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葉滿枝頭杏滿園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葉滿枝頭杏滿園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855
威望:947 點
金錢:0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第七章

***********************************
  从第五章开始就说百花宫情节结束,一直拖到现在……终于完成了!!!

  国际惯例:发于SIS、文行,风月由北方的狼兄代发。

  前面的几章已经进行了大修,依照钩子兄的意见修改掉了不少不合理之处,
估计第八章的时候一起发出来。
***********************************
  
    月凝霜心中早已清楚这人定然不是春公子,真正的春公子早已被杀了,眼前
这人定然是冒名顶替之人,可月凝霜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人……居然是……楚行
空。

  当初秋儿落难,正是他出手相救,秋儿亦是因此而芳心暗许,而后来自己也
曾以医术救过他性命,算起来这人跟百花宫已是渊源极深,没想到……居然是如
此一个祸害。

  此前种种在脑海中一幕幕晃过,心中却是说不出地堵得难受。紧咬下唇,却
是心头万种思绪杂在一起,说不出诸般滋味。

  最初的惊乍过后,楚行空却是心中有些空荡荡的。

    「终于被她发现了么……」,虽然明知道自己对月凝霜做了这么多事情,如
今真相透露,月凝霜就算不杀自己,只怕也是要与自己绝交,可是楚行空却是只
觉得心里反而如同有一块石头搬掉一般。就连月凝霜会不会杀掉自己,似乎都是
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反正……自己活着还是死了……只怕也没多少区别,说不定死了还会舒服
些。」楚行空心道。

  看着月凝霜脸色苍白,紧紧咬住下唇,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的样子,楚行空
却禁不住有些怜惜起来,抬起手来轻轻抚摸美人苍白的脸蛋。

  熟料这个动作却如同将月凝霜积蓄的怨恨引燃一般,狠狠地拍开男人的手,
紧接着「啪」的一声,楚行空已是重重地挨了一个耳光,半边的脸颊顿时现出一
个红红的掌印。

  「你……你这……混蛋」一句话最终骂了出来,却如同心中打开了一个口子
一般,所有的痛楚难受一起涌了出来,月凝霜再也禁不住,伏在床上呜呜哭了起
来。

  楚行空暗叹一声,心道哭出来也好,憋在心中怕是要伤了身子。脸上依然是
火辣辣的痛楚,显然月凝霜方才那一下子没有留情。

  月凝霜这一次真个哭得天昏地暗,第一次碰见这假扮的淫贼,便是被他拿四
个姐妹要挟,居然叫自己脱光衣服走过去服下药丸来换自己姐妹的性命;被他制
住之后,更是诸般手段尽数用在自己身上,连一点自尊都没有留下;到得后来,
自己被迫以自己清白的代价施凝香功却失败,已是萌生了死意,若不是担心自己
死了姐妹们只怕受辱更甚,自己早已是自尽。

    一个月来自己刻意逢迎,便是将自己身子当作这淫贼的泄欲工具,叫自己姐
妹少受凌辱,哪天这淫贼阳脉反噬,自己便自尽以免丧了百花宫的名声。可没想
到……对自己做了这一切的竟是秋儿的救命恩人和心上人,当初自己竟然许诺百
花宫大门永远为其开放……

  哭了许久,月凝霜方才觉得心中好受了一些,慢慢坐起,一只手马上伸过来
轻轻为其拭干眼泪,月凝霜似是未觉,只是任由他轻轻擦拭脸上的泪痕。

  待得擦拭完毕,月凝霜似是有些发呆,心中翻来覆去想心事;楚行空却只是
盯着美人儿看。一时间小屋之中静悄悄地没了声响。

  其时正是下午,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美人儿脸上,却让楚行空看得呆了,只见
玉人柳眉如黛,秀目若水,双腮赛玉,朱唇似樱,如雪一般白皙的肌肤更是在阳
光之下映出粉润的光泽。此时楚行空才发觉这曾在自己胯下娇吟颤抖的女子竟是
美得如此动人心魄,教人心神荡漾不能自己。

  想到月凝霜天生私处紧窄,虽是被自己巨物蹂躏了一个月,每次被自己玩弄
结束,私处便会慢慢收紧,最终恢复紧窄如处子一般,却又没有处子的干涩,膣
内反而是水儿极多,腻滑如脂,简直是天生出来叫男人销魂的尤物。

  暗暗咽下一口唾沫,楚行空原本心中愧疚,只想任由美人儿处置以求赎罪,
然而月凝霜的美妙却在这一瞬间改变了他的想法,所谓怀璧其罪,便是如此了。
轻轻伸手,从后面将月凝霜抱住,双手按到挺翘的一对雪乳之上,嘴唇却含住月
凝霜的耳垂吮吸。

  月凝霜顿时怔了一下,紧接着道:「快放开……淫贼……放开我。」

  楚行空却反而动作愈加放肆起来,将美人儿身体扳过来压倒,一手抚在乳上
捏弄,另一只手已是探进私处,手指按在阴蒂子上揉动。

  月凝霜却是流出泪来,颤声道:「不要怪我……这是……这是你逼我的。」
却见楚行空全身突然僵住,双眼大睁,似是碰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紧接着
只觉喉头一甜,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吐血之后,楚行空身体再也没了力气,从月凝霜身上滑了下来。恍惚间方才
记起,自己用月凝霜的身体做炉鼎,借玄蛇的寒气化解自身炎力,却是将月凝霜
身上的禁制和药力一起解掉了。

  自嘲似地轻笑一声,神智却已是渐渐恍惚起来。月凝霜也是顿时慌了神,方
才她只是用兰花指想要制住楚行空,可是却没想到居然能将楚行空重伤至此。

  这倒也怪不得月凝霜,其实每次交合,月凝霜虽是被采补,可是最后功力却
都是回到了月凝霜身上,楚行空反而是月凝霜的炉鼎,真气经六阳脉淬炼,比之
自行修炼,效果好上何止一倍;而最后楚行空虽是借玄蛇寒气化解炎力,然而寒
气与炎力相互融合之后所形成的浑厚真力,却俱是到了月凝霜身上,融合进经脉
之中,如今月凝霜的功力,早已非原先可比,原先功力若是如小水潭,此时却已
是成了一片大湖。以此功力出手,楚行空又岂能受得住。

  勉强平静下来,纤指搭在楚行空的脉门把脉。然而脉象清楚之后,月凝霜的
心里却是沉了下去,昨夜虽是借玄蛇化解了炎力,可是极烈极寒两种真气碰撞,
楚行空自身的经脉也是受损极重,若是静养数月,倒也能好起来,可是如今却是
屋漏偏逢连夜雨,月凝霜的指力透进经脉,饶是六阳真脉,也是经受不住。

  如今首要之事,便是先化解掉楚行空体内的指力。

  月凝霜脸上却突然晕红一片,楚行空身具双脉,其中绝脉天生留不住内力,
只需与女子交合,便是女子不会采补术,泄精之时,体内真气也会流散到女子体
内。想要化解,只需让楚行空射在自己身子里便可。

  上一刻楚行空因着要奸淫月凝霜而被打成重伤,下一刻月凝霜却要自己主动
送上去教楚行空奸淫,命运便是如此捉弄人。

  或许是救人已经成了习惯,或许是根本没想过要杀楚行空,月凝霜此时只想
着去救楚行空,却没想其实这正是楚行空咎由自取。

  晕红着脸,月凝霜轻轻用手握住那软软的大蛇,上下撸动,想让那软软的东
西硬挺起来。可是撸动许久,大蛇虽是有不少起色,却依然是半软不硬,正是心
里有些急之时,却突然想起曾经看见过楚行空玩弄那几个妹子的时候,若是刚射
出还未回气,便教自己姐妹去含那东西,含吮片刻,阳具便会重振雄风。或许是
对月凝霜没有信心,楚行空从来没叫月凝霜替他含吮那东西。

  可现在……

  月凝霜只觉脸上烫了起来,偷偷瞥了一眼,楚行空依然昏迷不醒,方才壮起
胆子,轻轻在那油亮的肉菇上吻了一下,迅即抬起头,似乎那上面有什么可怕之
物一般,心里却如小鹿一般乱跳,脸上红晕更甚。

  平复下心情,再次俯下头,这次却是将整个头儿含了进去,一股淫靡的味道
顿时充溢在整个口中,正是昨夜两人抵死交合的味道。

  月凝霜只觉得这股味道如同有魔力一般,让全身都热了起来,禁不住将阳具
含得深了一些,一点一点深入,直至含不下去为止,而后便想着当初自己看到的
楚行空享受自己妹子服侍时的场景,一边学着将阳具含进吸吮,而后慢慢吐出含
进。

  用嘴服侍的效果果然极佳,虽说月凝霜只是第一次用樱口来含吮阳具,片刻
之后,大蛇已然是硬如铁杵一般。

  强忍着羞意,月凝霜跨到楚行空的身上,扶住阳具,一点点地套进自己的蜜
穴之内,感觉着自己紧窄的穴儿被粗大撑开。

  或许是主动的原因,月凝霜只觉快感异常强烈地冲击上来。失魂间她的双腿
一软,顿时尚留在外的半截阳具没了进去,肉菇狠狠顶在花心上。

  「呀」地一声娇吟,整个玉宫已是一阵酸麻,一股玉浆流了出来,淋在肉菇
之上,却是月凝霜花心刚刚被夺,便禁不住丢了一次身子。

  却说那玄蛇乃是极寒之物,五毒教中人得之,以毒物饲之,便成人人色变的
毒物。而楚行空这只,却是以三分解毒药配七分淫药饲养,蛇毒被化去,淫毒却
留了下来,而昨日那蛇将体内精华尽数自花心送进月凝霜体内,花心之处的淫毒
最盛,直到现在依然是余毒犹存,受这淫毒影响,月凝霜的娇嫩之处已是敏感无
比,仅仅是被阳具顶到,便已是禁不住丢了一次。

  吃了一次亏,月凝霜不敢再让阳具抵到自己花心,只是慢慢纤腰轻扭,将阳
具轻收缓送。

  快有快的滋味,慢也有慢的快活,慢慢挺送,快感虽不如急抽猛送般强烈,
却一点点麻酥到骨子里,吞吐了一会儿,月凝霜已是春情满溢,娇喘吁吁,底下
更是水儿乱流,楚行空那话儿粗长无比,兼之又烫又硬,烫得月凝霜全身酥软,
魂儿都要飞了,偶尔一不小心被顶到花心,便快活得全身发颤,体酥骨软。

  连续耸动数下,月凝霜只觉快感又一次堆积起来,身子愈来愈软,双腿一时
无力,阳具顿时被吞进大半,月凝霜顿时禁不住绷起身子,花心子里再次吐出一
小股玉浆,浇在已是油光滑亮的肉菇上,竟是又一次止不住地小小地丢了一次。

  月凝霜自己都不清楚已是小丢了多少次,虽说没有彻底美美地丢泄一次,可
是吞吐不了十几下便会禁不住小小地丢一股浆儿,穴里的阳具已是如同涂了一层
油脂一般,进出间还会时不时带出一小股一小股地白浆。

  连续几次小丢下来,月凝霜已是星眸半闭,体酥如棉,魂儿如在云端一般,
再也没了力气主动吞吐那阳具。

  却在此时,穴儿里的阳具突然狠狠地往上顶了一下,重重地顶在娇嫩敏感的
花心之上,顶得美人儿立时咿呀出声,麻酥到了骨子里面;未等快感消散,那根
东西却又一次狠狠顶了上来,两股快感合在一次,更加强烈的冲击脑海。

  一次又一次,快感如浪潮一般,一次比一次猛烈地冲击着月凝霜的感官,魂
儿也被这一次比一次猛烈的快感一下下地送进云端。

  阳具的主人却丝毫不愿停下,一下一下地继续顶送,将个美人儿顶弄得如风
中纤柳一般乱摇,连娇吟声都是断断续续,下身交合之处却是一片狼藉,每顶一
下,花心里便要吐出一股浆儿来。

  顶弄了数十下,月凝霜已是快活地不知身在何处,只情一次比一次更美地丢
泄身子,阳具的主人却也是坚持不住,一股火热的阳精猛烈的喷射到花心之上,
烫得花心玉浆狂丢,娇喊声中美人儿再也坐不住,身子软软地伏在楚行空身上。

  等到回过神来之后,月凝霜已是明白方才快活到半路的时候楚行空已是醒过
来了,或许……或许更早的时候便醒了……却装做昏迷来看自己淫浪的样子。脸
上顿时一阵阵的滚烫,自己明明恨他要死,却偏偏把自己娇嫩雪白的身子主动送
上去叫他干,而且还美得泄了不知道多少次。

  原本那发觉楚行空身份时的惊怒和委屈痛恨,在月凝霜出手打伤楚行空的时
候,便已是消散,如今被弄得美美地丢泄了数次,心中不快已是烟消云散。

  抬起头来,看到楚行空脸色苍白如纸一般,嘴角血迹扔在,神色虽是亢奋无
比,却已是有些体力不足。禁不住又有些心疼起来。

  叹了一口气,偎在楚行空怀里,心里却明白,对这人的爱和恨,都已是牢牢
印在了骨子里,这辈子都难以去掉了。

  思前想后,竟是有些痴了。
TOP Posted: 2019-04-27 19:07 | 回6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855
威望:947 點
金錢:0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楼上的都打错!懒得编辑!接下来发吧?
TOP Posted: 2019-04-27 19:08 | 回7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855
威望:947 點
金錢:0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二)

  只用繁體發文,看不習慣可以別看,不然就自己找程式轉簡體去,別再回覆
要求我轉簡體了,版規裡寫的那麼清楚,版主們還特地開帖說明,還是有那麼些
個老鼠屎。

  醜話說在前頭,再有這樣五四三的傢伙,我以後就只在繁體網站發文,反正
色城高手一把,也沒差我一個三天捕魚七天曬網,高不成低不就的中手,這事跟
版主的管理沒有關係,就是經常看到這樣的回覆心裡不舒服,我沒有戰大那樣的
涵養素質,能受得了一再的挑釁,雞蛋裡挑骨頭。

  就是寫些東西大家看著高興一把爽一下,不是那些要花錢才能看的YY小說
,也沒收你一分一毫,也沒求你什麼,就別沒事找事了行吧,有本事在文章裡找
錯誤,提意見,別再拿繁/簡字體來做文章,色城這樣一個挺好的環境,何必把
它搞的烏煙瘴氣的,等哪天收你幾千萬大洋的時候,你再來唉吧。

===================================

  靠躺在副駕駛座上,我注視著手上的掌上型遊樂器的螢幕,等著大哥接老爸
他們過來,順便看車,後座裡,死皮賴臉要跟來的柚子,趴在車窗上盯著飛機場
門口來來往往的旅客,嘴巴裡念念有詞,不用猜我也知道,他是在幫來往的女性
旅客打分數。

  自從那天在黃叔叔家碰見大哥和郭茹昀後,我和柚子被大哥跟黃叔叔兩人勒
令禁慾,直到今天,期間好幾次我跟柚子纏著大嫂要跟她做愛,每次總是到了緊
要關頭,大嫂就會懸崖勒馬,嬌笑著跑開,讓我們兩個恨得牙癢癢的。

  突然,柚子用力的拍打了幾下我座位的椅背,等我轉頭的時候,柚子已經開
門出了車子跑向了一行兩男一女的旅客,先是禮貌的跟我老爸行禮問好,然後就
無恥的挽著我老媽的胳膊,親暱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才
是老媽的兒子呢。

  將近半年不見,老媽的身材還是一樣保持的那麼好,端莊秀麗的臉龐,依然
是那麼的引人注目。

  我連忙下車,接過老爸手上的行李,狠狠的瞪了一眼拖著老媽故意走在後面
,用手臂摩蹭老媽胸部的柚子,對著柚子朝老爸的方向使了個眼色,讓柚子收斂
一點。

  只見柚子靠到老媽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老媽的臉突然就暈紅了一片,
嗔怪的拍了柚子的腦門一下,看到老爸和大哥都坐進車子了,連忙拉著柚子快步
走了過來,坐進後座我和柚子的中間。

  回家的路程中,不經意的,我瞄到柚子的一隻大手剛好放在老媽的屁股後面
不斷的揉捏老媽的屁股,而老媽也裝做不知情的往前坐了一點,像是在跟老爸他
們聊天,其實是為了方便柚子的行動。

  看著柚子越來越大膽的行為,我藉著老媽身體的遮擋,伸手捏了柚子的手臂
一下,警告他不要得寸進尺,畢竟我老爸還在車上呢。

     -----     -----     -----

  隔天早上,大嫂在一番用心裝扮之後,出門去買菜了,躲在房間門邊,藉著
半掩的房門,看著老爸朝著書房裡面探頭探腦的觀察了一會兒,鬼鬼祟祟溜出家
門,我捂著嘴巴偷偷的笑著。

  老爸自以為他的作為家裡的人都不知道,其實我們早就從大嫂的口中知道的
一清二楚,只有他自己自以為掩藏的很好,而我們也知趣沒有去戳破它,反正這
樣也剛好可以讓我們做一些想做的事。

  低頭看了一下時間,嗯,至少在兩個小時以內,老爸是不會回來了。

  正準備打開房門往書房的方向走去時,只見一道身影以經竄進了書房,引起
了老媽的一聲驚呼,卻馬上的乍然而止,像是嘴巴被人封住了一樣。

  「靠,又比大哥慢了一步。」我一邊往書房走去,一邊在心裡暗罵了一句。

  站在書房門口,我看到老媽坐在電腦桌前面,仰著頭和站在身後的大哥熱吻
著,大哥的一隻大手越過老媽的肩膀,往下直接撩起老媽的裙襬,探進黑絲內褲
裡面上下的摳弄著,老媽也不甘示弱的將大哥的運動褲連著內褲一把扯下,小手
握住大哥已經變硬的雞巴用力的套弄。

  唇分,大哥拉起老媽,將老媽抱放在電腦桌上,掀起老媽的裙襬,一把將老
媽的內褲扯下,一手握著雞巴對準老媽的小逼就用力的幹了進去,由於沒有充分
的前戲,老媽好像顯得不太舒服,微皺著眉頭,不過在大哥努力的耕耘了幾十下
後,老媽就開始漸漸地進入狀況,配合著大哥的肏幹,扭腰擺臀………

     -----     -----     -----

  就在大哥和老媽在書房裡展開貼身肉搏的同時,距離家裡不遠的紫緣汽車旅
館,一間仿歐貴族式的房間,被兩片透明玻璃隔離的浴室,偌大的按摩浴缸裡,
渾身赤裸的大嫂靠躺在老爸的身上,側仰著小臉和老爸激情的舌吻。

  自從老爸某次應酬回家之後,趁著家裡沒人(當時大哥到外地的分公司出差
,老媽帶我和柚子去逛街、買衣服,當時我們還不知道老媽和大哥、黃叔叔他們
也有姦情),藉著酒意把剛結婚沒多久的大嫂強姦了,雖然酒醒之後,老爸對自
己酒後亂性的行為感到很後悔,但是卻經受不住心裡的慾望,和大嫂動人嬌軀的
誘惑,就開始經常背著我們偷偷的脅迫大嫂在外面開房幽會。

  只是老爸並不知道,他自以為隱密的情事,早在他食髓知味第三次把大嫂騎
在身下之後,就被老媽他們知道了,只是大哥他們都裝做不知道而已,畢竟大嫂
在還在學校讀書,跟大哥交往的時候,就已經成為大哥和黃叔叔交換淫樂的對象
了。

  更何況想比起他和大嫂的姦情,如果他知道老媽背後給他戴無數頂的綠帽之
後,個性非常大男人的老爸一氣之下,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來,所以大家
也都配合的瞞著他。

  配合著老爸的命令,大嫂表現出害羞矜持的樣子,緊閉著大腿靠躺在情趣椅
上,久歷陣仗的大嫂非常了解,在什麼樣的場合,面對什麼樣的男人,用什麼樣
的姿態最能夠激起男人的情慾。

  就像現在,做出一副柔弱害羞、被脅迫的樣子,果然勾起了老爸的慾火。

  用力的分開大嫂的兩隻大腿,架在情趣椅的腳架上,老爸伸出一隻手用手指
撥開大嫂粉嫩的陰唇,張開大嘴貼在大嫂的小屄上,用力的吸吮,另一隻手握住
大嫂的一隻乳房用力的揉捏著。

  「哼~哼~~公~~公公,那裡,不要啊~~公公~~」大嫂臻首一抬一靠
的在椅背上搖擺著,一隻手壓在老爸握著乳房的大手手背上,另一隻手插進老爸
的頭髮裡,也不知道是推還是壓,屁股一扭一挺的呻吟著。

  老爸斜瞟著大嫂的神情,伸出舌頭順著小屄的裂縫上下勾舔,然後用舌尖鑽
弄著大嫂的屁眼,刺激的大嫂雙手抓著扶手,用力的往上挺動著下身,小嘴裡發
出似痛苦像歡愉的嬌啼。

  眼看著大嫂被逗弄的差不多進入狀況了,老爸將大嫂的大腿從腳架上放下,
扶著大嫂的纖腰,將大嫂反轉過身來,讓大嫂趴立在情趣椅上,一手撐扶在大嫂
的屁股上,一手握著雞巴對準大嫂的小屄,淺淺的插入一小截後,又快速的拔出
,然後再淺淺的插入,拔出……來回幾次之後,在大嫂小屄搔癢難耐的挺動屁股
的時候,老爸終於用力的挺動屁股,狠狠的給了大嫂一下,刺激的大嫂弓起上半
身,發出動人的尖厲吟啼。

  九淺一深、三進兩出……,老爸不停的變換著速度,時快時緩的肏幹著大嫂
,將大嫂慾火騰熾的身心吊在半空,如同隔靴搔癢般,不上不下的感到難受異常
,終於忍不住開口求饒,「公~公公~~不要再逗我了,嗯~媳婦~~媳婦那裡
好癢,求公公用力的插媳婦那裡~~」

  「嘿~乖媳婦哪裡癢了,要公公插乖媳婦的哪裡啊?妳不說清楚,公公怎麼
知道呢。」

  「嗯~壞~壞公公,媳婦~媳婦下面很癢,求~求公公用力的插媳婦的下面
~~」

  「下面是什麼地方啊,要公公用什麼插媳婦啊,乖媳婦沒講清楚公公不知道
哦。」

  「哼~哼~~壞公公就知道欺負人家,喔~~別~別磨~~雞巴,媳婦要壞
公公的大雞巴幹媳婦的小屄,求大雞巴公公用力的幹媳婦的小屄~~咿呀~啊啊
啊~~~來了~~大雞巴公公再用力~~媳婦要高潮了~~呀~~啊啊~~」

  一直被吊在高潮邊緣的大嫂在老爸發力狠狠的肏幹了十幾下後,終於攀上了
第一波的高潮,然後老爸藉著情趣椅,接連的變換了好幾種姿勢之後,才抽出雞
巴,把精液噴灑在仰躺在情趣椅上的大嫂小腹上,結束了第一回合的肉搏。

  ………

     -----     -----     -----

  星期一回到學校上課,從柚子口中知道了今天凌晨的時候,珮瑛嬸嬸終於生
下了個女孩,讓黃叔叔高興了一早上,不過我心裡暗自的腹誹著:就珮瑛嬸嬸檢
查出懷孕前那樣錯綜複雜的性關係,這女孩的親生老爸是誰,還真的很難肯定,
除非去做DNA檢定,只是黃叔叔不說,我也不會自討沒趣的去亂問,反正肯定
不會是我就對了,我跟珮瑛嬸嬸算一算也就做過2、3次而已,我自認自己沒那
麼厲害,2、3次就人讓珮瑛嬸嬸懷孕,又不是神槍手。

  我心裡胡亂的想著心思,沒注意到旁邊的柚子正兩眼放光的盯著窗外校園裡
,和一個高大英挺的男孩手牽手往大學校區走去的茹昀學姊,不然我一定能夠猜
到,被強迫禁慾快兩個禮拜的柚子,這時候心裡在轉著些什麼壞念頭了。

  耳朵裡聽著台上數學老師講解三角函數的運算,心裡想著放學的時候是不是
去看一下珮瑛嬸嬸跟剛出生的小妹妹,什麼時候能有機會跟老媽做一次,還有過
幾天趁著老爸老媽跟大哥到南部視察的時候,要怎樣把大嫂好好的整治一番。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上午的時光,午休時間,剛吃完午餐沒多久,我
一臉莫名其妙的被提著他的百寶袋的柚子拉著走出教室,往學校體育館的方向走
去。

  看到柚子走的方向,我猜想柚子一定是跟大嫂事先約好了,因為每次柚子跟
大嫂約了在學校裡面『辦事』的時候,都會帶著他的百寶袋,裡面放著他的寶貝
相機跟DV,也不知道柚子什麼時候開始養成的習慣,喜歡玩自拍和偷拍,他房
間裡那台大容量的電腦硬碟裡,就儲存了不少老媽、大嫂和珮瑛嬸嬸的照片跟性
愛影片,還有一些柚子不知道去哪裡偷拍的女孩子走光的照片。

  跟在柚子身後拐進體育館旁邊的一條小徑,來到位於體育館後方的一間廢棄
倉庫,這是我跟大嫂她們在學校裡的秘密基地,平時根本不會有人過來,而且大
門也被我們鎖上了,所以不怕被人發現裡面的秘密。

  倉庫裡面被我們佈置成一個私人的小天地,除了用海綿墊疊舖出來的床舖以
外,還又利用淘汰的健身器具拼湊出來的情趣椅,幾個擺放衣物的置物櫃,和幾
張桌椅,反正有黃叔叔這個校長在,弄這些東西過來是在簡單不過了。

  看到門口的大鎖已經打開,我知道大嫂已經先到了,柚子突然加快了腳步,
急匆匆的走進倉庫,我跟在柚子後面暗想:柚子還真是憋急了,看來禁慾兩個禮
拜,把柚子的雞巴給憋壞了,才會變得這麼猴急。

  不過當我走進倉庫,看到坐在大嫂旁邊古典美女的時候,發覺我原先的猜想
是錯誤的,要是早知道茹昀學姊也在這裡,我想我可能比柚子表現的還要猴急。

  也不知道大嫂和柚子用了什麼手段,把茹昀學姊也找了過來,要知道,自從
那天看過茹昀學姊在黃叔叔房間裡的媚態之後,我就一直想找機會一親芳澤,只
是因為國立師大和附中雖然共用一個校園,但是大學校區和附中的校區卻是分開
的,這兩個多禮拜雖然我在校園裡看到過茹昀學姊,卻總是找不到機會和茹昀學
姊單獨說話,更不用說是一親芳澤了。

  不過,現在茹昀學姊出現在我們的秘密基地裡面,看她坐在大嫂旁邊一副嬌
羞、侷促無奈的樣子,我知道今天終於可以將這個古典美人壓在自己的身下為所
欲為了。

  柚子將他的百寶袋放到桌上,一隻胖手輕撫著下巴,繞著茹昀學姊的四周不
停的打轉,那夾帶著侵略性的眼神,看得茹昀學姊害羞的頭垂得更低。

  柚子突然的在茹昀學姊面前停下腳步,眼睛不停的轉著,猛地彈了一個響指
,趴在大嫂耳旁滴滴咕咕的不知道說些什麼,只見大嫂嗔怪的白了柚子一眼,拉
著茹昀學姊往掛放著大嫂她們性感睡衣的櫃子走去,柚子也從背包裡拿出他的寶
貝相機和DV,開始忙碌的架設起來。

  我做到海綿墊堆疊起來床鋪上,看著柚子一臉興奮的擺弄著他的寶貝們,我
知道過了今天,柚子房間裡的電腦硬碟裡,將會多出一套茹昀的個人寫真跟性愛
影片了。

     -----     -----     -----

  不得不佩服大嫂幫人選衣服的功力,一件鵝黃色的肚兜,加上在開口處繫上
一個蝴蝶結的同色系絲質開襠情趣內褲,配合茹昀學姊古典清雅的嬌羞臉龐,纖
柔細緻的身材,讓茹昀學姊變得秀麗中帶著一點的柔媚,羞怯中帶著一點的誘惑
,讓人忍不住想將她抱在懷裡輕輕的愛撫,壓在身下狠狠的蹂躪。

  在大嫂的輕推慢扯之下,茹昀學姊依照著柚子的指示,在倉庫裡和大嫂兩人
擺出各種撩人的身姿,讓柚子用相機一一的紀錄下來,期間除了在柚子第一次要
求茹昀學姊解開肚兜露出酥胸,和柚子要求茹昀學姊和半裸的大嫂濕吻還有互相
撫慰時,花了一些時間讓大嫂開導勸解茹昀學姊一番之外,直到柚子拍完他想要
的照片的時候,時間才過了一個多小時,其中包括讓茹昀學姊坐在椅子上,雙腳
分跨在兩旁的扶手,露出解開蝴蝶結之後的開襠褲開口中的粉嫩陰戶,茹昀學姊
也只是認命似的羞澀偏過頭去,任柚子和大嫂在幫她擺弄姿勢的同時,佔些手上
的便宜。

  我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著柚子恣意的擺弄著大嫂跟茹昀學姊兩人,我喜歡看
到美女們在鏡頭前羅杉漸解的嬌羞模樣,不管是多麼放蕩大膽的女人,在面對鏡
頭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感到有些許的羞怯,而這樣子的女人卻是最能勾起我內
心慾望。

  從大嫂和茹昀學姊濕潤的陰戶和腫脹挺立的乳頭,我可以看得出來,兩女被
柚子擺弄的都已經開始有些情動了,尤其是大嫂那雙媚的快滴水的眼眸,每次望
向我的時候,都讓我有一股衝動,想衝過去將她呀自身下恣意的撻伐一番。

  終於等到柚子拍完了他想要的照片,只見柚子對著我說:「這次我就不跟你
搶了,讓你佔先一次,你這色胚的那些手段比我厲害多了,我要先看看剛才拍的
片子。你可要悠著點,別第一次就把我們的漂亮學姊給幹翻了,等一下我還想幫
學姊拍一些紀錄片呢。」說完也不裡我的反應,逕自坐在一旁擺弄他的寶貝相機
去了。

  看到我脫的只剩一件內褲站在她的面前,茹昀學姊嬌羞的偏過頭去不敢看我
,身體微微的顫抖著,只是她現在雙手後舉抓握著椅背,雙腿大張跨放在扶手上
的姿勢,怎麼看都像是在迎接我對她身體私祕處的侵略。

  我將身體靠壓在一邊的扶手上,防止跨放在扶手上的那隻大腿滑落,一手按
壓住茹昀學姊的另一隻大腿,一手抓住茹昀學姊舉放在身後的雙手,低頭在茹昀
學姊如脂的臉龐上輕吻一下,我能感覺到茹昀學姊現在正渾身起雞皮疙瘩,呼吸
也開始急促起來。

  這是我從黃叔叔愛撫大嫂的時候看來的,沒想到這次用在茹昀學姊身上,效
果卻是不錯。

  我順著茹昀學姊柔美的頸項曲線,輕輕的移動我的嘴唇,從耳垂慢慢的下移
,然後停留在茹昀學姊的鎖骨上,張開嘴巴用牙齒輕輕的嚙咬著,我感覺到茹昀
學姊四肢反抗的力道加大了許多,而且屁股也一挺一挺的不斷小幅的挺擺著,從
以往在大嫂她們身上得到的經驗,我知道茹昀學姊現在已經被我挑起了慾火,所
以我也相應的加大壓制的力量,然後將嘴巴靠在茹昀學姊的耳旁,輕聲的說道:
「美麗的學姊,妳現在是不是覺得心裡很癢,卻怎麼樣也搔不到癢處,渾身感到
很不自在啊。其實很簡單,只要妳求學弟我,求我給妳止癢,很快妳就不會感到
難過了,還會得到無比的愉悅高潮哦。」

  茹昀學姊轉過頭來,眼框中含著淚水看著我說道:「學弟,求你,求你不要
在折磨我了。你想怎麼樣我都可以配合,只要你不要在折磨我了。」

  「嘿~妳的誠意不夠喔學姊。妳現在是有求於我,想要得到解脫,妳必須要
有誠意。誠意,妳應該知道吧。我現在感受不到妳誠意喔。」

  說實話,連我自己都覺得這些話實在有夠他媽的邪惡的,不過,我當初從黃
叔叔那裡偷拿的一捲錄影帶裡面,當初黃叔叔就是這樣把端莊賢淑的老媽,變得
對他言聽計從,任他予取予求的。

  只是我沒有考慮到身旁還有一個曾經有過相同經歷的大嫂,只見大嫂突然的
衝過來一把把我推開,緊緊的抱住茹昀學姊的身體,對著我大身的喊道:「不要
,不要再折磨她了。我保證,我保證以後茹昀會乖乖聽你的話的,她會任你對她
為所欲為、予取予求的。你不要在折磨她了,我求你。」說著,大嫂佼好的臉龐
滑落兩行淚水。

  這一個變故,把我和柚子兩個都嚇了一跳,我只是想試試看在黃叔叔的錄影
帶中學來的方法,卻沒有想到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只見柚子生氣的瞪了我一眼,連忙放下手上的寶貝相機,跑過去攬著兩女輕
聲的安慰起來,直到兩人情緒都漸漸的穩定下來,我才突然發現大嫂和茹昀學姊
似乎無形中跟柚子更親密了一些,反而是看向我的眼神是驚懼中還夾帶了一絲的
厭惡。

  這次的事件最後造成的結果就是,大嫂和茹昀學姊之後有一段時間對我都不
大理睬,反而是對柚子千依百順,雖不能說是言聽計從,但是至少柚子跟她們提
的要求,她們很少有不答應的,最後還是柚子在她們面前幫我說了不少好話開脫
,加上我誠心認錯改過,發誓以後不再用這個方法對付任何一個女人之後,她們
才漸漸地接納我,我才終於實現願望,嘗試到茹昀學姊嬌美的身軀,雖然那是在
事情發生經過了一陣子之後的事情了,那時候大嫂都懷孕4個多月了,而孩子的
親生父親,我毫不懷疑一定就是柚子那個死胖子。

===================================

  我知道有人看完這一個章節之後,會有想要打我的衝動,其實我也不是故意
的,可是無意間,劇情走向就這拐了一個大彎,讓主角變成了配角,我也是感到
很憋屈啊!!

  其實斷斷續續的寫到現在將近4年,我也算是脫離新手的行列了。最近在寫
文章的時候,發覺很容易被文中角色的性格牽著走,曾經有朋友給我的回覆中提
到,這或許就是寫大綱的原因吧,其實我個人倒是願意將這種現象看做是,因為
文中的角色都充滿了生命力,所以才會出現文中的角色要跳出來,自己決定自己
命運的現象。

  再囉唆幾句,『情.慾』一文我是不會再寫後續了,有心的人可以自己編寫
一段屬於自己想要的後續故事的內容跟結局。

  說句老實話,我算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作者,因為我討厭給故事安排一個結局
,不管是關於哪一方面的,在我的認知裡固執的認為,每一篇故事、文章,在結
尾的時候都只是一個未完待續,不管作者再怎麼創造一個完美的結尾,故事中的
角色都依然還是在結局之後,那空白的一頁繼續的生活著,除非是在結尾的時候
,將所有的角色抹煞掉,不然故事還是在繼續,思緒依然在跳躍著。

  以上純粹只是個人一些淺顯的觀點感想,不管你認不認同,但是請你不要抹
煞掉我對在文字間舞動的熱愛,和教導予我創造思考的人們。感恩!!

  最後送給大家我最敬愛的師長臨終前告誡我的一句話,雖然很慚愧的我還不
能完全做到:『包容才能看到更寬廣的世界。』

  我知道在色文中附上師長的贈言很奇怪,但是我只是向藉機告訴那些總在作
者們用心撰寫的文章裡,雞蛋裡挑骨頭的朋友們,因為你們狹隘的眼光,扼殺了
多少優秀的種子發芽、茁壯,語言、字體的不同只是表達的方式有差別,並不是
絕對的存在著隔閡。

  再囉唆一句,這位師長是唯一知道我在創作色文後沒有任何排斥偏見,反而
指導我一些用文潛字,排序潤色的運用方法的一位可敬長者。
TOP Posted: 2019-04-27 19:10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7, 06-26 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