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其他交流] 唯色难戒[完]
本頁主題: [其他交流] 唯色难戒[完]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慎独者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04
威望:1736 點
金錢:6 USD
貢獻:26523 點
註冊:2014-11-23

/ 3 .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此话可以如此解释:想要自寻烦恼,多多都有。
  我不是一个喜欢自寻烦恼的人,所以,我最经常挂在口边的话就是:要死就
死,不要那么多废话。
  但是婚姻这种事不同,会牵涉到另一个人,假如有了小孩,就更加可怜,想
死都不好意思去死。
  由此可见,我其实还算是一个相当有责任心的人,至少,比我想象中要有责
任心得多。
  因为这种无聊的责任心,我恐惧婚姻。
                 
  单身的日子什么都好说,只是有些欲望,自己不好解决。
  如前所述,我习惯于手淫。在开始的时候当然是主要靠五姑娘,但后来,慢
慢地,我无法再满足于那种单调干燥的触感,所以就只好寻求专业的道具。
  情趣用品店也会去,不过通常我都是从网上入货,一般不会直接在店内买。
但偶而实际去看一下现货,也算是一种不错的情报收集方式。
                 
  本来我是认不出她的,直到她鬼使神差地用手掩脸,露出那一双充满鄙夷的
眼神时,我才忽然想起,好像在某间情趣用品店里见过她。
  当时她在店内用一本书掩着半截脸,鄙夷地看着某个十分猥琐的老头子背影,
仿佛随时都会一脚将他踢出去。
  我还记得她用来掩脸的那本书,书名叫《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那是村上春树写的一本不太出名的小说,当然,还是远远比我本人写的要出
名得多。
  你可以想象,当我发现一个卖情趣用品的女子居然会看这种书的时候,那种
惊吓的心情。
  由于这个原因,我记住了她……那鄙夷的眼神。
TOP Posted: 2017-05-13 22:50 #3樓 引用 | 點評
慎独者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04
威望:1736 點
金錢:6 USD
貢獻:26523 點
註冊:2014-11-23

/ 4 .
                 
  我不理会她的目光,举手叫来侍应生,开始点菜。
  侍应一走,她就忍不住发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乱猜的,想不到真的是你。」我笑说。
  「我只是偶而在那里代人看店。店是我朋友开的。」她眨了眨眼。
  「你刚才眨了眼。」我举起食指,指向自己的眼说。
  她疑惑地问:「有什么问题?」
  我笑了笑,说:「通常说谎的人才会不断眨眼。」
  她鄙视地说:「你真幼稚,这你也信。」
  我微笑摇头:「其实是不是你开的,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向来不歧视他人
的职业,也不歧视别人的爱好。」
  她没好气地说:「问题是,那间店的的确确不是我开的啊。喂,说什么爱好
呢,你什么意思嘛。」
  「顺带一提,对你的交友情况,我也没有任何偏见。」我无视她的抗议,自
顾自地继续。
  她叹了口气:「你这人,根本不听人家解释。」
  我耸耸肩:「解释通常都是掩饰。在不需要借口的时候,不听比较理智。」
  她定定地看着我说:「随便你怎么想,反正,你别告诉薇姐……最好不要和
任何人说起。」
  我摊手:「你看,我都不歧视你,你为什么要歧视自己?」
  她一跺脚,怒道:「你闭嘴!我……我的事不关你事。」
  我故作恍然:「哦,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如此,吃完饭就各自散了吧,
我正好对最近上映的电影没什么兴趣。」
  「求之不得。」她松了一口气说。
  于是,我和她默默地吃完饭,以AA制付了自己的饭钱,一起出门,各行各
路。
                 
  三日后,我在上次那间情趣用品店见到了她。
  「方婷婷。」我一脸坏笑和她打招呼。
  「你谁呀,我不认识你。」她一扭脸,好像很专心地看着手上的书,这一次
的书名,是《且听风吟》。
  「你还真是个村上迷啊。」我装出一付吃惊的样子说。
  她看了我一眼,脸无表情地说:「关你什么事。」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每次见到文学青年,就有一种亲切感。」
  她低头轻语:「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些个死文青。」然后又继续看书。
  「我想也应该不是,哪来这么多死文青呢?对了,最近来了什么好货?」我
向货架步去。
  「不知道,自己不会看啊。」她冷冷地说。
  我哂笑:「你这种服务态度也能赚钱,真是奇绩。」
  她赌气说:「要买就买,不买就出去,啰啰嗦嗦烦死人。」
  我故作惊讶地说:「你打开门做生意,难道还挑客不成?」说着随手拿起一
款新出的名器赏玩。
  「我不想做你生意,行不行?」她一脸不爽地盯着我说。
  「这个多少钱?」我不理她,反问一句。
  「四百四十四,少一分钱都不卖。」她斩钉截铁地说。
  「网上报价三百三。」我说,同时举起三只手指。
  她抢白:「哪你去网上买啊,跑来这里干什么。」
  「来看你啊。」我吃吃笑。
  「你个无聊人。」她的脸上微微一红,相当有趣。
  「貌似这间店真不是你开的。」我看着墙上的营业执照说,那上面登记的另
有其人。
  「跟你说了又不信。」她抹了一下额头说。
  我走到柜台前,对她展示了一个暧昧的微笑,然后说:「你不像个会说真话
的人。算了,这个名器还你,走了。」
  「呜哇……你给我放回去啊!」她大叫着跳起身,动作非常夸张。
  「拜拜。」我头也不回地步出店门,暗自偷笑,没事调戏一下嫁不出去的老
女人,果然相当过瘾。
TOP Posted: 2017-05-13 22:51 #4樓 引用 | 點評
慎独者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04
威望:1736 點
金錢:6 USD
貢獻:26523 點
註冊:2014-11-23

/ 5 .
                 
  人活世上,无论愿不愿意,总会不断地有人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将他们自己
的人生观价值观强加于你,然后美其名曰:经验。
  每次我都觉得很烦,但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能够表现得一脸漠然地,唯
唯诺诺。
  「哦,哦,嗯,嗯,哎,哎,呵,呵。」
  如果加几分激情,再注意一下节奏,大概和叫床声也相去不远。
  不过,当然了,那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被轮奸到连呻吟都软弱无力的叫
床声。
                 
  在他们惯常列举的各项大义之中,我最讨厌的借口,就是所谓的「正常」。
  正常人应该如何如何,如果你不如何如何,那你就不正常。
  但其实我很想请问一下,即使我真的不正常,那又如何?每个人都有他自己
的人生,我自己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类似这样的话,对陌生人是可以说的,只不过,陌生人一般都不会介意你过
着什么样的人生。
  会介意的人,跟你的关系肯定非亲即故。
  所以,我一向都说不出口。因为,那总归是人家的一番好意。
  但这些好意,对我个人来说,却有点过于沉重了。
                 
  我想,这大概还是与天性有关。
  有些人喜欢从众,乐于做羊群里面的一只羊,而且希望身边所有人都和他一
样。
  另外有些人,则患上了群体恐惧症,一看见人多的地方就心怯,就反胃,就
作呕。
  比如我。
  人取我弃这一点,我是可以轻易做到的。
  但人弃我取,就暂时做不到。
  换言之,我是不论遇到什么,都会先选择放弃的那种人。
  对,如果没有人,在后面用力鞭打我的话。
TOP Posted: 2017-05-13 22:52 #5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6, 02-25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