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色间道(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色间道(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21章:帅弟弟,搞乱了香港(4)

  “奶奶的,我要看电视,你们两个就会假惺惺,假仁假义……你们绑匪组织是越不越不自信了,上一次还有吃有喝的,这一次竟然铁锁镣铐,还他娘的荷枪实弹的,怕我跑了不成。”楚帅恨不能把脑髓挤出来,能想出点办法,再玩一把智慧脱身。
  可是两位大叔始终跟他保持五米左右的距离,并做了一个请他闭嘴的手势。不过,为了表示他们非是暴力血腥组织,大脑袋大叔拿起了遥控器,打开了香港电视。
  电视画面开始显示TBB卫视中文台美女主持霍嘉豫真情大拷问的节目。
  楚帅立吼:“换台!”他比较讨厌作假的所谓“真情”。
  大脑袋大叔立又摁遥控器,这回是快乐对对碰碰,美女演星加主持李淇淇与汪鲁燕两个人象娃娃一样地唱我们的祖国是春天。
  楚帅又吼:“换台!”
  大脑袋大叔瞪了楚帅一眼,不过,又摁了几下遥控器,画面切换成了大陆卫视科幻星空台,一位干巴巴的大婶,正在采访一位香港的科学幻想者,科学幻想者十分夸张地说,在不久的将来,人类,会成为没有下肢的飘行者,人的重量因为地球的吸引力的忽然消失,而变成了飘浮在空中的生物,人们不再以家为家,飘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活,人的生育和繁衍将来就会象青蛙一样,只要在有水的地方,雌性就会在发情期大量产卵,雄性会用特别灵敏的鼻子,嗅到雌性的气息,然后象飞机在空中洒药一样,在存在雌性卵的区域,呈放射性喷洒生命接力的种子,广发薄收。
  那位科学的幻想者说,为了做好这样的准备,最好,现在有时间的人,起来跟他一起做飞翔操,以做好将来无腿飘行的准备,做到有备无患。
  “靠,胡说八蛋,老子喷你老母!”缺门牙大叔终于受不了,抢下遥控器换台。
  换到成人三级片台,正赶上著名的三级明星于宝宝在展示她独一无二的E罩杯巨奶,于是,两位大叔,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住了于明星的胸部,随着镜头的推移,令人窒息的丁字裤一点点暴露出来,两位大叔呼吸顿然急促。
  楚同学由于经常性地在宿舍里,与著名的色片发烧友吴齐,浸淫多国色片,所以,对于江河日下的港台三级片基本上已经免疫了。
  时间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地过着。
  两位大叔简直是入迷了。不时地哇靠、勒塞地往外冒港式粗语,看样子,已经欲火中烧了。
  楚帅很无聊地猜想,是不是两位大叔常年战斗在一线,根本没有机会过性生活,或者说,即使过性生活,也是快节奏地,根本没有时间坐下来,体会调情,抚摸,呻吟,尖叫等细腻的过程。或许,连看A片的时间都没有!~?
  其实,楚同学也仅只于有过三两次的未完成的激情性经历,根本谈不上经验丰富。不过,对于AV片的经历,他却是头头是道,个中高手,对于不常见的三线女优,也能如数家珍。他在想,是不是可以利用到两位大叔不熟悉女人的缺陷,让两位大叔在欲仙欲死的进候犯点啥错误,反正他娘老子被人这样锁了,有得是无法打发的时间——也许他们会因此而而放松了对他的警惕,能够象上一次一样,两位大叔对他放松警惕,推心置腹地交换一下意见。
  两位大叔的喘气声在三百多平方的大厅里来回传递,电视里,那位于宝宝的叫声也越来越可怕,好象已经到了高潮临界点了——“嗯,啊T!”楚帅坏坏地提醒两位大叔。
  房间里还有一个大活人呢。
  两位大叔面红耳赤,急急如律令地跑到了卫生间……用五妹妹解决了迫切的生理需要。
  好长时间,两位大叔都没有露面。
  这可怎么办才好,两位大叔竟然比自己还羞答答地。有代沟啊,大叔们不愿意在公共场合研讨与性有关的东东,只愿意在私密场合一个人发骚。
  时间又滴滴答答地过去了N多分钟,估计已经过了正午了。按照大陆的情色场所的规律,这个时候,与人类正常休息时间反其道而行之的小姐们,这个时候,该是给客户们袒开身体的时候了。
  想到这些,楚帅开始怀念他的那些不着调的舍友了。一屋里生活了一年多的徐霞客与吴齐早就成老嫖客了,手机里还存有良家少妇的电话号码,由于,他们的床上战斗能力特别强,有些患有性饥渴的少妇们,都经常性地发出性的召唤,两人乐此不疲地播洒雄性种子之余,还经常会得到有钱少妇的赏赐,竟然在学生时代就过上了丰富多彩的成人生活。
  只有他和邓西昌还守身如玉。邓西昌一颗红心单恋蓝魔女,发誓要为蓝魔女守身一辈子,而楚大官人身边有一个发小就立了重誓的要比鸟齐飞的麦伊,一直是有贼心没贼胆,虚掷了许多的黄金年华……
  不知什么时候,缺门牙大叔悄悄溜进来,躲在一角,继续欣赏电视里的于宝宝的不眠不休的哼叫。
  “我要嫖妓,我要嫖香港最漂亮的小姐。”楚帅中气十足地吼道。
  大脑袋大叔闻声进来,面露难色地道:“这个,怕没有这个先例。”
  “啥,没有先例,你们要是不给我找,我从现在起不吃不喝,直到饿死,让你们一无所得,让你们赔钱!”楚帅轻车熟路地耍起了粗野山民的无赖。
  “这个,跟你透露一点秘密吧,董事会还没有决定索要赎金的目标,这个,你要是值不了几个钱,这兄弟们就要白忙活一场,这个——兄弟,你不知道,渣甸山这一带,小姐好贵,而且,象我们这样,人家不搭理我们。有劲使不上啊。”缺门牙大叔很忧愁的样子,似乎是难以满足楚帅的条件。
  “好,那你们就等着收尸吧。”楚帅把眼瞪圆了,呼啦啦地抡起了铁链子,踢里扑楞照着自己的胸脯抢了几道。
  他的这一举动,通过实时监控,立即传到了唯财仁人俱乐部指挥中心,几位头头,从头至尾地研究了楚帅要求嫖妓的动态视频以后,决定,允许他嫖妓。
  指挥中心传给两位大叔的指示是,找到小姐以后,这位小姐也失去自由,完活后,干掉,必须要找到从大陆偷渡到香港来的北妹,不要找香港本地的,以免惹出麻烦。
  两位大叔立即照办。一人值班,一人带着手下,围着渣甸山物色合适的人物。经过几番寻找,通过视频连线,楚帅连续淘汰了十几位绝色以后,终于在一家夜总会里,找到了一位双方都非常中意的刚刚从大陆来的想在香港拍A片发财的深江大学的漂亮女生,漂亮女生愿意到别墅里来做整夜。
  “兄弟,我们可是仁至义尽了,你抓紧吧……”缺门牙大叔语重心长,脸露羡慕之色的把小姐送给楚帅,把前后的门都关上了。
  两位大叔准备在监控室观看精彩的即时现场秀。




  第022章:帅弟弟,搞乱了香港(5)

  漂亮女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性对象是一个失去自由的人。他的一双眼睛好可怕。
  “你为什么要出来做?”楚帅看到这位女大学生的言行举止,根本就是一个雏儿,好象并不是特别有性服务的经验。
  “我需要钱,我家里有长年卧床的奶奶,我要给奶奶治病。”女大学生编的理由,只有鬼才相信。
  “去你娘的蛋,出来做,就出来做,编什么不三不四的理由,老子被人绑票了,家里穷得叮当响,肯定要被人撕票了,说不定过不了今天晚上就成了一条死狗,你的命不好,恐怕没有钱赚了,我没有好下场,你也注定是一个要死的人。”楚帅浑身不舒服,这个时候,看见女人就恶心,哪有心情发骚。他只想胡闹一阵子,看有没有机会翻盘。他根本没想到绑匪会答应他这样的要求。
  “你说的是真的?呜呜~~~我的命好惨,人家真的是想多赚点钱为家里人治病的,没想到,碰上了缺德的绑匪,……你们,丧尽天良,为什么不把你们的姐姐、妹妹拉来做,你们骗人,不得好死。”女大学生捂着脸哭得一塌糊涂。
  楚帅继续添油加醋:“你不好好在学校里呆着,想着到香港这个花花世界里捞金子,这怨不得别人,你以为香港人的钱就那么好赚,操,大陆和香港都他娘的一个德性,有钱的为所欲为,没钱的装憋孙子也没人可怜你,你以为卖逼就能卖出个前程来,滚他娘的蛋去吧,老子来香港才几天,就遭了两次绑架,还差点让香港警察逮到号子里,现在,他娘的,生不如死,你要是可怜我,就找把刀一刀捅死我,让那些绑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鸡飞蛋打,看着这些绑匪偷鸡不成蚀把米,大亏本,喝西北风,哈哈哈~”楚帅把肚子里的词几乎都搜罗出来了,好不容易堆出这一篇威胁之词。
  女大学生抬着一双可怜巴巴的泪眼:“这位大哥,你好勇敢,竟能视死如归,杀身成仁!”女大学生激动中,搬了把椅子,勾着头,解开楚帅的胸脯,情真意切地亲了一口。然后,回过头,声音朗朗地喊:“绑匪,丧尽天良的绑匪,给我找床,我要跟这位大哥做,做完了,你们任杀任剐,姑奶奶我,要头一颗,要命一条!”
  在监控室里本想大过眼瘾的两位大叔听着大厅里的对话,直皱眉头——这个可恶的大陆弟弟,老是给他们出难题。
  他们这才发现,依楚帅现有的被绑缚的状况,根本没办法与女人做那事,要做的话,至少身体的某些部位是能够自由活动的。
  这又要请示上头了。
  没等他们请示,上头已经发来了指示:“给他们准备一张床,把那小子解下来,满足他,让他泄,最好泄得有气无力,你们任何人都不要打扰他。”
  ……
  楚帅终于获得了身体活动的自由,而且,还可以躺在床上了,而且,旁边有一个漂亮的妹妹……这一次,应该能够办完了他十八岁的成人大事——虽然,是在被人监视的情况下进行的。
  为了做好床上的剧烈运动。楚帅要了大量补充能量的野牛肉、野猪肉、野兔肉、大雁肉,肆无忌惮地大吃特吃。
  漂亮女生也以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英勇气慨,大嚼特嚼。
  吃完了,消化了半个小时。楚帅开始在空荡荡的大厅里习练老八路交给他的朴实无华的杀倭拳。
  体内有了大量补充能量的肉食品,那拳打得特别呼呼生风。漂亮女生则跳起了芭蕾舞……叫什么之死,好象是为了纪念她即将到来的死,一举手一投足地都带着悲情戚戚的味道。
  夕阳西下了,黄昏溶尽了某些飞翔类生物的翅膀以后,把整个渣甸山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但是,大厅里依然灯光辉煌。
  楚帅的拳打累了,先去洗了个澡。等女大学生跳完了什么之死,他把手一伸,把女大学生搂在了怀里。
  “你可要想好了,一旦你决定了的事,再回头可就难了,所以,咱们在做以前,我得跟你把所有的事都交待好了。我叫楚帅,楚河汉界的楚,天下大元帅的帅,我从小就是一个无爹无妈的孩子,是老八路楚万金把我养大的,我家在大陆的皇海市秦皇台区金龙镇,金龙楚家村,我他娘的到现在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在那个村子里出生的,老八路也不知道。所以,我就当我是那个村子里的人。”
  漂亮女生点着头,不住地抹眼泪。
  楚帅用他的衣襟子给漂亮女生抹了一把泪,大声地道:“不要哭给那些畜牲看,等你到了阎王爷那里,记着把害你的人都告诉阎王爷,让阎王爷把这些混帐王八蛋都收了去,给他们锉骨扬灰,挖了他们家的祖坟……好了,小妹妹,不哭给他们看。”
  “嗯!我不哭了……”漂亮女生哭着说,“我叫周玲玲,我家是深江市大湾区九道沟乡五村十九组,我也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今天……”漂亮女生呜咽着,“我今天,能跟大哥这样子,也是前生有缘,咱们到了阴曹地府就做长长久久的夫妻……我可能要比大哥先走一步,……妹妹……我在九泉之下等着你,咱们后会有期。”
  两位大叔在监控室里已经是泪流满面了,不住地摇着头。大脑袋大叔如泣如诉:“帅弟弟,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走吧,我不阻拦你,你就是骗我我也信了,你是个好人,你一定不会比我先见到阎王爷的。”
  缺门牙大叔提着钥匙就要给楚帅开门。可是,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全身蒙面手持WFHDK-89-6yihMEKK特级激光枪的人,他们用手势表示,不可以开门。
  女生突然啊地惨叫了一声,整个大厅的灯忽然全灭了,却见,女生的身体飘飘忽忽地升到了半空之中,一对暴红的眼睛凸在眼眶之外,那手跟传说中的骷髅指毫无二致地箕张着,比厉鬼还恐怖!
TOP Posted: 2014-04-26 10:52 #12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21章:帅弟弟,搞乱了香港(4)

  “奶奶的,我要看电视,你们两个就会假惺惺,假仁假义……你们绑匪组织是越不越不自信了,上一次还有吃有喝的,这一次竟然铁锁镣铐,还他娘的荷枪实弹的,怕我跑了不成。”楚帅恨不能把脑髓挤出来,能想出点办法,再玩一把智慧脱身。
  可是两位大叔始终跟他保持五米左右的距离,并做了一个请他闭嘴的手势。不过,为了表示他们非是暴力血腥组织,大脑袋大叔拿起了遥控器,打开了香港电视。
  电视画面开始显示TBB卫视中文台美女主持霍嘉豫真情大拷问的节目。
  楚帅立吼:“换台!”他比较讨厌作假的所谓“真情”。
  大脑袋大叔立又摁遥控器,这回是快乐对对碰碰,美女演星加主持李淇淇与汪鲁燕两个人象娃娃一样地唱我们的祖国是春天。
  楚帅又吼:“换台!”
  大脑袋大叔瞪了楚帅一眼,不过,又摁了几下遥控器,画面切换成了大陆卫视科幻星空台,一位干巴巴的大婶,正在采访一位香港的科学幻想者,科学幻想者十分夸张地说,在不久的将来,人类,会成为没有下肢的飘行者,人的重量因为地球的吸引力的忽然消失,而变成了飘浮在空中的生物,人们不再以家为家,飘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活,人的生育和繁衍将来就会象青蛙一样,只要在有水的地方,雌性就会在发情期大量产卵,雄性会用特别灵敏的鼻子,嗅到雌性的气息,然后象飞机在空中洒药一样,在存在雌性卵的区域,呈放射性喷洒生命接力的种子,广发薄收。
  那位科学的幻想者说,为了做好这样的准备,最好,现在有时间的人,起来跟他一起做飞翔操,以做好将来无腿飘行的准备,做到有备无患。
  “靠,胡说八蛋,老子喷你老母!”缺门牙大叔终于受不了,抢下遥控器换台。
  换到成人三级片台,正赶上著名的三级明星于宝宝在展示她独一无二的E罩杯巨奶,于是,两位大叔,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住了于明星的胸部,随着镜头的推移,令人窒息的丁字裤一点点暴露出来,两位大叔呼吸顿然急促。
  楚同学由于经常性地在宿舍里,与著名的色片发烧友吴齐,浸淫多国色片,所以,对于江河日下的港台三级片基本上已经免疫了。
  时间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地过着。
  两位大叔简直是入迷了。不时地哇靠、勒塞地往外冒港式粗语,看样子,已经欲火中烧了。
  楚帅很无聊地猜想,是不是两位大叔常年战斗在一线,根本没有机会过性生活,或者说,即使过性生活,也是快节奏地,根本没有时间坐下来,体会调情,抚摸,呻吟,尖叫等细腻的过程。或许,连看A片的时间都没有!~?
  其实,楚同学也仅只于有过三两次的未完成的激情性经历,根本谈不上经验丰富。不过,对于AV片的经历,他却是头头是道,个中高手,对于不常见的三线女优,也能如数家珍。他在想,是不是可以利用到两位大叔不熟悉女人的缺陷,让两位大叔在欲仙欲死的进候犯点啥错误,反正他娘老子被人这样锁了,有得是无法打发的时间——也许他们会因此而而放松了对他的警惕,能够象上一次一样,两位大叔对他放松警惕,推心置腹地交换一下意见。
  两位大叔的喘气声在三百多平方的大厅里来回传递,电视里,那位于宝宝的叫声也越来越可怕,好象已经到了高潮临界点了——“嗯,啊T!”楚帅坏坏地提醒两位大叔。
  房间里还有一个大活人呢。
  两位大叔面红耳赤,急急如律令地跑到了卫生间……用五妹妹解决了迫切的生理需要。
  好长时间,两位大叔都没有露面。
  这可怎么办才好,两位大叔竟然比自己还羞答答地。有代沟啊,大叔们不愿意在公共场合研讨与性有关的东东,只愿意在私密场合一个人发骚。
  时间又滴滴答答地过去了N多分钟,估计已经过了正午了。按照大陆的情色场所的规律,这个时候,与人类正常休息时间反其道而行之的小姐们,这个时候,该是给客户们袒开身体的时候了。
  想到这些,楚帅开始怀念他的那些不着调的舍友了。一屋里生活了一年多的徐霞客与吴齐早就成老嫖客了,手机里还存有良家少妇的电话号码,由于,他们的床上战斗能力特别强,有些患有性饥渴的少妇们,都经常性地发出性的召唤,两人乐此不疲地播洒雄性种子之余,还经常会得到有钱少妇的赏赐,竟然在学生时代就过上了丰富多彩的成人生活。
  只有他和邓西昌还守身如玉。邓西昌一颗红心单恋蓝魔女,发誓要为蓝魔女守身一辈子,而楚大官人身边有一个发小就立了重誓的要比鸟齐飞的麦伊,一直是有贼心没贼胆,虚掷了许多的黄金年华……
  不知什么时候,缺门牙大叔悄悄溜进来,躲在一角,继续欣赏电视里的于宝宝的不眠不休的哼叫。
  “我要嫖妓,我要嫖香港最漂亮的小姐。”楚帅中气十足地吼道。
  大脑袋大叔闻声进来,面露难色地道:“这个,怕没有这个先例。”
  “啥,没有先例,你们要是不给我找,我从现在起不吃不喝,直到饿死,让你们一无所得,让你们赔钱!”楚帅轻车熟路地耍起了粗野山民的无赖。
  “这个,跟你透露一点秘密吧,董事会还没有决定索要赎金的目标,这个,你要是值不了几个钱,这兄弟们就要白忙活一场,这个——兄弟,你不知道,渣甸山这一带,小姐好贵,而且,象我们这样,人家不搭理我们。有劲使不上啊。”缺门牙大叔很忧愁的样子,似乎是难以满足楚帅的条件。
  “好,那你们就等着收尸吧。”楚帅把眼瞪圆了,呼啦啦地抡起了铁链子,踢里扑楞照着自己的胸脯抢了几道。
  他的这一举动,通过实时监控,立即传到了唯财仁人俱乐部指挥中心,几位头头,从头至尾地研究了楚帅要求嫖妓的动态视频以后,决定,允许他嫖妓。
  指挥中心传给两位大叔的指示是,找到小姐以后,这位小姐也失去自由,完活后,干掉,必须要找到从大陆偷渡到香港来的北妹,不要找香港本地的,以免惹出麻烦。
  两位大叔立即照办。一人值班,一人带着手下,围着渣甸山物色合适的人物。经过几番寻找,通过视频连线,楚帅连续淘汰了十几位绝色以后,终于在一家夜总会里,找到了一位双方都非常中意的刚刚从大陆来的想在香港拍A片发财的深江大学的漂亮女生,漂亮女生愿意到别墅里来做整夜。
  “兄弟,我们可是仁至义尽了,你抓紧吧……”缺门牙大叔语重心长,脸露羡慕之色的把小姐送给楚帅,把前后的门都关上了。
  两位大叔准备在监控室观看精彩的即时现场秀。




  第022章:帅弟弟,搞乱了香港(5)

  漂亮女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性对象是一个失去自由的人。他的一双眼睛好可怕。
  “你为什么要出来做?”楚帅看到这位女大学生的言行举止,根本就是一个雏儿,好象并不是特别有性服务的经验。
  “我需要钱,我家里有长年卧床的奶奶,我要给奶奶治病。”女大学生编的理由,只有鬼才相信。
  “去你娘的蛋,出来做,就出来做,编什么不三不四的理由,老子被人绑票了,家里穷得叮当响,肯定要被人撕票了,说不定过不了今天晚上就成了一条死狗,你的命不好,恐怕没有钱赚了,我没有好下场,你也注定是一个要死的人。”楚帅浑身不舒服,这个时候,看见女人就恶心,哪有心情发骚。他只想胡闹一阵子,看有没有机会翻盘。他根本没想到绑匪会答应他这样的要求。
  “你说的是真的?呜呜~~~我的命好惨,人家真的是想多赚点钱为家里人治病的,没想到,碰上了缺德的绑匪,……你们,丧尽天良,为什么不把你们的姐姐、妹妹拉来做,你们骗人,不得好死。”女大学生捂着脸哭得一塌糊涂。
  楚帅继续添油加醋:“你不好好在学校里呆着,想着到香港这个花花世界里捞金子,这怨不得别人,你以为香港人的钱就那么好赚,操,大陆和香港都他娘的一个德性,有钱的为所欲为,没钱的装憋孙子也没人可怜你,你以为卖逼就能卖出个前程来,滚他娘的蛋去吧,老子来香港才几天,就遭了两次绑架,还差点让香港警察逮到号子里,现在,他娘的,生不如死,你要是可怜我,就找把刀一刀捅死我,让那些绑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鸡飞蛋打,看着这些绑匪偷鸡不成蚀把米,大亏本,喝西北风,哈哈哈~”楚帅把肚子里的词几乎都搜罗出来了,好不容易堆出这一篇威胁之词。
  女大学生抬着一双可怜巴巴的泪眼:“这位大哥,你好勇敢,竟能视死如归,杀身成仁!”女大学生激动中,搬了把椅子,勾着头,解开楚帅的胸脯,情真意切地亲了一口。然后,回过头,声音朗朗地喊:“绑匪,丧尽天良的绑匪,给我找床,我要跟这位大哥做,做完了,你们任杀任剐,姑奶奶我,要头一颗,要命一条!”
  在监控室里本想大过眼瘾的两位大叔听着大厅里的对话,直皱眉头——这个可恶的大陆弟弟,老是给他们出难题。
  他们这才发现,依楚帅现有的被绑缚的状况,根本没办法与女人做那事,要做的话,至少身体的某些部位是能够自由活动的。
  这又要请示上头了。
  没等他们请示,上头已经发来了指示:“给他们准备一张床,把那小子解下来,满足他,让他泄,最好泄得有气无力,你们任何人都不要打扰他。”
  ……
  楚帅终于获得了身体活动的自由,而且,还可以躺在床上了,而且,旁边有一个漂亮的妹妹……这一次,应该能够办完了他十八岁的成人大事——虽然,是在被人监视的情况下进行的。
  为了做好床上的剧烈运动。楚帅要了大量补充能量的野牛肉、野猪肉、野兔肉、大雁肉,肆无忌惮地大吃特吃。
  漂亮女生也以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英勇气慨,大嚼特嚼。
  吃完了,消化了半个小时。楚帅开始在空荡荡的大厅里习练老八路交给他的朴实无华的杀倭拳。
  体内有了大量补充能量的肉食品,那拳打得特别呼呼生风。漂亮女生则跳起了芭蕾舞……叫什么之死,好象是为了纪念她即将到来的死,一举手一投足地都带着悲情戚戚的味道。
  夕阳西下了,黄昏溶尽了某些飞翔类生物的翅膀以后,把整个渣甸山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但是,大厅里依然灯光辉煌。
  楚帅的拳打累了,先去洗了个澡。等女大学生跳完了什么之死,他把手一伸,把女大学生搂在了怀里。
  “你可要想好了,一旦你决定了的事,再回头可就难了,所以,咱们在做以前,我得跟你把所有的事都交待好了。我叫楚帅,楚河汉界的楚,天下大元帅的帅,我从小就是一个无爹无妈的孩子,是老八路楚万金把我养大的,我家在大陆的皇海市秦皇台区金龙镇,金龙楚家村,我他娘的到现在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在那个村子里出生的,老八路也不知道。所以,我就当我是那个村子里的人。”
  漂亮女生点着头,不住地抹眼泪。
  楚帅用他的衣襟子给漂亮女生抹了一把泪,大声地道:“不要哭给那些畜牲看,等你到了阎王爷那里,记着把害你的人都告诉阎王爷,让阎王爷把这些混帐王八蛋都收了去,给他们锉骨扬灰,挖了他们家的祖坟……好了,小妹妹,不哭给他们看。”
  “嗯!我不哭了……”漂亮女生哭着说,“我叫周玲玲,我家是深江市大湾区九道沟乡五村十九组,我也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今天……”漂亮女生呜咽着,“我今天,能跟大哥这样子,也是前生有缘,咱们到了阴曹地府就做长长久久的夫妻……我可能要比大哥先走一步,……妹妹……我在九泉之下等着你,咱们后会有期。”
  两位大叔在监控室里已经是泪流满面了,不住地摇着头。大脑袋大叔如泣如诉:“帅弟弟,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走吧,我不阻拦你,你就是骗我我也信了,你是个好人,你一定不会比我先见到阎王爷的。”
  缺门牙大叔提着钥匙就要给楚帅开门。可是,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全身蒙面手持WFHDK-89-6yihMEKK特级激光枪的人,他们用手势表示,不可以开门。
  女生突然啊地惨叫了一声,整个大厅的灯忽然全灭了,却见,女生的身体飘飘忽忽地升到了半空之中,一对暴红的眼睛凸在眼眶之外,那手跟传说中的骷髅指毫无二致地箕张着,比厉鬼还恐怖!
TOP Posted: 2014-04-26 10:53 #13樓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25章:十八岁的男人好威大(2)

  一阵子慌乱地,吭吭哧哧地折腾,随着楚帅极有力量的直捣,菁菁一声绕梁的畅呼,男人的威大终于成功挤进去了。
  好威猛好强大地的挤紧,乃菁从未有过的充实感,竟然身不由己颤抖着小喷了……帅弟弟顾不上研判首轮进行曲的雄伟,毫无华巧地象牛顿看到苹果落地一样,发现了一种新的地球引力,极度昂扬地挺进!挺进!再挺进!
  菁菁姐紧紧地搂住自己的小男人。
  初得入港的小男人,渐趋佳境,游鱼一样地,摇橹荡浆地起起落落,动作异常猛烈。
  地毯很柔软,盈乃菁长发飘舞,难度极高地屈着身体……她不知道怎么会造成这种舞蹈学院排练舞蹈时才有的后屈腰摔臂半侧身的姿势,小男人象某某人追日一样,向前挺动着身体……用他自己的话,他此时,是一匹不管不顾的从山里来的野驴。
  他的嘴里还在呼喝,出现频率最多的是“驰骋……我要驰骋”……哪个女人不喜欢压在身上的男人威猛地驰骋……盈乃菁在WILLGOON中还听到了“小妈咪,小妈咪”的啼唱。
  楚穷人楚山民在这种要命的时候竟然有啼唱。
  良久,良久,再良久,小男人和他的“妈咪”姐姐的驰驰的舞蹈终于结束。他的某某人追日一般的曲终暂歇的威大,仍然雄纠纠气昂昂地保持着……
  “好了啦,看你满身的汗。”盈乃菁娇柔无限地用浴巾给小男人揩着,“要是再有一次,人家可就要塌掉了,刚才,人家好有失神,看到你把人家弄成那样子……”
  “我是啥样子?”楚帅经过短暂的养精蓄锐后,又虎虎生威。
  “你自己看了啦……”盈乃菁指了指墙角的黑色圆球球,还有下面的数字存盘机。
  “这也行?”
  “没有什么不可以。”盈乃菁起身取下了一块加密的UAGGW-CCLLQM型生物磁盘。此磁盘是最新型的间谍装置,在空间不允许的情况下,磁盘可以变形,揉合成随便一个形状,变成与墙体或是绿地,或是与接触物相同的闪光体或是不易被金属探伤器捕到——因为这东东本身就不是金属做的,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晶体管电子芯片。
  此物可以软也可以硬——纯生物型的智能摄录机和大容量存储机。而且这种东西,会与人体的特质比如DNA,比如主导神经纤维的唯一辩识特片相配匹,就象一把钥匙只开一把锁一样,只要不是本人开启,就算摔碎了砸烂了,也破解不了其中的秘密。
  楚帅搂着妈咪姐姐的腰,看着这神奇的东西,想到了妈咪姐姐的间谍身份……乃菁姐姐费这么大劲,肯定接下来要有大动作。
  “这磁盘,是不是也要寄到台湾去?”楚帅拿着这个会自动改变形态的变色龙磁盘,麻洒着眼,合计他跟菁菁姐姐的关系,——菁菁姐姐首先是一个美女,然后是一个很有母性的,跟他非常有默契的妈咪姐姐,最后才是给台湾方面服务的间谍。她说她要到大陆去,原因无非有二,第一是,她受差遣进入大陆搞破坏活动,第二是,她厌倦了间谍生涯,想在大陆找一个憩息之所,找一个男人,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按说,菁菁姐姐应该是厌倦了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要找他这样一个山民过一个太平日子,可是,楚帅转念又想,菁菁姐要找男人,为什么不到美国去,美国是许多大陆人朝思梦想的自由和民主和富有和牛叉的天堂?
  楚帅摇了摇头,他觉得菁菁姐是血脉里有根的中国人,要不然,刚才跟菁菁姐姐驰骋着做的时候,也不会感觉到那隐隐约约的母性……楚帅很喜欢把“母性”这样的词用到妈咪姐姐的身上。楚帅觉得,菁菁姐要选择将来的生活久居之地的话,只能选择回大陆,她要归根,——就是有点担心哦,担心菁菁姐姐会有第一种情况的犹豫——她还要为她效力的那个军情局服务,到大陆刺探情报。
  “想什么呢?小乖乖?”盈乃菁伏在楚帅的怀里成了柔情小猫咪。
  “我在想,菁菁姐姐什么时候要我帮你回大陆,要是菁菁姐姐回了大陆,能跟我住在一起就好了。”楚帅用他的山民式智慧探间谍姐姐的口风。
  听到楚帅的话,盈乃菁若有所思,用手指在楚帅的胸脯上轻轻地划弹着,“姐姐还要等一个消息,等那边有消息了,姐姐就让乖弟弟带着去大陆。——现在,不要想这些了啦,现在,姐姐要乖弟弟……”
  她的一只手,捉住了乖弟弟仍然挺立的雄性阳刚,惹得乖弟弟大呼一声,抱起妈咪姐姐,大踏步地扑进了卧室……
  进去之后,山民式的追日驰骋又要好久……好久……
  ===============
  凌小杰也从电视上看到了被绑架的楚弟弟的凄惨了,她的心不由地慌了,而且还心疼了——最近她常常心疼,看到蓝菲跟楚弟弟争吵,她心疼,看到楚弟弟浪荡子一样地跟香港女人纠缠不清,她心疼,——尤其看到遭难的被第二次绑架的楚弟弟的全身的血迹斑斑,伤痕累累时,她心疼得要滴血了。
  她要行动!不过,比她还要急着行动的是蓝魔女。
  蓝魔女扔掉了正在玩着的芭比娃娃,象愤怒的小狮子一样,从床上蹦到地板上,“谁敢绑我的楚哥哥,谁敢打他,哪个龟孙子憋肚子王八蛋,我操他十八辈祖宗!”
  蓝菲怒吼了,再度咆哮了!她因为叔爸爸沈深的好朋友的好朋友找的皇家特警在关键时候溜号,害得她在香港名声扫而大为光火,驱车赶到菲煌名门的0077号别墅,看到叔爸爸跟那个叫李淇淇的在一起亲密地喝牢什子的卡布其诺和RoyalCopenhagen的手磨咖啡时,她怒火万丈地轰走了那个靠脱靠奶上位的女星。
  而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香港这地面上,竟然有人敢动她的人,她这火已经是烧穿火焰山了。
  “叔爸爸,给我军队,给我大陆的驻香港部队,姑奶奶我要灭了黑社会的狗杂种,狗娘养的绑匪!”




  第026章:小爹地也有一颗激荡的心

  蓝菲的叔爸爸沈深对自己宠坏的小母狮子毫无办法。小母狮子连他交往什么女人都管。所以,他找女人苟且的时候,都要想一些避开小母狮子的办法。
  沈深曾经是一位边境钱上跟恐怖组织斗了十余年的强悍型军人,身上至少有五处几乎致命的枪伤。不过,他也亲手干掉了二十几个恐怖分子。东突组织听到他的名字是闻风丧胆。
  退出现役的时候,组织上鉴于他的伤和他的年龄,考虑让他到皇海市任副市长,但是,沈深不同意,坚决要求自谋职业,过几天逍遥日子,婉然谢绝了组织上的安排。他的本意是,不想跟一帮贪官污吏在一起,整天拿政府的公款,利用公权,吃喝玩乐,还要装出一副公仆的样子。他一个出生入死的人,不愿受什么束缚。所以,他白手起家,从经营物流业开始,几年的时间带出一批不穿军装的准军人,由小财发到大财,正大光明地挤进了地产业,以军人的诚实夯出了响当当的皇凯的品牌,皇凯这个名字,是为纪念他的两位牺牲了的战友而起的。
  沈深以军人的眼光看完了电视节目,觉得其中有诈,但是,拗不过他的小母狮子的恳求,给驻港部队的战友打了一个电话。两人在电话里交流了看法,觉得很有必要对香港的秩序进行整顿,那位战友给港首打了电话,愿意让驻港部队的战士以特警的身份,协助香港警方打黑除恶。
  蓝菲如愿以偿,吆喝着小爹地和武当山就要去检阅驻港部队。可是,小爹地说她身体不舒服,要在家里休息一会儿。蓝菲搂着小爹地撒了会娇,却无济于事,只好嘟着嘴,跟着武当山下了楼,坐上叔爸爸给她找来的T99-猎豹防弹越野车耀武扬威地去了。
  凌小杰掀着窗帘看蓝菲和武当山离开,立即转身,换上了夜行服和一应装具。沈深突然推门进来,扔给凌小杰一个可自由伸缩的随身野战包,“注意安全,一定不能让楚帅有什么闪失!”说完话,转身出去了。
  凌小杰顾不得多想,她现在一门心思地要找到让她心焦加心疼的楚帅,无论有多么困难,无论他在哪里,一定要找到他,让他脱离险境。
  她顾不上考虑上头给他安排的以保护蓝菲为主的原定任务。
  凌小杰是第一次到香港来执行特殊任务。从警校毕业后,她这是第一次做任务,按照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武当山这位特别富有保镖经验的特警归她指挥。可是,她在警校里除了练射击、捕俘、攀登,其他的一概一塌糊涂,连谈恋爱都不会。
  出了菲煌别墅区,她一筹莫展。她需要交通工具哦,刚才忘了向沈大哥要一辆了。
  她只好象在大陆一样站在路边拦车。可是,这里的私家车主一个个牛叉傲气得要命,视警察为无物,从来没有跟警察配合的习惯,根本就对站在路边的凌警官视若无睹。
  一气之下,凌小杰看到一辆跑车过来,立即飞身而上,抓着那位女司机拎到了一边,她一踩油门,驾着车上了经渣甸山去愉苑的谷柏道。
  那女司机尖着嗓子带着哭音嚎叫:“我要控告你,你不可以这样子!”凌小杰打眼一看,原来这女人是李淇淇。此女刚刚被蓝菲强令驱逐,正没好气地驾着车子转圈圈。
  有点怨家路窄了。
  “我是警察,我现在要征用你的车子。”凌小杰将车停在一个休闲亭边上,把李淇淇扔下去以后,头也不回地驾车飞驰。
  这车不赖,有完整的香港路程指示,地理环境不熟的凌警官很顺利地到了愉苑……这时,愉苑的围却已经被警察设置了警戒线。
  里面零零落落地传出了枪声!绑匪组织未达到预期效果,恼羞成怒,意拿香港警察出气。双方在沙加那个死鬼建筑的第二道石堡围墙一带,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香港警察的武器明显不如绑匪组织的先进,已经有三名技术不太过硬的警察被绑匪中的阻击手掀开了脑壳绑匪们要鱼死网破,凌小杰心里更急了,楚帅随时都有被绑匪杀人灭口的危险。
  必须进去!凌小杰紧张地观察着周围地形。别墅区靠近大坑道的西北角有片茂密的竹林,再往前200米的地方,有道高坎,那儿应该是防守死角。
  凌小杰从人群中接近了高地上的竹林。这儿没有警察。她敏捷地一个滚身,飞身进入了竹林中。
  从竹林中迅速穿行,进到高坎时,高坎两边竟出现了两个手持美式卡索郎步枪的绑匪。凌小杰冷哼了一声,心里念道:你们自己找死,就怨不得我了。
  沈大老板给她的野战包里有一种射程很强的弓弩。这个她在特警学校里没有练习过,不过,玩这种东西是她家传的。
  将弓弩装到手腕上,对正了方向,三点一线的瞄准,瞬间转移目标,嗖!嗖!两只劲箭无声无息地击穿了绑匪的面门,两个家伙吭都没吭一声就一头栽下去了。
  凌警官一纵身到了高坎下,甩出戴着钢牙爪爪的攀登绳,三下两下地上了高坎,顺着别墅内墙的绿化带躬着身体接近了西北角的侧楼。
  死鬼沙加的这栋宅子太浩大了,前前后后占了四五千公尺的地面。凌小杰转来转去,查了四五座独立单元,始终发现不到电视屏幕上显现的那个拘押了楚帅的大厅。
  她正要跳到往中间去的一座五层楼的通廊上时,一个提着冲锋枪的家伙发现了她,搂头就打了一个点射!
  两侧的警卫警觉,立时据着枪瞄准了凌小杰,一个警卫恶狠狠地骂道:“死条子,敢一个人闯进来!”骂完,突突突地朝凌小杰猛射!
  凌小杰躲在楼梯的拐角,转身想顺着楼梯退回去。可是,她的对面已经有两个警卫着枪,猫着腰慢慢地向她接近。他们两个的后面有十几个警卫正急速地从步行楼梯往上飞奔。
  被包围了!凌小杰用手枪干掉了离她最近的那两个警卫,推开楼梯口的窗户,纵身就要往楼下跳。她已经算好了距离,只要能跃到对面的土梁上,就能顺利地出去。
  她回望着别墅的主楼,心里有些不舍:救不出楚帅,她一个人回去有什么意思,绑匪们一定会杀了他的。她一咬牙,转身,擎着手枪又奔向了通廊对面的楼房。
  刚到楼口,却发现一个人影从楼内大厅窜上跳下地如飞而至,再仔细一看,竟是楚帅。子弹噼噼啪地在他的身前身后乱响。
  “凌警官,你让我好找啊,快点,走这里……”楚帅赶到凌警官身前,一把拉住她,闪身躲进了卫生间,藏在了洗漱镜后的一个暗格里。此暗格,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勉强能藏住。楚帅是查了盈乃菁给他的别墅建筑图才知道有这么一个救命所在。他从麦伊的电话里知道了凌警官一个人到别墅来救他,立马赶了过来。
  二十几个警卫们来来回回闹闹攘攘地在附近的几个房间里搜查。凌小杰用手势示意,她出去引开警卫,楚帅竖起手指示意她“不要动,要忍耐!”
  两个人贴得太紧。凌警官第一次跟男生这么亲密地接触,胸前的敏感部位被楚帅挤得紧紧地,让她十分“难受”,尤其是看到楚帅那特别享受的神色,心跳不由得加快了!
  “坏蛋,你是不是在骗我。”听到搜查的人远了些,凌小杰呼吸急促地问楚帅。
  “NO,NO,噤声!安全第一。”楚帅一本正经。
TOP Posted: 2014-04-26 10:53 #14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7, 04-24 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