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寻秦记续之战龙返秦(珍藏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寻秦记续之战龙返秦(珍藏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一卷 亢龙有悔 第七章 天羽论秦
  郭敬仿佛对龙天羽特别欣赏,说起话来亦格外兴奋,滔滔不绝道:“自战国迩来,七雄并立,相继展开了富国强兵的变法,魏国任用李悝变法,楚国使用吴起,赵国有武灵王改革,但最有成效的便是商鞅变法,从秦孝公到秦王政百余年中,秦国国力日益强盛!
  在军事制度方面按郡县征兵,完善军队体制,提高战斗力,士卒勇猛,轻骑雄盛,远非其他六国可比,在军事策略上,改变了劳师远征,经常失利的战略,采用范雎远交近攻的策略,逐渐吞食并巩固其占领地区。
  秦国相继灭掉西周、东周,攻占韩国黄河以东和以南地区设置太原、上党、三川三郡,正是西有巴蜀、汉中之利,北有胡豺、代马之用,南有巫山、黔中之限,东有郗函之固,在地理位置上,进可攻退可守,战车千乘,奋击百万,军力远胜其它六国。
  而六国长期战争实力消耗,面对强秦的威胁,六国时而“合众弱以抗一强”,时而“持一强以攻众弱”,无法形成稳定统一的抗秦力量,相反给秦国各个击破的可乘之机,唉!亡国之民,不言也罢……”
  龙天羽没想到一个经商之人竟对历史和政治分析如此透彻,自己毕竟清华大学考古系毕业的高才生,整日泡在历史文化的书中,何况天资绝顶,过目不忘,《史记》《资治通鉴》《兵书战策》只翻了一遍,便全部默记下来。对于任何朝代的历史皆能倒背如流,此刻以专家的角度分析他的论据和论点,不由暗赞对方见识广博。
  郭敬顿了顿,转望龙天羽,似在试探道:“天羽如何看待大秦一统呢?”
  龙天羽怎会猜不到他的言中之意,心想:“想考我?”记得三年前进入哈佛大学攻读双学位的时候,有三名国际有名的教授,一位哲学罗林教授,一位科学斯特朗教授,一位心理学爱德华教授,三人一同主考测试他的IQ,结果却将三人轮番考倒!
  龙天羽嘴角抿起一丝笑意,气宇轩昂道:“大秦之所以统一六国,除了秦孝公以来奠定的基础外,在于秦国战略战术运用得当,秦王政在位期间,国力富强,有足够的人力物力供给战争。
  在战略上处于进攻态势,势如破竹,所向披靡,相继灭掉诸国。在战术上,秦国执行了由近及远、先弱后强的方针,先灭点比邻的弱国韩赵,然后中央突破,攻楚灭魏,解除了北方后顾之忧,最后消灭两翼的强敌齐楚,这种战术运用的确乃高明之举。
  秦国运用策略正确,如在灭韩赵的战争中,根据具体战况,而不是完全教条地按“先去韩以恐诸侯”的既定方针,而是机动灵活,赵有机则先攻赵,韩可攻则灭韩。灭楚战役是在检讨了攻楚失策后,根据楚国实力,集中优势兵力攻楚而取胜的,攻打齐国避实就虚,出奇制胜!
  相反六国方面势力弱小,在战略上不能联合,各自为战,根本阻挡不住秦国的进攻,战争中消极防御,被动挨打,以至相继被秦国灭亡。”
  郭敬听后浑身一震,惊呆地望着他,自己适才所讲的不过是表面的论述,而身前的青年竟能分析入微,一针见血地点中要害,将秦王政的高瞻远瞩剖析得如此精辟,心忖此人他日定非池中之物,生出敬佩之心。
  凝视好久方接口道:“不错,早在秦军攻取燕都之时,秦国已把进攻的目标转向楚国,当时秦王政派李信和蒙恬率军二十万攻打楚国,楚将项燕率军抵抗,秦军开始进军顺利,在平舆和寝击败楚军,进兵到城父。
  项燕率军反击在城父大败秦军,李信败逃回国,翌年秦王政再拜王剪为将,命他率军六十万大军再次伐楚,双方在陈相遇,王剪按兵不动,以逸待劳,楚军屡次挑战,秦军不与交战,项燕只好率军东归。
  王剪乘楚军退兵之机,指挥追击,在靳大败楚军,斩杀大将项燕。次年,秦军乘胜进兵,攻占楚都寿春,俘虏楚王负刍、相国李园,唉……”
  龙天羽闻到话中哀意,问道:“先生为何叹气呢?”
  郭敬虎目转红,叹道:“实不相瞒,鄙人有一小妹名唤郭秀儿,正是相国李园之妻,在李园出征之时,舍妹便已患了重病,后来得知丈夫被俘,忧疾攻心就此病故,想到亡者已矣,便不由神伤。”
  龙天羽没有想到郭族势力如此庞大,不但富可敌国,又与相国盘亲,看来其间政治因素颇多。
  车马昼夜连续停停歇歇赶了三日路后,拣了一块树林空地扎营生火。由几辆马车中钻出三十多名年轻女子,皆是花容月貌,比之第27届“超级女生选秀”决赛的选手还要艳丽。想必是被郭家纳入的歌姬,而且均能歌善舞,不然也不会千里携行。
  龙天羽通过几日来与郭敬畅谈,对秦朝的历史和风俗文化有了更多的了解,虽然在未来时代翻过许多书籍,但毕竟沧海一粟,此刻才感觉到《史记》记载的未必是正确的历史,多少会因作者的爱憎而对历史人物有所褒贬扭曲,毕竟写几百年或上千年之前的历史,根据整理流传的资料,可未必是具体真实的写照!
  龙天羽在营外散步一阵,想起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中物种的起源和进化,好奇心起,削下一块树皮,凝神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兀自走回营去。
  众武士有的生火造饭,有的把守营地,见到龙天羽,都发自内心的投出敬佩的目光。
  龙天羽微微一笑,心想:“每个人都有长处和弱点,倘若当日让我骑马和那位秦将过招拼杀,死的很有可能是我!”
  闲来无事,回到自己与虞姬的暖帐。虞姬并不在帐中,他看着帐内那张长榻,想到每晚与佳人缠绵,不禁心头一热,卧榻沉沉睡去。
  过不多久,帐外传来女子轻盈的脚步声,随后掀帘入帐。
  龙天羽并未起身,心中暗想:“给她个意外,看她如何反应!”
  女子掀帘后顿了顿,踟躇片刻,接着脚步放轻,来到长榻沿福身坐下,含情脉脉地凝视着龙天羽,犹豫半晌,脸上一红,伸出玉笋般的纤指触到龙天羽英俊无匹的脸颊上,轻轻抚摩,心如鹿撞,暗想:“他生得真俊,从未见过比他更有魅力的男子了!”
  龙天羽脸上被玉手一摸,顿时痒痒的,暗想:“美人昨夜疯狂了一晚还没满足啊!”当下闭着眼,蓦然一手攥住对方手腕,一手箍住她的小蛮腰,顺势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尚未待她惊叫出声,早已封住他对方的香唇。
  女子象征地挣扎一下,但是身体随即产生了剧烈的反应,便陶醉地迎合起来,对方青涩的回吻,令龙天羽生出最原始的欲望,心中纳罕:“虞儿今日怎么害羞起来?”
  龙天羽把舌头刺入对方的口中,和她的小香丁激烈地纠缠着,用力吮吸着她那香甜的的津液,同时身躯轻轻摩擦着对方身上敏感部位,一手揉搓着她丰满酥胸,坚挺的下体隔着裤子顶在她的腹部,另一只手划过平坦健美的小腹,向下伸了过去。
  那女子猛地睁开了眼,双目火红,呻吟道:“啊……不要……”


第一卷 亢龙有悔 第八章 突来战事
  龙天羽听到女子叫声,吓得浑身一震,忙睁开眼帘,俯视身下像受惊的小鸟般,在他怀里颤抖的女子,肌肤胜雪,白腻如脂,修长的睫毛一阵抖动,头上梳了一个双鬟,翠绿色的簪钗,发丝散在忱上,妩媚诱人。
  一眼之下便认出郭家大小姐郭钰莹,她在别人眼中是那样的冰清玉洁、不容亵渎的高贵小姐,此刻横躺在自己身下,霞烧双颊,惊羞交集,但却没有挣扎或反抗,纤巧但浮凸有致的酥胸急剧地起伏着,全身滚烫酥软起来。
  他望着这美艳与妩媚不亚于虞姬的美女,即便连坐禅的高僧,恐怕也难以把持得住,要强忍下欲火,有多么的难当,无论怎么控制自己,但坚挺的下身依然丝毫不减,顶在佳人的小腹。
  郭钰莹娇躯泛痒,下身慢慢蠕动,传来莫名的消魂滋味,忍不住嘤咛喘息,眉梢眼角尽是春色。
  龙天羽尴尬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大小姐不会恼我急色无礼吧?”
  郭钰莹听得意乱情迷,连耳根都红透了,想到自己大家闺秀,竟偷偷闯入男子的房间,情不自禁地钟情于他,不由得又羞又慌,不知该说什么好?摇了摇头,星眸半闭,一副任君采摘的姿态。
  凡是男人十个之中有九个好色,另外一个则不是真正的男儿。
  龙天羽当然也不例外,由玉颈吻起,最后贪婪地痛吻着她温软香甜的红唇。
  郭钰莹热烈地反应着,初尝男女滋味,乐此不疲。
  龙天羽轻轻的分开她的香唇,舌尖儿立刻和她口中的香丁纠缠在一起,一手环过蛮腰,一手则攀上了她的胸脯上,慢慢深入她的衣襟之中,感受那份柔软,两人呼吸开始浓重起来,整个帐内都充满了二人的喘息声。
  “龙郎…”外面传来虞姬喜倦地呼唤她夫君声音。
  郭钰莹闻声羞涩难当,猛然推开龙天羽的怀抱,以极快的速度溜了出去。在帐外与虞姬刚好碰个照面,脸颊胀红,垂下粉颈,婀娜飘去。
  虞姬似懂非懂地走进房内,倚在榻沿而坐的爱郎怀内,抿嘴笑道:“没想到钰莹小姐也抵挡不住夫君的魅力,看她羞喜的模样儿,便知已经喜欢上夫君,可知虞儿所挑的情郎无人能及,而且……而且那方面又厉害得惊人,嘻嘻……”
  龙天羽搂着怀中佳人,闻到从她身上散出的幽香,头发湿润,显是刚刚沐浴回来,禁不住想起衣服内那象牙般光滑胴体,顿时欲火上涌,解下虞姬的粉色绣装,接着幔帐一片春色。
  休息两个时辰后,日近黄昏,夕阳沉下,空留西边一片红霞余晖。
  忽然战马一阵嘶叫,帐外躁乱起来。龙天羽心下奇怪,急忙穿好衣杉迈出帐来一看究竟,四、五十名武士正在收拾行帐,歌舞姬脸色惊惶,手中提着包裹,队伍准备立即起程。
  龙天羽不解地走到正指挥众武士及仆人忙碌的郭敬,奇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此慌慌张张?”
  郭敬忙道:“天羽来的正是时候,有探子回报,朝廷由陈留派出一队千数人马,阻截途中落网族人,昨日诛了归返韩地象禾的贵族韩申士大夫,此时秦兵正向这边追来,已在十里之内,此地不宜久留,要立即起程。”
  “爹……”郭钰莹一边疾步走了过来,一边唤道:“东西都已……准备好了。”
  忽然瞧见与其父面前交谈之人正是龙天羽,不禁想到适才柔情蜜意、差点鱼水之欢,顿时羞着双颊火烫,低垂粉颈。
  郭敬从女儿手中接过一件包裹,对着龙天羽叹道:“我与老弟一见如故,更加钦佩天羽的才学和身手,本欲一路同行,多加请教,顺便可以邀入府中做客,孰知天要亡我族人,此事与你二人毫无关连勿要牵扯其中,这包裹里有些金银珠宝便赠与天羽做盘缠,另备好两匹俊马,尽快与发夫人离开此地吧!”
  郭钰莹听到此处,泪珠莹然,胸口起伏,想到即将与男子分开,自己又生死难料,再相见谈何容易,不由得黯然神伤,抬起螓首,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希望可以把男子的面容永远刻在心底。
  龙天羽被郭敬如此推心置腹,又赠银送马,本来暗萌退走之念,此刻被对方一番肺腑之言反激起豪气,正容道:“先生若要保全族人,便不该让我离去!”
  郭敬摇头叹道:“秦兵有千名人马,凶猛无比,我们只有几十名武士家将,万万抵挡不过。天羽有勇有谋,夫人又心地善良,何必淌这潭浑水?
  以天羽的才学与身手,将来必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只希望龙少侠能将小女钰莹带走,日后送往寿春郭府,便了却鄙人的后顾之忧。”
  龙天羽豪情万丈地道:“先生不必多言,我龙天羽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如若正面交锋,我们自然敌挡不住,但出其不意、以有心算无心,则是另一回事!
  趁此时尚有段工夫,先生请速携大小姐及歌姬离开,并将我爱妻带走,只须留下十名府中好手给我做帮手,我便叫上千秦兵有来无回!”
TOP Posted: 2014-04-14 17:19 #3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一卷 亢龙有悔 第九章 一夫当关
  郭敬见龙天羽信念坚定,要掩护在后,不禁心下感激,想到秦兵上千人马,又都捍勇狠辣,心生寒意,但见他从容不迫,胸有成竹,暗赞对方胆识过人。
  龙天羽将虞姬送到车厢上,恋恋不舍地安慰道:“虞儿听为夫的话,随郭先生先行一步到寿春,我将秦兵消灭掉,定会前来与你回合,少则数日,多则月载,必会到郭府接虞儿!”
  虞姬以泪洗面,拉着爱郎的手不肯松开,誓死也要随他在一起,累得郭钰莹也跟着哭了起来。
  龙天羽只得千哄万逗,软硬兼施,才勉强将虞姬稳住,离别前贴在夫君的脸颊低声道:“如若夫君有何不测,虞儿也不会多活过龙郎一日。”红肿的秀眸中射出的情火,差点把龙天羽融化掉。
  郭敬临别时伸手抓在他的肩头感激涕凌道:“全仰仗天羽了,日后到寿春郭府见我,郭某人定会像亲生女儿一般照顾龙夫人的。”
  须臾,众人纷纷跃上马背,由四十多名家将,护住中间五辆马车,匆匆去了。
  龙天羽将留下的十名用剑好手集在一起,激励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今日正是尔等为主效忠、大现神威的时候,我龙天羽很荣幸与诸位不畏生死的壮士并肩作战!秦兵虽是强盛,但也并不恐惧,只要你们一切遵从号令,必会破敌!”
  十名壮汉被他豪情所染,顿时激起斗志,齐声应诺。
  龙天羽点头道:“你们十名分成两组,前面密林有一处小径乃秦兵必经之路,一组立即最前方设好绊马索和陷马坑,另一组到右面的松林多取一些松子与易燃物铺在树丛里小路的两旁,我去将四周的大树斩倒阻挡秦兵逃路,只要在秦军赶来之前布置妥当,我们便有九成胜算,可以在日出前赶上队伍!”
  十名家将初始闻言,觉得妙计;但听到他要去将四周的大树斩倒,便不能尽信,因为人的臂力有限,又无斧头工具,如何能斩断参天大树?
  这便是长剑兵器的缺点,剑术自西周成形在几百年的文化里,是内涵最丰富的兵器之一,在车战时代,它是一种短兵相接时才运用的防身武器,车战衰退后,剑曾一度作为军阵格斗的利器,后来刀取代了剑的格杀作用。
  众武士满脸狐疑地散开,分成两组当即着手布置。
  龙天羽走到一棵粗向双臂刚好能环抱的杨树,从牛靴中拔出匕首,绕树轮深深地划破树皮,陷出一道圆槽。
  接着还匕入靴,伸出右手将无名指上的钻戒,紧贴树身,按下特殊旋扭,内设超高音频单音搅动器,调节与树干本身固有相同的共振波,利用共鸣作用,微一用力便将整棵大树,从刀痕处折断。
  “咔嚓”一声,放倒在地,惊起一群树鸟飞空。
  远处几名武士正慌忙布置着,虽说斗志昂扬,但想到秦兵人多势重,也不由得心慌。
  忽然闻声吓得回头张望,见龙天羽一人竟然将大树推断,吃惊得目瞪口呆,均想:“他哪里是人?简直便是天神!”
  龙天羽以同样的手法,迅速折断几十棵树,将四周堵住。拾燃物的五人将十几口袋易燃材料铺散在地;另一组也设好了陷阱。
  夜色渐浓,十余人在林外草丛中,静观动静,过不多时,踢声骤响,一队上千人数的秦兵浩浩荡荡向树林丛中小径驰来,健马嘶叫,杀气腾腾。
  龙天羽看得亦不由头皮发麻,何况旁边十余位武士,因为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在古代战争中,无论一个人是如何勇猛,都抵挡不住军队的摧残和逐波的攻势。
  龙天羽想到倘若自己都慌了,他们几人哪还不撒腿就逃啊,当下强做镇定,左手习惯性不断地旋转右指上的白金钻戒,保持自己的冷静!
  倏地一声惨叫,最前排的骑兵人仰马翻,不是掉进布满朝天尖刺的陷坑,便是给绊马索弄倒了坐骑,前面一片混乱,但中间的军阵却丝毫不乱,纷纷列开阵行,准备应付突来的伏兵。
  龙天羽陡见秦兵的阵行,不由佩服秦军的素质,临危不乱;难怪可以统一六国,倘若己方以硬碰硬,当真难以讨好,远望秦兵千余人都已进入危险区,时机刚好,长啸道:“儿郎们,放箭!”
  蓦然火光亮起,十余支火箭相继腾空射向树林,正落在提前放好的燃料之上。
  一时火苗四窜,脚下地面柴草以及树枝林木顿时起火,其实何用燃物,七月天时,数日无降雨迹象干枯的树木枝叶一触即着。
  火势迅速蔓延,将千余名秦兵全部卷入火舌之中,附近整个树林全部陷入猛烈的火势里,烈焰冲天而起,参天古树一株株随火倒了下来,更增声势。
  浓烟冒起,部分向外飘来。龙天羽见状胜券已握,发出撤退的命令。众人纷纷刚要跃上马背,身边忽然惨号传来,有两名骑上马背的武士中箭倒地。
  虽然火势猛烈,但仍有百余名凶悍的秦兵,纵掠如飞,窜出火舌之外,冲杀过来。
  龙天羽低声道:“赶快趴下!”。当下环视四周地形,接着道:“我这便去将秦兵引开,你们见机行事,速速逃命!”
  余下八名家将愕然吃惊,均以为定是自己听错了。自春秋战国以来,客卿、武士、家将均为王侯门主所供给,以做卖命途用。向来只有被利用作挡箭牌、牺牲品,从未遇过这样的主儿,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龙天羽从容一笑,左手握拳以做力量手,豪情万丈道:“各位兄弟保重,咱们寿春再会!”言罢抽出一柄长剑,连挥数下挡开射来的羽箭,一个翻身跃上马背,策骑飞出。
  再一回头,远见八名家将武士均已单膝而跪,眼中含泪,目送他们心中的英雄。
  龙天羽策马飞驰,避开射来的箭羽,奔向山麓而上,后面百余名秦兵穷追不舍,眼中喷出怒火,誓要活剐了他不可?
  健马即将奔上山顶之时,蓦然马腹中箭,一声长嘶,倏地载倒在地。龙天羽一个急跃,滚到草地处,接着提剑疾步冲上山顶。
  “我靠!”龙天羽仗剑站在悬崖前望向高达万仞的山谷,不禁大喝自己的晦气!
  身后脚步与马蹄声响起,随即蜂拥冲上百余名秦兵,盔甲、衣襟都已烧焦,满面灰黑,仿佛刚从锅造中钻出来一般。
  秦兵见他无路可遁,分散列成扇状,将龙天羽围困在前方,其中一位骑在马上的秦将喝道:“大胆贼子,胆敢伏击秦军,意图谋反,老子看你是活腻了!”
  龙天羽转头望了望身后万丈深渊,随手扔掉了手中宝剑,微笑道:“就凭你们也想擒住我,别痴人说梦了!在尔等临死之前,请恕龙某斗言相劝,多行不义必自毙,日后踏入黄泉,休要向我讨命便是!”一言甫毕,从袖中甩出一支微型引暴手雷,便仰身落下深渊!


第一卷 亢龙有悔 第十章 幽谷佳人
  龙天羽仰身跃下万丈悬崖一举,令所有秦兵瞠目结舌,胆子再大的人在面对生死之时,也不能释然,而这人竟能笑视生死,不由得震慑当场。
  正当百余名秦兵震惊发呆之时,倏然眼前火光乍闪,随即传来一声劈天闷雷之响,每个人的身躯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剧痛,瞬间血肉横飞,在硝烟中化为了灰烬。
  悬崖山顶发出一声爆炸,摧毁峰顶数尺厚的岩土,百余名官兵均不知发生何事,便已魂飞魄散,踏上黄泉路,当然更想不到自己死于两千多年后高科技微型手雷炸弹之下。
  龙天羽正处于自由落体的状态中,以9。8米/秒∨2的加速度竖直跌落,此时以冷静的头脑分析自身重量、悬崖高度、自由加速度以及要以多少的阻力和时间可以将下落的速度减少为零。
  蓦然灵念一动,左臂竖直抬起,同时右手攥住右手腕,旋动“劳力士”金表右侧的按扭,“嗖”的一声,由金表内射出一根极细的钢丝,缠在悬崖峭壁凸起来的一株矮树上顿时加速度不断减少,又下落了数丈转为减速下滑,最后缓缓停速,滞留在离地面尚有三丈许高处。
  龙天羽暗叫好险,适才钢丝射早射晚都徒增麻烦,此刻虽悬在半空处,但若安全落地,原也不难,在他心有余悸之时,身子忽然一颤,上端的矮灌树被所缠钢丝连根拔起,迎面掉落。
  龙天羽失声叫道:“Oh,MyGod!”心叫:“完了。”整个虎躯身不由己的倏地跌下,摔落在地,只觉耳旁翁的一震,眼前一黑,即便晕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龙天羽逐渐恢复了知觉,随即感到浑身疼痛难当,悠悠睁开眼帘,烛光泛碧,房中陈设精雅,琳琅满目,全是诗书典籍的竹简,桌几上摆着许多竹器玉器,尽是古物乐器之类,墙壁上挂着一幅大的山水墨画,南角窗前摆放着铜镜,另有皓月玉梳、胭脂花粉,看来却似女儿家的闺房。
  龙天羽闻到房内弥漫的幽幽兰花芳香,接着将浅红色绢被掀到一旁,坐起身来,发觉自己头部和小腿侧缠着绷带,隐隐作痛。
  轻抬受伤的右腿,检查细看,原来只是轻微骨折,不禁暗赞自己的命大,松了一口气,顿时隐约听到叮叮咚咚悠扬飘渺的琴声,淡雅清幽,意境优美,掺和着月光回荡在寂静的幽谷。
  曲调婉转流畅,仿佛瀑布间的高山流水,大漠上落雁平沙,又如盎然一新的阳春白雪,苦寒幽香的梅花三弄,琴声完全不受任何已知乐曲或陈词滥调所限,而是近乎天地间灵气所倾入弦中,发出仙音秒韵。
  龙天羽昔日常把玩钢琴、小提琴、爵士鼓,却没有耍弄过古代乐坊,只是从考古书中看过一些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琴曲在美学方面概括为十三象:雄、骤、急、亮、粲、奇、广、切、清、淡、和、恬、慢,音乐思想中归纳为欣然、深情、清高、旷逸、艺术、圣贤、仙家七类。
  汉代蔡邕在其所著《琴操》中写到:[昔代羲作琴,所以御邪防心淫,以修身理性,反其天真也],自古以来就把琴礼为表徽道德的乐器,用以陶冶性情,移风易俗,进而[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
  龙天羽被琴声所吸引,扶着床几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走出竹屋,遁声望去,只见前面月光下,一位身穿粉红霞衣的女子,轻盈优美地坐在竹亭下,腻滑雪白的素手,像一对美丽的白蝴蝶般在琴弦上飘舞。
  龙天羽迈前几步,从侧面凝视,有若刀削般充满美感的轮廓线条和冰肌玉肤,清丽绝伦,明亮的眼睛在修长似柳叶弯曲的眉毛下顾盼生妍,丹唇开合时,可人的梨窝天然地现在颊边,长秀洁美的粉颈更是线倏诱人。
  龙天羽脑海“翁”的一片空白,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等绝色佳人,清幽淡雅,飘逸若仙,仿佛天上的仙子一般,不禁想起一首诗句,脱口而出道:“绝代有佳人,深居在幽谷?”
  那女子娇躯微微一颤,按弦止音,转首望来,正与龙天羽的目光相触,却不带任何情感,平淡道:“你醒了,觉得好些了么?”
  龙天羽不是拙于言辞之人,但此时为她绝世容色美姿所慑,竟惊呆说不出话来。
  那女子“嗤”地一声,娇笑道:“看来脑子的伤还没好!”
  龙天羽瞧着对方笑靥如花,禁不住心驰荡漾,暗叫乖乖不得了,她是自己到目前为止,无论未来还是古代所见过的女子之中最美的一位,以虞姬和钰莹的美色,还要逊她半筹,特别是她的气质,秀灵清明,飘逸如仙,令人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支吾道:“我……这个……”
  那女子笑容敛去,又恢复不容亵渎的圣洁冰情,淡淡道:“伤势未愈怎可出来乱走动,即便出来也不应坏了别人的清幽,人家数日冥思,今夜月明忽来灵感,方奏出此曲,竟被你扰断,噢……适才你说什么来着?”
  龙天羽被她一笑一嗔,弄得浑身酥痒,心想每次都是自己电晕女人,今日却被女子弄得魂不附体、大失方寸,当真前所未有,不由暗想:越是在美女面前,越要表现得清高,倘若神魂颠倒,反被对方瞧也不起。
  此刻傲气上涌,顿时恢复往日的潇洒本色,微微浅笑道:“满匣冰泉咽又鸣,玉音闲淡入神清,巫山夜雨弦中起,湘水清波指下生。不须更奏幽兰曲,卓氏门前月正明。”
  那女子刚听到前两句便已浑身一震,眼睛射出异彩,闻得“巫山夜雨”时不禁脸上一红,粉颈微垂,直至整首诗诵完之后,品尝良久,方如梦初醒,俏目闪亮,重新仔细打量龙天羽,含羞问道:“卓氏是何人?是尊夫人么?”
  “啊?”龙天羽被她蓦然一问,微怔一下,想到诗中卓氏应是汗代才女卓文君,《汉记》中曾写到,著名文人司马相如以琴得卓文君,为千古久久艳慕,传为佳话。但那是秦朝之后的事,她显然不知!
  便胡诌道:“卓氏泛指才女佳人,噢,是了,这里是何处?我不是跌落悬崖了么?是否姑娘救的在下呢?”
  那女子此时好象对他很感兴趣,喜不自胜道:“这里就是这里啊!嘻,此处乃与世隔绝的黄石谷,你是从右面那座谷城山上断崖摔下来的,我干爹昨日黄昏采药时将你救了回来,放在人家这里,他老人家对你可是非常的欣赏崇敬,说你从万丈悬崖摔落下来却只受了微伤,乃圣人迹象,特叮嘱人家好生照顾于你!”
  接着脸上又是一红,低声道:“人家还是第一次接触陌生男子的身体呢?”
  龙天羽暗叫惭愧,心想:“我若要从山顶直接摔下来,不跌得粉身碎骨才怪,此刻保住性命,却是侥幸!”
  见她修长优美的颈项像天鹅般垂下,樱桃小口,清淡香唇,丰腴润泽,看得直想上前拥美于怀,深深地吻上红唇,香艳一番。
  当下感激道:“多谢姑娘相救,不知老伯现下何处?晚生定要当面谢过!”
  女子回道:“我干爹是位奇人异士,此刻正在内谷三里处的观星亭研究玄术,说要三日后再来看望你!”
  龙天羽听到她提到玄术,甚感兴趣,深知玄学曾是魏晋时期主要的哲学思潮,自春秋时期起源,乃道家和儒家融合而出现的一种文化思潮。
  “玄”字的本义是一种深赤近墨的颜色,所以在许慎《说文》引意解为:玄,幽怨也。玄字出自老子《道德经》“玄之又玄,众玄之门”言道幽深微妙。而“玄学”之称,正是因为魏晋时期清淡家称《周易》《老子》《庄子》三书为“三玄”,由此而来。
  龙天羽在读大学的期间,曾研究过这方面一些书籍,只是参考书中有许多漏洞,无法进一步钻研,故此搁下。此时得知自己被一位玄学大师所救,兴奋道:“请问姑娘干爹如何称呼?”
  女子见他满脸期待之情,心想:“难道他连玄学也精通不成?当真是个奇男子,怪不得干爹说他有圣人迹象!”说道:“干爹他老人家名唤夜谷子,而世人则称他黄石公!”
  “什么?夜谷子……黄石公?”龙天羽闻声愕然吃惊。
  蓦然想到“孺子可教,圯下拾履”的成语典故,心道:“黄石公不就是张良的恩师,著有《太公兵法》的一代玄学兵法大家么?”
TOP Posted: 2014-04-14 17:19 #4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一卷 亢龙有悔 第十一章 征服才女
  龙天羽听到黄石公之名顿时想到了刘邦身边第一谋臣张良,在秦末汉初的年代,虽仅是刘邦手下璀璨明星中的一颗,却以“柔弱胜刚强”“功成身退”的思想倍受推崇。
  三国时代,水镜先生司马徽向刘备推荐天下奇才诸葛亮之时,曾道:“环古铄今,只有兴周八百年的姜子牙,汪汉六百载的张子房才可以与之相比……”可知历史上对张良确有很高的评价。
  “你在想什么呢?能……能跟人家说么?”女子明眸异闪,弯眉似蹙非蹙,俏目似喜非喜,出口相询。
  龙天羽回过神来,看到她异彩连闪的双眼,肩若削成,腰若约束,延颈秀项,皓质呈露,惊呆片刻道:“没……没什么!”
  那女子尚以为他在寻思诗词歌赋亦或发人省思的道理。听他语气似在隐瞒,幽怨地白了他一眼,说道:“倘若不便相告,不言也罢,人家并没有为难之意。”
  龙天羽瞧她秀眉轻蹙,俏脸一片圣洁的光辉,玫姿艳逸,仪静体闲,禁不住说道:“尚未请教姑娘芳名哩?”
  女子娇躯轻转,仰首望向明月,侧身俏立在男子面前,自然中展现出无限美好的曲线和冰清玉洁的仙容。淡淡道:“人家又没有强迫你回答,干嘛又来追问人家?难道没有听过‘己所不欲,勿施与人’的道理么?”
  龙天羽愕然吃惊,见她俏容微嗔,轻蹙黛眉,乌黑柔软的秀发在头上结了简单的发髻,以玉簪固定,随意有小撮发丝散垂下来,另有一种独特放任的韵味。
  当下拱手施礼道:“小生龙天羽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姑娘原谅则个儿,莫要与在下一般见识!”
  女子闻言心头一喜,转过身来,见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儿,不禁“噗嗤”一下,抿嘴娇笑道:“你用不着行此大礼,更无须自谦,干爹他老人家断言,将来公子必非池中之物,定然错不了;想来公子平日自负才华,此时却背躬屈膝,心中定会瞧不起我这女流之辈。”
  龙天羽忙道:“姑娘说笑了,我发自内心地欣赏姑娘,不敢有半分轻视之心!”
  那女子笑弯秋月,羞晕朝霞,秀眸射出精湛的光芒,呵气如兰道:“呆子!告诉你人家的名字吧!我复姓慕容,单名一个婉字。也不知你日后还会否记得?”
  龙天羽心头一热,冲口说道:“我会记住一辈子的!”
  慕容婉儿冰清玉润的俏脸浮起两朵红云,在月光的映照下,朦朦胧胧更增丽色,仿佛仙雾萦绕,实非尘世中人。
  她没有再言语,脸颊绯红地转过身子,坐在了亭中古琴旁,伸出肤若凝脂的素手抚在琴弦上,“叮叮咚咚”一串琴音流水不断,节奏渐急渐繁,忽快忽慢,但每个音位都那么准确,每个音犹有未尽的余韵,使人全心全意去期待、去品尝。
  琴声婉转柔情,犹如天籁梵音,女子心有所思,伴着曲声清唱起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住,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住,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声音腻中带细,柔中带甜,玉音从鸣,或觉有灵峰横贯天外,又感似鸣泉落自云端。
  龙天羽已完全融入音曲之中,听着她唱的正是《诗经。郑风》的子衿。
  诗经是古代文化中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共收集周代诗歌三百零五篇,原称“诗”或“诗三百”,汉代儒生称《诗经》。
  龙天羽也记不得当晚自己是如何回到房内的,只觉自己的思绪随着秦声,飘荡在整个幽谷,甚或整个天地。
  接连两天,慕容婉儿每日三次为他按时换药,并将三餐带入他的房内,细微照顾,俏脸红晕,却每次都不肯与他交谈,也不和他共餐,弄得龙天羽也不敢乱问。
  慕容婉儿每夜弹奏良久,音韵一次较一次轻柔,仿佛琴声之中充满柔情蜜意,却又复杂难明,弄得龙天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转眼三日已过,龙天羽伤势已无大碍,期待一日,却未等到黄石公,不禁大感无趣。
  屋外月光下的仙子又抚起了琴弦,龙天羽翻来覆去地卧在床上,心中暗骂自己如此不像男人,面对一个女子竟然手无举措,亏自己还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回想二十一世纪,什么女艺人不是手到擒来,对付这等自视清高却又腼腆的女性,最好的方法就是单刀直入!想到此处,傲气上涌,心中一定。
  “当啷”一鼎杯盏被龙天羽扔到地上,摔得粉碎,慕容婉儿闻声娇躯一震,顾不及多想,慌忙地奔入房内。
  瞧见男子趴在床沿,急得泪光莹然,伸手去搀扶龙天羽的身子,孰知忽然被对方攥住手腕,娇躯一软不由得靠了过去。
  龙天羽一手箍住佳人的小蛮腰,蓦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尚未等对方明白发生何事,已封住了她羞涩的红唇。
  想到她的冰清玉洁,两只大手并没有往常般四处游走,只是规矩地搂住佳人,肢体交缠,阵阵消魂蚀骨的感觉激荡来回。
  慕容婉儿自负才学,但始终未经男女之事,一声娇吟,浑身发热软乏,身心均无半分抗力,欲火燃烧起来,嘴唇所触之处,犹如火烫,情热如沸。
  初始还挣扎了两下,皓齿紧闭,渐渐娇躯剧烈颤抖,酥痒地扭动起来,神态诱人至极点,脸上表情充满了春思难禁的风情,终将玉手主动搂在男子的脖颈,吐出香舌与他纠缠在一起。
  龙天羽贪婪品尝她的香唇,引导她享受男女亲热毫无保留的爱恋缠绵,到离开清唇时,这绝代佳人完全迷醉在他强烈男子气息里,张开小口紧促地呼吸着,星眸半闭,那种不堪情挑的娇姿美态,要多动人就又多动人。
  龙天羽抱住怀中佳人,像拥有世上最珍贵的宝贝一般爱恋,趴在她的耳边说道:“婉儿是否愿意让天羽占有你,一生一世也不分开呢?”
  慕容婉儿神思恍惚,陶醉般地呻吟一声,代替了回答。
  龙天羽如获圣旨,心头狂喜。心中却想:“对于二十一世纪龙天羽已经消失了,对于秦末时期来说,我却是个‘另类人’!尽管不能预知自己将来的命运,却有权利享受生命的过程,即使在二千多年前,我龙天羽也同样可以成为最强的人!”


第一卷 亢龙有悔 第十二章 霸王圣星
  翌日,一缕阳光穿过竹窗射入清幽的房内,慢慢的移到床上男女的脸颊上。
  龙天羽渐渐醒来,浑身筋骨舒坦无比,睁开眼帘,怀中佳人还与他肢体交缠,雪白的酥胸压在他的身上,柔软滑腻,不由想到昨晚的盛况,暗忖虽然彼此颇有爱慕之情,但仍觉自己强暴的成份居多。
  瞧向怀中身无寸缕的迷人胴体,呵气如兰地酣睡着,眉如翠羽,冰肌玉骨,瑶鼻犹如白色玉雕般挺立,红润的嘴唇显得那么娇嫩,就像两滴蜜糖一样,恨不得一口吞进肚子里。
  平生首次见到如此美丽的佳人,不由感叹上天造物的完美,想起昨夜几番云雨,心驰神荡,尚留在慕容婉儿体内沉睡的雄狮,也渐渐苏醒,慢慢伸展……
  慕容婉儿感到红肿的下身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疼痛,修眉联娟,微微一皱,但随着体内袭身的酥痒,而逐渐分开,冰情的玉脸现出一丝红晕。
  龙天羽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暗想“原来她早就醒来,倒要看你能受得住多久?”心中偷笑,不禁加快了伐旦的频率。
  慕容婉儿这几日虽对这男子生出爱慕,但尚未达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更怕自己是一相情愿,便有意避开他;昨夜关心则乱,孰知被对方先入为主,诱发她处子春情,以至不能自拔,最终把自己的全部都托付给了对方。
  当她甜梦醒来,发觉正与情郎赤身裸体的交缠一起,昨晚给她带来无比神妙之感的奇怪宝贝还留在她的体内,不由产生一丝羞涩,不知如何面对这尴尬之局,唯有假寐。
  龙天羽分开佳人玉腿,双手抬起她的小蛮腰,加速伐旦,令初尝禁果的慕容婉儿如痴如狂,全身肌肤泛起玫瑰般的艳色,香汗淋漓,娇躯灼热;欲仙欲死的感觉,使她忘记了矜持和害羞,双手主动攀上肩头,嘤咛喘息,顿时满屋春色。
  当二人再次醒来时已是下午未时,慕容婉儿一夜之间由少女变成美丽的少妇,鱼水交欢后,俏脸上多了一份成熟的媚态,只是接连数次的高潮,令佳人下身越发红胀,迈一小步亦会疼痛难当。
  龙天羽甚是心疼,暗责自己被欲火他娘的冲过了头,对待如此冰清玉洁的仙子竟然不知怜香惜玉,当下过意不去,亲吻佳人的额头,让她在床上多休息一会。
  龙天羽亲自下橱,弄了几样小菜,只是古代没有家用电器和天然气燃料,使他在厨房磨蹭了一个多时辰,才将简单的一顿饭菜做好,携手共近午膳。
  望着佳人满脸幸福之色,眉梢眼角,尽是春意昂然,心中涌起滔天爱意。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婉儿,黄伯伯为何一直没有来看我啊?”
  慕容婉儿轻蹙秀眉,娇嗔道:“什么黄伯伯?他是人家干爹,见面时夫君定要随人家同唤才是!”
  龙天羽搔了搔头,浅笑道:“知道了夫人!那干爹为何一直没有来呢?我尚有许多疑问要向他老人家请教呢!”
  慕容婉儿这才化嗔为喜,欣然道:“干爹或许正在研究奇异星相,以至忘乎时日,倘若龙郎想见干爹,一会婉儿领夫君去谷内观星轩探望干爹便是!”
  龙天羽轻轻点头,暗忖:有了肉体关系后,感情交流的确有了天渊之别,前几日与她说上一句话已是难得,此刻被佳人天籁之音,甜美地叫着夫君,不由得爽到骨子里。
  休息片刻后,由慕容婉儿为她梳洗一番,换上了三日来私下偷偷为他做的仕服侠装,大小合身,尺度刚好,可知佳人的心细手巧。
  二人携手走出婉儿的闺房,漫步在幽谷小径。数点荧光灼灼,林野树木密密排排,紫芝翳翳,白石苍苍,香兰馥郁,嫩竹成茵,清泉流曲涧,古柏倚深崖。
  只须一盏的工夫,二人已来到几间竹舍,石径重重谩苔藓,竹篱蓬路藤花,房舍门前啄翅盈立着两只只能在“野生动物园”才会看到的仙鹤,洁白净羽,使龙天羽啧啧称奇,脑海中浮现出刘禹锡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慕容婉儿牵着龙天羽的大手,推门入舍,欢喜道:“干爹,你看婉儿带谁来了?”
  龙天羽环顾屋子一周,书架桌几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竹简,北面墙壁像一张巨大的围棋盘,黑白相间却并非棋路,看似倒像以天上星斗相位交错成阵,其中有五颗白子并列连珠,旁边附有篆字,上刻:“格泽、昏昌、国皇、五残,司危。”他怔怔出神,不知何解?
  从竹屋内轩掀帘走出一位老者,一身灰色长衫,白眉似雪,长须飘动,恬静超然,气质入圣,仿佛天上仙人一般。
  黄石公与龙天羽目光一触,各自一颤,均想:果然天生奇相!
  黄石公目光在龙天羽身上打量一番,四日前因他昏迷不醒,神色苍白,满脸灰土,并没有细看。今日一见对方容光涣发,神采飞扬,不由惊呆。
  转望女儿一脸妩媚之色,怎想到才识美貌称冠大秦的“冰雪人”慕容婉儿竟小鸟伊人地傍在男子的身旁,一该往日的冰清的神色,哪还猜不到此中缘故!
  微微笑道:“婉儿当真不愧为才满天下的三奇女之首,怎地阔别三日,便把自己许了男人、嫁为人妇,竟连我这做干爹的都不知情啊?”
  慕容婉儿羞得玉颊泛起红晕,蔓延至耳朵和玉颈,垛足嗔道:“干爹!不是那样的,是他昨晚……”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想到昨夜恩爱缠绵,初始他虽布下诱局“强吻”自己,但自己也是情不自禁、心甘情愿地从他,并无孰对孰错之分。
  只好那怒气撒到爱郎身上,伸出葱指拧在龙天羽的肋下,嘟起小嘴娇憨道:“坏死了,都是你不好,害得人家在干爹面前无地自容……”
  龙天羽忍着疼痛,向着黄石公微笑道:“干爹莫要笑话您这宝贝女儿了,否则晚上可有小生受得啦!”
  两个男人一老一少,相视而笑,目光当然移不开佳人的绝世娇姿。
  龙天羽见她大窘,心下不忍,伸手箍住对方柔软腰枝,揽入怀内,向着黄石公好奇道:“不知干爹几日研究可有定论?我与婉儿等待三日不见干爹出谷,便只好让她带我前来拜会,也好当面谢过干爹救命之恩。”
  黄石公捋着胡须,说道:“老夫只是适逢其会罢了,这几日还要多亏婉儿她细心照顾于你!女儿慧眼识君,喜结良缘。我这做干爹的也为她高兴,希望公子日后定要好生对待婉儿,老夫便从此了却心愿了。”
  龙天羽拥美于怀,暗自发誓,坚定道:“干爹请放心,我龙天羽会一辈子疼她爱她的!”
  慕容婉儿被爱郎的言语打动,秀眸转红,情泪不受控制地滚下来,自己已成为他的娇妻了。
  黄石公满意点了点头,望着星罗密部的棋盘,叹道:“老夫两个月前夜观星象,发现一颗璀璨的‘圣界霸王星’掉落在西北方郦山附近,此乃天之异象,老夫便知一代旷古烁今的将才枭雄降临于世,恐怕中原又要祸起战乱!”
  龙天羽愕然一惊,心中却想:“什么圣界霸王星?难道是西楚霸王项羽?还是流氓皇帝刘邦、或是一代兵神韩信?咦……两个月前的傍晚不正是自己乘着那个庞大的烂飞碟,掉落郦山秦始皇陵的日子么?”
TOP Posted: 2014-04-14 17:19 #5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04-23 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