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九凤天下之家族之乱-更新中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九凤天下之家族之乱-更新中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小小的世界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703
威望:41 點
金錢:70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2-22

武林高手,霸王逼
TOP Posted: 2019-09-22 12:26 | 回3樓
有逼肏无逼撸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080
威望:309 點
金錢:31 USD
貢獻:1309 點
註冊:2015-03-15

后续哪,这么久还不更新
TOP Posted: 2019-09-25 16:13 | 回4樓
茎候佳阴A


級別:俠客 ( 9 )
發帖:771
威望:241 點
金錢:35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9-08-08

 第五篇  荒唐之恋
  南宫湘仪正躺在床上,忽然听见有人敲门,一惊这么晚了,出事了吗?她问
道:“是谁?”
  门外传来慕容艳的声音:“嫂子,是我!”
  南宫湘仪连忙披了件衣服为慕容艳开门,慕容艳笑盈盈的走了进来。
  南宫湘仪不解的问道:“弟妹,这么晚来找我有事吗?”
  慕容艳神秘的看看四周说:“我知道嫂子一个人,独守空房很是寂寞!就带
平儿来,让他陪陪你!”她正说着,东方平低着头扛着口不能言四肢不能动的阿
钰走了进来。
  南宫湘仪这时才发觉情况不对,尖叫道:“你们把钰儿怎么了?你们想干什
么?”
  慕容艳脸一下就变了冷笑道:“钰儿!叫得好亲热呀!也不知道你在哪找来
的相好的,不知廉耻的冒充母子,来和老娘争家产!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娘可是好
招惹的!”说着,飞快的夺走了南宫湘仪系在腰间的软骨散香囊,才放心转头接
过阿钰,然后对东方平说:“平儿,既然她想男人,你就让她好好尝尝男人的滋
味!”
  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靠近的东方平,南宫湘仪心凉了,“平儿,你可不能这样
对婶婶!”
  看见东方平犹豫了,慕容艳急忙对南宫湘仪叫道:“南宫湘仪,你乖乖的听
话,我会为你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让你们母子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如果你再假正
经,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杀了这个小畜生!”说着拿出一把匕首对着阿钰的心脏。
  南宫湘仪怎么忍心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面前,她屈服了流着泪无力的瘫在床
上,嘴中喃喃的说:“不要呀,别伤害钰儿!我答应你们!求你们放了我儿子。
老天呀,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见如此情景,慕容艳得意洋洋的对东方平说:“平儿,我们以后的幸福就看
你的了,你可要好好证明一下,你是我可以依靠的男子汉!”说完用左手一顺秀
发。
  东方平可不想让慕容艳失望。他迅速脱光衣服,故意将坚硬的大肉棒在慕容
艳的眼前晃了几下。慕容艳有些脸红,她明白儿子是在向她显示本钱。
  慕容艳娇嗔道:“别浪费时间了,以防夜长梦多!你快扒了她的裙裤,直接
上了她!我还等着你呢!”
  东方平听明白了妈妈等他的含义。立刻兴奋起来,象只野兽扑向南宫湘仪,
再也不顾南宫湘仪的挣扎和求饶,撕烂南宫湘仪的衣裙。南宫湘仪羞怒交集一手
保护胸部双峰,一手遮掩下体玉门关,美丽修长的玉腿紧紧并拢。
  东方平拨开南宫湘仪保护下身的手,分开了她的玉腿,高高的举起她修长匀
称的双腿,下身一挺,巨大的肉棒狠狠的插进了她的桃花源中,这全力一插使南
宫湘仪大叫一声,东方平不管南宫湘仪的感受,快速的抽插起来……
  此时,不能动弹的阿钰心在流血!他恨不得将慕容艳母子扒皮抽筋……
  在一旁的慕容艳娇笑道:“对!这才是我喜欢的男子汉!嘻嘻,平儿你温柔
点,你婶婶都被你欺负哭了!”
  东方平这才注意到南宫湘仪在他身下紧闭双眼,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东方
平不由想起从小婶婶对他慈母般的关爱,他心软了说:“对不起,婶婶!”
  从南宫湘仪嘴中挤出一句:“东方平……你给我记住……我再也不是你婶婶
了!”
  这时慕容艳对南宫湘仪说:“嫂子,感觉怎么样?平儿很棒吧!现在有两条
路让你选:一,只要你能带着阿钰离开东方家,我们就放开阿钰,并给你们母子
很多钱!二,我们杀了阿钰这个野种,你也可以留在东方家做平儿的情人,到那
时我这个做婆婆的是不会亏待你的。如若不然,我就向全府上下说你因为寂寞而
勾引我的儿子上床!”
  南宫湘仪用幽怨的眼神看了一眼东方平,对慕容艳说道:“原来你是这个目
的!好,我发誓只要放开钰儿,我就带他永远离开这里!”
  东方平无法正视她的眼神,低下了头。
  正在慕容艳得意的时候门外突然冲进了四个人,他们是陈淑云,东方云涛,
东方海涛,东方霞。
  东方海涛怒骂道:“畜生,你们干的好事,我不杀你们对不起东方家的列祖
列宗,受死吧!”
  慕容艳自知大事不妙,立即飞身从窗子逃跑,东方平见娘这一走,他将肉棒
拔出来飞身从窗子出去。
  众人正要追出,忽然窗外飞进一个人影,原来东方平刚一出来,就被慕容艳
用掌力打了回来,众人制住东方平后,再看慕容艳已失去踪影。
  东方霞抱起南宫湘仪说:“嫂子,你受苦了!”
  东方云涛默默的守在她们的身旁,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东方海涛愤怒的正要
劈了他儿子,南宫湘仪大声制止道:“不要,他还是个孩子,不懂事,求你们就
放他一条生路吧!”
  东方海涛惊奇的说:“嫂子,刚才这个畜生那样对你,你却为他求情,你心
太善良了!”
  其实东方海涛也不忍心杀了儿子,就对东方平说:“是你婶婶求情,饶你性
命,但活罪难免,废除你的武功,永远逐出东方家!”
  说着就废了他的武功,东方平颤颤抖抖的来到南宫湘仪的面前,倒地跪下磕
了三个响头,转身离开了。
  南宫湘仪等他走后,对东方云涛说:“对不起,我没能为你保住清白,你能
答应我二个要求吗?”
  东方云涛强忍住眼泪说:“夫人,就是二万件,我都答应!我向你发誓!”
  南宫湘仪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一、你休了我,我今后的行为与东方家无
关,二、是你要娶‘辣手嫦娥’黄宛君为妻。”
  “不!”众人异口同声的说。
  南宫湘仪说:“我求你们了,有我的存在,慕容艳会拿这事大作文章使东方
家的名誉受损,再则我已答应黄家妹妹离开云涛,我太累了,想寻找属于自己的
归属!”
     ***    ***    ***    ***
  几天后,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从大街的一头颤颤巍巍的走来一人,他瘦骨
如材衣不缚体,他正是东方平。他已几天没有吃饭了,终于他再也坚持不住了,
昏倒在地,在他昏迷前,隐约看见一白衣美妇撑着雨伞向他走来,是她……
  当东方平醒的时候,他看见自己正躺在一张朴素的床上,床边上趴着一个女
人,他定睛一看,竟是他婶婶南宫湘仪。
  他正要起身,床的抖动,惊醒了南宫湘仪,南宫湘仪温柔的说:“别动,你
已昏迷了三天了,身体太虚,我给你盛碗鸡汤来!”
  东方平看见南宫湘仪的眼睛红红的,他明白了,婶婶陪他三天三夜了,他眼
中湿润了,不一会儿,南宫湘仪端来了一碗热鸡汤,东方平眼含热泪吃着。
  南宫湘仪一边看他吃一边说:“慢慢吃,还有呢……我和云涛解除婚姻后,
原想回娘家住,可又没脸回去,阿钰将我送到这,这是深山里的小庙,是我娘为
企求家族平安建的,没人知道这,我娘也只有每年在她老人家寿诞前的一个月才
来这里住几天。”
  东方平爬下床跪倒在地上说:“都怪我,是我害了您,以后您就是我娘,我
会一辈子伺候您,收下我吧,娘!我就是您的亲儿子!”
  南宫湘仪愣了一下,赶忙扶起东方平,说:“记得了吗?四年前,我在东方
家孤孤单单一个人,寂寞得快受不了了!是只有十二、三岁的你天天陪伴着我逗
我开心,在我生日的那一天,没有人记起我的生日,只有你拉着我到山上玩了一
整天,并采了许多鲜花,编成了花环,戴在我头上,你还对我说,‘大伯不喜欢
你,我喜欢你,等我长大了就娶你当老婆’你知道吗正是这句话让我在东方家又
坚持了四年。那天,你对做的一切,使我知道我不再是你婶婶而是你的女人!”
  说着南宫湘仪轻轻的靠在东方平的身上。可她不知道,在东方平的心中他只
是把性感的慕容艳看成梦中情人,而从小就把善良贤淑的南宫湘仪看成亲娘,经
过这些事件后南宫湘仪在他心中已是女神,圣洁的女神,完美的亲娘。
  东方平心中斗争了,他不愿失去心中的母亲,更不愿意让南宫湘仪伤心,他
知道南宫湘仪主动向他示爱是要多么大的勇气,要是他不答应后果不敢设想。半
天,东方平轻轻推开南宫湘仪,向门外冲去,立即消失在大雨中。
  南宫湘仪追到门口,扶着门框哭泣,哭得那么伤心,她突然看见东方平又冲
了回来,手上多了一个花环!东方平轻轻将花环戴在南宫湘仪的头上,南宫湘仪
一头扑入东方平的怀中拼命的亲吻着东方平。
  突然,她停住了,她看着东方平的脸,颤抖的问:“怎么,你一点反映都没
有,你是不是不爱我?”
  东方平说:“现在我心中很爱您,可又把您看成亲娘,我不知怎么是好?”
  南宫湘仪胆怯的问:“你是不是爱别的女人?”
  东方平羞涩的说:“曾经爱过。”
  “她是谁?”南宫湘仪不依不饶的问。
  东方平说:“是我娘慕容艳!”
  南宫湘仪笑着说:“原来你有恋母的情结,怪不得要我作你干娘,好我答应
你!”
  东方平听说南宫湘仪同意做他娘兴奋极了,说:“是亲娘不是干娘!”
  南宫湘仪不知道东方平真得将她看成亲娘,只是以为他喜欢乱伦这种感觉,
就说:“好,你以后就是我亲儿子了,你现在躺在床上等我,我去洗一下就来!
今天我要好好服侍一下你这个儿子!”
  说着转身离开了。东方平躺在床上,他提醒自己他现在不能在让南宫湘仪生
气了,他愿意为南宫湘仪做一切事情。
  一会儿南宫湘仪进来了,只见她身上只披了一块沙,透露出白嫩的乳峰……
纤细圆滑的腰肢……修长的大腿,夹着一丛黑毛……可在东方平的眼中南宫湘仪
依然是那么的圣洁。
  南宫湘仪趴在东方平的身上对他说:“今天,你就闭上眼睛,让我来好好服
侍你。”
  说着慢慢解开东方平的衣裳,香唇落在他身上,用舌头舔着他每一寸肌肤,
慢慢的向下移,移到了东方平的下身,嘴靠近了的肉棒,南宫湘仪张开红艳艳的
樱桃小嘴,一口含住了它,东方平虽然闭着眼睛,却也感觉到了一股暖暖的感觉
……
  他受不了了,一下将南宫湘仪压在身下将肉棒插进了桃花源中,两人快乐享
受起对方来……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南宫湘仪接受着东方平赐给她的幸福……
  东方平知道南宫湘仪现在非常需要这些,而南宫湘仪需要的,他东方平是会
不惜一切满足她的。
  他抽插着时而温柔,时而粗暴让南宫湘仪完全沉浸在快乐中……
  云雨过后还沉浸在快乐中的南宫湘仪忽然有了哦吐的感觉,经验告诉她,她
怀孕了!
  她惊呆了她不敢相信事实,因为她知道这个孩子是阿钰的,她流下了眼泪,
“我怎么会怀上自己儿子的骨肉?”
  这件事,她没敢告诉东方平……
             第六篇  心如蛇蝎
  夜幕下,慕容家的书房里,慕容白坐在书桌前,他面前站着他的二儿子慕容
浩。
  “爹,你为什么要将姑姑交给东方家他们处置。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
  “你这笨蛋,要是你哥哥就不会问这傻问题。我们现在袒护你姑姑就会暴露
我们称霸武林的雄心。武林中人就会对我们有防范。而交出你姑姑,就说明她在
东方家的所作所为,仅仅是她的个人行为。好了,你下去!”慕容浩向慕容白一
鞠躬退出书房。
  慕容浩走到一没有人的地方不觉自言自语:“什么都是慕容德好,老不死的
眼里还有我这儿子吗?”
  突然从背后有人说话:“是呀!以后家产全是你哥哥的,你将一无所有。”
  慕容浩一惊,“什么人?”
  慕容艳从一角落走了出来。
  “原来是姑姑呀,你刚才全听见了?”
  慕容艳点点头说:“我回东方家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我怎么救你,我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我一向和慕容德,将来他一掌
权,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我!”
  慕容艳神秘的看看四周,说:“所以我来找你了,只要你听我的。不但能保
住我们的命,你还可以家族大权,就看你有没胆量了。”
  “笑话,我这人就是胆大,你说吧!”
  慕容艳从怀里掏出两瓶药,指着其中一瓶说:“这瓶是无色无味的毒药,是
给那老家伙准备的。只要他一死,你哥哥又不在家,大权不就是你的吗?”
  慕容浩倒吸一口凉气,“不行,家族的人不会听我的,到时还是要找哥哥回
来。”
  慕容艳一笑,“只要你妈保你坐这交椅,谁会反对!”
  慕容浩更摇头,“娘一向是以理治家的,她不会保我而会保哥哥的。”
  慕容艳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慕容浩狂喜,“真的可以吗?”
  慕容艳指着另外一瓶药说,“只要有这瓶软骨散要就行!你不敢动她吗?”
  慕容浩淫笑道:“怎么不敢,她那成熟诱人的身躯,绝色美艳的容貌。我早
就对她垂涎了,嘿嘿!”
  “那我们就分头行事!”
  “好!”
  慕容艳哭着进了南宫湘云的房间:“嫂子,你要救我呀!”
  南宫湘云赶忙扶住她说:“妹子,什么事?”
  “哥哥要将我送到东方家,我就想求小浩为我求求情,没想到他竟然……”
  说着慕容艳又哭了起来,南宫湘云焦急起来,“他怎么啦?”
  “他……他要我今晚在房里等他,服侍过他后,他才给我求情!呜呜……”
  南宫湘云一听火立马上来了,“这个畜生连你这个亲姑姑都不放过!妹子你
放心,老爷那我帮你去求情。至于那畜生,我现在就去教训他!”
  慕容艳假惺惺拉着南宫湘云说:“还是算了吧,他毕竟是个小孩!”
  “不行,这样下去,他会越陷越深,成为一个大恶人的。”
  慕容艳听着点点头,“可你这样去,他不会承认的,你还是拿他没办法!”
  “那我该怎么办?”南宫湘云觉的有理就问道。
  慕容艳附在南宫湘云耳边说:“不如,我们换房间,你将灯熄了,只要他一
去就无法狡赖了。”
  南宫湘云点点头,“好,就怎么办!”
  慕容浩端着一碗参汤来到慕容白的面前,“爹,您老近来身体疲劳,儿特意
为您熬了一碗参汤,望爹要多保重身体!”
  面对儿子的孝心,慕容白自然不会推却,接过参汤一饮而尽,“你回去休息
吧,爹还有事!”
  慕容浩走去书房,躲在窗外偷窥。只见慕容白忽然手捂心口,扑通倒地七窍
流血,一会儿就没动静了。
  慕容浩冷笑了一声,赶去慕容艳的房间了,那有一大餐等着他呢……
  等到三更天,依然没见慕容浩,南宫湘云有了困意,就躺在慕容艳的床上打
盹。忽然闻到一阵浓香知道不好,可四肢已无法动弹了。
  这时,慕容浩走了进来,南宫湘云想大声呵斥,可无法出声……
  只见慕容浩一步一步的靠近,淫笑着说:“你可想死我了!”
  南宫湘云心里感到了恐惧,她企求有人能够赶来制止。
  慕容浩一下扑到南宫湘云身上,手伸进了南宫湘云的衣衫里,“皮肤好滑呀
……乳房好大好坚挺呀……这好多毛呀……”
  南宫湘云的心在流血,不断努力发出声音想说:“我是你妈妈!!”可她的
努力丝毫没有效果。
  南宫湘云感到自己的衣服不断的在减少,她最不愿意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
自己亲生儿子的那根强壮的肉棒在毫无抵抗下闯进自己的桃花源……
  南宫湘云绝望了,泪水慢慢的流下来……
  她默默的承受着一波又一波强大的冲击,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她的心在苍
老,在死亡……
  南宫湘云感到自己已经能动弹了,可一切都晚了,她已没勇气在这个时候掀
开自己的儿子,告诉他,他现在搞的是自己的妈妈。她还是在默默的承受着一波
又一波强大的冲击,她只是企求这场灾难快点结束……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慕容浩静静的压着南宫湘云,享受着那发泄后的快
感……
  南宫湘云推开慕容浩,一件件得穿着衣服。她不敢出声,怕儿子听出是她,
她希望儿子永远不知道今晚的女主角是她,她默默的流着泪……
  慕容浩看着受过屈辱的南宫湘云,那种楚楚动人的样子,不觉性欲又起。一
下扑倒南宫湘云。
  南宫湘云挣扎着,慕容浩得意洋洋的说:“不要害羞嘛!告诉你吧,慕容白
那老家伙已经死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我的好妈……不,应该是好娘子,哈
哈……”
  南宫湘云呆住了,“你知道我是你娘?”
  “当然知道,我杀了那老家伙,怕你寂寞,就来陪陪你了!”
  南宫湘云一听不动了,慕容浩以为她心动了,一阵狂喜,又将肉棒插进了妈
妈的桃花源中埋头苦干起来。他不知道南宫湘云这时已经对他绝望了,对整个世
界绝望了。
  南宫湘云眼睛呆呆的看着床顶,缓缓地拔出发鬓上的银簪,狠狠的插进了慕
容浩天灵穴中,南宫湘云看看慕容浩的尸体,拔出银簪戳进了自己的心窝……
  这时,慕容艳走了进来,她看看这场景得意的笑的花枝招展,“以后慕容家
族就是我的了,呵呵!”
  忽然有一阴森森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不,家族是我的,我的好堂妹!”
  慕容艳听到这声音身体开始僵硬了,她缓缓转过身,只见她身后站着一位长
得奇丑的男子,手中牵着一条半人高的藏犬。
  慕容艳结巴的说:“原来是堂兄慕容发,十几年,没见了!一向可好!”
  “好,很好!自从那次你为帮你哥哥争夺家族大权而勾引我,趁我不注意时
咬断我的鸡巴,你哥哥趁机将我打成重伤,我就天天想你!你知道我十几年怎么
发泄自己的欲火吗?就是抓个女人,将她们想成是你,先将她们四肢打断,再让
我这经过训练的爱犬代替我奸淫,最后,喂狗!嘿嘿,我等今晚已经很久了!”
他转头对藏犬说:“今晚你可要卖力点,你玩了那么多女人,一个都不如她,她
可骚呢。”
  慕容艳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眼光瞄了四周,一纵身朝窗子窜去。慕容
发早就防着她这手,飞身拦住窗子,得意的说:“你就别费心溜了……”
  说着,他忽然发现慕容艳眼中有一丝笑意,还没等他弄明白什么事,从他背
后窗外伸进一只手,点了他的穴道。他那藏犬正要扑出去,也被慕容艳扭断了脖
子。
  慕容白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微笑,“堂兄,你回来也不打一声招
呼,太没礼貌了吧!”
  慕容发惊奇道:“你不是给慕容艳假借你儿子之手害死了吗?”
  慕容艳依在慕容白怀里,笑着说:“我怎么能害他,我早就是他的人了!要
不当年,我怎么会帮他。这次,就是为了对付你。我们早就察觉到你在暗处等待
机会,就要引你现身。”
  “那你们为什么要害南宫湘云她们母子?”
  慕容艳继续说道:“你就要死了,我就什么都告诉你吧!一是有了南宫湘云
在我和我哥哥就不能生活在一起,二是夫君早提防慕容浩为夺家产而害自己,故
先下手为强。三是我们想混进南宫家,等待机会霸占第一家族南宫家。而南宫湘
云的妈妈现在提防着夫君,可她不会提防她女儿和外孙,可南宫家的易容高手很
多,易容是不行的,故要剥下南宫湘云和慕容浩的人皮做成人皮面具,我们好以
假乱真,混入南宫家。”
  慕容发尖叫起来,“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不得好死!”
  慕容艳一边剥着南宫湘云和慕容浩的人皮一边说:“你不是喜欢狗吗?我们
早为你准备了二十几条饿了几天的狗,马上会放进来和你玩玩。”
  慕容发浑身发抖了,他现在很想死,可死不了。
  狗进来了,果然有二十几条,一看样子就知道饿了很久,门关了,房间里只
留下慕容发和两具尸体与那二十几条饿狗……
  江湖中。
  “慕容家出事了你知道吗?”
  “知道,好惨!听说,慕容艳为争夺家产联合慕容发暗算慕容白,结果两败
俱伤,三人被狗咬得面目全非……唉!”
TOP Posted: 2019-09-25 20:04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7, 10-24 0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