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淫皇贼帝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淫皇贼帝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孔乙己与茴香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4
威望:4 點
金錢:3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9-08-19

主角:我抗议!好男儿视死如归,我绝对宁死不降,死就死啦,十八年后又
是一条好汉

  老狼:很好,你如果真那么想死,我马上就送你超生,然后在另一个新的故
事里让你继续当主角。

  主角:狼大果然明查秋毫啊,不过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下一个新的故事叫什
么名字?

  老狼:新的故事我保证名字拉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主角:哈哈哈,那我绝对没问题啊,好了,那个什么什么女,你尽管杀吧,
老子要去新故事里当主角去了。

  老狼:顺便说一句,新故事的名字叫「大话魏忠贤」

  主角:(做无底投地状)我投降,我投降……

              
     ***    ***    ***    ***

             
              淫皇贼帝第六章

  
  我自问自己没有做「天下第一死太监」的勇气,所以干净利落的决定投降,
这没什么可耻的,要知道,什么都不比小命更重要了,钱没有了可以再挣,美人
没有了可以再抢,小命要是没有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至理名言啊。

  我一边高举双手,一边用眼睛偷偷瞄着少女的娇躯,脑子里恶狠狠的想着,
小妮子,这次算你厉害,等你落到我的手上……哼哼。

  我的脑袋里很快就拂现出这美貌少女被绳子紧紧捆绑着,叉开大腿,在我胯
下哭泣求饶的样子,不知不觉的,我的下面,居然硬了。

  少女何其精明,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只见她的俏脸一红,长剑翻转,剑
柄重重打在我的后背上,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等到醒来的时候,就
已经出现在那个黑暗的小屋子里面了。

  待到功力运转了三周天,我收功起身,只觉得神清气爽,暗想这套内功法门
虽然打架不成,但对回复精力还是很有效果的,8年前我从那老不死的储藏柜里
面翻出这本名叫「如意神功」的武功密集的时候,这书早就已经破破烂烂,上面
积满了尘土,纸张发黄,还散发这一种酸味,里面的书页都残缺不全的,天知道
放了多少年了。

  当时我跟几个游民打架,结果让人家狠狠揍了一顿,那个老不死的连理都不
理我,我一时气愤之下,也不管这玩意是好是坏,先练了再说,这些年下来,总
算是有了不少的成绩,尤其是我发现,每当我跟女子交合的时候,小腹中就会有
一种类似于气的东西涌上来,这一年以来,每当我搞到了一个新的女子之后,我
的功力就会强上一分,不过这强实在是有点自欺欺人罢了。

  额……不知道床上功夫变强算不算。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我忽然听到前方似乎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肉体的碰撞声,
隔着木栏,是个走道,再前面隐约有些光亮,可惜看不清楚。

  我盘腿坐了下来,闭起双目,引导着体内的气灌向眼耳,片刻之后,再睁开
是,眼前的情景已经一览无余。

  原来,前面也是一间跟我所住的类似的小房子,透过目栏,可以看到一个浑
身赤裸的娇小女子跪在地上。

  她的两手被铁铐铐在身后,脚踝上也同样锁着铁链,双腿曲起,被人摆成伏
地挺臀的姿势。

  女子的眼睛上被蒙着一块黑布两边的布条在她的脑后打结,勒得很严,在这
种光线下,真可谓是目不见物了。她的小嘴被一个类似于马撅子的东西撑开,白
色的香津不断的滴落下来,在地上形成一小滩水迹。

  因为黑布和马撅子的关系,我无法看清楚这女子的面目,只能从她暴露在外
的脸形上推断出她应该有这不错的容貌,女子的身材很好,皮肤雪白,胸前的一
对玉兔坚挺饱满,小腹健美的没有一丝的赘肉,两条修长的美腿让人忍不住想要
把玩一番,一个大汉正从后面抱着抱着女子的腰,小腹啪啪的撞击着她的屁股,
随着身体剧烈的摆动,女子胸前的玉兔一摇一摇。说不出的娇媚动人。

  大汉身上流出的汗水啪嗒啪嗒的滴在女子的背上,显然已经运动了一段时间
了。只见他上。老杨似乎很喜欢这姿势,脸部已经兴奋的扭曲变了形,呼吸也开
始变的急促,他的手掌一边拍打女子雪白的屁股,发出一阵清脆的啪啪声,一边
马不停蹄的大力快速抽插,女子雪白的后臀被拍变得红通通的,性感的小嘴里发
出雌兽一样低低的呜呜声。

  女子似乎是被灌了药,全身香汗淋漓,丰满的后臀高挺着一摇一摇的,还在
迎合着大汉的抽动,大汉脸色红润,看起来也是兴奋的很,他似乎很喜欢着个姿
势,直到他呼吸急促起来,随着一声闷哼射出他的精华时,都没有换过。

  大汉趴在女子的身上,喘气如牛,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片刻之后,他才站了
起来,从女子的玉门之中抽出已经软趴趴的兄弟,到这时,我才看清女子下身的
情况,只见她原本娇嫩的玉门周围已经有些发黑,玉门中的阴唇微微外翻,粘滑
的白色液体不断从交合的缝隙中渗出,看起来很有些凄惨。

  大汉牛喘一阵,似乎又来了精神,继续抱着女子的身体,上下其手抚摸那滑
腻柔软的肌肤。似乎还想再来一炮,正在这时候,一个之前我听过的凶恶声音传
了过来。

  「干你娘勒,又不等我就独自享用了。」

  大汉似乎是被吓了一跳,全身一激灵,等见到说话那人从阴影里走出来的时
候才算是送了口气,说道:「干!杨三你这畜生想吓死老子不成?」

  那个叫杨三的大汉嘿嘿淫笑着走到女子跟前,掐了一把女子挺立着的玉兔,
口中说道:「啧啧,真是有弹性,被咱们兄弟玩了那么久既然还这么挺,真看不
出来,刘大哥的花样还不少呢,把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绑成这种样子。」

  刘大不满的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现在这婊子已经不是什么千金小姐
而已罪臣的家眷,圣上仁慈不杀她,已经下旨将她送往礼教坊悔过自新,你又不
是不知道。」

  杨三嘿嘿笑着说道:「大哥教训的是,嘿嘿,小弟总想着当初这小婊子还是
官家小姐的样子,一时没管住自己的嘴,小弟欠打。」说着,杨三装模作样的用
手在自己脸上打了一下,可惜声音轻得连自己都听不见。

  他一边揉弄着女子的玉兔一边说道:「想当初这小婊子总摆出一付高高在上
的样子来,仗着她那个死鬼老爹是刑部侍郎不把咱哥俩放在眼里,现在还不是乖
乖的翘起屁股任咱哥俩个玩。」

  刘大哼了一声,手上用力,狠狠打了一下女子的后臀,留下一个鲜红的手掌
印,女子被马撅子勒住的嘴里发出一声悲鸣,原本低垂着的额头猛得抬起,长长
的秀发在脑后甩动着。

  刘大说道:「只可惜明天这小婊子就要被送到礼教坊去了,留给咱们哥俩享
受的时间可不多啊。」

  杨三淫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瞒大哥说,小弟已经悄悄打听过了,这小
婊子在那里不过三钱银子,便宜的很呢。」

  「干,那不还是要花钱,怎么比得了现在白玩来的划算。」刘大不满的说。

  「是是,大哥说的对。」杨三连忙说道:「那就趁着现在,咱哥俩再好好过
过瘾。」

  「那是,反正这小婊子送到那里以后,不出个把月就得让人干大肚子,还不
如让她怀上咱们哥俩的种。」刘大兴冲冲的说着,连裤子都没脱,就拉下一点,
掏出自己胯下重振雄风的兄弟,抵在那女子玉门处,一动腰身,小兄弟就兹流一
声,滑进女子体内。

  「我说大哥,你这样也賊不够意思了,刚才你明明已经打了一炮,怎么还抢
啊。」杨三没想到刘大这么急色,连忙说道。

  两人争吵一阵,终于达成协议,刘大将自己的兄弟退了出来,换上杨三的,
杨三一边干着女子,一边说道:「大哥,刚才我好象看到对面的牢里面有人。」

  「哦,那个啊,听大堂的兄弟说,快退堂的时候,有个长得跟天仙似的美人
押过来的,说是什么淫贼,一开始主簿大人看这人长得一股子书生气还不相信,
没想到那少女不由分说将大人拽进内室,没过多一会儿主簿大人就走了出来将这
人关押到这里了。」刘大说道。

  「哦,有这等事,那美人有多漂亮?」杨三搀着脸说道。

  刘大摇摇头说道:「干,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听人说的,只知道那会看见她
的人都这么说。」

  「哦,那主簿大人运气可真好,能跟这么漂亮的……嘿嘿嘿。」

  「干,你怎么满脑子都是这东西,我看实际上可不是那么回事的,知道赖二
吧?」刘大说道。

  「就是那个色鬼?」

  「当时赖二就是凑上去轻薄人家几句,也不见那少女有什么动作,那小子就
捂着下身趟下了,刚才我听人说,那小子这辈子不能人道了。」刘大说道。

  「啊,那么厉害,这女的究竟是什么来头?」杨三打了个寒悸,心里想道:
居然还有这么狠的女的,不过说了两句而已,就要废了对方。

  「我可不敢问,不过看起来来头不小,连主簿大人出来后都对她客客气气,
只是那少女出来的时候好象在发火,说什么: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居然没抓到正
主,只抓了个小喽喽什么的。」刘大思索一阵,才说道。

  「小喽喽?小喽喽!有没有搞错,我居然只是个小喽喽!」听两人这么说,
我顿时觉得怒气填胸,愤然想道:「那小妮子也太不识货了,我长得这么帅,居
然只是个小喽喽……」

  不过这两人的话我也听明白了,这里应该是衙门的牢房,只是不知道究竟是
开封府的还是大理寺的,要是开封府的可就搞笑了。

  我刚刚才淫过那府尹的女人,啧啧,现在想想,那小妮子也算不错了,如果
不是身体太柔弱的话,没准我就收了。那个少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十有八九是
刑部的密探。

  因为只有刑部密探才会隐瞒身份并且拥有命令当地衙门抓人的权利,另外就
是关于少女嘴里所说的没找到正主的问题,我想她当时没有反抗应该是因为想要
引个更有来头的人来一网打尽,没想到人家没来,唉,这样一想,我当时实在不
应该再回去看的,以我的轻功,未必就会被那女煞星追上。

  好奇心真是害死人啊。


              淫皇贼帝 第七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大和杨三在那女子身上发泄够了欲望,心满意足的离
开了,牢房中有安静下来,只剩下那被束缚着的女子全身瘫软的躺在草堆上,她
的屁股高高的翘着,雪白的美臀上满是黑乎乎的手印,她的两条玉腿大张着,玉
门跟后庭都已经红肿着而且糊满了粘乎乎的精液,同时白色的精液的精液还在不
断从她的玉门和后庭里流淌出来,可想而知她之前遭受了怎么残酷的待遇。

  女子胸前的一对玉兔已经布满了抓痕和指印,她眼睛上的黑布和嘴上的马撅
子仍然没有拿下来,女子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只有雪白的喉头仍在不断的
吞咽着,显示她还活着。

  似乎是狠了一点啊,我在心中想到,不知不觉,我的视线开始扫视起这女子
的全身来,照我的眼光来看,这个女子应该属于那种身材优美的类型,估计长得
应该不算漂亮,不然的话,那两个人不会一直蒙着她的眼睛,奶子够大够挺,不
过看情景已经被玩了很久,隐隐有下垂的趋势了。

  玉门就不说了,黑不拉几的,至少被干了几百次了,这两人估计也不懂得保
养,没有好好的为女子清理一下,让女子本来还算漂亮的玉门接近报废,后庭还
算鲜嫩,褐色的菊花一张一合的,仿佛是小嘴在喘息一样,实在是有点意思,如
果我预料不错的话,这个可怜的女子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就要靠出卖后庭过
日子了,啧啧。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杨三又重新推开门,将一个铁制的食盆放到了女子
的面前,见那女子毫无反应的样子,不禁有些恼怒,踢了一脚女子高翘的臀部,
历声说道:「装什么死,又皮痒了是不是?」

  女子明显抖擞一下,似乎是很害怕的样子,慢慢的爬起来,垂着头坐好。

  「这才对嘛,老子哪天不是这样干你,这要都受不了,等到了礼教坊,你还
不被人活活操死,干!」

  杨三伸手将食盆送到女子的脚边,又将女子脑后的链子解开,把马撅子连同
着大量女子的口涏拿了下来,口中说道:「小母狗,吃饭了。」

  「呜……呜……啊……」

  女子因为下锷被长时间撑开的关系,又酸又疼,连合上嘴都办不到,更不要
说说话了。

  「应该要说的话呢?你这只不知廉耻的母狗。」杨三抓着女子的头发,大声
说道。

  「呜……谢谢……」女子低声抽泣的说道。

  「哼,快吃吧。」

  我靠,不是吧,你小子让人家吃饭,不但蒙着人家的眼睛,连背在后面的手
都不给人家解开,让人家怎么吃啊。

  还没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就看见那女子温顺的俯下身子,就好像是只真的
母狗一样,将脸放得很低,小巧的嘤鼻皱了皱,似乎是在搜索着食物的味道,很
快了,她就已经确认了目标,女子用自己的双膝跪着,整个身子俯了小来,后臀
翘起,将脸凑到食盆的前来,完全依靠着牙齿和舌头在进食,一边咀嚼着,一边
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靠,不是吧(老狼:……台词重复了吧……)看到如此淫虐的场面,我的
下面立刻就硬了。

  够黑暗,够刺激,我喜欢,如果不是身陷牢笼,我肯定二话不说,扑上去跟
那小子烧黄纸结个拜先。

  那杨三看了一会儿女子进食的场面,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转过身,朝我走
了过来。

  我靠,不是吧(老狼:……)莫非他知道我心里想什么,这么迫不及待的跑
过来跟我结拜,等等,不对,我这还在牢里面呢。

  等等,他拿着链子干什么,怎么笑得那么暧昧……

  我靠,不是吧(老狼:……我没说的了……你如果在不换新的台词我就换人
演了。)

  不要啊,我承认自己长得很帅,很有魅力,很阳刚,而且喜欢黑暗,喜欢虐
待,但那是虐待别人啊,我可不想被人虐待,尤其是男人,我没有龙阳之癖啊。

  难道是因为这段时间上了女人以后没有去给老不死的烧张纸,那老不死的阴
魂生气了不成?

  很快了,我就感觉到一条链子拴到我的脖子上,救命啊,我只是喜欢母狗,
但不喜欢当狗啊,老不死的,啊,不是,师夫您老人家息怒啊,大不了我出去以
后给你扎十个八个美女烧给你好了,我不要当狗啊!

  「小子,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快走吧,我们大人想见你。」杨三一脸不满
的说道。

  饿……是我理解错了吗?

  出了牢房,我被人蒙上眼睛,塞进一辆大车里面,很快的,车子就开始动了
起来,我发觉自己被人一左一右的夹在中间,再加上手脚都被铁链子锁住,很快
就断了逃跑的念头。

  真是奇怪,他们大人要见我,直接在衙门里面审讯就好了,为什么还把我搬
到别的地方去,经过一开始的慌张之后,我很快冷静下来,因为我知道,这些人
至少不会杀我。

  什么?为什么我会知道?你想想啊,如果你已经决定要杀一个人,还用如此
大废周张的又蒙眼睛又选择在深夜里偷偷转移吗?小命保住了以后,我也就不担
心了,随着大车一路颠簸,我很快就沉沉睡去。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身处一个大厅之中,大厅清幽雅致,两旁放满
了各式各样的盆景,幽雅宁静,颇具心思。

  大厅正中的水晶桌椅上已经摆放好了各色菜肴,就连盛放菜肴的碗碟和酒杯
也全部是水晶所制成,我自问自己这几年来在江湖上走动已经算是见多识广,但
这种场面也是头一回见到。

  在主位上,坐着一个男人,质地精美的蓝色锈龙锦袍显示出他超人一定的权
势和地位,做工考究的裁剪凸显出他英伟的身姿,他拥有一张几近精致的面孔,
和他雍容华贵的气度配合的相当默契。

  不知道这么说是不是算我自恋,我总觉得,我长得跟眼前这人有点相象。

  「兄台醒了?来来来,快请入坐。」那蓝袍人见我醒了过来,很热情的招呼
道。

  「这里是……」我装出一付迷惑不解的样子,问道。

  其实,不用问我也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如此雅致的大厅,水晶制作的桌
椅碗筷,蓝色的锈龙锦袍,在开封府,拥有如此权势,如此财富的只有一人,就
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陈王姬元。

  有些时候,知道得多不如知道的少,知道的少不如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一开始,这伙人如此隐密行事,必然是不想让人知道真正的身份,我可不会
傻呼呼的揭破,要知道,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往往会死的很早。

  不如眼前的这个笨蛋,自以为蒙着我的眼睛我就不知道还到了什么地方了,
非要如此显示一下自己的权势,连锈龙的锦袍都穿出来了,要知道,除了皇帝的
亲兄弟,其余的人穿着衣服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要是这个笨蛋换身乞儿的衣服,跑到街边的小摊上给我买碗混炖面,我也许
还真不知道他是谁……问题在于,这个传闻中只知道整日花天酒地,没大脑的陈
王会这么做吗?

  我还真是聪明啊,想到这里,我不禁得意起来。

  陈王哈哈一笑,拍了拍手,只见四位身穿白色薄纱的少女,自里间之中缓缓
走出,我不由得睁大了双目,死死盯住不放。

  四位少女俱是人间绝色,更难得的是各有各的美态,各有各的妖娆,望着眼
前的活色生香只要是正常男人便会心动,我这个淫贼自然也不例外,口水都快滴
到地上去了。

  我这幅好色的嘴脸自然没能逃出陈王的注目,他微笑着,大手一挥,四个美
人好象飞舞的蝴蝶一般,来到我的面前,半拉半抱的将我弄到陈王对面坐下。

  四个美人都来到我身边身边落座。我嗅着由她们娇躯传来的衣香发香,暗忖
女人的诱惑力果真不可小觑。

  我的视眼很快地在四个美人的胸前扫过,只见这四美胸前都很饱满,圆圆的
乳房将本就单薄的衣衫撑的鼓鼓的,似乎随时就会破衣而出,让我狠不得狠狠咬
上一口。

  陈王一脸的笑容,对我说道:「兄台刚才不是问自己是哪吗?其实兄台应该
早就已经猜到了吧,不错,这里是陈王府,而我,就是陈王姬元。」

  「……」看着陈王那双虽然笑着,但却精光四射的眼睛,我忽然觉得,也许
真正傻得那个人是我才对。

淫皇贼帝 第八章 


    转顺之间,无数的念头在我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但都被一一否决掉了,哈哈一笑,我装成一副色急的样子,一把揽过坐在自己右侧美人的纤腰,左手按在了美人高耸丰满的胸脯上,那美人低低叫了一声,俏脸上充满了春情洋溢的动人表情,看的我色心大动,一低头,就在那美人娇艳的嘴唇上吻了一口。

    陈王到是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狼兄当真是游戏花丛的高手,元万分钦佩,今日能结交狼兄这等不拘小结的人物,实在是元三生有幸,来,元敬狼兄一杯。”

    “不敢当,在下不过是江湖上一个无名小足,怎么敢称高手二字,到是王爷礼贤下士,接纳天下群雄的光辉事迹,在下时时听闻,王爷真乃是当世周公啊。”我连忙起身,手捧酒杯,与陈王碰了碰。

    “那不过是朋友们的玩笑,狼兄何必挂怀。”陈王微微一笑,将酒一饮而进,接着说道:“向狼兄这等大才,虽久辱于淤泥之中,但终会崭露头角,元虽不才,却斗胆请狼兄在此间住下,好让元能够早晚聆听教诲。”说着,陈王离坐,撩起袍摆,单膝跪在地上,抱拳说道:“不知元可有此幸?”

    “哎呀呀,怎能如此,王爷快快请起,这不是折杀在下了吗?”我从座位上一跃而起,连忙将陈王扶了起来,续而跪在地上,双目含泪说道:“郎虽不才,但也曾读过春秋,书中有云: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适,如蒙王爷不弃,郎愿效犬马之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狼兄!”

    “主公!”

    妈妈的,实在是恶心的要命,我一边热泪盈框的与陈王拥抱,一边在心里感叹道:要不是老子从小就聪明伶俐,眼泪说来就来,今日吾命休亦。
在看看陈王,说了那么多酸掉牙的话,居然也脸不红气不喘的,实在是高手所为。

    “来来来。”陈王一脸喜色,拉着我坐下,吩咐四女道:“这位兄弟可是本王的贵客,你们可要细心招待好了。”

    四女连声应是,都向我身边偎依而来,其中一个美女伸手剥了一颗荔枝,含在檀口之中,捧住了我的面颊喂了过来,我心念一动,已有计较,借机张开大嘴,一口含住了美女的樱唇。

    美女小巧的香舌将荔枝推入我的口中,两人的唇舌趁机纠缠在了一起,啧啧有声的热吻,我两手伸出,将美人抱在自己的怀里,在她玲珑有致的躯体上游动起来。

    片刻之后,我已经不满足已经取得的战果,伸出两手分别抓住怀中美人白纱的两边,左右一分,将美人身上的薄纱扯开,将手探入美人那浅绿色的胸围之内。

    美人几近全裸的雪白胴体,凝脂白玉般柔润光滑的肌肤,在墙灯下闪闪生辉。

    此情此景,让人血脉贲张。

    陈王笑着说道:“夏萍,还不敬狼兄一杯?”

    坐在我左侧的美人低身应是,用双乳夹着水晶杯,娇声道:“奴婢敬狼大人一杯。”

    酒液呈现出一种琥珀红色,在水晶杯的掩映中显得格外的瑰丽,我借着俯身喝酒的时机,悄悄观察了一下陈王的表情,只见他虽然一脸笑容,但双目却显得异常的冷静和理性。

    不是我夸口,打小时候起,我就有了这种察言观色的本事,在这一点上,我还真得感谢我家那个老不死的,如果不是他对我不管不顾,以至于我整日在江湖上东飘西荡,在那种一句话说错就有可能人头落地的环境下生存下来,不知道是我的幸还是不幸。

    陈王的眼神让我心中一凛,要知道,他绝对不会真的因为赏识我而屈尊下交,我自己是什么货色自己知道,除人玩女人,我还真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他为什么找我来,到现在我也毫无头绪,与其无意义的猜测,不如赌一把算了。

    我想到此处,一脸淫笑着用嘴咬住夏萍胸前鲜红的乳尖,右手悄然探入她用来遮羞的短裙上,在她的一声娇呼中,我手上发力,将短裙粗暴的扯了下来,两跟手指探进美人的蜜穴中搅拌着。

    怀中的美人全身一阵,但却没有挣扎,只是闭上眼睛,任由我轻薄。

    此类事情,我可是身经百战,就算是三贞九烈的女子也经不住我的挑逗,更不用说夏萍这种从小就接受训练的美人了。

    我的手沿着她光滑的裸肩轻柔地抚摸着她丝绸般细腻柔滑的肌肤,夏萍的娇躯在我的恣意抚弄下,发出情不自禁的战栗,不到片刻,小嘴中就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声。

    我翻身将夏萍压倒在地上,分开她的两条粉腿,再一把扯开自己的裤子,下身一挺,早已挺立起来的兄弟就整根没入夏萍的体内。

    夏萍性感的小嘴里发出一阵悲鸣,美丽的头颅高高扬起,透明的爱液夹杂着红色的鲜血自合体处流下。

    不是吧,居然还是处女,看她之前那副娇媚的模样,我还以为。。。。。。算了,干都干了,管他呢。

    陈王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当众淫乱,一时之间竟然楞在当场,直到夏萍发出那声惨叫时才回过神了,他呵呵一笑,离坐起身,拱手说道:“狼兄勿怪,小王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要去处理,先告辞了,这春夏秋冬四女是小王送给狼兄的见面礼,请狼兄随意。”

    我抽动两下,将夏萍软绵绵的娇躯翻转过来,摆弄成小狗一般的姿势,抓着她雪白的俏臀在她身后飞快的抽插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陈王脸色一暗,但很快又恢复成一脸笑容,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我凝神听着,确定他已经离开,这才吐出一口浑气,紧绷着的身体松弛下了,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手浸湿。

    陈王啊陈王,你得确城府极深,可惜自视太高,对自己太自信了,如果是我的话,我绝不会在离开的时候露出那种轻蔑的笑容的。

    细滑粉嫩的花唇在卖力的吞吐着我跨下粗大的男根,些微的精液味道溷合着处子的幽香,在空气中交织出一股淫秽的气息,我回过神来,开始在这初经人事的处子身上施展起自己的手段来,不到片刻,夏萍就发出一阵阵情动的喘息声。

    我们俩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缠绵起来,弄得另外三女尴尬万分,虽然羞涩,但也不愿意落在姐妹的后面,纷纷脱掉轻纱,卸下内衣,露出全裸的雪白胴体,凝脂白玉般柔润光滑的肌肤,在墙灯下闪闪生辉。

    三女赤裸着,用饱满的胸脯在我的身后厮磨起来,诱人的娇嘘在我耳边断断续续的响起。

    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柳下惠也难以坐怀不乱,更何况我本身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送上门的美貌处女,岂有不玩之理?

    一开始在陈王面前,我还有些拘谨,自他离开以后,便更加无所顾忌,全情的投入到与夏萍的大战之中,不一会,就干得她哭叫着求饶起来。

    这还只不过是开始,紧接着,春翠,秋雨,冬雪三女也被我一个接一个的拉到桌子上开了苞,个中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

    一晚上居然被我连破了四个上品处子,真是上天的恩赐啊,看来有工夫的话我得去哪个神庙拜祭拜祭先。

    我是越战越勇,四女都是处子破瓜,那里经受的住,不一会便樱樱告饶,我也有意分开享用,顺水推舟之下,便没有动四女的后庭,只在夏萍的小嘴里面发射了一炮,心满意足的搂着四女滚到大床上,沉沉睡去。

    待我睡熟之后,一个黑影从房粱上翻身落下,看着屋子里的满地狼籍,冷哼一声,随后,掐了一个指决,整个身子居然开始缓慢下沉,不一刻,就消失在地面上。

    那个黑影怎么也不会想到,一直在假寐的我正在全神贯注,用感觉在追逐着他的身影,等他完全离开之后,我冷笑了一下,心中想到:“陈王啊,陈王,看来你对我还没有完全放心,不过没关系,我最喜欢的就是刷阴谋诡计了,看咱们谁刷得过谁吧,不过在那之前,我可得好好品尝一下你送给我的这四个美人,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TOP Posted: 2019-09-14 14:33 | 回6樓
叶晓夜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91
威望:60 點
金錢:6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1-09

1024
TOP Posted: 2019-09-14 14:48 | 回7樓
最爱草莓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11
威望:32 點
金錢: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1-25

1024
TOP Posted: 2019-09-14 19:25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3, 10-21 1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