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桃色花医(285章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桃色花医(285章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06章、兄弟

  此时的张云,站在简易手术台上,神情进入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双手抓着那两把手术刀。
  张云的心里,回忆着自己脑海中,曾经的张云,学习留下来的知识和技能。
  曾经的张云,在这具躯壳里面,残留的灵魂,已经完全去除了。
  但是他的知识和对医学的理解,却依然保留在这具躯壳中。
  让继承者张云,使用着。
  本来的话,拥有着这些知识和技能的张云。
  可以很容易着,把眼前青蛙的断腿给缝合起来。
  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信心。
  但是不知怎么的,双手抓住两把手术刀的时候。
  张云想起了自己曾经在地球世界的一些事情。
  张云的手中,曾经也练过刀。
  只是这个刀不是手术的刀,而是强身健体的一种武术刀法。
  少年时的张云,对于自己爷爷教过来的刀法,显得上心着。
  用心细致的练习着。
  但是长大后,因为张云发觉这个刀法,除了能稍微的强身健体外,竟然一点作用也没有着。
  打架打不过别人,刀法的话,在打斗中,更是一点实用技术也没有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云就把自己爷爷传授过来的刀法给完全放弃了。
  但是不知怎么的,张云手中拿着这两把手术刀的时候。
  脑海中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练习那家传刀法的事情。
  在打斗中,一点也找不到实用感觉的刀法,不知怎么的,在拿着手术刀的时候,张云忽然找到了这种刀法的意境。
  一种很玄妙的意境。
  此时,站在比赛场地下面的李琴和单小蜜,看着自己男朋友,站在比赛场上,暗暗发呆的样子。
  两女彼此疑惑了一眼。
  “老公这是干什么呢?”李琴对于张云的称呼,显得直接着。
  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老公老公的称呼着。
  今天的话,因为身处在重要的场合,她面对着自己老公另外的一个女朋友,也敢这样称呼了起来。
  单小蜜没有李琴那么胆大,嘴里对于张云的称呼,还是小云着。
  “可能是碰到什么问题了吧,所以才发呆着。”
  单小蜜看着张云,站在比赛手术台上,暗暗发呆的样子。
  心情是很紧张,很紧张着。
  “笨蛋,这可是关系到你我能不能继续在一起的比赛啊?你可不许失败着。”
  单小蜜心里暗暗想着。
  控制不住心情的她,朝着张云这边,喊了一声——小云。
  单小蜜的喊声,让沉思中的张云,暗暗惊醒了一下。
  “对了,现在是在测试比赛,可不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张云心里暗暗想着。
  想着这些,张云开始依靠着脑海中,拥有的医学知识和解剖学上的技能,开始将显微镜下,青蛙的残腿,进行缝合着。
  站在张云身边的两个女护士。
  看着张云一会儿发呆,一会儿又快速动起手来的样子。
  两女暗暗感觉惊奇着。
  “这个男人不会是……”一个女护士,示意着自己的同伴,指了指对方脑袋的位置。
  做出一副,猜测对方可能是——脑子有问题的表情。
  看着同伴这样的猜测,另一个女护士,也不好直接回答着。
  只是暗暗着点了点头,感觉是有这个可能。
  此时的张云,还沉浸在给青蛙断腿缝合的过程中,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刚才的一系列反应下,已经有女护士,把他当成了脑子有问题的人对待着。
  在旁边休息室,抽好了一支烟的比赛老师。
  和医院里的同事,打了个招呼后,离开了休息室。
  回到了比赛场地中。
  身形大摇大摆着,朝着张云的身边走了过来。
  看着张云,呆呆的神情站在手术台上。
  目光还凝视在身下的显微镜中,双手的话,拿着手术刀,一动也不动着的样子。
  比赛老师,看着这样的情况,脸上暗暗一笑。
  “呵呵……看这小子傻眼的样子。”
  心里想着这些,比赛老师走到了张云的身边。
  单手一推张云的后背,嘴里暗暗说道——时间到了,下来吧。
  在比赛老师的示意下,张云暗暗呆了一下。
  从失神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然后默默从手术台上走了下来,等待在一边。
  比赛老师,看着张云并没有走,而是等在一边。
  看着这样的情况,比赛老师脸上显得有些脸色不善着。
  “同学!技术行不行,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掂量,不然的话,参加这种高水平的测试比赛,可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为了顾及张云的面子,比赛老师嘴里的声音,显得很轻着。
  但是话语中的声调,确实很沉着。
  一副好心叮嘱张云的样子。
  听着比赛老师的话,张云暗暗了一句——不是的,老师,我缝合好了,你看看。
  “缝合好了?”听着张云的话,比赛老师的大脑,忽然间,卡了一下。
  “缝合好了?”比赛老师再次嘀咕了一声,目光朝着旁边的手术台上看了过去。
  一只完完整整的实验蛙,此时就趴在了手术台上。
  比赛老师看着这只实验蛙,心里暗暗一句——没搞错吧,竟然是完完整整着。
  比赛老师心里显得疑惑着,怕是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掉了包。
  把一只完好的实验蛙,重新摆到了手术台上。
  想着这些,比赛老师的目光,朝着旁边的两个助理女护士看了一眼。
  眼神中满是询问的意思。
  在这样询问的目光下,这两个助理女护士,都是摇着头,表示着,没有发生掉包这样的事情。
  比赛老师接受着两个女护士的神情反应。
  神情微微一呆。
  “怎么可能有人,把断腿的实验蛙恢复到这种地步的,几乎跟没断腿时,一模一样着。”
  比赛老师心里想着这些,他感觉实在难以相信着。
  就自己走到了比赛手术台上,低头看着显微镜下,实验蛙断腿上的情况。
  更是操控着手术刀,把实验蛙断腿上的皮肤剥了开来。
  比赛老师看着显微镜下,实验蛙断腿上缝合的情况。
  抓着手术刀的双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心情显得激动着——完美的缝合技术啊!是国内一流医学院出来的顶尖学子,才可能拥有的技术啊。
  比赛老师,看着这样的情况,嘴里的口水,吞了一口又一口着。
  心情显得无比惊讶着。
  三四口口水吞下后,比赛老师才从手术台上走了下来。
  目光的话,把身边的张云看了一眼又一眼着。
  同时把刚才从张云手中收过来的测试卡,又细细看了一边。
  嘴里暗暗对张云说道——你真的是云都市医学院毕业的?
  张云听着比赛老师的话,暗暗对他点了点头。
  嘴里恩……了一声。
  同时把放在一边的,关于自己身份的资料夹,交给了这个比赛老师。
  比赛老师,并没有接手这个资料夹。
  而是点头表示相信着。
  嘴里更是暗暗说道——不错,不错,现如今医学院的学生,显微镜缝合手术,能做到这样到位的,已经很少见了。
  “几乎可以达到战地医生缝合手术的水平了。”
  比赛老师说着话,脱了他手中的医用橡胶手套,把口袋里的一张通过卡,交到了张云的手里。
  “你的比赛号码牌是43号,等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你还是在这里,站到标有43号号码牌的比赛手术台的上面,进行正式测试。”
  正在比赛老师,对着张云交代着一些的时候。
  一边的女护士,打开了固定在手术台上,断腿青蛙上的固定软卡,正打算把这只断腿青蛙处理掉着。
  哪想这只被完全断腿的青蛙,竟然一跃,从手术台上跳跃了下来。
  两个女护士看着这样的情况,完全傻眼了。
  “刚才残腿的青蛙,被缝合了毛细血管后,都是软趴趴着,在手术台上,一动也不动着,这只被完全剪断大腿的青蛙,竟然缝合好了以后,可以跳跃着跑掉。”
  女护士暗暗想着。
  嘴里微微叫了一声。
  就好像是大白天见鬼了一般。
  女护士的叫声,也吸引了那个比赛老师的注意。
  比赛老师看着那只,刚刚断腿过的青蛙,在药剂楼的大厅里跳来跳去的样子。
  他整个人都有一种,恍如做梦的感觉。
  “我的娘啊!这要多高操的缝合技术,才能达到啊。”
  “这个小子,很有可能,在这次测试比赛后,进入到我们医院的VIP病房工作,如此的话,这小子,在我们医院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比赛老师想着这些,面对着张云的时候,脸上马上展现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
  大手拍着张云的肩膀,嘴里暗暗说道——同学,下面的比赛,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嘛?
  “有需要的话,请跟老师说,老师一定尽力满足你。”
  “你这样优秀的同学,老师一定会帮助到底着。”
  比赛老师一句话后,脸上展现出来的笑容,就像是张云亲儿子一般的表情。
  显得异常暧昧着。
TOP Posted: 2014-04-23 11:14 #6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06章、兄弟

  此时的张云,站在简易手术台上,神情进入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双手抓着那两把手术刀。
  张云的心里,回忆着自己脑海中,曾经的张云,学习留下来的知识和技能。
  曾经的张云,在这具躯壳里面,残留的灵魂,已经完全去除了。
  但是他的知识和对医学的理解,却依然保留在这具躯壳中。
  让继承者张云,使用着。
  本来的话,拥有着这些知识和技能的张云。
  可以很容易着,把眼前青蛙的断腿给缝合起来。
  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信心。
  但是不知怎么的,双手抓住两把手术刀的时候。
  张云想起了自己曾经在地球世界的一些事情。
  张云的手中,曾经也练过刀。
  只是这个刀不是手术的刀,而是强身健体的一种武术刀法。
  少年时的张云,对于自己爷爷教过来的刀法,显得上心着。
  用心细致的练习着。
  但是长大后,因为张云发觉这个刀法,除了能稍微的强身健体外,竟然一点作用也没有着。
  打架打不过别人,刀法的话,在打斗中,更是一点实用技术也没有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云就把自己爷爷传授过来的刀法给完全放弃了。
  但是不知怎么的,张云手中拿着这两把手术刀的时候。
  脑海中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练习那家传刀法的事情。
  在打斗中,一点也找不到实用感觉的刀法,不知怎么的,在拿着手术刀的时候,张云忽然找到了这种刀法的意境。
  一种很玄妙的意境。
  此时,站在比赛场地下面的李琴和单小蜜,看着自己男朋友,站在比赛场上,暗暗发呆的样子。
  两女彼此疑惑了一眼。
  “老公这是干什么呢?”李琴对于张云的称呼,显得直接着。
  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老公老公的称呼着。
  今天的话,因为身处在重要的场合,她面对着自己老公另外的一个女朋友,也敢这样称呼了起来。
  单小蜜没有李琴那么胆大,嘴里对于张云的称呼,还是小云着。
  “可能是碰到什么问题了吧,所以才发呆着。”
  单小蜜看着张云,站在比赛手术台上,暗暗发呆的样子。
  心情是很紧张,很紧张着。
  “笨蛋,这可是关系到你我能不能继续在一起的比赛啊?你可不许失败着。”
  单小蜜心里暗暗想着。
  控制不住心情的她,朝着张云这边,喊了一声——小云。
  单小蜜的喊声,让沉思中的张云,暗暗惊醒了一下。
  “对了,现在是在测试比赛,可不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张云心里暗暗想着。
  想着这些,张云开始依靠着脑海中,拥有的医学知识和解剖学上的技能,开始将显微镜下,青蛙的残腿,进行缝合着。
  站在张云身边的两个女护士。
  看着张云一会儿发呆,一会儿又快速动起手来的样子。
  两女暗暗感觉惊奇着。
  “这个男人不会是……”一个女护士,示意着自己的同伴,指了指对方脑袋的位置。
  做出一副,猜测对方可能是——脑子有问题的表情。
  看着同伴这样的猜测,另一个女护士,也不好直接回答着。
  只是暗暗着点了点头,感觉是有这个可能。
  此时的张云,还沉浸在给青蛙断腿缝合的过程中,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刚才的一系列反应下,已经有女护士,把他当成了脑子有问题的人对待着。
  在旁边休息室,抽好了一支烟的比赛老师。
  和医院里的同事,打了个招呼后,离开了休息室。
  回到了比赛场地中。
  身形大摇大摆着,朝着张云的身边走了过来。
  看着张云,呆呆的神情站在手术台上。
  目光还凝视在身下的显微镜中,双手的话,拿着手术刀,一动也不动着的样子。
  比赛老师,看着这样的情况,脸上暗暗一笑。
  “呵呵……看这小子傻眼的样子。”
  心里想着这些,比赛老师走到了张云的身边。
  单手一推张云的后背,嘴里暗暗说道——时间到了,下来吧。
  在比赛老师的示意下,张云暗暗呆了一下。
  从失神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然后默默从手术台上走了下来,等待在一边。
  比赛老师,看着张云并没有走,而是等在一边。
  看着这样的情况,比赛老师脸上显得有些脸色不善着。
  “同学!技术行不行,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掂量,不然的话,参加这种高水平的测试比赛,可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为了顾及张云的面子,比赛老师嘴里的声音,显得很轻着。
  但是话语中的声调,确实很沉着。
  一副好心叮嘱张云的样子。
  听着比赛老师的话,张云暗暗了一句——不是的,老师,我缝合好了,你看看。
  “缝合好了?”听着张云的话,比赛老师的大脑,忽然间,卡了一下。
  “缝合好了?”比赛老师再次嘀咕了一声,目光朝着旁边的手术台上看了过去。
  一只完完整整的实验蛙,此时就趴在了手术台上。
  比赛老师看着这只实验蛙,心里暗暗一句——没搞错吧,竟然是完完整整着。
  比赛老师心里显得疑惑着,怕是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掉了包。
  把一只完好的实验蛙,重新摆到了手术台上。
  想着这些,比赛老师的目光,朝着旁边的两个助理女护士看了一眼。
  眼神中满是询问的意思。
  在这样询问的目光下,这两个助理女护士,都是摇着头,表示着,没有发生掉包这样的事情。
  比赛老师接受着两个女护士的神情反应。
  神情微微一呆。
  “怎么可能有人,把断腿的实验蛙恢复到这种地步的,几乎跟没断腿时,一模一样着。”
  比赛老师心里想着这些,他感觉实在难以相信着。
  就自己走到了比赛手术台上,低头看着显微镜下,实验蛙断腿上的情况。
  更是操控着手术刀,把实验蛙断腿上的皮肤剥了开来。
  比赛老师看着显微镜下,实验蛙断腿上缝合的情况。
  抓着手术刀的双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心情显得激动着——完美的缝合技术啊!是国内一流医学院出来的顶尖学子,才可能拥有的技术啊。
  比赛老师,看着这样的情况,嘴里的口水,吞了一口又一口着。
  心情显得无比惊讶着。
  三四口口水吞下后,比赛老师才从手术台上走了下来。
  目光的话,把身边的张云看了一眼又一眼着。
  同时把刚才从张云手中收过来的测试卡,又细细看了一边。
  嘴里暗暗对张云说道——你真的是云都市医学院毕业的?
  张云听着比赛老师的话,暗暗对他点了点头。
  嘴里恩……了一声。
  同时把放在一边的,关于自己身份的资料夹,交给了这个比赛老师。
  比赛老师,并没有接手这个资料夹。
  而是点头表示相信着。
  嘴里更是暗暗说道——不错,不错,现如今医学院的学生,显微镜缝合手术,能做到这样到位的,已经很少见了。
  “几乎可以达到战地医生缝合手术的水平了。”
  比赛老师说着话,脱了他手中的医用橡胶手套,把口袋里的一张通过卡,交到了张云的手里。
  “你的比赛号码牌是43号,等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你还是在这里,站到标有43号号码牌的比赛手术台的上面,进行正式测试。”
  正在比赛老师,对着张云交代着一些的时候。
  一边的女护士,打开了固定在手术台上,断腿青蛙上的固定软卡,正打算把这只断腿青蛙处理掉着。
  哪想这只被完全断腿的青蛙,竟然一跃,从手术台上跳跃了下来。
  两个女护士看着这样的情况,完全傻眼了。
  “刚才残腿的青蛙,被缝合了毛细血管后,都是软趴趴着,在手术台上,一动也不动着,这只被完全剪断大腿的青蛙,竟然缝合好了以后,可以跳跃着跑掉。”
  女护士暗暗想着。
  嘴里微微叫了一声。
  就好像是大白天见鬼了一般。
  女护士的叫声,也吸引了那个比赛老师的注意。
  比赛老师看着那只,刚刚断腿过的青蛙,在药剂楼的大厅里跳来跳去的样子。
  他整个人都有一种,恍如做梦的感觉。
  “我的娘啊!这要多高操的缝合技术,才能达到啊。”
  “这个小子,很有可能,在这次测试比赛后,进入到我们医院的VIP病房工作,如此的话,这小子,在我们医院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比赛老师想着这些,面对着张云的时候,脸上马上展现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
  大手拍着张云的肩膀,嘴里暗暗说道——同学,下面的比赛,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嘛?
  “有需要的话,请跟老师说,老师一定尽力满足你。”
  “你这样优秀的同学,老师一定会帮助到底着。”
  比赛老师一句话后,脸上展现出来的笑容,就像是张云亲儿子一般的表情。
  显得异常暧昧着。
TOP Posted: 2014-04-23 11:15 #7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09章、不三不四

  这个曹云德,一共有八房太太,其中三房太太,是在眼前的这个医院里面工作,身份是曹云德科室的一个副主任医师,和两个助理医生。
  她们三个帮助曹云德协理着科室里面的工作。
  另外两个太太,经营着一些医药小企业,碍着自己男人的关系,经营的也不错。
  给曹云德的家庭带来了不少的外块。
  曹云德的另外三房太太,是在下面一些县级和地区级城市里的医院里,当副主任医师,帮助着曹云德管理着,一个县级医院,还有两个地区级医院胸脑外科的科室里的人员。
  大概三个手术团队的样子。
  曹云德在国内,是响当当的胸脑外科主刀医生。
  一些地区级医院和县级医院,为了打响自己医院的名气。
  自然愿意花大价钱,请这样的医生,在自己医院,当上一天或者半天客座教授。
  要是这样的专家,愿意在自己的医院,每个礼拜,做上一天或者半天的手术,这样的话,这些县级医院和地区级医院,愿意给这种专家级医生,更多的好处着。
  曹云德和下面的这三家医院,就有着这种手术上的合作。
  每半年或者每三个月,会到这些医院里去,完成一些手术着。
  有着这样的合作,自然着,每一个这样的医院,会给曹云德配置一个手术团队。
  这样的手术团队,一般的话,包括一个女副主任医生,两个助理女医生,另外三到六名,名额不等的美女护士。
  这样的手术团队中,这个女副主任医生,一般都是在曹云德不在的情况下,帮助曹云德管理着这个手术团队的一个太太。
  另外两个女助理医生的话,只要相处的好,一般也不会太长时间着,都能升格为曹云德身边的小妾。
  另外那些美女护士,则看曹云德的心情了。
  喜欢的话,也可能娶成了小妾,不喜欢的话,当情人玩玩,玩上半年或者几个月着,就会换掉了。
  曹云德是国内知名的专家,医院方面,自然会满足他各方面的要求。
  一年给曹云德换几个美女护士玩玩,这样的事情,医院方面,一定会满足于他的。
  有些医院,甚至会托着关系,从一些护校中,每年专门引进一批,容貌和气质不错的女护士,为的就是用这样的美女资源,来留住在自己医院工作的重量级男医生们。
  “罗姐!我们能不能也住在这里啊。”张云身边的李琴,暗暗了一句。
  问着那罗雪。
  听着李琴的话,罗雪暗暗看了她一眼。
  嘴里笑道——怎么了?是不是不放心,把自己男人,放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啊。
  罗雪的话,让李琴脸上不好意思着。
  嘴里也不承认着,罗雪这样的猜测。
  嘴里暗暗了一声——没有的事。
  看着李琴那害羞的样子。
  罗雪嘴里笑着——你男人现在是我们医院VIP病房的实习医生了。
  “能到这里工作的男人,一般不出三年,妻妾不会少于十个的,所以的话,我劝你们两个,在这样的事情上,也无需过分阻止他着。”
  李琴和单小蜜听着罗雪的话,暗暗点着头。
  李琴嘴里说道——罗姐说得是,我们姐妹俩也不是那种,爱吃醋的女人。
  “他只要有能力,有本事,娶三四个老婆,纳七八个小妾着,我们也不爱管着。”
  “只是刚才看了下面的那些情况,想着我们姐妹俩,要是不经常看着他的话,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出一年,他就可能,给我们弄出二三十个姐妹了。”
  听着李琴和单小蜜的话,一边的张云,嘴里苦笑了起来。
  “两位老婆,你们不要对我这么没信心好不好,我对美女,也是有抵抗力的。”
  张云的话一说,李琴和单小蜜,纷纷给了他一个白眼着。
  嘴里更是暗暗说着张云——你在美女方面有抵抗力,才怪呢。
  一边的罗雪,看着李琴和单小蜜和自己男朋友之间,嬉笑的样子。
  她嘴里也呵呵笑了起来。
  这样的情景,让她想起了自己刚刚进入第三医院的时候,和自己男人曹云德,还有科室里面另外两个同样是助理女医生姐妹,和曹云德的恋爱过程。
  年轻时的恋爱过程,此时想来,满满的幸福,还在罗雪的心中流淌着。
  那时候的罗雪和另外两个同校毕业的姐妹,和曹云德的恋爱,也是那样着。
  总是防着自己科室以外的女医生和女护士,跟自己的男人接触着。
  就想着自己三个姐妹和科室里,自己男人的五个女护士情人,完全霸占着自己的男人曹云德,医院里,别的女人,最好一点也不让她们接触到自己的男人着。
  “好了,我给你们两个办一张家属卡吧,有了这张家属卡,你们两个,就可以自由进入这栋宿舍楼里,想住在他这里以后也方便。”
  “谢谢罗姐,谢谢罗姐了。”罗雪的话,让李琴和单小蜜,嘴里显得高兴着。
  罗雪在张云的寝室里,也不多待着。
  又叮嘱了张云几句,明天上班的事情后,就匆匆走了。
  留下了张云和自己的两个女朋友,还有就是张莲英母女,在房间里面。
  此时的张云,多少有心情,看一看自己眼前的房间了。
  给实习医生住的房间,显得空间不大着。
  就一间宿舍外加里面一间单独的卫生间。
  虽然房间面积不大,但是里面的各种配置,还是显得蛮齐全着。
  一个挂式的空调,一个二十几寸屏幕的液晶电视。
  在房间里面,显现着。
  还有一张,还算蛮牢固的单人床。
  张云坐在了单人床上,示意着房间里的四个女人,也坐上来。
  李琴和单小蜜,显得坦然着,就坐到了张云的身边,和张云一同感受着,屁股下面,床垫的柔软感觉。
  如今张云都已经是第三医院的实习医生了,而且是VIP病区的实习医生。
  所以的话,姐妹俩一同嫁给张云的心愿,也就算是了了。
  以后的话,更不要说,迎接着家里,进来的更多姐妹着。
  这样的事情,那是肯定会预计到着。
  如此情况下,李琴和单小蜜两女,自然要团结一心着。
  好好守护住身边的这个男人,同时的话,对于跟自己男人相好的女孩,她们两个,也决定着,要好好把关着。
  自然不能,让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进入了自己的家庭中。
  张莲英和单二蜜母女两个,在张云的面前,微微显得拘束着。
  心里对于张云能当上大医院实习医生这样的事情,心里自然是高兴着。
TOP Posted: 2014-04-23 11:15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9, 04-23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