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13章 - ~张小帆的父亲~
  “世纪贸易”公司的老板张华,这几天忙的是焦头烂额。
  一批从内地发到美国的玩具,因为油漆含铅指数超标,美国方面要求退货,他找到一些美国的朋友,求爷爷告奶奶的托关系,美国方面才勉强答应可以不退货,但要扣除百分之三十百的货款,用做技术方面的处理,同时下不为例,不要张华再从原来生产厂家进货,不然以后不但和他的世纪贸易断绝合作关系,还会把张华告上世贸组织,索赔经济损失。
  好不容易暂时安定下来,下一步就是要另外找一个生产厂家合作。
  原来的合作厂家,一直都是东莞的一个玩具厂,从来也没有出过问题,但是现在可能是玩具厂的一时疏忽大意,才出了这样的油漆超标的问题。
  他也没有办法,贸易就是这样,自己没有生产工厂,都是做的买空卖空的生意,公司只是做一个中间人,发货还是从工厂直接装上配货箱发到国外,如果还从这个东莞的厂家发货,肯定不行。
  客户是上帝!
  虽说东莞的玩具厂多如牛毛,但是,他也不能再和东莞的厂家合作了。
  虽然他也知道东莞的玩具厂是中国国内最好的玩具厂家。
  他准备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苏州考查一家玩具厂合作。
  昨晚陪苏州的朋友,玩了通宵,今天又陪他们吃过午餐,才筋疲力尽的回到家中。
  家中静悄悄的。
  他知道女儿小帆现在在学校上课,中午都是在学校吃饭。
  想起这个女儿,他不由叹了口气。
  自从他的妻子三年前去世,他又一直忙着生意上的事,对这个女儿,很少顾的上关心,也很少沟通,他总感到欠了女儿很多。
  女儿也算听话,对他从来没有出口相撞过,虽然她总是用一种幽怨的眼神,来看他这个当爸爸的。
  为了有人照顾女儿,他才听朋友们的劝告,续弦了第二个妻子——阿芳。
  对于这第二个妻子,他并不是太了解她的过去,只是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他看到她长的还可以,也很年轻,心地也不算坏,就娶了过来。
  他虽然不了解妻子的过去,不过从妻子在床上的表现,可以看的出来,妻子已往从事的职业,不是很干净、很纯洁的工作。——虽然阿芳在极力的掩饰这一点。——二年多的夫妻生活,总有些事,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
  他也不太向心里去。在深圳讨生活的女孩子,还会有几个很纯洁的,谁没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过去?何况,阿芳都二十七八了,肯定有一些过去发生过的故事。
  他都四十多近五十岁了,有个年轻的女人愿意嫁给他,也不错了。
  过去就过去了,他不想深究,只要以后安安分分的呆在家中,做一个贤妻良母,也就行了。
  所幸的是,阿芳过门后,和女儿小帆的关系还算不错,虽然没有亲密无间,但至少没有怒目相向。
  这就很好了,只要女儿的生活安定,他也很高兴了。
  更何况,阿芳都是安安分分的在家,除了很少做家务,也算本分。
  更有一点,阿芳的床上功夫不错,总让他有种第二春的感觉。
  阿芳的欲望很强,他很难满足她。不过,阿芳很聪明,她很少在他面前表露出来这点。
  对于阿芳做的这一点,他心中很感激——这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更年期的男人来说,是给的最大的面子了。
  张华来到客厅中,听到卧室中的阿芳的平稳的鼾声,不由想到妻子火热性感的胴体,身子起了一种本能的反应。
  这几天忙的晕头转向,也没有时间和妻子亲热了。
  他三步两脚的走近卧室的门,轻轻打开门,走了进去。
  阿芳的秀发有点凌乱,轻柔的撒在枕头上,她的眼睫毛很长,像个洋娃娃,嘴唇微微撅起,红艳的像开放的鲜花。
  张华悄悄的走到床前,慢慢的把手从床单下伸了过去。
  阿芳没有穿内衣,什么都没穿。
  张华的手动了,温柔而带点粗暴。
  阿芳醒了过来。她知道是谁回来了。
  她没有睁开眼睛,把手悄悄的从床单下伸了出来,伸向张华的裤子,轻快的拉开拉链,把手伸了进去。
  在深圳做“小姐”的,有很多种。
  有的小姐是凭女性最原始的本钱,有的小姐只用嘴巴服务客人,还有的小姐为客人提供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服务——只要客人付钱。
  她们能提供的服务,包括你想的到的,还有很多你想都想不到的。
  也有一种小姐,只用双手来为你服务。
  这算是最干净的小姐了。
  靠一双勤劳的双手,为客人服务,让客人用最少的钱,得到最大的满足。
  这需用一种技巧。
  阿芳原来就是这样的小姐。所以,她手上的技巧,绝对可以让男人飘飘欲仙,欲仙欲死。——张华现在就飘飘欲仙了。
  海侠叹了口气,说道:“两位美女,你们还要看下去么?”
  他面前的电脑上的画面,此时正在直播张华的卧室中的情形。
  杨琼的脸颊早红了。
  白种女人的脸红时,那种红晕,能让男人升起犯罪的想法。
  何况,杨琼不脸红时,也是可以让男人犯罪的漂亮女人。
  她红着脸,哼了一声,推桌而起,走了出去。
  凌子笑嘻嘻的说:“我什么黄片都看到过,就是没有看到过实况转播的性爱大战。”
  海侠说:“你的脸皮厚,我可没你的厚,如果你在这儿看,我只好走开了。一男一女,同看黄色录像,成什么体统。”
  凌子笑道:“知道你想让我走开。好吧,不打扰你工作了。好好看吧,看你的情人和她老公做爱,心里一定不会好受的,嘻嘻!”
  凌子一笑走了。
  房间中,只剩下海侠一个人了。
  他苦笑了。
  真的,看到刚刚和自己翻云覆雨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做爱,必经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就算这个男人是合法的丈夫。
  幸好,这不好受的事情,并没有持续的时间太长。——不过十分钟,张华就“成仙”了。
  张华轻飘飘的在云中飘了很久,才回落到地面上。
  他转过头来,看到阿芳的脸颊上,还有潮红,只不过是眉宇间,有一种轻微的幽怨之色。
  张华的心中有一丝愧疚。
  等到张华转过脸来时,阿芳的幽怨之色,也就不见了。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男人最要的是面子,最怕的是不能满足女人。
  她不会让张华难堪的。
  她虽然说不上爱这个男人,但至少不讨厌他,甚至在两年的夫妻生活中,还产生出了一种亲情的感情。
  张华虽然不能满足她,她会自己找到满足她的对像。——她有满足她的男人。
  张华转个身,搂住阿芳,亲吻了她一下,说:“芳,跟着我这两年,你受苦了。”
  阿芳回了张华一个吻,说:“不要这么说,我受什么苦了。来到你家,我吃的好,穿的好,你对我更好,比起我在江西老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很知足了。”
  张华叹了口气,说:“我指的不是物质方面的,我是指这方面……”
  阿芳在张华的耳边,轻轻呢喃:“不要想太多了,这样很好了,比起以前来,你现在厉害了很多。我知道你的工作上的压力大。”
  她说的是真话。
  现在张华可以达到十分钟了,比起以前的三分钟五分钟就了事,不知好了多少。
  张华的压力是大。他一烦躁时,在床上更不顶事,现在可以达到十分钟,还是刚处理了美国玩具代理商的事情,心情好了很多的原故。
  阿芳说的是真话,心中却想到了刚才那个年轻人,比起那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动辄一个小时以上,还可以连续做战的能力,张华和他比,一个是横刀立马、威风八面的将军,一个是丢盔弃甲、垂头丧气的草头小兵,不可同日而语。
  张华说:“我要离开深圳几天,到苏州去。一会到公司去办点事。明天就走了。我不在家的这两天,你好好看着小帆。这孩子,这几天魂不守舍的,学习成绩一直在下降。”
  阿芳说:“女孩子家,到了这个年龄,由于身体发育上的原因,都是这样整天胡思乱思,怪不得她。你放心去吧,我会好好和她谈谈。”
  张华穿上衣服,起身在抽屉中翻东西。
  他翻了很久,神色着急起来了。
  “阿芳,我的身份证和信用卡,就放在抽屉里,你有没有看到?”
  阿芳的脸孔上掠过一丝不自然之色,张华正在翻东西,没有看到她的表情。
  阿芳说:“没有呀!你会不会放在别的地方?”
  张华说:“不可能的,我明明就放在这个抽屉里了。明天出差到苏州,没有身份证和信用卡,怎么能行哪!”
  阿芳说:“对了,前两天我收拾房间,也许把你的身份证和信用卡,放到别的地方了。要不,你先去公司,我找到以后,就给你打电话,你也在公司中找一下,会不会放在公司了?”
  张华说:“这一时找不到也没办法,我到公司还有要紧的事,现在就要走了。你好好找找,没有身份证,明天不能到苏州去,那麻烦就大了。我先走了,你也起床吧,给我找找。”
  张华走后,阿芳在床上坐了一会,从床头的桌子上,拿起来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
  “我是阿芳,你现在在那儿?你快过来一下,我有要紧的事情找你。”
  “我现在在办公室,你有什么事,等到有时间再说吧,我这儿还有点事。”
  “这事很急的,你来到,我再跟你说吧,电话里也说不清楚的。”
  “那好吧,我半个小时到。他不在家吧?”
  “你傻呀?他在家,我还要你过来?”
  放下电话,阿芳的脸色很不好看,坐在床上愣了很久。
  
TOP Posted: 2014-04-17 11:11 #9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14章 - ~张小帆家的来客~
  海侠听到阿芳打出的电话,是给一个男人打的,而且从语气中听的出来,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
  海侠苦笑了笑。——现在的女人真不得了,谁都可以有三个五个的情人!
  他站起身来,打开房间的门,看到杨琼坐在外间,一个人在沙发上发呆。
  凌子不知跑到那去了。
  海侠说:“迷死杨,现在风平浪静,大地回春了,你这个冷感美人,可以过来了。有情况!”
  杨琼重新在电脑前坐了下来。
  海侠坐在杨琼的旁边,倒了两杯咖啡,两个人边喝边注意着张家的动静。
  过了不久,一个男人出现在张家的客厅中。
  这个男人出现的很是忽然,海侠和杨琼并没有看到阿芳出去给这个男人开门,这个男人就站在客厅中了。
  这说明了一点,这个男人身上,有张家的钥匙。
  这个男人四十多岁,微胖,圆圆的脸孔,圆圆的鼻子,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广东本地人。
  他的行动虽然慢条斯理,但很有威严,眼睛中的神色,也是凌然有威。
  看到他身上穿的衣服,海侠和杨琼也愣了一下。——这个男人穿着警衣。
  男人在客厅里站了一下,就向阿芳的卧室走去。
  他的神色一点避嫌的意思都没有,说明他和阿芳的关系亲密到什么程度。
  阿芳穿着睡衣,正好出来了,看到男人,妩媚的笑了,投入到男人的怀抱,用手捏着男人的鼻子,笑道:“你个死老陈,这几天是不是有了新的相好的,也不来看看人家了。”
  老陈笑了。
  他不笑时,很有威严的脸孔上,很是慑人。
  但是,他现在笑起来时,却有着说不出来的淫猥邪恶。
  “你现在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了,我可不敢乱来。怎么样?老张在床上还行吧?我给你摄合的这门亲事,还满意吧?”
  阿芳的手轻柔的在老陈的身上移动:“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张在床上,那有你厉害?”
  老陈的手伸进阿芳的睡衣里,在里面粗暴的搓动:“我就喜欢你这个浪劲。给你找了个金龟婿,你怎么谢我呀!”
  阿芳用京剧唱腔唱道:“陈老爷的大恩大德,奴家无以为谢,只好以身相报,不知陈老爷是否原意!”
  老陈笑的眼睛成了一条缝:“愿意!愿意!我就喜欢你以身相报,你的身子好呀!今天就让陈老爷好好享用一番。”
  两个人翻腾到沙发上。
  阿芳用手推开老陈动的越来越厉害的手,呻吟道:“不要在这儿呀,老张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看到就不好了。”
  老陈坐直身子,脸孔一板,沉哼了一下:“丢他老母!他看到又能怎么样!哼,我给他面子叫他一声老张,如果惹我发急,老子整死他。”
  他刚才还一脸的淫猥,现在脸孔一板,流氓气十足,让人心中发怵,不寒而栗。
  阿芳似乎迫于淫威,不敢得罪他,连忙用手搂住他的脖子,发嗲着说:“哟,不要生气呀!人家只是这么随便一说,你来什么劲呀!你的火气好大呀,让我给你降降火!”
  老陈推开阿芳的手,大马金刀的坐定,说:“说,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阿芳看到老陈真的有点生气了,她也有点害怕,轻声说:“十多天前你来时,不是把老张的身份证和信用卡拿去了么?你说用两天就还回来的。老张明天要到苏州去,八五八书房找不到身份证和信用卡。我没有对他说是你拿走的。你用完了么?用完就给他吧,不然,我没办法交代呀!再说,让老张去了苏州,咱们不是又可以在一起了么!”
  老陈说:“噢,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一会就派人送过来。”
  他把阿芳搂了过来,用手捏住阿芳的脸,用一种虐待的表情说:“小浪货,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呀,你现在和姓张的一条心了,快把我老陈忘了吧?”
  阿芳迎合着:“只有你才能让我满足,忘了谁,也不忘不了雄纠纠气昴昴的你陈大爷呀。”
  老陈哈哈大笑:“好一个雄纠纠气昴昴,今天我老陈就要雄纠纠气昴昴,杀进鸭绿江,杀你个人仰马翻,丢盔弃甲!”
  海侠和杨琼沉默着没有说话。
  电脑中的画面显示,客厅中的老陈和阿芳还在真刀真枪的大战,完全不知道被人偷窥。
  海侠望了一眼杨琼,杨琼正在看着他。
  海侠说:“张华的身份证,十天前就被这个老陈取走,那正是陈平在‘金麒麟大酒店’出现的时侯。”
  杨琼点了点头,说:“不错,也就是说,张华根本就不知情,在酒店登记的人,是这个老陈。这人姓陈,会不会和陈平有什么关系?”
  海侠说:“这个倒不好说,在广东,陈姓是一大姓。我们先前猜错了,张华只是个本分的生意人,和陈平根本不认识。现在,我们要查查这个姓陈的是什么来路。”
  杨琼说:“这人是个警察,在这一带,一定很有权威,所以张华和阿芳才很忌惮他。”
  海侠看的出来,从电脑画面中,可以看到这个姓陈的警察,几乎不是在和阿芳做爱,而是在虐待她。
  阿芳不但不敢反抗,还很顺从他,讨好他,尽力讨他的欢心。
  杨琼说:“要不然,你就再找一下你的朋友疤哥,让他给你查查这个姓陈的。威廉昨天又打了十万美元,到你的帐户,你可以先用这笔钱,付给疤哥,任务完成后,所有的开支,我们调查局都会给你报销的。”
  海侠摇了摇头,说:“这人是个警察,如果疤哥出面,得罪了这人,以后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我先用我的办法查一下,如果不行,再找疤哥。”
  杨琼说:“你的办法?你找谁打听?”
  海侠说:“张小帆!”
  
TOP Posted: 2014-04-17 11:11 #10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15章 - ~张小帆的故事~
  张小帆一个人来到“天鹅湖宾馆”她按照海侠用手机发给她的地址,找到308室。
  站在308室的房门外,她犹豫了一点,想要确定是不是这个房间。
  她轻轻的敲了两下房门。
  房门忽然打开,一只手把张小帆拉了起去,她还没来的及惊叫,人就进了房间。
  房间里没有开灯,外边传过来的灯光,使房间里暗淡幽静。
  张小帆没有惊叫出来,因为,她已知道这个人是谁了。——是海侠。
  海侠一声不响,从后面抱住张小帆,把她的身子压在地板上,掀起她的裙子,拉下她的内裤。
  张小帆感到一团火热,溶进了她的身体。——黑暗中的强暴,更有一番刺激。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急促的喘息声音,衣物磨擦地板的声音,肌肤相撞的声音。
  海侠在张小帆的背后,对张小帆展开了地毯式的轰炸,急骤、密集、强劲、绵绵不绝!
  张小帆大声呻吟起来。
  她的呻吟声,在黑暗的房间中,更让海侠有一种消魂蚀骨的快感和**。
  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就算你在房间里杀人,外面也听不到。
  现在,房间中没有杀人,但张小帆的忘我的叫声,叫的并不比被杀的人低。
  但是,她的叫声中,不但没有痛苦,反而有着太多的欢畅和喜悦。——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暴风雨终于停止了。
  在一个小时以后,海侠和张小帆静静的躺在床上。
  轻柔的灯光,撒满床头,温馨、柔和、美丽。
  两人在喃喃说着情话。
  张小帆说:“你今天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家?没有让我妈妈发现吧?”
  海侠笑道:“我是在你走后不久,就悄悄离开了。我走时,你妈妈还睡的正香哪。如果被她发现了,我还能来见你么!早就让警察关在警察局里了。”
  听到“警察”两个字,张小帆的眉头一皱,脸色很难看。不过,她随即笑了起来:“如果被她发现,她才不会把你送到警察局去哪,她一定会先和你睡觉。”
  海侠暗暗吃惊:真让小帆猜对了。
  他当然不会承认:“她是你的妈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她。”
  张小帆沉默了一下,说:“我妈妈早死了她不是我妈妈,她也不配做我的妈妈,她只是我的继母。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只不过我没有说出来过,免的爸爸伤心。再说了,她只是淫荡一点,心地还不坏,对我也算不错。”
  海侠不好再问下去了,他话锋一转,说:“今天也真够危险的,我刚出你家的院门,就看到一辆警车,停在你家门口,从车里出来了一个中年男人,是个警官。我晚出来一会,就要和他碰个正着了。”
  他说到这儿,忽然感到张小帆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紧紧的搂住了他,仿佛她很冷。
  海侠感到有点奇怪,他问:“这个警官是你爸爸的朋友么?你认识他么?”
  张小帆没有说话,只是把他搂的越来越紧。
  两个人都是赤裸裼的,所以海侠可以感到张小帆的身子发凉,全身都抖动个不停。
  海侠隐隐约约的猜到什么,他不忍心问下去了。
  他伸出手来,紧紧拥护住张小帆,仿佛这样可以保护她。
  张小帆颤抖了很久,没有说话,忽然低低的哭泣起来。
  海侠温柔的吻着她的眼泪,双手搂抱着张小帆的力量更大了。
  他没有问为什么。
  如果他问下去,张小帆会难堪的,因为他已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小帆自己说出来了。
  “他不是人,他是个畜生,连畜生都不如!”
  在颤抖着哭泣了很久以后,张小帆这样说。
  “他是这个区公安局的副局长,权势很大。我爸爸的公司在这个区,所以不敢得罪他。阿芳原来是在美容店里做‘小姐’的,和他是老相好。他把阿芳介绍给我爸爸,我爸爸不敢不给他面子。阿芳和我爸爸结婚后,他俩个还在来往,只不过是偷偷摸摸的,没有让我爸爸发现。我发现了两次,没有对爸爸说,一是因为他的权势太大,我爸爸得罪不起他,二是因为,阿芳对我还算不错,她除了这件事情上,对我爸爸也不错。她也是迫于淫威,不敢得罪他。后来……后来……”
  张小帆说到这儿,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海侠把张小帆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中。
  他的手安定、温馨、干燥、有力,给了张小帆很大的安静作用。
  “后来,他又把手伸向我这里。那天星期天,他知道我爸爸和阿芳都不在家,偷偷溜进我家,把我**了。他还威胁我说,如果把这事告诉我爸爸,不但我没有好日子过,我爸爸也会倒霉。我想了很久,没敢声张。这个人面兽心的人,经常把我叫出去,折磨我……”
  海侠现在才知道,张小帆为什么不是**了。
  “这个人,让我对男人憎恶,让我瞧不起男人,更让我对性感到恐惧。只到遇到你,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你天生就有让女人喜欢的魔力。只是,我很明白,我们不会在一起太久的,你很快就会离我远去,过你自己的生活,你还会遇到很多很多喜欢你的女人。”
  张小帆抬起头来,看着海侠的眼睛,她的眼睛中,有泪水,有柔情,有无奈,有不舍,有哀怨,有凄楚,这许许多多的感情,交融在一起,使她看来,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美丽和凄凉。
  “所以,我要和你在一起,那怕只是一天,一个小时,一秒钟,然后,你走你的路,过你的生活,我走我的路,过我的生活。”
  海侠用力抱住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抱住她。
  他知道她说的对,他不会为她停下脚步,甚至不能给她什么,他能做的,只是给她目前的安慰。
  “我知道那个畜生还再会来欺侮我,不过,我也想通了,女人,总要通过这一关的,给谁都一样。和那个畜生在一起的时侯,我慢慢变的没有了那种羞耻感,那人虽然老了,但是体力还很好,有时,我甚至还能得到一种满足,一点快感。他来找我时,我很讨厌他,他不来找我时,我有时又会盼望他来。”
  张小帆说到这儿,清澈的眼神望着海侠:“我这样说,你会不会瞧不起我?”
  海侠摇了摇头,吻了张小帆一下。
  他真的不会瞧不起她,因为他知道,有时侯人性就是这样,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不管你信不信,理不理解。——就比如被劫持的女人,会爱上劫持她的男人。被强暴者会嫁给强暴她的**犯。
  张小帆轻轻的说:“从你的眼睛中,我看的出来,你是真的没有瞧不起我。我相信你!你是个好男人!更是个好情人!不过,你不会是一个好丈夫。跟你做情人是快乐的,跟你做夫妻,一定是痛苦的!”
  海侠终于问了最重要的问题:“那个男人是谁?”
  张小帆的目光平静的近于悲哀:“他就是陈绣的父亲——陈秉公。”
  这一夜,海侠和张小帆没有节制、没有时间、没有任何观念的做爱。
  他们用知道的任何姿势,他们用以前试过的没有试过的姿势,他们做爱没有常规,任意发挥。
  他们在用一种近乎绝望和哀伤的心态在做爱。
  他们合拍的让张小帆绝望。——深深的绝望!——天亮后,人各一方,相逢无期!
  
TOP Posted: 2014-04-17 11:11 #11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2, 04-23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