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色间道(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色间道(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17章:姐弟联手~~抢名马

  乃菁姐姐从腰间的小皮囊里掏出一块说软不软说硬不硬的东西,屈指轻弹,那东西忽忽悠悠地飞到马脖子上的长毛里,消失不见了。
  她又回头看了看仍未包扎未毕的绑匪大叔,用嘴嘬着手指,以声带不振动的气声问帅弟弟:“能不能够一跳跳到马背上?”
  “绝对能!”帅弟弟满有信心。
  乃菁姐姐紧了紧腰带,又单手把箱盖推得再高些,朝帅弟弟一眨眼:“预备——跳!”
  两道身影,从箱子中飞出,脚踏连环,蜻蜒点水,蹭蹭蹭,准确无误地跃到了马背上,楚弟弟在前,乃菁姐姐在后,只见乃菁姐姐腰胁处有一个东西,突闪一道红光,接着,那马一扬前蹄,后蹄发力蹬起!
  黑马行空——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凌空跃出五十多米,稳稳地落地后,四蹄翻飞,风一样地卷出人们的视线之外。
  黑色狂飙中,划出一道时有时无的纯纯白的飞机线。那是黑色闪电马蹄上的四圈白毛造成的视觉暂留。
  抗议的人群因此而骚乱加吃惊。
  最吃惊的是驯马师曼德尔,她又一次愤怒并惊诧了,猛摇着头,用她的日耳曼母语连说了无数遍不可思议。
  惊愕过后,她象一头母狮子一样打了一个激凌,扯过身边的白雪一点红,要来个凌空追击——可惜的是,此马受了些惊吓,只跃出了二十多米,便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
  曼德尔女士摔得鼻青脸肿……
  但是,她没有屈服,顽强地用马鞭狠抽了胯下之物一下,那马吃疼,长嘶一声,四蹄一蹬,不管不顾地踢打着,吓得爱马的抗议人群四散躲避!
  白雪一点红也有日行千里的本钱,所以,这挨了打的牲口载着日耳曼女人只用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即奔过了两座逶逶迤迤的山头。曼德尔凭高四望,依稀看到了黑色闪电。这女人大喜过望,又是狠狠地一鞭子,抽在了胯下四蹄物种的屁股上,白雪一点红朝着目标方位,跑得竭尽全力!
  终于追近了,这回看清了。
  在山峦的半坡之地,一处较为平坦的草地上,黑色闪电极为优雅地迈着盛装舞步。马背上是一男一女,唧唧咕咕地极为甜蜜。
  “狗男女,又是这个喜马拉雅野驴!”曼德尔用中国话骂骂了一句,立即驱马前奔,怒气冲冲地要兴帅问罪。
  一辆蓝色的迪迪保加威龙跑车比风还快地超过了曼德尔,极其惊险地翻坡越沟,只眨眼间就到达了黑色闪电的身边。
  来人非是别人,正是已经由抓狂变成兴奋外加惊奇的蓝魔魔。给他驾车的当然是酷车一族武当山,她的身旁是对她倍护有加的小爹地——中国大陆七段特级警官凌小杰。
  “下来,你们,你们一对无耻卑鄙的狗男女给我下来!”迪迪保加威龙跑车还没停稳,蓝魔女就在车上大呼小叫,“哦,我的电电,我的达令,哦——YEAH——¥#@……×&%”
  此时有声胜无声——乃菁姐姐与帅弟弟双胯之下的黑色闪电,高傲地仰起头,用四蹄物种特有的颤音“咴~咴咴”了两声。
  此声似乎是宣布,它有了新的值得效忠的主人。有了合适的主人,象这样的极品名马,也许会蹦发出更惊人的潜力。认定了值得效忠的主子,甘愿为之舍命,这~~在四蹄动物和某些直立行走的人类来看,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蓝魔魔以她的对于贵族名马及驯马师的深度认识,在听到她的达令——黑色闪电的高昂嘶鸣时,立即发现到,那个跟楚家村的犟驴偷情苟且过的女人,才是真正的世无二出的驯马师。
  无论花多少代价,也得把这个女人买下来。当然,那头难缠的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日耳曼母驴就让她见鬼去吧!
  随后赶来的日耳曼女人曼德尔,显然并不知道,一个十七岁的中国女生此时的心境变化,她理所当然地要去驯斥她的不共戴天的中国仇人。
  “你给我闭嘴,你这头连马也不会骑的日耳曼母驴,不要用你那所谓的血统、教养和虚伪的尊贵来中国骗吃骗喝了,滚回你的德国老窝子去,等到你学会骑马以后,不要再摔得鼻青脸肿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你他娘老子的才有资格……跟你姑奶奶我——说话。”蓝魔魔出口成章,字字珠玑,犹苏秦之纵横在世,似晏婴之智辩重生!
  楚大官人吃惊于蓝魔魔对于他的楚式语言的活学活用。同乃菁姐姐会心一笑,一起飞身下马,然后,独自个跑到凌小杰警官跟前,歪歪扭扭一个敬礼,声振屋瓦地道:“报告警官,本人劫后余生,有惊无险,胜利地班师回朝。”凌小杰和武当山伸出手掌跟楚帅对击,以示嘉奖和鼓励。
  曼德尔女士很费力地转动着并不十分灵便的大脑,终于弄明白中国华夏汉语言的博大精神的内涵和极尽讽刺挖苦的机锋以后,象鬼一样地尖叫了一声,捂着青肿紫黑的脸,跟头把式跌跌撞撞地向着一个山凹去了。
  她失业了,只能去找日耳曼人的上帝或者是十字架上的耶酥其基督倾诉冤屈和难以数计的痛苦了。
  ……
  蓝菲冲着盈乃菁发出了天真无暇和特别崇敬的微笑。虽然她对于楚帅与她的尊贵的驯马师在房间里偷情仍是腹诽在肚,但是,这种含混不清的腹诽已经被黑色闪电和它的新主人给她带来的惊喜给掩抑住了。
  她要修改整个驯马及休闲狂欢计划。
  可是,在她刚刚同她的高级而专业的驯马师走到一起,就相关驯马事宜仅仅互通了姓名,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深刻交流的时候,数百名警察象乌鸦一样地蜂拥过来。
  “他们……狗日的这是要干什么?”蓝菲转头问小爹地。
  小爹地还没回答,就听一架直升飞机呼隆呼隆旋着螺旋桨飞到了半坡之地的上空,一位警衔很高的警官拿着大喇叭筒,喊着那句家喻户晓耳熟能祥的法律术语:“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过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我靠,沉默个老鸟,我日你妈的香港警察!”蓝菲气壮山河的仰着头,对着直升机吼。




  第018章:帅弟弟,搞乱了香港(1)

  盈乃菁却是十分清楚,这一次的鞭马、盗马以及狗仔记者们无风就起浪的怂涌是绝对不可以轻视的。
  眼看着警车和步行的警察,还有天上的直升机已经呼啸着开始合围了,盈乃菁拉了一把要跟强势港警抗衡的蓝菲,“咱们跑吧,你的威龙跑车比警察的车快!”
  “我不跑,我的字典里没有逃跑的字唉……再说哦,我的黑色闪电也跑不掉呢……”蓝菲不屑一顾地对警察撇着嘴,独顶苍天地要一女挡关万警莫开的样子。
  蓝菲叉着腰,走到黑色闪电身前的山梁,挥着手里的马鞭,对着奔到山下,正三五一组寻找射击位置的警察,再次怒骂:“你们是一群恶狼,吃人不吐骨头,你们这些恶人的娘老子的血葫芦逼,养你们一群忠奸不辩,六亲不认,不识好赖的混帐王八蛋,……你们一帮子憋瓜滚球蛋,狐假虎威,姑奶奶我……”蓝菲嘴里的猛词是乡野俚词与古今文言交叉并存,端的是经常对着楚帅咆哮练出来的似通非通的国骂。
  盈乃菁看到凌小杰和楚帅已经坐上车,往这边驶了,赶紧道:“不要骂了,我们先暂避警察们的锋茫好了啦。”
  武当山驾着迪迪威龙,载着楚帅和凌警官,从警车的夹缝中连破三道封锁线,突到了山梁上,蓝菲还要咬牙,抓了两块石头,要用古老石器硬撼武装到牙齿的香港特警。
  盈乃菁一把抱起蓝菲,飞跳到车上。武当山一踩油门,迪迪威龙箭一样地冲出,警察们尚未完成合围,眼睁睁看着这辆机械悍马,从东北侧只有一米多宽的山道上疾驰而去。
  香港警察指挥中心不是吃素的,跟大陆警察学会了拉网式围堵后,立即启动5A级紧急警情响应,各相关警区倾巢出动,誓要将作乱分子拿获。
  蓝菲通过特殊关系调来的那些“皇家警卫”们却做了缩头乌龟。这些人正儿八经是在籍警察,眼下,眼见蓝魔女闹腾得太厉害,他们为饭碗和长久的幸福生活计,只好远远地隐在一处山林内作壁上观。
  武当山威猛地连闯了五道关卡以后,发现,前面的几道路口已经被加长货车全部堵上了,唯一的通道是通往渣甸山的幽静之路。
  一见有此通路,武当山一调车头,飞车而上,倏忽间,已把围堵的警车远远抛在了后面。
  蓝菲却嘟着小嘴发牢骚:“最讨厌这个地方了,肮脏的死阔佬和下流的明星交合的秽地。”她转身冲后面连声“呸呸呸”,“死警察,怎么不围上来,欺软怕硬的罗圈地倭瓜子,殖民废材,哼!”
  楚帅初来乍到,对香港半闻半知,还不知道他现在已经置身在香港最著名的挥金如土的豪宅区了。不过,他知道,蓝菲的叔爸爸沈深利用军人攻城拔寨的战略军事智慧,以他旗下的皇凯实业在此山之西北建成了菲煌名门,挤身香港一线豪宅之列。
  渣甸山是世界级华人富豪们比富的豪奢之地。故而,警察们往往会对这里望而却步,在没有铁硬的证据坐实嫌犯的证脏前,不会轻易对富豪们私会情人之地轻举妄动。
  迪迪保加威龙驰行在静谧的休闲观景道上,闻着清新的山花之香,驾车的武当山降减车档到了一级速度,“各位,咱们脱了虎口了,你们谁要是有兴致,可以观山看光景了,说不定,就能碰上吃野食的明星和大佬了。”
  楚帅第一个跳下车,以一个山民的贼毒的风水眼光,手打凉蓬,把Jardine‘sLookout——渣甸暸望台当地土著称作烂泥山的淫秽污漕之地一一看遍,遂皱眉眨眼:“咦希——鸟毛,驴吊淡汤,跟我们的金龙山差远去了。”边走还边摇头:“异峰不拔尖,挫头钝扁,不吉利,文昌不运,凹风入局,气场动荡,虽有利求学,但难做十优之选。”
  盈乃菁听到楚帅像似不经意信口胡诌的风水讲论,却大为心动。她久居港台,对风水这东东,大是笃信,刚才听楚大官人所谓入局气场的,一下子来了兴致,遂跳下车与楚弟弟并肩而行。
  “帅弟弟还懂风水堪舆之学,真是好难得,好令人羡慕。”盈乃菁指着两山之交的一处开阔的球场,“帅弟弟可不可以看看大球场周围几个单位的气运。”
  山民再搭凉蓬,细看离大球场最近的七层楼独立单元的首座,先是哦了一声,继而摇头晃脑,手指不住掐算——楚大官人的此技乃是从老八路处偷师而来。老八路当年是七真观道士出身,打小日本鬼子那年月,他一派仙风道骨地给当地的国军和游击队当侦察员,闲云野鹤到处给人掐财算命,混得风生水起,但是,因为风水算命与无神论的革命理论水火不相容,抗战胜利后,老八路已经做好准备将这套观山查水之道,带进棺材里。不过,有时忍不住技痒,仍然会全国各地的走走,并写下一部《山水起运录》以作遗本……不想,此作被楚帅这小子偷看,痴学不已,竟一发而不可收拾,所以,每有奇山异水,便忍不住高谈阔论……刚才的雕虫小技,实则信手拈来,不费吹毛之力。
  “大球场明堂通达,左右龙虎环抱,远有活水清流,气运悠长,区区在下,可赌此地十年后必旺运厚财,子女隆昌。”楚大官人惜字如金,却言之凿凿,听得乃菁姐姐如痴如醉,禁不住象在赌场和银灰大箱子里一样,柔情挽臂,缠绵绯恻。楚帅亦款款自得,浑似多情公子。
  没想到这却恼了一个人。
  “犟驴,麦伊阿姐来电话了。”声音稚嫩,却极度咆哮……蓝菲度过危机,眼见楚帅冒出了不该有的浪荡花心,无名火气骤然间爆升。
  凌小杰也动气了。这小子到香港的花花世界,坏得太加速度了,照这样子下去,不用半个月,他就成了浪荡少爷了。虽然,组织上有任务,要让他到香港挥金如士,生活糜烂,可是,他一个穷人,这样子放荡,让人心里好不舒服。
  非常不舒服!尤其是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其实,凌小杰已经知道,主动接近楚帅的是台湾军情局的人,她有义务触成军情局有意识地对大陆渗透,上头似乎有更周密的计划让军情局进一步分裂,所以,暗地里,她还要全心全意地帮助这个女人跟楚帅勾勾搭搭……
  太难以调和的矛盾了。凌小杰的心里七上八下,却只能眼瞅着浪荡子跟台湾间谍卿卿我我,你浓我浓。
TOP Posted: 2014-04-25 14:16 #9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17章:姐弟联手~~抢名马

  乃菁姐姐从腰间的小皮囊里掏出一块说软不软说硬不硬的东西,屈指轻弹,那东西忽忽悠悠地飞到马脖子上的长毛里,消失不见了。
  她又回头看了看仍未包扎未毕的绑匪大叔,用嘴嘬着手指,以声带不振动的气声问帅弟弟:“能不能够一跳跳到马背上?”
  “绝对能!”帅弟弟满有信心。
  乃菁姐姐紧了紧腰带,又单手把箱盖推得再高些,朝帅弟弟一眨眼:“预备——跳!”
  两道身影,从箱子中飞出,脚踏连环,蜻蜒点水,蹭蹭蹭,准确无误地跃到了马背上,楚弟弟在前,乃菁姐姐在后,只见乃菁姐姐腰胁处有一个东西,突闪一道红光,接着,那马一扬前蹄,后蹄发力蹬起!
  黑马行空——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凌空跃出五十多米,稳稳地落地后,四蹄翻飞,风一样地卷出人们的视线之外。
  黑色狂飙中,划出一道时有时无的纯纯白的飞机线。那是黑色闪电马蹄上的四圈白毛造成的视觉暂留。
  抗议的人群因此而骚乱加吃惊。
  最吃惊的是驯马师曼德尔,她又一次愤怒并惊诧了,猛摇着头,用她的日耳曼母语连说了无数遍不可思议。
  惊愕过后,她象一头母狮子一样打了一个激凌,扯过身边的白雪一点红,要来个凌空追击——可惜的是,此马受了些惊吓,只跃出了二十多米,便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
  曼德尔女士摔得鼻青脸肿……
  但是,她没有屈服,顽强地用马鞭狠抽了胯下之物一下,那马吃疼,长嘶一声,四蹄一蹬,不管不顾地踢打着,吓得爱马的抗议人群四散躲避!
  白雪一点红也有日行千里的本钱,所以,这挨了打的牲口载着日耳曼女人只用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即奔过了两座逶逶迤迤的山头。曼德尔凭高四望,依稀看到了黑色闪电。这女人大喜过望,又是狠狠地一鞭子,抽在了胯下四蹄物种的屁股上,白雪一点红朝着目标方位,跑得竭尽全力!
  终于追近了,这回看清了。
  在山峦的半坡之地,一处较为平坦的草地上,黑色闪电极为优雅地迈着盛装舞步。马背上是一男一女,唧唧咕咕地极为甜蜜。
  “狗男女,又是这个喜马拉雅野驴!”曼德尔用中国话骂骂了一句,立即驱马前奔,怒气冲冲地要兴帅问罪。
  一辆蓝色的迪迪保加威龙跑车比风还快地超过了曼德尔,极其惊险地翻坡越沟,只眨眼间就到达了黑色闪电的身边。
  来人非是别人,正是已经由抓狂变成兴奋外加惊奇的蓝魔魔。给他驾车的当然是酷车一族武当山,她的身旁是对她倍护有加的小爹地——中国大陆七段特级警官凌小杰。
  “下来,你们,你们一对无耻卑鄙的狗男女给我下来!”迪迪保加威龙跑车还没停稳,蓝魔女就在车上大呼小叫,“哦,我的电电,我的达令,哦——YEAH——¥#@……×&%”
  此时有声胜无声——乃菁姐姐与帅弟弟双胯之下的黑色闪电,高傲地仰起头,用四蹄物种特有的颤音“咴~咴咴”了两声。
  此声似乎是宣布,它有了新的值得效忠的主人。有了合适的主人,象这样的极品名马,也许会蹦发出更惊人的潜力。认定了值得效忠的主子,甘愿为之舍命,这~~在四蹄动物和某些直立行走的人类来看,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蓝魔魔以她的对于贵族名马及驯马师的深度认识,在听到她的达令——黑色闪电的高昂嘶鸣时,立即发现到,那个跟楚家村的犟驴偷情苟且过的女人,才是真正的世无二出的驯马师。
  无论花多少代价,也得把这个女人买下来。当然,那头难缠的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日耳曼母驴就让她见鬼去吧!
  随后赶来的日耳曼女人曼德尔,显然并不知道,一个十七岁的中国女生此时的心境变化,她理所当然地要去驯斥她的不共戴天的中国仇人。
  “你给我闭嘴,你这头连马也不会骑的日耳曼母驴,不要用你那所谓的血统、教养和虚伪的尊贵来中国骗吃骗喝了,滚回你的德国老窝子去,等到你学会骑马以后,不要再摔得鼻青脸肿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你他娘老子的才有资格……跟你姑奶奶我——说话。”蓝魔魔出口成章,字字珠玑,犹苏秦之纵横在世,似晏婴之智辩重生!
  楚大官人吃惊于蓝魔魔对于他的楚式语言的活学活用。同乃菁姐姐会心一笑,一起飞身下马,然后,独自个跑到凌小杰警官跟前,歪歪扭扭一个敬礼,声振屋瓦地道:“报告警官,本人劫后余生,有惊无险,胜利地班师回朝。”凌小杰和武当山伸出手掌跟楚帅对击,以示嘉奖和鼓励。
  曼德尔女士很费力地转动着并不十分灵便的大脑,终于弄明白中国华夏汉语言的博大精神的内涵和极尽讽刺挖苦的机锋以后,象鬼一样地尖叫了一声,捂着青肿紫黑的脸,跟头把式跌跌撞撞地向着一个山凹去了。
  她失业了,只能去找日耳曼人的上帝或者是十字架上的耶酥其基督倾诉冤屈和难以数计的痛苦了。
  ……
  蓝菲冲着盈乃菁发出了天真无暇和特别崇敬的微笑。虽然她对于楚帅与她的尊贵的驯马师在房间里偷情仍是腹诽在肚,但是,这种含混不清的腹诽已经被黑色闪电和它的新主人给她带来的惊喜给掩抑住了。
  她要修改整个驯马及休闲狂欢计划。
  可是,在她刚刚同她的高级而专业的驯马师走到一起,就相关驯马事宜仅仅互通了姓名,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深刻交流的时候,数百名警察象乌鸦一样地蜂拥过来。
  “他们……狗日的这是要干什么?”蓝菲转头问小爹地。
  小爹地还没回答,就听一架直升飞机呼隆呼隆旋着螺旋桨飞到了半坡之地的上空,一位警衔很高的警官拿着大喇叭筒,喊着那句家喻户晓耳熟能祥的法律术语:“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过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我靠,沉默个老鸟,我日你妈的香港警察!”蓝菲气壮山河的仰着头,对着直升机吼。




  第018章:帅弟弟,搞乱了香港(1)

  盈乃菁却是十分清楚,这一次的鞭马、盗马以及狗仔记者们无风就起浪的怂涌是绝对不可以轻视的。
  眼看着警车和步行的警察,还有天上的直升机已经呼啸着开始合围了,盈乃菁拉了一把要跟强势港警抗衡的蓝菲,“咱们跑吧,你的威龙跑车比警察的车快!”
  “我不跑,我的字典里没有逃跑的字唉……再说哦,我的黑色闪电也跑不掉呢……”蓝菲不屑一顾地对警察撇着嘴,独顶苍天地要一女挡关万警莫开的样子。
  蓝菲叉着腰,走到黑色闪电身前的山梁,挥着手里的马鞭,对着奔到山下,正三五一组寻找射击位置的警察,再次怒骂:“你们是一群恶狼,吃人不吐骨头,你们这些恶人的娘老子的血葫芦逼,养你们一群忠奸不辩,六亲不认,不识好赖的混帐王八蛋,……你们一帮子憋瓜滚球蛋,狐假虎威,姑奶奶我……”蓝菲嘴里的猛词是乡野俚词与古今文言交叉并存,端的是经常对着楚帅咆哮练出来的似通非通的国骂。
  盈乃菁看到凌小杰和楚帅已经坐上车,往这边驶了,赶紧道:“不要骂了,我们先暂避警察们的锋茫好了啦。”
  武当山驾着迪迪威龙,载着楚帅和凌警官,从警车的夹缝中连破三道封锁线,突到了山梁上,蓝菲还要咬牙,抓了两块石头,要用古老石器硬撼武装到牙齿的香港特警。
  盈乃菁一把抱起蓝菲,飞跳到车上。武当山一踩油门,迪迪威龙箭一样地冲出,警察们尚未完成合围,眼睁睁看着这辆机械悍马,从东北侧只有一米多宽的山道上疾驰而去。
  香港警察指挥中心不是吃素的,跟大陆警察学会了拉网式围堵后,立即启动5A级紧急警情响应,各相关警区倾巢出动,誓要将作乱分子拿获。
  蓝菲通过特殊关系调来的那些“皇家警卫”们却做了缩头乌龟。这些人正儿八经是在籍警察,眼下,眼见蓝魔女闹腾得太厉害,他们为饭碗和长久的幸福生活计,只好远远地隐在一处山林内作壁上观。
  武当山威猛地连闯了五道关卡以后,发现,前面的几道路口已经被加长货车全部堵上了,唯一的通道是通往渣甸山的幽静之路。
  一见有此通路,武当山一调车头,飞车而上,倏忽间,已把围堵的警车远远抛在了后面。
  蓝菲却嘟着小嘴发牢骚:“最讨厌这个地方了,肮脏的死阔佬和下流的明星交合的秽地。”她转身冲后面连声“呸呸呸”,“死警察,怎么不围上来,欺软怕硬的罗圈地倭瓜子,殖民废材,哼!”
  楚帅初来乍到,对香港半闻半知,还不知道他现在已经置身在香港最著名的挥金如土的豪宅区了。不过,他知道,蓝菲的叔爸爸沈深利用军人攻城拔寨的战略军事智慧,以他旗下的皇凯实业在此山之西北建成了菲煌名门,挤身香港一线豪宅之列。
  渣甸山是世界级华人富豪们比富的豪奢之地。故而,警察们往往会对这里望而却步,在没有铁硬的证据坐实嫌犯的证脏前,不会轻易对富豪们私会情人之地轻举妄动。
  迪迪保加威龙驰行在静谧的休闲观景道上,闻着清新的山花之香,驾车的武当山降减车档到了一级速度,“各位,咱们脱了虎口了,你们谁要是有兴致,可以观山看光景了,说不定,就能碰上吃野食的明星和大佬了。”
  楚帅第一个跳下车,以一个山民的贼毒的风水眼光,手打凉蓬,把Jardine‘sLookout——渣甸暸望台当地土著称作烂泥山的淫秽污漕之地一一看遍,遂皱眉眨眼:“咦希——鸟毛,驴吊淡汤,跟我们的金龙山差远去了。”边走还边摇头:“异峰不拔尖,挫头钝扁,不吉利,文昌不运,凹风入局,气场动荡,虽有利求学,但难做十优之选。”
  盈乃菁听到楚帅像似不经意信口胡诌的风水讲论,却大为心动。她久居港台,对风水这东东,大是笃信,刚才听楚大官人所谓入局气场的,一下子来了兴致,遂跳下车与楚弟弟并肩而行。
  “帅弟弟还懂风水堪舆之学,真是好难得,好令人羡慕。”盈乃菁指着两山之交的一处开阔的球场,“帅弟弟可不可以看看大球场周围几个单位的气运。”
  山民再搭凉蓬,细看离大球场最近的七层楼独立单元的首座,先是哦了一声,继而摇头晃脑,手指不住掐算——楚大官人的此技乃是从老八路处偷师而来。老八路当年是七真观道士出身,打小日本鬼子那年月,他一派仙风道骨地给当地的国军和游击队当侦察员,闲云野鹤到处给人掐财算命,混得风生水起,但是,因为风水算命与无神论的革命理论水火不相容,抗战胜利后,老八路已经做好准备将这套观山查水之道,带进棺材里。不过,有时忍不住技痒,仍然会全国各地的走走,并写下一部《山水起运录》以作遗本……不想,此作被楚帅这小子偷看,痴学不已,竟一发而不可收拾,所以,每有奇山异水,便忍不住高谈阔论……刚才的雕虫小技,实则信手拈来,不费吹毛之力。
  “大球场明堂通达,左右龙虎环抱,远有活水清流,气运悠长,区区在下,可赌此地十年后必旺运厚财,子女隆昌。”楚大官人惜字如金,却言之凿凿,听得乃菁姐姐如痴如醉,禁不住象在赌场和银灰大箱子里一样,柔情挽臂,缠绵绯恻。楚帅亦款款自得,浑似多情公子。
  没想到这却恼了一个人。
  “犟驴,麦伊阿姐来电话了。”声音稚嫩,却极度咆哮……蓝菲度过危机,眼见楚帅冒出了不该有的浪荡花心,无名火气骤然间爆升。
  凌小杰也动气了。这小子到香港的花花世界,坏得太加速度了,照这样子下去,不用半个月,他就成了浪荡少爷了。虽然,组织上有任务,要让他到香港挥金如士,生活糜烂,可是,他一个穷人,这样子放荡,让人心里好不舒服。
  非常不舒服!尤其是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其实,凌小杰已经知道,主动接近楚帅的是台湾军情局的人,她有义务触成军情局有意识地对大陆渗透,上头似乎有更周密的计划让军情局进一步分裂,所以,暗地里,她还要全心全意地帮助这个女人跟楚帅勾勾搭搭……
  太难以调和的矛盾了。凌小杰的心里七上八下,却只能眼瞅着浪荡子跟台湾间谍卿卿我我,你浓我浓。
TOP Posted: 2014-04-25 14:17 #10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19章:帅弟弟,搞乱了香港(2)

  低调做绑架事业的“唯财仁人”俱乐部的董事会正在召开紧急的协商会。他们的主要议题是《绑架资源重新整合,超常规发展,迎接新挑战》。
  主管此次调查和执行绑架行动的总策划人,俱乐部的副董事长沈明,首先做了检讨,然后发表了一篇惊世骇俗的关于楚帅个人背景的推测性报告。
  该报告简约明了地指出,虽然我们在事先没有进行详尽而全面的调查,用瞎猫碰死耗子的办法,想发一笔小财,因此出了意外,但是,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具有三重或是多重背景的焦点人物。这个人物将是我们为之奋斗终生都无怨无悔的我们的光辉事业的制高点。
  大家请看大屏幕。
  屏幕上是大陆、香港、台湾、墨英坚利尔共和国的三维动态视象图。最显眼的要属十分逼真的楚帅同学的大头像。大头像下面是十分灵活的两条腿。唯财仁人的科技开发人员肯定是游戏和FLASH的高手,动态虚拟境地中的天、地、人、建筑物和花鸟虫鱼的比例和色彩搭配都是世界一流的,就算250的傻子,一看也能知道,谁在干什么。
  尤其是对即将发生和可能发生的影响以上四方地域的局部的某些敏感事件,都能够提前发出预警信号。
  比如,眼下,表面上看,楚帅和那个没心没肺耍泼妇的野蛮女生的吵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接下来,一个颇有背景的女人将会引起台港两地情报部门的裂变,这将进一步使得本就十分乱套的四方关系更加乱套,再者,大陆的普通警察凌小杰和武当山,此次到香港,并未按照惯例跟香港警方联络,任由楚帅自由行动,似乎有意促成台湾方面的某些大动作……所以,我们可以非常肯定地说,此人,牵一发而动全身。
  因此,我们必须针对此人做短、中、远期的详细计划,短为十年,中为五十年,远为一百年,以主动出击的方式,打破原有的守株待兔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沉闷和消极被动局面,把整盘棋调活,争取在混乱中制造混乱,实现我们建造百年第一俱乐部的远景蓝图,成就坚不可摧的绑架品牌。
  接着,沈明总策划人又讲了怎样合理地在绑架中暴力与人文关怀相结合的方式方法,讲了团结协作不计较一人一地得失的问题,他又特别申明了,对重点人物的中长期跟踪和感情因素的培养等理念,鼓励在一线的兄弟们要不断摸索经验,争取万无一失,确保多批次地在同一个重点人物身上发大财。
  长着白胡子一大把年纪的董事长在其孙女的一番耳语下,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然后由其孙女宣布了完全同意沈明副董事长的提议和计划,各董事纷纷点头,表示非常欣赏和乐见唯财仁人俱乐部在董事长的带领下,一定会越来越壮大,一定会越来越睥睨天下,所向无敌。
  由此,一张针对楚帅的主动式盯人的大网先期在香港全面撒开了。
  楚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某个非常规组织严防死守的对象,在接通麦伊手机未果的情况下,与蓝菲大吵了一架,双方一拍两散,不欢而散。
  蓝菲一气之下把楚帅扔了,令武当山驱车直奔叔爸爸沈深的菲煌名门豪宅,要他出面调停香港警方,还要他把黑色闪电顺便买过来。蓝菲恶狠狠地给楚帅放狠话,要让楚帅在香港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在楚帅来看,跟蓝菲吵架就象大米饭炒蛋,米饭是米饭,鸡蛋是鸡蛋,两者应该是各不相干的。当然,两者虽然看起来各自为战,可搅和到一起,吃起来味道非常不错。
  与蓝菲一同离开的凌小杰警官在迪迪威龙飞速离开以前,用女人式的鄙视的目光,在楚帅身上扫了三遍……虽然,未留只字片语,但,楚帅已经体会到了,自己似乎把蓝菲的小爹地,曾经非常慈祥的母亲给得罪了。
  先去他娘的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跟乃菁姐姐偷情。
  乃菁姐姐已经跟他说好了,要领帅弟弟到他的秘密花园别墅里去看风水。乃菁姐姐在渣甸山有三处房产,可能都是用她的超级赌术赢回来的,或者是,利用间谍身份,私自截留活动经费装入自家腰包,轻而易举一掷千金地得到的灰色不动产。
  楚帅认为,身边有了这样一个女人,一定不愁吃不愁穿,而且,糜烂的性生活,一定会让他乐不思蜀——楚帅已经决定,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乃菁姐姐。
  乃菁姐姐在一个秘密联络点要来了她自家的法拉利,先是在渣甸山没东没西地转了一圈,等到她确认没有人跟踪的时候,这才,施施然,把车开进了她的别墅花园。
  能在如此富豪之地有独栋的私家领地,弄不好已经可以排上香港富豪的排行榜了。如今这世道,做间谍的竟然堂而皇之地在阳光下一掷千金,真是——啊——弹指一挥间,变了人间。
  楚帅一想到接下来的将会是销魂和美妙的放荡时光,忍不住在乃菁姐姐婴儿般滑嫩的脸上,猛烈地亲了一个。
  有辆宝马车从对面驶过来,两辆车差点接吻,幸好双方车速不快,要不然,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车上的公子哥调下车窗,抻头就骂。楚帅毫不示弱,抓起随身带的一块石头,以小时候练就的打鸟窝的绝技,敲在了富家公子的头上。
  “靠,有种的下来!”公子哥开车门就要下来,但他没想到对方速度十分诡异地快,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身上已中了十数计铁拳。
  每一记铁拳的力度都裂砖碎石,整天在女人堆里泡着的公子哥焉能消受得起,费力地张了张嘴,连揍他的人是什么模样都没看清,即昏死过去了。
  楚帅开怀大笑,连呼痛快,抱着乃菁姐姐亲了两下,任法拉利滑着优美的行驶线,驶进了乃菁姐姐的香闺。
  乃菁姐姐的此处私密香闺很大,主建筑是三层,还有两厢,皆是二层设计,是依一位东南亚风水高人设计的应局建筑,有收龙圈水之妙。这座房子是在那栋大球场首座的左局之龙建的,乃菁姐姐的第二栋房产即是首座的复式层。不过,那房子,不是独栋,私密性不够,只能用作商业会所。
  乃菁姐姐与越来越放荡的帅弟弟半搂半抱的开了房厅门,打开防盗防劫设施,然后,上到二楼的主卧间,准备销魂。




  第020章:帅弟弟,搞乱了香港(3)

  “没想到帅弟弟这么能打。”乃菁姐姐勾着楚大官人的脖子,情深意长,勾魂摄魄地道。
  楚帅大言不惭:“从小洒家就以拳头论胜负,老八路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惹恼了他,就以拳头招呼,我可没少挨他的拳头。哦,对了,我这半瓶子的风水就是从他那里偷着学来的。这老家伙还以为藏得多严实呢。”
  楚大官人极不老实地搂住了美女的曼腰,左看右看地,发自内心地出语赞叹:“乃菁姐姐出水芙蓉,仙谷幽兰,没想到,我一个穷人,一个山民,还能尝鲜呢。”
  “坏了啦,”乃菁点了一下楚帅的鼻子,“没想到你这么花心,早知道,就不跟你那个了……到今天才知道上了贼船了。”乃菁还要情话绵绵,可是,嘴嘴却被封住了,楚帅猴急地小猎拱柿子一般,来了一通急吻。
  “好色,还没洗呢。”乃菁长出一口气,轻推了楚大官人一把,“不要急了啦,时间够多,好好洗一下,到时候,让你要个够。”乃菁姐姐的眼睛愈加勾魂。
  楚帅帅十分不情愿地被乃菁姐姐推进了浴室。浴室是双间半封闭型的。吼吼,也就是说,两个人可以同时进行春光大展示。
  乃菁姐姐的浴室是跟山上的山泉通着的,在浴室里可以卧听山泉叮咚……楚帅脱了光版,溜进正放着水的山洞式浴池,把大腿张开了,很是得意地看着自己的雄纠纠气昂昂的传家宝。
  这东西今天该好好磨磨了,都十八岁了,再不磨都生锈了。
  水和热气蒸腾弥漫了浴室……菁姐姐那边才刚刚脱下外套,正忙着在脸上敷生物面膜,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捣扯不完。
  跟女人做要有耐心……不知是谁说的一句颇含哲理的话。楚帅总是无意识地记住一些非常零碎而不着调的的语言,然后,加以随意地杂合,随时随地地胡乱应用。
  浴浸在水雾里,他的脑子就开始跑马,跑的全是跟乃菁姐姐吞云吐雾天上地下360度720度大难度系数的交击动作。
  不仅唯美,而且销魂,而且一日千里,荡气回肠。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象那次在赌场的房间里一样,有一种光闪烁了一下,接着,他就迷迷糊糊了。
  不过,这一次闪的不是白光,是一丛丛一束束的大红的玫瑰迭次绽放,盛开的红色之光,他感觉到不妙,想提醒乃菁姐姐,可是,他的意识不受控制,感觉自己好象飞了起来,轻飘飘地融化在了玫瑰丛里。
  他又被绑架了。实施绑架的仍然是老朋友。魔术师加大脑袋大叔加缺门牙大叔,再加白衣红魔镜司机大叔和其他一干人等。
  这一次,为了万无一失,魔术师使用了神经性非致死性梦幻药水。
  稍为有一点不同的是,绑架组织者把乃菁姐姐留下了,为的是测试一下,乃菁姐姐是否愿出赎金——这可以从另一个测面了解楚帅的潜在的可利用价值。
  由于计划详尽,行动周密,楚帅被安全而文明地带到了一个叫愉苑的高档别墅区里。
  保卫、布控监视设施和人员全部各就各位后,魔术帅在楚帅的脸上喷洒了解释药水。
  三分钟后,楚帅苏醒了,他的正在做着的跟乃菁姐姐翻云覆雨的艳梦也中断了,睁眼一看,人、物全非,打了一个哆嗦,兀自“咦”了一声,转着头,四周看了看,方始明白,已经遭了毒手,失去行动自由了。绑匪们这一次使用了一点强制手段,把楚同学绑在了一个重达2吨的铁模子里,头手肩腿的能活动的部位,都象东方不败对待任我行一样,用铁链子锁了,好在,绑匪们知道,楚大官人只会一点儿初浅的打架功夫,所以,琵琶骨就不穿了,而代之以用软索捆缚,体现了一下人文关怀。
  绑匪们的这栋愉苑里的房子,是一个最东北角上的独立单位,是想当年缅甸毒王沙加的销魂窝。沙加被蓝菲的那个百泉山庄的保安队长密报,被绚甸的警察处死后,他的情人在这栋房子吊梁自尽,,因而,这个小区时不时就闹鬼,此座的一1314独立单元便成了凶宅。
  但是,唯财仁人俱乐部的技信人员测试过风水,又做过鬼怪核实后,确定这栋房子主吉,花了很少的价钱把房子买了下来。
  楚帅因此成了第一个享受者。
  房子造的很结实,全是土库坦吉亚的耐冻耐热的巨石建成的。死鬼沙加当时修建的目的,就是要造一座枪弹穿不透的中国金字塔。所以,是比较理想的能够长期坚守的保垒,特别适合被绑票人居住。
  楚帅当然不知道这些,他目前正在考虑的是乃菁姐姐的安全。他以山里人的本份想到,肯定又是等米下锅的绑匪,乱马剿枪地吃大户了。绑匪的目标肯定是乃菁姐姐,而不是他这个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山野穷鬼。
  “喂,有那位大叔在,能告诉我现在几点了吗,我要看电视看新闻。”楚帅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慌乱和不安,颇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从容不迫……经历过一次绑架后,楚帅算看明白了,绑匪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正常与人交流的基础存在。只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他的话音刚落,大脑袋大叔和缺门牙大叔翩然而至。两人这回是全副武装,一身黄绿蓝交杂的野战迷彩装,皆挎着带了消音器的AK47,一丝不苟地向楚帅行注目礼。
  “两位大叔安了,有朋自远方来,真他娘的不亦乐乎,我还道是哪家不睁眼的倒霉组织,抓我这个穷鬼,原来是你们,真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楚帅吊在铁模子里,能动的只有嘴了。
  “帅弟弟好啊,上一次不跟我们说一声就走了,真是不够意思,我们老哥俩一直念叨你,好希望再有机会,跟弟弟说话,我们两个真的是好喜欢你的。”大脑袋大叔在上次绑架失败以后,痛定思痛,觉得自己不该在与被绑架人对话时,失了先机,所以,这一次,他要把握主动,尤其不能外表老实的人蒙了。
  能而示之不能,聪明而示之傻,这是那个叫楚帅的小子的兵法。沈副董事长在开电视电话会议的时候,特别提醒,要以千百倍地小心,防止再上当。
TOP Posted: 2014-04-26 10:52 #11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2, 04-23 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