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挚爱之绿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挚爱之绿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846
威望:946 點
金錢:-7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六)

  自那以后,我和婕之间完全解锁了绿帽这个话题,她的大胆与天赋让我惊讶,
几乎每次做爱,她都会用这点刺激我。我从未有一位女友像她这样,如此敢于和
懂得撩拨我这方面的癖好。

  她也告诉我一些在我们分手期间发生的故事,原来她在有那个男人的同时,
竟然还有过插曲并和数个男人暧昧,并在一夜借着几分醉意被其中某个男人带回
家脱光了搂着睡了一晚,仅仅因为大姨妈没完全结束而以身免。而且与男二号不
同的是,由于没有经历因与我复合而带来的「分手」,她与他仍互相保留相当的
好感。男三号名字里有一个瑜字,她跟我谈他的时候就叫他瑜。

  和好后大概半年,有一次去某个汽车酒店开房,房间很有特色,天花板正对
大床上方,是拼接的玻璃镜子。

  我把婕双手捆在床沿,婕惶恐而期待地看着我,入戏得很。

  「把双腿分开抬起来。」我命令道,床边的摄像机记录着这一切。

  她顺从地照做,两条修长的玉腿大开高举,将芳草中的蓬门完全暴露在我的
视线中。

  我欣赏片刻,冷不丁道,「你真贱。」

  「哦。。。」婕闭目咬唇,向另一边侧过头去,像是无颜继续面对我。

  「男人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对不对贱货?」我冷冷地道。

  「。。。是的」,她带着哭腔道,紧绷的双腿轻轻颤抖像是不堪羞辱想要放
下又不敢。

  我站在床上,一脚踩在她美丽的脸上,她呜咽了一声,口中道,「主人!」
我不说话,只用脚掌碾她娇嫩的脸蛋,她的肌肤连同发丝给我脚底奇妙的触觉,
随着我的动作她说不出话来,只是不断地叫「主人!」。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心中感慨这样美丽的女人,她稍假颜色,就可以让任何男人为她倾倒,不久前我
还在焦急恳求她回到我身边她却经常晾着我,现在她却被我踩在脚底作践而甘之
如饴,女人真是奴性十足的生物,就等强大的男人来驾驭她们。

  我充满征服感地进入她,由于她阴道紧窄,第一下只入龟头,拓开后再入一
半,第三抽方入整支,完美契合的瞬间,彼此都发出满足的哼声。

  我和她动情地湿吻,我的舌探入她的唇齿间撩拨,然后将她的丁香吸入我的
口腔吮舔。我双臂紧紧地搂住她,她的双乳紧抵在我的胸口。我的肉棒一下下地
操着她,而她的肉穴紧紧地吸裹住我。

  「好紧」,我咝了一声道。

  「是你比较粗」,她娇声道。

  「是吗?」我享受着她的赞美。

  「是的,你是我所有男朋友当中最粗的」,婕自然地道,丝毫不觉得这样说
有什么不妥。

  我心下既自豪又有几分醋意,一时不知如何接口。

  「主人,放开我让我摸摸你的大粗屌」,婕喘息道。

  我将她双手从绳索中解开,她右手下探,用手指环住我的阴茎根部道,「真
的很粗,把我塞得满满的。」

  我被她箍得舒坦,噢了一声。

  婕又喘道,「天花板上的镜子好灵哦,看得好清楚。」

  「看到什么?」

  「看到你屁股一下下在我身上动,好煽情。。。」婕闭目长长地哼了一声,
转瞬又目不转睛地盯着上方。

  「来我们一起看」,我换了侧后的姿势,两人一起看着镜子里两具赤裸肉体
相奸的淫态。

  「哦。。。哦。。。」婕的双腿被我箍住,还不忘用足后跟来蹭我的睾丸,
「好赞哦主人。。。被你这样干。。。你看呀镜子里。。。」

  「看到了,爽吗小骚货?」我捧着她的肥臀啪啪地撞。

  「爽死了。。。看得好清楚。。。将来我想让别的男人这样操,主人在边上
看得更清楚。」婕看着镜子里的我们,没有任何滞涩地道。

  我倒吸一口冷气,感觉鸡巴似乎又胀大了一圈,「我操!」

  「你想看吗,主人?」婕在镜子里盯着我的眼睛平静地问道。

  「。。。想的。。。」

  婕微笑,「我知道你想的,主人就想我被别人操。」

  「。。。噢。。。是的。。。」我面上发热,有点不敢看镜子里的她。

  「其实我已经满足过主人了」,她轻轻地道,「前一阵我不是被别人操过了
吗?」

  我呜咽了一声,心里的伤疤隐隐作痛,「。。。是的。。。」

  她笑得像个小恶魔,「你喜欢吗?」

  我软弱地道,「那时候很痛苦的。。。」

  「谁让你对我不好」,她微笑,仿佛我为她痛苦对她是种胜利,「现在呢?」

  「现在。。。想起来有点刺激」,我有点纠结地道。

  「你这个变态,我应该让他多操一阵子你还要刺激对么吕墨」,她忽然道「
不过你的屌比他大。」

  「哦。。。」我刺激又自豪地哼了一声,「。。。小骚货。。。所以你回来
让我操了是吗?」

  「是的」,婕浪声道,「他跟你没法比,我每次舔他的屌都会想起你,因为
你的屌我根本含不到底,他的我一含就含到底了,一点挑战性也没有。所以我又
回到主人身边让主人操了。」

  在我人生二十多年性史里,从未听过一个女人说过如此淫荡的话!此时让我
刺激万分。

  「我操!」

  「你喜欢吗」,婕淫淫地道,「你喜欢我告诉你你比他大吗?」

  「喜欢!对着镜头喊出来!」

  婕配合地看着镜头道,「好的。。。吕墨你比。。。」

  「啪!」我暴虐地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大声点!」

  「噢!」婕叫了一声,忘我地闭目喊道,「吕墨你的屌比他大多了!他跟你
没办法比!我被你的大屌征服了!」

  我听得骨头都酥了,这个男二号曾让我恨得咬牙切齿,现在我恨不得让他来
听听婕是怎么说他的,想必他在我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但是想到这对奸夫淫妇
带给我的痛苦和彷徨我又没有完全胜利的感觉,我仿佛看见男二号对我说「那又
怎么样,我就算什么都不如你,你女朋友还不是像个不要钱的婊子一样心甘情愿
被我日了几个月,这个贱货被我玩剩了你又像个宝一样捡回去了。」

  「你这个婊子!」我重重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发泄一下怒气。

  「哦。。。是的我是个婊子。。。婊子就喜欢被大屌插。。。你的屌这么大,
别人的如果没你大我就不想让他干了」,婕似乎由衷地道。

  我刚有几分得意,却听她接着道,「不过瑜的也不小。」

  大家如果记得,瑜就是那个在我们分手期间几乎上了婕的男三号。

  「我操!」,我的心理极限一再被突破,而语言已经苍白。

  「你知道的,」婕坦然而淫荡地看着镜子里的我们道,「我被他脱光过的。」

  「嗯。。。你怎么知道他大,你摸他了?」

  「是他抓住我的手放在他屌上的」,婕道,「我感觉不小」,又补充道,「
不比你小。」

  「我操!」,我真的只剩这句。

  「你主要是粗,长度也就这样。」

  「你刚才还说我含不到底」,我憋屈地道。

  「那我肯定很多人都含不到底的呀」,婕不知廉耻地道,「你又不算很长,
你看A片里比你长的多了,你自己知道的对吗?我觉得瑜应该比你长。」

  我呼哧呼哧喘着气,捧着她的肥臀一阵猛日,她的乳房一颤一颤在镜子里甚
是养眼。

  婕快活地大声呻吟,「哦舒服!我也想被瑜这样操!你说他会想这样捧着我
的屁股操吗?」

  「那肯定,你这么美,屁股这么大,是个男人都会想这样操你」,我有些纠
结地道。

  「是不是男人都很觊觎我的肉体?」婕自恋地问道。

  「是的,每个见到你的男人都想上你」,我实话实说地道。

  婕哦了一声,闭上眼睛,「我现在就把你想象成他好吗?」

  我玩过许多次类似的性幻想并要求女友幻想他人,这是我第一次被女生要求
配合。

  「哦。。。好的。。。」我憋屈而刺激万分地道。

  「瑜!上次我没有给你,一直很遗憾,今天我把身体给你好吗?」婕动情地
道。

  「好的,我要你,你的身体上次我看过摸过,一直都忘不了,一直都在幻想
什么时候真正插入你」,我配合道。

  「哦。。。插进来,瑜!」婕把头埋进枕头嘶喊道。

  「嗯。。。」

  「瑜!操我!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

  「噢!我插进来了!」

  「我的屁股是不是很大?你上次说我的屁股很大很性感,今天你捧着我的大
屁股操我好吗!」这个骚货骚得让我又爱又恨!

  「他平时叫你什么?」我鸡巴上传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知道自己坚持不了
多久,急声道。

  「他。。。他叫我。。。嗯。。。宝贝。。。」刚才说着如此不知羞耻的话
婕都很流畅,说到这个倒羞涩起来。

  「我操!」我醋意万分,发起狠劲捅婕的屄,口中却仍然配合道,「宝贝,
我想死你了!我终于操到你了!我终于插进你的屄了!」

  「啊!」婕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声,浑身筛糠一般,「瑜!干我!干我瑜!」

  「宝贝!我干死你!宝贝我射死你!」在男人最接近天堂的时刻,我扮演着
另一个男人,将热精尽情喷洒入我的女友体内,让她美得如升天,谁又能说清此
时让她高潮的究竟是我的肉棒还是她对他的幻想呢?

  事后我搂着婕,婕的手指在我胸口画着小圈圈,「我们这样幻想会不会太淫
荡了啊?」她带着几分天真道。

  我沉默了半晌,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放心」她说,正当我以为她会说她不会真的去让瑜操的时候她又半真半
假地道,「如果哪天我真要跟他做,我会先告诉你的。」

  我仍然说不出话来,心里想着她究竟是在挑逗我还是说真的,直到她在我臂
弯里睡着,她也没再解释。

  (七)

  之前提到过一个老外,搭识了婕却在当晚跟婕在微信上搞得很不愉快,有一
回在沙发上看A片(其实就是我们的前戏)时聊起这事。片子里是一个华裔女生
被两个老美搞,难得这个女主角还比较漂亮,婕可能有代入感,看得津津有味。
我搂着她,把玩着她的胴体道,「看得兴奋了是不是?你想不想被老外的大屌插
啊?」

  婕骚骚地笑,「想呀」,又补充道,「他们的屌怎么能这么大呢?」

  我耸耸肩。

  「中国男生真的没办法跟老外比」她紧盯着画面,反手来摸我,「你的鸡巴
在中国人当中不算小了,跟他们还是没法比。」

  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白人老外长得又帅,气质又好。。。」

  我有些吃味,冷笑道,「那上次那个老外呢?」

  听到这个人婕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个人讨厌死了!」

  「他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好奇道。婕一直没跟我说过细节。

  「他先是约我出去,我说我有男朋友了,他说没关系,后来看我还是不肯就
开始冷嘲热讽,」婕气鼓鼓地道,「然后他就发一些照片给我看,都是中国女人
跪在他面前给他舔,还说你看你们这些中国女人都是slut(骚货),都被他
的大鸡巴征服了。还说这些中国女人都免费让他操,梦想跟他结婚嫁到美国去,
他说她们都做梦,他玩腻了就把她们像垃圾一样甩掉了。」

  我心想谁让这些女人这么贱。说实话我每次看一些帖子说外国男人多么尊重
女性特别是中国女性我都恶心地想吐。并不是说老外多坏,而是男人本性就是要
玩女人,而老外普遍对中国女人有猎奇心理,然后发现自己在中国还很受欢迎,
那还不是敞开了睡啊?而且一些作践人的玩意他们跟本国女人不敢提,而中国女
人往往逆来顺受。我看过一个流出的自拍视频,一个老外扯着个东方女人的头发
把她的嘴活活当屄操,那个女人的鼻子都快被撞扁了被呛得涕泪齐流,等老外发
泄完了她的表情茫然无措,可能她还当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吧。这个视频还配了
文字大意是亚洲女人什么都会接受,不要把她们当人,下面的回复一片叫好。。。

  「那你怎么说?」

  「我就跟他对骂呗,他说中国女人都是slut,我说你妈才是」

  「哈哈死老外活该。」

  「哼,就是!」

  「但是你跟老外搭讪我要惩罚你」,我坏笑道。

  「主人要怎么惩罚我,我怕」,婕嘴上说不要,身体却是一副跃跃欲试期待
惩罚的样子。

  我把她抱起来走进卧室扔到床上,婕一声惊呼然后咯咯地笑。

  我取出衣橱里马鞭弯了弯,婕捂着脸道,「好怕哦!」

  「来跪好。」我命令道。

  婕一骨碌起身摆出小母狗的姿势,双手抓紧了床单。

  我记得《O的故事》里那个哥哥对弟弟说,「你要从快感的阶段进步,到疼
痛的阶段」,但我玩SM的时候口味不算重,鞭打都只是意思意思。

  「啪」,我手腕一抖,马鞭抽在婕细腻的美背上,她的身子一颤,叫了一声,
「主人!」

  我用鞭身探入她双腿之间,鞭首有个皮圈,被我用来轻蹭她的乳头和阴户,
她呻吟着扯皱了床单。

  我的第二鞭抽在她的肥臀上,接着是第三鞭,随着疼痛、羞辱和快感的升级,
婕很快进入了状态。我伸手摸了一把她的腿心,芳草间已经一片滑腻。

  我扔下鞭子拿过一条皮带套了个活圈,一甩便将婕的螓首套在其中,跪在她
身后一手扶棍在她洞口蹭了两下,缓缓顶了进去。我左手像拴着条母狗一样拉着
她的脖子,右手拍打着她的大屁股,意气风发地操着她。

  「哦主人」,她入戏地喘息道,「这样我好像你的母狗哦!」

  「是的,你就是我的一条狗」,虽然只少一个字,这样说起来额外有羞辱感。

  婕呜咽一声,死命扯着床单,丰臀却朝我一下下迎来。

  「看你那贱样」,我灵机一动道,「我觉得那个老外说的是对的,你就是个
slut。」

  婕嘤咛一声,「不是的。。。」

  「你们对骂得这么难听,他肯定恨死你了」,我话锋一转道,「如果你现在
把自己送上门去给他操一次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婕大叫一声,浑身起了一片鸡皮,「我不要!我不要被坏老外操!」

  我不理她道,「想象一下,我命令你去跟他上床,让他作践一次。」

  婕带了哭腔喊道,「他会像干仇人一样干我的!」

  「是的,他肯定得意死了。」

  「他会弄死我的!」

  「他会一边抱着你的头操你的嘴,一边羞辱你说你跟他从前玩弄过的几十个
中国婊子没有任何区别」,我冷冷地道。

  「是的。。。」,婕把脸埋在床单里像是无颜面对这一切,「他还会把我帮
他舔的样子拍下来,在微信上到处乱发。。。」

  我见她开始顺着思路想象,觉得相当刺激,「对,就像他发给你的那些可怜
的中国女人的照片一样。他会说你比她们还贱,毕竟你是被他骂过以后再去送屄
上门的。」

  婕充满委屈地唔了一声,声音闷在床单里。

  「他还说过什么?」

  婕的哭音渐止,道,「他还说。。。说中国男人都是小鸡巴。」

  「我操!」

  「是真的,他说你男朋友肯定也是小鸡巴。」

  我登时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憋屈得说不出话来。

  「我没理他」,婕呻吟接着道。

  「他很大吗?」

  「他。。。真的不小。。。老外的屌你知道。。。」

  我不由哼了一声。

  「你真的没他大」,婕的语调中带了绝望道,「所以其实他说的都是对的,
是么吕墨?只是我不愿意承认罢了。」

  这时轮到我感到羞辱了,但此时这种虐心的感觉燎心地刺激,「是的,所以
你要跪倒在他脚下给他认错。」

  「噢。。。」婕焦虑地呻吟,不知如何应对。

  我心下冷笑,你不是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吗,「他的大鸡巴竖在你面前,你
要把它捧在手里很崇拜地好好舔一舔。」

  婕纠结万分却不可思议地配合著叫道,「哦。。。这么大的鸡巴。。。我要
两个手握住,还有一截留在外面。。。」

  我心里骂道你个骚屄,口中道,「你从来没体验过这么大的鸡巴,对吗?」

  「对的,这么大,不知道塞进来什么感觉。。。」

  「你要不要大鸡巴插进你的骚屄里?」我故意不说「他的」大鸡巴看她选择
怎么理解这句话。

  「我。。。我不知道。。。」婕一激灵,避开了这个选择。

  「他叫什么名字?」

  「叫Will。。。」婕似是预知我接下来的要求,话音方落已经开始颤抖。

  「叫他的名字让他干你!」

  「不要主人。。。」婕崩溃地哭喊道,「我不要。。。」我似乎感觉到她的
阴道一阵收缩。

  我心如油烹,口中却道,「你不是喜欢作践自己吗!快说!」

  「哦。。。Will。。。干。。。我」婕挤牙膏般地道,最后一个字几不
可闻。

  「你不是很喜欢用英语跟老外勾搭的吗」,我咬牙切齿地道,「用英语求他
啊!」

  「fuck me…fuck me Will…」婕嘶声喊道。

  「你不是喜欢老外的大鸡巴么,赞美他大呀!」

  「不要了主人!我错了!」婕已经真的在抽泣,肉体还在机械地接受我的奸
淫!「我实在说不出口,这个人太坏了。。。」

  「说!」我愤愤地用力拉扯着皮带狠操这个贱货。

  「…Will…you」re so big(你好大)…噢噢噢~「在极
度的羞耻中婕高潮了,她被迫仰起的脖子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叫撕扯着床单,」干
我!干我主人!惩罚我!啊!啊!「我下了狠手打她的屁股,揍得她声声惨叫。

  在我几乎同时高潮的瞬间,我的内心才顿悟得知她与老外搭讪的那天晚上,
我其实是介意这件事的,但我一直把它压抑在潜意识里假装大度,今天我对婕的
种种超越平时尺度的凌辱,都是我在报复她的不检点。

  那为什么上次香港帅哥服务生我马上就跟婕沟通,而这个老外的事我却压抑
了这么久呢?一方面是因为服务生的事发生在我眼前,而老外的事完全是婕转述,
而且还听说两人闹得不愉快,减轻了我的不快。

  剖析自己是痛苦的,但从深层次来说,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对一个服务
生有心理优势,而对一个老外白领则没有,甚至我预想他的生殖器一定远比我大,
这种自卑感让我不愿提起此人。尽管这个白人讥讽中国男人鸡巴小这件事是相当
无品的行为,但就像婕所说的,」他说的其实是事实「。

  据婕说,这个老外后来曾在微信上向她道歉但她没理会。我有些奇怪为什么
婕没有直接拉黑他,不过我也没有再问。至于他,也许他是真心歉疚,也许他只
是因为婕的美色想于不可能的境地中再尝试一把,我倾向于相信后者。男人嘛,
性,甚至只是对性的预期或幻想,就能推动我们做许多事,此事中外皆然。
TOP Posted: 2019-04-28 10:04 | 回9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846
威望:946 點
金錢:-7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八)

  当我日渐从婕与男二号那段经历的阴影中走出来,他们的那段视频也开始成
为我乐趣的来源。各位读着我的故事的读者,绝大多数应该都是绿帽症患者吧?
我知道你们梦寐以求自己伴侣出轨的一张照片,一段录音,一小段手机视频,而
我有幸欣赏了我挚爱的美丽女人和他人一场完整的性交。

  无数次我看着婕坐在他身上呻吟着,一双美乳晃动着前后扭动她的丰臀,以
及他把她压在身下象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样奸淫她,无数次我听着我的爱人抱着
别的男人说「我爱你」并让他在她完美的肉体上尽兴,但不管我多么被刺激,手
淫时高潮得多么剧烈,我都能感受到灵魂深处的伤痕。

  又一个欲望流淌的夜晚,我躺在婕身侧,她的胴体横陈,一丝不挂。我右手
捉住她的一只丰乳揉搓,左手扶着她耸起的圆臀借力,不疾不徐地抽插她湿润而
紧致的阴道。卧室里一片几乎不见五指的黑暗,她在黑暗中喘息。渐渐地,我们
喜欢在做爱时关灯,可能因为如果看得见对方的表情,或者对方看得见自己的表
情,会让我们不好意思进行每次突破道德界限的对话。

  「最近和瑜有没有联系?」我问道。

  「有啊」,她很自然地答道。换了从前的女友,她们一定会不好意思,而婕
似乎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当然,她也毫不顾忌告诉我。

  「说些什么?」

  「下礼拜Eva 过生日,问我会不会去。」Eva 是我们共同认识的一个女生。

  「然后呢?」

  「我说去啊」

  「他也去是吗?」

  「嗯。」

  「你们要见面眉来眼去了是吗?」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她哦了一声,轻笑道,「你不放心的话一起来啊」

  我有些犹豫,一时没有说话。

  「你可以来看看这个把你女朋友脱光的男人」,婕喘息道。

  「哦……」我的肉棒刺激得在她洞里一跳,口中说不出话来。

  婕感觉到我的抽搐,也唔了一声,「好硬主人……好舒服……」

  「那天晚上你的裸体被他看光了是吗」,虽然早知这是事实,从自己嘴里说
出来还是倍感刺激。

  「是的,」她动情地描述,「不光是看,还被他摸遍了。」

  我幻想着当时的场景,下身的快感像被放大了,有绿帽癖的同好们都知道这
种感觉。

  「他还舔我的奶头,很喜欢的样子」,她沉浸在回忆里,「舔了很久……」

  婕的双峰浑圆,饱满如玉,乳晕偏大,仿佛雪原上的一片嫣红花丛,性感到
了极点。

  「哦……」,我想到这一切都发生在我得不到她、每夜只能在思念中独自手
淫的那段时间里,扎心的刺痛此时却混杂了酥麻,「那时候你不肯跟我做爱,却
跟不止一个男人上床。」

  「我也是想不要太乱,所以没真的跟他做」,她辩解道。

  「你不是说是因为大姨妈没结束嘛?」

  「我如果真的很想做,大姨妈又阻止不了我」,她吃吃笑道,「那天晚上他
有多想,你是男人你自己想想看……他硬是缠着我到天亮才睡。」

  我想象着他的百般挑逗,「你有没有被他挑逗得很想?」

  「也想的」,她承认道,「就是觉得不太好,没让他得逞」,语调忽然一浪,
「不过反正现在也不太晚,对吗吕墨?」

  我心中纠结,虚虚应了一声。

  「他比你瘦,人家有腹肌」,她回味道,反手掐了一下我的肚子,「你看看
你。」

  我答不出话来,四十出头的人了,又疏于锻炼,有些方面是无可辩驳。婕比
我小十多岁,满身软玉温香,柳腰却仍如少女。

  「不知道跟他做一次是什么感觉」,她享受着我的抽动,却低低地自语道。

  「你下次试试就知道了」,我嘴硬道。

  「好的,这是你说的」,她接话道,「反正马上Eva 生日要见面了。」

  我意识到这是个真实存在的可能性,心里愈发纠结。虽然有绿帽情结已经很
久,毕竟最近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而且双方分手时婕有性生活,和这样眼睁睁
看着她去出轨,似乎也不是一回事……

  婕自顾道,「我可以带你去,让你看看这个看过摸过你女朋友身体的男人是
什么样子,让你跟他握个手什么的。」

  「噢……」,我刺激得接不上话,屌下却不停。

  婕又道,「然后你就说有点事早点走,方便我跟他调情,好不好?」

  我惊诧于她的大胆,低吼了一声,揍了她屁股一巴掌。

  「唔……你打得好重」,她娇声道,「说呀,好不好?」

  「……好……」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觉被她催逼刺激无比。

  她嗯了一声,「如果他给我的感觉好,我就……跟他回去……」

  我心如油烹,却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有可能会被Eva 看出来」,她自语道。

  「看出什么?」

  「Eva 知道我跟他回去过」,她道。

  我心中一紧,「她怎么知道?」

  「那晚她也在,看到我跟他上一辆车,后来她问我的。」

  我们平时跟Eva 在一起玩的时候她从来没表现出来,原来她早就知道婕背着
我有这些事,我登时感到无比羞辱。也许她看着我宠爱婕的时候心里在想,这个
女人给你戴了绿帽子,你还像条哈巴狗一样把她追了回来。

  说来奇怪,本该让我愤怒的屈辱此时却让我想要自暴自弃,被加倍羞辱,
「噢……所以她知道你给我戴绿帽子……」

  「这算什么绿帽子」,婕轻笑道,「你不要急,将来有的你戴。」

  我呜咽一声,口中却不由自主地道,「我觉得这样好刺激……」

  「什么好刺激?」

  「你跟别人调情,然后被你的朋友、我们共同的熟人看到……」

  「哦?」婕有几分惊诧。

  「让他们看到你跟他回家……来的时候是跟我一起来的,走的时候却跟他一
起走……」

  「噢……」婕被这个想法刺激到了,「你想让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给你戴绿帽
子是吗?」

  「是的」,我沉浸在屈辱的快感中道,「我想让他们背地里嘲笑我,见面的
时候表面若无其事,我转过脸去他们就用嘲弄的眼神看我,想这个男人真可怜…
…」

  我还没完全说完,婕已经被刺激得大叫,「噢!吕墨你这个绿帽子!你没救
了你!」

  我只觉男人的自尊像被从身体里抽空了,心中的刺激却让我有些飘然,「哦
是的!我是个绿帽子!」

  「你放心!我会给你戴无数顶帽子的!」婕边用大屁股迎合着我的撞击边浪
叫道,「你求我呀!求我给你戴呀!」

  「求求你……」

  「求什么?说出来!」此时的婕霸气十足。

  「求求你,给我戴绿帽子……」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噢!」婕大叫一声,接着冷笑道,「吕墨你记住了,今天是你自己求我的,
你将来不要后悔。」

  我心中纠结万分,充满自我摧毁的惶恐和刺激,下身的感觉瞬间接近临界点。

  「快点呀」,婕催促道,「快点插我!」

  「我不行了」,我咬牙支持了片刻便败下阵来,抱住了婕不让她来凑,「停
一下!停一下,这样我要高潮了!」

  「不要停呀!」婕急道。

  「我还没干够!让我停一下好不好?」我哀求道。

  婕像个欲求不满的婊子一样带着哭腔扭动着身躯道,「我要呀!」

  我额头青筋暴起,此时多摩擦一下都会射出来!急道,「我帮你舔好不好?」

  婕像被捉上岸的鱼般扭动着,渴望获得哪怕一点点下体的摩擦,「不要!我
要你的屌!插我呀主人!插我呀绿帽子!你不插我找别人插了你听到没有!」

  我大叫一声,再也顾不上世界上的任何一切,抱住婕的肥臀用尽全身的力气
像疯了一样撞她,婕的尖叫突破天际,让我怀疑整幢楼都听见了!我的每次撞击
都发出啪啪大响,此时如密集的鼓点伴随我的征伐!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一秒后
我已经在射精,热流从我体内喷泄而出,一股股涌向婕的肉穴深处。我自觉面目
狰狞,如同被逼至绝境的野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干死这个婊子!」

  话说后来我真的在Eva 的生日宴会上见到过瑜,我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还
见到婕和瑜两人在一个角落说着话,两人的表情相当暧昧。我觉得当时瑜是有很
大机会上到婕的,因为有一段时间婕频繁地性幻想他,他们还约会过至少两次,
但据婕说他有女朋友工作又比较忙,一段时间后婕不怎么提他了。?

                (九)

  15年我和婕开始讨到结婚的问题,但两人对时间表有着不同的想法,婕希望
尽快,可能也有父母的因素,而我因为种种顾虑,希望有更多时间观察。那时婕
刚开始和我同居,两人摩擦不断,在她歇斯底里的某次,我把她推倒在地并大吼
你给我滚,这样的事发生过两三次。虽然每次都会和好,但这些矛盾和冲突对婕
的心情造成很大的影响。其中有次我抽了她一耳光,她离家出走过几天,但不久
在友人的劝说下回来跟我谈,我说了几句软话,她也就留下了。那晚我在床上搂
着她求欢,她说不行。

  「我还有阴影……不要这样……我是有原则的」,她挣扎道。

  我见她不从,反而更性欲高涨,把她压在身下,像强奸一样不管不顾地扯开
她的内裤拨到一边捅了进去。

  她噢了一声,无力道,「你这个坏蛋……」

  我奸淫着她,暗想老子抽你耳光,你还是乖乖回来挨日了,你根本就离不开
我。

  婕搬进来不久后,嫌原来收入低辞去了工作,我除了负担两个人的生活开支,
开始每月贴补她零用。刚开始她向我借钱很不好意思,后来我们都不提借这回事
了,反正总是要在一起的。

  她心情不好时,会自己写一些类似日记的文字,自我剖析她对我的感情。我
看过一些,看到她在这些心情独白里称我为她最爱、为之付出最多的男人。到16
年开始,我们的争吵基本停止,我想是磨合得差不多了,她也不再写这些东西。
也许还有一个因素是她有了一个新的女性朋友叫M.那年下半年有段时间M 经常陪
她电话聊天,婕会走上阳台拉上门,跟M 聊很久。女人是需要倾诉的,而我不是
一个好的倾听对象,特别如果内容是关于我自己的,所以我觉得婕有M 这个朋友
挺好。

  在性生活上,婕一如既往地满足我。审美疲劳这件事,在我对婕的感觉里神
奇地被免疫了。每次带她出去,她仍然总是全场最美丽的女生。只要一拥抱她,
我的下身就会勃起。和婕做爱,没有一次我不是硬如少年。

  我对婕的兴致勃勃,也使得其他女生很难吸引我,周围没有一个女生能与她
比美,渐渐地,从前身边的花儿都失联了,连我自己都没料到,过去颇为风流的
我竟然成了一个忠诚的男人。和婕的在性方面的交流相当坦诚,婕对此也相当开
放。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们去芭提雅旅游的时候,由于我说没见识过泰国浴,
婕就带我去了一家让我进去玩,自已在隔壁酒吧等我。

  当我在浴室里日着小姐想着是我女友带我来嫖的,心里那个美啊。当晚回酒
店我又日了婕一次,我告诉她我在操她的鸡巴两个小时前还在另一个女人屄里,
她说她以为浴室里只是按摩最多打个飞机,我淫笑着说现在你知道了,她略有不
甘的样子让我兴致高涨,那晚我像平时一样把她插到数次高潮,她竟然没有多少
心理障碍。

  兄弟们,别羡慕我,这就是我独特的婕,要知道她是个大学毕业的普通白领,
不是小姐出身。婕对我的主要要求是互相之间要保持绝对坦诚,任何外部关系都
只是为了增进我俩之间的情趣而不能影响我们。

  平时在床上,婕越来越大胆地挑逗我的绿帽欲望。那年我生日的时候她送了
我一张「绿帽卡」,说明可以由我兑现,随时指定她给我戴绿帽子。我不得不佩
服她的创造力和风骚程度。

  虽然对何时办结婚手续这件事有着矛盾,但婕和我都很憧憬她为我披上婚纱
这个场景。而在床上,画风很快就变得淫靡。

  「想不想在结婚那天戴绿帽子?」婕会挑逗我问。

  「想……」,这本就是每个绿帽爱好者的终极幻想,我发过一些配了文字的
相关图片给她,她相当喜欢。

  「我想在结婚前拍一套裸照送给你……我可以先勾引摄影师让他干一次,然
后婚礼那天再叫他来」,婕闭上双眸微喘道。

  「嗯」,我期待地道,「可以直接找婚纱摄影师,先拍普通婚纱照,然后我
们提出拍一些性感的,让你一件件把礼服脱掉……」

  「哦……」,婕刺激地呻吟着。

  「摄影师肯定一听到这个要求就硬了,等到他看到你不久前还穿着雪白婚纱
高贵纯洁的身体完全裸露在他眼前,他的鸡巴肯定胀得要爆炸了」,我诱惑婕道。

  「那我就让他插我」,婕的声音里带了憧憬。

  「好的,这时换我拿起照相机拍下来」,我说,「将来让他们给我们专门印
一本纪念册,前面是我们俩的婚纱照,后面是你的裸照和你被别人操的照片。」

  「噢好的……然后婚礼那天找个机会先让摄影师干我,你帮我们望风,我让
他射进去」,婕说,「然后再跟你走红毯,说不定一边走一边他的精液还会从我
大腿上淌下来。」

  「我操!」,婕总是能挠到我心里的痒处。

  「晚上还可以让伴郎干你」,我喘息道。

  「噢……洞房花烛夜你作为新郎自己不干,看着伴郎干我是么?」婕刺激万
分地道。

  我们在这样的幻想中高潮。

  我常幻想婚礼的那天婕会穿什么样的洁白婚纱,如同女神般耀眼。每个参加
婚礼的男人都惊叹于她的美貌并心生邪念,每个他们身边的女伴都吃味于她们丈
夫或男友的目光而心生嫉妒。

  我从未告诉婕我有她和男二号的性爱视频。我曾想如果新婚夜因为种种现实
的局限没有实现我们的终极幻想,我就把这段视频在我们爱情最美好的夜晚拿出
来共同欣赏,并来一场疯狂难忘的性爱。

  婕的身边一直不乏追求者,对此我并不太介意。美女么,总有蜜蜂或苍蝇围
着转。有时别人约她出去,我还觉得有点小刺激。和婕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事,我
相信她不会轻易对别人动情。那年她认识了几个男生都对她颇有好感,这些人我
都见过,其中一个叫小周形象还算可以,约她某个周末出去集体旅游,刚好那个
周末我出差,此前几天晚上我们在床上做到一半时说起这事,她问我想不想让她
去。

  「你想去就去呀」,我此时鸡巴插在她洞里,精虫上脑的时候尤其大方。

  「要过夜哦……」

  「你跟他睡一个房间?」我警惕道。

  「当然不是,女生跟女生睡。」

  「哦」,我放下心来。

  「但是我可以去找他哦……你想我跟他发生点什么吗?」,婕骚骚地道。

  「会吗?」,我有点紧张地道。

  「你想的话我也不介意呀,人家比你年轻,小鲜肉,肯定很有新鲜感」,婕
半真半假地道,「我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没什么新鲜感了。」

  我直觉婕是在挑逗我,这个小周比她还小一岁,又只是个普通4S店销售,估
计她也看不上,就是别人献殷勤她觉得有趣。不过这个场景说得比较真,还是有
点纠结。

  「说呀你」,不想婕见我不语,反而催促我,「我要不要满足你的性幻想你
告诉我?」

  「我……」

  「我觉得我要满足你还是很容易的,」婕自顾呻吟道,「我只要主动投怀送
抱,他没理由不愿意的。」

  「……那肯定……」,我心想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什么男人要不到,区区一个
小周还需要投怀送抱?

  「吕墨你要不要,要不要他给你戴绿帽子?」

  「哦……」

  「怎么不说呢,说你想让小周跟我上床呀」,婕揉搓着我的睾丸诱惑道。

  我被她刺激得无法思考,「……我想……」

  「你要的是吗」,婕抢过我的话头道,「你要求我主动去勾引小周好吗?你
不会生气你会很开心的是吗?」

  「我……是……」

  「噢!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婕浪声道,「等我跟他上床以后我会告诉你
细节的你要听吗?我会告诉你我给你戴绿帽子了。」

  「要的……」

  「哦……我会恭喜你的……你的第一顶绿帽子总算正式戴到头上了……你已
经等了很久了是吗?你马上有谈资跟你那些绿帽同好们谈了是吗?」婕发出嘲讽
的浪笑声。

  我已经刺激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附和的嗯声。

  「那你干我!干爽了我就满足你的绿帽癖!」,婕几乎是命令道。

  我再也忍不住自己,淋漓地射了出来。

  婕也哼了几声,随即奚落道,「你从前可以干我两个小时,现在只有二十分
钟都不到。」

  前两年我状态好的时候,每次和婕的性生活都在四十分钟以上,有时真的可
以操她一个半到两个小时,中间短暂休息五到十分钟。这两年体力和性耐力都大
不如前。

  「年纪大了嘛」,我自嘲道。

  「不许说自己年纪大」,婕皱眉道。

  「嗯」,我心想不说可以,我自己知道啊。

  那个周末,婕和小周那群人按计划去了外地,晚上发微信给我,「吃过晚饭
了玩得很开心,等下还有篝火晚会」

  「跟小周玩得很开心是吗」,我故意嘲她,加了个贼笑的表情。

  「是呀,他的嘴很甜」,婕回了个扬起一条眉毛的贼笑。

  「你尝过了?」我故意曲解道。

  「你想不想知道?我就不告诉你,让你今晚整晚想着我也没有跟别人勾搭」,
她吐舌。

  「我操你个小骚货」,我加了个菜刀。

  「想戴帽吗亲爱的」,婕贼笑。

  「我也不知道」,我跟了个可怜的表情。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明明就是个绿帽癖,对吗」她加了个「悠闲」的表
情,这个表情不知为什么有一片绿在头上!

  「是……」,我拿着手机舍不得放下,等待着她的每条信息,阴茎勃起如铁。

  她却好几分钟没有回复,正当我心神不定时突然连续进来几张图片,我一看
喉咙发紧,都是她的裸照。那面容那奶子那屁股,看得我的鸡巴胀得不行。

  「正好回来换衣服,发点福利给你」,婕吐舌。

  「美死了」,我两眼红心。

  「你女朋友这么美的身体,你舍得让小周骑在我身上?」

  「噢~」,我已经分不清婕是在挑逗我还是说真的。

  「好了我要出去了他们还在等我,今天晚上你自己撸着,想我有没有给你戴
绿帽子好吗亲爱的?」她亲吻。

  「嗯」。

  这天晚上我很是焦虑了一阵子,又希望她满足我的性幻想又觉得不甘心,特
别看到裸照里她女神般的样貌身段,总觉得这么美的女友白白给别人、特别是一
个不怎么样的男人干我吃亏了。撸了一次还无法入眠,凌晨两点见婕没有消息发
来,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没敢主动发微信给她,后来又撸了一次才睡着。
TOP Posted: 2019-04-28 10:04 | 回10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846
威望:946 點
金錢:-7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十)

  第二天早上起来上班,才忐忑地发了个「早安,亲爱的」。

  婕不久就回复了,「早安呀」

  我想问她昨晚怎么样了,又怕被她嘲笑,可能也有点怕知道结果吧。

  「今天吃完午饭就回上海啦」,婕竟然也不提,她一定是故意的,我嘴角勾
起。

  「等我回来拷问你」,我贼笑。

  「来呀来呀」,她也贼笑。

  话虽如此,真的当我回到上海,在婕多汁的肉穴内做起活塞运动的时候我又
怂了,半晌没提这事。

  婕高潮了一次后我们换了侧后式,我发现这个姿势由于她不需要面对我,说
起话来尤其无忌。

  果然不一会儿她就在呻吟中道,「你怎么不问我周末有没有跟别人上床呢?」

  「哦……」,我一阵心跳,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你有吗?」心里却
松了口气,如果她真的出墙了她应该会有点心虚不会主动这样说。

  她却不答我,「你想吗?」

  「我……我也不知道……」

  「你不在乎我有没有跟别人上床是吗?」

  「当然不是」,我辩解道,「我就是……自己也不清楚想不想……」

  「其他那些团友都在撮合我们」,婕喘息道,「我想要跟他发生些什么太容
易了。」

  「嗯……」我机械地应着,不敢问他们到底做了没有。

  「他拉我的手了」,婕忽然道。

  「哦是吗」,我心里一阵酸。

  「是的,走在河滩上的时候」,婕回味道,「我觉得他还是不错的,有肌肉
瘦瘦的那种,又年轻。」

  我闷着头只管插她。

  「我觉得他还会再约我的」,婕呻吟道,「你说我要不要去?」

  「想去就去呀」,我还是把包袱丢回给她。

  「好的,既然你喜欢我就去」,婕顺水推舟道,「到时候你送我去跟他约会
好吗?」

  「我操!」,我又被刺激到了。

  「吕墨你送你女朋友去跟别的男人约会好吗」,婕浪声道,「然后你在外面
等着,约会完了再开车带我回来。」

  「你这个婊子」,我骂道。

  「或者我让他送我回来,然后在我们家楼下在他车里让他干我,你躲在车外
面听好不好?或者我打电话给你,你自己在家边听边自己撸。」

  我刺激无比地唔了一声。

  「他知道我有男朋友的,你们见过,他知道你长什么样的……他如果骑在我
身上听我打电话给你他肯定也很兴奋的。」

  「噢你这个荡妇!」

  婕冷笑,「你自己要的呀,我觉得你已经准备好了吕墨,你已经准备好戴上
绿帽子了对不对?说呀!」

  我嗷嗷地叫着,射出了精液。

  有点奇怪的是婕此后就没有主动跟我提小周,这个人好像消失了。

  大约一个月后,也就是16年国庆我和婕去新西兰旅游,玩得挺开心。

  为了办新西兰签证,她数落我还没跟她结婚导致她手续不便,后来我写了个
书面证明说明我们关系长期稳定,还是顺利拿到了签证。

  在新西兰期间,某次在一个湖景房我面朝落地窗落座,边欣赏湖景边让婕给
我跪舔并用手机拍摄,她顺从地吮吸我的肉棍和卵蛋。

  「屁眼也要舔。」我提醒她道。

  她闻言有些意外,但她钻了下去如过去一样侍奉我。我心中却想,她已经很
久没有主动为我舔肛,而这在从前是每次做爱她都会主动做的前戏。

  不久前她还发了个帖子给我,说长期吃药对女性有副作用,于是我不戴套随
心所欲内射的好日子到头了,我想要不要去做个结扎,反正我不想要孩子。

  临回国的前一晚我们相拥在屋外看星星,平静而浪漫。

  从新西兰回来,婕就一直怂恿我去新西兰找工作然后带她移民,我开始在相
关网站定制搜索,不过这毕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另外虽然我不满于自己现在的
工作,毕竟身边还有日渐衰老的父母,真的出国了他们怎么办?所以也没真的作
决定。

  婕自己也找了份新工作开始上班。由于她一直跟我纠缠结婚日期这件事,我
仍然每月在经济上补贴她作为延迟的补偿。婕的新工作比较忙,经常较晚下班,
回到家有时还要跟客户打电话,挣点微薄的工资也不容易,但我想凡事都要从长
计议,哪怕为了点退休金也好。在上海这样日费斗金的地方,单凭我现在的收入
积蓄,退休后养两个人要想生活有质量还真不容易。

  某夜,我们两周里第一次做爱,我半真半假地说我挺想看十几岁的大学生操
她的。

  「大学生时间太短了」,婕懒懒地道,「你知道我就是大学里被破处的,一
点也不舒服。不要大学生,我要找稍微大一点但是年轻的肉体。」

  我自己四十出头,无论如何不年轻了。婕从前说最喜欢看我穿西装的样子,
有种成熟男人的味道,近两年她不再这么说了。我心中感慨,没有接话。

  婕像是没有意识到我的伤感,接着道,「要么吕墨,我找年轻男人给你戴绿
帽子好吗?」

  我自暴自弃地道,「好的,反正我迟早要戴的。」

  「哦~」,婕心里的痒处被刺激到,哼了一声道,「你自己也知道的是么吕
墨?」

  我不吭声,不管怎样,这个美女现在还在我的床上,捅着她多汁肉穴的也是
我。

  「哦……哦……好爽……我很爽的时候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的吕墨」,婕
呻吟道,「所以你可以现在要求我给你戴绿帽子,我会满足你的,要不要?」

  我含混地唔了一声。

  婕骚浪地叫,「哦插我……快点插呀……插死我……哦爽死了」说着高潮了
一次,还没停止喘息就接着道,「你怎么不求我给你戴绿帽子呢吕墨?你说呀?」

  我嗫嚅道,「我……我求你……」

  「对你求我呀,求我满足你」,婕喘息道,「你以后去买顶绿帽子,戴上以
后到我公司来接我下班,让我同事都看到,好不好?」

  我刺激万分地附和着。

  「哦吕墨,你以后会对我提要求的是吗?不是要求干我,而是要求别的男人
干我,是吗?哦吕墨我等着这一天,等着你求我,你求我我就满足你,快插我,
快!哦日我!插死我这个骚货快点!你快满足我呀!」

  我已经快要忍不住想略缓一缓,婕却在不停地索取,「不要停呀你!」

  我苦恼地咝着声,「停……停一下下……」

  婕话音突转冷道,「太舒服了是吗?这么舒服的屄你以后戳不到了我告诉你,
以后没有你的份了吕墨,你以后只有看着别人插的份。我让你看个够,好不好?
我天天给你戴绿帽子,只要你想,我每天满足你。」

  我实在受不了,拔出鸡巴扑向她的腿间舔她的阴蒂和阴道口,那里沾满了淫
水。

  她啊了一声,扯着我的头发激动地道,「吕墨你的鸡巴不行了是吗?你已经
满足不了我了是吗?」

  「是的」,我虚弱地道,舌尖拼命取悦着她,「我岁数大了,满足不了你了
……」

  婕浪叫道,「哦你自己也知道的对吗?是需要年轻男人来帮你满足我了……
你将来只要撸就可以了,你以后撸的素材会很多的你放心好了,你不用再想像了,
我让你亲眼看到这个画面,好不好?」

  「好……」我揪心地道。

  「我骚不骚?」

  「骚极了……」

  「你就喜欢我这种骚的女朋友对不对?那种乖的只给你一个人干的女朋友你
还不要呢。」

  「对的我就喜欢你这样骚的,会给我戴绿帽子的女朋友」,我迷失在自己的
欲望里。

  「你口味怎么那么重呢?」婕嗤笑道。

  「那你喜不喜欢我这样的男朋友?」

  「喜欢的」婕浪叫,「这样我就可以到处找男人了!」

  我的头发被婕揪着,她的屄一下下凑向我的舌头,她的大腿夹紧我的头颅用
力绞着,不一会儿就又高潮了一次。

  她看着我满鼻子满下巴湿淋淋的样子,扯了张餐巾纸给我,「擦一擦。」,
又浪浪地道,「舔得倒满舒服的。」

  我不好意思地抹干净,却听她又冷冷地道,「刚才谁让你拔出去的?」

  我还以为她会表扬我舔得好,一时张口结舌答不出来。

  「以后我不叫你拔出去你不许自己拔出去听到没有?人家刚才正爽的时候,
讨厌。」

  我陪笑道,「听到了」,戴上避孕套握住龟头向她洞口顶进去。

  「哦……」婕舒服地叫出声,「下次你要是再敢不听话自己拔出去,我就不
让你进来了。」

  「不敢了」,我努力控制着节奏,避免马上再有射精的感觉。

  「不要说插了,到时候你撸我都不让」,婕越来越有女王范,「你要经过我
允许才能撸。」

  「哦~」,我万分刺激,自虐地道,「有一种锁……男人用的贞操锁……锁
起来就不能自己撸了……」

  「是吗?哦!」婕被刺激到了,「吕墨你去买一把呀,我要把你锁起来!」

  「好的,然后我把钥匙交给你,你把它挂在项链上戴出去。」

  「噢!」婕刺激得大叫,「插我!快插我!」

  我再也无法推迟我的高潮,在强烈的耻辱中射在了套子里。

  ?

               (十一)

  第二天我就在淘宝上搜索男用贞操锁,整个过程中我都是硬的,满脑子都是
自己屈辱地被婕锁起来的样子。我发现贞操锁往往标榜自己是小号,卖点就是紧
紧限制住佩戴者的阴茎,有些重口味的竟然还有内向金属刺,甚至导尿管以配合
长期佩戴,瞧得我心惊胆战。

  除了锁我还买了一顶绿色的毛线帽子,以及一件女式T 恤,上面印了一个戴
着绿帽子的男人漫画。买完这些东西,我忍不住手淫了一次。

  贞操锁送到的那天,我把它拿出来试戴,可是每次鸡巴碰到钢圈就会硬,胀
大到无法塞入的程度,我无奈地等待它绵软,再试还是这样,最后我放弃了打算
改天再试。

  婕工作很忙经常晚归,我欲望强烈的时候她却往往不在状态,要么人不在要
么说累。大约又过了两周的一个周六下午我才再次有机会同她做爱,我告诉她我
买的东西,她相当兴奋。然后我告诉她我要连续出差大约四周时候,中间只回一
个周末。她的第一反应是「啊?四个礼拜?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那么久!一直看
不到你怎么办啊?」

  说实话那段时期我觉得她对我的热情有所减退,但听到她这样说,我感觉她
的爱还在,可能只是随着时间沉淀了。我安慰她说中间会回来,所以其实只是两
个两周。

  这两周我们照常每天互道晚安,我很期待周末的见面和性爱,换了从前我们
肯定干柴烈火每天在微信上互相挑逗了,现在……毕竟在一起时间久了,我想。
婕也已三十出头,不是从前那个动不动在我开车时扑过来帮我口交的那个女孩了。
我这样想着,心里充满感慨。

  那个周六我向她求欢,她顺从了我并一如既往地投入地和我做爱。

  「哦……舒服……痒死了……」,婕享受着我的抽插,「对了,今天忘记把
你锁起来了……不要紧,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充满刺激地哦了一声。

  「锁起来就完全不能摸到鸡巴了是吗?」她好奇地问。

  「是的」,我胀红了脸道。

  「蛋呢?」

  「嗯……蛋摸得到但是会被一个金属圈箍住」,我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这样子啊……」

  「是的」,我自虐地道,「我想……将来你出去跟男人约会的时候……被你
锁起来」,光是这样的话听在自己耳朵里就有剧烈的羞耻快感。

  婕大叫着瞬间高潮了一次,不久接着道,「到时候你肯定很饥渴的。」

  「是的」,我想像着,坚硬如铁。

  「你肯定整晚等着我回来帮你把锁解开让你泄欲。」

  「嗯……」

  「但我不会帮你解开的吕墨」,婕恶魔般笑道,「我就要看你很饥渴的样子。」

  我大叫一声,只觉无比刺激。

  「你求我呀,求我把你松开让你泄欲。」

  「我……求求你……」

  「哦……不行……看你怎么求我……」

  我意识到从前在她身上意气风发如君王般的我,现在早已沦为被调教的对象,
但这种感觉真的好刺激,我充满快感地在她耳边嗫嚅道,「我……跪下来求你好
不好?」

  「噢!好的……你给我跪下来求我……解开以后我也不会让你插的吕墨……
你以后根本不要想插我……解开也只是给你五分钟让你自己撸一下……而且不许
射,不会让你标出来的……」

  我不知道婕是怎么无师自通而即兴想到这些的,我听得已经兴奋得只能呻吟。

  「如果你敢标出来我以后就不把你解开,让你再也撸不到自己……你以后只
有看别人操的份,听到没有?让你在那边舔我,把我舔得很湿很饥渴,舔得我准
备好让别的男人插进来。」

  「……哦……哦……」

  「快插呀,接下来两个礼拜你又插不到了……我看你能忍多久……等下就把
你锁起来……听到么……哦……干我……操我」,婕瞬间又到了极乐的边缘,
「骂我……骂我……哦吕墨……我就喜欢给你戴绿帽子……你绿帽子要戴到天花
板了吕墨……噢看你平时骄傲的样子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就是个绿帽癖……你快点
干我,干死我!干死这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她到处给你戴绿帽子!噢!噢!」她
大叫着又高潮了一次。

  我刚跟她换了个姿势,缓缓磨了她几下,她竟然就来催促我,「快点呀吕墨
快插我呀,你两个礼拜没干了怎么都不像野兽一样地干呢……吕墨,就你这种表
现你以后再也插不到我了我告诉你……听到吗你?」她的气势已完全压倒我。

  「是……」

  「来呀,撞我的大屁股……你想让别的男人来撞我的大屁股吗吕墨?」

  「想的……」

  「我也想的,想让他们来撞……哦快一点……哦操我……爽死了……日死我
……」

  「想让什么样的男人撞你?」,我喘道。

  「什么样的都可以,只要我喜欢……只要我找来的男人你还要挑吗,你又没
有资格挑挑拣拣,你以后就负责帮我舔舔湿,别人标出来的精液你帮他擦掉一点
……我以后会让别的男人标进我屄里的,你知道的对吗吕墨?」

  「是的……我知道的……」

  「但你是没资格标的,就算让你插你也只能戴套。」

  「是的,你已经每次让我戴套了。」我屈辱地道。

  「对啊,而且我不会让你标出来的,你插几下我爽了你就可以拔出去了,该
干嘛干嘛去……你以为你可以舒舒服服从头干到尾吗吕墨……你以为你可以在我
身体里泄欲吗做梦吧……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听到没
有?」

  「听到了」,我呜咽道。

  「你要是干的让我不舒服我就让你立刻拔出去……然后一个礼拜我都把你锁
起来……噢!快一点!好舒服……噢我现在觉得舒服的时候你给我多插几下……
日我呀……干死我……干死我这个贱女人……骂我呀!」

  从前顺口的各种羞辱婕的话,现在都变得难以出口,我也已经不知多久没有
在做爱的时候打她的耳光。

  她不满足地道,「你怎么不骂我呢……我给你戴绿帽子你都不骂我,你舍不
得骂我是吗吕墨……我给你戴绿帽子你太喜欢太爱我了所以不舍得骂我了是吗…
…噢吕墨你这个绿奴!」

  婕转发过一篇微博给我,我跟她解释过什么叫绿奴。

  「噢是的!」,我已经完全在屈辱中迷失了自己,颤声道,「以后我给你想
一个尊称好吗?」

  婕大叫着再次高潮。

  「你现在越来越想做绿奴了是吗吕墨……」,她喘息道,「噢!快用你的大
屌操我……以后我随便给哪个男人操你都没有权力吃醋了是吗?」

  「……我可能还是会吃醋……」

  婕打断我道,「但是我想跟谁操你都没权力反对了对吗……我想给谁日就给
谁日,对吗吕墨……你就给我在家乖乖等着……来操我……到我后面来撞我的屁
股!」

  我配合地换了她最爱的姿势,她腰臀结合处有两团迷人的腰渦.

  「噢好爽!噢但我想换个男人在后面这样操我,撞我的屁股!日死我!打我
屁股……骑我……打我屁股……骂我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婕的双臀如桃,此
时被撞出一波波的肉浪。

  「XX婕你这个婊子!你就想让各种各样的男人像插婊子一样插你对不对你这
个破鞋」,我鼓起勇气骂道。

  「噢对的!我要让他们都射进来!但是你要戴套的……你现在就去给我戴套!」

  「噢求求你……让我再插一会儿再戴……」,我哀求道。

  「不行……你现在就去戴」,婕推开我道。

  我无奈戴上套子再次进入。

  「你以后只能戴套知道么……不然不让你插……你还要求我……求我我也不
一定让你插……」

  我激动地道,「我以后都听你的……女王……」,这句话出口,我觉得我所
有的尊严都丧尽了。

  「天哪!我给你戴绿帽你叫我女王是吗?」,婕刺激地大叫,「吕墨你这个
绿奴!干死我!卖力干听到没有!你以后听话吗?不听就把你锁起来……听话也
要把你锁起来!」

  我再也抑制不住射精的欲望,嘶吼着和婕双双达到了巅峰。
TOP Posted: 2019-04-28 10:05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5(s) x2 s.8, 06-18 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