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其他交流] 唯色难戒[完]
本頁主題: [其他交流] 唯色难戒[完]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慎独者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04
威望:1736 點
金錢:6 USD
貢獻:26523 點
註冊:2014-11-23

/ 12 .
                 
  小丫头和我聊了几句,很快发现对面这个中年大叔简直无趣得令人作呕,于
是很不客气地提前走人。
  我松了一口气,对那个只顾着忍笑、甚至还来不及闪人的薇姐摇摇头,叹道:
「何必呢。」
  薇姐终于忍不住「嘻」一声,掩嘴而笑,笑了好一阵才喘着气说:「你现在
知道惨了吧,再不快点认真找个人结婚,往后就更要受这些小姑娘的气了。」
  「你这种老姑婆理论在男人面前是行不通的。男人四十一枝花,我才区区三
十。」我淡定地说。
  「哟,好大的口气,只可惜,人家小姑娘偏偏不赏脸,坐了三分钟不到就走
了哦。」薇姐取笑说。
  「级数不同,彼此水平相差太远,没什么好可惜。」我若无其事地说。
  「喂,这已经是第几个了?」
  「第七个。」
  「上帝创世才用了七日呢,你也不羞。」薇姐略带怨气地看了我一眼,看得
我心痒不已。
  「既然你也觉得烦,不如就算了吧。这种事还是要讲缘份,勉强不得的。」
我微笑着说。
  「你看你笑成那个衰样,你根本就是敷衍我。」
  我心想,如果不是可以顺便见你一面,我才不会来呢。不过这种欠打的话实
在说不出口,我只好苦笑说:「每次都是她们对我不满意,是不是?我可是来者
不拒哦。」
  「你口里不拒,心里早拒了一万八千次,别以为我不知道。从来只有人家问
你话,你就连一句都不问别人,冷冷淡淡的,人家问你呢,你又支支唔唔,胡乱
回答。要说你不善交际嘛,平时跟我说话又不见你这样,你啊,根本就是在耍我
……」薇姐没好气地数落我,就差直接说我不识好歹了。
  面对薇姐的忽然发难,我像个被捉到痛脚的学生一样,乖乖坐好,噤若寒蝉。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不好意思是不是?」她数了我一阵,终于察觉
到我怪异的表情。
  「不,我只是,其实我……」我忸怩了一阵,不知如何说好。
                 
  曾经,我也能做到说谎而不眨眼,那时候,说谎对我来说,是无所谓有,也
无所谓无的空泛概念,谎言本身,于我并无意义,说与不说,皆能随心所欲。
  但现在不行。
  因为说谎其实是一件很令人心烦的事,为了掩盖一个谎言,你往往需要另外
前后左右东南西北八个谎言,实在太累太无聊了。
  以前随便踩踩油门,就可以让脑部高速运转,修补几个谎言自然也不是什么
太难的事,但现在,也许真的是老了,我越来越觉得这种太过无谓的事,能不做
就尽量不做。
  慢慢,也就忘记了如何去做,反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不会说谎。
  有时也不是不想,只是已经不会。
  无所谓,实在不想说的事可以不说,就算死也不说,但如果一定要说,现在
的我,绝对不会说谎。
TOP Posted: 2017-05-13 22:57 #12樓 引用 | 點評
慎独者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04
威望:1736 點
金錢:6 USD
貢獻:26523 點
註冊:2014-11-23

/ 13 .
                 
  「其实,我……」
  我稍稍发了一阵呆,薇姐就瞪着我恐吓说:「我什么?你今天一定要给我说
清楚。」
  我看着她成熟美好的脸容,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一字字道:「每次见到那
些女人,我都觉得,她们比不上你。」
  她的眼神定住。
  「我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念想,我只是单纯地觉得,如果不是薇姐这样的女人,
我宁可不要。」我的声音不知不觉地黯淡下去,我知道,说出这些话,我和她的
关系就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了。
  「你可以说我傻,说我天真,说我幼稚,说我什么都好。我只是不想随随便
便找个人一起过这一世。不错,我是很渺小,也很平凡,但并不代表我就必须像
其他人一样娶妻生子。如果遇到合适的人,我也不会抗拒婚姻,但我真的很抗拒
莫名其妙的婚姻。」
  我歉然地说:「浪费你的一番好意,真的不好意思,我本应该早点告诉你的。
之所以一直没说,只是因为这样可以多见你几面。是的,这的确是很可耻,我只
有请你原谅。」
  默然良久,她忽然开口:「你,好大胆。」
  我苦笑。
                 
  那是周六的午后,阳光明媚,商业街上人来人往。
  薇姐开车将我送返独居的租房,还非常自然地跟我上楼。
  在我名副其实的蜗居内,她好奇地左看右看,没多久就发现了一件男用的自
慰道具,然后又发现了一件。终于,我收藏的二十八块淫肉被她一一放在床上,
像展览一样。
  她咬着唇,眼神暧昧地看着我,看得我一阵心虚。
  「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要,很正常啊。」我语无伦次地解释。
  「一个两个还可以说是正常。」她伸手一指那堆羞耻的器具,语声湿润:
「但是二十八个,也未免太多了吧。」
  「咳,每款都各有特色,风味不同,不可一概而论。」
  「就算每日用一个,都差不多可以用一个月了,你啊,真的有那么燥吗?」
  「咳咳,一般。」
  「一般才怪。」薇姐甜甜一笑,说:「你过来。」
  我无奈地抹了抹汗,走到床前,正想把那一堆可耻的淫具收起,薇姐忽然从
身后拥住了我。
  触感暖暖的,软软的,有一种奇妙的安心。
  一双润滑的小手在我的腹部缓缓游走,不时地触到下身的突起,我可以感觉
到那棍体开始充血硬挺。
  我呆然地立于原地,不知所措地注视着自己的勃起。
  「多久没碰过女人?」身后一把甜腻的声音问。
  「三年。」我老实回答。
  「怪不得。」温软的小手越游越往下,慢慢隔着布料覆盖在我坚挺的肉棍上,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已经越过棍体,兜住了我的春囊。
  我狠狠打了个冷颤。
TOP Posted: 2017-05-13 22:58 #13樓 引用 | 點評
慎独者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8204
威望:1736 點
金錢:6 USD
貢獻:26523 點
註冊:2014-11-23

/ 14 .
                 
  我对薇姐那种微妙的感情,大概要从十六岁那年说起。
  那年我读高一,身体经过初中三年以每年十厘米的速度拔高成长之后,终于
停止了青春期的疯狂发育。
  埋单一照,胡须日长,喉结突起,身高停在177 厘米,体重120 斤,阴毛蓬
密,一星期起码遗一次精,逐年加深的近视也终于到达了300 度左右。
  以上数据,往后的十几年间几乎从未变化。
  变化的唯有心境。
  那时候,我还是个处男,我还很天真地以为,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只要足够
努力,就能赢得一切——金钱,地位,甚至爱情。
  那时候,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不算美丽,脸上还有几点雀斑,但伶牙俐齿,是个打口水仗的好对
手。
  当时的我,还不是现在这样沉默寡言的人,令老师家长们最头疼的也并非我
的成绩,而是我的纪律。
  事实上,我的成绩优秀到,仿佛不在课堂上搞点小动作,就无法显示自己的
级数。
  是的,那时候的我,实在太过幼稚,幼稚到,以为那个女孩一定也会喜欢我。
  谁不知,她喜欢的居然是一个比我蠢得太多的男人。
  但没多久我就发现,其实真正愚蠢的人,是我。
  那段日子,我很茫然,很失落,总觉得明明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却被人莫
名其妙地抢走了,心里自觉万分窝囊,偏偏又无能为力。
  然后某一天,日夕见面的邻居忽然搬走了,临走的时候,那位邻家的大姐姐
送了我一个吻。
  不是嘴对嘴那种,只是她的唇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印了一印。
  我呆呆地看着她远去,良久,脸上划过了一道冷冷的触感,这才发现,自己
竟然在流泪。
  我真蠢,我真正心爱的人,明明一直就在我身边。
TOP Posted: 2017-05-13 22:58 #14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2, 03-09 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