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色间道(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色间道(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06章:似曾相识的“魔女”

  凌警官和退伍老兵只前进了五十多米,便被那些特别训练有素的内线警卫给围住了。围住他们的一共有十三人。
  每一个人的身手都要比退伍老兵高出一大截子。凌警官审时度势,决定放弃抵抗,不做无谓牺牲。
  她没带枪,枪留在了山下的出租车里。她来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她要跟着楚帅这个疯子闯了龙潭虎穴,就算死也值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楚帅如此的毫不犹豫的“重视”!——反正人都来了,豁出去了。
  楚帅被保安的大力金刚拳打得是半昏半醒,完全失去了自主行动的能力。只能趴在退伍老兵的背上,模模糊糊地听着风声和凌警官关切地在她耳边念叨“挺住”“马上就没事了”的话。
  似乎麦伊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麦伊似乎很安全,不过,只是似乎……
  就在他晕呲啦糊地要睡过去的时候,忽听,咣啷一声,整个地面好象塌陷了,人坠入了无底洞一般,不停地往下自由落体。
  ……楚帅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水晶宫似的房间,或者直接说成是无比华丽的“天堂”。
  有可能是天堂吗?我他娘的就这么不争气地离了那鸟人间,来到了无贫无贱无忧无虑的“天堂”?天堂应该是飞升的感觉,怎么偏偏是坠落?
  处在一种特别柔软的温润里,楚同学的脑意识悠悠忽忽地转圈圈,可是一种天使般悦耳并特别典雅的女声打断了他的自家内醒。
  他转头,寻找声音发出之源。他看到是竟然是蓝菲,一个迥别于恰同学少年时的蓝电女魔却特别贵夫人般雍容端庄的“蓝菲”。
  同学相别才只一夜又一天的时间,这……这变化也忒大了,就好象蓝同学吃了啥非常规药品或是莫名其妙的营养品,发生了气质和仪态的“质”的基因突变一样……楚帅揉了揉眼睛,有点不敢置信地用惯常的同学间调侃语言问道:“你还是咱们的蓝魔魔吗?”
  “我是,亲爱的,你还活着。”蓝魔魔又恢复了她那圆润地LOLI般可爱滴纯真的童音。
  一个华贵的女王级的女生发出了还没退奶牙般的童音——无论如何,楚帅无法把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合二为一。
  “你很好,很有潜力,你经过了我的无氧风洞的考验,只用十九秒,就恢复了正常的生理状态,这让我很欣慰!”冷冰冰的居高临下的声音从端坐在莲花云造型的一把古藤椅子上的蓝魔魔的嘴里发出来。
  真的见鬼了。有可能是蓝魔魔被火星人附体了。
  楚帅干脆把眼睛闭上了,不看了。贵夫人般的蓝菲,那冷冰冰的居高临下的,目空一切的神态太有吸引力了,简直就是一个喜欢用皮靴、皮鞭折磨男人让男人为之发狂的女王……楚同学闭着眼,用他所看过的多国A片中的变态剧情里的只拍薄码片的高贵女优来评判他所看到的“蓝菲”。
  楚帅不知道贵夫人是什么样子,他贫乏枯躁的生活圈子里没有这一号人物的固定形象,他所能拿来比较的只有夜勤病档之类的成人动画,或者,赤裸裸的AV女优做比较。
  不穿衣服的女人和穿着衣服的女人本质上并没有区别,她们仍还是女人。
  “你很下流!”尊贵的蓝魔魔又发话了,“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有别于其他男人的人,哪想到,你仍然是一个跟其他男人污浊的人,喜欢对着女人……进行……非常肮脏的意念上的操,哦,应该是下流的男人们惯用的意YIN,对,是意YIN,男人都会脑痴地意YIN,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现在,就在做着意念上的操……”
  “你娘老子的,你给我闭嘴!”楚同学的美好联想,被蓝菲打断了,心里甚是不爽,吼道:“你最好,把你那该死的绑架案计划,从头到尾,一个细节也别漏地告诉我,你不要告诉我,你也是一个受害者!”
  “不要这么心急,”蓝魔魔的冷冰冰的语气里,透出了些许温情,但冷然是居高临下,“你做为我的囚徒,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尽量做点让我高兴的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进的是百泉山庄,进了百泉山庄的人,只有两种下场,下场你懂吗?”蓝魔魔看着九十九级台阶下的,象死人躺在棺材里似的楚帅,停顿了一下,略仰了仰下巴,又接着道:“第一种下场是百依百顺地做奴隶,把你的命交给你的主子,从精神上和肉体上,完全无保留的奉献给你的主子。”
  “我,是这里的主子,从百泉山庄建成的那天起,被我所预谋设计的人和偶然闯入的一共是一百零三人,这些人中,一百个人选择了做奴隶,——这很关键,也很要命,世界上能做主子的人很少,不管他是白种、黑种,还是黄种,他们的本性里,大多都适合做奴隶!”
  楚帅听到蓝菲的这种极为新鲜的理论,怒了,一蹬腿,想要站起来,可是,他却觉得周围尽是柔软的碰撞,这——又让他很自然地恢复了平躺的姿势。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仍然穿着那条千疮百孔的运动短裤,只是,短裤好象被清洗过了,脚上,腿上,胳膊上、肚皮上的的伤口也都处理过,不再流血了,而那个该死的仍要滔滔不绝地宣场骇人听闻的主子理论的蓝菲,正饶有兴味象是欣赏一幅作品似地,冷冰冰地看着他的近乎全裸的躯体。
  蓝菲的歧视性的目光,在毫无忌惮地浏览楚帅的特殊部位……楚帅的第二性征完全暴露给了这个有不良嗜号的“女王”。
  难堪的是,楚大官人象是受了某种阴鄙的魔法诅咒一样,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忍受着这种极不对等的眼神的掠夺。
  就象是,一只狼咬得一只剩了半口气的羊,在张开血盆大口大吃之前的,对特别喜好的部位的重点关注。
  楚帅在数次努力无果后,反而平静了,“你是货真价实的魔鬼,我和麦伊都瞎了眼,怎么就没发现,身边竟有只白眼狼呢,邓西昌这个傻逼,还天天跟中了邪一样,当什么无名的永不求回报的护花使者,他娘的,所有的人都瞎了眼……”




  第007章:“伊人如昔”

  蓝菲女王听到楚帅这句话,一下子象小母鸡从蛋壳里刚蹦出来似滴,咯咯咯地笑个不停——她发现到楚帅的纯真的心了。
  “亲爱的,我被你感动了。”蓝菲蓝御姐从她的宝座站起来,仪态万千地提着她的层层叠叠的公主裙拾阶而下。
  胸峰上的逼真的绣着的两只七彩蝴蝶忽闪忽闪地震颤着……楚帅不用特意去看,仅用余光也能瞄到,那对呼之欲出的丰乳。
  蓝菲的丰乳据说已经到了D罩杯。
  蓝菲仍然咯咯咯地小母鸡式的欢快地叫着,走近了楚帅,故意低弯了腰,弹奏钢琴似地不断用手指轻抚着她特意从岗皮斯山采集的水母石做成的水晶房。
  楚帅用鼻子哼了一声:“你很得意,蓝菲同学,你还很善于伪装,说吧,你的条件,只要你答应放了麦伊,你就是把老子生刮了,老子也绝不会哼一声。”
  蓝菲的那对女人性征的隆起,太具有诱惑力了,如果不是——处于这种非对等条件下的窝囊态势,楚帅会很享受地跟这样的御姐在一起多呆一会儿。
  为了不至于被扰乱了心神,楚同学只好再度把眼闭上。
  “不是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我亲爱的帅,你……我,还是原来的蓝魔魔,我这么做,只是想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增进我们的友谊……”蓝菲说到“友谊”两个字,竟动情了,那梨花带雨的脸,谁见都怜,长长的眼捷毛一扑闪,眼眶里竟溢满了泪水,越聚越大的泪珠子悄然滚落,“真的,帅,你和麦伊是我最亲的人,你知道,我从小就不知道什么叫两小无猜,不知道,人和人之间可以有‘友谊’,”蓝同学的颗颗异常饱满的泪珠子叭嗒叭嗒地滴到了楚帅的脸上温润的液体不停地在楚帅的脸上扩散……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的眼泪泡着,说不上是啥古怪滋味,楚帅差点忍不住把蓝菲抱在怀里。
  他的一只手忽然被蓝菲的一双小手捧住了,然后,那莹雪盈玉的嫩脸轻贴了,耳里又听到温存软语:“我好怕,失去你们两个,因为有人盯上了你们,所以,我……利用我的一点点优势……我想帮你们,我……只想做你们身旁的一棵静静的木棉……”
  “相信我好吗?”蓝菲简直是在恳求了。
  楚帅简直不知道是谁在求谁了,他几乎要毫不保留地相信蓝菲刚才的话,可是,他明明知道,这是恶魔女出招前的戏弄……
  “请尊贵的主人说正题吧,老子不耐烦唧唧歪歪地绕弯子,还是那句话,只要放了麦伊,任杀任剐!”楚帅猛地甩脱了蓝菲的手,撂下这句话……他心里却没底……他不知道,蓝菲这么大费周章地把他和麦伊弄来是何用意。按说,他和麦伊,在绑架案发生前,真的和蓝菲没有任何过节,不仅没有过节,而且,麦伊和蓝菲还是同一宿舍的死党,是蓝菲主动要求住不起单间的麦伊合住的。蓝菲从小没有爸妈,是一个经商的叔叔把她养大的,跟麦伊一见面就跟前生有缘似的,两人同住在蓝菲的豪华窝里将近一年,亲密到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谁又知道,仅仅是一夜之间,昔日的形影不离,竟成了一个阶上,一个阶下的仇人。
  蓝菲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在学校里的伪装,竟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可是,她,这么用心良苦的下毒手,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楚帅回想着狂欢夜,又回想着,抱着麦伊的狂奔,甚至回想到,那个差点把麦伊彻底解决的晚上,蓝菲为了给楚帅和麦伊制造二人世界,甘愿把她的那间从不允许男人进去的豪华闺阁让给了楚帅和麦伊,自己在大冷的天在宿舍走廊跑步。
  因爱生恨?蓝菲,一个钱花不完的女生,会喜欢上我这个背煤的乡下人?楚帅不住地摇头。
  楚帅越想越觉得焦头烂额。
  等他觉得周围静静地没有一点声音的时候,一转头,竟发现麦伊枭袅婷婷地从一座环形的水晶门里走了出来。
  麦伊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她的臂弯里还搭着他的那件运动短衣。
  难道这真的是蓝电魔女精心策划的一个恶作剧?如果是真的,就……太……匪夷所思了,就太拿钱不当钱了,有钱……即使真的花不完,日他奶奶的,也不能这么个烧法。
  凌警官也笑咪咪地出来了。凌警官还推着一个移动的酒柜。
  果然是蓝魔女的恶作剧!
  “蓝电,蓝魔魔,你给我出来,你赔我惊心动魄的精神损失费,你赔我内裤!”激动之下,楚帅已经是语无伦次了。
  一提到内裤,楚帅才发现,自己近乎于裸体的丑态。在二美环伺的情况下,这样衣不蔽体,太过于返本归真了。
  另一道水晶门打开了,蓝魔女一身兔兔装,扭啊扭地向楚帅招手,“换衣间在这里,我的达令。”
  楚帅看到三位美女齐唰唰地盯着他的躯体,禁不住脸红了……传说中的众美环伺原来真的很美妙,如果进一步的发展成大被同眠,那就越发得美不胜收放荡绝仑了……
  这小子刚刚还要为麦伊赴汤蹈火任杀任剐,这会儿,竟又如此地心猿意马——把持不住!
  楚帅红着脸从娇笑着的凌警官身边经过,一把抓过麦伊臂弯里的衣服,做贼似地冲进水晶门,推了一把咯咯笑着的蓝菲,关门拧锁,背靠住门,双手抚胸地尽量平抚着嘭嘭直跳的心脏。从绑架到一切真相大白,简直是一场华丽的莎士比亚式的悲喜大剧,好在,一切只是一场居心善善的设计……
  女人哪,真是多心叵测,跟他光屁股蛋一起长大的麦伊,竟然也乐于搞这样的愚人节目,竟然用这样的法子,考验男人。
  这是不是标志着从此以后,麦伊就实打实地要跟洒家同床共枕了……楚帅的心里,还特别期待地荡漾着别种的温馨的幽愁。
TOP Posted: 2014-04-25 14:07 #3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08章:媚有玄机

  让楚帅更加意外的是,在他刚换好VISTA美国版肥佬内裤时,那扇据说是南非原始森林里才能找到的网眼柔丝木做的内衬钛镁航空门,轻轻地滑动,蓝魔美女一闪身闯了进来。
  “有事跟你打个商量。”蓝菲狡狎的眼光,很端庄地用两只滑嫩的小手捧着一个酷炫的鞋盒,瞧那外包装,弄不好,又是极品国际级运动公司单件订做的。
  鞋盒打开,蓝美女用英语宣读品牌:墨尔克尔乔其丹。楚帅的E文一塌糊涂,只能不懂装懂。不过,那双,叫篮球迷们一看就两眼发直的运动鞋,可是不一般的价值不菲。
  美女不惜蹲下,亲自捧着楚大官人的脚丫子试鞋,如此的不怕走光的贴身照顾,怕是有不情之请。
  不光是试鞋,更小鸟依人地服侍着穿衣。楚帅虽然与麦伊有了一定程度的肌肤之亲,可象这样子的身手相触,这还是打娘肚子里出来以后,第一次与非血统MM如此近距离的亲密接触。这种感觉实在是叫他欲拒还迎。
  ……由于双方配合上的生涩,所以,不时地,会发生一些比较意外的身体碰撞,又所以,虽然只穿了一件短袖和一条长裤,但时间竟耗掉了半个多小时。
  穿衣毕。穿袜子,穿鞋亦毕。蓝菲胸前划十字,十分诚恳地脸儿背着楚帅说道:“这个……我的条件,不许你拒绝,因为,这件事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而且,麦伊已经答应了,而且,这件事是关系到我们将来花钱如流水,可以为所欲为的大事,所以,你一定要答应,一定要全心全意不折不扣义不容辞地帮我。”
  “请开门见山,蓝菲蓝贵人。”楚帅用指头点了一下蓝菲的后脑勺。
  “哇哈哈,我小爹地替我找到爸爸了。”蓝菲突然转身,一探头,在楚帅的左脸上亲了一下,又兴奋地道:“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去香港,然后,跟老爸要礼物。”
  楚帅夸张地叫道:“啊——疼死我了,那两个可恶的保安,假戏真做,差点把我的鼻子打扁,我这副尊容去香港,怕是会让你的令尊把送你的礼物严重缩水——阁下,还是另请高明吧。”
  楚帅搞不懂蓝菲的小爹地是何许人,他只见过以监护名义照顾蓝菲的叔叔沈深,有一次听麦伊说,沈深是新疆部队转业的师级干部,好象跟蓝菲的亲爸爸是老战友。可是,中国部队的国情,一般情况下师职干部转业的很少,这其中肯定有玄机。而据蓝菲自己讲,他的爸妈是国境线上的武警,可能都已经不在地球生活了,言外之意,蓝菲是地球上最悲惨的孤儿,虽然他生活和休闲的物资极其丰富,然而,她经常泪眼朦胧地对楚帅和麦伊讲,她的感情世界一片苍白,是三缺之人,缺老爸的呵护,缺妈咪的疼爱,缺人类的互相关爱,因此,她要求那位固定资产过千亿的沈叔叔,给她找了楚帅和麦伊这样的性格倔强的穷朋友日日相处,用精神上的平等的纯洁的友谊,弥补她的三缺。楚帅和麦伊出于最朴实的山里人的善良,尽量满足着蓝魔女的许多非常规需求。
  可是,这么非常突然地,她的消失多年的亲爸爸横空出世,立时就叫楚帅陪着她完成相亲式的任务,实在是,一时之间叫人无法转过这样的情感大弯道,更况,蓝爸爸一出现,就在香港,听那口气,肯定是富可敌国,轻轻咳一声,美国的纳斯达克和香港的恒生指数就会窜升的人物。
  富人和穷人在诸多方面都存在着无法逾越的鸿沟。富人一惯会用居高临下的眼光审视穷人。所以,楚帅对于这件“喜事”有本质上的排弃。
  但是,他又对这种贵族级的会面很憧憬。他有点委决不下了。
  蓝菲左摇右晃地看着脸上阴睛不定的楚帅,“你没有权利拒绝,你要是不答应,就要赔我这一次为你们鉴定爱情的所有损失,我花钱雇警车十万,找人装警察花了二十万,买无线通话器,做闲人莫入军事重地的牌子又花了五万,还有狂欢夜的PARTY花了七万,我已经穷得只能吃肯德基,打最便宜的夏利车,喝最便宜的……”
  “打住,你还不如杀了我,你赢了,你老人家高瞻远瞩,一览众山小,运筹帷幄,不战而屈人之兵……”楚帅对这个花钱行云流水的贵族女一筹莫展,一听到她这么天马行空的砸钱,就只为了让他答应去香港忽悠她那从来未见过的老爸,立时头大,只好屈服,“我楚某人以后唯你老人家马首是瞻,只是请你以后,照顾一下我这个穷人的偿付能力,尽量地减少开支,为祖国为人民多做公益性的无私奉献。”
  楚大侠的这种有不可告人目的的屈服极具自愿和暗地里高兴的性质,而且,还夹带着某些模糊的绮念……伴着美女去香港那个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销金窝一掷千金,就算折几年阳寿也他娘的值。
  “小爹地,小爹地,麦伊,麦伊!”蓝菲大呼小叫,拉开滑动门,“开酒,开路易十八,开查理十三世,开中国的酒鬼。”
  这一连串的红酒、白兰地的名酒,怕是又会消耗掉六位数人民币的酒水。楚帅也一下子搞懂了小爹地是何许人也。原来,小爹地是凌小杰警官。
  两位风姿绰约的女服务生推了一个意大利蛋塔出来,接着,流水作业地进进出出着男男女女的上菜员。
  十分钟过后,国宾级的祝福某位曾经的孤儿找到老爸的行前宴会正式拉开序幕。
  客人加主人只有五位:小爹地——凌小杰警官,穷人——楚帅,穷人的女朋友麦伊,装扮成出租司机的曾荣立过一等功的特警武当山,富人加主人——蓝菲蓝魔女。
  宴会在欢快又牛叉的气氛中有条不紊地进行。
  琳琅满目打着滚吃也吃不完的鱼鳖虾蟹熊掌野蘑,大部分原封不动地又都抬下去了。酒酣耳热之际,蓝菲异常兴奋地规划去香港的飞行路线、下塌的酒店,去香港要拜会的一干人等。
  保安队长领着送飞机票的人员进来后,宴会宣布结束。小爹地和武当山忙着给蓝菲和楚帅准备行李。
  楚帅起初以为这两个人是蓝菲花钱从警局和武警部队雇的保镖,后来才知道,这二位是奉皇海市国家安全局的命令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几辆挂着地方牌照的秘密警车,将他们四个送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
  楚帅这个楞头小子,在不知不觉中与国家的情报系统精英坐在了一起。他不经意地拿起空姐送给他的朝闻周刊的杂志,翻看了头版,才知道,台湾和香港发生了一系列的间谍泄密大案。




  第009章:一掷千金的日子

  由于时间紧迫,在飞机上,蓝菲就迫不及待地手把手地教楚帅贵族社交礼仪。武当山这次客串的角色是楚大少爷的跟班,他也要跟楚少一起学习上流社交圈子的交流语言。
  要装成从新加坡回归大陆的富豪之子的举手投足,对于楚大官人来说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他和武当山都不是个中好手。
  楚帅背了几遍“高尔夫风靡英伦、北美、欧洲——ROYAL——圣安德鲁斯皇家古老高尔夫俱乐部、加拿大蒙特利尔皇家高尔夫俱乐部、南非开普敦……香港粉岭皇家1893高尔夫球会……”脑袋便嗡嗡嗡,纷乱如麻……又要学会高仰角首杆进洞的姿势……值此,他深刻理解了受洋罪的深刻含义……原来崇洋媚外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这远不如坐下来,静静地体会与麦伊扬手告别的那一刻的兹兹难舍的痛并甜蜜着的两心相悦。麦伊扬着手,一直到飞机升到了高空的云端,仍未离去。楚帅趴在舷窗上,把脸挤得跟南瓜一样,心情惜惜地担心麦伊一个人在宿舍里孤枕难眠。
  麦伊绝不会逼着楚帅练什么劳什子高抛角的高尔夫固定姿式,装鸟什子的贵族还不如和麦伊一起赤着脚丫子在海边的沙滩上狂奔,累了,就到小岛上捡点鱼啊螃蟹的,点几把野火烤了吃,吃完了还可以,四仰八叉地看着满是星星的天,吼一句“念天地之悠悠,我是一只嗷嗷叫的天地间的刍狗”。
  贵族真他妈虚伪,都是两条腿撑着,五谷杂粮的吃喝拉洒,端什么不食百姓烟火,高人一等的臭架子。
  楚帅对蓝菲的强硬训练提出抗议,蓝菲急眼,拉着小爹地凌小杰的胳膊发牢骚:“爹地,你看看楚帅,咱都帮了他那么大忙,那么一个如花似玉国色天香倾国颂城的美女让他得到了,现在,临到帮咱们了,让他坐享其成他都不干,早知道让徐霞客来,不要这头犟驴!”
  “来已经来了,你要学会循序渐进,哪有你这么赶鸭子上架的,一下让一个人改变生活习惯是不可能的,你得慢慢来,反正,你老爸现在在台湾,没有十天半月的回不来,等下了飞机,咱们一块学习做贵族。”凌小杰说话的口气不象是爹地,倒象是善解人意的慈祥的母亲。
  楚帅的记忆里,8岁前吃百家饭,8岁后,由老八路领养,天天练习大刀劈刺,就一直不知道啥叫母爱,今儿个在飞机上,终于尝到了,他拉着凌小杰的另一支胳膊,动情地说:“凌警官你太慈祥了,理解死你了。”
  于是,飞机的高等舱里欢声笑语,直到飞机安全地落到香港赤银角国际机场。
  按照蓝菲的提前预定,一行四人住进了特达蒂亚斯酒店,面积为650平方米的总统套房。
  正是入夜时分,维多利亚港开始了她纸醉金迷的开放。
  总统套房的外间,可以鸟瞰整个海湾的观光露台上,楚大官人坐着鸟巢型的坐椅,惬意地呷着典藏地查理十三世红酒——刚刚在旋转式浴室享受了一下“枪林弹雨”的洗浴,楚帅真想把养大他的老八路弄了来,老八路一定会舒服得直想操小鬼子的祖宗——在楚帅的享受辞典里,老八路的最新式人生教导——有钱就操他亲娘的疯吧!
  现在这日子比本山大叔和丹丹婶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畅想的昨天今天明天还他娘的光彩夺目。
  然而,浮华的堕落和放纵,还刚刚开始。
  等蓝菲极其复杂地洗完了她的香奶野花浴,她又抛出了一揽子的夜游计划。她拿着手机,用嗲得能酥掉男人骨头的声音,给他的叔爸爸沈深的朋友的朋友打电话,要来了十八位皇家特警卫队。
  楚帅搞不清楚,亲爱的香港殖民地回到伟大的祖国以后,是不是已经解散了洋鬼子装备的皇家卫队。
  但,事实胜于雄辩。十八位皇家特警威风凛凛地两人一组地在总统套房内外站起起大岗,他们的气势一点儿也不亚于成龙龙大叔拍的警察故事里的飞虎队。
  蓝菲夜游计划里的第一个项目的目的地是铜锣湾湾仔跑马地。此行的陆地路线是出酒店,走迪斯尼乐园、过青马大桥,右转到荔枝角,经尖沙嘴,最后到达铜锣湾,整整绕着九龙转了个大圈子。
  本来,按照武当山的建议,坐直升飞机过去,可以省三个多小时,可是蓝菲津津有词:“要是那样的话,这样的漫漫长夜怎么才能充实无比地尖叫着度过,你别忘了,我是孤儿,我没有妈妈疼,爸爸爱,我只有小爹地和你们两个粗野山民陪着,我得利用有限的条件,把有限的倍受坎坷的孤儿人生给补回来。”
  蓝菲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孤儿了。到了香港,她才真正显现出疯狂贵族的烧钱水准。
  楚帅触景生情,用纯乎天然的野狼之声吼道:“我深深地爱着你,这片放荡的土地!”接下来,他不知道会有多少他从未经历的能够载上他个人史册的重大的放荡事件发生。
  只有更放荡,没有最放荡——可爱的人类们在寻求奢华享受上,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探寻和创造的脚步!
  酒店第一次送来的普及型敞篷观光奔驰车被蓝菲拒绝了,她跳着脚地骂那个大堂总理,“你们一晚上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美金的服务水准,还不如金龙楚家村的路边野店,你们干脆找几辆80年以前的大金鹿自行车给我好了,让我一晚上和我的新加坡朋友骑着铁驴子搞山地自行车比赛!”
  大堂总理唯唯喏喏,立即请示总经理。酒店立时把最好的两辆车开了来,一辆是标了手工打造工匠姆拉纳·帕帕克·伍德的老斯莱斯“”鬼怪VI“,一辆是楚帅听都没听过的什么迪迪克保加威龙。
  武当山见了迪迪威龙,脸露喜色,迫不及待地低声对楚帅道:“洒家在沙特阿拉伯给总统当保镖时,坐过。”
  搞半天,武当山这家伙是一世界名车的发烧友,靠,他还不无炫耀地给楚帅讲解汽车参数,什么“W型16缸发动机,带四个涡轮增压器”,又什么排气量8998CC,扭矩1115nm圈A2222rpm,最高时速:406km,7挡半自动变速器,一长串的云山雾罩的技术数字。
  在楚帅的对于车的理解和向往里,莫过于加长型超级的1250马力的农用拖拉机,既能耕地,又能拉庄稼,爬坡能力最好大于70度仰角,真正实现农民无障碍耕地的机械化。
  唉,如果蓝菲知道楚帅此时的下里巴人的真实感想,非得拿把刀捅了楚帅不可。
TOP Posted: 2014-04-25 14:07 #4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10章:都是畜牲惹的祸

  在蓝魔魔的精心指导下,楚帅换上了衣冠楚楚的的骑师服。蓝菲要让楚大官人现场赌人加赌马,她要赶鸭子上架式的创造奇迹——在此种消费思想和争强好胜的突发构思引导下,可能,这时候的湾仔跑马地的金V级跑马场已经忙乱如麻了。
  小爹地凌小杰提前给楚帅透露,要跟楚骑师同场PK的是一位女骑师。女骑师和她的马所受的训练都是正宗的日耳曼血统是德国式精确而苛刻的训练,如果这场比赛她胜过了初哥骑师楚大官人,将会获得200万英磅的奖金。
  当然,这笔费用是蓝菲跟另一位背景很复杂的大佬共同出资的。
  楚帅觉得骑马应该比骑牛骑驴骑骡子容易一些。他对奥运会上那踢踢踏的障碍赛没多大兴趣,要比就比跑山,那才够味够刺激。他所不知道的是,今天晚上的跑马的初试牛刀,只是一个认师傅的过程。他也并不知道,马术比赛这种洋玩意儿还分什么越野速度赛、盛装舞步和场地障碍赛。
  他以为跑马也等于赌马,一圈舞扎下来,谁前谁后一目了然——这玩意儿也就是一锤子的事,就是那些神经贵族们找个刺激,砸钱玩儿!
  蓝菲选中了那辆年产只有六辆的迪迪克保加威龙赛车后,武当山当仁不让地成了主驾驶。这家伙极其内行地就位,轰了轰马达,颇是善意地提醒楚同学:“如果实在受不了威龙的超级速度,就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
  坐在迪迪威龙的跑车上,非常拉风,这让楚同学想起了他跟楚伊在麦家村旁的村级土造公路上,站在麦氏家族新买的最先进的12马力拖拉机兜风的时候,为着抵御拖拉机的上窜下蹦,楚帅和麦伊情不自禁地拉起手唱我心依旧,可能当时是用原调E文唱的“马矮哈特喂好狗哦”。村里的退休中学英文老师听得这天作之合的男女二重声,乐得颠颠的,准备以这俩好学孩子为榜样,在村里开一个英文角,以此推动麦家村人族对西洋欧系语言文明的学习积极性。
  ……迪迪克保加威龙的超400迈时速绝对不可以跟12马力拖拉机同日而语。
  太拉风了,拉得楚同学都不及细看香港夜生活的糜烂,只能捂着耳朵听着蓝菲的OH,YEH的抓狂尖叫,时不时地因为武当山这家伙不断地跟那个周节轮的那啥腚文字D式的穿梭在如蚁的车流中的瞬间飘移,惊得楚大官人要紧紧抓住愈来愈抓狂的蓝菲旁边的小爹地凌小杰的胳膊,才能止住那几乎要飞出胸膛的心脏的跳荡。
  被甩在身后的车上的人们看着这辆疯人车的飞驰,竟顾不上骂人,一个个拉着下巴直着两眼发呆——速度太快了,已经到了几乎可以给人的视觉暂留造成错觉的程度了。
  以如此惊人的速度,武当山提前了一个小时,驰到了目的地——湾仔跑马场。
  在整衣间里,重新整理了骑师服的楚帅,由蓝菲手挽手地领着,先去见马。马的待遇太高了,不仅马房有空调,而且,整个训马场都一个温度控制,好象是美国佬设计的全天候空调训马场。比他娘的人金贵多了。
  楚帅心里嘀咕:怪不得蓝魔魔整天叫嚣维特丽儿世术学院的最高级宿舍,在别人眼里需要特准证才能进去参观一次的奢侈房子,是彻头彻尾的猪窝。依她来香港后的极其奢侈的住行水准来看,学校里的学生宿舍确实是猪窝,比猪窝还猪窝……人家马圈里的马都这样了,咋还能把楚帅住的那猪狗不如的宿舍称作是人住的地方。楚同学进一步想,如果此行不是还债式的无条件服从蓝魔女的调度和差遣,无论如何,得想办法,赶几匹贵族马回乡下拉磨不可……奶奶的,养得膘肥体壮的,不拉磨干活是极大的资源浪费。
  圈里的马一匹匹地形态各异,可是都有一个特点:高贵,非常有气质的高贵。
  蓝菲要配给楚帅的马是一批黑炭头——楚帅只能用这样的形容词,他语文学得很差很差,只记得少年包青天里的那人的那脸,可与此马的纯种的黑有得一比。马的周身,没有一根杂毛,通体墨黑,比非洲人的皮肤还黑,不过,却极其别致地在每条腿的马蹄的足踝间长着一圈很圆很圆的白毛。常赌马的人一定会知道,这是一匹极为罕见的极品。不过,给楚官人的感觉只是“很黑很黑”,要是这黑家伙象人一样会屏住呼吸不出声,在晚上的话,不打手电,就算站在这畜牲跟前,也只能觉到此物与黑夜的黑绝对地混为一体,肉眼难以分辩。
  为了表示亲切,他象拍打拉磨的驴似的抬起了胳膊,想摸摸这黑炭头。蓝菲惊了,一把把他的胳膊揪住了,“我的天哪,你饶了我吧,这宝贝我还想摸摸呢,你当是麦伊家磨豆腐的叫驴呢!”
  “怎么,这畜牲还认生?”楚帅不以为然,伸出胳膊,要一意孤行。
  一条马鞭横在楚帅的胳膊前,毫不客气地挡住了楚帅。
  一位女骑师以一种极其蔑视的眼光看着楚马师,那眼光不亚于,一位大款坐在豪华车里,在扔硬币给路边的乞丐时狗人看人低式的鄙视。
  楚帅急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夺下了那骑师的马鞭,呼地一鞭就抽上了,“他娘老子的,不就是一畜牲吗?”这一马鞭把黑炭头着实抽疼了,那畜牲一个暴跳窜起来,猛撩了两下后腿,眼看着就要破圈而出,要跟楚帅玩铁蹄铮铮!
  那女骑师却惊得呆住了,她万万想不到,有人会如此对待她的“黑色闪电”……不过,畜牲毕竟是畜牲,踢打了两下后,又乖乖地立在了原地。
  蓝菲的脸也变色了,气呼呼地拉着楚帅离了马圈,“你要死啊你,你……你个穷人,混球,乡巴佬,赶紧给曼德尔女士道歉!”
  “道,道个狗逼!”楚帅也急眼了,他最受不了的就是那些所谓的贵族富人们看着他的那种眼光,妈的,老子穷,怎么了,老子是完整的人,绝不容人鄙视!
  “道歉,你道歉!”蓝菲拉住楚帅的胳膊往回猛拖,嘴里不住地嚷嚷:“我让你道歉!给曼德尔女士道歉!”
  “滚蛋吧你,我是他娘的乡巴佬,穷光蛋,伺候不了你这千金大小姐,咱们一拍两散,别他娘的用钱压人,老子不伺候了!”楚帅对着蓝菲吼完了,又跟好斗公鸡似的,梗着脖子冲到女骑师的跟前,用手点着那女人的鼻子,“你给我记住了,老子不管你是德国鬼子,还是美国鬼子,别拿他娘的用所谓的教养、地位、血统来中国骗吃骗喝,你听好了,畜牲——他养在皇宫里也好,养在野地里自生自灭也好,养在你家与你一起吃一起睡也好,怎么养,它也是个畜牲,老子是人!”
  楚大侠说罢,撩开长腿,扬长而去。
TOP Posted: 2014-04-25 14:16 #5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4-23 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