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圈套:娇妻沦陷 1-38章已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圈套:娇妻沦陷 1-38章已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nintenlang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675
威望:342 點
金錢:60 USD
貢獻:7 點
註冊:2015-01-13

1024
TOP Posted: 2020-10-26 09:32 引用 | 點評
kyle. [樓主]


級別:騎士 ( 10 )
精華:2
發帖:2793
威望:308 點
金錢:546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1-06-06

  

(5)


  这一夜过的很漫长,早上六点闹铃响起,我闭着眼睛装睡。
  老婆起床的动作很轻,她没有直接走出房门。
  感觉她似乎坐到了我的身边,温暖的气息吹在了我的脸上,我知道她在看着我。
  我尽量的调整着呼吸,不敢让她看出一点破绽。
  昨天的窥探难道被她发现了我的心中思量着,如果她什么都知道了,她会不会主动地对我坦白,坦白之后我们的婚姻还会存在吗……短短的时间,脑中闪过了各种假设。
  唉……该来的还是要面对,继续扮演鸵鸟,做一个戴绿帽的丈夫,不是我能接受的。
  正要睁开眼睛,脸上传来一滴湿热,两滴,三滴……老婆在极力控制着,轻声的抽泣还是被我捕捉到。
  “对不起……”我不确定老婆是不是这么说的,声音实在太小。
  她在哭,结婚后虽然偶有摩擦,但是我坚信一个好丈夫是不能让妻子为自己流泪的。今天看到老婆第一次在我面前哭泣,她的愧疚说明心中还有我。
  昨天的怨气,此时慢慢被妻子的泪水融化,我想再给她一次机会,只要她向我坦白,就算是她的肉体已经出轨,只要心里还有我还有孩子,我就能原谅她。
  开门声响起,老婆已经离开。
  早饭期间,我也一直没有等来她的坦白。
  “刚才起床时,脸上怎么有点湿呢?”我主动地向她挑起话题。
  老婆抬头看了我一眼,装作随意的穿着鞋子。
  “哦,这鬼天气,早晨就这么闷热,我起床时也出了一头汗。”
  看着她故作轻松我的伪装,我非常失望。
  对妻子我彻底失望了,只是现在的证据还不足以和她摊牌。裙子上的手印肯定已经洗掉了,还有她被强子刮掉阴毛的事情也可以说成是为了给我惊喜。
  我相信她还是爱着我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她肯说出来,我一定会原谅她。
  就算是因为我满足不了她,让她急不可耐的在单位里找了情夫,我也可以理解,大不了就明说出来,好聚好散,可她现在的做法实在让我无法接受。
  下班前,我专门给妻子打了电话让她早点回来,我准备了晚饭。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
  一个小时后,客厅传来了开门声。
  “老公,做了什么好吃的?今天还有客人哦。”妻子的声音依然甜美,可我已经没有了欣赏的心情。
  “姐夫,我来你家蹭饭没有意见吧,嘻嘻……”听这清脆的声音就知道来的是榕榕。
  “额……欢迎,正好我买的菜不少,老婆换好衣服一起来帮忙吧,榕榕你坐那看会儿电视。”
  “姐夫真疼人,我就不客气了。”
  榕榕来过我家很多次,也不和我们见外了,熟练的挑选着节目。
  榕榕的到来让我有些失望,但没有表达出来。
  本来准备着吃饭时和妻子好好谈一谈,只能等榕榕走了以后再说了。
  自从纪念日那天发现了榕榕在屋子里走出来,我对她就没有半点好感。即使她是胖子找来的替罪羊,那她也一定知道妻子和那几个混蛋的秘密。明知道闺蜜做了错事她非但没有劝妻子离开,还帮着他们隐瞒我。
  “老公想什么呢,拿着土豆半天也不动。”妻子突然惊醒了沉思中的我。
  “哦,没什么,榕榕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准备一下。”
  “哎,别把她当成客人,随便做就行。她老公总不在家我就拉她过来吃点。”
  饭菜都端上桌后,我拿出一瓶红酒。
  没想到榕榕这丫头挺能喝,我都喝不过她。
  酒过三巡,榕榕的话渐渐多起来。
  “姐夫,这阵子我姐可辛苦了,你……你得多关心……关心她啊。”由于喝的不少榕榕说话都有些不清楚。
  “我听小研说市里来了督查组,最近很多国企都需要整顿,麻烦事肯定不少。”
  “不只是督查组的麻烦,还有那几个工长最近也不老实……”
  “榕榕你喝多了吧,那几个工长都还挺好的……”妻子赶紧打断了榕榕。
  “啊……我是喝的不少,姐夫咱们再干一杯。”红红的脸蛋说明榕榕喝的确实有点过了。
  “来,榕榕。我就喜欢你这性格。以前听小研说有几个工长总是和她做对,现在不都好了吗,他们还总是叫小研一起出去吃饭呢。最近又找麻烦了吗?”我希望在榕榕这听到些有用的消息。
  “就是孙胖子不好管,总是刁难我们。我和你说,那家伙可不老实了……”榕榕说着还凑近了我。
  “榕榕,你喝多了唉,我还是送你回去吧。”妻子起身把榕榕拉了回来。
  “这还没喝好呢,榕榕好不容易来一次,多呆会儿吧。”我劝着。
  “我怕一会儿都搬不动她了,走吧。”妻子说着走过去楼上榕榕的腰。
  “不着急,姐夫咱们再喝会儿,啊……研姐你掐我干什么,疼死了。”
  “谁掐你了,我看你是真喝多了,我给你叫个车。”妻子着急把榕榕送走,肯定是怕她说漏嘴。
  “我送你吧,这大晚上也不好打车。”我伸手拿起沙发上的外套。
  “你也喝了不少,不能开车了。我已经约好车了,老公你负责刷锅洗碗吧,辛苦你了,亲爱的。”妻子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搂着榕榕下楼了。
  她们出去后,我来到窗前,看着妻子和榕榕走出楼口不远就站住了,妻子似乎很激动的质问着榕榕,由于我家在5楼,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些什么。
  妻子今晚的表现让我加肯定她隐瞒了一些事情,而且榕榕一定是知情人。
  她究竟在这里扮演了什么角色。是不是妻子被胁迫也有她的参与,想想我又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她是妻子最好的闺蜜,感情一直很好,不可能会陷害妻子。
  很大的可能是她也被胖子一伙人胁迫了,两个女人都受到了那几个流氓的淫辱。过了足有20分钟,妻子才回到家里。
  “怎么这么久呢?”我问道。
  “那丫头不能喝还逞能,刚才在楼下都吐了。唉……你也是的,她要喝你也不拦着点,还一直陪着。”
  “呵呵,榕榕好不容易来了,大家高兴高兴嘛。对了,刚才榕榕说那孙胖子怎么回事,还是不配合工作吗?”我装作随意问道。
  “他就那样,和哪个女的都嘻嘻哈哈的,都想沾点便宜。不过他胆子不大,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
  “这人你还是离他远点,我那天接你时候看见他了,不像个好人。”
  “别这么说人家,都是同事,有什么好人坏人的。”
  “你可别这么说,我那天听见了些不好的事情,榕榕可能和那几个工长的关系有些暧昧。你知道吗?”我故意把那天的事情说给妻子听。
  “不……不可能的……肯定是你听错了。这种话不能乱说,她一个女人在家,别人对这种闲话很敏感的。”妻子慌乱的说着。
  “我那天亲耳听见休息室里有男女在做那种事,过了一会儿,我看见榕榕从那屋里出来了。”说话时我一直盯着妻子的表情。
  “啊……一定是你听错了。榕榕是我的好姐妹,她有什么事我能不知道吗?以后没有根据别在背后议论别人,女人的名声是很重要的。”妻子这时倒打一耙,说的我像个乱嚼舌头的人似得。
  “就你心眼好,我问你,你是不是给我准备了什么惊喜啊?”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妻子听我没在继续问下去,松了口气。
  “我昨天回来,给你盖被子时,看你下面有点问题啊。”我直接挑明了问她。
  “啊……你好色啊……这几天比较忙一直忽略了你,这不想着犒劳一下你嘛!没想到你自己偷看了。”
  妻子有些惊慌,可很快调整过来,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还算惊喜吗,被你发现了真没劲……”
  “我很好奇你自己是怎么剃掉的?”
  “这……不就是一点点剃掉吗……”妻子又紧张起来。
  “有那么简单吗?我看网上说要有别人帮助才可以的。”
  我的语气变得生硬起来。
  “是榕榕……榕榕帮我的……”
  “又是榕榕,你俩就在单位办公室里剃阴毛吗?就不怕别人突然进来吗?”我真的生气了,都到这时候了妻子还在隐瞒。
  “我们晚上去女厕所那里弄的……”
  “呵呵,那是蹲便,我倒想知道你站着她怎么给你剃,难不成你坐在地上弄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怀疑我了?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倒是你竟然逼我去换妻,我真后悔答应你这么变态的要求。”妻子竟然拿出换妻来说事。
  “我……你怎么还提那个,咱们不是说好了以后再也不提了吗?”
  我知道那件事会困扰我们一辈子,其实现在我已经后悔了,那次确实是我错了。以后不管妻子犯什么错,她都可以搬出这件事来压制我。
  “不提就能当作没事吗,一想起你见了别的女人,色急的样子,我就恶心。”
  “你别转移话题,我就问你下面是怎么回事?”
  “能怎么回事,是不是我说是别的男人给我剃的你就满意了?”妻子气的站了起来。
  “难道不是吗?再亲密的闺蜜也不可能帮你干这种事吧!”我也毫不示弱。
  “你睡客房吧,我不想和你说了。”生气的妻子跑回屋里锁上了门。我愤怒的追上去使劲的拍门。
  我真的气坏了,我很确定妻子已经出轨了,她竟然能装的这么像,一点都不心虚,还反过来质问我。
  我一边敲门一边大声的喝斥她。过了一会儿,屋里传出了轻轻的抽泣声。听着妻子的哭声,我慢慢冷静下来结婚以来我一直宠爱着她,从没有让她哭过,今天竟然让她哭了两次。
  可她做的事情实在让我无法原谅。在客房呆坐了很久,直到两点多才睡着。这一觉睡的很痛苦,梦里我和妻子走在街上,苏辙几个人迎面走来,他们淫笑着嘲笑我是个无能的废物。
  我愤怒的一拳打去,却被胖子按在地上。妻子在身后走过来,我以为她是来救我,可她却越过我的身边,跨上了苏辙的胳膊,丰满的乳房自然的剐蹭着男人的手臂。
  妻子看着眼前的我被人打倒在地,眼神中透露着满满的不屑。要不是经理打来电话,我还死死地睡着呢。才想起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会呢!
  我爬起来,看见桌上放着的早饭。妻子明明还爱着我,如果她有什么苦衷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下午我要去工地出差一天,明天才能回来。”既然老婆不会对我坦白,就按着之前在酒吧想好的计划来调查真相。
  “哦,注意安全。”明显感觉到妻子的语气透着冷淡,看来她还没有消气。
  在单位熬到下班,一会儿我要再次潜入妻子的公司,因为不能去的太早,我是最后一个走的。
  八点钟,我把车停在了老婆公司旁边的写字楼下面,不想停太近可能会被她察觉。
  借着夜色,门卫看见是工装人员并没有询问,这次我直接走向了维修段厂的二层,在高处可以看到下面的每一个人。
  没有看到老婆的身影,我又去了休息室里面也是静悄悄的。
  他们都不在这里,应该还有别的约会地点。
  “哦……嗯……深一点……深一点……”隔壁的女洗手间里传来了声音。通过呻吟声我无法断定是不是老婆,毕竟我们在做的时候老婆是很少叫床的。
  “你个贱货,越来越骚了,第一次我插进去,爽的你都翻白眼,现在还嫌老子不够长了,哈哈……”我听出了这个声音,是姓孙的胖子,他习惯每次说完话都哈哈笑一阵。
  老婆的情夫怎么会是这么低俗猥琐的家伙。我走进去,里面是五个隔间,呻吟是从最里面发出的。
  “哦哦哦……我是……骚货,是你们……四个混蛋……的公厕。”
  ‘嗡……’脑袋好像炸开了,老婆竟然找了四个情夫,平时娇羞的老婆,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欲望,想起上次换妻的经历,她痛苦同意的神情,妻子在我脑中变得越来越虚伪,我越来越不了解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突然发现卫生间隔间下部有大约20厘米的空隙,我跪在地上,低头看了过去。
  两只白嫩的脚丫踩着金色绑带高跟鞋,一条黑色的内裤,挂在女人脚腕。随着后面露着腿毛男人的挺动,高跟鞋的主人配合的掂起脚丫。可以看出女人此时正弯腰扶着门,而男人在她背后插入。
  此时我与女人只有一门之隔,却只能跪在地上默默看着。
  我忽然觉得这个画面是多么的讽刺,自己的老婆与别人在厕所里疯狂的交媾,作为丈夫的我只能跪在地上偷偷看着。
  不能这样,既然她已经出轨,那就给她自由,我快速的站起身来,急速的站立让我有点头晕。
  短暂的晕眩让我冷静了一些,里面的女人究竟是不是妻子呢。刚才因为我先入为主,一直肯定的认为隔间里就是妻子在和胖子交媾。我记得老婆从没有金色的鞋子,还有那条内裤,包括脚丫都与妻子有所不同。也许这个女人并不是妻子。
  正想着,脚下没有站稳,手扶在旁边墙壁上才止住跌倒。
  “啊……等一下……嗯嗯嗯……好像……有人。”女人发现了异响。
  “怕什么,现在不会有人来女厕所的。难不成你还怕沈思研那个贱货发现,哈哈……”本来已经退到洗手间门口的我,听到老婆的名字又停了下来。
  “研姐是个好女人……我已经对不起她了……别那么说她。”听到这么称呼老婆,我知道里面的女人是榕榕。
  “操,我说什么还轮到你这骚货来管了,你就是我们的奴隶,泄欲的工具,知道吗?”随着男人的责骂,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女人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只有呻吟。
  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完事了,我退到了楼梯间的里面,透过防火门的玻璃可以看见休息室和卫生间的门口。
  等了10分钟,胖子和一个红棕色头发的美女走了出来,看到她的脸,我终于呼出一口闷气,出来的女人是榕榕,我在庆幸没有看见老婆和这个像猪一样的男人交媾。
  隐隐约约还有一丝失望,遗憾没能抓到妻子出轨的证据。
  “我能回去了吗,我老公明天就从部队回来了,我得收拾一下,上周你们来我家玩的太疯了。”
  老婆曾经和我说过榕榕很不容易,老公在外地部队是个少校,很少回家。虽然家里吃喝不缺,一个女人日子过的很孤单。
  “回去吧,老子也玩痛快了,哈哈……”说着捏了榕榕屁股一下。
  “讨厌……一会儿你还去找苏哥他们吗?”说着打开了胖子的手。
  “这帮小子干活太慢,把我栓在这了,不然也不用你留下陪我。”
  “我倒是无所谓,只要不让我老公知道,我还是挺喜欢和你们玩的……”
  “就知道你喜欢,真怕你老公回来满足不了你。”
  胖子说着手又不老实起来。
  “才不会,我老公可不像你一身肥肉,他那家伙猛着呢!”
  “那你还找我,就喜欢偷的感觉是吗,哈哈……看不见,摸不着再大的家伙也没用啊,军嫂真不是好当的。这样挺好的,多亏了他在外面保家卫国,咱俩才能过上这么享受的日子。”
  “真变态,你晚上要是过去了,别玩的太猛,我怕研姐会受不了。”
  “那个贱货要不是苏哥总是护着她,我们几个早就把那贱货调教的和你一样淫荡了。哈哈……”胖子说完搂着榕榕走进了休息室。
  “这一个星期我都得按时回家,没什么事别联系我。”
  不一会儿榕榕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裙子。不知道的话,还真想不到她刚刚还在和一个肥猪在厕所里偷情。
  “借我个胆子也不敢勾引军嫂啊。哈哈……”胖子跟了出来,又在她胸上捏了一把。
  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想起刚才榕榕提到了妻子名字,为什么要说老婆吃不消呢?好像是和一个苏哥有关系。
  在家的时候倒是常听见老婆说起苏哥这个名字,他叫苏辙。
  妻子刚开始做这个工作的时候,要和这些工长打交道,那些人都是社会上的老油条,经常偷工减料,妻子也年轻气盛,有时候直接点出来他们的问题。
  这些工长觉得自己是老资格,被一个小丫头数落很没面子,就会在工作中给老婆出难题,为了这事老婆有一次在公司还被气哭了。
  倒是这个苏哥,为人很正直,他带的工作组是干活最细致的,从没出过问题。很多次老婆遇到的麻烦,也是他解决的。
  后来还是他告诉老婆,想要做好协调工作,要先和工长搞好关系。
  他出面把几个刺头还有老婆叫在一起,摆了桌酒,才让老婆之后的工作越来越顺利。
  之前经常听老婆在家夸赞苏哥的工作能力,为人做事方面也很优秀,像是个大哥哥一样照顾她。我听了还有点吃醋,可工作中能有这样一个人的帮衬,确实让老婆轻松了很多。
  只是最近再也没有听老婆提起过。那天在厕所里听见胖子和光头也提起了苏哥,说他一直护着老婆。基本可以确定就是这个苏辙把我老婆带出去了。
  按榕榕的意思,妻子现在正和苏哥在一起,而且应该不是在单位。看了下时间,已经夜里10点钟了。在这里也查不到什么,我回到车上,没有目标的在街上乱转着,可是他们会在哪里呢?
  

(6)


  打开了手机,刚才因为害怕暴露,一直调成静音,在8点多老婆来了3次电话,都没有看到。
  以前出差的时候,我都会给老婆打个电话报平安,今天在单位坐了一天,只顾着计划晚上的行动,忘了给妻子打电话。
  要是以前这个时间我是不会再给老婆回电话的,毕竟已经将近12点了,我在街上不知不觉开了有2个小时。
  想知道老婆在哪里幽会只有这一个机会了,拨通了老婆的电话,响了三声就被接通了。
  妻子没有说话,只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沉闷的撞击声,我静静的听着,大约10秒钟后,妻子才开口说话。
  “喂,老公……啊……还没睡吗?”我不明白为什么她接通了电话却等了这么久才开口。
  “刚散会,都没来得及和你报个平安。”
  听着老婆的声音让我觉得有点陌生。
  “那好,老公……你……啊……早……嗯……点休息。”
  老婆的回话带着颤抖,她已经拼命在控制,可是某种原因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老婆,你在家呢吗?听你的声音有点怪啊!”
  老婆刚才已经准备挂断电话了,可我的质问,让她把手机放在胸口,对着后面摇了摇头。
  “啊啊啊啊……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虽然我知道那边的情况,还是装作关心的问出来。
  “没事……我在家了……刚才的电视好恐怖……老公……睡……啊……”随着一声尖叫老婆挂断了电话。
  虽然不想承认,可电话那边的画面已经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一个健壮的男人在身后把巨大的肉棒插入了妻子的阴道,这时电话响了起来,男人没给妻子考虑的机会,按下接通键后霸道的放在了妻子的耳边。
  妻子惊恐的看着他,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发出声音,身后的男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通过这个电话来羞辱她,把他们淫靡的交配之音都传到她老公的耳中,把她最后的遮羞布也扯下,然他彻底变成自己的奴隶。
  老婆无奈的拿起电话,尽力抵抗着阴道传来的快感,可身后男人粗大的肉棒并没有停止进出阴道,高速的抽送带起粉红的淫肉,强烈的摩擦让妻子只能紧咬嘴唇。
  可电话中丈夫的询问,让她只能松开牙齿。
  她不想被丈夫发现,可忍耐不住的快感一次次冲击着他她的神经。
  在这紧张的环境下,她感觉到下体一阵阵的收缩。
  妻子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被送上了高潮。
  我痛苦的趴在方向盘上,这个淫荡的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吗,仅仅一次试探就暴露了她淫荡的本性。
  我不相信她会在家里,可此时我也无处可去。我慢慢的往家开着,回去面对空空的房间,而老婆不知道在谁的床上呻吟。已经是凌晨1点多,我把车停好,正要打开车门的时候,地下停车场的电梯打开了。两个男人走了出来。
  因为这个时间很少有人出去,我留心看了一眼。看到电梯里走出来的人,我一下子愣住了。走在前面的人那明显的光头,我一眼认出了他。这群混蛋还真敢在我家里搞我的老婆,气急败坏就要冲下车去。
  可看清后面的人时,我全部的思绪都停止了,刚才的冲动被彻底击碎了,呆呆的看着他一步一步在我的车前走过。
  眼前的男人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了,那个邀请我参加换妻聚会的男人挚爱,此时出现在我家小区的停车场。
  直到他们的离开,我还痴傻的靠在座椅上,仿佛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挚爱的出现让我感觉一个围绕着我和老婆的圈套,在不知不觉中把我和老婆卷入其中。不对,挚爱只是他的网名,真名是苏辙。
  对于最近发生的一切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老婆因为苏辙一直以来的帮助,对他产生了依赖,在某次聚餐后,苏辙把妻子灌醉并侮辱了她。之后妻子体验到了偷情的乐趣,并没有告发苏辙。
  在外人看来他们像是一对兄妹,背地里早就在床上媾和。
  而之后这对奸夫淫妇并不满足于此,选择以换妻的形式来羞辱我,就像他们会在做爱时接起我的电话,这样明目张胆的在酒店交媾,可以满足他们变态的欲望,从此之后他们就可以一次次打着换妻的名义,却干着偷情的勾当。
  只是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妻子拒绝了这种形式,可能变态的只有苏辙,妻子需要的只是肉棒,因为我的缺陷,她需要粗壮持久的男人来满足她,而且不止一个,是很多个才可以。
  第二种可能就苏辙在换妻聚会上发现了身为同事的小研,他在成功得到了妻子的身体后,留下了一些证据,并以此为要挟,一直控制着妻子,还无耻的叫来别的同事一起玩弄妻子。
  如果是这种原因,那就是我亲手把老婆送到了别人的枕边,是我亲手把她送到了炼狱。
  但是这种可能几乎为零,在全国性的网站上发帖,竟然遇见妻子公司的同事,打死我也不信。
  直到他们走远,我来到了楼下,抬头看了下窗户。此时已经接近两点,家家户户都已休息,只有我们的卧室还亮着昏暗的灯光。老婆应该还没有睡下,为了继续隐瞒下去,她要在我回来之前把淫乱的证据消灭干净。
  随着打开的电梯,我又站到了熟悉的门前,钥匙已经拿在手中,只要走进去,就是我们家庭的终结。
  在发生这些事情之后,我不相信婚姻还能够继续。而我此时也不再逃避,之前我不敢面对没有老婆的生活,不想孩子没有妈妈。可她根本不配我和孩子的爱惜。
  可她早晨对我的眼泪,也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真是因为那次换妻造成的后果吗?
  我又停下了开门的动作,如果是老婆受到了要挟,我要先帮她逃出魔爪,即使生活不能继续,我也不希望陪伴5年,为我生儿育女的妻子会成为别人的性爱工具。
  浑浑噩噩中回到了公司,门卫看见我这么早就来到单位,一脸惊讶的我打着招呼。
  我没有说话径直走进了办公室。
  想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先从苏辙入手。
  打开电脑,有一条消息提醒。是之前联系的狼友发来的。
  “老哥,我给你找到那部视频了,有人保存下来,发到别的论坛了,你接收一下吧。”看时间是昨晚九点发来的,随手点了接收。
  我在qq好友中找到了挚爱,此时灰灰的头像,说明他并不在线。
  “找个时间来见一面。”简单的几个字,这种事还是见面说好一些。在按下发送键的时候,保存成功的提示弹了出来,正巧我按了回车。
  现在我根本没有看这些的心情,要说道刺激,老婆给我的刺激比视频里大多了。正要抬手关闭,屏幕里的环境吸引了我。
  这些年因为工作去了很多城市,住宾馆也是常事,可画面中这熟悉的场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是君豪大酒店,我和老婆参加换妻聚会的酒店。此时画面中空无一人,主角还未登场。
  过了约2分钟,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男人跟在身后,快速的把房门反锁上。
  我的脑袋一下子懵了,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老婆和挚爱在那个时候做了什么,此时真相清晰的展现在我眼前。
  虽然给男女主人公脸上打了马赛克,可老婆那一天特意挑选的晚礼服和雪颈上佩戴的项链,我怎么会不认识。
  挚爱也就是苏辙,这个伪君子竟然会偷拍妻子还发到网上。
  “苏哥,怎么你会在这里?我没想到你会组织这种活动。”
  老婆的话语中有一些失望,这个平时非常照顾她的大哥哥,在妻子心中一直是个完美的男人。
  “小研,我真没想到来的是你,和在单位一样咱们就聊会儿吧。就当我做个亏本买卖,把老婆白送给你丈夫弄了。”
  苏辙这个混蛋,以退为进,他知道妻子的性格是很软弱的。
  老婆没有说话,这种环境她很不喜欢,她无法接受自己心目中的大哥哥会是这种男人。
  “小研,你嫂子保养得还不错吧,看你老公那色急的样子,盯着胸脯,眼睛都移不开了。”
  他明显在挑唆老婆对我的信任,可他很好的把握了女人争强好胜的心理。尤其是老婆这种从上学到工作,一直都是鹤立鸡群的女人,她不能接受别的女人超过自己。
  “嫂子很漂亮。”妻子只是随口附和。刚才她也看见了我失态的眼神,此时再被苏辙一说,可以看出她有些失望。
  “小研,我看你也累了,要不你在床上躺会儿吧,我给你按按。”
  “还是算了,一会儿他们完事了我就回去。”
  “你别这样啊,今天是我损失比较大吧,怎么搞的我像个坏人一样,难道以后你不当我是朋友了吗?”苏辙显得很紧张。
  “我没想那么多,好吧,你不怕累我是很欢迎的。”
  老婆本来不想答应,按摩肯定会有肌肤的接触,刚才苏辙的话语她也听明白了,丈夫现在在玩弄他的老婆,不给他点甜头也不合适。
  正要躺下,“小研等一下,这个床不太干净,我带着一个折叠床。”
  老婆没想太多躺在了苏辙铺好的床上,虽说是折叠床,但是躺上来应该很舒服,不像是一般的便宜货。
  小研踏实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几年的工作接触,她了解苏辙的为人,虽然今天他出现在这里让妻子很失望,可是多年来工作上的尽心帮助,让妻子在心里对苏辙有一种信任甚至是依赖。
  苏辙给她按摩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因为工作问题有时候心情不好,妻子经常会找苏辙倾诉。这个大哥有时候会帮她开导之后,给她按按肩膀放松心情。
  苏辙的手法很好,每次点到即止,从没有过分的举动。
  “小研,你老公估计还要很久,不如你休息一会儿吧。”
  看到老婆闭着眼睛,苏辙拿出一个眼罩,老婆感觉到眼罩的接触,睁开眼睛有一些不解和抗拒。
  “放心吧,以前我也经常给你放松,不会有问题的,戴上只是想让你完全放松身体,忘掉烦恼。”
  老婆没再拒绝,毕竟在这么暧昧的环境下,孤男寡女,让她很不自在,戴上眼罩后反而少了一些尴尬。
  苏辙的手先按上了老婆的肩膀,熟悉的手法让妻子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
  苏辙的手法很专业,时轻时重,老婆的呼吸也随着力量的起伏在变化着。
  慢慢的,苏辙的手移动到老婆柔滑的锁骨。
  我一直认为,优雅的锁骨最能体现出女性的柔美,每次做爱时,亲吻锁骨是必不可少的环节,看来苏辙也和我有同样的爱好。
  晚礼服的前领开的很低,把老婆三分之一的乳肉暴露出来。通过屏幕,看到苏辙已经从侧面来到了老婆头顶,在他这个角度,应该可以看到多。这件晚礼服是露背的设计,所以老婆今天没穿内衣,只带着两个乳贴以防走光。
  苏辙之前虽然为老婆按摩过多次,这是第一次肉与肉的直接接触,老婆的面颊有了些许红润。
  没有过多停留,苏辙的双手绅士的越过了老婆的乳房,直接来到腹部,这是她的一个敏感部位。
  而苏辙此时的动作已经不像是在按摩,他的手指若有似无的轻抚着老婆紧致的小腹,就像是舌尖的挑弄,隔着一层薄纱,反而增加了摩擦的体验。
  老婆闭紧嘴巴,在抵抗着羞人的麻痒。
  老婆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可苏辙手上在动着时,眼睛却一直盯着老婆的脸,每一个细微表情变化都被他敏锐的捕捉。
  “嗯……”妻子没有忍住,发出了一声轻微的鼻音。
  苏辙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装作没有发现继续的轻抚着,手又往下靠了靠,应该已经到了老婆的会阴上方。
  “苏哥,有点痒,咱们就到这吧。”老婆感觉到了手的位置即将到达禁区,及时叫停了苏辙。
  “看来还是我的手法不到家,还是按按肩膀吧。”苏辙手又放回肩膀,这个熟悉的位置可以降低老婆的防备之心。
  过了有十分钟,老婆的呼吸平稳起来,苏辙用手轻轻拍了下她的脸。老婆并没有反应,她竟然在苏辙娴熟手法下睡着了,这是多年以来的信任,才会让妻子在另一个男人面前放下所有的防备。
  苏辙的头这时转向了衣柜,点了一下。衣柜的门打开了,三个人走了出来,光头、胖子和一个没见过的瘦高个。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个人,我不由得对着屏幕怒吼。
  “老婆,快醒醒!”极度的气愤让我喊了出来。
  危险已经靠近,就在隔壁和苏辙老婆亲热的我,却不知道妻子即将面对的噩梦。
  多希望她能听见我的叫声,只要冲出房门,一切就会结束,可视频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她是不可能听到了。
  三个男人围在了妻子的周围,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动。
  他们在床的四角翻弄着什么,很快露出了四个手铐和脚铐,一边固定在床上,另一端拿在了手中。
  苏辙一只手拿着手铐,另一只手竟然明目张胆的摸向妻子的乳房。
  妻子这时应该已经苏醒,眼前的黑暗增加了身体的敏感度,乳房上传来一阵阵快感冲击着她的神经。
  刚开始她还不确定苏哥是不是有意的,可现在肆无忌惮的揉捏让她不得不做出反抗。
  老婆在考虑怎么和他说,即使是像哥哥一样的苏辙也不能玷污她的身体。
  老婆的手从床边抬起,要摘掉眼罩。
  苏辙看着三个男人,抬了抬下巴,苏辙和瘦高个迅速抓住了老婆的手,并快速拽向手铐,光头和胖子则拉开了老婆双腿,用脚铐固定在床角。
  “怎么回事……苏辙你放开我,啊……”质问过后紧接着一声惨叫,八只手在完成固定后,没有忍耐,全都覆盖在了老婆的敏感部位。
  老婆的叫声,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其中的绝望,那是凄惨的嘶喊,是一个人妻面对失贞的无能为力,她多么想挣脱这群淫魔,可在铁铐的控制下,她只能发出痛苦的哀嚎。
  这个叫声……这个叫声我听到过……心中一阵疼痛。
  在我和少妇厮混的时候,就是这个嘶喊,当时我还辨别了一下。只有这种撕心裂肺的绝望,才能让哭喊穿透两层房门,来到我的耳朵。当时我为什么没有冲出去,她是多么的需要深爱的丈夫把自己救出淫窟。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画面还在继续着,苏辙趁着老婆的喊叫,把一包粉末倒进了妻子嘴里,妻子感觉到异常,拼命吐出,可是粉末遇水即化,吐出来的只是少部分。
  四个男人迫不及待的把老婆的晚礼服掀到了脖颈上面,盖在了老婆的面部。
  彻底的黑暗,让老婆身体的敏感程度翻倍增加,同时也让老婆,保留了一丝颜面。
  此时老婆身上只穿着一条黑色无痕t裤,胸部为了配合晚礼服的效果,只带了两个乳贴。全身洁白的皮肤,赤裸裸的暴露在四个男人面前,脖颈处的白金项链闪烁着贞洁的光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婆的挣扎逐渐弱下来,冰冷的手铐已经磨破了她的手腕,洁白之中的一处嫣红刺激着眼前的四个淫魔。
  这四个人都是老婆单位的维修工长,平时老婆负责监督和协调他们的工作,胖子还和老婆因为工作有过争执。平时他们就很看不惯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呼来喝去,此时这个女人在他们面前,暴露着自己贞洁的肉体,尽管她已经使尽了全力来保护自己。
  四头野兽都发现了猎物已经体力已经不支,此时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刻。
  

(7)


  苏辙伸手扯下妻子胸前的乳贴。在乳贴的粘性下,细嫩的乳肉被一点点拽起,掀起一道乳浪。
  “疼……”老婆的声音带着痛苦。
  乳贴被暴力的扯下,让老婆的嫩乳有撕裂的疼痛。一根丑陋的舌头吻上了只有我才品尝过的乳头。甚至不能算是亲吻,是啃咬,完全没有疼爱。
  “啊……疼……嗯……轻……一点儿……”老婆已经嘶哑的喉咙,发出了又一阵的呻吟,不同于刚才的惨叫,体力不支的老婆只能发出轻轻的呻吟。可她说的“轻一点”似乎是在默许苏辙的亲吻。
  旁边看着的三个家伙放肆的笑了起来。对于这种少妇就不能来温柔的,这种女人从小就被男人追捧,受惯了别人的宠爱,你越对她温柔她可能都不正眼看你。有时给她来点暴力蹂躏,她却会在你的胯下屈服。
  苏辙抬起头,妻子的乳房上此时显出一个鲜红草莓印,看着自己留下的印记,苏辙满意的笑了笑。没有留恋太久,苏辙的嘴顺着老婆的嫩乳,一直往下游走,来到了T裤的边缘。另外三个家伙默契的接管了妻子的乳房,纷纷效仿着苏辙,争相留下到此一游的记号。不过他们没有苏辙那么温柔,胖子直接用手在大力揉捏着,很快妻子的乳房上多出好几个红印。
  由于脚铐的限制,T裤没法脱下,苏辙直接用手撕开了T裤。稀疏的阴毛一下子露出来。另外三个男人手上还在动着,眼睛已经被老婆的下体吸引过去,粉嫩的溪谷微微湿润,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水光。两片小巧的阴唇大部分隐藏在阴道之内,因为肉体的刺激,粉嫩的阴道口在随着老婆粗重的呼吸,轻微的一开一合。
  “苏哥,这次你快点干,这贱货的骚逼,比上次找的高中生还嫩。”苏辙听了胖子的话没有回答,把粗粗的手指按在了老婆的阴蒂上揉搓起来。
  “好……奇怪……你……在摸……哪里……”
  我明白老婆为什么会有这种疑惑,包括我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她的阴蒂,因为老婆觉得性爱就是简单的接吻和插入,别的都是在玩弄她的身体,对她的亵渎。
  “你觉得呢?”苏辙反问道,看来刚才给妻子喂的春药已经有了作用。
  “停……求求……你……,我……不会报警……你放了我吧……”
  “哈哈,你的老公现在就趴在我老婆身上呢,你还想报警?”苏辙说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嗯……你这个流氓……我看错了你……”老婆被突然的加力,搞的呻吟越来越大。
  “既然是换妻,就好好享受吧,今晚爽完了就放你去见老公。”
  “旁边……怎么……还有别人……”老婆害羞的说道。
  “这次有五对夫妻参加,你们来晚了,有结束早的就过来看看你这新人。”苏辙的手指已经伸进了老婆的阴道。
  “啊……我……不要……这么……多人……”
  “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得保证什么都听我的。”
  “不可能……啊……一会儿我老公就来了……你快放了我……”
  妻子这时候还指望着我去救她,可我……我狠狠地锤了胸口一拳。
  画面中,胖子三人似乎得到了苏辙的指示。对妻子的侵犯变本加厉,原本的揉捏他们已不满足,光头的用自己的臭嘴在妻子脸上反复的亲吻,胖子则把妻子的乳房拉长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啊……痛啊……我求求你……让他们停吧……”妻子无奈之下又向苏辙求救。
  “呵呵,只要你答应今天好好的陪我,我可以让他们马上离开。一切就看你的态度了!”苏辙的话语透着威胁。
  “不可能……啊……别拉了……会断掉……”胖子听了妻子的话拉的更狠了。
  “好……啊啊……我答应你……快让他们离开……太痛了……”
  胖子的拉扯下,妻子粉嫩的奶头已经红肿,看着那涨大的美乳,我心如刀绞。如果我能及时赶到,绝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好,你们都出去吧。”苏辙说着看了他们几个人一眼。胖子几人走到门前,瘦高个把门打开又大力的关上。
  “这下你该放心了吧。”没等妻子说话,苏辙又用两颗手指再次插入妻子的阴道,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嗯……啊啊啊……好……刺激……”苏辙的让步让妻子没有了拒绝的借口,她只期盼着丈夫可以快些出现。
  “小研,你下面好嫩啊,是不是你老公早泄太快,没法伺候你啊?”苏辙玩弄着妻子,还不忘羞辱我。
  我听着苏辙恶毒的语言,恨得拍了下桌子,点起一支香烟。由于已经戒烟很久,猛地一吸我被呛得咳嗦不止。
  “老婆,快点告诉他,不是他说的那样。”我对着屏幕喊出来。
  “别……提他……哦……”妻子并没有正面的回答。在春药的影响下欲望击溃了理智,她此时需要的只是性爱的滋润。
  “呵呵,别隐瞒了,他只顾着自己享乐,哪有心情顾及你的感受。你还这么维护他值得吗?你老公在床上就是个废物,你早就想要试试别人的大肉棒了,对不对?”苏辙两根手指,拼命的刺激老婆的G点。
  “啊啊啊……停……我要……尿出来了……快停……”妻子很快就被送上高潮。
  “啊……啊……”两声呻吟之后,苏辙停下了动作,慢慢抽出手指,一股淫液说着手指的抽出流了下来,老婆的胯部还在不自主的抽动着。
  眼前的画面让我不敢相信,和妻子5年的相处,这是第一次看见她真正的高潮,而且是在苏辙还没有插入的时候,老婆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高潮。此时虽然无法看到妻子的脸,我也能感觉到她那慵懒享受的表情。
  “这群畜生,为什么蹂躏了我的老婆,还要发到网上,为什么会让我看到!”脸上的泪水已经分不清是被烟呛到还是因为妻子那不争气的身体。
  “小研,现在你要接受老公之外的第二根阴茎。从此之后,你将和以前平淡的生活彻底告别!”说着苏辙手中多了一个瓶子,将粘稠的液体缓缓倒在妻子的阴道,那足有20厘米的阴茎已经来到了湿润的洞口,。
  “这是什么……好凉……”妻子感觉到下体传来一阵清凉。
  “放心吧,今天保证让你爽到忘了自己是谁!”
  “不要……啊……好粗……出……去……”妻子高潮过后刚刚恢复的理智,让她坚决的说出了拒绝,可刚刚开口,阴道中传来一阵充实,从未有过的……
  “小研,高潮过后你的小穴还是这么紧,真是天生的尤物。”
  苏辙在伸进龟头后,缓慢的前后挺动着,每次多进去一点,他不想让老婆对第一次的婚外交媾有抵触心理。大约50次之后,粗大的阴茎已经进去了三分之二,无法继续前进。老婆的阴道很短,刚才苏辙用手指应该就能摸到宫颈口。
  “嗯……好奇怪……感觉……你……啊啊……把我……捅穿了……”妻子第一次被顶到子宫,巨大的刺激,让她胡言乱语起来。
  “放心吧,我才舍不得弄坏你呢。”苏辙在适应了妻子阴道的紧致后,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我要……死了……怎么……会……这么涨……”
  “刺激的在后面呢,今天你会是世界上最享受的公主,你只需要放松身体,去慢慢感受。”苏辙的手揉上了老婆雪白的嫩乳。
  “嗯……啊啊……你的……太粗了……他……不是……这样的……”
  “他是谁?是你老公还是别的情夫?”苏辙明知故问道。
  “……啊……没有……我没有情夫……”听着妻子拿我和苏辙比较,我对她彻底失望了,即使明白她是在药物的控制下才会这么说,我也不能接受妻子这样侮辱我。
  苏辙知道刚才的高潮润滑液,已经起到了作用。粉末和润滑液都是他在日本旅游时,花了1万多人民币买来的。粉末可以让女人失去理智,完全被性欲控制,润滑液则是大大提升女性的身体敏感度。之前弄榕榕的时候都舍不得拿出来。这次苏辙为了玩上沈思研,也是花了大手笔。
  “啊……不要……嗯……”苏辙抽出了肉棒,突然的空虚,让她本能的喊了出来,可妻子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只能用一声轻吟掩盖。
  “别着急,我给你松开,咱们换个姿势。”苏辙知道此时老婆已经臣服于他的肉棒,不会再逃了。他打开了手铐脚铐后,妻子安静的瘫软在床上。苏辙在脱掉她套在头顶的晚礼服时,老婆竟然配合的抬起了头。
  看到这一幕,我无奈的闭上了眼睛。老婆彻底堕落了,至少在这个时候,她此时明明可以起身停止这场交媾。可她放弃了眼前的机会,甚至连挣扎的姿态都不愿作出,她在等待着苏辙,希望他能快点填满阴道的空虚。妻子完全沉沦于肉欲之中,看似平静的躺在床上,内心实则焦急的等待着男人的再次插入。
  苏辙示意胖子三人到厕所里躲着,他摘掉了妻子的眼罩,拿出了一套早就准备好的情趣内衣。竟然是一套洁白的婚纱,只是尺度有些夸张。纯洁的头纱,小小的裹胸短裙,还有丝袜、手套。
  看着眼前的婚纱,妻子竟然有些莫名的感动,她由得苏辙把婚纱一件件穿在身上,看向他的眼神也起了变化。穿上婚纱的妻子美极了,只有她这样纤长、白嫩的身体才能衬托出婚纱的美丽。
  “小研,请问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苏辙竟然单膝跪地,伸出了左手。
  “我……不可以……我已经有老公了。”妻子努力的摇晃着脑袋,在抵抗着药物对她的控制。
  “亲爱的,只是享受今晚,就如同你老公此时在享受我的老婆,你不需要再为他守身如玉。”苏辙用坚定的目光盯着妻子。
  “苏哥……我怕……自己会沉沦下去……”妻子的声音,透着犹豫。
  “只是享受此刻,我们别再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了,好吗?”
  “沈思研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看到妻子眼中的犹豫,苏辙再次伸出左手。
  “……我……愿意……”妻子的声音很小,但给我内心带来了巨大的震动。
  躲在卫生间里的胖子他们,被妻子的美丽惊呆了,忘记了苏辙刚才的嘱咐,纷纷拿出手机记录着眼前的美好,想着一会自己也能尝到这样的美人,忍不住搓弄着下体。妻子此时不知是被药物影响,还是沉醉于新婚的欢愉,根本没有发现旁边有人在看着自己。
  苏辙轻轻的拉起妻子,深情的吻上妻子的朱唇。不同于之前的抗拒,此时妻子完全的配合着男人的亲吻,甚至主动地伸出滑嫩的舌头,撬开了男人的嘴唇。
  两人的紧紧地抱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缝隙,就像站在婚礼舞台上的一对新人,在亲友祝福的掌声中,深情的热吻。此时的观众只有三个淫棍,他们的脸上透着笑意,只是那笑容不是祝福,心中都在在想着眼前的新娘一会就要变成自己的胯下玩物,几个人不由得跃跃欲试。
  漫长的亲吻过后,苏辙轻轻转过妻子的身体。她驯服的配合着男人,双手按在床边,丰满的翘臀高高的挺立着,经过刚才的亲吻,妻子的淫液已经染湿了大腿上的丝袜。看着眼前淫荡的画面,我勃起的肉棒被裤子勒的很痛。想起以前的时候,后入式是老婆最讨厌的性爱姿势,她觉得只有像狗才会用这种姿势交配。但是今晚老婆竟然毫无保留的配合着苏辙的所有要求。
  没有让妻子等很久,苏辙迎着妻子丰满挺翘的臀部,把巨大龟头埋入了滑嫩的玉洞之中。
  “嗯……”妻子刚刚已经适应了苏辙的尺寸,没有痛苦的呻吟,只是轻轻哼了一声。苏辙省去了适应的过程,一上来就快速的抽送着。
  “啊……下面……好……舒服……”可见刚才那一阵的空虚,让妻子忍耐的多么辛苦,随着苏辙再次的进入,老婆不在隐藏自己。虽然知道这和刚才的春药有关系,她已经拼命的忍耐了,是我没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身边。可看着已经彻底放下尊严的妻子,我的心还是痛的流血。
  “老婆,你现在应该叫我什么?”苏辙猥琐的笑着。
  “苏哥哥……”老婆诱惑的回答着。
  “啪!”苏辙一巴掌打在老婆的翘臀上,滑嫩的肌肤,流下了淡淡的红印。
  “好好想清楚再说,我可不是对所有的女人都怜香惜玉!”
  “……嗯……哥哥……别……逼人家……”
  “看来你是不想叫了,我不愿意强人所难。”苏辙停下了抽动。
  下体突然的空虚,让妻子迫不及待的挺着翘臀,向后迎合着,希望能找到丢失的肉棒。苏辙却玩起了捉迷藏,左右躲藏着。
  “老公……呜……给我……”妻子大声叫了出来,还带着哭泣的声音。可能她心里想着已经被插入了,也不差喊一声了。但她不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都被摄像机和胖子他们的手机录了下来,而且现在已经出现在了正牌老公的面前。
  这句话让我彻底失去了继续挽留她的理由,之前我一直不忍心和她离婚,为了孩子也是为了这段感情。可她这一幕幕淫荡的表现,让我再无法接受。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恨恨的想到,我们再也回不去以前了。
  “好老婆别着急,今天是咱们的洞房夜,肯定让你终生难忘!”苏辙满意的笑了笑再次插入了妻子的阴道。
  “哦……好大……老公……我……喜欢……你的……大家伙……”像孩子找到了丢失的玩具,老婆没有犹豫,配合着苏辙的插入,主动地挺动着翘臀。
  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一种相见恨晚的遗憾在两人心中蔓延开来。我忽然注意到苏辙的抽送慢慢停了下来,这个过程很漫长,慢的让妻子都没有发觉。她以为自己还是在配合着苏辙,可男人此时正在享受的看着眼前肥硕的美臀,白嫩的臀肉在撞击之后,抖出层层波浪。苏辙的眼中透出成功的喜悦,被盯上的猎物终于到手,野兽在贪婪的撕咬着美味的肉体。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老公是不是满足不了你?”苏辙霸占了我的老婆,还不忘羞辱我。
  “啊……嗯……他是……没你……厉害……”妻子无耻的说着。
  “我问他是不是早泄满足不了你,他是不是个废物?”苏辙的恶毒,让我恶心。
  “啊……是……啊啊啊……我老公……是废物……他……早泄……满足不了我……啊啊……我只……喜欢……现在的……老公……”妻子痛苦的呻吟着,断断续续说出的一字一句。像一把把利剑,扎在我的心上。
  “啊啊……啊啊啊……又来了……要……高潮了……”
  妻子的叫声把我又拉回了画面,苏辙也加快了挺动。此时他的肉棒不是刚开始时只进入三分之二了,而是完全的插入。龟头应该已经进入了子宫。
  苏辙的呼吸逐渐的粗重,配合着妻子淫荡的呻吟,阴囊快速的收缩,大量的精液直接涌入了老婆的子宫。
  “啊啊……老公……对不起……”妻子的话语从画面里传了过来,高潮过后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老公,我冷哼一声,亏得在这时她还在乎我。
  似乎妻子的话却刺激了苏辙的神经,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这个贱女人也是拔屌无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苏辙朝光头使了个眼色,在旁边拿了个避孕套递给他。光头兴高采烈的接过去。
  “小点声音,别让她发现。”苏辙在光头耳边嘀咕道。
  苏辙找光头他们是来配合这次行动的,本没想让他们第一次就上了小研。可刚刚她的话刺激了苏辙。这是第一个在被他征服之后,可以这么快恢复理智的女人。想要彻底摧毁她的意志看来还得下点功夫,趁着药效还没褪去,不能让她从高潮中冷静下来。自己肯定做不到,所以需要光头他们轮流上阵。在春药作用下,小研的神志也不会清楚,只要小心一些,她不会发现的。
  光头冲苏辙摆了个OK的手势,把套子戴在早已勃起的阴茎上。苏辙回到妻子身边,把她拉起来。
  “别碰我,你这个流氓。”妻子的意识在连续几次高潮过后恢复了不少,在她努力克制之下,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沉沦于肉欲之中。虽然身体依然提不起一丝力气,嘴上却骂着苏辙。
  “别这么说,刚才不还叫我老公呢吗!”苏辙把妻子扶到梳妆台前,手扶着桌子,冲着光头挥了挥手。
  “我真看错了你,竟然给我下药,快送我回去!”妻子努力的挣扎着,可刚刚激烈的交媾已经透支了她的体力。
  光头搂上了妻子的细腰,借着阴道里还没流干净的精液和淫水,直挺挺的插进去。白白的精液被挤出来,顺着妻子修长的美腿流下。苏辙这个畜生不但自己玩弄我老婆,还分享给光头这种丑陋的东西。
  看着阴道里流出的精液,我还能接受已经被玷污的妻子吗?
TOP Posted: 2020-10-26 13:42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9, 03-01 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