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寻秦记续之战龙返秦(珍藏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寻秦记续之战龙返秦(珍藏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核潜水艇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69
威望:28 點
金錢:177 USD
貢獻:5 點
註冊:2011-06-06

站个位
TOP Posted: 2014-04-15 11:14 #6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二卷 飞龙在天 第一章 天命难测
  龙天羽思绪谩无天际的飞着,秦末最勇猛的将领应该是西楚霸王项羽!而用兵如神的却非韩信莫属,只是两者无论多么传奇,最终却都不是汉高祖的刘邦的对手!
  倘若自己介于楚汉之争会否改变历史呢?冥冥之中已经注定的发展是否因人类的努力改变呢?但转念一想,自己在二十一世纪所破的记录难道少么?活在未来,自己都能靠智商将国家军事以及经济的命运改变,难道我还改变不了二千多年前的人与事么?
  如果按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在穿梭时空隧道成立的前提下,那么宇宙便存在不同的虚拟的异域空间与时间,有互相雷同的人与事,在一定质能光速下,便可通过破开的黑洞,穿梭宇宙异域时间与空间,回到古代,穿梭未来。
  而这个异域的时间与空间,已经不是自己那个世界生活过的时间与空间,但却按着相同的规律发展,好比水往低处流一样,只要有外在力量逆性干扰,是可以改变它的特性与规律的。
  如果自己的推测不错的话,只要摸清它的发展规律,在关键处大胆反规律扭转,便可以将这个空间的历史完全改变,那么秦朝灭亡以后就未必是汉朝了。
  想到此处,一股豪情流淌在血液中,不断问着自己,我能改变么?
  蓦然间手臂被慕容婉儿摇了两下,轻唤道:“夫君……夫君……你在想什么呢?你不是说有许多疑问要向干爹请教的么?”
  龙天羽这才回过神来,心忖:“此刻我最想请教的便是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第三种假设是否在宇宙体系中成立?但任干爹如何博学奇才恐怕也答不上来!”
  被她蓦地一问,脑海一片空白,一时哪还想得到大学时那些解不开的疑点,当下指着墙壁棋盘中的五颗一线的白子,问道:“请问干爹那五颗棋子是何用意?”
  黄石公捋着胡须道:“这张棋盘乃老夫根据洛书九宫和六十甲子,将天、地、人结合在一起占星预算天命,世间旦夕祸福,上天必有应兆,屡次不爽。
  自从那颗圣界霸王星降临于世后,天界星辰便出现异象,“洛泽,昏昌、国皇,五残、司危。”五星连珠,正是无行变乱的征兆,必会祸起战乱,殃及苍生。”言罢又轻叹一声。
  慕容婉儿闻言娇躯轻颤,显然大为吃惊,奇道:“这怎么可能?秦王赢政日理万机,雄韬武略,相继扫灭六国,统一天下,结束战国以来诸侯长期纷争的局面,建立秦朝,自定尊号为“始皇帝”。
  尔后,频繁用兵,开疆拓地,秦王政二十六年至三十三年,调发数十万人,三攻百越之地,往阴山以北,为防其进一步侵扰,筑建万里长城、修直道;使秦国防御固若金汤。
  虽然秦王在位期间,横征暴敛,肆意享乐,致天下骚动,民不聊生,但六国不复当年,兵力已无,想当初苏秦佩六国相印,率百万之师都不能攻下,何况此时秦军有百万之众,何人胆敢冒死以犯?”
  黄石公摇头道:“‘格泽、昏昌、国皇、五残、司危’均是天上奇星,只要有两颗星并轨,世间必有凶兆,上次格泽与皇昌并见之时,正是武王伐纣之机,此次五星连珠,千古少见,世间必有神奇异象出现,而大秦的灭亡,恐怕不出三年。”
  慕容婉儿与龙天羽听到此言,各自震惊,才女吃惊的是大秦一统只不过十余年,二世刚刚即位,岂会这么短的时间灭亡?
  龙天羽吃惊的是他竟能未卜先知,只抬头望了望星星,便能预测未来,看来天文玄学当真高深莫测。
  自己通过历史资料,深知他所言非虚,胡二世登基一年后,爆发陈胜吴广的起义三年后刘邦趁项羽带兵渡过黄河救赵之机,率军西进关中,攻破武关,直捣到达灞上,秦王三世子罂白马素车,向刘邦的义军投降,秦朝灭亡。
  项羽得知刘邦攻破了咸阳之后,遂率兵从巨鹿前往咸阳。杀死了子罂,并烧毁秦宫殿,大火三日不绝。随后便是长达四年的项羽与刘邦争夺帝位的楚汉之争。
  不禁对黄石公生出崇拜之情,好奇问道:“干爹占卜星象,知人天命,能人所不及,却不知玄学依何凭据呢?”
  黄石公滔滔不绝道:“奇门遁甲本身就是九宫八卦阵,《皇帝阴符经》上讲“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奇门遁甲的神妙之处,均藏在八卦和甲子之中。
  由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组合而成的的六十花甲子,乃以时间为主;而以后天八卦辅成的九宫八卦则以空间为主,奇门遁甲便是将二者结合为一,包括天、地、人、神在内,从而预测旦夕祸福,以利趋吉必凶。
  其中太已,六壬,奇门古称“三式”,是占易术中最为高深的绝学,可占测国运天时、地理灾厄。
  “三式绝学”重意不重式,其关键在乎变通之道,用至妙处恰如行云流水,好似浪里泛舟,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一切尽在随意之间,挥洒之中,正所谓“变”之则“通”,“通”之则“灵”,其“灵”之境,意法以“道”,其“道”之境,意法自然。
  奇门源于古代军事,乃巧夺天地造化,行军打仗之秘籍,战争固有输赢,万物自有动静,人事总有因果,用兵之道,必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而明辨主客,更能事半功倍,故可以动静强弱,点石成金,为腐朽为神奇。
  老夫曾著有一部《太公兵法》正是以阴阳、静动、主客变化为主,融合《周易》八卦,洛书九宫,六十甲子等思想,选择天时、地理、人和以助行兵、列阵之用。”
  龙天羽频频点头,没有想到天文玄术竟然有这么多的学问,看来经过几千年的流传,到未来二十一世纪的记载已经是沧海一粟了,很多重要的思想都已经流失。
  想起三国时期诸葛亮曾遇高人,传授奇门遁甲天书,可以呼风唤雨,并设下《八阵图》,极有可能便是占易术最高深的“三式”之一的奇门。
  慕容婉儿兰心慧质,很容易地理解其中玄里,秀眸异闪道:“干爹尚未讲出六国之中哪一诸侯国,可以将西秦推翻,因为现下看来似乎不大可能?”
  黄石公皱眉道:“这正是老夫几日来不解之处,每当王室兴衰,必会斗转星移,相位变化,预示着即将诞生的明主与朝代,惟独这次……
  自从霸王星降世,五星连珠,已将上天的星辰相位完全打乱,恐怕任何人都无法预测出将来的命运,因为这位明主不受任何占星相位所限,或许只有等将来平定战乱,最后的霸主方可改变异向!”
  龙天羽这次吃惊不小,心中沉思:这是怎么回事?历史上清楚的记载秦朝灭亡之后,汉高祖刘邦于公元前202年建立西汉王朝,怎会星象错乱无法预测呢?难道……难道历史的命运真的可以改变吗?
TOP Posted: 2014-04-15 11:18 #7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二卷 飞龙在天 第二章 文韬武略
  黄石公从容自若道:“虽然星象错乱,不能预测最后明主,但秦王横征暴敛,民不聊生,滥用酷刑,焚书坑儒,以至民心向背,灭亡只是迟早之事,而且胡亥荒淫无耻,又无其父的雄韬武略,只怕一旦有兵作乱,便难以遏制,牵一发而动全身。”
  慕容婉儿黛眉轻蹙,沉思半晌,有感而发道:“干爹此言有理,古人常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环顾烁今,残暴者肆意享乐,失去民心所向,为皇室覆灭种下祸根!”
  龙天羽被二人的话引入深思,脑海中浮现出历代王朝由兴起到灭亡,久乱必衰,自古已然,不由感慨道:“不错,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如今大秦外强内干,好比一只纸老虎,不足为患;倘若时机成熟,一竿揭起,万人呼应,那时强秦自危!咦……干嘛这么看我?”
  原来二人被他精辟言论所打动,更为他新颖的词语所折服,一双秀眸异闪,一对炯目精光,二人咀嚼话意,怔怔地凝视他半晌。
  慕容婉儿回过神来,崇拜道:“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还有谁能比夫君讲得更透彻精辟呢?纸老虎……是玩偶么?”
  龙天羽搔着头皮,心想真是无心插柳,谁想得到唐朝魏征的话竟这么精辟,连古人也被此句折服,尴尬道:“纸老虎?就是……就是画在……绢帛上的老虎,只是吓唬人罢了!”
  唉!跟古人说话也真够麻烦的,除了去掉口头常用交际英语,带上古风后,还要另附翻译。
  慕容婉儿笑靥如花,脸颊现出迷人梨涡,抿嘴道:“呵呵,人家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新颖有趣的比喻,婉儿爱煞夫君了。”
  黄石公捋着胡须叹道:“一竿揭起,万人呼应,老夫自以为敝徒张子房的见识,已是世间少见,堪为奇才,没想到天羽的才学较他还犹有过之,看来倒是老夫敝帚自珍,小觑了天下的英雄!
  自今日起,无论如何,老夫也要收下你这个关门弟子,将我这一生所学,包括《太公兵法》倾囊传授天羽,将来率军布阵、占易星象,必有意想不到的良效,望天羽如何也不能推却!”
  龙天羽心叫惭愧,看来张良已经学艺有成,不知道现下是否怀才不遇,寻找良主呢?如今距陈胜大泽乡起义,尚有半年的时间,张良应该还没有遇到刘邦!
  当下拱手回道:“干爹如此器重天羽,晚生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黄石公欣然道:“哈哈,天羽无须过谦,你将来必会成为一代叱咤风云的人物,能把干女儿托付于你,老夫甚是欣慰。”
  慕容婉儿脸上一红,挽上龙天羽的手臂,娇憨道:“干爹……怎么又扯到婉儿身上哩?反正……反正婉儿是永远不离开他的了。”
  接下三个月来黄石公兴奋地将平生逐一传授,幸好龙天羽在大学期间读考古系时,曾研究过篆字,由佳人陪读一遍后,在脑海中破译成简单宋体汉字,全部默记下来。遇到不解之处,后者皆能一一解说,使龙天羽迅速融会贯通,不禁钦佩佳人的才学渊博,难怪可以称冠天下。
  龙天羽经过反复思考,将奇门遁甲分成两类,一类为数理奇门,一类则为法术奇门。
  前者就是利用《周易》八卦、洛书九宫和六十甲子等天文历法知识,将时间空间、天地人结合在一起,进行预测,选择有利时间方位的一种途径,只要用于军事上行兵打仗,选择天时、地利、人和、帮助决策。
  后者与道家和种种法术比如念咒等纠缠在一起,迷信成份较重。
  三个月来龙天羽白天研究兵法天书,晚上与佳人携手共游巫山云雨,无论多么有才华、矜持高贵的女子,到了床上同样如痴如狂,沉醉在男女合体所能臻至的极乐仙境里,几波风雨过后,香闺恢复宁静,二人肢体交缠,相拥而眠。
  龙天羽一手搂着她柔软窈窕却又充满弹力的腰肢,另一只手忍不住抚摩她的冰肌玉骨,最后留恋在她丰满的高臀上,爱不释手。
  忽地想起一事,问道:“对了婉儿!干爹竹屋一里外有间房舍,整日闭门,我昨日却见从中走出一位老者,在房前背手伫立良久又回到屋去,不知那是何人?”
  慕容婉儿慵倦不胜,伸手在爱郎的胸前画着圆圈,娇声道:“噢,他呀!他是干爹年轻时候的故友,十年前搬入黄石谷中居住。婉儿也只和他见过两次面而已,听干爹讲,那位先生姓曹,名秋道,是位当时称雄七国的用剑高手,世称“剑圣”。
  二十多年前曾与一位秦国上将军比武,二人棋逢敌手,难分轩轾;而后无缘再战,一直引以为憾。曹先生待齐国灭亡后便居于谷中,整日闭门悟剑,寻思破解对手之法,一年方出关三日,屈指一算,这几日时候相近,正是出屋练剑之时;夫君千万莫要接近,他不喜欢外人在旁的。剑光无情,可非儿戏!”
  龙天羽怕佳人担心,恩的应了一声,心中却想:“用剑高手?有多高啊?世称“剑圣”?我还是奥运击剑冠军呢!不知他有没有武侠小说中飞檐走壁,剑气伤人那么传奇?”他越想越兴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佳人羊脂白玉的胴体紧紧地抱着自己,两只脱笼的小白兔随着均匀的呼吸而不住起伏着,国色天香的脸颊上浮现一阵红晕,露出暴风雨后满足的媚态,樱口呵出香喷喷的气息尽数扑到龙天羽的脸上,暖烘烘痒痒的。
  龙天羽见佳人已经睡熟,轻轻挣脱婉儿四肢的缠绕,悄悄翻身下床,披上衣衫迈出门去。
  月朗星稀,柔光泛碧,龙天羽借着月色,走在幽谷小径,榕树、银杏、雪松、水杉、木兰各种树木交错其间,芳草缤纷,佳木繁荫,峻岭叠翠,深谷回环。
  踏着清辉的月光,不出半盏茶的工夫,便已来到那间房舍附近,渐闻林中枝叶沙沙作响,嗤嗤一阵剑气破空之声传入耳来。
TOP Posted: 2014-04-15 11:18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8, 04-24 0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