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乱缘与迷情(门卫跟小三、公公与媳妇)共 20 章-连载中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乱缘与迷情(门卫跟小三、公公与媳妇)共 20 章-连载中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铁棒溜滑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5
威望:2 點
金錢:1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5-28

赶上连载了
TOP Posted: 2019-06-25 11:20 | 回3樓
风吟醉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7
威望:3 點
金錢:2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2-27

02 章

非常晴朗的夜空,月亮的身前没有乌云遮挡,皎洁的月光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展现着她的妩媚,丝毫不顾及月下人的感受。

 窗内,男人正奋力埋头耕耘着,高档的席梦思垫被震得直响,身下的女人卖力的叫唤着,尽可能地向男人谄媚着她的愉悦。

 一阵快速的涌动,一声低吼,一切刹那间归于平寂。

 男人翻过身,不停地着气,女人头香汗,也止不住地娇着。

 “今天怎么了,第三次了都,遇到什么不痛快的事情了么?…”

 “没事。”男人有些不耐烦:“工作上的事,你先睡吧。”女人一个侧身抱住全身赤的男人,的部死死地贴在了男人膛。

 男人点起一烟,开始云吐雾起来。

 “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嘛,说不定我能开导开导你。”男人突然呛了一口烟,止不住咳嗽起来。

 女人温柔地用纤手抚过男人的背部:“少点烟,对身体不好。”

 “嗯。”男人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声,眉头紧紧地皱着。

 “你连续两天晚上都不回家,不要紧吗?”女人讪讪地问。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抽烟。

 “你老婆一定会怀疑的…”

 “她知道了又怎么样?”女人话才说道一半,便被男人打断。

 男人又是猛一口烟:“我和那个女人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

 “可她是你老婆。”

 “马上就不是了。”男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没有要你马上和她离婚。”女人紧靠着男人的身体,拥的更紧了。

 男人没有说话,目光冷峻。

 “建鹏…”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月光透过窗帘的隙钻入了室内昏暗的空间,窗外的冷风依旧呼呼地吹着,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这是一个冬日的寒夜。

 长夜漫漫,众人入睡,万物生灵,月不息。

 月落起,又是崭新的一天,该来的总会来,暗藏在黑夜里的那些污浊和寒气,太阳,永恒的太阳,一定会把你们全都赶走。

 清晨的鸟鸣声是此起彼伏的,阳光是和煦温柔的,尤其是在这冬日。

 阳光洒进地的卧室,一束束光线照到贾莉美好的躯体上,在女人美妙的体上映出百叶窗的层层影子,勾勒出年轻女子人的曲线。贾莉喜欢睡,网上看到说这样对身体好,也不置可否。

 睁开眼,睡眼惺忪地挣扎爬出大,就这样光着身子,穿上拖鞋向卧室外走去,屋内暖和的空气一点也不干燥,头旁边就是公公买的加器,细细地吐出着水蒸气,柔和而又温情。

 果不其然,公公正在厨房间做早餐呢,老头穿的也不是很多,虽不伟岸的背影仍显出浓浓的父爱,就像一座山一样可以依靠。

 “丫头你干嘛呢,快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

 “哦。”贾莉嘟哝着小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先刷牙啊,刷完牙吃早饭,培煎蛋吐司。”贾莉慢地穿上衣服,刷牙的时候,脑海中一直浮现着昨天晚上疯狂的细节,脸上洋溢着人的微笑。

 吃完早餐,贾莉开始整理起东西来,刚结婚时丈夫送的LV包包却远比不上公公送的廉价大挎包实用,到底是公公会疼人,体贴细微到能观察得知她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晚上想吃点什么?爸给你做。”

 “爸您看着办吧,您做的我都爱吃。”

 “那我去菜市场买只鸭子回来炖?”

 “爸我不爱吃鸭子…”

 “我就说嘛,那黄豆猪手汤怎么样,养颜的。”

 “嗯!”贾莉不由得出幸福的笑容,这种家庭的温暖,已经不知有多少时候没有从自己的丈夫身上得到了。

 “爸,我出门了。”贾莉一边穿上雪地靴,一边和公公挥手致别。

 “出门当心点,前几天雪没化透,当心滑啊。”

 “嗯,知道了爸。”贾莉关上门,准备接元旦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的到来。

 “小莉!”才走出了没几步,贾莉就被身后雄厚的声音喊住了。

 “爸,怎么了?”

 “你的口罩,外面冷,我昨天帮你买的。”

 “爸…”贾莉一阵莫名感动,不知说什么才好。

 悠长的走道里显得寂静异常,贾莉看了四下无人,飞快地亲了一下老周,然后快速奔向电梯口,妩媚高挑的身姿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转角。

 这天天气不错,虽然寒风依旧,但是贾莉或许没那么冷。

 公司里的暖气一点儿也不比家里的舒服,真是搞不懂在节约什么,正在心中抱怨着的时候,贾莉被人拍了一下。

 “想什么呢?”贾莉吓了一小跳,回头一看,是丁婷。

 丁婷比贾莉小一岁,个子比贾莉矮一公分,原来也是做模特的,在模特圈像贾莉和丁婷这样的姑娘条件再好,没有一米八零成不了大器,矮于一米七五更是永无出头之。后来读书、转业,去年进了这家公司,又和贾莉成了同事。

 “今天脸色不错啊,看不出前几天还生病的样子。”丁婷挑逗着贾莉,忽而又低了声音:“老公把你滋润的不错嘛!”

 “说什么呢你…”贾莉脸一红。

 “真羡慕你有个好老公。”

 “你条件那么好,都二十六了还没有男朋友,说明什么?说明你太挑剔。”轮到贾莉逗着她了。

 “我要求哪里高了,我就想要个长的比我高,赚的比我多的男人,长的难看点都没关系。”

 “你就吹吧。”

 “真的!”

 “你看Allen怎么样?”

 “死洋鬼子一边去。”

 “那David呢?要再不行只有楼下门房张大爷了。”

 “他?倒是海,又帅又有钱。”

 “是啊,吴姐说他有六块腹肌呢!”

 “止不住他是个花心大萝卜,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啊,我看她倒是对你有意思的。”丁婷说的没错,前几年David还追求过贾莉,后来才知道贾莉已经结婚了,闹了个大笑话。

 “嘘,小声点。”一旁的吴姐忍不住发话了。

 “吴姐,怎么了?”贾莉低声音说到。

 “别让Anna听见。”

 “吴姐,是不是又有什么新闻了呀?”丁婷好奇地问道。

 “没错,吃午饭的时候说。”

 “嗯!”吴姐今年四十多岁,半老徐娘风韵犹存,人也气热心,就一点十分八卦。

 不过女人嘛,只要自己不是八卦的主角,多少对八卦的故事情有独钟。

 吃午饭的时候,吴姐兴冲冲地把所知道的八卦一股脑的倒了出来,根本刹不住车。原来是已婚的人事主管Anna和公司第一帅哥David好上了,这属于婚外恋加上办公丝毫恋情,绝对的大料猛料。

 “你说她怎么就和David好上了呢,公司那么多人。”

 “你想啊,David是什么人,花心大萝卜人所皆知啊,Anna这种结了婚的女人偷情当然是找帅的咯,又不是找老公,花心一点也没关系。”吴姐口若悬河,如同做着长篇演讲。

 “我还是不明白,Anna老公我见过,年轻有为的,长得也不难看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吴姐示意贾莉和丁婷身体往前凑:“据说,只是据说啊,她老公那个不行了…”

 “才多少岁啊就不行了。”丁婷嘟哝着嘴。

 “才35而已,男人这个年纪压力大啊,上有老下有小的。年轻时候估计没少折腾别人家的姑娘,你看David现在牛,纵情滥到时候一样下场。”吴姐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彷佛一切都是她亲眼目睹的。

 丁婷不说话了。若有所思地在想着些什么。

 “小莉啊,你家老公也得注意啊,你看你长的那么漂亮,身材又好,你家老公肯定没少疼你吧,再疼你也得注意身体啊。”吴姐又拿起贾莉开起了玩笑。

 “吴姐你说什么呢,这大中午的…”

 “哟,大美人还脸红不好意了,吴姐和你说正经的,你看你这脸蛋滋润的,越来越漂亮了,都是男人疼出来的吧。”吴姐没有收口的意思,继续打趣道:“男人就是牛,女人就是地,地越耕越肥,牛越耕越瘦,就是这么个理,姐话糙理不糙。”贾莉脸通红,吴姐才不会知道贾莉脸红的真正原因,自家的男人不要这块风水宝地,倒是被自己男人的爹勤恳耕耘。

 “姐偷偷告诉你,婷婷你没结婚以后也用得着,姐每个月都给我家男人炖汤喝,什么猪汤、牛鞭汤、核桃仁汤,壮的大补!尤其是这大冬天的,喝点这当归羊汤,保证把你家男人捆得死死的!你看我家男人都四十好几了,一点不比年轻时候差。”吴姐说得唾沫星子飞,嗓门也不注意地加大了。

 “姐你轻点…”贾莉更不好意思了。自己的脑海中,却思前想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年过花甲的公公之所以这两年不见能力下降,昨天晚上还梅开二度了一回,一是因为两人严格控制着做的次数和频率,差不多都是一星期才做一回,都是重质量而不重数量,从不草草收场,从不滥于。

 这第二怕就是因为公公绝妙的厨艺,特别是煲汤的手艺,注重养生和食补,气足的很吧。公公六十多岁宝刀未老,反倒是自己随着年龄往30岁靠,体内被男人开发的望比前几年强了不少,早上赤着身子看到在做早餐的公公,甚至有一种当场被他在身下填空虚的冲动…

 “想什么呢小莉?”

 “还用问,当然是想男人啦…”伴随着丁婷咯咯的嬉笑声和涨红着脸的贾莉,中午的时光显得快乐而又短暂。

 原本只是平淡的一天,不过就在差不多快要下班的时候,贾莉突然被丁婷叫住了。

 “小莉我和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情中午的时候不说。”

 “这事儿和吴姐没关系…”

 “你待会儿和我去见个人。”

 “谁?”
TOP Posted: 2019-06-25 11:54 | 回4樓
风吟醉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7
威望:3 點
金錢:2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2-27

03 章

 “去嘛,去了你就知道了。”

 “你倒底说不说啊,不说我就不去了。”

 “行行行…”眼见贾莉真的要走,丁婷一把拉住她。“你还记得杨梦珏吗?”

 “杨梦珏?”只是几秒的糊涂,贾莉的脑海中,过去的那些记忆片段渐渐全部浮现。

 “她怎么找到你了?”贾莉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

 “哦,上次路上遇见的,互相留了手机号码,说要和你一起聚聚,叙叙旧。”

 “有什么好聚的,又不是一类人。”贾莉轻蔑的口气,似乎两人过去的确有曾经解不开的心结。

 “这么多年过去了,小莉你也该放下了吧。”

 “我有什么放不下的,见她就见她,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改变。”丁婷在一旁沉默不语,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喂?爸,我小莉啊。”贾莉拿起手机。

 “今天不回来吃晚饭了。”

 “嗯,有重要的事情,您自己吃吧。”

 “您也当心身体。”

 “嗯…我也一样。”挂掉电话,女人漂亮的眼睛所透出的光泽,其中却放出凶狠的光芒,仿佛要把扫过的一切全部杀。

 街上依旧风雪连天,新生的树枝芽想要绽放光彩,还需要很久很久。

 老周慢条斯理地收拾着屋子,到了他这个年纪,得益于自身保养有方,也受恩泽于上苍眷顾,手脚还能像他这么利索的老年人已经不是很多了。不过尽管如此,做任何事情,老头皆以“慢”字当道,不与人争吵,戒骄戒躁,心平才能气和,气和方可健康。

 除了个别的时候,即使是和儿媳妇做媾,老周也奉行一个慢字,充分的前戏,慢条斯理的爱抚和送,每一次的爱生活都能超过一个小时以上,加之约定俗成的每周一到两次做,保质而不苛求于数量,让这一对老少鸳鸯一次次都能够达到爱的巅峰。

 大早上买完菜,帮儿媳妇整理完房间,再洗洗,中午吃完午饭再小睡一会儿,这便是老周的日常退休生活。

 儿子和儿媳妇屡次闹翻以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说是加班,但他和儿媳妇都心知肚明。夫之间缺乏完善的沟通,误会重重以至于如今家庭矛盾不断发,处于破碎的边缘,尽管这反倒让老周自己占了便宜。

 现在的年轻人啊,完全忘记了家庭才是生活回归的真谛。

 “喂?哦是小莉啊。”

 “是要加班吗?”

 “外面吃饭注意卫生啊,当心冷…”尽管室内没有其他人,但老周还是突然低了声音:“爸爱你…”儿媳不回家吃晚饭,儿子更不可能回家,老头儿的心突然落寞下来,一下子觉得没什么事情做了,这倒把他难倒了。

 下棋本是他业余生活中重要的一项,无奈楼下花园里下棋的那些小区里那些个老头棋品实在太差,老周平时一般不乐意陪他们玩儿,吃完晚饭,犹豫了一下,老周还是一个人就出去了。

 华灯初上的夜,灯火通明的城市中心广场,璀璨星空隐下的红男与绿女。

 十二楼的粤菜厅清雅阁,这里就餐的人并不是很多,或许还是消费档次颇高的原因吧,大家的目光不少都偷偷瞄向靠窗的一桌,那里是三个活生香的大美人,每一个都身段高挑,感人。杨梦珏坐在一边,贾莉和丁婷坐在另一边,大家都没有言语。

 “莉姐,我知道你还是没有原谅我。”杨梦珏忍不住先开了口。

 “有吗?”贾莉没再从她整齐洁白的上下排牙齿的隙中多蹦出哪怕是一个字。

 “我知道我欠你的我一辈子可能都还不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听说你结婚都好几年了,我是真心的祝福你。”

 “谢谢。”看见对方服软,贾莉似乎略有消气,不过依旧惜字如金。

 贾莉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女人,当年趾高气扬的跋扈气息全然不在,漂亮的脸蛋上光彩依旧,却能隐约看见疲惫的神色,她还不到二十四岁,本是一个女人生命中最美好的年纪,现在却看上去和她这个结婚多年的少妇一般成,时间真的能改变人吗?

 “你和方磊还好吗?”贾莉主动问了起来。

 “还…还好。”看着眼前女人支支吾吾的样子,贾莉知道事情一定不是她所说的那样,她迫切的想知道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你们还在一起就好,我从来就没把他当回事儿。”贾莉表明姿态,或许心中确实还有对当年杨梦珏横刀夺爱的愤恨,但她却怎么也发作不出来了。

 “姐,你能原谅我就好,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这些年我一直在找机会和你道歉。”

 “乾杯吧,二位美女,一切都化作酒水,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丁婷赶紧来打圆场:“我先来!”说完先举起了面前的红酒杯。

 玻璃杯清脆的响声响起,过往的云烟真的就能够这样烟消云散吗?

 回家的一路上,贾莉一直在沉思,事情一定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姓杨的女人一定还是什么事情要说。挥别丁婷,回到家,却意外地发现公公没有在家。

 贾莉换下外套和鞋子,看到桌子上还放着保温箱子,饭菜和煲好的猪手汤,摸了下还是温热的。桌子上留着张小纸条,贾莉没看便知道是公公为关心她而留下的。

 “小莉你回来了啊,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你还要吃点吗?要和汤的话爸再给你热。”老周打开门,却发现儿媳妇先回来了。

 “爸你去哪儿了啊?”

 “哦,我去和老张头下棋去了,一入神就晚了,呵呵。”老张头?就是那个公司大楼楼下的保卫处保安?个子才一米六出头,长的又黑又壮,一开口是乡下的土话,活一个才入都市的老农民。贾莉不皱皱眉头:“不是和你说过了嘛,别老和那老头来往。”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对吧?”老周严肃地看了贾莉一眼:“我们毕竟几十年的老情了,当年我在乡下的时候,他们一家可都帮过我,咱不能忘恩负义不是?”

 “话是这么个理不假…”

 “你别瞧他那样,他儿子上个月当上了市法院的法官,可比你男人出息多了。”

 “那也不是什么好人,儿子法官老爹保安,这儿子该多不孝啊。”

 “你还别说,是老张头自己非要当这个保安,说坚决不让儿子通关系,他一乡下老头儿年纪大了当个保安也好,他儿子还真是个大孝子,这一点还是比你男人强。”

 “什么我男人我男人,不是你儿子啊。”

 “行行,我错了。”老周还是宠她。

 “再说了,晚上,你才是我男人。”贾莉在老周脸上亲了一口,逗得老头直乐。

 贾莉也是假生气,一哄就好。

 “月底您六十六大寿,明天晚上把建鹏叫回来商量下怎么办吧。”

 “嗯。”老周没反对,毕竟好久没见过儿子了。

 “对了,这个周末我来做菜怎么样?”

 “你,能行吗?”

 “可别小瞧了我!”贾莉竖目横眉,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我给您煲汤喝,放心,一定好喝!”屋内的空气润而又温和,贾莉喝了一口老周煲的黄豆猪手汤:“嗯,好喝!”第二天第一大早,老周给儿媳做完早餐,便到集市上买菜去了,晚上儿子要回来吃饭,一家人终于能够坐到一起好好的吃顿饭了,心想着这才有点家的样子。

 儿子周建鹏的确有些时没有回家了,估摸着是外边有了女人,儿媳妇也心照不宣,谁都没有在儿子面前点穿这件事情。想到这里老周不由得叹了口气,贾莉这么好的女人儿子居然不要,只能由他这个当爹的好好疼疼儿媳妇了。

 一整天老头都在忙着整理家务并且为晚上的饭菜掏空心思,待得好不容易做完了六菜一汤,儿子和儿媳妇先后回到了家,气氛却让老周始料未及。

 “工作,工作,工作,你眼里有这个家吗?现在倒好,连家都不回来了!”

 “我不工作谁给你钱买包买衣服买化妆品,谁给你…”“你混蛋!我要的是这个吗?!你给家里多少你自己心里清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有女人了!”

 “有女人怎么了!母猪还会下个崽儿你会什么!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哪一件你做了?还不是爸在做!”

 “周建鹏你他妈不要脸!”饭桌上老头儿精心制作的佳肴无人问津,眼见得儿媳和儿子几乎是在自己的面前要动起手来,老周再也忍不住了。

 “都给我住口!”老周的右手握着筷子,狠狠地往桌上一砸,这一砸把贾莉和周建鹏都震住了。

 “吵!吵!吵!都不想要这个家了吗?”贾莉低着头没有说话,周建鹏的目光也不敢往父亲的方向去,印象中父亲从小到大很少发火。

 “不想过日子都他妈给我滚出去!好好过日子的就留下来!”老头中气很足,雄健的声音在房间内反覆回。

 周建鹏隐约觉得不对,父亲从来不偏袒谁,今天这话却明显冲着他。

 沉默了好一会儿,周建鹏点起一烟,猛然了一口。

 “你就知道抽烟!总有一天把你死!”老周狠狠地骂道。

 “行,我出去!”周建鹏眉头一皱:“哼!这家我没法儿待了!”

 “砰!”周建鹏把门重重一摔,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贾莉傻眼了,她没想到周建鹏会真的走,老周也呆住了。

 公媳两人就这样干坐着,贾莉眼眶中的泪水不停地打转,那个曾经海誓山盟,陪伴她度过无数个夜夜的丈夫,那个发誓说要爱她一辈子的周建鹏,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她才二十七岁,没有孩子,自己又是个孤儿,如果真的离婚,今后的大半辈子该怎么办?她从来就是一个需要人疼爱的女人,但那些因为她倾城的姿而留恋于她的男人却从未给她真正的依靠;再嫁?如果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男人们还会对她反覆献殷勤?他还能相信哪个男人?

 “你爱吃的青菜。”老周给贾莉夹了一大筷子。

 贾莉通红着双眼,不由得望去自己的公公,这是她如今唯一信赖的男人,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而老周却是一脸肃穆,彷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天塌下来爸给你顶着。”贾莉娇躯一颤,修长的手臂紧紧地抱住老周,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她真的哭了。
TOP Posted: 2019-06-25 12:16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2, 08-22 0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