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10章 - ~张小帆~
  张小帆的家住在幽静的郊区,一幢独立的别墅式的洋房中。
  海侠一路上也没有说话,出租车停稳了,他才笑了笑:“是这儿么?”
  张小帆点了点头。
  海侠说:“认识你们很高兴,也很谢谢你们。你上去吧。”
  张小帆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红着脸,低声说:“你上去坐一会吧!”
  海侠说:“不太好吧,太晚了,改天吧。”
  张小帆的脸色更红了,用她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我爸妈都不在家。”
  这句话中的意思,海侠就是傻瓜,也听出来了。
  这正是他等的一句话。
  张小帆的家中,果然没有人。
  张小帆说:“今天我爸爸要陪客户,可能不回来了。我妈妈也有事出去了,还没回来。”
  她说到她妈妈不回来时,脸上闪过一丝很奇异的神色。
  她又补充了一句:“她是我的继母。”
  海侠早就看出来了。
  客厅中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大大的结婚照,男人是个四五十岁的微胖秃顶的中年人,女人是三十左右的花信**,相貌冶艳,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
  两个年龄差这么多的夫妻,还有张小帆这样的女儿,不是后续的,才怪。
  张小帆的家中布置的还算不错,只不过有几分暴发户欲露还掩的显摆。
  张小帆给海侠拿了杯饮料:“我爸爸和妈妈住在楼下,就在客厅的旁边。”
  指着楼上面说:“我住在楼上,一会……一会带你上去看看。”
  她说到这儿,脸颊上红红的,眼睛大胆的看着海侠,眼神中有种妖媚诱惑的光芒。
  海侠没有想到事情出乎意外的顺利。
  他笑了。
  他笑的邪邪的,又暖暖的,正是那种迷死女人不赔钱的笑。
  张小帆关了客厅的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上了楼。
  张小帆没有打开楼层的灯光,借着从远处传来的灯光,两人在黑暗的楼梯中走着。
  张小帆在前面,海侠在后面。远处的灯光传到这儿,朦胧、幽暗。
  海侠看着张小帆的性感丰满的身子,嗅到她的体香,身体起了某种本能的反应。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走。
  快走完楼梯时,张小帆忽然脚下一滑,摔倒在楼梯上,她一翻身,变成了脸孔向上,迎面对着海侠。
  张小帆没有叫喊,一双眼睛,在幽暗中,闪出令男人心跳的诱惑力。
  海侠假装收不住脚,一下子趴在了张小帆的身子上。
  两个人都不假装了,也不端着了。
  黑暗中,两个人喘息着,吻在一起。
  他们吻的缠绵而贪婪,热烈而**。
  海侠在吻张小帆的同时,一只手抱在她的腰间,一手伸向张小帆的裙子。
  张小帆不但没有挣扎,反而向前凑合,迎合着海侠的手。
  那里早已春水泛滥。
  张小帆的身体很是敏感,海侠的手每动一下,张小帆的全身就颤抖一下。
  那不是假装的颤抖,海侠是有经验的男人,这点还感觉的出来。
  张小帆就坐在楼梯上,搂着海侠的脖子,呢喃着,颤抖着,她咬海侠的耳垂,咬他的脖子。
  就是在黑暗中,海侠仍然看到张小帆的脸颊潮红,媚眼如丝。
  海侠身体内的情欲翻腾不已。
  张小帆受不了海侠的手的动作,在他耳边呢喃说:“给我!给我!”
  海侠血脉贲张,那还受的了,他粗暴的扯下张小帆的内裤,却并不脱去她的衣服。
  海侠也没有脱下自己的衣服,只是把裤子上的拉链拉开。
  张小帆坐在楼梯上,面对着海侠。
  海侠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内。
  那里温润湿滑。
  在进入后,海侠就知道这个十八岁的少女,已不是个**了。
  他暗笑了一下:“现在十八岁的,还有几个**!”
  海侠虽然感觉到张小帆不是**,但在他进去深入了解之后,仍然暗暗吃了一惊。
  因为,他感到张小帆的身子与众不同。
  海侠可以说的上身经百战,他和很多种族的各种肌色的美女有过肌肤之亲,张小帆也许说不上有多漂亮,但是她的内蕴之美,就是海侠也很少遇到过。
  这种内蕴之美,可以让男人乐此不疲,甘做扑火飞哦,奋勇前进。
  这是种天赋,也就是说,张小帆是个天生的尤物。
  海侠也是男人。
  他也是奋勇前进。
  两个人都穿着衣服,这样,别有一种刺激的滋味。
  海侠是个性斗士,更是久经沙场的战士。
  他的腰上仿佛安装了强力发动机,永不衰竭,永无休止,源源不绝!
  有时他款款而动,温柔如同春雨滋润大地,缠绵如同抱项鸳鸯。
  有时他挥戈奋战,如同一个战无不胜的将军,带领战士,深入敌阵,纵横驰骋,当者披靡。
  勇猛处,金戈铁马,钟鼓齐鸣。
  细密处,小鸡啄米,闲庭落花。
  张小帆的叫声也很是与众不同,旁若无人,兴之所至,可以说惊天动地。
  海侠听到她的叫声,有时有点担心,会没有被路人听到,又担心她的父母忽然回来听到。
  越是有这种担心,越是感到兴奋和刺激性。
  海侠放手大干,把张小帆从楼梯上,推上二楼,又从二楼,推到张小帆的房间,从张小帆的房间的地板上,推到她的床上,又在床上,推了一圈。
  海侠感到刚开始时,进入了一个原始的森林,这里没有阳光,没有鸟语,只有花香,只有无边的安静,只有雪白明月照着澄清湖面。
  后来,出了森林,他就开始上山,在上山的过程中,奇花异草,如梦如幻。他披荆斩棘,寻幽求胜。
  整整一个多小时。
  其间,张小帆不知昏死过去多少次,又反醒过来多少次。
  高潮迭起!欲仙欲死!荡气回肠!
  终于,在张小帆的床角,海侠感到终于冲上了峰顶,他大叫一声,从峰顶上耸身一跃,跳下悬崖。
  他轻飘飘的飘落下来,飘浮在深沉的大海中。
  张小帆正在海面在飘浮,在白云上飘浮,突然被一阵巨大的热浪打来,把她打进了深深的海底。
  她睡了过去。
  她愿意就这样在海底沉睡一辈子!
  沉醉一辈子!
  张小帆醒过来时,天色已大亮了。
  她醒过来,就看到了海侠清澈温柔的眼睛。
  她娇媚的笑了笑,用手搂住海侠的脖子,送上了一个吻。
  她在海侠耳边轻轻的说:“你真棒!”
  海侠笑了。
  他不是第一次听女人这样说。
  ――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海侠的手抚摸着张小帆温馨柔软如同鸽子的胸脯,轻轻捏着两粒在晨风中变硬的小葡萄。
  “你也很好!”
  张小帆睁大眼睛,认真的说:“真的?”
  “真的?”
  张小帆幽幽的叹了口气:“你一定有过很多女人,她们一定比我漂亮吧?”
  海侠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她们的相貌也许漂亮,但是,在床上,都是一个样子,大同小异。只有你,你和她们都不同,你的……”
  他没有说出来,却把手伸到那儿,轻轻的抚摸着,挑逗着。“可以让每一个男人欲仙欲死,乐此不疲。这里就像是一个火山,一个大海,就算男人知道很危险,也会奋不顾身的跳下去。”
  张小帆喉咙中发出了压抑的唔唔声。
  她知道她的父母可能已回来了,她也怕她们听到。
  只是,海侠的手太不老实,把她的欲火又挑起来了。
  她把腿压在海侠的身上,不安分的扭动。
  海侠轻轻的说:“你今天不是还要上课么?”
  张小帆点了点头:“要去上课,其实也学不下去,只不过如果不去,老爸要骂。我不想要他伤心!”
  海侠说:“还是去吧,我虽然不认为上学就是一个人的出路,但也不能教唆你旷课。”
  张小帆沉默下来,忽然轻轻的啜泣起来。
  海侠扳过她的肩膀,温柔的说:“怎么了?”
  张小帆反过身来,趴在海侠的身上,搂的海侠紧紧的,轻声说:“我很想就这样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又知道,你这样的男人,不是一个女人可以单独享用的。”
  海侠拍着她的肩膀,轻轻说:“傻丫头,别想那么多,在一起一天,就是一天,只要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
  张小帆说:“你还会在深圳呆几天?”
  海侠说:“合同签好,可能只能呆三五天就回青岛了。公司还有很多事等我。”
  张小帆说:“那,这几天,你天天陪我好么?……晚上,我不上课。”
  海侠用热吻回答。
  张小帆很不情愿的站了起来,穿上衣服。
  “我现在去上课。楼下父母都在家,一会儿等他们都走了,你再偷偷溜出去,不要让他们看到了。”
  海侠笑道:“你不怕我一个人,在你家没有人时,偷你家的钱呀?”
  张小帆俯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脸,给了他一个热吻,笑眯眯的说:“钱都让我爸锁在保险柜里了,你打不开的。当然啦,如果可以,你把保险柜抱走吧,哈哈!”
  
TOP Posted: 2014-04-17 11:10 #6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11章 - ~张小帆的后妈~
  张小帆走后,海侠静静的躺了一会,听到楼下没有动静了,他才穿上衣服,准备离开。
  他屏息静气,蹑手蹑脚的走下楼梯,以免发出任何声音。
  走到楼下的客厅时,客厅中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
  他忽然站在那儿,感到不动劲。
  昨晚和张小帆做爱后,他趁张小帆睡熟以后,曾经偷偷的来到客厅,把一个针孔摄影头,藏在客厅的隐蔽处——天花板上的烟雾报警器的表面。
  ――这才是他接近张小帆的真正目的。
  他记的很清楚,在客厅的旁边,就是张小帆的父母的卧室,那时,张小帆的父母的卧室中,有一个人的鼾声,是个女人的鼾声,很细很低。
  但是,现在这个鼾声没有了。
  他从天一亮,就在注意听着一切动静,没有听到有人出去过,除了张小帆。
  现在鼾声没有在卧室,那么?这个女人在那儿?
  海侠突然就站在那儿了,一动也不动,脑子中极快的转动着念头,想着应付一切可能的方法。
  就在这时,客厅一角的卫生间的门,忽然打开了。
  一个睡眼惺松的**,站在门口,忽然就和海侠打了个照面。
  这个**身上还穿着宽大的睡衣,虽然睡眼惺松,看起来仍然性感动人,尤其一双桃花眼,更是勾魂。
  她突然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她家的客厅,马上就愣住了。
  海侠看到这个**的脸容,心中已有了计较。
  他装出很害羞,很吃惊,很尴尬的表情。——不是害怕。
  他吃吃的叫了声:“阿姨!”
  那个**愣了一下以后,好像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换上一付笑容,用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英俊潇洒的男子,笑着说:“你是小帆的同学吧?”
  说到这儿,她也感到不对。
  小帆才十八岁,刚上大一,面前这个男子至少也有二十四五岁了,那里还会是同学。
  她立刻又说:“你是小帆的朋友?”
  海侠搓着手,低下头去。
  “我和小帆刚认识不久。我们是朋友!”
  **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海侠,眼睛中有着浪荡的春意。
  “刚认识不久,小帆就把你领进家来了。这丫头太不像话了,我对她爸爸说,看不打死这个死丫头。”
  海侠装出很害怕的说:“不要呀,阿姨,我们……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什么都没做……”
  **笑了:“你在小帆的房间中呆了一夜,什么都没做?你当我是傻子吧?”
  海侠好像不知说什么才好,吃吃的说:“我们只是谈心……谈心……”
  **看到海侠的窘迫样,放荡的笑起来。
  “好了,我也不难为你了,坐下吧。年轻人嘛,男男女女做那些事,都是很正常的。我也是过来人了。”
  海侠不安的坐在**的面前,抬起头来,仿佛现在才敢看**,吃吃的说:“谢谢阿姨。”
  **盯住海侠雕像一般轮廓分明的英俊脸孔,心中说:“这世上真有这么英俊的男人!小帆这个死丫头,真好福气!”
  **看着海侠的眼睛,说:“我很老么?叫我阿姨?”
  海侠吃力的说:“阿姨……不,你一点都不老,只是你是小帆的妈妈,我才叫你阿姨的。我知道你是小帆的继母,你看起来,比小帆还要年轻。”
  说到这儿,他仿佛恢复过来,不害怕了,口齿也清晰起来:“其实,我可以叫你一声姐姐。”
  **从客厅的桌面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根烟,点燃:“你的嘴唇很甜,怪不得骗上了我家小帆。”
  海侠的脑海中,在飞快的转动。
  他想起了一件事,也决定了一件事情。
  他只是在客厅中安装了摄像头,但是,如果把摄像头安装在张小帆的父亲的卧室中,那么,他如果有什么秘密,一定会查出来。
  进入卧室最好的办法,就是被人请进去。
  何况,面前这个女人也不过三十岁,而且还很漂亮,白晰的脸颊上散发出成熟女性的柔媚风韵,她的身材保持的很好,看起来,有一种成熟**的风韵,比起少女,另有一种吸引男人的魅力,她的眼睛,更让男人吃不消,水汪汪的,浪荡、放肆。
  海侠装做大着胆子说:“我是说真的。我从上小学时,就喜欢比我大一点点的女孩子。就是现在,我也认为,成熟的**,比少女要好。只有没有见过世面的男孩子,才会喜欢青涩的少女。”
  **放荡的笑了,媚眼放出了淫浪的光芒,盯住海侠的眼睛,想要把他连皮带骨的吃下去。
  “你是个见过世面的男人么?不过,看你的样子这么帅气,一定和不少女人上过床吧?”
  这话说的放肆之极,也大胆之极。
  海侠恢复了常态,显出了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的样子。
  “也不多。只不过是还没有遇到过,像姐姐你这么漂亮的**,如果能遇到一个,可以补偿了我多年的心愿了。”
  **低下身子弹烟灰,一双眼睛歪斜着,媚笑道:“想不想找一个我这样的**?”
  从海侠这个角度,正好可以从**的低开的领口,窥视到深深的乳沟,和丰满饱胀的半截**。
  海侠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就看清了这**是个放荡的女人。
  对女人,只要漂亮,气质好,风姿好,他向来是来者不拒的,何况,现在他有任务在身。
  海侠眼睛眯了起来,色迷迷的看着**的内衣的领口,忽然话锋一转,说:“也不知小帆的爸爸,会不会回来。”
  “好小子,果然是个惯会偷香窃玉的采花高手。小帆的爸爸昨晚就没有回家,他来电话说,要到今天下午才回来。”
  **坐直了身子,又挺起了胸膛。
  高耸的**在睡衣里,挺拔诱人。
  **转了个身子,说道:“我叫阿芳!”
  就在阿芳转过身子时,她身上的睡衣就被她用一种十分美妙的姿势,脱了下来,身法的巧妙、节奏、韵律,如同舞蹈一样的优美。
  她的肌肉匀称,腰肢细纤。
  她的上身是一件淡绿色的丝绸乳罩,丰盈饱满的**在半透明的丝绸乳罩中,若隐若现。
  她的下身是镂空的黑色蕾丝花边三角裤,窄小的三角裤紧紧包裹住一片神秘的地带,隐隐约约,若隐若现。
  这一切都暴露在初晨的阳光下。
  海侠不是没见过世面的男人,此时也不禁情动。
  忽然,他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是了!他刚刚在这个客厅中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
  这种针孔摄像头,是杨琼交给他的,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专用的一种,按照苍蝇的眼睛的原理,照取的角度几乎可以达到三百六十度。
  最要命的是,他安装好摄像头以后,就发信息给杨琼了,现在杨琼正在监视着这个客厅中的一切事情。
  如果就在这个客厅中,和阿芳做爱,那么,将是一场实况转播的性爱录象带。
  海侠虽然脸面够厚,可是也没有胆大妄为到可以在别人的监视下,做性爱表演,更何况,这个性爱录象带,还是被一个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录下来的。
  海侠站起身子,一把把阿芳抱了起来,横抬着走向卧室。
  “砰”的一声,卧室的房门关上了,把一片春色,关在房间中。
  
TOP Posted: 2014-04-17 11:10 #7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12章 - ~张小帆的父亲回家了~
  从张小帆的家中出来时,已是中午时分了。
  海侠回到“金麒麟大酒店”时,全身都有些懒洋洋的、轻飘飘的。
  回味着刚才的事情,他的嘴唇边上,浮起一丝奇异的微笑。
  小凌子难能可贵的也在房间中。
  这小妮子从来到深圳后,除了睡觉,就没在房间中呆过两个小时,天天出去打电玩、蹦迪、逛商店。
  海侠刚进门,脸颊就被凌子一把抓住了。
  凌子仔细的审视着海侠的脸色,带着一种可怜而惋惜的表情,摇头叹息道:“可怜的孩子,都被那两个女人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海侠躲开她的手,也叹息道:“没办法呀,老大!要糊口呀!一切都是工作。”
  杨琼在一旁冷冷说道:“少装可怜,你心中不定美成什么样子了,一箭双雕!”
  海侠向床上一躺,懒洋洋的说:“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不要把我想的太伟大了。”
  杨琼冷冷说:“累死你算了,也为天下的女人,少一祸害。”
  海侠哈哈一笑:“如果我死了,为我流泪的女人,眼泪可以哭成一个太平洋。你如果心里不平衡,也想和我发生超友谊关系,那就排队吧,小凌子,你算一下,她可以排在那一天。”
  凌子恭敬的弯下腰去,笑道:“先生,大概三个月以后,你可以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和这位女士共度春宵。”
  海侠一本正经的说:“一个小时怎么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功夫,没有三五个小时,一个回合的攻坚战都打不来。要不,你把英国女王的外甥女的约会,先给我推了,挪过来三个小时,给这位没有男人滋润的美国女特工,当是可怜可怜她孤零零的一个女人在中国工作不容易,就当是我为美利坚共和国,为共建大国际共荣圈,促进中美合作的步伐,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锦上添花,为加快经济繁荣的四化建设,捐献了一份微薄之力吧!”
  杨琼说不过海侠和凌子两个人的一唱一和,转过身子不去理他们。
  她坐在桌子前面。
  桌面上是打开着手提电脑。电脑上此时正有两个画面。
  那两个画面,分别显示出的,正是张小帆家中的客厅和张小帆爸爸的卧室。
  张小帆的爸爸的卧室中的摄像头,是阿芳在进入洗澡间冲洗时,海侠偷偷藏匿在化妆台上的梳妆镜子的装饰花瓣上。
  摄像头开始启用时,当然是在和阿芳翻云覆雨之后,走出张家大门时,他才通知杨琼的。
  他也知道,就凭在客厅中,他和阿芳的表情,已足够说明,他和阿芳在卧室中,都做了什么事。
  杨琼不是傻子,她用脚趾也可以想像的出来。
  不过,想像是想像,没有亲眼看到,总是要好一点点的。
  电脑上客厅中的画面,没有一点动静。
  卧室中,阿芳在睡觉,睡的很沉。
  ――她很累了。
  海侠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他的手机,很少开通铃声,都是震动提示。
  他可不想在工作时,手机铃声忽然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如果是和女人在一起,会减少情调,如果是在追踪敌人,那么,杀身之祸就会来临。
  他打开手机。
  是信息。
  信息是张小帆发过来的:我一上午都不知老师在讲的什么,脑海里全都是你的影子。我好想好想你,你在做什么?
  海侠回信息:我也正在想你!刚睡了一觉,补足精神呀!你太厉害了,我很累!
  张小凡:讨厌!你坏蛋!你喜不喜欢?我今晚上没有课,我们玩个通宵,好不好?
  海侠:当然!我现在就睡觉,养足精神,晚上好好修理修理你!
  张小凡:到时侯还不一定谁修理谁!不理你了,上课了,晚上见!
  凌子在旁边偷偷看到一点信息,笑道:“哟,郎情妾意,情意绵绵呀!哎,又有一个无辜的花样少女,浪费了她宝贵的青春爱情,虚抛在一个毫不负责任的情场浪子的身上。”
  海侠笑了:“不要把哥哥想的这样不堪吧!至少当时和我在一起是快乐的。再说了,现在谁不是:只要曾经拥有过,对你我来讲已经足够,分手时侯说分手,不要说难忘记?”
  海侠不是一个薄情的人,他很多情,也很深情,不然也不会有很多女人愿意和他一夕温存,但他绝不是个专情的男人!
  他不会为了一棵大树,放弃一片森林。
  凌子笑道:“十足一个恶棍!”
  海侠正色的对杨琼说:“迷死(小姐)杨,昨晚有人对我发起挑衅,在迪吧,十多个阿飞。”
  杨琼说:“对方是什么人?会不会是跟踪我们的那伙人?”
  海侠说:“很有可能。现在虽然还不清楚对方是何用意,但是,咱们已经被对方注意上了。这次,他们没有占到便宜,还会有下一次。凌子,你以后没有事,不要一个人上街了,就在房间呆着吧。”
  凌子噘起嘴巴,说:“那不是闷死人了。再说了,十个八个的,还不够我一个人打的,怕什么?”
  海侠说:“知道你能打,小姐!现在是在深圳,对方是地头蛇,明枪易躲,暗枪难防呀!”
  他笑了笑,又说:“现在功夫好,有时侯没用的,一枪放你那里了,死了还不知道是谁做的。再说了,如果对方用计哪,比如美男计,你就逃不了了吧?”
  凌子笑道:“还是你会说话,不让人家去门,就直说嘛,还说什么别中了美男计,你当本姑娘真是花痴呀,有你这个极品男人在身边,还会有什么样的男人,看在我眼里。”
  杨琼忽然说:“别相互吹捧了。张小帆的父亲回家了。”
  电脑画面上,张小帆家的客厅里,果然出现了一个中年微胖的男人。
  张小帆的家人和地址,及一些有关的资料,疤哥都派人打探清楚了,交给海侠。
  海侠认的出来,这个中年男人,正是张小帆的父亲。
  
TOP Posted: 2014-04-17 11:10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7, 04-23 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