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16章 - ~海大少必胜~
  回到“金麒麟大酒店”时,已是上午九点钟。
  杨琼和凌子都在房间里,看到海侠回来,凌子刚想和他开玩笑。
  看清了海侠脸上的神情,凌了吐了吐舌头,没敢造次。
  海侠的脸色很阴沉。——他很少有这种脸色。
  凌子看到他的这种脸色,就知道他的心情不好。
  如果海侠心情不好时,最好是躲的远远的,不要惹他。
  杨琼用一种漠然的眼神望了望海侠,没有说话。
  海侠也没有说话,径直打开自己的房间,反锁上房门。
  下午四点钟时,海侠从房间中出来了。
  他的脸色好了很多,说不上神采奕奕,至少也是容光焕发。
  海侠开了房门,就说:“今天我请两位小姐,去吃‘必胜客’。”
  凌子说:“当然你请,你是老板。”
  海侠说:“我是你的老板,杨小姐是我的老板。我今天请下属和上司一块去吃‘必胜客’。”
  他抬起手臂,挥舞着,口中高喊道:“必胜!必胜!大少必胜!”
  凌子笑道:“你心灵的情感创伤痊愈了么?”
  海侠笑道:“我海大少久经情场,花丛高手,偶尔小小的感情失落,怎么会放在心上。现在,就让我以饱满的热情,昂扬的斗志,奋发向上的精神面貌,投入到战斗中去吧!”
  他咳了两下,接着说道:“让我们本着携手并肩,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目的,为了理想,为了自由,为了全人类的幸福,向太阳升起的地方前进!现在,为了表达我对两位,和我并肩战斗的美丽女同志的崇高敬意,我决定献歌一首。”
  他挥舞着双臂,面上做出痛苦的投入状态:“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让我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进——”
  吃完晚餐后,就是晚上七点多钟了。
  海侠回到房间,躺到床上,望着天花板发愣。
  房门轻轻的响了两下。
  海侠知道是杨琼。
  凌子才不会敲门,她会一头就闯进来,才不管你是不是在换衣服。
  只有杨琼这个美国女人,才讲礼节。
  海侠没有站起来,说:“门没锁,你进来吧?”
  杨琼素面朝天,没有化妆。
  她是那种不用化妆就可以迷死男人的女人。
  她只是那么淡淡的向那一站,就显得优雅、高贵、气质非凡。
  海侠虽然表面上对这个美国女孩子很不客气,其实内心对她没有恶感,反而有几分好感。——他对漂亮的女人,一向都有好感。
  杨琼淡淡的看着海侠,用一种淡漠的语气说:“海先生,我们来到深圳三天了,好像进展不大。你能不能把你泡妞的时间,多花一点在工作上。要知道,多呆一天,陈平就可能把电脑信息卖出去,那时,对我们美国,将是一场很大的灾难。就是对海先生,也会有很大的损失,至少——我们要少付很多钱。”
  海侠躺在床上没动,也用一种淡漠的口气说:“我知道威廉对我不放心,才派你来监督我。不过,我要用自己的方法来行动。如果你看不顺眼,可以告诉威廉,咱们取消合作。”
  杨琼点了点头,说:“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会上报威廉。不管威廉对你有多信任——我不明白威廉为什么会看中你,我只希望你能明白,这事宜早不宜迟。多一天,威胁就大一天。”
  海侠说:“多谢你的提醒。不过,目前,我做到的,只有这些。我也只希望你能明白,不要在我面前,摆出美国是世界老大的嘴脸,我谁的帐也不买。还有,出去时,请把门带上。”
  他下了逐客令,杨琼的脸颊忽红忽白,终于走开。
  出去时,她仍然不失礼节的,把房门轻轻带上。
  杨琼回到房间中,心中仍然气愤的很厉害。
  她没有给威廉打电话,一个人坐在床上生气。
  忽然一个念头,闪出了她的脑海。
  “为什么我会生这个男人的气?难道我是在妒忌?我之所以和他过不去,找他的麻烦,只不过是因为我妒忌那些女孩子,妒忌他出去找女人?”
  这个念头一起来,她大吃了一惊,站起身子,在房间中来回踱步。
  “不可能!不可能!他只不过是个到处留情的花花公子,我怎么会喜欢上他!不会的!不会的!我在美国有男朋友了,杰克对我很好,杰克是个好男人,我会嫁给他的,我们会结合在一起,他是个很好的男人,才不会像海侠这样,见一个爱一个。”
  但是无论她如何会自己开脱,“妒火中烧”这个词语一直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无奈的放弃了为自己开脱:“好吧,我承认这个海侠身上有种让女人痴迷的魅力。但是,我对他只是在一起工作的同事感情,而不是爱情。就算我有一点点喜欢他,也绝不是爱情。我不会爱上一个情场浪子的!”
  “但是,这个男人,却总有一种让我让不下的感觉,他每次出去,我不是在担心他的安危,而是在想:他现在又在和什么样的女人在一起。”
  终于,她咬了咬牙,下了决心:“我不会爱上他,绝对不会!我要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保持拍档的关系,不能逾越一步。我们只是拍档,任务完成后,我回我的美国,和杰克生活在一起,从此再也见不到他,也不用管他和什么样的女人在一起了。”
  “我对他,不要过近,也不要过远。我和他,只是——拍档!”
  海侠仍然没有动,脑海中在飞快的转动。
  过了一会,房门又响了起来。
  海侠笑了,他知道是杨琼又回来了。
  果然是杨琼,只不过,这次她脸上的神色,缓和了很多。
  “刚才,对不起!海先生。威廉说,你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
  海侠坐起身来,请杨琼坐下。
  杨琼说:“海先生,如果张华没有嫌疑,那么,咱们只有盯住陈秉公了。你下一步,准备如何行动?”
  海侠只说了两个字:“陈绣!”
  直到目前,开始时,并没有引起海侠注意的陈绣,现在才重新浮现在他的面前。
  陈绣的脚步又轻又快,嘴里哼着流行歌曲,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
  远远的,她就看到了海侠。
  海侠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西装,正站在“肯德基”的门口等她。
  从店里照出来的灯光,轻柔而明亮的撒在海侠的身上,使他看起来,如同每一位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现在,他就是陈绣心中的白马王子。
  陈绣站到海侠的面前,目光明亮温柔的盯住海侠的眼睛。
  海侠现在才发现,这个南国姑娘其实很漂亮,微褐色的皮肤细腻光洁,微微向里陷入的眼睛,此时因为充满了柔情温馨而特别明亮,鼻子小巧纤秀,红润柔软的嘴唇不知是因为跑累了,还是因为激动,在微微颤抖,如风中的花瓣,有一种让男人心动的诱惑力。
  海侠看着陈绣的目光,和他嘴唇边的浅笑,温柔的让陈绣心醉。
  陈绣什么都没有说,微笑着挽起海侠的臂膀,走进“肯德基”的店门。
  
TOP Posted: 2014-04-17 11:11 #12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17章 - ~陈绣~
  房间中的灯光温馨、浪漫而有情调。
  陈绣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衣衫不整,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低沉、压抑、欢畅、痛苦,间而有之。
  海侠半压在她的身上,温柔的吻着她,一双手时而粗野,时而温柔,在陈绣的衣衫中游动。
  陈绣反抓住枕头的双手,一会儿痉挛般紧紧的扭住枕巾,一会儿又慢慢的伸展开手指。
  海侠慢慢向下吻去,沿着陈绣的温润的嘴唇、小巧的下巴、纤长的脖子、来到高耸的两座山峰。
  他的嘴唇轻柔温存,在两座山峰上来回巡回。
  陈绣的两只手从枕头上缩回来,攀上海侠的头,手指深深的陷进海侠的头发。
  她的嘴巴中发出了更压抑的呻吟。
  海侠的嘴唇在山峰上停留了不久,慢慢向下,越过一片平坦的平原,在一个梦幻般迷人的肚脐窝稍做停泊,又慢慢向下。
  终于,来到了一片茂盛的原始森林。
  海侠想不到,像陈绣这样清瘦纤弱的女孩子,竟然拥有这样茂密、旺盛、勃勃生机的森林草原。
  他吻了下去。
  陈绣抓住海侠头发的双手一阵痉挛般的收紧,口中发出了压抑欢畅的呻吟。
  她到达了高潮。
  海侠没有停下来,继续吻合着。
  陈绣在一阵浪潮接一个浪涛中,身子终于软了下来。
  海侠抬起头来。
  他轻轻的褪去陈绣的衣衫,挥戈上马。
  桃源里面早已春水滔滔。
  他毫不留情的领兵杀入,重拳出击,轻取敌阵。
  他像个纵横驰骋的将军,要杀的敌人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他像个胸有成竹的画家,挥毫作画,泼墨大写意,要在这张洁白无暇的玉体上,留下自己最得意的作品。
  陈绣早已军容不整,如何当的起海侠的这般冲杀,在一次又一次的丢盔弃甲中,败退三千里。
  她虽然重整军容,欲要收复失地,但敌人的冲击波一波接一波,一波比一波强,锐不可当、勇不可挡。
  她只好丢弃宝岛台湾,让敌人杀入阵营之中,肆意杀戮,横冲直撞。
  海侠虽然大汗淋漓,仍然进退有度,指挥若定。
  他轻装上阵,谈笑风生之间,尽显将军本色,便把敌人杀的灰心丧气,灰飞烟灭。
  海侠在敌阵中纵横冲刺,威风凛然,在玉门关深处,他长啸一声,响彻云霄,鸣金收兵,凯旋而归。
  陈绣气如游丝,奄奄一息,魂游天外。
  暴风骤雨般的**终于过去。
  陈绣秀发凌乱,脸颊潮红,气喘吁吁,妩媚的望着海侠,低低笑道:“真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海侠抚摸着陈绣的酥胸,用手指轻轻的拈起一粒小葡萄,搓动着:“不是我厉害,是你的身子太好了,我是飞蛾扑火,欲罢不能。”
  陈绣吻了一下海侠的嘴唇:“你不但功夫棒,嘴巴也甜!”
  她笑了笑,又说:“这几天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给你发信息你也不回,还以为你让张小帆给勾去了哪!说,为什么这几天不理我。”
  想到张小帆,海侠心中一阵黯然,脸上仍然笑道:“妹妹,我要工作呀!这几天为了合同的事,搞的我焦头烂额的,那有心情呀。如果不是合同签好了,我的心情好了,那有这么厉害呀。不然,做爱时半途而废,还不被你从床上踢下去?”
  陈绣吃吃笑道:“算你会说话。如果你半途而废,不但把你一脚踢下床去,还要用剪刀把你的命根剪去,让你做个太监,一辈子不能找女人。”
  海侠带有笑意的望着陈绣,笑道:“剪了去,你不心疼?这么好的宝贝,可不容易找呀!”
  陈绣用手摸着海侠的“宝贝”吃吃笑道:“好宝贝,表现不错,让我奖励奖励它吧!”
  她把头缩进被窝里。
  海侠只觉得他的“宝贝”被一张温暖潮湿的小嘴包含住,轻轻吸吮。
  海侠脸上显出又欢畅又痛苦的表情。
  他又军容重整,昂首挺胸起来。
  陈绣轻轻的把头伸出来,她的嘴唇还湿湿的、红红的,有一种让男人想要蹂躏她的诱惑力。
  海侠把她抱住,向她的嘴唇上吻下去。
  陈绣被海侠吻的喘不过气来,吃吃笑道:“你的宝贝,刚柔相济,宁折不弯,果然是宝贝中的宝贝!利器中的利器!我先前还以为,你是个‘同志’哪!”
  海侠的欲火又被陈绣挑逗起来,他在陈绣耳边轻轻的笑道:“我不是个‘同志’,不过,我喜欢做‘同志’们做的事,我喜欢唱……‘后庭花’……”
  他的手向陈绣的身后探索过去。
  陈绣终于抵挡不住海侠充满挑逗性的手,喘息着,“嘤咛”一声,咬着海侠的耳垂,吃吃低声笑道:“你个变态佬!”
  陈绣放学以后,刚走出“深圳财经大学”的校门,就看到马路旁边,停了一辆豪华保时捷跑车。
  一尘不染的白色衫衣,舒适而贴身的黑色裤子,海侠斜倚着车门,戴一付墨色眼睛,像个电影中的冷酷杀手。
  看到陈绣的身影,这个冷酷杀手的嘴唇边上,露出了微笑,缓缓摘下墨色眼睛,一双清澈如同寒星的眼睛,充满温柔的笑意,深情的望着陈绣。
  在大学门口,有高级轿车接送女学生,早就是人们司空见惯的事情了,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只不过,像海侠这样的豪华型保时捷,很是少见,像海侠这样帅气的白马王子,更是少见。——香车美女,对男人是一种视觉享受。——香车靓仔,对女人也是一种视觉享受。
  陈绣的几位大一级的女同学,不禁发出了惊羡的低呼。
  陈绣顾不上和几位同学说话,就快步向海侠跑了过来。
  海侠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打开车门,让陈绣先上了车,他转过车身,打开驾驶位置的车门,坐进去。
  在陈绣的女同学的羡慕声中,保时捷汽车,绝尘而去。
  稍后走出校门的张小帆,看到这一切,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睛中,仿佛有几丝忧伤、自怜、幽怨。
  
TOP Posted: 2014-04-17 11:11 #13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正文 第018章 - ~甜甜酸酸的蜜桃~
  海侠也看到了张小帆,只是,他假装没看到。
  他也知道张小帆也看到了他,他甚至还知道张小帆也在假装没有看他。
  他心中一阵黯然。
  他不想张小帆伤心,他不想伤任何一个女人的心。
  但是,有时侯,有些事,没有办法!
  他微微摇了摇头,摆脱开那些不愉快的思想,假装专心致志的开车。
  陈绣显然很高兴——有这样帅气阔绰的男朋友,她又有可以向女同学炫耀的资本了。
  她侧着头,看着旁边这张英俊的让女人窒息的男性脸孔,想着昨夜的疯狂和缠绕,脸颊上因兴奋而红润起来。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累了?”
  海侠微微一笑:“你说哪!昨晚和你通宵,今天又要约见客户,不累才怪!”
  陈绣轻轻捶了他一拳,娇媚的说:“你个坏蛋,还说!今天我一整天都上课都无精打采、魂不守舍的。”
  海侠笑道:“原来你不喜欢呀?如果你不喜欢,今天昨晚就不找你了,换人!”
  陈绣恨恨的说:“你敢!”
  她停了停,又说:“你看到小帆了么?她就在我后面出校门的。”
  海侠只好装糊涂,说:“我只看到你了,眼睛里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了。”
  陈绣笑嘻嘻的:“算你小子会说话!不过,太假了吧?看你昨晚在床上的表现,一定和不少女人上过床吧?快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海侠苦笑道:“老大,不要用你老爸那一套对付犯人的口气好不好?我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也有生理和心理的需要呀,你总不能让我没遇上你之前,就这么干靠着,眼巴巴的等着你吧?这可是对青少年身体发育非常不好的!”
  陈绣“噗哧”一笑:“你这个三十岁的青少年,在你的青春期间,没有女人时,你怎么办?”
  海侠叹了口气:“那样,我只好靠我这勤劳的双手,来解决目前的难题,从而发家致富,奔向小康之路。伟人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陈绣忍俊不禁:“那它们不是太辛苦了?”
  海侠说:“它们都是自愿的。”
  陈绣说:“你是用左手还是右手?”
  海侠说:“交替使用!这样可以平衡两只手的协调能力,从而锻炼大脑和垂脑。”
  陈绣哈哈大笑:“你这张嘴巴,什么脏话,到了你的嘴里,都那么有趣。你用这种话,骗过多少像我一样的花季少女呀?”
  海侠老老实实的说:“我也是刚在江湖上混,还没有立下万儿!女粉丝还不多。虽然江湖人称‘威风凛凛无敌大钢炮’,其实徒有虚名,都是江湖上的朋友们给面子,女粉丝们的错爱。我的‘大钢炮俱乐部’,现在只有三百八十多个女会员,比刘德华的粉丝,差的远了去了。”
  陈绣笑的合不拢嘴:“三百八十个?明朝有个皇帝自称‘威武大将军’我看,不如把这个绰号,送给你还差不多。一天一个,三百八十个,一年你也忙不过来呀!”
  海侠板着脸孔,一本正经的说:“我对会员粉丝,是划分级别的。有的白金级的,我会用三到五天的时间来陪她,有的白银级的,我会用一天的时间来陪她,对于普通会员,我会把她们三到五人,集体召见,走走过场,也就是玩玩3P4P5P之类的。”
  陈绣把座垫上的一个枕头,向海侠砸了过去:“你个超级大色狼!”
  海侠笑道:“别闹,严肃点,开车哪!”
  陈绣说:“那我是什么级别的?”
  海侠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温柔的说:“你是钻石级的。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陪伴你,只到大钢炮磨成绣花针。”
  陈绣听的全身发软,身体内又麻又酥又甜,媚眼如丝,盯住海侠:“如果你成了绣花针,不顶事了,我就把你丢到大海中去。”
  车子转了个弯,驶向一条静寂的胡同。
  海侠手把方向盘,双眼望着前方,说:“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陈绣说:“我爸答应下班后,在家见见你。不过,为了给你当说客,我还被我爸骂了一顿,说我在上学时,不可以结交社会上的人,耽误了学业。你要怎么谢我呀?”
  海侠笑道:“你说怎么认识我这个社会上的人的?”
  陈绣说:“我本来想说,你是我的网友,不过,被他一骂,就不敢说了,不然,他又会骂我上网聊天,不务学业。只好说你是一个同学的哥哥,在深圳做生意,惹上了麻烦,想让他给通融通融。”
  海侠说:“嗯,小朋友,挺聪明的,今天晚上奖你一架战斗机,打你个人面桃花、落花流水、一江春水向东流、流到黄河不回头。”
  陈绣脸颊潮红,喘息着笑道:“不要再胡说了,快到我家了,小心我爸把你抓进警察局,给你扣一个诱奸未成年少女罪。”
  海侠一双眼睛不老实的在陈绣身子上打转:“你还未成年么?我看不会吧?正是蜜桃成熟时、红杏枝头春意闹吧!”
  陈绣打了海侠一下:“谁是红杏!我可是待字闺格的少女,不是**!”
  海侠道歉道:“是是是!我错了,你不是出墙的红杏,你是蜜桃,甜甜酸酸的蜜桃,咬一小口就是一大口**的蜜桃。”
  保时捷驶进了一个小区,停在一幢幽雅的别墅门前。
  这个小区中,都是独立型的别墅,豪华、庄严、幽静。
  住在此处的,非富则贵。
  陈绣的父亲陈秉公又富又贵。
  身为一个区公安局的副局长,贵是贵了,但未必会富。
  海侠知道陈秉公虽然名为秉公,但绝不是一个秉公守法的好警察,不然,不会有钱住在这种地方。
  在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会有这样徇私舞弊、贪赃枉法的腐败分子。
  偏偏每个地方的这种腐败分子,不但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而且是安乐享逸、声色犬马,极尽享受之能事。
  海侠对这种遍布全球、充斥在每个政府、每个机关、甚至每个乡村的腐败现象,并没有太大的反感。
  不信,换了你做官或者当权,你也会腐败,可能比别人腐败的还厉害。
  就算你不想腐败,别人也会拉你下水——众人皆醉,岂容你一人独醒?
  也许你开始时,还在理想和现实的思想交战,但是过不了多久,这种机制化,这种制度化,你不和众人一样,你就做不成事,甚至做不成“人”就在你妥协的时侯,你就开始腐败了。
  腐败的种子一在你心中发芽,就会疯狂的成长,像野草,清都清不除。——到了那时,也没有人想清除——谁会推却送上门来的礼品、金钱和美女?
  海侠只知道,这个陈秉公也许不是一般的贪污受贿的腐败,他也许还有另一面不会人知的秘密。
  海侠现在只有这一条线索。
  
TOP Posted: 2014-04-17 11:11 #14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8, 04-24 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