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其他交流] 看:帮助娇妻谈恋爱 发看过一个相似的.
本頁主題: [其他交流] 看:帮助娇妻谈恋爱 发看过一个相似的.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寞小北 [樓主]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958
威望:197 點
金錢:198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3-23

(十八)

广州的同学,上大学的时候与我同一宿舍,老家是北方的一个小城,上学时勾上了一个很有门路的广州女生,毕业后一同被分配到了广州。自从毕业以后,我俩一直没见过面,只是经常有电话往来,从没中断过联系。见面的时候,这小子以北方汉子特有的豪爽,大呼小叫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我,原地转了几个圈。问我:“你来广州公事还是私事?”

我没有提与妻子同来旅游的事情,要不然他肯定要叫上我妻子,我说:“一点点公事,不过已经办完了,原计划今晚回去,想看看你,所以改在明天走,今晚你要收留我,要不然我就流落街头了。”

同学说:“没问题,我可以把整个家倒出来让你一个人住。”

我说:“最好把你夫人也留下。”

同学狠狠打了我一拳,说:“还是当年那副没正经的嘴脸。”

坐在车上,我问同学:“咱们现在去哪里?”

同学说:“哪儿不去,直接回家,我打电话通知你婶了,她正在和保姆在家里准备晚饭。”

——呵呵,他称他的爱人是我婶,这种玩笑自上学起就一直这样开,我们上大学的年代里,谈恋爱是一件鬼鬼祟祟的事情,只能躲到宿舍里,每次他带女友回宿舍的时候,都会说:“孩儿们,你们的婶来了,抓紧回避。”

于是,大家一边嘴里骂着,一边不情愿的躲出宿舍。

晚上,我俩喝了一斤多烈性白酒,一边回忆学生时代一边嗟叹,谈及工作上的不顺心,时不时骂几句:“我×他妈的……”

人好像没有满足的时候,就说我这个同学吧,如果不是傍上了权贵,现在没准还缩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城里当乡镇干部,再惨点,说不定在哪个缺桌子少凳子的学校里吃粉笔灰呢。回头再看看他现在,事业上春风得意,岳父大人虽然退了,但早就为他安排好了一切,家里还雇了一个小保姆每天忍气吞声的接受他们的剥削。

酒喝到量了,开始喝茶,天南地北,话题好像永远扯不完,中间的时候,我挂念妻子,打了一个电话,我问:“怎么样?”

妻子没正面回答,只是说:“老公你少喝点酒,明天早点回来。”

我说:“放心吧,没事,你开心点,我爱你。”

同学以为我往家里打电话,上来抢我的手机,说:“让我和我侄儿媳妇说两句。”

我连忙把电话挂掉了。同学不屑地说:“我×,孩子都那么大了,装什么嫩,还‘我爱你’,酸死了。”

我呸了他一口,说:“你懂个屁。”

这天晚上,我和同学胡扯到了后半夜一点多,中间他妻子到客厅里看了两次,嘲笑着说:“嗯,不错,好不容易找到可以吹牛的人,你俩千万别停。”

我同学说:“我×,好多年没这样开心了。”

第二天一早,同学以为我真的要离开广州,极力要求送我去机场,我说:“你不用管我了,我自己随意转转,顺便给老婆孩子买点东西,机场大巴很方便,我随时可以走。”

于是,同学去上班,我俩就此分别,我打车回酒店。途中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回来了。

用房卡打开房门进了房间,妻子还没有起床,盖着毛巾被脸朝内侧躺着,我知道她在装睡。我走过去躺在她身边拍了拍她:“是不是折腾了一夜?累坏了吧。”

妻子转身抱住了我,把脸埋在我的胸前,用小拳头在我身上乱打,嘴里不停地说:“缺德缺德缺德……”

我扳过妻子的脸,一把掀起她身上的毛巾被,说:“我要检查一下我家宝贝儿,看看有没有丢失零件。”

妻子笑着起身,跑进了卫生间。趁妻子洗澡的间隙,我看了看房间,两张床都弄得很乱。看来他俩渡过了很激情的一夜。

可能因为昨天晚上酒喝的太多,此刻我的头仍然隐隐发晕,理不出头绪。随手开了电视,胡乱找台看。不一会儿,妻子洗完澡出来了,围着浴巾跳到床上抱住了我。我问她:“宝贝儿,昨晚玩的开心不?”

妻子想了想,说:“老公,你不会怪我吧?”

我搂着她,说:“怎么会呢傻孩子。”

妻子说:“他真的好厉害,基本上折腾了一夜,做了五次,我感觉好像回到了咱俩刚结婚的那段日子,现在我的腰还酸疼呢。”

我说:“今天咱们不出去玩了,你好好休息一天。”

妻子看着我的眼睛,发自内心地说:“老公,谢谢你给我的一切。”

我问她:“他什么时候走的?”

妻子说:“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就回去了,怕你回来撞见,临走的时候还一遍遍的问我:‘我这样做是不是太对不起大哥了。’”

我问妻子:“你没告诉他这是我同意的吧?”

妻子说:“怎么可能告诉他,再说了,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吓着他。”

就这样,我搂着妻子一直睡到中午十一点多,起床洗脸一起出去吃午饭。我俩来到小C房间门口敲门叫他,敲了半晌没有反应,以为他不在房间,我和妻子刚要转身离去,门开了。小C睁着发红的双眼站在门口,明显还没睡醒。看到我,一楞。我怕他尴尬,并不正面看他,我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故意逗他:“小子,昨晚干什么坏事了,困成这样?”

小C支吾着不知说什么好,妻子连忙接过话茬,对小C说:“你快点洗脸,咱们下去吃饭。”

小C仿佛得到了特赦令一样,答应了一声,然后快速逃进卫生间里。妻子捅了我一下,小声说:“你就坏吧你。”

午饭的餐桌上,小C的表情很不自然,眼神对我一直躲躲闪闪。见此情景,我又犯坏了,对他说:“小鬼,以我一个老江湖的眼光分析,你昨晚肯定干什么坏事了,你是主动坦白呢,还是等我严刑逼供?”

小C非常不自然地嘿嘿笑着不说话,妻子帮着打圆场,对他说:“别理你哥,好好吃饭。”

我接着说:“嗯,一会我要提醒一下其他人,有没有丢钱包的,我估计你昨晚肯定去当飞贼了。”

这句话把妻子和小C都逗乐了。气氛也恢复了正常。吃完午饭,因为天气太热,我们三个都不想出去,于是回到房间里打扑克。一个下午就在这样嘻嘻哈哈的愉快气氛中过去了。

又在广州住了一晚,旅行社的计划是第二天坐广深高速列车去深圳。我们来时乘坐的旅游专列停靠在广州等我们。晚上睡觉的时候,妻子详细向我讲述了事情发生的过程:我走后不久,小C就去了我们的房间,起初闲聊天,后来两人打了一会扑克。再后来小C说:“我大哥临走时交待我,让我帮你揉揉肩膀。”

于是,妻子乖乖的趴在床上,小C揉肩捶腿开始忙活。气氛越来越暧昧,妻子问小C:“你将来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小C说:“我现在有女朋友,但总好像找不到感觉,而且毕业以后也不太可能走到一起。”

妻子问:“你想找什么样的?”

小C说:“如果我能遇到一个像姐姐这样的人就好了。”

妻子说:“这不用担心,你很可爱也很优秀,将来肯定会遇到一个比姐姐好很多倍的女孩子,姐姐不行啦,老喽。”

——正常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绝对懂得他接下来需要做什么,于是,一切都很自然的发生了……

第二天在深圳街里,妻子像故意捣蛋一样搂着小C的胳膊,小C吓得非常紧张的看着我。那场景让我想起了大灰狼搂小白兔——不过,大灰狼不是他,而是妻子。我故意对妻子说:“你就摧残少年儿童吧。”

妻子得意地说:“乐意,我弟弟,谁也管不着。”

在深圳玩了一天,返回广州,我们连夜坐车返回,小C直接回了学校,分别的时候,妻子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弄得小C也眼泪汪汪,我们把我俩的手机号都留给了他,并嘱咐他,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我们。他的家距离我们城市很近,我们告诉他:放假的时候可以去我们的城市玩,我们给他当导游。

回程的列车上,妻子坐在铺上独自发呆,良久,对我说:“老公,过去的一切,现在想起来怎么像梦一样啊。”

我说:“恶梦还是美梦?”

妻子说:“我也说不清,不过绝对不是恶梦。”

我想了想,说:“生活本身又何尝不是一种梦,比如庄生梦蝶的故事:做蝴蝶,是人的梦,但谁又能说清,做人,同样只不过是蝴蝶的一个梦呢。”

妻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靠着我。我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说:“乖,我知道你想他,没关系的,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

妻子说:“其实我并不是十分想他这个人,而是一直在想过去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以后就算再见到了,谁知道会不会还有这种感觉。”

我说:“不用担心,事来心应,事去心止,走一步看一步,放心,有我呢。”

回到家里休息了两天,我俩躲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缠绵了两天。这次旅游之后,我发现妻子对我的依赖更重了。只要我离开她的线视一会儿,她马上叫我:“老公,你干嘛呢?”

两天后,我俩开始上班,生活又重新驶入了正常的轨道。



(十九)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小C一直与妻子保持着联络。经常互发一些或阳光或暧昧的短信。我和妻子在家的时候,我俩的手机都是随意的乱放,但是,我从来不翻看她的手机,她更没必要翻看我的。有时候,妻子一边给我看那些小C发过来的表达相思之情的短信,一边担心地问我:“你说,咱俩是不是把这个孩子给害了?”

我说:“这个倒不必担心,他热情如火很正常,不过,你要正确引导,不要让他陷得太深,否则就真把他害了。”

俩人在通话的时候,如果赶上我在家,有时妻子会对他说:“你哥在家呢,你和他说几句。”

电话里,小C还是快乐的腔调,说:“老大,没欺负我姐吧?”

我说:“怎么会呢,你以为你姐是省油的灯啊,她不欺负我就不错了。”

然后就听到他在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傻笑。偶尔妻子也犯坏,她当着我的面,一边冲我挤眉弄眼,一边在电话里对他说:“你哥没在家,快告诉我,有没有想我?”

接下来,连连对着手机发出亲吻的声音。我估计此时小C在电话那边肯定兴奋得要发疯。

转眼几个月,小C快放寒假了,有一天,妻子下班后对我说:“老公,小C发信息告诉我说,他在咱们这里转车,想单独见见我,不想让你知道。怎么办?我拒绝他吗?”

我对妻子说:“没关系,一切你来决定,如果你想他,就留住一夜,别去酒店了,不安全,还是回家里吧,我去爸妈家,正好可以陪陪女儿,你可以告诉小C我出差了。”

妻子顿时兴奋得抱着我的脖子乱跳。然后故作正经地说:“老不死的,看看你都把我宠成什么样了。”

我反驳道:“废话,我就你这么一个老婆,不宠你我宠谁?”

小C是早晨到我们这个城市的,恰逢周末。由于事先妻子已经告诉他我不在家了,所以,清晨五点多的时候,他在火车上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我睡意蒙胧的躺在妻子身边听着他俩在电话里缠绵,伸出手摸摸妻子的私处,已经泛滥成灾了。我钻到妻子身体下面,分开她的双腿,用舌头爱抚着。妻子很兴奋,但还得忍着用正常的声调说话。只能两条腿交替着勾住我的身体。这样爱抚了一会儿,我回到妻子身后,扶着坚挺无比的小弟弟,从后面轻轻进入妻子的身体,慢慢抽插着,不能动作太快,以免小C听到妻子气喘吁吁的声音。妻子把手机贴着耳朵枕到了头下,腾出手来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或许是由于太兴奋的缘故,不久,我一泄如注。

小C的火车早上七点到站,妻子答应去车站接他,我开车把妻子送到了车站,帮她买好了站台票,交待了一些安全细节。(其实也没什么可交待的,妻子带着避孕环,和小C这种阳光男孩儿在一起,不用担心身体上的疾病,第一次的时候他俩就没有用套。)我帮妻子把计划都定好了:她把小C接回来以后,先简单的找个小饭馆吃早餐,然后一起买菜回家,如果小C在车上没休息好,就先让他在家里睡上一觉,然后一起做饭,美美的过上一天二人世界的生活,当晚让他在我家住一夜,第二天上午把他送上回家的火车。

看着妻子一步三回头的走进了车站,我转身返回车内去了父母家。女儿见了我,仍然余怒未消。平时的时候,她住在爷爷奶奶家,一是因为小时候一直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习惯了,现在住那里离她就读的学校也近。所以,只能周末回到我和妻子身边。但这个周末,我却没让她回家,这让她非常愤怒。我对女儿说:“乖,不生气了,妈妈有事,爸爸陪你,今天想去哪里玩,我听你的。”

女儿这才转怒为喜,开始提具体的要求,其实小孩子的要求非常简单,无非是肯德基、麦当劳,捎带着去儿童乐园里玩那些仿佛永远都玩不腻的游戏。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我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看着女儿在旋转木马上开心大笑的样子。我开始琢磨这两个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女儿,在我的陪伴下,此时此刻,非常开心;妻子,在我的安排下,此时此刻,同样非常开心。孩子有孩子的游戏方式,大人有大人的游戏方式,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所有的恩爱夫妻,彼此在对方眼里,又何尝不同样是孩子呢?

我这样说,丝毫没有把小C当成我们夫妻俩玩弄的工具的意思,从开始到现在,我与妻子都对小C非常尊重。当然了,这种尊重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之上的。我们之所以对小C隐瞒了部分真相,这并不是出于欺骗,而完全是出于善意的目的。因为他或许还不能理解或者接受这种很另类的方式。我想,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在确保他能完全理解这些事情的前提下,我们会把真相告诉他。
TOP Posted: 2020-03-29 10:05 #6樓 引用 | 點評
寞小北 [樓主]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958
威望:197 點
金錢:198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3-23

(二十)

临近中午的时候,妻子打来了电话,问我:“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说:“正在陪一个女人。”

妻子说:“你活腻了吧?”

我说:“你还讲不讲理?你满山放火,我点根蜡烛都不行啊?”

妻子说:“说正经的,你别光顾着自己,抽空带女儿出去玩玩。”

我说:“呸,你还记得女儿啊?放心吧,我带她在游乐园里玩呢。”

妻子说:“老不死的,那么点儿的一个孩子,你也称她为‘女人’,你简直禽兽不如。”

我说:“不逗嘴了,你俩进行的怎么样了?”

妻子说:“他在睡觉呢,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累坏了。”

我说:“不止因为坐火车吧,你俩没干别的?”

妻子反问:“你说呢?”

我说:“肯定干柴烈火迫不急待了。”

妻子故意气我:“知道你还问,明显弱智。”

我一本正经地对妻子说:“不和你闹了,如果你俩在家里闷着无聊,你可以带他去街上转转,不过要记住,千万别在咱家小区里勾肩搭背的,否则咱俩都死定了。”

妻子说:“我知道怎样做,你简直比我爸还罗嗦。”

我说:“这话还真正确,我就是你精神上的父亲。”

妻子说:“老公,我想你,怎么办啊?”

我说:“你就没有知足的时候是吧,吃着碗里的惦记着盆里的,搂着盆吃,又琢磨碗里的。”

妻子说:“这不怪我,都是你宠的……”

当晚回到父母家里,吃过晚饭不久,累了一天的女儿早早的睡了,我陪着父母聊了一会儿天。然后走到阳台上往家里打电话,没人接。再打妻子手机,电话里声音很嘈杂,原来妻子和小C在外面吃烧烤,而且明显感觉妻子喝酒了,妻子很狡猾,不忘当着小C假惺惺的问我:“老公,你是不是明天准时回来呀?”

我小声问:“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还没疯够?”

妻子说:“想你呗,快点回来吧。”

我说:“你不要在外面玩的太晚,早点回家。”

妻子很痛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中午,与女儿依依不舍地分别,我回到了家里。家里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妻子正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进来,扑上来抱住了我,说:“让我检查一下老公少没少零件。”

我横着把妻子抱在怀里,走过去扔到了沙发上,说:“你弄反了吧,应当是我检查你少没少零件才对。”

妻子坏坏地说:“不可能少,没准还多出来一个呢。”

我说:“别吓我,真要是怀孕了也是你遭罪。”

说完我坐在沙发上,捏着妻子的鼻子说:“向我汇报一下吧,昨天都干什么坏事了?”

妻子说:“别提了,从一下火车小C就开始手脚不老实,挡都挡不住……”

原来,妻子把小C接下火车以后,妻子提议去吃早餐,但小C说在餐车上吃过了,于是两人就直接回家了。进屋没来得及洗脸就开始疯狂接吻爱抚,在妻子的一再要求下,两人简单地洗了一个澡,没等擦干身体,在浴室里就做了一次。然后回到床上,又折腾了第二次。结束以后,两人躺着聊天,不知不觉小C睡着了。这期间,妻子给我打了电话。接近天黑的时候小C才睡醒,俩人一起去烧烤城吃了烧烤,喝了好多酒。回到家里,基本上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说到这里,妻子走到电脑桌前拿出一个光盘,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想不想看?”

我很意外地问:“你录下来了?”

妻子说:“嗯,晚上录了一部分,不过先说好了,看了不许笑我。”

我说:“你录这东西,小C说什么没有?”

妻子说:“他非常担心被你发现,走时还一再叮嘱我,我告诉他放心,我会藏好的。”

我接过光盘打开电脑,把光盘插了进去,让人热血沸腾的一幕幕出现了。这种感觉,是任何A片都无法比拟的,因为那里面的女主角是自己的至爱。这时,妻子悄悄走过来,趴在我的两腿之间,解开我的裤子,我拦着她说:“别淘气,我没洗呢。”

妻子说:“不管,我不在乎。”

说完就决然的把我的小弟弟含在了嘴里……没过多久,这种强烈的刺激让我在妻子的嘴里爆发了。

过后,躺在床上,妻子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我怀里。或许是因为昨晚太累的缘故,不久就沉沉地睡了。望着妻子毫不设防的安静面容,一股柔情从心底里升起。那一刻,我很真切的感受到了:怀里的这个女人,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二十一)

用文字讲述出来的生活,是生活的浓缩,而真实的生活,要比浓缩成文字的生活平淡得多。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与妻子的生活又重新回归于行云流水般的平淡。过后,我和妻子偶尔也会提起那件事儿。但并不是关于那个过程中的某个细节,而是我俩对于此事的心理上的交流。起初的时候,妻子在心理上还是隐隐的担心,怕给我造成什么伤害。不过,这种担心不久就消除了。那个光盘,偶尔我也会拿出来看看,但都是妻子不在家的时候,我同样害怕总当着她的面看这种东西会给她造成不必要的压力。

结婚久了的男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女人,在很多时候都更类似于小动物。在她乖巧的时候,仿佛可以把你整个人溶化成水,而当她蛮不讲理的时候,经常会把你气得恨不能塞上她的嘴把她绑上扔到看不到的角落里。不过呢,如果你真对她好,这个小动物对你摇头摆尾的次数还是占大多数。

但是,人不能总是保持绝对的宽容和理性吧。比如一个男人,白天的时候被工作纠缠得焦头烂额,下了班回到家里免不了还要琢磨怎样应付明天上司的一顿臭骂。这时,你很可能情绪低落,没心思陪她胡闹。于是,毛病就来了:她什么都能联想到,最要命的是,只要她想到的事情,就开始当真事儿满嘴胡说,比如:“你抽抽个狗脸给谁看呢?是不是因为上个月我给我妈钱多了,所以你想不开?”

甚至还有更离谱的:“昨天晚上,我只是提了提让我妈来咱家的事情,瞧你现在这死样,等你老了,也让你闺女一脚把你踢出门。”

有一次,我白天挨了混帐上司一顿臭骂,这事上司骂我毫无来由,因为错误根本与我无关,从根源上说,责任还在于他的瞎指挥,但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当众理直气壮地用手指着我,长篇大论,唾沫星子都溅到我脸上了,我脑袋一昏,回骂道:“你妈了个×的,甭跟老子叫唤,明天我就找去省厅,跟你死磕到底,不要脸的东西,以后别用手指我,否则老子把你的爪子剁下来下酒。”

这番话,当时把毫无准备的上司气得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我转身摔门而去,结果,由于窗子开着,吸力过大,门玻璃哗啦一声碎了。这下子事儿更大了,其他办公室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我冷着脸冲出单位,回家。路上,有同事打我手机,正在气头上的我毫不犹豫地把手机电池一下子扣了出来扔到了车后座上。

回到家,满脑子都是这件倒霉事儿,渐渐冷静下来以后,我开始后怕,因为我的上司向来以飞扬跋扈而著名。我想:这次我是彻底毁了。起初的时候,妻子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情绪变化。吃过晚饭,我独自坐在客厅里发呆。妻子收拾好碗筷,去浴室洗澡。出来以后,挤到沙发上,把脚伸了过来放到我腿上,对我说:“给我剪脚趾甲。”

(多年的习惯了,妻子的手指甲、脚趾甲从来都是我剪。)

我看了看她的趾甲,并不长,我对她说:“前两天不是刚剪完吗?现在又不长,剪什么?”

妻子说:“谁说不长?我的袜子都顶破了。”

我很不耐烦地抓起她的脚从我大腿上扔了出去。结果,毫无防备的妻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下彻底完了,整晚上甭干别的了,就哄她吧。作揖、下跪、磕头连带着并不很疼地自扇几下耳光。她仍然不依不饶。气急败坏之下,我穿上衣服夺门而去。结果妻子把电话打到了我父母那里,对我爸说:“爸,你儿子带绳子出去了,说是要自杀。”

可怜我父母半夜打车跑到我们家里,逼得我把作揖的动作又表演了一次,并发誓说,再也不欺负她了。这才让父母放心地离去。

父母走了,妻子一脸得意,说:“小样的,你没去死啊。”

我懒得理她,自己跑到小卧室里睡了。她也表现的很有志气,一夜没理我。

第二天,我战战兢兢地来到了单位,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准备,抱着死磕到底的决心。上班时间刚过没一会,我们上司的秘书就跑到了我的办公室,对我说:“老大让你过去一下。”

我偷偷问他:“什么意思?是不是想整我?”

秘书连忙摆手:“别问我,圣意岂能乱揣摸。”

我骂了一句:“瞧你那死样,不折不扣的一条狗。”

说完,我去了老大的办公室。事情并没有我预料的那样坏,那孙子见我进来,指了指沙发:“坐下谈。”

我很听话地坐下了,但翘起了二郎腿,故意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老大接下来的话,出乎我的意料:“昨天你真把我气坏了,你小子简直跟我当年的狗脾气一模一样。”

——傻瓜才听不出来这是在主动套近乎和解。

这件事情过后,我越想越不值得,本来单位里什么事情都没有,但家里却闹翻了天。

有时在单位人五人六的时候,我时常这样想:妈的,这帮人如果猜到我在家里混得像孙子一样,不知道会怎样解恨呢。

后来,为了不自找麻烦,我从来不敢把单位里的坏情绪带到家里。其实呢,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也的确不该把工作中的不良情绪带到家里。这样既不解决实际问题,反而让家人跟着分心。我的工作性质与妻子不同,她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可以告诉我,让我帮她出主意,但我的工作她完全不懂,跟她说也是添乱。
TOP Posted: 2020-03-29 10:06 #7樓 引用 | 點評
寞小北 [樓主]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958
威望:197 點
金錢:198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3-23

(二十二)

自从那次不小心把妻子从沙发上扔到地下以后,妻子多次撅着嘴跟我抱怨:“老东西,还总说是我老爸呢,哪有老爸打女儿的?”

我只能一次次的解释:“亲爱的,那不是打,而且我不是故意的。”

我和妻子之间理性的交流很多,但是,如果夫妻之间仅剩下理性了,那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比如我妻子,经常会流露出蛮不讲理的嘴脸。后来我想清楚了,她的很多蛮不讲理行为,有的时候纯属就是故意撒娇,但有的时候,却是出于莫名其妙的烦恼情绪。这也非常正常,比如广告中说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女人在生理周期时,会处于莫名的烦躁之中。这时,对她讲理没有用,只能无原则的哄。另外,工作中的烦闷,有时也是说不清的。她只能跟自己最亲近的人发泄,在这种情况下,同样不能、也不需要对她讲道理,只能哄。

有人说,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我想,每一个可爱的女人背后,也都应当有一个懂得怎样去爱的男人。我这人有一个最大的弱点,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说,也可能不算是弱点:我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无论自己的妻子或者其他人。每见到女人哭的时候,我也恨不得跟着大哭一场。我总觉得,女人天生就应当是被男人呵护和宠爱的。这界世界上没有不美的女人,缺少的是男人们欣赏美、发现美的目光。当我把这些想法告诉妻子的时候,妻子很不讲道理地说:“你对我这样,我很感动,但如果你对别的女人也这样,我认为你很贱骨头。”

当年妻子怀孕的时候,曾多次问我:“你希望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我毫不犹豫地说:“我希望是女孩儿,男孩儿也不错。”

不过,妻子倾向于男孩儿,并且怀疑我不说真心话。怀孕几个月以后,在妻子的一再要求下,我们决定去医院检查一下孩子的性别。当年B超检查孩子的性别还不像现在受严格的禁止,做B超的女医生是我的熟人,检查过后,她有点遗憾的对我俩说:“好像是女孩儿,不过还不敢肯定。”

听了这话,我高兴的蹦了起来,说:“你再好好看看,究竟是不是女孩儿?”

女医生一脸疑惑地看着我,说:“真是少见,你盼望爱人生个闺女?”

我说:“当然了,不过,不是闺女是公主。”

女医生这时才肯定地说:“不用再检查了,绝对是女儿。”

出了医院,回家的路上妻子对我说:“我现在才相信你说希望我生个女孩儿是真心话……”

现在,我正在践行当初的诺言,无论对妻子还是女儿。我或许做的还不够好,但我不会放弃努力。夫妻不是独角戏,当一方犯了错误的时候,另一方一定要冷静地先从自身找原因。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比如一个丈夫,当你知道自己的妻子已经红杏出墙时,愤怒是肯定的。但是,愤怒之余,千万别忘了反省。如果你的妻子不爱你,当初不会嫁给你。就算现在她把爱暂时分给了别人,那么,如果你还爱着自己的妻子,最需要做的是怎样把爱重新夺回来,不要轻言放弃。无论哪一方出轨,这对于夫妻来说,都属于原则上的错误,但是,我们可不可以这样想:如果把既有的原则放宽一些呢?放宽了原则,错误性质是不是也会由原则性的而变为一般性的?——夫妻之间,最不适合讲的就是原则。

有歌唱道:“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夫妻,永远是这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在几十年的夫妻生活中,每一方都难免会犯一些错误,比如红杏出墙。但是,如果你能妥善处理,这些痛苦的经历,会转化成宝贵的财富。托尔斯泰说过:“苦难是人生的老师。”

这个老师或许很另类,让我们很难接受,但是,正因为此,我们才更值得去试。

马格利特.杜拉斯的《情人》开篇第一段的描写,一直令我深深感动,现摘录于此:“我已经上了年纪,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个男人朝我走过来。他在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对我说:‘我始终认识您。大家都说您年轻的时候很漂亮,而我是想告诉您,依我看来,您现在比年轻的时候更漂亮,您从前那张少女的面孔远不如今天这副被毁坏的容颜更使我喜欢。’”

——当你真正明白这段话的含义的时候,你会对与爱妻携手走过一生而充满信心。我家卧室里有一幅我最喜欢的画:一对风烛残年的老夫妻,互相搀扶着在布满落叶的林荫道上散步。我想,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美的风景了。

下面还是继续讲述与小C有关的故事。



(二十三)

小C放寒假期间,也经常会给妻子发一些短信,多数都是一般性的问候,不过,如果妻子稍微回复一个暧昧一点儿的,他马上又会热情如火。俩个人偶尔也会在电话里甜言蜜语,有时妻子说出来的那些肉麻的话我都没听过。

有一次,我问妻子:“你对小C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她说:“我也说不清楚,有时,对他的思念也是很刻骨的。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仿佛自己也年轻了好多。”

我心里真有点吃醋了,说:“你不会是真爱上他了吧?”

妻子很坦诚地说:“是,的确是真爱上了。但是,这种感情与和你之间的感情完全不同。我觉得,这都是建立在对你的爱的基础之上的,如果没有你,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如果没有你,我不会对他有那么深的感情,更不会发生什么。”

说完,妻子又很不安地看着我:“老公,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

我说:“是的,你绝对是一个坏女人,最起码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女人,不过,我本来就没想让你当好女人。”

妻子上来用拳头打我:“都是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把我宠坏了……”

我抱着妻子说:“乖,咱们才不当什么好女人呢,好女人让别人当去,咱们就只做快乐的坏女人。”

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看书,妻子独自在书房的电脑上看电影,突然,妻子呜呜哭着跑进卧室,泪流满面的样子着实吓了我一跳,连忙问:“你怎么了?”

妻子趴在我的怀里,不说话,却越哭越伤心。我扳过她的脸问她:“你怎么啦,快说话啊,急死我了。”

妻子哽咽着说:“老公,如果下辈子我找不到你,怎么办啊?”

我松了一口气,说:“这辈子还没过完呢,急什么下辈子的事情,别胡闹。”

妻子一边哭一边说:“不行,下辈子你还是我的。”

我连忙说:“行行行,没问题,我答应你,下辈子我还是你的。”

妻子接着说:“那,过奈何桥的时候,你不许喝那个老死太太的孟婆汤。”

我禁不住地乐了:“喂,我说,你小孩儿啊你,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也信那个。”

妻子不服气地说:“我不管,反正你不许喝孟婆汤。”

我说:“放心吧,我一直不喜欢喝汤你也不是不知道,等我临死的时候,你让我饱餐一顿大鱼大肉,再给我带上两个肘子就成了。”

妻子说:“不行,我要死在你前面,要不然没人照顾我。”

我说:“噢,那你就忍心扔下我自己没人照顾?”

妻子想了想,说:“那就一起死吧,手拉手过奈河桥,你帮我把那个缺德的孟婆从桥上扔下去……”

我好奇的问妻子:“刚才看什么电影了,能把你哭成这样?”

妻子说:“刘青云演的,《我的左眼看到鬼》,太感人了,有个因意外而死亡的丈夫的灵魂迟迟不肯过奈何桥,直到他找到了一个可以照顾好妻子的男人,并为妻子安排好一切的时候,才喝下那碗孟婆汤。”

后来,我抽空也看了这部电影,果然是一部非常感人的中国版的《人鬼情未了》,胜过当年的《流星雨》。在此我建议没看过这部电影的夫妻,有机会找来看看。



(二十四)

一个有爱心的男人,首先应当是个负责任的男人。说到这里,我想给这里的朋友们推荐一部小说,名字叫《给我顶住》,作者王朔。当年我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刚结婚不久,小说的内容看的我浑身发冷,恨不得找到王朔本人狂扁他一顿,谁让他编出这种混蛋故事。

可能很多人都没读过这篇小说,因为这部小说在王朔的所有作品中并不出名。小说的情节大致是这样的:一个名叫方言的已婚男人,给单位同事关山平介绍女朋友。关山平到了指定的约会地点以后,约好的女人没来,但关山平巧遇了另外一个女人:周瑾。这个周瑾,就是方言的妻子。周瑾与方言的婚姻并不和谐,虽然周瑾深爱着自己的丈夫,但方言却一直对妻子不冷不热。后来,关山平又多次巧遇周瑾,两人由熟悉到慢慢相爱了。有一次,趁方言出差的时候,周瑾与关山平发生了性关系。这件事情从始到终,周瑾都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多次试图中断这种关系,但执着的关山平始终不肯放弃。终于有一次,周瑾下定决心与关山平彻底了断。她把关山平约到了好朋友赵蕾的家里,但是见面以后,关山平不由分说的强行把周瑾拉到卧室里再次与之发生了性关系。完事以后,周瑾一边清理自己,一边对关山平说:“这是最后一次,咱俩以后不要来往了。”

当两人走出卧室以后,可怕的一幕发生了:周瑾的丈夫方言,脸色铁青的坐在赵蕾家的客厅里。当周瑾与关山平在卧室里发生那一切的时候,她的丈夫,就在门外!

没有办法,周瑾只能接受离婚的现实。不久,周瑾与一直深爱自己的关山平结婚了。婚后非常幸福,一年以后,俩人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一次,关山平问周瑾:“你知道咱俩第一次巧遇的地点,是谁让我去那里的吗?——是你的前夫,方言。”

周瑾此时震惊到了极点:因为她之所以去那里,也是方言约她过去的。

原来,这一切都是方言与赵蕾事先策划安排好的,赵蕾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方言,方言的目的,是为了离婚。不过,离了婚以后的方言并没有和赵蕾走到一起,他独自一人去了不知名的远方,从此消失了。

在小说结尾,获知真相的周瑾流着泪对自己的丈夫关山平说:“他们想害咱们,没想到却成全了咱们。”

第一次读这篇小说的时候,我刚结婚不久,这部小说,差点没让我把牙咬碎。想不明白,一个丈夫怎么会如此混蛋。经历了多年的风雨磨历,现在,我终于读懂了那部小说的真正内涵: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当他不再爱自己妻子的时候,他会这样做:当我不再爱你的时候,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当我因为不再爱你而不得不离开你的时候,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在我没有替你安排好一切之前,我不会离开;如果我不能确保我的离开会让你更幸福,我不会离开。——这话说起来,十分苍凉,但却很令人感动。试想,在真正的生活中,有几个男人能做到这一点?

周瑾在小说结尾时说的那句话,实际上是对自己前夫方言的重大误解。不过,这篇小说的精髓之处正在于此,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王朔的有意安排。话说回来,有意与无意都不重要,经典大多都是在不经意间产生的。——如果周瑾能始终处于对前夫的误解之中,这更有利于她能够全身心地爱着自己现在的丈夫关山平,而绝对不会对前夫再有半分的留恋。否则,如果周瑾意识到前夫的真实目的,她将会陷入对前夫的思念、感激甚至对于自己当年出轨行为的自责之中。从这种层面上分析,方言,是一个真正负责任的、懂得真爱的好男人。
TOP Posted: 2020-03-29 10:06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9, 03-09 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