量起了沈梦蝶,想要从沈梦蝶的神情之中看看她有没有发现自己的举动。
  可惜的是,沈梦蝶一脸的平静,什么也看不出来,如果说真的看出什么的话,周梦龙也只是觉得,沈梦蝶的肤色比刚刚开始的时候,要娇艳了些许,看到周梦龙在看着自己,沈梦蝶不由的嫣然一笑:“小周,准备好了么,刘书记他们应该快好了,我们先去吧,以免得让领导等我们呢。”
  周梦龙看到沈梦蝶神色如常,还以为沈梦蝶没有发现自己的秘密,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如果周梦龙知道沈梦蝶发现了自己的秘密,现在只是克意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看出什么来,也不知周梦龙会做如何的感想)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很绅士的站了起来,一弯腰,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沈姐,女士优先,倾斜角先请吧,我跟在你后面就可以了。”
TOP Posted: 2014-04-12 13:21 #3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二十 气质高贵郑玉如  一
  沈梦蝶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周梦龙,却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走在了前面,而周梦龙也跟在了沈梦蝶的身后,向办公室外走了过去,一边在沈梦蝶的身后走着,周梦蝶一边盯着沈梦蝶的一个正在休闲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打量了起来。
  周梦龙看到,沈梦蝶的美殿虽然不是很肥大,但是却显得张力十足,正在休闲裙的包裹之下,随着走路的姿势,而轻轻的摇摆着,两片殿肉,也将休闲裙给撑了起来,一起一伏的,在周梦龙的面前展现着那殿肉的优美的孤形,丝质的休闲裙,微微的贴在了沈梦蝶的翘殿之上,使得她的翘殿看起来张力十足,让人看了以后,忍不住的生出一种想要去触摸,想要去体会那片丰腴和柔软的冲动来。
  沈梦蝶虽然走在了前面,但是心思却集中在了身后的周梦龙的身上,自从知道了周梦龙玩弄过自己的贴身衣物以后,沈梦蝶的内心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份注意,与其说是在监视着周梦龙,倒不如说是在关心着周梦龙,想看看周梦龙在自己的身后干些什么一样的。
  少妇的身体是敏感的,少妇的心思是慎密的,沈梦蝶这一将注意力放在周梦龙的身上,马上就发现了,周梦龙正用火热的目光,在打量着自己的美殿,虽然并没有看到周梦龙的眼睛,但是沈梦蝶感觉到,周梦龙的眼睛里面那火热的目光,就如同要将正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美殿的休闲裙给烧化一样的。
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从自己的小翘殿之上升了起来,使得沈梦蝶全身也都跟着有些躁热了起来,那样的感觉,使得沈梦蝶几乎要呻吟了起来,可是现在正是下班时间,沈梦蝶却不敢那样子做,而只能是默默的忍受着周梦龙目光的洗礼,表面上却不得不露出一丝微笑。
  周梦龙突然间快走了几步,由于视野的变化,使得周梦龙的满视野里,都给沈梦蝶的小翘殿给充满着,一边看着沈梦蝶的小翘殿左右摇摆的样子,周梦龙一边想想着自己在卫生间里看到过的沈梦蝶的乳白色的贴身衣物,以及贴身衣物之上的那一滩醒目的湿迹。
  想到这些,周梦龙感觉到,自己刚刚才平复下来的身体,又有了些蠢蠢欲动的迹象,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周梦龙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连忙从沈梦蝶的身上收回了目光,不然,再任由自己这样子下去,那不听话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要是发作起来,让别人给发现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仿佛心有灵犀一样的,周梦龙才一从沈梦蝶的一个正在休闲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收回目光来,沈梦蝶马上就意识到了,随着小翘殿上那种火辣辣的感觉消失,沈梦蝶不由的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但同时,沈梦蝶的内心深处,却升起了一丝难以言表的情绪。
  江都市最豪华的金色丽人大酒店的最豪华的包厢里,几个人坐在那里谈笑风生,坐在主席上的人,正是长阳区委的刘向阳,本来,刘向阳本来是要刘玉梅坐在主席上的,但却给刘玉梅以刘书记比自己的级别高了半级而拒绝了,所以,刘玉梅只坐了次席,刘玉梅的边上,坐着周梦龙,而沈梦蝶则坐在了刘向阳的下首,两名司机又分别坐在了周沈两人的下首,此刻,众人已经酒过三旬,菜过五味,谈得正高兴呢。
  刘向阳借着酒性,端起了酒杯:“刘主任,小周,来,今天你们能到长阳区委检查指导工作,那是我们长阳区委的荣幸,这一杯酒,我代表长阳区委,敬你们一杯,唉,刘某人不才,对下属管教不言,倒让你们二位费心了。”
  一边说着,刘向阳一边端起了一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刘玉梅微微一笑,也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刘书记,见外的话你不要说了,你的位置这么重要,整天的事情这么多,下面有一两个贪污腐败的,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更何况,经过我们的调查,吴才国这个人,表面上平易近人,和善可亲,能力又强,谁也不会发现他的外表之下会有这样的心理,这一次要不是群众举报,谁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利用手里的权利,收授了五万块,刘书记,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件事情,和你们区委的关系并不大,你就放心好了,只是,我酒力不行,按理,这杯酒我是必需喝下去的,但我想请示一下刘书记,我喝半杯怎么样。”
  周梦龙早在刘向阳将酒杯端起来的时候,就已经站了起来,周梦龙看到,在听到了刘玉梅的话以后,刘长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接着,刘向阳摇了摇手:“刘主任,你不用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你看我酒已经喝掉了,你的酒杯里可也不能剩酒呀,不然的话,下面的酒,可就不好喝了。”
  刘玉梅点了点头,一伸脖子,喝了半杯酒,将剩下的半杯酒放到了周梦龙的面前:“小周,刘书记的话你听明白了吧,来,帮我将这半杯酒给喝了吧,我们可不能让刘书记扫兴呀。”
  周梦龙虽然酒量不错,但是知道这个时候,却不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但刘玉梅的话不能不听,所以端起了酒杯,但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情。
  刘向阳哈哈一笑:“小周呀,你年纪青青的,办起事情来却老练得很,我早就听刘主任说过你的事,我想,你的来日可是不可陷量的,刘主任对你的期房可是很高的,赶紧将这杯酒给喝了,我想刘主任一定会好好的提携你的。”
  周梦龙知道,如果不是这一次正好要查长阳区的案子,凭着刘向阳一方诸候的身份,在平常肯定是不会这样的跟自己各气的说话的,更何况,周梦龙的势也做足了,现在刘向阳又这么一说,周梦龙自然是不好推辞的,所以,周梦龙只能是端起了酒杯:“刘书记,刘主任,我还年青,又是刚刚接触到社会,还有很多的事情不懂,你们以后可一定要关照我呀,这杯酒,我一定喝下去的。”


二十一  气质高贵郑玉如 二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将酒杯端到了面前,突然间,周梦龙看到,刘玉梅端过来的酒杯之上,有一轮淡淡的口红印,看到这里,周梦龙的心儿不由的微微一跳,下意识的向着刘玉梅看了过去,周梦龙看到,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刘主梅已经有些兴奋了,所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正红扑扑的,脸上还荡着淡淡的笑容,那样子,看起来,更加的显得迷人而充满了成熟妇人的风韵。
  刘玉梅的小嘴,红红的,柔软而芬芳,周梦龙不会怀疑,眼前的刘玉梅如果发起情来,那张小嘴肯定会带给自己如梦如幻一样的感受,而现在,那酒杯之上还残留着刘玉梅的口红印,自己喝下这杯酒,那不是等于变相的和刘玉梅接起了吻来么,想到这些,周梦龙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刘玉梅可不知道周梦龙看自己的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还真的以为周梦龙是不胜酒力呢,在这种情况之下,刘玉梅不由的嫣然一笑:“梦龙,没事的,就喝下去吧,男人么,什么样的阵仗都应该见识一下,更何况,酒品代表着人品。”
  一边说着,刘玉梅波光流动的媚眼之中,露出了一丝鼓励的神色,看着周梦龙。
  周梦龙点了点头,一仰头,将刘玉梅杯子里剩下的酒给喝掉了,同时,周梦龙趁着刘玉梅和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舌手在酒杯上一转,将那些口红全给吃进了肚子里,放下酒杯以后,周梦龙不由的嗞了嗞嘴,在旁人看来,周梦龙是在回味着酒的味道,但谁又能想到,周梦龙这样的动作,只是在回味着刘玉梅的口红印的味道呢。
  喝完了以后,周梦龙正要坐下去,一边的沈梦蝶却不干了,端起了面前的酒站了起来:“梦龙,这样可就不对了,刚刚你喝的,只是刘主任的酒,你的酒还没有动呢,来,来,来,我陪着你喝上一杯,怎么的,你也不能将刘书记敬你的酒不喝吧。”
  也不知沈梦蝶是有意还是无意,对周梦龙的称呼,已经是一变再变了,由最先的直称其名,到小周,再到梦龙,一次比一次亲昵。
  看着沈梦蝶面若桃花的样子,周梦龙微微一笑,正要说些什么,刘向阳却大声的说了起来:“小周,你看看,我们区委的第一美人儿,都陪你喝酒了,你要是再不喝,可就有些不够意思了,你可知道,为了陪好你们,让你们尽性而归,我可是特意的将还在休着产假的小沈叫过来陪你们的,就凭着小沈这种工作精神,你这杯酒无论如何也应该喝下去的吧。”
  本来美人有请,周梦龙就没有想过要拒绝,更何况刘向阳又这么一说,周梦龙更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深深的看了看正端着酒杯妩媚的看着自己的沈梦蝶,一仰脖子,就将一杯满满的酒给倒进了嘴里。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的,但是,周梦龙却没有想到,自己在看着沈梦蝶以后,脑海里立刻就出现了沈梦蝶的贴身衣物的样子以及沈梦蝶在上卫生间的时候那哗哗的撩人心神的水声,想到这些,周梦龙的呼吸不由的微微一窒,而一口气没有喘过来,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看到周梦龙的样子,沈梦蝶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一丝关切的目光:“小周,你没事吧。”
  也不知怎么回事,沈梦蝶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是不应该表现出对周梦龙的关切的,但是却不知怎么的,看到周梦龙的样子以后,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那话还是说了出来。
  听到沈梦蝶温柔中带着一丝急切的声音,周梦龙的心中一暖,而这个时候,周梦龙已经回过了气来,拿起纸巾擦了一下嘴巴以后,周梦龙抬起头来对着沈梦蝶感激的一笑,示意自己没事,就在周梦龙要坐下来的时候,刘向阳却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小周呀,看来,今天我让小沈来,可是最明智的选择了,我可没有想到,我们一向眼高于顶的小沈,竟然在看到你这个样子以后,会露出关切的目光来呢。”
  一边说着,刘向阳一边暧昧的看着两人。
  沈梦蝶话一出口以后,便有些后悔了,现在又听到刘向阳这么一说,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涨得通红:“刘书记,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我们本是革命同志,相互关心一下那是应该的么,这可说不上关切不关切的呢,就算是刘书记你这个样子,小沈也会一样的对待的。”
  刘向阳哈哈一笑,对沈梦蝶的话末置可否,看到刘向阳的样子,沈梦蝶狠狠的瞪了周梦龙一眼,那眼神似乎在告诉着周梦龙:“都怪你都怪你,让我在刘书记的面前出了那么大的丑,看下来以后,我怎么收拾你。”
  的信息,周梦龙给沈梦蝶的似嗔似怪的目光看得心中又是微微一荡。
  这小小的插曲,自然不会破坏掉房间里的气氛,众人坐在那里,又胡吃海喝了起来,沈梦蝶因为有了这样的教训,一直都低着头,不看周梦龙,而周梦龙却借着酒兴,时不时的看着沈梦蝶的样子,偶尔间,沈梦蝶抬起头来,也会看向周梦龙,而两人的目光一相接触,空气之中似乎都擦出了轻微的火花。
  众人正吃得兴起,一阵高跟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发出来的闷闷的声音传了过来,随着那声音响了起来,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在刘向阳说出了请进的话以后,那门打了开来,一个妇人走了进来,周梦龙的目光在那人的身上一扫,心儿不由的怦的一跳。
  来人穿着一身纯白的旗袍,头发高高的盘了起来,一张精致得无可挑的脸蛋儿,正充满了笑意,天鹅一样的脖子,微微有些削瘦的香肩,香肩之下,突然间扩张了开来,便是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了,更为要命的是,那旗袍脖子下面,胸口上部的地方,却是缕空了的,现在,一片雪白的皮肤正从那孔洞之中露了出来,散发着耀眼的白光。


二十二  气质高贵郑玉如  三
  因为那妇人的胸脯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一片微小的坟起,也从那孔洞之中露了出来,更增加了几分诱惑的味道,而现在,那里面似乎正在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一样的,在那里诱惑着周梦龙的目光,周梦龙的目光一下子给妇人胸前的春光给吸引住了,开始在那里打量了起来,周梦龙觉得,妇人的胸脯虽然很大,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养眼的感觉,一点也不显得突然,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
  高耸着的胸脯往下,便是妇人平坦的小腹了,在旗袍的包裹之下,妇人的小腹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柔软,但却又充满了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情感,盈盈一握的腰身,使得妇人身上多了几分活力,从这样的角度看起来,少妇更像是一个初经人事的少女。
  旗袍的叉开得很大,高得在妇人举手投足之间,几乎可以看得到妇人雪白的大腿,而周梦龙看到,妇人的美腿,在肉色的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显得是那么的富有弹性,那么的修长而笔直,却又是那么的结实而丰腴,这样的一双美腿,出现在妇人的身体上,更给妇人增加了几分妖娆的味道。
  妇人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着甜美的笑容:“刘书记,今天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呀。”
  刘向阳哈哈一笑,站了起来:“嫂子,你看你说的,你这个地方,小弟隔三差五的就会来上一趟的,只是知道你是个大忙人,所以才不敢去找你的,来嫂子,我给你介绍一下吧。”
  妇人点了点头,信步走到了桌前,刘向阳向着沈梦蝶示意了一下,沈梦蝶会意,连忙的站到了一边,而刘向阳则走到了沈梦蝶的位置之上,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让美熟妇坐上坐,刘向阳的这个动作虽然不经意,但是刘玉梅和周梦龙的心中却同时的吃了一惊。
  要知道,刘向阳可是正处级的身份,加上他是一方诸候,所以身份地位相当的高,而进来的这个美妇人,却让刘向阳对她恭恭敬敬的,那么这妇人的身份,可也不能让人小瞧了,可是凭着周梦龙和刘玉梅的见识,却猜不出来美妇人是什么身份,但刘向阳已经站了起来,所以,周刘两人也只好陪着站了起来。
  妇人看到刘向阳的样子,微微一笑:“刘书记,这里只是我开的酒店,你们官场上的那一套,就不要放在这里了,你也是知道的,我是最见不得这个的,坐我就不坐了,我是听说你们在这里用餐,所以才过来和你打个招呼的,我们在商言商,你们来了,就是我的顾客,就是我的上帝,其他的事,还是免了的吧。”
  刘向阳点了点头,也不刻意的要美妇人坐下了,而是走了出来,指着刘玉梅道:“嫂子,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刘玉梅刘女士,这位是周梦龙周先生,这位是我们的。”
  刘向阳正要说出美妇的身份,美妇却摇了摇手:“刘书记,不要说那么多了,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叫郑玉如,你们叫我郑姐就可以了。”
一边说着,郑玉如一边伸出手来,跟刘玉梅握了一下,轮到周梦龙的时候,周梦龙只觉得这郑玉如的手小巧而温腻,那种动人的感觉,使得周梦龙借着手劲,在郑玉如的手上微微的一用劲,郑玉如感觉到了周梦龙的举动,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桃花眼,神色有些怪异的看了看周梦龙,但郑玉如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儿,当然不会对周梦龙怎么样的,而是不经意的收回了手,嘴里淡淡的道:“刘书记,你们坐下吃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们叫服务员就行了。”
  刘向阳点了点头,连忙的走到了美熟妇的前面,弯腰给郑玉如打开了门以后,恭送郑玉如出了门,回到坐位上以后,刘向阳又端起了酒杯:“来,来,来,刘主任,我们继续吧。”
  接下来的酒,虽然主宾尽欢,但是周梦龙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来,一直在想像着那美妇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以至于沈梦蝶的诱惑力,在周梦龙的心目之中也打起了折扣。
  吃完饭以后,周梦龙和刘玉梅两人便回到了办公室,回到纪委的时候,正好已经上班了,刘玉梅因为要去给钱书记汇报一下今天的事情,所以,只在办公室里喝了一口水,便起身走了,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周梦龙和孙丽了,孙丽仿佛还记着上午周梦龙对自己所说的话,所以并没有理会周梦龙,而是低着头看起了文件.
  周梦龙借着酒性,看着孙丽:“孙姐,怎么了,还在生着我的气呀,好了,不要生气了,孙姐长得这么漂亮,要是生气,皮肤老化变得不漂亮了,那么,我周梦龙的罪过可就大了呀。”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借着酒性,走到了孙丽的桌边,手撑在了桌子上,看着孙丽。
  孙丽抬起头来,白了周梦龙一眼:“小周,你看你说的,我哪敢生你的气呀。”
  孙丽虽然话这样的说着,但是眼中那冰冷的神色,却让周梦龙知道,孙丽还在为上午的事耿耿于怀呢,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笑:“好了孙姐,你不要生气了,为了表示我是诚心的跟你道歉,我给你讲个笑话好不好。”
  孙丽嗯了一声,对周梦龙的提议末置可否,周梦龙和孙丽在一起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所以对孙丽的脾气也有一定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清了清嗓子,讲了起来:“从前呀,有一只小白兔,这只小白兔呀,可是森林里有名的大美人儿,只是可惜的是,这小白兔的记性却不太好。”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在孙丽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打量了起来,想要看看孙丽在听自己的故事时的反应,在看到孙丽的脸上的皮肤已经放松了几分以后,周梦龙的心中有了底气,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一边下意识的将目光向着孙丽的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胸脯的位置看了过去,一边继续的讲了起来,但当周梦龙看到了孙丽胸口的样子以后,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二十三  撩人孙丽  一
  也许是办公室里天气太热,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孙丽白色衬衫的领口开得很低,而因为周梦龙和孙丽离得很近的关系,使得周梦龙很清楚的就可以通过那低低的领口,看到孙丽胸前的春光,周梦龙看到,领口之下,是孙丽那白得几乎要滴出水来一样的胸脯,而两片细小的坟起,也在领口处若隐若现了起来,从那雪白的坟起,可以推测得出,孙丽的胸前的一对玉女峰,应该是多么的伟大而丰满。
  此刻,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正从低低的领口之中飘散出来,使得周梦龙的心中有些躁热了起来,一双眼睛中,也射出了火热的目光,周梦龙感觉到,自己上午在沈梦蝶的身上挑逗时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刺激的感觉,又在心中开始抬起了头来,全身的血液,开始向着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集中了起来。
  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周梦龙接着道:“有一天,这只小白兔出去玩,越玩越高兴,越高兴就越玩得开心,等到小白兔意识到自己出来的时间已经太长了,想要回去的时候,那天已经黑了,而小白兔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这一下,可将小白兔给急得要哭了起来。”
  不知是周梦龙的语气会声会色,还是因为故事的内容很精采,本来不想理会周梦龙的孙丽渐渐的给周梦龙吸引了过去,在这种情况之下,孙丽抬起了头来,看着周梦龙,抬起头来以后,孙丽才发现自己这样的轻易的就原谅了周梦龙实是有些不值当,当下小嘴一翘:“小周,这故事有什么好听的呀,小白兔找不到家,这怎么可能呢,这个故事也末免太无聊了吧,我才不愿意听你讲这些无聊的故事呢。”
  孙丽抬起头来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神情举止的变化,自然一一落入到了周梦龙的眼里,周梦龙只觉得,孙丽那嘴角上翘的举动,使得孙丽看起来特别的俏皮,再加上孙丽成熟少妇的动人风情,使得周梦龙突然间觉得,孙丽的那柔软而充满了诱惑的嘴唇,一下子变得更加的刺激了起来,再加上酒精的刺激,使得周梦龙突然间想像起了自己要是吻上这性感而微薄的嘴唇以后,会是一种什么样柔软而芬芳的感觉来。
  孙丽说完以后,便不再说话,周梦龙和孙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自然知道孙丽是已经给自己的故事吊起了胃口的,现在又听到孙丽这样一说,周梦龙一时恶作剧心起,便站在了那里,却并没有将故事继续下去,一边打量着孙丽胸前的春光,一边在那里看着,面对自己的举动,孙丽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孙丽本以为,周梦龙会继续的说下去的,但是在自己低下头以后,周梦龙却一下子没了声息,孙丽不由的失望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孙丽咬了咬牙,抬起头来,看着周梦龙,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中波光流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孙丽才道:“小周,那后来怎么样了呢。”
  周梦龙要的正是孙丽的这一句话,当下,周梦龙微微一笑:“就在小白兔有些束手无微的时候,突然间,一只小黑兔走了过来,看到小白兔以后,小黑兔几乎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将眼睛睁到了最大,打量起小白兔来了,那大胆的样子,让小白兔不由的护住了胸前的迷迷。”
  “可是,小白兔虽然对小黑兔的举动有些害怕,却因为有求于人,而不得已的走到了小黑兔的身边,轻声的对小黑兔道:”
  小黑兔,小黑兔,我出来玩迷路了,你能告诉我回家的路么。小黑兔嘿嘿一笑,那当然了,这森林里面,没有路我不知道的,你家的路,我自然也是知道的了,小白兔一听说小黑兔知道了自己家里的路,一时间高兴了起来,拉着小黑兔的小道,小黑兔,小黑兔,你快点告诉我,回家的路怎么走吧,小黑兔子眼珠子都跟要瞪出来了一样的,一边盯着小白兔丰满而高耸的胸脯,一边道,好呀,想知道么,想知道就让我弄一下吧。“
  周梦龙的故事,本是一个带着一点点彩色的笑话,孙丽这当口,还并没有听出来,在听到周梦龙讲到了这里以后,便停下来不讲了,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梦龙:“小周,后来怎么样了,你怎么老是吊人家的胃口呀,快点将最后的结果讲给我听吧。“
  周梦龙哈哈一笑:“孙姐,想知道么。”
  孙丽点了点头,白了周梦龙一眼:“那还用说,当然想知道了,快点说说,后来小白兔找到了家没的。”
  周梦龙突然间用非常夸张的目光看着孙丽的一对正在白色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色色的对孙丽道:“孙姐,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那你让我弄一下吧。”
  这一下,轮到孙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孙丽不由的看着周梦龙:“小周,弄一下,怎么弄一下呀。”
  看着孙丽那好像是什么事都不懂的样子,周梦龙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向着自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集中了起来,而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几乎是立刻就抬起了头来,还好在周梦龙感觉到了不妙,早先一部将自己的身体顶在了桌子之上,才没有让孙丽看出自己的不雅之处。
  孙丽看着周梦龙,突然间跟反应了过来一样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涨得通红了起来,那眼中波光流动,仿佛要滴出水来一样的,在白了周梦龙一眼以后,孙丽不由的咬着牙:“好呀小周,你竟然说这样的笑话给我听,你真的坏死了,我再也不理你了。”
  孙丽的话虽然这样子说着,但是脸上却笑语嫣然,眼中那妩媚之极的目光在告诉着周梦龙,其实她哪里有半分不理会周梦龙的样子,看到孙丽那诱惑到了极点的样子,周梦龙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不由的迅速的涨大了起来,心中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呻吟以后,周梦龙仿佛发泄一般的,将自己的身体狠狠的顶撞起了桌子来,可是,那样,使得周梦龙更加的感觉到兴奋了起来,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坚硬。
TOP Posted: 2014-04-12 13:21 #4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二十四  撩人孙丽  二
  孙丽可不知道周梦龙在自己那撩人的姿态之下,身体上起了那么大的变化,所以,还在那里没心没肺的看着周梦龙,在看到周梦龙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的那一对正在白色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以后,孙丽的心儿也是不由的微微一跳,一种酥麻的感觉,从娇嫩的皮肤之上涌上了心头,按照一般的人来讲,在感觉到了这种情况以后,肯定会找话题将这敏感的话题给叉开去,以免得两人都不自然。
  可是孙丽却偏不这样,在看到周梦龙的样子以后,孙丽跟隐隐的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的,突然间将腰一挺,做势伸了一个懒腰,而这样的举动,就使得孙丽的一对玉女峰更加的突出了出来,孙丽的白色衬衫本就很合身,刚刚可以包裹好那对玉女峰,但虽然如此,孙丽的胸脯看起来却还是显得紧绷绷的,而现在,由于玉女峰更加的突出了出来,就使得那白色的衬衫一下子绷到了极至,如果孙丽再用一点力,谁也不会怀疑,那维系着衬衫的纽扣,就会给那玉女峰的张力给撑得出飞出去。
  现在,孙丽的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虽然并没有将纽扣给绷飞出去,但是却使得衬衫紧紧的贴在了孙丽的胸脯之上,白色的衬衫,一下子变得有些透明了起来,透过白色的衬衫,周梦龙可以清楚的看到孙丽的贴身衣物的样子。
  看到了孙丽贴身衣物上的花纹以及性感的样式,周梦龙只觉得心头一热,那一双眼睛,更是舍不得离开孙丽的玉女峰半步了,孙丽可不知道,自己这样,等于是在玩火,虽然挑逗周梦龙,看起来很刺激,但是如果真的将周梦龙给挑逗起来,到最后,燃烧的可就不只是周梦龙一个人那么简单了。
  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那夸张的突出了出来的玉女峰,仿佛正在发出着无声的诱惑,诱惑着周梦龙,使得周梦龙忍不住的想要伸出手来,将那一对迷人而可爱的小兔子给抓在手里,好好的把玩着,体会一下那玉女峰的柔软和弹性,哪怕这是在玩火,周梦龙也再所不惜。
  看到周梦龙的样子,孙丽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突然间生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在这种情况之下,孙丽不由的在深深的看了周梦龙一眼以后,才对周梦龙道:“小周,你看我美么,想不想要摸 一下我这里呀。”
  一边说着,孙丽还一边抖了抖自己的一对正夸张的突出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
  周梦龙看到,孙丽的玉女峰突然间抖动了起来,那颤巍巍的样子,一下子将周梦龙的心火给点了起来,现在,周梦龙又听到孙丽这样一说,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办公室之外,在看到办公室外面静悄悄的,并没有人走过以后,周梦龙的眼睛中才露出了火热的神色,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看到周梦龙的胆子这么大,孙丽的心中也不由的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孙丽自己也搞不清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从小到大,孙丽就是同龄人眼中的绝色,而面对着各色各样的男人的色迷迷的目光的时候,孙丽不但不感觉到丝毫的害怕,反而往往会利用自己的身体资本,来挑逗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
  直到将那些男人给挑逗得欲罢不能的时候,孙丽支会浇那些男人一盘热水,看着那些个男人从欲望的极端到情绪的低谷的样子,借以来满足自己那种特殊的心理,当然,这也是孙丽的运气好,在这件事情上从来没有吃过亏,不然的话,就算是孙丽有多么的聪明,多么的能将男人玩弄于裳股之间,但是面对着那些给欲火冲昏了头脑的人,孙丽又怎么可能还保持着清白之身呢。
  现在的孙丽,也保持着那种异样的兴奋,她甚至都能感觉到,在周梦龙的那种火辣辣的目光的注视之下,自己的身体深处,似乎已经有一股粘粘的液体流了出来,自己那最隐秘的缝隙之中,已经有了湿润的感觉,而且,也变得酥痒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孙丽的脸上更加的红润了起来:“小周,我就想要知道嘛,给你弄一下,你告诉我好不好。”
  孙丽那又软又腻的话,再加上那红扑扑的俏脸以及眼中那妩媚的神色,让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不由的抖动了两下,那种急需要败火的冲动,使得周梦龙不由的伸出手去,一边慢慢的向着孙丽的一对正在白色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摸了过去,一边道:“孙姐,好,你让我弄一下,我就告诉你吧。”
  让周梦龙奇怪的是,孙丽在看到自己的手伸向了她的玉女峰以后,不但没有逃避,反而静静的坐在了那里,仿佛正在等待着周梦龙的爱抚一样的,看到这诱人的一幕,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妈的,孙姐,这可就怪不得我了,这可是你勾引我在先的,虽然这是在办公室里,但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这会儿没有人会来,能玩玩你的小兔子,对我来说,也实在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呢。”
  这两个人,一个是给另一个人撩人的样子弄得欲罢不能,而另一个人,则为了看男人被自己玩弄于掌股之间的样子,也根本没有想到后果,所以,这办公室里,春情渐渐的浓烈了起来,至于说周梦龙在摸到了孙丽的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以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这可就不在两人的掌握之中了。
  随着手离孙丽的那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越来越近,周梦龙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这时的周梦龙甚至都感觉到了,有一般温热的气息,正在随着孙丽的玉女峰的起伏,而透到了自己的手上,那种温热的感觉,让周梦龙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受到这种刺激,周梦龙的呼吸不但更加的急促了起来,就连那目光之中,也开始闪烁起了火热,那种火热,甚至都可以焚烧一切,包括眼前孙丽那正散发着撩人的气息的充满了成熟妇人的风韵的身体。


二十五  撩人孙丽  三
  眼看着自己的手就可以摸到孙丽的那一对正在白色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诱惑的玉女峰,孙丽却突然间一扭身体,使得周梦龙的手儿一下子落了一个空,在白了周梦龙一眼以后,孙丽不由的娇嗔的道:“小周,你看你,这是在办公室,又是大白天的,你竟然还敢对我这样,你就不怕有人走过来会看见么,真是一个十足的小色狼,好了,我们不开玩笑了好不好,我要工作了。”
  孙丽虽然在周梦龙的面前展现出了万种风情,不停的挑逗着周梦龙,虽然她受到周梦龙那种情动的刺激以后也很兴奋,甚至从身体的缝隙之中流出来的粘沾的液体,已经将她的内酷给打湿了,但她毕竟还保持着一丝的神智,在看到周梦龙已经兴奋得无以复加以后,觉得自己的挑逗已经到位了,再下去,如果周梦龙真的受不了这种刺激而做出来什么的话,那以后两人的面子上也就不好瞧了,所以,孙丽才会在关键的时候说出了那样的一句话。
  如果说孙丽只是躲开周梦龙,而没有说出那样的话来,也许,周梦龙神智一清之下,也会放过孙丽的,可惜的是,孙丽在说那话的时候,一张弹指可的俏脸之上所流露出来的那种俏皮的笑容,使得周梦龙知道了,刚刚孙丽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在挑逗着自己,好让自己在孙丽的面前出丑。
  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不由的无名火起,从周梦龙懂得男女之道以来,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再加上她英俊的外貌,独特的气质,一直以来,都是周梦龙将美女们玩弄于掌股之间的,哪有像今天这样的,一时大意之下,上了孙丽的当了,一直都在美女们的身上如鱼得水的周梦龙在体会到了这些以后,自然心中怒火暗升了。
  于是,在听到孙丽的话以后,周梦龙的手虽然在空中僵了一僵,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容,看到周梦龙的这种笑容,孙丽心儿不由的一跳,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在这种情况之下,孙丽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站起身来,以防止周梦龙对自己不利。
  孙丽的反应无疑是快速的,但可惜的是,孙丽快,周梦龙却比她更快,在只见周梦龙的身体一弯,手向前一伸,就听得孙丽一声轻呼,周梦龙的手,直接摸上了孙丽的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并且在那里把玩了起来,同时,周梦龙目光邪邪的看着孙丽,那意识在告诉着孙丽,你将我逗起火来了,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么,可没有那么容易吧,我现在就是要玩弄你,你又能如何呢。
  女人家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受到周梦龙的挑逗,孙丽的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一变,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那妩媚的神色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冰冰的神色,性感的小嘴张了张:“小周,你。啊。”
  小周你,自然是孙丽想要对周梦龙的大胆的举动大声的斥责,而那一声啊,却是周梦龙看到孙丽的脸色不善,不由的迅速的找到了蓓蕾的位置,在那里狠狠的捏了一下,使得孙丽想要斥责的声音,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声荡人心神的呻吟。
  周梦龙只觉得,入手处,一片绵软,那自然是孙丽的一对正在白色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给自己带来的感觉了,而更让周梦龙心动的是,孙丽的贴身衣物是硬硬的,而孙丽的玉女峰是柔软的,这两种不同的感觉,从周梦龙的手里清楚的传到了周梦龙的心里,刺激着周梦龙,使得周梦龙更加的兴奋了起来,而手上的动作,也无形之中加重了几分。
  孙丽也没有想到,周梦龙竟然会如此的大胆,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办公室里,就对自己动手动脚了起来,一时间不由的慌了手脚,而本来想要斥责周梦龙的话,也因为周梦龙大手在自己的玉女峰上挑逗给自己带来的快感而变成了呻吟声,一时间,孙丽不由的有些束手无策了起来。
  但是,孙丽的心理反应是一回事,而身体上的反应,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孙丽只觉得,一阵阵的酥痒的感觉,带着一丝火热的气息,从自己的贴身衣物之中,传到了自己的心中,又从自己的心中传遍了自己的全身,那种刺激,让孙丽不由的下意识的夹起了双腿。
一股粘粘的液化,仿佛跟孙丽做对一样的,突然间从缝隙之中流了出来,那温热的感觉,让孙丽又是不由的一酥,孙丽没有想到,看起来才二十多一点的周梦龙,在挑逗自己的时候,手法竟然是如此的熟练,而那熟练的程度以及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感觉,就是自己的丈夫,也从来没有带给自己过的。
  这还只是周梦龙抓住了自己的玉女峰给自己带来的感觉,如果是周梦龙和自己赤身被查体的在一起,而周梦龙挑逗自己全身的话,那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感觉呢,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孙丽在最初的慌乱过去,又体会到了周梦龙的大手给自己带来的刺激以后,脑海里竟然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这种刺激的念头,使得孙丽感觉到,自己的缝隙之中流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了,很快的,就将自己的贴身衣物给打湿了,那沾沾的,温热的气息,从缝隙处传到全身,使得孙丽一下子就跟感觉到身体给抽空了一样的,全身都飘飘然了起来,恍然不知身在何处。
  看着孙丽的样子,周梦龙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周梦龙的心目之中,一个刚刚结婚的少妇,和自己的老公,肯定是日夜不停的干着那事的,这种时候,别的男人最不可能进入到少妇的心中,而自己的举动,肯定会引来孙丽的反抗的,但是让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的举动之下,孙丽只在刚刚一开始的时候,做出了一些轻微的动作,而现在,却好像很享受自己的大手在她的一对正在白色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上抚摸给她带来的感觉一样的。


二十六  撩人孙丽  四
  孙丽的敏感,无形之中大大的刺激着周梦龙,使得周梦龙不停的在孙丽的一对玉女峰上揉捏着,感受着可人的少妇那美妙的身体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感觉,而孙丽,在感觉到了自己的缝隙之中液体流出来得越来越多以后,知道这样子下去,自己的心儿迟早要给周梦龙收获不可,可是自己已经是有老公的人了,又怎么可能再接受别的男人呢,想到自己的老公,孙丽的神智微微清醒了一些,就要挣扎着脱离周梦龙的魔瓜。
  周梦龙对女人应该是很有经验了,孙丽才刚刚一动,周梦龙就知道了孙丽在做什么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不肖的在心中哼了一声:“孙姐,你也不想一想我是什么人,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被人称为少女杀手的,这不是因为我长得好,而是因为我的挑逗手法,是没有人能比得了的,别人拒绝不了我的挑逗,你一个刚刚成婚,刚刚品尝到男女之间滋味的少妇,又怎么能拒绝得了呢。”
  心中这样的想着,周梦龙的手上却一点也没有停留,在孙丽将动末动的时候,周梦龙的手灵巧的一动,又一次的捏上了孙丽的蓓蕾,而且这一下,周梦龙更加的加大了力度,一阵酥痒的感觉传来,使得孙丽再一次啊的一声呻吟出声,那想要挣扎的举动,也因为周梦龙的这一下,而消失在了萌芽状态。
  “小周,小周怎么这么历害呀,弄得我,弄得我这么舒服,这么舒服,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让我,让我第二次呻吟出声了,天啊,我,我怎么这么敏感呀,这,这不是要羞死我了么,我,我应该怎么办呀,怎么办呀,老公,救救我吧,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我,我会受不了的。”
  孙丽一边在心中无声的呻吟着,一双玉腿也夹得更紧了,因为孙丽生怕自己一松开双腿,那液化就会从自己的缝隙之中喷射出来,而到了现在,孙丽的身体也全然的软化了下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一丝的渴望,那样子似乎是想要让周梦龙继续下去,永远不要停下来一样的。
  孙丽的身体变化,周梦龙马上就感觉到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咬了咬牙,突然间停下了手来,孙丽感觉到,随着周梦龙将正在自己的一对正在白色衬衫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上把玩的手儿缩了回去,那种传遍了全身的酥痒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起来。
  这种情况之下,孙丽的神智微微一醒,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但是身体深处那种积蓄了起来的欲火没有完全得到发泄的感觉,却让孙丽的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失落的表情,孙丽一边有些急促的喘息着,一边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周梦龙。
  显然的,孙丽是搞不明白,怎么会在这样的时候,自己的理智正在周梦龙的大手的刺激之下慢慢的消退着的时候,周梦龙却突然间放过了自己,周梦龙读懂了孙丽俏脸上的疑问,不由的微微一笑,在悠然的叹息了一声以后,周梦龙才喃喃的道:“孙姐,刚刚你也说过了,这里是办公室,而我们刚刚只是开个玩笑的,如果再这样的下去的话,那么,就要超出了玩笑的范围了,这样一来,不是显得我对孙姐不够尊重么。”
  孙丽显然没有想到,周梦龙竟然拿刚刚自己所说过的话来刺激自己,但一时间也不由的有些束手无策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孙丽白了周梦龙一眼,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突然间,孙丽的脸色不由的一变,也来不及和周梦龙多说什么,而转身出了办公室,如飞一样的跑向了卫生间。
  原来,就在孙丽要开口的时候,却突然间感觉到,一大股又粘又热的液化,从自己的缝隙之中流了出来,而因为自己的贴身衣物早就给液体所湿润了,这一次流出来的又特别的多,所以,那一大股液体并没有受到贴身衣物的阻力而停留在孙丽的缝隙上,而是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好在孙丽今天穿着的是肉色的丝袜,所以,丝[袜减缓了液体的流速,不然的话,以那液体从自己的隙缝之中喷薄而出的势头来看,那液体也许已经流到了地上,而这液体要是给周梦龙看到了,那不是要让孙丽以后永远的在周梦龙的面前抬不起头来了么,虽然这样,孙丽却还是不敢在周梦龙的面前多待,所以也顾不上再和周梦龙说什么了,只能是一溜小跑的去了卫生间,清理自己的液体去了。
  看着孙丽走了,周梦龙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身体狠狠的在桌子上顶了两下,顶得桌子砰砰做响以后,周梦龙才喃喃的道:“孙姐,没有想到你这么骚,我才弄了你几下子,你就这样了,你放心吧,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上你的,到那个时候,你才会真正的领会到我的好的。”
  说实话,孙丽刚刚在周梦龙的大手之下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妩媚撩人的姿态,周梦龙又怎么会放过她呢,只是一来,周梦龙想到这是在办公室,又是光天化日的,自己最多也就只能这样的玩弄孙丽一下,不但解决不了实质性的问题,反而会将自己弄得要死不活的,那多得不偿失呀。
二来,周梦龙也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已经在孙丽的心目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自己要再进行下去,孙丽也许就会不为所动了,而自己适时的收手,则可以让孙丽有一种意尤末尽的感觉,而这样,也为自己后面再挑逗孙丽,让她在不知不觉之间上自己的当,留下一个伏笔。
第三,周梦龙对刚刚孙丽挑逗自己也是微微有气的,而如果自己一味的满足孙丽,那么,自己在孙丽的心目之中的形象一定会下降,而自己这一手,却正好向孙丽证明了,自己并不是一个看到了美女就走不动的人儿,从深层次的瓦解孙丽的心理防线,从而使得自己可以更顺利的占有孙丽少妇的绝美身体。
TOP Posted: 2014-04-12 13:21 #5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2, 04-23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