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07章 - ~“海马歌舞厅”~
  海侠从酒吧出来时,已是凌晨四点钟了。
  清凉的晨风吹在身上,一阵阵凉意。
  海侠推却了疤哥要派人送他,醉态可鞠的伏在杨琼的肩膀上,扬长而去。
  杨琼皱着眉头,心中想道:也不知威廉长官如何会选中这个男人来进行这项任务,这个男人又好色,又好酒,只不过是长的好看一点,会点功夫,别的也没有什么本领呀!
  海侠一路摇摇晃晃的走,口中曼声吟咏:“今宵酒醉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杨琼没好气的说:“醉死你吧!我看就要把你扔到杨柳岸边去。”
  海侠嘻嘻一笑,他伏在杨琼的耳边,忽然说:“你不要回头,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向前走。后面有一个人,从咱们出金麒麟大酒店就跟踪咱们。”
  杨琼一惊,强忍着想要回头瞧瞧的欲望,低声说:“是不是真的?你不会是骗我吧?”
  海侠哼了声:“骗你?我看你这个联邦调查局的国家学院的高材生,这几年学校是白上了。”
  说到这儿,他的身子一晃,好像酒醉要摔倒的样子,一个趴在街道边上摆放的一辆摩托车上。
  杨琼也被他带的身子一晃,向摩托车上倒去。
  海侠极快的说:“看反光镜。”
  杨琼向摩托车反光镜看去。
  就在这极快的一霎间,她从反光镜中看到,在他们不远处的后面,有一人男人跟在后面,发现他们想要摔倒不向前走时,那个男人仿佛若无其事的站定,假装观测路旁商店中的商品。
  杨琼当然也不是白痴,知道真的被人盯梢了。
  她假装不觉,扶起海侠,大声说:“叫你不要喝这么多酒,你就是不听,看到漂亮的小姐你就来劲,喝死你!”
  海侠嘻嘻笑道:“漂亮的小姐?还有小姐比你更漂亮了,心肝达令,别吃醋,一会回到酒店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杨琼听他没有好话,气的用力扭了他一把,海侠“哎呀”一声,笑道:“好宝贝,别太用力,有劲到床上去用。”
  杨琼无可奈何,只好低声说:“跟踪咱们的是什么人?”
  海侠说:“现在还不知道,咱们先不理他,先看看他有什么企图。”
  他两人搂搂抱抱,外人远远看去,好像一对情侣在喃喃私语,摇晃着走向金麒麟大酒店。
  上午八点钟,林经理坐在他的办公室里。
  阳光从窗口照进来,照在林经理阴沉的脸上。
  他面前站着一个三十上下的男人,这个男人衣着普通,五官端正,相貌显得很憨厚,只不过两个眼睛中不时露出一种让人心惊的狡诈之色。
  这个男人就是跟踪海侠的人。
  林经理仔细的看完这个男人的报告。
  林经理点上一棵烟,看着袅袅散开的烟雾,在空中弥漫成奇异的变幻无常的形状。
  “这个海洋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竟然和老疤是朋友,一定来头不小!”
  面前的男人说:“林爷,三爷还没有从青岛来信息么?”
  “小张,你以为青岛比深圳呀!那有那么快,至少也要到今天中午才有准信。”
  小张说:“他们四点二十五分进了房间后,就没有出来过,八成是昨晚玩的累了,还在睡觉。对了林爷,要监视这几个人,怎么不在1208房间安装针孔摄影机呀,这样可以密切的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你懂什么呀!这几个人不是简单的人,安装摄影机被他们查出来,不但被他们觉察到,万一把咱们酒店告上法院,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先回去休息吧!让小刘看住他们。你和小刘把他三人盯的死死的,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感到这几个人来头不对,就找人做了他们。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只不过是道上的朋友来玩玩,就让他们在深圳玩几天吧,我们也不要节外生枝。”
  小张退下去。
  同一时间,在1208房间里,海侠穿着睡袍,躺在床上。
  洁净的床单,有阳光的味道。
  杨琼坐在他床前的桌子前面,正在打开电脑。
  凌子不在房间中。
  小妮子憋不住,一个人逛商店去了。
  海侠让她小心点。
  她满不在乎的说:“谁敢惹我?哈哈,那就有的乐了,本姑娘一个肋击打到他香港尖沙嘴去。”
  海侠在床上懒洋洋的反了个身子,一只手不安份的伸出去,摸向杨琼飘散下来的长发。
  杨琼头也回,冷冷说道:“小心我斩断你——伸向少女的魔爪。”
  海侠一笑:“少女——还黄花的,我喜欢!”
  “去!少贫,我在工作!昨晚让小凌子把切入器偷偷安在公司内部的电脑上,所以现在可以进入他们酒店的内部电脑网络了。”
  海侠缓缓坐了起来,站起身子,站在杨琼的后面,把两只手放在杨琼的肩膀上,嗅着她的发香,笑道:“特工就是特工,在人家的地盘黑人家酒店的内部电脑!你们美国不是最讲人权么?当心酒店告你上法庭。”
  杨琼抖动了一下双肩,想要摔开海侠的安禄山之手。
  海侠固执的用力按住。
  杨琼抖了一下,没有抖动,也就随他去了,专心致志的在电脑工作。
  所幸海侠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过了不久,杨琼长出了口气:“找到了。十天前,也就是情报上说的,最后看到陈平在这家酒店出现的那天,那天酒店登记住宿的,一共是十五个人,只有一个人是深圳户籍。登记的名子是张波,身分是本地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登记住宿的理由是接待别国客户。这个客人只在酒店中住了一个晚上,就离开了。”
  海侠叹了口气:“看来只能从这个张波身上下手,才能找到这个陈平的藏匿之地。他的公司名称和公司地址给我,我让八哥给打听一下。”
  正午五点钟,林经理接到一个电话,他进了房间,关上门。
  电话是从青岛打来的。
  “林哥,我是老三,你让我查的事,我查到了。这辆车号的主人登记的是海洋,身份是本地一家电脑公司的老板。但是,对于这个老板,他们公司的人只有少数几个高层才偶尔见过他。这个海洋平时不在公司,具体另外做什么行业,怎么也查不出来,不过有一点,肯定不是警察。”
  林经理静静的听完,说:“受累了老三,这次找人请客的费用,什么时候我给你报了。”
  “林哥这是什么话,这点小钱算什么,以后有什么地方,多关照一下我老三就行了。”
  “那好,你来深圳,林哥请你好好玩玩。你继续探听这个人的消息,一有准确的消息,马上给我打电话。这小子来历不明,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扣上手机,林经理又拔了个号码。
  “老三来电话了,查不到这个人的来历,从知道他是青岛人,有公司,但他从不管理,平时做什么事,没有人知道。不过,老三说了,肯定不是警察。”
  电话那端沉默了许久,才说:“越是这样的人,越危险。先按兵不动,找人盯住他,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动手,宁做错,莫放过。”
  “海马歌舞厅”一到十二点,就是人山人海,声音嘈杂的可以把楼顶掀开。
  五光十色的灯火,把舞厅煊染的光怪陆离,人在其中,也仿佛成了幢幢的鬼影。
  张小帆和女友正在舞厅中间忘情的扭动着娇躯,沉浸在狂欢的世界里。
  她是个十八九岁的姑娘,丰满圆润的身材,惹人遐想。
  她还是个大学生,不过学业成不成,她都不放在心上,反正她老爷子张波有的是钱,她衣食不愁,犯不上去找工作,过一天是一天。
  她和女友陈绣仿佛吃了摇头丸一样,闭上眼睛,左右摇摆着脑袋,用这刺激的喧嚣,来填补空虚的心灵。
  突然,她们感到有点异样,周围的人群慢慢散开,出现了四五个打扮的古古怪怪的年轻飞仔。
  张小帆才不在乎,这样的无赖她见多了。
  陈绣有点慌乱,因为她看到这几个飞仔都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眼睛里放出了淫猥的光芒。
  张小帆没有停止摇摆的动作,忽然说道:“招子亮的话,给我滚远点。”
  一个飞仔扭动着关节,好像全身在打摆子,跳动着舞步上前两步,把脸凑了上来:“哟,靓妹口气不小呀,混那的。”
  张小帆睁开了一只眼睛,歪斜着望了望那名飞仔:“小朋友,说出来把你吓的尿裤子,趁我现在心情还没有变坏,闪人!”
  飞仔笑嘻嘻的说:“尿了裤子也是你洗呀,哥哥今天看上你了,跟哥哥走吧!”
  陈绣见那几个飞仔不怀好意,悄悄躲远点,掏出手机,就想叫人。
  一个飞仔眼尖,一把抢过陈绣的手机,说:“手机不错,飞利浦的,借给哥哥玩两天。”
  一把就放在自己的怀里了。
  众人都远远躲开。
  在酒吧和歌舞厅这种地方,没有几个好人,鱼龙混杂,是打架最多的地方,谁愿惹火烧身?
  张小帆眼睛睁开了,停止了地作,冷冷的站定,看着为首的那个飞仔:“小仔,听过王四么?”
  飞仔说:“哟,哥哥失眼了,原来靓女是快刀王四的马子呀!对不起,哥们早就看那小子不顺眼了,你不提他还好点,提起他来,哥哥气就不打一出来,今天哥哥吃定你了。”
  张小帆见吓不到对方,也有点慌乱,但仍强做镇定,说:“四哥你不怕,那我只好叫马三哥来了。”
  说着就想掏手机。
  飞仔一把夺去,笑道:“三眼老马来了也没用,今天就是真的来个马王爷,哥哥也不怕。你的凯子不少呀靓女,就不能让哥哥我也插上一腿!”
  几个飞仔一起大笑,淫猥之极。
  一个磁性的男中音笑道:“这么热闹呀!我也来插上一腿,怎么样?”
  一个高高身材,宽宽肩膀,长长头发的年轻男子笑容可掬走进圈子。
  两个马仔马上用身子挤了过去。
  “谁他娘的那个大姑娘裤腰带没束紧,蹦出来你这小子!”
  “想英雄救美?哈哈,龟儿子,老子打你个满地找牙。”
  四川家乡话出来了。
  两个马仔正要动手,高个男人双手齐出,两掌一切,同时切在两个马仔的咽喉上,那两个马仔闷哼一声,向前栽去。
  另几个马仔,一个抄起一个钢管凳子,从后面向那个男人的后脑砸了下去,一个掏出一把尖刀,就向男人的心窝捅去,还有一个抽下皮带,去勒他的脖子。
  这几个马仔出手又狠又毒,动作干脆利索,看来是打混打的行家。
  那一下落在这个男人身,不要他的命,也让他躲半个月。
  围观的人有些惊叫出声。
  有些人看的兴奋起来,就怕看不到流血,大声叫喊:“给他放血!”
  “打他丫的!”
  “削他!”
  “充他娘的英雄,这年头还有英雄,把他打成狗熊!”
  在众人的叫嚣声中。
  高个男人上身向前一俯,右手快如闪电一般擒拿住那把拿刀的手腕,用力一扭,格巴一声,腕骨断裂,同时他的左手一拳击中那个马仔的脸颊,登时满脸开花。
  就在男人向前俯身的同时,他的后腿向后一蹬,用钢管凳子砸他后脑的那个马仔怪叫一声,扔掉手中的凳子,双手抱住下阴,连叫带跳。
  高个男人的腿还没有落下来,另一条腿一用力,身子转动,刚刚击中那个马仔的左手向后一抽一曲一撞,顺势一个肋击,正好击落在那个拿着皮带想勒他脖子的马仔脸上,马仔闷哼一声,双手捂脸,蹲下身去。
  这几下动作,快、准、狠,一气呵成,方住、时间、力度,都计算的精确无误。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五个马仔已残了两对半。
  高个高人脸上仍然笑容可掬,气定神闲,好整以暇。
  刚才高叫着给他放血的人,现在都噤若寒蝉,躲藏起来了。
  高个男人拉起看呆的张小帆和陈绣,走出了“海马歌舞厅”街道上凉风习习,灯火通明,和歌舞厅里面的鬼蜮世界,成了两个对比。
  高个男人对两个用崇敬的目光看着他的小姑娘笑了笑,说:“别玩的太晚了,以后这种地方少来,课堂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
  他摆了摆手,就转身走了。
  他的笑容潇洒飘逸,动作更是说不出来的优雅洒脱,把两个十八岁的怀春少女看的目眩神迷,等她们反应过来时,那个男子已走远了。
  陈绣笑眯眯的,用夸张的轻盈的步子向前追赶了几步,酸溜溜的喊道:“英雄,请问你贵姓大名呀?可以留个手机号么?”
  那个男子头也不回,只是摆了摆手,仍然向前走去。
  陈绣双手放在胸前,作一往情深的向往状:“这才是我少女心目中的男子汉!英雄!你看他那飘飘的长发,多像陈浩南呀!靓!酷!”
  张小帆说道:“发骚呀你!发骚就去把这个男人上了呀!”
  陈绣说:“我也想上他,可是人家连电话号码都不给我留,看不上我呀!可能是我身子太单薄了,他一定喜欢又丰满又性感的女人,对了,就像你这样的身材。”
  张小帆说:“去!人家刚才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对了,也许他是个同性恋也说不定呀!”
  陈绣道:“不许你侮辱我的偶像!”
  张小帆说:“你的偶像不是黑人球星么?你不是一直幻想,在一个下着大雨的黑夜,有一个黑人球星忽然闯到你的房间,把你**了么?你的偶像什么时候成了亚洲人了?”
  陈绣理直气壮的说:“就从见到这个男人开始。”
  “海马歌舞厅”打架事件发生后的一个小时。
  在一个俱乐部的房间里,疤哥拿出来五万元钱,放在桌子上。
  他面前站着几个马仔,正是在“海马歌舞厅”惹事挨打的几个飞仔,此时脸上还缠着纱布。
  “你们做的不错,这是给你们的五万块钱,拿着钱,先回家乡躲一阵子,到时侯,我会打电话叫你们回来!”
  
TOP Posted: 2014-04-16 12:45 #3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08章 - ~再相逢~
  张小帆回到家时,是凌晨二点了。
  她摸出钥匙,悄悄的走进大门,进入客室。
  她父亲的房间中传来了父亲沉重的鼾声和一个女人细微的鼾声。
  那个女人是她的继母,今年不过才三十岁。
  张小帆知道这个女人是为了钱,才嫁给他的父亲。
  她悄悄溜进自己的房间,打开台灯,脱下衣服,上床躺下。
  这夜,她失眠了,反来履去睡不着,眼前一直晃动着那个长发高个男人的身影。
  第二天,是星期天,学校没课,张小帆十点才起床,打手机约陈绣上街。
  陈绣在手机上,第一句就说:“昨晚我把我的偶像上了!”
  她说的偶像是谁,张小帆当然知道,不觉吃了一惊:“你说什么”“我昨晚把他上了,他很棒!搞的我一浪接一浪,好像睡在海水上,在一条小船里,飘呀摇呀!那种感觉真好!只不过,是我在做梦,醒来后,我发现我潮湿了!”
  张小帆才放下心来,狠狠的骂了一句:“浪货!”
  两个女孩子百无聊赖的逛完商店逛公园,在外人看来,她们青春活力,活泼聪慧,有谁知道她们的精神有多么空虚!
  坐在公园的长椅子上,陈绣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四肢,说:“哎哟,累坏我的小蛮腰啦,跑了两个小时呀!”
  张小帆若有所盼的四下望着,随口说道:“你和你们班上的小四眼,在床上玩了个通宵,你也不嫌累。”
  陈绣笑了:“那哪儿一样呀!如果是和偶像做,就是两个通宵三个通宵,我也不嫌累。”
  张小帆说:“你就发你的春梦吧。我听那个人是北方口音,可能只是来深圳游两天就走了,你没机会了。”
  陈绣说:“唉!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茫然!”
  张小帆说:“不要乱用成语,糟踏了古代人的文代智慧。”
  陈绣说:“少装纯洁啦,你也不是**啦。你偷偷吃避孕药片,以为我不知道么?只不过你不说,我也就装不知道吧!那个男人是谁?你还保密么?”
  张小帆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站起身来:“不要再说了,不然,以后咱们做不成朋友了。”
  陈绣赶紧拉住张小帆的手,说:“好好好,你不想说,我不问了。不要这么大的反应!我又不抢你的男人。”
  张小帆坐了下来,脸颊上的苍白一时还没有退去。
  陈绣忽然叫了起来,张小帆吓了一跳。
  “小帆,那不是我的偶像么?”
  张小帆心头跳了跳,看到陈绣兴奋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顺着她的手指看去。
  果然不错,不远处的另一张长椅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虽然只看到那个男人的侧面,但那一头黑亮的长发,不会错的。
  那个男人正在和那个女人争辩什么,脸上显得又是着急,又是懊悔。
  那个女人一头黑亮的长发,白色的衬衣,从背影看来,苗条性感。
  那个女人背向着这面,一动不动的坐着,听男人的申辩,忽然站起身来就走。
  男人追上两步,拉住那个女人的手臂,女人一把甩开,头也不回的走了。
  男人没有再追赶,垂头丧气的站在那儿目送女人远走,懊丧的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
  忽然,一只手拍在男人的肩膀上,男人抬起头来一看,是两个漂亮的小女生。
  陈绣笑逐颜开,说:“偶像……不,靓仔,还记的我们么?”
  男人虎的站起身子,拉住陈绣的手,托着陈绣的身子,就向前走。
  陈绣吓了一跳,但也不叫喊,任男人拉着她走。
  走了两步,男人停了下来,叹息了一声,又坐回到椅子上去。
  陈绣说:“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什么都迁就女人,她要生气,就随她去好了。”
  男人抬起头来,瞪了她一眼,陈绣吐了吐舌头,笑嘻嘻的。
  男人说:“你懂什么!还不都是因为你们两个。唉,如果你们早来一会,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陈绣说:“噢,这就奇了,我们可没有和她抢男朋友,怎么怪到我们头上来了。”
  男人翻开浅白色衣装里的白色衬衣,在白色衬衣的脖项处,有一片红色的唇彩。
  “这一定是昨晚上,在混乱中,不知怎么,你们的唇彩擦到了我的衬衣上,昨晚我没有注意,今天被她发出了,认出了不是她的唇彩,非说我昨晚出去鬼混了,我百口莫辩,经窦娥还冤呀!”
  陈绣笑了:“这有什么呀,不就是个唇彩吗!男人不风流,还叫男人么,吃什么醋呀,像你这靓仔,如果吃醋,她吃的了多少?”
  男人瞪了她一眼。
  陈绣说:“开个玩笑,把她叫回来说清楚,不就没事了。”
  男人说:“那有那么简单。第一,她不会回来听我解释。第二,她现在把车子开走,直回青岛去了,把我一个人留在深圳。”
  陈绣心中暗喜,说:“她的火气好大呀!不过,这样也好,你就在深圳玩两天,也好让我们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尽尽地主之谊吧!”
  男人勉强笑了笑:“救命之恩说不上吧,最多也就是两个小痞子,没有那么严重。我就是想走也走不了呀,还有些事没有办好,就在这两天,合同就签订了,如果现在回去,公司要损失几百万的订单呀!”
  陈绣说:“那就对了,你多等两天,也让她消消气。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陈绣,她叫张小帆,家都在深圳。”
  男人说:“我叫海洋,青岛人。”
  这个男子正是海侠。
  三人分别握手,陈绣和海侠握手时,轻轻用手搔了搔他的手心。
  海侠故作不觉,心里苦笑道:“现在的女孩子真不得了,大学还没毕业,什么都懂了。”
  三人一齐吃午餐,在“必胜客”吃完午餐时,在埋单时,三人发生了小小的分岐。
  陈绣说:“你是客人,还是恩人,这顿我们请。”
  海侠掏出钱包,说:“我是男人,在我们青岛,如果吃饭女人掏腰包,这个男人会被人看成吃软饭了。”
  他笑了笑,说:“你看我像吃软饭的小白脸么!”
  陈绣看着海侠像朱古力一样颜色的脸皮,嘻嘻一笑:“不像!倒像吃软饭的小黑脸。”
  陈绣不和海侠争着付钱了,在张小帆耳边轻轻的说:“你看,这个男人掏腰包的动作多潇洒。”
  张小帆也笑了,打了一下陈绣的脑袋。
  海侠埋单后,说:“你们先等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看着海侠挺拔伟岸的身影消失后,陈绣一拍张小帆的肩膀,用黄梅腔唱道:“天上掉下个靓哥哥!这样的男人,如果不上了他,可是后悔一辈子的事呀!你上?还是我上?”
  张小帆说:“花痴,你上吧,我没兴趣。”
  “还没兴趣?你看他的眼神色迷迷的,放出淫浪的光芒,以为骗的了我?要不,咱们一块玩3P吧!我还没有玩过3P。嘻嘻!”
  张小帆伸手去打陈绣。
  陈绣笑着自由躲开了。
  海侠正好回来,笑道:“谈什么哪?这么高兴!”
  陈绣抢着说:“小帆对你请客吃饭,感到过意不去,所以,今天正午,她要请咱们去好好玩玩,去海滩游泳。”
  海侠说:“不用了吧!在青岛,我天天泡在沙滩上,你看,皮肤都晒黑了。我想……”
  陈绣一把拉住海侠的肩膀,说:“想什么呀想!就这么说定了,你不去,就是瞧不起我们这两个深圳的地主。小帆,拉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张小帆也红着脸,上前拉住海侠。
  两人一左一右,海侠不好强行挣脱,只好苦笑着,被拉走了。
  
TOP Posted: 2014-04-17 11:10 #4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09章 - ~迪吧风波~
  虽然只是四月,海水还是很凉,但来到海边游泳的人可真的不少。
  海侠只穿了一条泳裤,露出了一身强健的肌肉。
  他在沙滩上伸展开四肢,舒服的躺在四月的阳光下。
  张小帆和陈绣换好泳衣,来到海侠的面前。
  两个女孩子环肥燕瘦,各具特色。
  陈绣的身材高挑削瘦,很有骨感,肌肤细腻滑嫩,丰盈有致,只是胸部稍小一点,但仍然有种吸引人的魅力。
  张小帆丰满肥腴的身材,匀称白晰,对男人更是一种莫大的吸引力,可以引起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海侠虽然阅女无数,对这两个美女的身材,也不由在暗中称赞。
  陈绣的一双桃花眼,看到海侠健美的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眼光都直了,就好像没有离开过。
  现在是男色时代,对于容貌好身材好的男人,女人一样可以品头论足。
  倒是张小帆还有点不好意思,只是偷偷的看上两眼。
  海侠笑了笑,说:“两位美女好靓的身材!”
  陈绣说:“彼此!彼此!靓仔还不下海,在这儿躺着,只是看沙滩上的美女么?”
  海侠站起身来,抖动了两下身上的沙子,大叫一声,冲向海水。
  两个美女咯咯笑着,也向海面跑去。
  从海滩回来,已是正午六点钟了,三人都玩的非常尽兴。
  海侠又请两个美女吃了牛排。
  此时大街上,华灯初上,凉风习习,路人也多了起来。
  海侠站住脚步,说:“时侯也不早了,我还要回酒店。要不要我先送两位小姐回家?”
  陈绣说:“还没玩够哪!那会这么容易就放你走人。去蹦迪!”
  不由分说,拉着海侠就走。
  迪吧中灯红酒绿,红男绿女,形形色色。
  陈绣先拉着海侠到了迪吧的舞台中央,蹦起了的士高。
  张小帆一个人在吧台前喝酒。
  看着面前许许多多的人,在用各种奇形怪状的形态做出各种动作,她的心中忽然一阵阵的空虚。
  两个戴眼睛的飞仔,来到她的面前,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目光淫猥。
  迪吧中够黑的了,还戴着眼睛,当然不是好东西。
  张小帆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没有作声。
  一个飞仔说:“靓女,一个人寂寞吧,要不要我陪你?”
  张小帆还是不说话。
  另一个飞仔上前一步,面贴着面说:“装纯情呀!都他妈什么年代了!”
  张小帆一阵莫名的烦躁,一抬手,拍的一声脆响,打在那个飞仔的脸颊上:“滚他妈远点,烦着哪!”
  那个飞仔一愣,仿佛不信这女人敢打他,随即大怒,一巴掌向张小帆的脸上打去。
  他的手还没有落到张小帆的脸上,就被一只稳健有力的手抓住,动弹不了。
  “我最讨厌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
  随着这个声音,那个飞仔还没有来及回头看清,身子就飞了出去,翻过吧台,压倒了一大片啤酒。
  海侠的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了,在明暗不定的灯光下,他的脸孔沉静的让人感到可怕,眼睛中闪动着冷酷、残忍的光芒。——这次是来真的!
  这几个飞仔不是他找人派来的,所以他下的了狠手。
  对付敌人,他一向心狠手毒。
  另一个飞仔打了个唿哨,顿时有二三十个男人向海侠冲了过来。
  海侠一把拿起了吧台上的一个啤酒瓶子,猛的向最先冲到的一个飞仔的头上砸下去。
  啤酒瓶在飞仔的头上开花。
  海侠毫不犹豫,手中的半截啤酒瓶颈,向第二个飞仔刺去。
  正中那个飞仔的胸口。
  飞仔闷哼了一声。
  这声音就像是个很小很不的女孩子受到欺侮时,发出来的叫声。
  短促!尖锐!
  这个声音一响起来,所有的人都停住了。
  海侠空手站在当场,冷冷的眼睛,巡视了十多个飞仔一遍,他的目光看到哪个飞仔,哪个飞仔从心底升起寒意。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阴冷的目光。
  迪斯科的音乐仍在震耳欲聋的响着。
  海侠一字一字的说道:“还有没有人要来试试!”
  他不是在问。
  他的声音中有一种威慑力量。
  海侠又看了一眼那些飞仔,清晰、稳定、一字一字的说:“不是强龙不过江!我敢来,就谁也不怕!”
  他这话另有所指。
  他说完后,谁也不看,一手牵着张小帆,一手牵着陈绣,镇定自若的走出了迪吧。
  街上仍然是人来人往,灯火辉煌。
  海侠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手稳若磐石,温馨如春,让两个女孩子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张小帆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别人都命犯桃花,我却命犯天煞孤星,谁和我在一起,都会有灾祸。”
  海侠笑了。
  他不笑时,冷酷的让人心悸,他笑起来时,让人如浴春风。
  “不是你命犯天煞孤星,是我!那几个人是冲着我来的!”
  陈绣吃惊道:“你一个生意人,怎么会得罪这些人?”
  海侠说:“我在生意上遇到了竞争对手,他们出的价对我的公司出的价高,产品质量又不如我公司的好,所以客户选中了我们公司,这家公司就想用黑社会的力量,让我退出去。”
  陈绣说:“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怕他们,我爸爸是警察,我让他帮你出头,一定没有事的。”
  海侠说:“不用了,我自己会摆平的。和我做对的人,现在都没有好好站起来走路的了。”
  两个女孩儿用一种崇敬的目光看着海侠。
  他这句话倒说的不假。
  他一向是这样:对朋友义气,对敌人狠毒,对女人多情;会花钱,也会挣钱;会享受,也能受苦。
  按说,一个心狠心毒的男人,女孩儿应该也会惧怕几分,远而避之。
  但是,世上的事,许多都是出人意料之外。比如,这个心狠手毒的男人,如果不对这个女人心狠手毒,只对别的男人狠心肠,这个女人会认为这个男人有男人气概,是个男子汉。
  又比如,一个男人如果有贪淫好色的声名在外,却反而更增加了勾引女孩子的魅力,越是名声不好的男人,越是让女性好奇的瞧看,好像想从他身上探索出什么秘密。这样自然很是危险,因为一个男人这方面的名声不好,就是说这个男人很有勾引女性的手腕,才会有过女性上勾,才会传出那样的名声,如果对这个男人多加注意,反而会中了这个男人的圈套,让这个男人占了便宜。当然了,其中也有不少是主动上勾的。
  所以,古往今来,许许多多有名的玩弄女性的男人,反而真的可以艳福无边,处处采花,而许多老老实实本分的男人,一辈子也碰不到这种飞来艳福。
  历史上也有不少著名的女诗人女词人女政治家女中豪杰,被人品低下的男人占有。
  就是现代社会,不比以前了,女性也可以玩男人了,(当然,古代也有,不过还是少数。但是,这个社会仍然是男权社会,就好像A片都是拍来让男人看的。女人可以偷情,可以和网友开房间,这其中,许许多多漂亮的女人,都是被一些人品粗俗的男人占有过。
  海侠这样的男人,对女人天生就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就算知道他有过很多的女人,还是会有很多的女人愿意飞哦扑火,和他发生一夕之欢,从此天涯海角,各自分飞,留此情追忆。
  在陈绣和张小帆的眼中,何尝看不出海侠是个性格复杂的男人,但仍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想要接近他。
  陈绣笑道:“刚才真扫兴,时侯也不早了,明天还要上课,就玩到这儿吧。”
  海侠送两个女孩子回家,先送陈绣回家。
  陈绣留下了海侠的手机号码,欢天喜地的回去了。
  张小帆单独和海侠坐在出租汽车上,嗅觉到海侠身上的男人味,感到心头如同小鹿乱撞,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啪”一声脆响,一个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一个人的脸上。
  这个被打的人,正是在迪吧闹事的领头的阿飞。
  打他的那个人,是跟踪过海侠的那个男人小张。
  小张的脸上此时正布满了煞气,阴沉的可怕。
  “没用的东西,十多个人,让一个小子震住了,你他妈的第一天出来混呀,白养你们了。”
  阿飞捂着被打肿的脸孔,支支吾吾的说:“那小子下手太狠了,现在马驹子还在医院里面那,兄弟们都害怕了。”
  小张一脚踹了过去:“滚他妈的,以后不要跟我混了。”
  阿飞狼狈的出去。
  小张沉思了一下,打电话给林经理。
  林经理说:“如果点子真的这样扎手,就让‘河南三虎’来对付他。废了他!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小子想在这儿撒野?哼!哼!”
  
TOP Posted: 2014-04-17 11:10 #5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9, 04-24 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