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半步多欲望传说(五百九十一章全)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半步多欲望传说(五百九十一章全)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三十一章 美人计

    “好象见过……”多多小声说道。

    木兰扫视了那些自然神shè手一眼,说道:”看来娜塔纱公主确实经过了曼佗罗城。”

    自然神shè手们连连点头,其中一个对着多多问道:”你知道她去哪个方向了吗?”

    多多摇头说道:”我只是觉得眼熟而已,甚至都记不得她是什么时候出现,我是什么时候曾经见过她的了。”

    自然神shè手无奈的看了看多多,回头对着木兰说道:”圣女殿下,如果娜塔纱公主确实经过曼佗罗城的话,那她的目的地难道是人类国家?我们jing灵神殿与人类国家的战神殿是有过约定的,不能擅自的进入对方的管辖范围。”

    木兰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身为自然女神的信徒,承诺对我们很重要。”

    那个自然神shè手急声说道:”可是,再有两天就是自然神殿巨树jing灵帝国分殿的圣女洗礼了。娜塔纱公主可是分殿圣女的准候选人啊!”

    木兰说道:”自然女神必然有神的抉择,如果在洗礼的时候娜塔纱不能出现的话,那只能说明伟大的自然女神不想让她出任圣女。”

    “那我们怎么办?”自然神shè手问道。

    “一会儿我们就回到神殿,将娜塔纱的消息告诉巨树jing灵帝国的国王陛下,以后的事情,就不是我们所能管辖的了。”木兰说完后,低头小口的喝了一口水,沉默的似乎再沉思着什么。

    自然神shè手们见到木兰的表情,也都知趣的不再说话了。

    半晌后,木兰站起身,说道:”我们离开吧。”

    当他们临出门的时候,木兰转头对着多多笑着说道:”谢谢您的款待,自然女神会庇佑您的。”

    木兰等人走后,外面的大jing灵族人们也跟着散去,那些被大jing灵族人阻拦着没能进入半步多酒楼的客人们骂骂咧咧的进入了酒楼。

    半步多酒楼中又开始了往ri热闹的场面。

    多多忙上忙下,累得汗入雨下,浑身筋疲力尽的心中暗骂露茜:”一群没人xing的,看我都累成这样了,也不知道出来帮帮我!”

    “露茜?”多多眼睛猛然一亮,靠,刚刚木兰幻化出的图象中的女孩子不就是很像露茜吗?如果让露茜也穿上那么一身华贵宫装的话,简直就是同一个人了。

    想了一会儿,多多摇了摇头,长相再像也是没有用的,起码那个宫装女孩子身上散发的雍容华贵的气质,就是露茜根本没有的。

    男人都是粗心的,这话看来没错,多多就没有发现露茜偶然间的真实流露……

    夜晚时分。

    与以往一样,今天还没有打佯的时候,半步多酒楼的所有客房已经全部住满了。

    这样的情况,让多多感到很是满意,起码再也不用大半夜的时候起身开门了。

    露茜和山羊胡子被爱丽丝安排到了厨房和储藏室居住,也就是说,三楼上的一切还得多多一个人忙碌,露茜和山羊胡子的到来并没有让多多感到任何的轻松。

    “主人……”雅娜魅影般的出现在房间中。

    看着姿容绝美的雅娜,多多只感到一天的疲惫顿时随风消逝,忙不迭的笑着迎了上去。

    与雅娜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多多开始时的羞涩已经慢慢的消失了,变化更为巨大的是,他的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雅娜是他仆人的事实,就像吃饭和睡觉一样,他甚至已经觉得雅娜和他叫主人是天经地义的,这也是这个残酷世界里面唯一的安慰。

    雅娜笑着跟随多多一起坐到了床上,她身体散发的幽香飘入多多鼻中,惹得他一阵的心波荡漾。

    **这种事还真是能上瘾的,看多多此时的样子就知道了,与雅娜近身接触的时候他会本能的产生反应,脸sè通红,呼吸微微急促,下体处撑起的大帐篷让雅娜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厌恶的光芒。

    “主人,关于秘籍的事情您想起什么了么?”雅娜直截了当的提起了正题。

    “厄……秘籍啊……”多多顿感兴致大减,沉吟了一下后摇了摇头,心中暗道:”nǎinǎi个小熊猫的,每天都提秘籍秘籍,难道除了秘籍就没有别的事情和我说了吗?”

    雅娜已经习惯了多多这种在她看来明显是装傻的表现,笑着在怀中掏出那张旧羊皮,迟疑了一下,向多多的身边凑了凑,身体与多多紧紧的挨在一起,高耸的双胸在多多的胳膊上压成了诱人的形状。

    多多只感到全身一颤,一股火气油然而生,虽不好随着意志当场将雅娜扑倒在床,可也偷偷的动了动胳膊,着实的感受了一下那两团充满弹xing的绵软。

    “主人,您就告诉雅娜嘛,雅娜今天看了一整天这张羊皮,可是什么收获都没有。”雅娜的语气中充满了撒娇的味道。

    靠靠靠!

    这简直就是美人计啊!

    多多心中大叫着,他甚至都有些遗憾自己实在是无法复述秘籍的内容,若是能够复述的话,恐怕他早就把内容完全的告诉给雅娜以获得雅娜倾情的服侍了。

    至于其它的事情,多多倒没有多想,雅娜急切的想知道秘籍中的内容无非是想变得更强大,她强大起来似乎对多多并没有什么坏处,谁不希望自己拥有一个美貌与实力并存的奴隶呢?当然,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多多并不知道他与雅娜之间的神秘契约是可以解除的。

    “雅娜,我真的很想告诉你的。”多多不无遗憾的说道。接着又补充道:”我答应你,如果我想到什么,一定立刻告诉你!”

    这样的话,雅娜已经听了几遍了,在她看来这种话就是一张空头支票而已。对于这种假惺惺的承诺,只能让雅娜心中对多多的厌恶更加深了,同时她也感到一阵的悲伤。

第三十二章 有女奴的感觉,爽!

    再有两天,jing灵神殿分殿举行圣女洗礼的ri子,同样是暗夜jing灵族一个重要的节ri。

    年满十八周岁的暗夜jing灵族男人或者女人,都将在两天后举行chéng rén礼,对着他们所信仰的死亡蛛后进行宣誓,并且利用一种靠着减少自身寿命的神秘方法激发他们的**潜能。

    经过了chéng rén礼的暗夜jing灵们,将会成为暗夜jing灵族正式的战士,虽然他们实现希望的那一天还很遥远,但是这并不会影响他们的信心,他们将拿起武器,时刻准备着为自己的信念而战斗。

    雅娜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在族人chéng rén礼的时候,将秘籍带回暗夜jing灵族,并且将秘籍上的内容传授给自己的族人们,这不单单会使族人们的能力上飞速上涨,而且还可以给族人们注shè一支心灵上的强心剂,让族人们的信念更加坚固。

    遗憾的是,多多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卑鄙,不但不把秘籍内容告诉她,而且还利用那么低级的谎言和无耻的装傻样子侮辱着她的智慧。

    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能做的除了坚持不懈的靠着自身表现获得多多的绝对信任以外,没有任何获得秘籍内容的方法了。

    雅娜沉思的时候,娇艳的脸上那份宁静气质与她本身散发的野xing气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多多虽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诠释雅娜此时的迷人模样,但是他知道的是,他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了。

    “雅娜……”多多动情的反手将雅娜拥入怀中。

    雅娜身体微微一颤,回过神来,看着多多那张被**烧红了的脸,雅娜有种说不出的讨厌。

    “主人,您有什么事要吩咐雅娜么?”

    既然要装傻,那大家一起装好了。雅娜身体向后缩了缩,完全无视多多眼中的**裸的**。

    “雅娜,我,我想要你。”多多干涩的说道,说话间,一只大手已经抓向了雅娜胸前那团高耸。

    以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如果雅娜装傻的时候,多多会不好意思太放纵的。雅娜就是摸准了他的心思,每每这个时候都会装出一副不懂风情的样子,让多多自己不好意思的收手。

    可是今天就不同了,男人的**憋久了会爆发的,几天面对着这样一个美人却享受不到**,这对一个刚刚懂得女人**美妙的男人来说绝对是种痛苦的折磨,多多再不想受到这种折磨了,他此时最想的,就是发泄……

    “主人,您要干什么?”这个时候再装傻的话,就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雅娜用手挡了一下多多的大手,身体向后再缩了缩,紧紧的贴到了墙壁上。

    多多的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哼,身体向前猛的扑了过去,将雅娜牢牢的压在床上,双手急不可待的在雅娜的身体上游走着。

    雅娜的双眼中满是惊慌,说实话,与多多这个在她心底里瞧不起的狡猾的半jing灵**,实在是让她无法接受的,即便是有那个神秘契约的存在,雅娜也无法做到心甘情愿。

    “主人,您放开,雅娜还有很多话没说呢。”

    雅娜双手护在胸前,**的推着多多的身体。

    多多一手撕扯着雅娜的衣服,一手已经如同鱼似的滑到雅娜的双腿根部,手指轻轻一动,已然按到了桃源秘处。

    雅娜身体猛然一震,极力的要夹紧双腿阻止多多手指的活动,遗憾的是,她此时身体在多多的手指轻动中已经变得绵软无力,想要阻止谈何容易?

    “雅娜,我想要你,想要你。”多多双眼中的**光芒更见强盛,有过**经验的多多再不像刚开始那样粗鲁猴急,此时已经无师自通的拥有了一些技巧,即便这些技巧依然笨拙无比,但是对付起雅娜这个**经验同样青涩的女人似乎就已经足够了。

    一阵厮磨中,多多的大手已经突破了雅娜双手的屏障,探入雅娜胸衣之内,将那团高耸牢牢的抓在手中,轻轻的揉捏着。

    同时,多多暴涨的下体,也壮大到了及至,坚硬的顶在了雅娜的小腹处,不停的摩擦着。

    雅娜的脸sè越来越红润起来,呼吸也稍稍的有些急促,双眼变得一阵迷离,就连反抗的动作都不像先前那样有力了。

    “该死!我,我怎么有了感觉……”雅娜心中暗骂道,然后努力的压制住身体内涌动的古怪感觉,身体扭动着企图脱离多多的控制。

    雅娜的扭动使她与多多相对的位置逐渐的变化着。

    虽然隔着衣料,可还是让雅娜全身颤抖,身体更加无力了。

    一股强劲的快感,如同奔腾的cháo汐一般,将她的理智瞬间的淹没了。

    而雅娜,也在多多卖力的”耕耘”中,迎来了不知道是第几次**,长吟一声,身体本能的将多多抱紧,十指深深的抓入多多的**,很久后,缓缓的放开,身体一软,已然在一**剧烈无比的快感中晕了过去。

    半晌后,雅娜缓缓的睁开双眼,见自己已经如同小猫似的蜷缩在变身后的多多的怀中。

    刚刚那种强烈的快感既真实,又显得飘渺,无论真实还是飘渺,总之让雅娜的身体内部生出了一点渴望。

    这种渴望对于雅娜来说是可怕的,一点点的渴望很容易会转化成依恋,她不能依恋这个狡猾的半jing灵,哪怕仅仅是依恋他的身体,也是万万不能的。

    最让雅娜感到痛苦的是,她身体的真实反应竟然告诉她,每当多多近乎于强暴似的对待她时,她的快感反倒更加强烈。

    “难道我本质上是个**的女人?”雅娜心中暗暗的问自己,这个念头刚起,她就立刻的压了下去,坚定的告诉自己:”我不是**的女人!我是暗夜jing灵族的最强者,是族人们崇拜的希望!”

    可是身体在那种时刻涌起的强烈快感该如何解释呢?雅娜想了一想后,告诉自己,那也许是神秘契约的副作用,只要能解除神秘契约就没有任何事了。

    也许,自欺欺人是每个人安慰自己时最好的方式,雅娜看来也不例外。

    “你醒了?”多多低头笑着说道,抱着雅娜的手臂**的紧了紧,使雅娜牢牢的贴在他的身上。
TOP Posted: 2014-04-14 14:23 #12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三十三章 玩火

    “恩,主人。”雅娜尽量的向外动了动。

    “刚才……”多多刚要解释什么,就被雅娜纤细小手制止了:”主人不用多说了,雅娜是您的女奴,主人有权利这样对待雅娜的。”

    多多脸上依旧是歉疚的微笑,可是此时心里却在听到雅娜这句话后笑开了花”nǎinǎi个小熊猫的,太他娘的爽了!穿越,穿越,这个穿越太值喽……”

    雅娜沉吟了一下,仰头说道:”主人,雅娜求您一件事。”

    多多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吧,但是不要再说求字了。”

    “雅娜想离开主人几天。”

    “啊?”

    “只是几天而已,两天后是雅娜族中重要的ri子,必须要雅娜参加的。”

    “哦,你不会一去不回吧?”

    “呵呵,怎么会呢?雅娜和主人之间有契约的,您忘记了吗?”

    “契约?哦,契约,嘿嘿,这契约真是好东西。”

    “主人,您说什么?”

    “啊,我,我,我是说我相信契约,你早去早回,我会想你的。”

    “主人放心了,雅娜最多五天就会回到主人的身边。”

    “雅娜,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说?”

    “主人,秘籍……”

    “雅娜,相信我!不然你把羊皮留下,我好好的研究一下,尽量的回忆些什么,争取在你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把回忆起来的内容作为礼物送给你。”

    “啊?真的吗?雅娜太感谢主人了。”

    “雅娜,能不能把感谢先预支一点给主人我呢?”

    多多的话和他眼中流露出的**光芒,让雅娜心中凛然一惊,下意识的向后挪动身体。

    无奈,多多的大手已经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并且快速的向胸前高地”占领”过去,还没等雅娜有什么反应,多多已经翻身压上了她的身体,并且用双腿将她双腿猛然分开,重新爆涨的下体迅猛的冲破屏障长驱直入了。

    压在雅娜身上的多多,轻轻的挺动着,双唇游动亲吻着雅娜的耳珠,小声说道:”雅娜乖,不要动,主人,主人会轻点的,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

    整整一夜,多多和雅娜都在**做的事情。

    有了多多的承诺,雅娜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方针,再次的和自己赌了一次,为了让多多实现承诺,她第一次忍着心中的厌恶,拖着疲惫的身体主动的和多多”互动”着。

    清晨,东方刚刚泛出鹅肚白的时候,雅娜整理好衣服,将旧羊皮交给多多后,消失在窗外。

    多多拿着旧羊皮,感受着身体还没有散去的快感余韵,看着窗外,心中忽然感到了一阵的怅然。

    雅娜一次次的追问秘籍的内容,让多多早就意识到这秘籍对雅娜的重要xing,但是说真的,他却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现在则不同了,多多忽然强烈的希望回忆起秘籍上的内容,刚刚雅娜的主动让多多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也许,也许多多将秘籍内容回忆起来并且告诉雅娜的话,雅娜在极度高兴中,会多让多多感受几次这样的愉悦呢?

    想到这的时候,多多不禁有些兴奋起来。

    这种期待中的兴奋感驱除了多多的疲惫和睡意,他坐在床上,抓起旧羊皮,借着窗外微弱的光亮仔细的看了起来。

    渐渐的,多多的眼睛感到模糊起来。

    旧羊皮上的红sè小点忽而红sè一片,忽而又个个清晰并且还在移动着位置。

    一股热流在多多小腹处生成,随即如同一条鱼似的在多多体内到处游走着,在游走的过程中,那条”鱼”的温度不断的升高,并且体积也越来越巨大起来。

    “mygod,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力!”多多心中暗叫,他感觉此时身体内的变化与他前世所看过的那些武侠小说中关于练功的描写实在太相似了。

    我靠!如果真的是内力,那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喽?

    这个念头让多多陡然一惊,再不敢胡思乱想了,全心的瞪着旧羊皮感受着体内的各种变化。

    随着体内热流的不断升温,多多渐渐有些吃不消了,身体的皮肤如同透明似的忽闪忽闪的亮着红sè光晕,体内脉络和骨骼清晰可见。

    如若此时多多身边有别人旁观的话,估计旁观的人会把眼睛都瞪出来的。

    原因是,多多体内的那股热流在多多经脉中流走的过程中,竟然不住的变换着形状。先是如同一条泥鳅似的,再后来不断扩大,竟然成了蛇的形状,虽然状态模糊不太逼真,但是稍稍有些野生经验的人还是能准确的看出那是一条蟒蛇。

    多多身体的红sè光晕越来越强烈,渐渐的已经成为耀眼的红sè光芒,光芒以多多为圆心不断的扩大着,但凡被光芒笼罩着的木制器具发出被火焰炽烤时的细微噼啪声,一股淡淡的焦糊尾弥漫在整个房间中……

    “多多!该死的!”琳达的声音在外面咆哮着传了进来。

    一时间红光尽敛,猛的收回多多的身体内,多多坐着的身体一头倒在床上,红光的反噬让他感到剧烈的痛苦,仿佛整个五脏都被一把猛烈的火焰烤熟了似的。

    门,啪的一声被琳达踹开了。

    “多多,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敢睡觉!”琳达对着床上躺着的多多,怒声喝道,说着她猛的抽动着鼻翼,厉声喝道:”你这个家伙居然敢在房间中玩火!是不是挺长时间没修理你,你的皮发痒了?”

    琳达怒气冲冲的走到床前,单手将多多揪了起来,**的摔在床下。

    多多发出咯的一声,刚刚体内滞留的那股热气居然被这**一摔,摔得贯通流畅了。

    多多睁开眼睛,就见上方琳达柳眉倒竖充满怒意的俏脸,急忙一骨碌的爬了起来,低头唯唯诺诺的说道:”琳达小姐,我以后不会了。”

    “还有以后?再有以后,看我不把你的手剁去喂狼!赶紧去收拾,准备营业!竟然敢在房间中玩火!”琳达大声喝道,若不是多多昨天和木兰那一番话,让琳达感到很是满意的话,依照她往ri的脾气,多多此次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琳达转身离开房间后,多多木然的站在原地,口中喃喃说道:”谁玩火了?我靠,nǎinǎi个小熊猫的,还真有一股焦糊味道,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玩火了,让老子帮他背黑锅!”

第三十四章 无意中的豆腐

    要是这个家伙再让我背一次的话?多多不禁打了和寒战,琳达的jing告让他感到遍体生寒,要知道,琳达和爱丽丝以及秀真,乃至这个半步多酒楼,已经是多多在这个世界上的依靠,外面的世界有多险恶,多多想象不出,而且他也没有勇气舍弃这个已经站稳脚的酒楼,去闯外面的世界。

    “nǎinǎi个小熊猫的,冒险?傻子才会干呢!”多多嘀咕道,接着,他又想到,要一直留在这里,三个女老板才是关键,看样子,自己要花些心思好好的讨好她们了,起码不能让她们讨厌到把自己赶出去的程度。

    要怎么讨好呢?带着这个疑问,多多一路皱着眉头嘟囔着向外走去。

    “喂,死胖子!你要讨好谁啊?是我吗?”露茜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将多多吓了一跳,双手一软,手中端着的那盆水全部的洒了出去。

    露茜的身高仅仅到多多的胸部位置,这水一洒可好,全部淋在了露茜的身上。

    时值夏ri,

    露茜身上所穿的也只是一件单薄纱裙而已,被水淋湿后,纱裙紧紧的粘在身上,并且呈现出半透明状态。

    多多顿时傻眼起来,虽然他早就意识到露茜别看年龄较小,可身体有料,可是,可是却没想到会有料到这种程度。

    湿透的半透明纱裙,紧紧贴在露茜的身上使得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完全暴露在多多的眼前,盈盈一握的酥胸虽然没有琳达那样的丰满硕大,没有雅娜那样的高耸挺翘,可是配上露茜那张清新俏丽带着稚气的脸蛋,却别有一番诱人味道,绝对可以挑逗起任何男人的犯罪感。

    平坦的小腹,圆润修长的**……

    天啊!

    那一片黑黝黝的是什么?

    nǎinǎi个小熊猫的,该不会是这个丫头没穿内衣吧?多多心中暗暗惊叫,仔细一看也确实如此,胸前衣服由于水分的增多,两点小巧的嫣红逐渐的显露出来。

    多多只感到身体火烧似的发热,鼻子下面两道热乎粘稠的液体泊泊留下。

    刚刚这一突然变化,已经将露茜惊呆了。

    当她回过神来,看到多多sè咪咪显现贪婪的眼神。

    “啊!臭流氓!”露茜尖叫一声,脸sè通红,本能的一记巴掌向多多抽去。

    啪……

    这个大耳光打得多多鼻血狂流,他捂着火辣辣的脸蛋,看着露茜,心中暗骂:”又不是故意看的!靠,至于这么狠吗?老子娇嫩的鼻子最近才好转,这个小丫头手劲太大了!”

    “臭流氓!混蛋!sè狼!死胖子!”露茜的口中蹦出一连串她所能想到的咒骂多多的词汇,说着,还哭泣的向多多扑去。

    多多急忙把盆子丢在一边,抓住露茜的双手,解释道:”露茜,露茜,我,我不是故意的。”

    “臭sè狼!谁耍完流氓会说自己是故意的?你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我跟你拼了!”露茜大叫着,手脚并用的连踢带抓。

    “你们在干什么!”爱丽丝的声音忽然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丽丝和琳达已经站在了她们的身后,而琳达此时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的撕打。

    多多从来都没有感觉过冷冰冰的爱丽丝像今天这么可爱,这简直就是救星啊!

    此时此刻,多多简直就想大唱前世歌曲……是谁让咱得解放诶,爱丽丝……

    一贯冰冷的爱丽丝对露茜也颇有些震慑作用,被爱丽丝这一呵斥,露茜抓向多多脸上的手也陡然停了下来,满脸泪痕,眼神楚楚可怜的看着爱丽丝。

    “哈哈,没想到多多还挺坏的,爱丽丝姐姐,怎么样,我早就说他们俩会有有趣的事发生吧?”琳达好玩的笑了起来。

    “琳达小姐,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多多急忙辩解道。

    “臭流氓,你就是故意的!”露茜在多多身后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这个举动又引得琳达的一阵大笑。

    大笑中,琳达那丰满硕大的胸脯剧烈的波动着,看得多多又是一阵眼直。

    nǎinǎi个小熊猫的,我最近是怎么了?多多狠狠的咬了嘴唇一下,若是对露茜有些放肆还没什么危险,若是对琳达有所亵渎的话,那个火暴女人估计得把自己阉掉。

    “爱丽丝姐姐,出什么事了?怎么还不营业?在这大吵大闹的话,会把客人们吵醒的。”秀真走了过来,当她看到浑身**的露茜的时候,惊讶的问道:”露茜,你怎么成这样了?”

    秀真对露茜一向比爱丽丝和琳达要好上许多,露茜见到秀真,真如见到亲人似的,猛的扑到秀真的怀里将所有的委屈都哭了出来。

    “不要哭,我先带你去换衣服,这样会生病的。”秀真听到露茜哭诉,明白事情原委后,狠狠的瞪了多多一眼后,带着露茜离开了。

    多多暗叹一声,妈的,这也太没人权了,人家谁都有人护着,就自己可怜,姥姥不疼妈妈不爱的。

    爱丽丝扫了一眼低头的多多,说道:”先去开门营业,这事回头再说。”

    多多急忙应了一声,捡起盆子向楼下走去。

    整整一天,露茜看到多多都如同死敌一般,若不是琳达和爱丽丝在吧台中坐镇的话,怕是又要和多多拼命了。

    就连一向温柔,态度和气,脸上总是有笑容的秀真,看多多的时候也是满面yin沉。

    这更促使了多多要讨好琳达的心思,现在三个老板中连一直对他颇为不错的秀真都这样了,那他要是再没个靠山的话,以后稍微犯点错误,不被赶出去才怪呢。

    冰冷的爱丽丝要讨好的话,难度似乎太大了。相对于爱丽丝,琳达的xing格还算外向,看来,只能小心翼翼的伺候琳达,尽量的投其所好了。

    今夜,是曼佗罗城中少有的好天气,夜空晴朗,点点繁星点缀天际,就连月亮都似乎心情大好的挥洒着比以往更皎洁的月光。

    多多拖着疲惫的身体,在酒楼大厅的椅子上稍坐一会儿后,就听到琳达在上面喊道:”多多,准备热水,三号房的客人要沐浴,恩,顺便给我也准备一些。”

    多多急忙应了一声,长长呼了一口气后,起身向厨房走去。

    厨房中,山羊胡子悠闲的吃着客人剩下的烧烤和酒,这段时间以来,这个家伙凭借着超绝的烧烤技术,得到了爱丽丝她们的看重,在酒楼中的地位俨然是后来居上的凌驾在多多头上了。

    “哟,多多啊,要不要喝点酒呢?”山羊胡子假惺惺的说道。

第三十五章 服侍我洗澡

    多多瞟了他一眼,心中暗骂这个混蛋,妈的,在酒楼中没多久身上的肉倒是长得挺快,看来没少偷吃。

    “不喝!”多多冷冷的回了一声,照直去准备热水了。

    “客人要洗澡?”山羊胡子眼中流露出sè咪咪的目光,这家伙可是偷窥的行家里手,此时指不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多多看着他说道:”琳达小姐要洗澡,你要怎么样?”

    “琳达小姐?”山羊胡子眼中光芒顿时冷了下去,要偷窥琳达,他还真没哪胆子。

    多多看着山羊胡子吃瘪的样子,心中暗暗痛快。

    片刻后,山羊胡子嘿嘿笑着凑到他身边:”老弟,你肯定没少偷看了吧?啧啧,琳达小姐那身材真是没说的,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放屁!”多多没好气的说道。

    “嘎嘎,你小子急什么啊?心虚了不是?有鬼了不是?看来你准看过,来,给老哥我讲讲怎么样?老哥我亏待不了你的!”

    多多没有理会山羊胡子的聒噪,将烧开的热水舀进桶中,最后他的手故意倾斜了一下,一些热水正好洒在了山羊胡子的脚上。

    “哎哟,我的妈呀!疼死我了!”穿着拖鞋的山羊胡子抱着脚大声惨叫。

    多多就像没听到似的,提起热水向外面走去。

    “你这个混蛋,肯定是故意的,等着瞧!”山羊胡子的骂上在后面传来,惹得多多一阵暗笑。

    对于客人,多多只要尽到一个侍者的本分就好了,将热水帮客人兑好,说几句礼貌话后,多多就退出了客房。

    琳达的房间中,弥漫着淡淡的脂粉香,扑鼻的香气给多多一种恍如梦中的感觉。

    “多多,先把水给我兑好。”琳达坐在桌子前,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是的,琳达小姐。”多多恭敬的说道,然后走进里间浴桶前细心的为琳达服务着,既然决定要讨好她,那就尽量要做到面面俱到。

    “琳达小姐,水兑好了。”多多喊道。

    不一会儿,琳达走进里间。

    扑面而来的蒸腾热气让琳达仰头发出一声呻吟:”**啊,要是这水一直散发着蒸汽却不凉该多好啊。”

    多多急忙说道:”我可以帮您准备热水,随时调兑。”

    琳达瞟了瞟多多,娇笑道:”多多,你真是越来越会做事了,可是,你不知道女人在水中浸泡时间太长的话,会把皮肤泡皱吗?”

    多多急忙低下头,小声说道:”对不起,琳达小姐。”

    琳达说道:”你怎么还不出去?想看我洗澡吗?”

    多多一怔,赶忙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开。

    琳达一双美目眼波流转,恶作剧的光芒再次出现,她出声说道:”多多,露茜你们两个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说实话!”

    多多停住脚步,将白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完了说道:”琳达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琳达笑道:”你要是故意的,才好玩呢。”接着挑了挑眉头,说道:”你的定力也太差劲了吧?就看了那么两眼就流了那么多的鼻血!”

    多多楞了楞,没明白琳达这样说的意思。

    琳达的脸上浮现出不服输的好胜表情来,说起来也难怪,从前她们耍弄多多的时候,多多似乎都没像今天那样快的流鼻血。

    若是这事发生在爱丽丝和秀真的身上,琳达或许会好过些,可是发生在露茜身上,琳达就感到很不舒服了。

    片刻后,琳达忽然转换表情,娇俏的脸上一脸的媚意,眼波流转中水汪汪的看着多多:”服侍我洗澡……”

    多多这时才明白琳达的意思,心中悲呼一声,惨了惨了,今天真是我的”鼻血ri”。

    琳达故技重施的技巧xing的将衣服罩住多多的头脸,鼻子中嗅着琳达衣服上特殊的香味,耳听一阵水声后,琳达舒服的呻吟,多多的心中一阵的躁动。

    “多多,过来。”琳达娇声说道,嗲嗲的声音让多多明知道她是故意装出来的,可还是禁不住的一阵心情激动。

    蒸汽弥漫,琳达似乎有意要与露茜较量一番似的,这次的尺度比以往放开的都要大。

    无奈的是,多多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处男,早已有过几次**经验,对于琳达这种明显做做的呻吟声感到一阵的好笑。

    “下面,下面点嘛……”琳达轻声说道。

    下面?再下面?

    天啊!

    多多的手竟然第一次的延伸到了琳达的腰际,甚至能感觉到稍微再下一点,琳达那丰满挺翘的臀型。

    nǎinǎi个小熊猫的,快让我再向下一点吧。

    多多心中强烈的喊叫着。

    遗憾的是,琳达似乎觉得仅仅是这样的挑逗就已经足够了,一点都没有再满足多多心中的强烈愿望。

    轰……

    火气在多多的身体内汹涌的爆发起来,多多抚摸在琳达身上的手已经禁不住的开始颤抖了。

    再下一点吧,再下一点就好了。

    多多脑海中这样的念头不停的浮动着。

    他心中虽然极力的控制着这样的冲动,并且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这样做。

    可是他的手,却不受控制的又往下滑了一点。

    琳达充满弹xing的翘臀边缘,和微微接触的股沟,在这一刹那将一股猛烈的**由多多的手心传入多多的全身。

    “嗯……”琳达全然没有预料到多多有这样的胆子,可是,在多多的手触碰到她的臀际,手指轻轻掠过她的股沟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古怪感觉,让她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真正的呻吟。

    “混蛋!你想死了!”

    一股大力将多多的身体撞飞出去,将外间的桌子砸得稀烂。

    片刻后,琳达披上衣服,脸sè通红的站在多多面前,眼中流露出凛冽的杀机。

    强烈的危机感让多多猛的苏醒过来,回味着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深刻的明白了什么叫sè胆包天,并且也恐惧的等待着自己将要付出的代价。

    nǎinǎi个小熊猫的,这只好sè的臭手啊!可把我害惨了,要是能分家老子第一个就把你甩了。

    多多心中悲声叫到,哈,他倒好,到这时候倒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到自己的手上,好象那手不是他的似的。

    琳达目露杀机的一步步逼近,婀娜的身体周围开始洋溢着青sè的光晕。

    强大的威迫感如同大山似的压在多多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TOP Posted: 2014-04-14 14:23 #13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三十六章 都是好色惹的祸

    多多坐在地上不住的向后挪动着,结结巴巴的说道:”琳达小姐,您,您听我说,我,我不是有意的。”

    琳达根本不理会他的辩解,手臂已经微微的扬起,在她手心处,青sè的微笑电光不住流动发出噼啪的声响。

    在这样看起来已经必死无疑的情形下,多多的胆子倒大了起来,反正都是死,不如尽量的寻找希望。

    “琳达小姐,您,您要杀我的话,我没话说,是我亵渎了您,可您一定要在我临死前听我最后的一句话,我之所以犯那样的错误,都是为了您啊!”多多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死前的悲哀,更多的则是被冤枉后的委屈。

    琳达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出声骂道:”你这个混蛋,犯下那样的错误居然还敢说是为了我!找死!”说着,手臂高高的举起,就要拍下。

    多多赶忙说道:”我真是为了您,要是我有半句谎话,您把我化成灰烬我都认了!”

    多多一直这样说,倒让琳达好奇起来,她迟疑了一下,说道:”编吧,最好把谎言编的好些,这是你生命中最后的一段话了!”

    多多心中暗喜,心思飞快运转着,正如琳达所说的那样,他在寻找着一个最棒的谎言,刚刚所说的为了琳达之类的话,纯粹是随口瞎掰出来的,至于真正怎么为了她,还得临时抱佛脚的赶紧想。

    “哈,没话说了吧!”琳达眼中的杀气更盛。

    蓦地,一阵风由窗户吹进,由于气流的原因,里间中飘出了一团蒸汽。

    多多眼睛一亮,一个绝妙的借口浮现在他的脑海……

    “琳达小姐,您刚刚是不是说如果水一直不会凉,一直有蒸汽就会更舒服了对吗?”

    多多眨巴着眼睛说道。

    琳达全然不明白多多这话的意思,但还是很实事求是的点了点头,说道:”有话就快说!蒸汽跟你有什么关系?”

    多多急忙说道:”我刚刚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要是能做出一个随时都能升腾蒸汽的工具就好了。所以,我一直在想这样的工具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为您搓背的时候就心不在焉的犯了错误。”

    一直感到很无聊的琳达,任何的新鲜事物都会让她产生兴趣。

    听到多多的辩解,她不禁觉得好奇起来,她依稀的觉得多多比以前有所不同了,可是究竟哪里不同她却说不出来,想了一下,她觉得现在的多多竟然有些神秘似的感觉。

    能够随时的蒸腾蒸汽?先不说多多究竟能不能制造出这样的工具,就说这个想法都足以让琳达感兴趣了。

    “多多,你知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你再编造这样的谎言会让你死的更惨呢?”琳达板起脸说道。

    多多由琳达语气变化中察觉到了事情有些转机,心中暗暗庆幸着自己这个借口真是帅到爆了。

    “琳达小姐,在这样的时候我怎么敢欺骗您呢?我真的是感觉您一天太累了,希望您生活的更舒服一些,能够让您感到舒服,是我最大的愿望,为了这些,我会尽全力的!”多多的语气中多出了一种悲壮。

    那样子和那语气分明是在告诉琳达,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宁愿被你冤枉被你杀掉,我也不会后悔的。

    不知不觉中,琳达已经放下手臂,周身散发的青sè光晕也渐渐的暗淡下去。

    不过,对于多多这样表忠心的话语,她并没有什么感觉,要知道,她的公主身份已经听多了这样的话,相比于那些习惯了阿谀奉承的臣子们,多多的话就有些不够分量了,她所有兴趣的仅仅是多多所说的蒸汽工具罢了。

    “嗯,我每天确实挺累的。”琳达嘀咕道。

    nǎinǎi个小熊猫的,说你累,你还真以为自己很累啊?妈的,在这个酒楼还有谁会比我累吗?多多心中大叫着。

    可他却一点都不敢把心中所想在脸上表露出来,而是**点头迎合琳达的话。

    “那你想到了没有?”琳达沉声问道。

    “想……”多多迟疑了一下,这一迟疑又引得琳达全身青光暴涨。

    “想到了!”多多急忙说道,此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木头小房子似的东西,嘿嘿,这可是他前世用过的,名字是——桑拿浴!

    琳达眼睛一亮,俏脸上禁不住的浮现出好奇的神sè来。若是多多说没想到,才是她预料中的事情,可这个家伙偏偏说已经想到了,难道,这家伙真的就这么有把握?

    说真的,现在别说琳达自己不会杀多多了,就是有其他人要对多多不利,她也会暂时的保护多多,保护时间嘛,当然是要多多制造出那个工具来位置喽,在琳达的心中,没有什么事情比她找乐子更重要了。

    “真想到了?”琳达不太信任的说道。

    多多**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哪敢骗您呢?您给我时间,我会把这工具做出来给您看的。”

    “要多久?”琳达问道。

    “十天。”多多说道,接着他看到琳达脸sè一沉,急忙摆手说道:”五天,五天就好了。”

    琳达的笑容忽然如花般绽放,看得多多一阵目眩。

    “五天哦,这可是你说的,这五天我会让山羊胡子分担你的工作,哼哼,五天后要是做不出来的话,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了?”琳达冷笑着说道。

    这时候,多多也只有点头了。

    “滚出去吧!”琳达冷声说道。

    多多如蒙大赦般的慌忙逃窜而去。

    多多的房间中,由于雅娜的暂时离去,使多多感觉房间中空荡荡的,心中不由得烦出一股寂寞的情绪来。

    这种寂寞的情绪随后就被琳达的威胁冲淡了。

    多多蹲在地上,用一枝小木棒画着图形。

    “桑拿用的小木屋好做,随便找些木料订一个就行了,不过要什么样的形状才正好放进琳达的房间呢?”多多嘟囔着。

    画了几个图形又反复的修改一阵后,多多终于将图形的问题确定下来。

    “炉子,石头,恩,这些都好办,曼佗罗城郊外的那些大青石就不错,硬度够强!”多多将一切都想好后,才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

    当琳达将减轻多多五天工作量,这五天中又山羊胡子帮他分担一些工作的事情宣布的时候。

    半步多酒楼中这几个人的心中倒真是应了几家欢喜几家忧的话了。

    ps:主角由一个侍从渐渐变强,不久就会在半步多酒楼游刃有余,前期3位女老板对多多的欺辱,在多多心里产生强烈的报复心理,通过从天而降的秘籍,多多展开一系列的报复计划,只因未熟练掌握秘籍的jing髓…后期更加jing彩,望大家多多支持,投票!!收藏!!hoho

第三十七章 最惬意的时刻

    爱丽丝和秀真满脑子的疑问,看着琳达的时候眼神中shè出的都是问号,她们就想不明白,平时对待多多就数琳达最恶劣了,可怎么忽然态度大变呢?难道琳达转xing了?

    至于山羊胡子和露茜,就感到很是郁闷了,平时只消有客人需要的时候做做烧烤,其余时间无所事事的喝酒休闲的山羊胡子几乎都想大哭出来了,可就不敢发表什么抗议,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明白八成是多多把他昨天晚上的话告诉琳达了,琳达这是怀恨在心的故意整他呢!

    唉,半步多酒楼中这潭水可真他娘的深啊!山羊胡子心中发出一句感叹。 /

    露茜对这个宣布更是不满,她狠不得看着多多每天都累得要死,每天都被修理才会解气呢!可她不但没有看到这些,反倒看到多多一夜之间好象转运了。

    露茜瞟了瞟多多,看他正偷偷的笑着,心中的怒火不由得更加炽烈了,暗暗发狠道:”死胖子,早晚把你的秘密揭穿出去!”

    “琳达,你这是什么意思?”吧台后,爱丽丝疑惑的问道,一旁有着同样疑惑的秀真,听到这个问题也急忙凑了过来。

    琳达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当然,她将多多如何惹怒她的真实情况隐瞒了过去,她总不能告诉爱丽丝和秀真,她这样一个尊贵的公主的屁股被一个卑贱的半jing灵摸了吧?也就是很随意的说,是多多把水兑的太烫,让她生气了而已。

    “啊?多多真是这么说的?”秀真惊声说道,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卑微的半jing灵会涉及到这样一个有创意的问题。

    “那是当然,不然我会放过他吗?”琳达说道。

    “八成是他故意拖延时间呢,该不会是想逃跑吧?”秀真说道。

    “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对待半jing灵的态度应该是最好了吧?多多该明白这个问题,要是他逃跑的话,我敢保证,不出三天就会被奴隶主抓住,接下来的结果会比死还凄惨的。”爱丽丝说道。

    秀真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同意了爱丽丝的意见。

    琳达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反正就等五天,他要是办不到的话,我就把他送到奴隶市场去!”

    接下来的ri子是多多在这个世界中最惬意的时刻了。

    每天只是找些木料锤锤打打,再去郊外收集些大青石而已。

    至于酒楼中的原本属于他的工作,就全部得山羊胡子和露茜两人处理了。

    山羊胡子烧烤的时候,露茜负责,山羊胡子没有烧烤任务的时候就得和露茜一起忙上忙下。

    慢慢的,爱丽丝发现了一些不妥,宣布以后山羊胡子的活动范围只能在厨房附近,至于酒楼内部,禁止他涉足。

    那家伙的形象实在是太困难了,看了他就足够倒胃口的,这还幸好那些客人还不知道他们吃的烧烤就是出自这个形象猥琐的家伙之手,不然的话,保证以后半步多酒楼不会再有任何人想吃烧烤了。

    这样一来,就苦了露茜,长这么大她还从没有做过这么多的事情呢,忙上忙下的不说,偶尔还会被某些好sè怪叔叔趁着她不备偷偷的摸摸她的屁股,掐掐她的大腿,总之,这几天简直就是露茜的噩梦苦不堪言,她把这一切的委屈全部的扣到了多多的头上,一时间,对多多的怨恨更加的强烈了。

    第五天傍晚。

    露茜送走了最后一拨客人,将门关上后,就一屁股的坐在椅子上,全身累得酸痛只想安静的休息一会儿。

    忽然,后面传来了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搅得露茜一阵的焦躁,皱了皱眉头后,气呼呼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厨房门外。

    爱丽丝、琳达和秀真以及山羊胡子围成一圈,好奇的看着在中间忙碌的多多。

    一块块木板已经被多多钉在了一起,如果在加个盖子的话,就是个小房子了。

    遗憾的是,多多对于木工实在是没有半点天赋,虽然计划的挺好,可是真的实施起来就差劲太多了,他能做的仅仅是勉强的将木板订到一起而已,至于形状上真是歪歪斜斜没有半点方正的美感。

    “多多,这就是你说的工具?”琳达瞪大眼睛,打量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半点的端倪,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专门给魔兽住的破栅栏屋,恩,说是栅栏屋好象太抬举他了,就这样破的栅栏屋恐怕连魔兽都会嫌弃吧。

    爱丽丝的几声冷笑,使琳达的火气上扬,被戏耍的感觉让她恼羞成怒的就要一脚踹向多多。

    山羊胡子幸灾乐祸的看着多多,不时还说几句风凉话刺激多多。

    “踹死他,踹死他!”露茜看到这一幕,咬牙切齿的暗暗叫着。

    “琳达小姐,您等我做完了就知道了,那时候您再处置我也不晚。”多多急忙央求道。

    秀真阻拦住琳达说道:”算了,五天都过来了,也不在乎这么一会儿了。”

    琳达忿忿的鼓着嘴,没有再和多多计较。

    没过多久,木板房子的盖子被安装上,看着四处透风的木板房子,多多长吁一声,暗暗说道:”还好我有所准备。”

    接着,多多在一旁拿出一个小桶,桶中是他专门和琳达要钱在城中买的强力胶。他将强力胶细心的刷在木板房的木缝之间,遇到缝隙过大的地方就拿一块薄板当成补丁似的粘起来。

    不消一会儿,一个模样古怪之极的木板房子出现了,房子上一块块的大补丁让所有人都狠狠的皱了几下眉头。

    多多内敛的笑了笑,说道:”琳达小姐,能让山羊胡子和我把这个工具搬到您的房间吗?”

    “搬到我的房间?就这个东西?”琳达瞪大眼睛,她实在不敢想象这样一个奇形怪状的破烂东西在她房间后,会把她房间点缀成什么样的丑陋。

    “搬吧,搬吧,要是不行的话,再丢出去也不晚啊。”秀真见多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由得好奇起来。

    山羊胡子狠狠的瞪了多多一眼,暗暗咒骂着跟着多多一起将这个木板房子搬上楼去。

    随后,多多拿来一个厚厚的靠底位置有个拳头大小的洞口的金属盆,盆中放上木炭,然后再将一个稍小一些的金属盆摞了上去。由于两个盆子的体积不同,摞在一起的时候上面的盆子正好与木炭间有了些距离。

    然后,多多将这几天挑选的几块大青石放在最上面的盆子里面,回头恭敬的说道:”可以了。”

    一直好奇的看着多多举动的秀真,疑惑的说道:”就这样就可以了?”
TOP Posted: 2014-04-14 14:23 #14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1, 04-23 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