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乱缘与迷情(门卫跟小三、公公与媳妇)共 20 章-连载中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乱缘与迷情(门卫跟小三、公公与媳妇)共 20 章-连载中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风吟醉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7
威望:3 點
金錢:2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2-27

06 章

晚冬时节的午阳光,是生活在北半球的人们最不愿意放弃的大自然恩赐,贾莉亦是如此,她一个人坐在商业街的路边咖啡馆里,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一小块黑森林蛋糕,手指不停地划过她的苹果4S手机。

 邻桌的是一个混血模样的年轻帅哥,时不时地会偷瞄一眼不远处的美人少妇,少妇却浑然不知,因为她始终把注意力集中在窗外街对面的中国黄金店。

 贾莉此行的目的很清楚,她是为了找到那个吴姐口中小三的线索而来,从上午十点不到一直到现在,估摸着快三个小时有余了。

 贾莉知道这么做极有可能是无用功,但她还是坚持在咖啡馆里观察着,一扫到有年轻漂亮的高个子女孩靠近金店,她便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可如同贾莉一样等级的高挑美女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何况现在的年轻女孩子不都会常去施华洛世奇和Tiffany这样的品牌店去挑选首饰吗?

 不过贾莉猜测周建鹏和那个狐狸相好了这么多年,的确很有可能已经给了第三者离婚然后娶她的承诺,如果是这样的话,戒指和项链等金银首饰的挑选就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之一,那个女人也就可能会再次出现,而丈夫不回家无法通过他的手机了解到信息,这也就成了至今为止的唯一的一条线索。

 “嗨,你好,可以认识一下吗?”帅哥显然是耐不住子了,主动向贾莉搭讪。

 面对年轻帅哥高大拔的身材和深邃英俊的五官,贾莉反而丝毫提不起兴趣,只是瞄了一眼,动人的眼眸又向窗外划去,那里才是她所关心的地方。

 碰了壁的帅哥显然不甘心,高富帅的他还从没有女生能拒绝他人的笑容,他淡淡一笑,下决心要征服眼前的美女。

 “我叫…”

 “你叫什么我一点没有兴趣。”贾莉根本没有抬头再看帅哥一眼,甚至是有些暴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帅哥很尴尬,尽管站在那里别人会认为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觉得兴许只是这对小情人在拌嘴罢了。

 贾莉又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要开口又马上冷冷地说道:“从小养尊处优的你,长得帅家里又有钱,无论是女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想要就一定会得到,得到却又不懂得珍惜,难道不可悲吗?”小帅哥突然有点被说懵了,竟然一时失语。

 “我已经结婚了,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了。”

 “可你手上没戴戒指,不是吗?”帅哥好不容易地见针般说道。

 “因为我要离了。”

 “那我还是有机会的,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和我在一起…”小帅哥像是抓住了汪洋上的一独木。

 “我已经有爱的人了,我很爱他。他年纪很大了,不帅也没什么钱,但他是真心爱我,你还不会懂的,因为你还太年轻。”贾莉说完,脸上出的表情透出一丝不屑于轻蔑。

 “我还有事。”贾莉的话简短而又急促,说完便拿起包走出了咖啡厅。

 她的确有事,还是重要的事,就在和混血帅哥对话的刚才,一个高挑纤细的倩影一闪而过,走进了对面的金店门店。

 尽管时间很短,但是贾莉依然能够判断出那女子是谁。

 居然是杨梦珏!

 贾莉顾不得许多,快步走出咖啡店融入川不息的商业街人群中,留下年轻帅哥傻愣愣地拔背影独自矗立。

 贾莉悄悄地躲在人群里,闪转腾挪了许久,直到杨梦珏走出金店的大门,她才走到之前杨梦珏反覆留恋的柜台前,望着玲琅目的各式金银戒指,彷佛又回到了五年前自己要做新娘子时的年华。

 “小姐,您喜欢哪一款,可以给您试一试。”甜美的女声把贾莉从回忆中拽出。

 “嗯…”贾莉有些感到唐突,但她很快镇定神色。

 “是这样的,前面看戒指的那个美女是我妹妹。”贾莉面不改的就撒了个谎,这一招急中生智怕是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

 “我说哪,个子都这么高,气质都这么好。”营业员小姐立即堆出了一脸笑容。

 “我妹妹要结婚我爸妈都不知道,她年纪还小,但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支持她。”贾莉又开始圆之前的谎话:“她是不是和我的未来妹夫一起来过?”

 “是一个高个子的年轻帅哥吗?”

 “对的对的。”营业员立马回答道。

 “那就好,我妹妹这个人你不知道,仗着自己长的漂亮,换男朋友比换衣服还快,既然要结婚了,还是原来那个就好。”贾莉精致的脸蛋上表现出一副心里石头落肚的样子,其实心中却五味杂陈。

 如果那个小三真的是杨梦珏的话,她想她一定会要杀了那个女人,蓦然之间再想到清雅阁吃饭那次杨梦珏的吐吐,贾莉就更加怀疑了,这个女人六年前抢了方磊,莫非现在又抢了周建鹏!

 她努力地住自己的怒火,表面上客气地和营业员说完了临时编出来的故事,然后快步离开金店。

 贾莉的脑中一片空白,然后是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

 见儿媳情况不对,老周自然是一脸焦虑,在再三询问之下,贾莉终于说出了她的顾虑和猜测,对于公公的依赖是从体到生活上全方位的依赖,也似乎只有公公才能在这件事情上给予她更多的建议。

 毕竟是长辈,见多识广,听完贾莉的叙述老周很快便安抚起儿媳起来。

 “小莉啊,我觉得这件事没有证据你就不要猜测。”

 “爸,可是我…”尽管如此,贾莉还是久久不能平复心境。

 “这样吧,看你烦恼,爸也心疼,爸有一味方子,可以治你这心病。”

 “什么?”贾莉一听,倒来了精神。

 “不过需要一味药引子。”

 “哦,是啥呀爸?”

 “这个…”老头把子一,出一条凶猛的蟒蛇。

 “你个老不正经的!”贾莉不“噗嗤”笑出声来。

 “来,吃了他,包你药到病除。”老周说完就把手往贾莉的带伸去。

 “讨厌!现在还是白天呢!窗帘都还没拉…”贾莉娇声骂道,自己的玉手却开始自己上衣起来。

 “味道怎么样?好吃吧!”

 “还行,就是一股味儿,昨天不是洗过了么?”

 “良药苦口!”时隔许久的爱,久旱逢甘霖般的爽快。

 “嗯…爸,真好!”“爸,再深一点…”

 “哦…对…对对…就是那里…”

 “啊…舒服…舒服死我了…”

 “爸…我爱你…”“…死我…”…

 午后的阳光明洁而又透亮,想要抗拒这冬日的严寒就一定要运动自己身体的机能,四十年前在乡下落魄之时,还年轻的老周奋力地在田地里农作,他吼着号子挥动着胳膊,开垦着略有些贫瘠的田地。

 如今的老周同样在勤奋,努力耕耘着身下的沃土,他心间快地唱着有节奏的旋律,随之来回大幅度地摆动着自己的下体,他彷佛觉得他从未老去过,年轻儿媳的娇媚仪态和眼神无不肯定着他的功绩。

 和那时一样,他细微地冒出了一些汗水,依旧感到无比的快乐和值得。

 已经快七十岁的老周撒开了劲在大地上奔跑着,如同一个孩子玩耍一般的愉悦,儿媳年轻高大的健康躯体使他不用任何顾虑地去放肆赏玩,他愈加地疯狂,锄下的每一锄子都用尽所能地深入到底,俨然自己还是个在田野上辛劳的二十多岁小伙儿。

 终于在冬日的下午,老周施下了新年后的第一袋肥料。

 老周着气卧倒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满意地看着他耕作的成果,而不远处的两座高耸的山峰之前也同样被他所征服过。

 “爸…”贾莉含情脉脉地看着越发骁勇善战的老将,不送上香吻,两人的舌头再一次陷入了无法分离的织。

 浪漫的法兰西舌吻被这一老一少用中国式的方法完美诠释了许久。

 “小莉,你一定要离婚爸支持你,但爸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比你更好的儿媳妇了。”老周又沉默了一会儿:“离婚可以,建鹏要和外面女人在一起也可以,但是我只认你这一个儿媳妇!”又是一阵紧紧地相拥,贾莉靠在老周的怀中,这是她唯一避风的港湾和永久的依靠。

 现在离春天越来越近了。

 “不过女人到底是女人,日子久了就任由感情泛滥萌芽,至今造成伤心的局面。女人都痴心妄想,总会坐大,无论开头是一夜之,或是同居,或是逢场作兴,到最后老是希望进一步成为白头偕老,很少有真正潇洒的女人,她们总是企图从男人身上刮下一些什么。”——《胭脂》

 “在看什么呢书呢?”

 “《胭脂》。”

 “你周末不会就在家看书吧?”丁婷无趣地敲着电脑键盘,妩媚的眼睛也有些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嗯…就看看书。”贾莉对于撒个小谎早已是轻车路了,和自己公公大白天做的事情能够在外边随便说?

 “你呢,昨天的私拍你去了吗?”贾莉随口问道。

 “没有,我昨天有事儿忙别的去了。”

 “下次你看到杨梦珏好好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反常,我总觉得她不对劲…”贾莉心中依然把杨梦珏作为抢走她丈夫的第一嫌疑犯,这种深深的厌恶和不信任是在多年前杨横刀夺爱时就埋下的。
TOP Posted: 2019-06-25 13:47 | 回9樓
风吟醉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7
威望:3 點
金錢:2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2-27

07 章

锋利的匕首径直刺入了膛。

 鲜血无法抑制地开始漫出来,女人的房和外面那件橘的风衣被染成了鲜红色。她紧紧地握住匕首,手上的鲜血开始往地面上滴落,绽放出娇的花朵图案。

 在和对方的搏斗中她已耗尽了全力,双手开始愈发地颤抖,双膝重重地跪倒在地上。她始终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本来刺向对方的刀锋,如今却进了自己的膛。

 血越越多,她整个高大的身子顿时完全砸倒在地面上,睁开双眼却是一片模糊,围城一圈的路人却一个都看不清楚他们的脸。

 他们在笑吗?

 还是在指责她?

 她想她就要死了。

 直到她再次睁开双眼。

 这是一个梦。噩梦。

 贾莉光洁的额头冒着冷汗,娇声着气,声音不大,没有把身旁的老周惊醒。

 丈夫几乎彻底的离家出走,使得公媳二人即使不做也会同共枕,如此。

 公公平时睡的比较早,贾莉则是年轻人从前都要11点以后再睡觉,不过现在老周都会哄贾莉入眠后再睡,贾莉也越睡越早了,生活上也开始逐渐加入一些类似于跳蛋和狐狸尾巴之类的玩具,两个人的生活节奏愈发的合拍起来。

 贾莉侧身看了一眼安详香睡的老周,然后紧紧地抱住他,温软的房挤着老周的身体,老周条件反般地伸出手臂,紧紧地搂过儿媳温暖的身子,直至两人都安然地睡去。

 天气渐暖,尽管最近心事萦绕,上班前贾莉依旧精心打扮了一番,这也算是一名白领丽人的职业守了。

 一想到关爱自己去亲生女儿般的公公,一想到每天上班前公公端上不重样儿的早餐,想到自己还算体面并不劳累的工作,对于自己接下来的人生,贾莉总还有不少期许,那对于仍不知在何处的第三者,浓重的报复和仇意也会淡然一些。

 可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班的贾莉收到了丈夫的短信,上面的语句言简意赅,不过区区数字却字字如刀:今晚我回家,商量离婚。

 贾莉没有再哭,她沉默地继续上班。一个女人要学会坚强,学会做精彩的自己,第一件事就是学会不哭,然后再是种种行动,而对于贾莉来说,这种行动则有她自己的定义——报复。

 于是乎这一天所有与她产生过不快的人都被她深深的忌恨了下来,无论是因为批判她魂不守舍表现的经理,还是中午就餐时少找给她钱的餐厅老板,亦或是下班回家路上与她相撞的中学生,或多或少都被这个气昏了头的女人看做了恶劣心态的牺牲品。

 浸在怨恨中的女人是不讲理的,是可怕的,漂亮的贾莉也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

 回家后在理所应当的和丈夫周建鹏大吵一架不而散之后,离婚并没有达成协议,婚姻之处的繁枝末节没有处理好,想要离婚一走了之,又岂是如此容易的事情?

 平时做事并不能算得上雷厉风行的贾莉,这次被真的急了,她决定这个周末无论如何也要找杨梦珏出来谈一谈,哪怕她并非又一次做了自己和周建鹏的第三者。

 贾莉迫切地想知道那个破坏她婚姻的第三者是谁,如今她已经完全沉溺于和公公之间扒灰伦的漩涡之中无法自拔,而正是那个已经潜伏了至少三年之久的第三者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并且谁都已无回头之路。

 而此时的杨梦珏,这个身高一米七十七、年轻漂亮的模特,这个行走在大街上被无数男人视作女神的高挑美女,正又一次在一家不知名的连锁宾馆内柔软的大上,在一个身材臃肿脑门发亮的中年秃顶身下,恣意的委婉承着。

 中年秃顶男正是那个上周才光顾过她身体的那位“马老师”他把杨梦珏那双无比修长的美腿分开,并将其架在自己敦实的肩膀之上,鼓出的啤酒肚正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杨梦珏平坦的小腹,每一次冲击都深深的使自己和身下年轻美女完全地融合在一起。

 与上次不同的是,马老师似乎有些顾虑,每深深地送大约二十余下,他总会费劲地向另一侧扭过他那肥厚的脖子,丑陋的嘴脸一览无遗。

 “赵老,还要换个姿势吗?”秃顶的马老师挤出一丝谄媚的笑,询问的正是享有盛誉的着名摄影界泰斗,小宋和马老师口中的大学教授赵老师。

 这个赵老师已经是头银发了,本是该享受三代同堂之天伦的时候,却甘愿一生名誉毁于一旦之风险来这儿拍摄的画面。

 他充皱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似乎的确非常认真的在进行摄影创作。

 得到赵老师的肯定,秃顶马老师抱起杨梦珏婀娜的上身,然后将她翻了个个儿,高个子的她如同一条母狗一般跪趴在上,修长的双臂被秃顶向后拉拽着,刚出不久的再一次充实了她紧实的腔道,顺利地起来。

 她的身体也在合着正肆她的丑陋男人,突然间,男人停止了冲杀般的撞击。

 杨梦珏哀怨地转过粉颈,看到秃顶男人地对她笑着,那是一种如此令人作呕的笑容。

 马老师嘟嘟的手掌往杨梦珏的股打了一巴掌。

 “嗯…啊!”年轻美人儿一声惨叫,精彩绝伦的身体开始不知廉地往后撞击。

 “对,自己动…舒服!这小货活儿真!”秃顶男人开始眯起眼睛赞叹起来,享受着这一切的愉。

 屋内再次亮起一片闪光灯。

 杨梦珏眼前一片眩晕,这灯红酒绿的都市从来就让她感到迷茫。于是乎她只顾闭着漂亮的眼睛,干脆就享受起这一切来。

 深深埋藏未尽的情缘

 就像一切不曾改变

 纵然沧海桑田纵然世界改变

 对你的爱一如从前

 你的誓言还在我耳边

 你的身影越走越远

 总又不断想起你微泪的双眼

 彷佛过去只是昨天

 总爱一回伤一回梦难圆

 你的笑在风中若隐若现

 忘记你需要多少年

 爱已冷心已倦情却难灭

 总爱一回伤一回梦太甜

 才让你夜夜占据我心间

 似梦似醒在这深夜

 往事渐渐蔓延

 杨梦珏纵容着肥胖秃顶的马老师在自己曼妙高挑的身体上尝尽了各种配的姿势动作,赵老师和一班“摄影爱好者”也足了眼福,尽情地按下快门。

 终于在不懈的努力之下,在这付高大的娇躯体内出了,马老师不由得在心中大呼了一声:“值了!”然后褪下雨衣,重重地着气。

 “这女人真!”挂着去年问他妈妈要钱然后买的单反相机,小李轻声地对旁边的小王说。

 “你今天第一次来吧。”小王看着相机内自己拍摄的照片,然后迅速删掉了几张不满意的:“你叫是没看见上周那个女人,那才叫呢!深喉,3P、4P什么都能玩!上次还帮两个兄弟破了处呢!”

 “真的吗?那种女人一定很丑吧。”

 “放,那模样那身段儿,一点都不比这个差!”小王的表情彷佛那一切都任然历历在目。

 “唉!”小李还是个大学生,的确从来没碰过真的女人,不由得惋惜地叹了口气。

 拍摄完毕,众人都先后匆匆离开房间。

 “赵老师,您今天拍的还满意吧?”今天没怎么讲话也只是在一旁拍照的小宋开了口。

 “模特儿不错!”赵老师那张皱纹星罗棋布的老脸上终于能够看出一丝满意的神情。

 “赵老师,要不今天待会儿我和马老师走后,我让小杨模特儿晚上陪陪您?”

 “您放心,我已经和师母打过电话了,说今天我硬要把您给留宿在我家了。”看到老头儿犹豫,小宋立马又补上一句。

 对于这个无法得到她的心的女人,小宋始终有一种复杂的情感,他爱她,却又不止一次地充当着老鸨的角色给她招嫖。

 “是啊赵老,这么好的妞儿,机会难得啊!”正在穿衣服的马老师又在旁话道,丝毫没有注意到上杨梦珏对他投来的厌恶目光。

 机灵的小宋看到赵老头儿默认同意了,赶紧拉着还没有穿戴完毕的秃顶马老师走:“马老师,我请你吃酒!”秃顶能混迹多年,自然也不是什么不明白事理的主儿,赶紧附和道:“行啊宋老弟,不过该我请你喝!走!”黑夜长漫漫,佳人常凄声。妾身任郎采,此夜白发翁。

 娇柔细柳,问君为谁顾?廉颇年七十,匹马胜赵奢。

 老将御少女,枯木又逢。花径通幽处,往顾皆销魂。

 美人有绝,却做下奴。强问为何故,始知终不羞。

 贾莉一个人坐在清雅阁靠窗的座位旁,刚刚婉拒了一个小开摸样男子的搭讪。

 这贾莉打扮的娇媚异常,新染了栗的头发,化了精致的妆容,带着大框的无片眼镜,简单的一件针织衫和水磨蓝牛仔长,皮质拼接的白色薄呢外套很有心计的和中靴吻合,毫不花哨的衣着却是时尚气息十足,承托出她百里挑一的美人气质。

 她等的正是杨梦珏,为了显示她的气场,她的装扮十分考究,Tiffany的水钻耳钉,施华洛世奇的钻石项链和手链,尤其不能少了当初结婚时丈夫给她买的卡地亚Bridal婚戒,这是她正室的象征。如今周建鹏竟然和那个女人去中国黄金买戒指,自己的优越感反倒油然而生。

 女人嘛,虚荣心免不了的,何况是贾莉这样的美女。

 看到衣着简朴的杨梦珏,贾莉略感惊讶,她自然并不知道昨天晚上杨梦珏接到她电话时正在和一个年级比她父亲还要大上十余岁的老头子做。

 随便聊了几句,为了试探她,贾莉终于开口了。

 “你有事情在瞒着我,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她面色冰冷,话语中暗藏杀机。

 看着杨梦珏诧异的眼神,贾莉心中难以抑制地怒火中烧,果真又是她?思夜想着要揪出的第三者?

 “你…你都知道了?”杨梦珏顿了下:“对不起…”贾莉脑中一片空白。
TOP Posted: 2019-06-25 14:06 | 回10樓
与光同尘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17
威望:32 點
金錢:11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9-05-16

期待更新后续剧情。
TOP Posted: 2019-06-25 15:58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8, 08-25 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