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寻秦记续之战龙返秦(珍藏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寻秦记续之战龙返秦(珍藏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二卷 飞龙在天 第六章 英雄救美
  龙天羽望着秋波流慧,美艳无匹的慕容婉儿,为难道:“我正想与干爹和婉儿相商,自从胡亥秦二世上台后,虽无其父始皇帝的雄才伟略,残忍暴虐却犹有过之。
  他一面大肆残杀皇亲国戚,文武百官,一面滥施刑法,横征暴敛,极是残暴奢移,弄得秦王朝刑徒遍地,民不聊生,社会动荡不安。天下如同布满了久晒的干柴,只要有个火星,便可以燃起燎原大火。
  天羽则想趁机出去闯荡一番,而且…而且我尚有一位红颜爱妻被暂且安置在楚地寿春,阔别数月之久,心中实在放心不下,定要前去接她,故此却要与婉儿、干爹分开一段时间。”
  慕容婉儿娇躯一颤,蓦然抬首仰望爱郎,色变道:“你要丢下婉儿独自去么?人家现下都是你的人了,自应跟随夫君的嘛,除非你是嫌弃人家,不肯要婉儿啦!”
  龙天羽每日相处的皆是她清雅圣洁、不然尘凡的一面,此时被这艳冠当世的才女一阵撒娇,整颗热血的心都被她娇姿美态,天籁梵音融化了。
  投降道:“婉儿饶了为夫吧,这次出谷只是了解目前天下形势如何?数月后即便归来,与婉儿相聚,到那时再与我的才女比翼双飞;只是此行长途跋涉,不愿婉儿随行受累,乖乖听为夫的话才是!”
  慕容婉儿泪珠莹然,尚要出言辩驳,身子蓦然一软,被对方一只大手箍住腰枝搂入怀内,另一只手背着黄石公的视线,抚摸在佳人丰满高腴的隆臀上,软捏揉搓。才女立时浑身酥软乏力,娇喘微微,脸颊泛红,将螓首埋在情郎的怀内,不再言语。
  黄石公叹道:“此行不易、多有坎坷,望天羽谨慎行之;老夫本欲为君占测一卦,说也奇怪,天羽的相位身于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难以占卜。
  看来命运完全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不过凭天羽的机智与身手,怕天下也没有什么事可难得倒你,但总要小心为上,万事仁义当先,必能逢凶化吉,大展鸿图!”
  龙天羽点头受教,应道:“天羽自当谨记干爹教诲,少则三月,多则半年,必会前来迎接婉儿,到那时便无论如何也要带她在身边。”
  慕容婉儿仰望向爱郎,秀眸红润,泣道:“但愿夫君言而有信,莫要忘记人家才好,婉儿便在谷中日夜盼君早日归来,唉!都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如何打发,你把人家累掺了!”
  黄石公微微笑道:“婉儿二十年来不都是陪我这老头子在谷中度过的么?昔日见你抚琴种花,不亦乐乎,难道都是装出来的不成?还是有了夫君就不理干爹了?”
  慕容婉儿大窘,脸上飞起两朵夺目的红云,跺足道:“干爹…才不是那样的…只是…只是人家担心他嘛!”。转首向着龙天羽说道:“哼,死天羽,够胆色就不来找婉儿试试?”
  龙天羽欣然道:“我龙天羽可是言出必行、天命不惧,既然夫人有言在先,为夫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喔!”言罢便欲迈步出谷。
  慕容婉儿蓦地拉住他的手臂,怎舍得放他离开,小鸟伊人地傍在他的身边,分别将近,多挨片刻那也是好的!
  黄石公看着以才学和情操闻名天下、跻身为三奇女之首的‘雪美人’,竟然被他制得服服贴贴的,不由暗叹,恐怕日后没有什么女子可以逃过他的魅力。
  接下来的十余日,这对玉人知道分离在际,每日不出香闺一步,除了抚琴合奏,便是抵死缠绵。慕容婉儿完全放开自己,与夫君尽尝鱼水之欢,其中美妙处,实不能用笔墨描绘万分之一。
  十日之后,龙天羽收拾行囊,在慕容婉儿和黄石公的相送下,来到幽谷峡口,黄、慕二人各自赠出珍藏之宝,慕容婉儿将心爱的照夜玉狮子宝马赠君,愿以此相陪千里。
  黄石公送的是当年师祖相传的一柄宝剑,名曰:‘破军’,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龙天羽用力拔出三寸,只觉寒气由剑鞘袭出,森冷逼人,正是宝剑配英雄。
  慕容婉儿还欲再送出十里,却被龙天语软硬兼施,方将才女劝住,恋恋不舍地止住脚步,含泪目送他背影远去。
  龙天羽收拾情怀,将‘破军’宝剑系在背后,策骑飞驰,跨下良驹,又名‘追月’,日行千里,飞走如风,一道白影疾风而过,一口气奔出三十里外。
  龙天羽似觉天高地广,任我遨游之感,策马一路向南,按才女事先绘好的地图,以及自己对地理知识的了解,绕走旧赵之地,经过荣阳、定陶、昌邑,直奔楚地。
  一个月后来到一处县镇郊外的河边,人马困乏,便停歇片刻,龙天羽躺在草地打了一会盹儿,醒来时接近正午,起身走到小溪边,抄起一掬泉水送入口内,只觉一股清凉直通肠胃,香醇可口,怡然神爽。
  忽然听到远处树林传来女子哭喊救命之声,龙天羽脑海瞬间闪出‘行侠仗义’四个字,自己练了一身绝世剑法,初出江湖,正要寻上几个剑手试剑,此时听到救命之声,正中下怀,提剑穿过树藤繁枝,来到一处空地。
  只见一位十四、五的少女坐在草地上放声大哭,身旁几步远处,一个赤着上身的魁梧的汉子,正在对胯下女子施暴,他一只大手攥住身下姑娘的一对柔夷。
  另一只魔掌正在撕扯女子身上的霓裳,此时上衣已被撤烂,诱人的红亵衣掉落一角,两只雪白的玉兔欲脱笼而出,在女子不断挣扎时,上下起伏颤抖。
  大汉欲火上涨,大手已经移到女子的下身,掀起罗裙,便往里面伸去,龙天羽见状暗叫乖乖不得了,幸好本大爷来的及时,当即一个箭步窜到跟前,大喝一声,挥起右掌直捣对方面门,掌未临,风先至,先声夺人。
  那大汉正是兴奋之时,不料有人击来,转头望去,却见一拳犹如铁锤袭面而来,躲闪不及,“碰”的一声,整个虎躯被拳劲击出数尺远。
  大汉一声惨嚎,滚出数步才站起身来,鼻梁塌陷,鲜血喷溅,当下抹了一把血迹,从地上拾起配剑,喝骂道:“你这鸟人!连雍齿大爷的好事你也敢破坏,看你是活腻了。”
TOP Posted: 2014-04-15 11:18 #12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二卷 飞龙在天 第七章 卧龙之地
  龙天羽知道打斗即将开始,凝神瞧向对手,虎背熊腰、豹头猿臂、宽鼻阔嘴,比自己矮上半头,相貌平平,但眉宇甚浓,双目精光闪烁,看上去倒也有一股狠劲。
  雍齿?这名字听来很是耳熟,难道是曾与刘邦、樊哙一同以以屠狗维持生计的雍齿?后来随同刘邦沛县起义,南征北战,但一代将相,怎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令人发指的勾当,不过想想刘邦当初也不是个好鸟,他的朋友如此也就不足为奇了。
  正当遐想之际,雍齿大喝一声,步若猛虎,挺剑疾刺过来,势如奔雷。
  龙天羽眼明手快,瞧见对方疾刺而来,看清力道与方位,不禁颇感失望,对方的剑术看似威猛,实则虚张声势,空有一身蛮力而已,并无精妙剑法寓内。
  龙天羽并未抽剑,待对方剑尖涌来之时,身子倏地倾斜,避过剑锋,等他余力已衰,一剑刺空之时,伸手在扣住对方握剑的手腕,同时施展截拳手法,弯起右膝连续两下,撞在雍齿的小腹,接着左勾拳,贯满劲力,狠狠地击在他的脸颊。
  战事一合之间便已结束,这一拳臂力惊人,配合截拳道中侧身凝聚全身力量,瞬间爆发的原理,一拳将他连人带剑迫出四、五步远。
  雍齿只觉头晕目眩,何曾见过如此敏捷狠辣的打法,一时拳脚生风,膝肘并用,倒在地上不敢恋战,喝道:“浑小子,雍爷我定会记下这个梁子,日后决计不会放过你!”言罢踉跄逃去。
  龙天羽浅笑道:“不要等太久喔!”
  回身瞧去,那位女子长发凌乱,衣不遮体,娇躯倦缩在一起,双臂怀抱,不知受惊过度还是怕羞,担心起来会露出重要的部位。
  仔细端详,女子应该在十七八间,容色清丽娇美,柳眉顾盼生姿,肩若削成,肌如白雪,发育饱满的酥胸半露胸前,仿佛玉碗筘成一般,紧靠在一起的双腿白皙浑圆、修长优美,此刻依然团坐在地,娇喘微微,双眸红肿,泪珠刷刷地滑过脸颊,当真吾见犹怜。
  龙天羽除下自己的外衫,披在她的身上,待佳人惊魂未定时,顺势将她拦腰抱起,怜惜道:“姑娘家在何处?我护送你回去!”
  女子闻声方回过神来,想到适才一幕虎口脱险,不由埋头在他怀内放声哭了起来。
  龙天羽手足无措,只好温言安慰一番,过了良久,见她哭泣声渐止,爱抚粉背相询道:“不知小姐芳名?家住何处,我可以护送一程!”
  那女子泪珠莹然,愕然抬首,仰望抱着自己的男子,英姿潇洒,正气凛然,不由看得呆了,暗忖此地荒郊野外怎会有如此洒脱的英雄人物,一时心跳加快,玉颊泛起红晕。
  低声道:“我叫萧湘,家住前方不远的沛县,只是近三年来常住姨母家,今日回来探望双亲,孰知…孰知经此遭遇歹人,幸亏公子相救,不然…人家就惨了。”
  龙天羽听到此地乃沛县,心忖:“难道是刘邦的卧龙之地?看来自己昨夜多绕出了几十里路,无意中到此,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不若先睹刘邦为快,瞧瞧他到底是何人物?”
  当下好奇道:“小姐不必多礼,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习武之人份内应当,噢…是了,适才那歹人有没有…那个…什么你?”
  萧湘面红耳赤,偷瞄了他一眼,羞涩地垂下螓首,以蚊子般的声音娇咛道:“幸好公子来的及时,那坏蛋只是撕破人家衣裙,并没…没有怎样人家!”
  龙天羽记得自己那个时代,有一位作家曾写道:‘生活就像强奸,与其不能反抗,倒不如躺下来慢慢享受。’想到自己在幽谷时,还不是施计强吻才女,最后才将‘雪美人’征服。
  不同的是慕容婉儿之前就已爱上了自己,只不过放不下多年的矜持与冰冷,那一招‘单刀直入’将她最后的防御彻底攻破。
  萧湘见他怔怔出神,问道:“湘儿还不知公子的大名?你…你真的愿意一路护送人家回去么?”
  龙天羽微微笑道:“大丈夫言而有信,怎会欺骗弱女子?何况本人正要前往沛县,这护花使者的职位,我龙天羽是当定了。”
  萧湘口中念着‘护花使者’一词,甚感新鲜,仔细咀嚼方明其意,不由红晕蔓延至耳朵和玉颈处。此时那个小姑娘也止住哭声,抹泪来到小姐身旁,心有余悸。
  龙天羽爱怜地将佳人放下,然后背过身躯,说道:“小姐先将衣衫换了,我去将你府上那名车夫埋了,然后咱们便立即上路。”
  萧湘被他软香温玉地抱在怀内,首次如此温柔亲近地感受到男子气息,只觉娇体发软,浑身发烫起来;此时被他放下,见他又丝毫不贪婪美色,虽然钦拜男子英雄了得,但不免有几分失落,希望对方能多抱自己一刻。
  龙天羽走过去将送她回府却中剑毙命的车夫埋好,随后打一口哨,追月良驹闻声长嘶疾奔过来。
  萧湘换上一袭粉红色的绣装,体态轻盈,长发梳洗,云髻峨峨,婀娜走到龙天羽身前道:“羽哥,你瞧人家这样穿戴可以了么?”
  龙天羽凝神细看,见她眉如翠羽,眼横秋水,面似桃李含露,体如白雪团成;容色清丽,娴雅慧淑,倒是美人胚子。不禁赞了一句:“很美!”。说着把她拦腰抱起,放于追月马背,然后又将小丫鬟也抱了上去。
  龙天羽牵马步行,走了一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了刘邦的老家沛县,经过护城高墙,步入一条宽阔的街道,两旁一幢幢石房、泥屋、木楼不规则地排作两行,街道上摆满了各种农作物、精工品以及牲口,买卖的人们停停行行,挤满了泥街近八成的面积。
  正当龙天羽转头与佳人调笑之际,蓦然间从前面丈许远处的酒栈,闪出十多个魁梧汉子,提剑立在街道中间,拦住去路。
  其中一位正是包扎后的雍齿,指着龙天羽,向身旁一位看似这群人的首脑人物道:“三哥,就是这厮打伤兄弟的,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出了这口鸟气!”


第二卷 飞龙在天 第八章 剑煮英雄
  龙天羽环顾众人,在一群市井之徒、地痞彪形汉子正中,一位身材适中,宽肩窄腰,鼻梁高挺,炯目寒光,一身长衫,裹袖挽至臂间,嘴边逸出一丝微笑,给人笑里藏刀、高深莫测的感觉。
  其中一名彪汉,虎背雄腰,豹头环眼,燕颌虎须,晒道:“雍老弟,洒家只道他是三头六臂,原来却是乳臭未干的浑小子,只怕未必经得起樊某人全力一拳。”
  萧湘坐于马背,见对方人多势重,显然都是那歹人的同伙,不由担心起来,芳容失色道:“羽哥,我们换路而行吧,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小娘子怕了,不若来我们这边,哥几个轮流伺候你…哈…”其中一人言罢,十几人哄然大笑。
  龙天羽转身望向萧湘,从容笑道:“小姐莫慌,有护花使者在此,不会让任何人伤到姑娘的!”
  萧湘心中焦急,脱口而出道:“人家…人家…是担心你!”
  龙天羽耸肩笑道:“姑娘不必担心,那群乃乌合之众,中看不中用的!”转身豪情万丈,搓拳道:“是单挑还是群殴?”
  姓樊的魁梧汉子,闻言火冒三丈,声如巨雷,大喝一声,箭步标前,挥起铁拳便往他鼻梁捣去。
  龙天羽屹立不动,犹如渊亭岳峙,暗自运劲,将他击来的力道与方位,捏拿妙至毫颠,倏地出手,像铁箍一般,扣住对方的拳头,用力紧握!
  此大汉姓樊名哙,沛县人也,适才猛地手臂贯力,一拳排山倒海打出,蓦见对方伸手一迎一吸,却将自己手上力道完全卸去,接着阵阵椎心裂骨的痛楚传入神经。
  龙天羽推拳劲作,发腿生风,飞起一脚正踢中樊哙的腹部,将他踹出数步远,踉跄倒地。
  一位中年男子身躯奔前,扶住樊哙,道:“没伤着吧?”
  樊哙强忍疼痛,叫道:“不当事,夏侯兄弟小心,这小子身手利落得很!”
  那男子微微点头,提剑迈前五步,仗剑卓立,表面客气道:“本人夏侯婴,倒要请教公子高招!”
  龙天羽听到对方自报名讳,微感吃惊,心忖:“嘿!今日倒是将刘邦集团的人物逐一相见,先前的雍齿,现在的夏侯婴,适才那个姓樊,不会是樊哙吧?史书上记载这些人无不是开国功臣良将,此刻正好试试他们有多少斤两?”
  当下意态自若,欣然道:“在下龙天羽,久闻夏侯兄大名,今日能在此讨教几招,确是荣幸!”
  夏侯婴心忖自己现下乃一名车夫,私下苦练剑法,并没有展露锋芒过,怎会被人久闻大名?定是他在嘲笑自己,大喝一声:“刀剑无情,兄弟小心了!”
  “锵”夏侯婴拔剑出鞘,顿时寒芒四射,双目神光闪动,剑尖遥指前方,形成一股森寒逼人的气势,旁观者都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樊哙等尚是首次见他正式用剑,均大为震慑,每想到平日做车夫的夏侯婴,竟是位用剑高手,单看这气势,便可想而知他的剑法必定精妙无匹。
  龙天羽凝立不动,丝毫不为他的气势的影响,神情悠闲,嘴角飘起一丝宁逸的笑意,无形之中,散发出一股不可一世的霸气,抵挡着对方泰山压顶之势。笑道:“夏侯兄请!”
  夏侯婴见对方在自己凌厉的气势压迫下,仍然屹立不动,从容自若,不由暗自纳罕:师傅曾讲过,用剑者对垒重在气势,在心理上压倒对方,趁对手心胆惧寒时,乘势猛击,控制全场主动,必将对手血溅五步之内。
  此时哪知眼前的青年丝毫不为所动,而且使人涌出无懈可击之感,反而令他失去方寸,想到先发制人,忽然一声暴喝,闪电冲前,挥剑横削,步法敏捷,剑气破空,发出一阵阵呼啸风声,势不可挡。
  那十几个壮汉都喝起采来,为他助威,恨不得一招之间便可破敌,将对手血饮剑下。
  龙天羽依然不动声色,待剑锋削来之际,看准来势,前胸蓦地向后微倾,韵度自如,剑尖只差一寸便割到衣衫,却无功而返。
  樊哙等人无不大叫可惜,而萧湘则呼了一口气,庆幸男子躲过致命一剑,整个神经却仍未松懈,一颗芳心提高嗓间,惊魂未定。
  夏侯婴剑气纵横,步似行云,仗剑在胸前一颤,幻出令人难以相信无数朵似有实质的剑花,虚虚实实,委实难测。同时借腰腿扫动之力发动,汇聚了全身气力猛刺过去,快似电闪,迅如雷霆;霎时间剑锋已疾至龙天羽胸前尺许处。
  “啊…”萧湘与小丫鬟吓得掩住美眸,不忍卒睹。
  “锵铮”破军宝剑蓦地又背后鞘中拔了出来,一道长虹闪过,森寒的剑气顺势而出,令周围的空气不由骤起寒霜。
  龙天羽有灵性的炯目射出奇光,思绪的运转比平常人快上百倍,后发先制,轻灵潇洒,剑芒暴涨,以奔雷逐电之速,迎风斩下。
  “当”破军剑触到夏侯婴利剑之时,龙天羽暗自收力,吸慑着对方剑身,一吸一带,借力快速旋转,御掉劲力,反击向他的颈侧。
  夏侯婴感觉手腕剑身强大的力道,仿佛击在水中一般,完全用不上腕力;正当吃惊之时,眼前寒光乍闪,只觉脖前颈项微凉,龙天羽的宝剑已经破开他的门户、架到他的脖颈前三寸处倏地停住。
  夏侯婴全身蓦地一僵,此刻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TOP Posted: 2014-04-15 11:18 #13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二卷 飞龙在天 第九章 龙蛇混杂
  龙天羽还剑入鞘,寒芒收敛,微微一笑,赔礼道:“得罪了!”
  夏侯婴浑身僵硬,闻声回过神来,后背手心袭出一阵冷汗,刚才颈项上的剑锋倘若差上三寸,势必命丧剑下,此时心悦诚服道:“龙兄弟剑法高明,夏侯婴甘拜下风!”
  龙天羽尚未回答,忽然有人大笑一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只见站在彪汉中央,以竹皮为冠的奇相男子,拍手叫好,笑逐言开,走了过来,说道:“怪不得今早儿见喜鹊在枝头叫个不停,原来是有贵人要到此,本人姓刘名邦,单字季;龙公子英雄年少,剑法出神,如若公子不嫌,我便称你一声贤弟,日后大家便是自家兄弟,定要好生亲近。来来,请入酒栈一叙!”
  龙天羽听他如此言语,不由暗赞对方脸皮实在厚得可以,这么快便拉扯关系、称兄道弟的,不愧为刘邦,若非自己有个人处世原则,生平最讨厌口蜜腹剑、反复无常之人,说不定会被他拉拢过去。
  行军也好经商也罢,谋略固然重要,但君子取之有道;背信弃义、不择手段者,向来被古往今来贤者所不喜。虽然刘邦在已有的史书上记载,神奇地战胜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成为千古帝王,看来其中因素颇多,最主要的是对手项羽,一意孤行,不善纳言,傲慢自大,有勇少谋,否则成败难料。
  龙天羽想到数月前一直想找到此人做拍挡,从而干一番大事,与项羽抗衡,角逐中原霸主,如今见到刘邦反而释然,同项羽争一时之勇有何妙趣可言?
  倒不如自己放手而为,自建义军,将来武与项斗、智与刘争;凭着二十一世纪自己经营电脑王国和军事作战的理论思想,结合着过人的机智和身手,绝对可以同时应付这两位楚汉枭雄,好比三国时期魏、蜀、吴三足鼎立一般,各现神通,岂不快哉!
  龙天羽淡淡道:“刘兄不必客气,我路经此地,稍会便行离开,就不劳烦几位了!”
  刘邦不愿道:“远来即是客,我等兄弟怎地也要略尽地主之宜,否则龙兄弟便是瞧不起我刘季!”
  龙天羽心想:“嘿,这厮的交际还真是不简单,演技更是一流,没有关系硬要扯上三分!”便推辞道:“我尚要送那位姑娘回府,此时多有不便,不如日后再聚!”
  萧湘下马来到龙天羽的身旁,适才听到他只是路经此地,一会送自己回府后便会离开,想到与他短短相识即将分开,如何肯舍得,含羞说道:“羽哥,此处离我家甚近,回去也不忙于一时,既然刘大哥盛情相邀,不如……不如进去一叙,湘儿跟随在羽哥身边便是。”
  龙天羽略有惊讶,心忖他大家闺秀一向讨厌这种市井之徒,何况先前险些被其中一位强暴,此刻态度大改,不知为何?
  刘邦盯向他身旁少女,见她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肩若刀削,腰似束素,娇美婉转,不由一叹,寻思沛县何时有如此娇美的妮子,怎地本大爷从未见过呢?
  刘邦风流成性,常在花丛中打混,极爱沾花惹草,对少女也好美妇也罢,统统来者不拒,此时瞧她脸颊一阵羞态,便知道她动了春心,对这男子有意,微微笑道:“龙兄弟,咱弟妹所言极是,来日不如撞日,痛痛快快随哥哥我入轩吃酒,方大丈夫也!”
  萧湘被说中心事,脸上兀自飞起两朵红云,听到对方的称呼,心下一甜,暗自欢喜,也不加反驳,只是偷瞄了龙天羽一眼,便娇羞垂下头去,玩弄着衣角。
  龙天羽不忍抚姑娘之意,心想事已至此,随他们吃酒也无不可,正好了解一番众人的性格和弱点,知己知彼,日后应付起来便多了一分的胜算,当下点头道:“既然刘兄如此热情款待,天羽便却之不恭了!”
  刘邦哈哈大笑,挽着龙天羽的胳臂,近乎道:“这便是好男儿,龙兄弟请!”
  众人进了酒访,占了近三桌的席,刘邦、夏侯婴、樊哙、周勃与龙天羽一席,萧湘则坐在他的身旁,不时地瞄他一眼,心中说不出的甜美。
  雍齿因午间被他破坏好事,恨之入骨,便坐在较远的一席,盯着美人酥胸和隆臀不放,暗忖老大在搞什么名堂?为何请我的仇家吃酒,还如此殷勤,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刘邦坐下后,拍桌向着内屋喊道:“老板娘,来几坛好酒,上三斤猪肝,五斤牛肉,还有什么象样的好菜统统拿上来!”
  “哎哟,今儿有什么贵客,这般铺张?”一个妩媚的声音从内轩传来,随即掀帘而出一位约二十四、五年纪的少妇,鹅蛋俏脸,姿色尚佳,樱桃小嘴,唇如胭脂,走起步来轻扭着蛮腰和翘臀,一股透在骨子里的风骚。
  少妇盈盈走到刘邦身旁,似喜非喜娇道:“冤家,刚出去怎么又回来了?”
  刘邦嘿嘿一笑,伸出手臂蓦然将她搂抱在腿上,在香腮上亲了一口,笑道:“没看到本爷又结交一位少年英雄做兄弟吗?”
  少妇身子一酥,凝神望去,正好与龙天羽目光一触,吃了一惊,暗想奴家还头一遭见过如此英俊的青年。向着刘邦媚道:“算你的了,总算交上一个象样的兄弟!”
  刘邦在她丰满的臀部拧了两记,笑道:“还不快去准备!”
  那少妇“嘤咛”一声,站起身来,脸上一红,婀娜去了。
  此时蓦地从外面奔进一人,喊道:“邦哥,你们怎么还在这呢?县令吕公为千金祝一十八岁生辰,设宴请客,萧、曹两位哥哥做执事,县内有钱有势之人,皆趋之若骛,咱兄弟们焉有不去之理?”
  刘邦大笑道:“沛县之事再大,倘若没有咱们的参与,能大到哪儿去?”转头向着龙天羽道:“相请不如偶遇,今日龙兄弟来的正好,咱们这便齐去赴宴如何?”
  龙天羽听到吕公之名,难道便是吕后的父亲,相传因观相看出刘邦乃非寻常之人,便将女儿嫁与刘邦为妻,后来飞黄腾达、贵不可言,果真鸿运当头。
  目光瞧向萧湘,后者梨涡浅笑,含羞点头,以示愿意随君前往,龙天羽遂道:“去也无妨!”
  谈笑间,吕令府邸在望。门前有许多慕名而来的访客,纷纷送出礼帛银两进入府去,外面有十几位家将逐一收礼,维持秩序。
  樊哙见状道:“阿邦!这宴席看来并非免费,我等哪来的帛礼?”
  刘邦微微一笑,使个眼色,走到门口大喊道:“本大爷我出银一万两,统统给我闪开!”
  众人闻言皆倒……
  近来有读者留书评提出意见,大致解释一些:
  一:许多人觉得本书开始女性太容易上手!其实女人有很多种性格和类型,有的相对容易有的较难,寻秦记开始出现的女子也都容易的很!本书开头虞姬是容易了一些,那是在她生死的边缘忽然被救,世上又无亲人而且性格柔弱!我在这里不是有意丑化历史人物的形象,只是为了后文做下的伏笔!另一个发生关系的就是幽谷的才女,她是雪美人的,喜欢主角也不和他说话,被主角强吻后才生理和灵魂反应的!文章以后也会出现很多的美女,但不会那么容易的,而且大部分内容还是以架空历史战争和谋略为主!黄镜头会点到为止!
  二:怀疑主角的真实存在性!不错,到现在为止国家还没有出现过如此人才,其实主角的特点简单说就两方面,智商高和四肢发达结合而已!由于智商高才会满分进入高校,发展自己的电脑王国,研究高科技武器!四肢发达以至取得奥运冠军!所以将主角定为未来人,或许china会出现如此神童吧!其实爱因斯坦的智商也使他在世界闻名,而他13岁就已经是国家出色的小提琴手,可见天才的领域是可以拓宽的!难道中国未来就不能出现笑傲世界的天才吗?即使不会出现难道我写小说也不让出现吗?(实在接受不了当他玄幻好了!)
  三:主角身上的武器,以往的返古主角都不带任何武器东西,难道我也必须写什么也不带吗?谁规定的?他们都不带那我偏要写入,不要跟别人思想千篇一律,尝试些新的未尝不可嘛,接受不了可能是那些书先入为主的原因,就像我看过赵雅芝版的白娘子,就欣赏不了别人再演一般!也或别人认为某某更适合,但自己却无法接受!关于武器的功能,我只是在007所用过的武器中选择几样,来古今串一下而已,今后主角还是靠自己的智慧和手中的剑征服天下的!
  总之,希望大家多支持了,我对史书还是很感兴趣的,在第三卷开始,正式进入群雄争霸的正题,争取每位美女都有自己的性格,很难上手,就怕读者心痒痒到时候又埋怨我!同时文笔会尽量简洁精辟!


第二卷 飞龙在天 第十章 真假弑龙
  刘邦语出惊人,慕名访客不由回头瞧来,张望究竟何人如此阔气,正在执事的萧何与曹参二人放下笔墨,遁声走出门来。
  龙天羽不是没见过撒谎的人,但撒过谎后如此理直气壮、心安理得的人却很少见,倘若刘邦去拍电影,以他的演技下届金马奖一定非君莫属。
  凝神望去,从门内走出二人,一位中等身材,长须炯目,头束纶巾,身披长褂;另一位身材高瘦,鬓长二尺,卧蚕浓眉,相貌堂堂,头戴逍遥巾,长衫飘动,威风凛凛。
  刘邦见二人走来,笑道:“两位兄长前来迎接刘季不成!”说着转身便欲向二人介绍龙天羽。
  萧湘蓦然唤了一声“爹爹”,便香风飘过,奔进一位中年男子的怀中。
  众人微感愕然,那位卧蚕浓眉,威风凛凛的男子,瞧清怀中少女的姿态,欣喜万分,伸手抚着她的长发,惊喜道:“湘儿,什么时候回到沛县的,怎么不派人给家捎个信儿,好让爹亲自去接你!路上可曾累着身子?”
  萧湘红着脸道:“路上…路上…遇到坏人拦截,幸好…幸好被羽哥救了女儿,不然…”话犹未尽,秀目转红,说不下去。
  此时雍齿尴尬万分,哪想到这女娃子竟是结拜兄长萧何的女儿,走到萧何父女身前,伸手拍打了自己耳光两记,责骂道:“萧大哥,兄弟他娘的不是人,上午在郊外遇到侄女儿,还道是打哪来了个俏娘子,险些酿成大错,幸好未果,否则雍齿当真禽兽不如啊!”
  萧何闻言一震,早知道他们这几个兄弟极爱吃荤贪腥,如今却未曾想到差点糟蹋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不由气怒交加,但想到他们从未见过自己这女儿,原也怪罪无从,幸好没有出事,狠狠地瞪了雍齿一眼后,转问爱女道:“羽哥是何人?”
  萧湘本在拭泪,听到父亲问起自己歆慕的男子,顿时颊烧红云,指着龙天羽羞喜道:“就是保护湘儿的龙大哥,也是他送女儿回来的。”
  萧何顺着女儿目光细眼瞧去,只见面前五步远处悠然卓立着一位青年,容貌轩昂,丰姿俊爽,气度闲雅,神采飞扬,尤其是眉宇之间仿佛有股天地正气,不由心下一凛,暗赞如此英雄般的相貌,平生未见。
  龙天羽目光与萧何不逞多让,见他虽过四旬,却傲骨铮铮,满腹经纶,想到刘邦身旁两位开国谋臣,张良、萧何,如今已见其一,果然不同凡响。
  无论战争也好,商业也罢,若要激流涌上,成就一番霸业,最关键的便是人才,想到项羽麾下有智谋百出的亚父范增,刘邦身旁则有运筹帷幄的张良萧何,我孤家寡人无论多高的智商,终究人单势薄,双拳难敌四手。
  常言道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自己在未来时代创建跨国际的电脑软件王国,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商业战略运用恰当,按其所长重用大批人才;历史争天下更是如此,倘若不能为己所用,必除之免留后患。
  萧何见此人非同一般,神光似电,隐约间蕴涵着一股霸气,一直以来只道刘邦天生奇相,乃人中之龙,却仍在英姿神采、气度豪情上逊上何止三筹,愕然道:“不知公子高姓大名?对小女之恩,萧何感激不尽,永念此情!”
  龙天羽脑海中闪过八个字‘收揽人心,纳为己用。’当下微笑道:“在下龙天羽,萧先生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大丈夫应当如此!”
  萧何见他如此豪情,更是钦佩不已,再瞧女儿那种一脸痴情的娇态,眉梢眼角,心中已有定数,暗赞女儿果真有福气,这般如意郎君到何处找去。
  他握住龙天羽的手亲切道:“大恩不言谢,日后萧某定有厚报!”言罢微微一笑,瞧向身旁娇羞的女儿。
  萧湘似听出言中之意,心如鹿撞一阵狂喜,又不敢表露出来,众目睽睽之下,咬着香唇低下螓首,红霞蔓延至玉颈耳根处。
  刘邦打圆场道:“这次真是河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幸好龙兄弟英雄救美,总算是虚惊一场。既然误会已了,各位兄弟,咱们进去可要喝个痛快!”
  此时由府内迎出一位雾鬓风鬟,白发苍苍的老者,正是县令吕公,适才听到门口有人出一万两银,震慑府内众人。吕公不敢怠慢贵宾,急忙迎出门来,瞧瞧对方是何等人物?
  一番客气后,刘邦更是演足了戏,昂首挺胸,大摇大摆地在吕公的相陪下进入宴席。
  大堂内气氛热烈,近百计的女婢男仆,在酒席间穿来插去,为客人捧茶添酒,刘邦因装腔作势,开出口头支票万两,而就坐于宴席前排,身后位席则是樊哙、周勃等人。
  龙天羽被安置在左首第四长几,夏侯婴因他适才剑下留情,更敬佩他的剑法出神,便与龙天羽同席。
  萧何与女儿坐在龙天羽下首席位,整个宴席座位围成一个圆形,分为三重,环环相扣,中央腾出大片空地,自是供歌舞表演之用。一阵钟鼓磬铙奏响,宴会正式开始,刘邦等兄弟大吃大喝,丝毫不理众人异样的目光,酒肉下肚后更是一番豪放,杯盘狼藉。
  鼓乐忽止,再奏起时,一队二十余名美丽的歌舞姬,到了堂中心处莺歌燕舞,在歌姬正中被众星烘月般衬托出玲珑美人,瓜子般精致的脸庞无半分瑕疵,轮廓分明,少女姿态娇媚,肌肤如雪,樱桃的小口,清丽的红唇,和一双既迷人又充满野性的双眸,惹人暇思。
  众人钦叹这妮子生得娇美,刘邦更是心中范思,想到自己在沛县四处寻花沾草,却不知县令的女儿竟如此的丽色,倘若弄上手来,不但夜夜笙歌,肆意伐旦,更得有吕府的财富与权势,日后助自己成就一番大事。
  龙天羽却是另一番感受,佳人虽美却仍不及虞儿和钰莹小姐的姿色,更远不如自己的才女仙容,由眼前的歌姬不禁又想起了虞姬,不知她在寿春可好?无论如何宴会之后,都要立即前去接她!
  今日终于如愿以尝见到了史书上记载的汉高祖刘邦,以及他身边的谋臣良将,倘若不是亲眼所见,定然不信项羽竟会败与此人,或许说项羽在历史上真正败给了时势。
  人生如棋,一子失足,全盘皆输,而项羽这一盘却输掉了整个天下。但有志者输棋不输人,项羽的神勇千古罕见,最终败给的只不过是他自己那一关而已!
  成王败寇,自古已然,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争天下,是否应该趁此机会,除去这干人等呢?
TOP Posted: 2014-04-15 11:19 #14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3, 04-23 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