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最难懂的女人心 1-58章+后记1 2 已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最难懂的女人心 1-58章+后记1 2 已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亿野知秋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5219
威望:522 點
金錢:11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05

期待更新,感谢分享。很想知道猪脚知道自己被人耍的表情。
TOP Posted: 2020-10-31 23:35 #12樓 引用 | 點評
mosh1984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860
威望:87 點
金錢:10 USD
貢獻:125 點
註冊:2020-05-05

1024
TOP Posted: 2020-11-01 03:05 #13樓 引用 | 點評
大陈陈 [樓主]


級別:俠客 ( 9 )
精華:3
發帖:1847
威望:292 點
金錢:248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5-30

第二十一章 梦幻旅程(四)


  鸡巴被晴舔硬之后,我来到她的后面,一把把插在屁眼的尾巴扯出来。趁屁眼的洞口没有闭合,我将鸡巴直接一下捅到底。我期待她会一声惨叫,可她却发出充满满足和欲望的呻吟。
  我内心有着深深的挫败感,一个女人任我蹂躏,而我却无法满足她,我还算什么男人?出于发泄,我一手用力的拉着狗链,就像骑马时拉着缰绳,一手用力拍打她的屁股,下体快速的冲撞着。我没有抑制自己的声音,她也丝毫没有压抑自己的呻吟。
  我半蹲在晴的身后,鸡巴在她屁眼里奋力抽插,没操两分钟两条腿就有些吃劲了。
  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刚好腿也有些承受不住,我下体用力的往前一顶,链子一松,她整个人被我顶的趴在了地上。我连忙站起来,把她拉进来。门还没关,就听到外面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谁这么不要脸,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心里一阵发虚,马上把门一关。随即我就感觉鸡巴又被一个温暖湿润的空间所包裹。回头一看,这个贱货已经张开嘴含住了我的鸡巴。晴快速含弄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一脸饥渴的望着我。
  “操我!快点!”
  看着眼前这个淫荡的女人,我的欲望突然下降好多。这个曾经让我痴迷的女人,甚至可以说是女神,突然变成了眼前这样一个毫无廉耻女人,让我性趣大降。而她此时正在性头上,外面这一圈遛狗,把她内心深处的欲望完全彻底激发。见我没有反应,她站起来,将我推倒在床上,然后背对着我坐在了我的鸡巴上,自顾自的上下起伏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就是个尤物。虽然淫荡下贱,但对男人的诱惑力十足。在她的主动套弄下,我的性欲很快又被调动了起来。那天晚上,我不记得自己又射了几次,我只是完全被动的配合她,在她手把手的指导下,解锁了一个个想都没想过的交合动作。
  我累极了,最后实在射不出任何东西了。要不是伟哥的支撑,我怕早就废了。一连几个小时的主动过后,晴也累的不行了。我真佩服她的体力,能够持续作战这么久。我们在迎来最后的高潮之后,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感觉过了好久,才缓缓醒来。我整个身体像被掏空一样,到处是酸的。晴还睡在我的身边,还是之前倒下去的姿势。眼前这个女人,安静时真是一个美人。可谁又能想到,在这样一个精致的皮囊下面,包裹着怎样一颗淫荡的内心。魔鬼,这简直就是一个女魔头。
  我艰难的挪动身子,拿了一下手机,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很久没有睡到这么晚了,身子又累又乏又饿。我又躺回晴身边,静静的看着这个女人,不由自主的把手搭在她的头发上,轻轻的爱抚着。晴头发上还有一块块的精斑,诉说着昨晚那梦幻般的经历是真实发生的。在我的爱抚下,她也慢慢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了。
  “亲爱的,醒了?”这声亲爱的是我发自内心的呼唤,可是她并没有接我话。
  “宝贝,饿了吧,起来去吃点东西。”
  “虽然我和很多男人做过,但过夜的男人,你是第六个。”她没来由的说了一句。
  她的意思应该是要表达,和她过夜的是一种特殊待遇,只有极少男人才可以享受。可是,第六个,也不算少吧?好吧,可能是我和她的境界不一样,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接她的话。
  “抱我去洗个澡吧,不想动了。”
  这个时候知道不想动了?谁让你昨晚那么疯狂,就像发春的母狗一样。虽然心里在抱怨,但我还是把她抱进了浴室。
  昨晚真是太累了,我们俩洗了一个很“素”的澡。她没有主动撩拨我,我也没有主动去骚扰她,最多只是相互的揉搓。
  洗完澡,我简单的穿好衣服后就躺在床头,看着晴把自己从里到外的收拾了一下。很快,一个淫荡的肉躯被包裹了起来,一个魅惑众生的女神再次降临。
  也许是昨天的疯狂让我们的欲望彻底释放,一下午我们吃饭、牵手散步、逛街,整个过程都很“素”。我们俩就像是热恋中的恋人,让我找到了久违的那种美好。
  这种纯洁的状态并没有保持太久,身体得到放松,心情得到愉悦,欲望也开始在身体里一点一点累积。从晴偶尔流露出的眼神可以看出,她也一样。本来晴还想拉着我去一家商场厕所再来一次,可是昨天已经让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在厕所做爱我已经尝试了。那种感觉对我来说并不美好,厕所又脏,我有点洁癖,还是接受不了。
  最终我还是硬拉着她上了出租车,我还是喜欢躺在床上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做。我还是低估了晴,她居然直接趴在我腿上,把我的鸡巴掏出来帮我口交。虽然我们坐在后排,但司机完全可以通过后视镜看到。我只能拿着手中的袋子欲盖弥彰的挡着。快下车时我明显感觉司机在有意无意的盯着睛看。没事,反正不是我老婆,你想看就看吧。
  一进房间,她就开始扒我的衣服。我躺在床头,出租车上刚射完,我并没有做爱的冲动,很久没有硬。看着她卖力的在我胯下舔弄,有点难为情。
  “宝贝,要不要问问强,看看他那边怎么样?”
  晴听我一说,抬起头看着我。
  “你这么想知道?”
  “恩,你不是说那个女人比你还要极品吗?我当然想知道。”
  她望着我,脸上的神情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好,我帮你问问。我也想知道他到底得手了没有。”
  “记得开免提。”
  她拿出手机拨了过去,打了几次,都没人接,快要放弃时,那边的电话终于通了。
  “干嘛?”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有点不耐烦,又有点气喘吁吁,是刚操完吗?还是正在操?让人浮想联翩。
  “嗯哼哼,没什么,就是看看你得手了没有。”晴一开始突兀的咳了几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废话,从昨晚一直操到现在,我的鸡巴就没怎么离开过她的逼,吃饭时都是插在她的逼里面抱着她一起吃的。”我操,这么猛?从昨晚一直操到现在?
  “才第二次你就这么猛,她受的了吗?”
  “我怕操了这一次,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还行,刚开始有点不适应,后面操开了就好了。”
  “现在还在做?”
  “你前面给我打电话那会我正在做最后的冲刺。她刚喷完,现在正窝在我怀里休息呢。宝贝,来,吻一个。嗯~(一阵湿吻的声音)”后面那句话明显不是和晴说的。
  “她这么快就会喷了?”
  “那是,从昨晚到现在都喷了四五次了。第一次她太拘束没发现,这次操开了才知道,她的身子特别敏感,水特别多……哎呦……”传来他故意夸张的叫喊,应该是那个人妻正窝在他的怀里,在用手用力掐他吧。任谁听到自己男人在和别的女人如此描述自己,都是一件非常难堪的事吧。
  “她操起来感觉怎么样?”
  “一个字,爽。你别吃醋,比你们加起来都爽。逼肉特别粉嫩,水又多,声音又好听,尤其是快高潮时身体的反应,那叫一个……哎呦……哈哈,她的逼又在咬我的鸡巴了。”
  “她现在被你完全开发出来了吗?”
  “那倒没有,还不肯舔我鸡巴,还不肯主动开口求我操她,叫的声音也有点放不开,骚话也不多。不过越是这样越有意思,越有玩头。不像你们,操两次就骚的不行。”
  “什么时候让我和她一起陪你?”
  “我跟她提过,她不同意。先由着她,以后再机会吧。”
  “呸,不可能……”电话里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那个刚刚红杏出墙的极品人妻,之前一直沉默无声,这次实在是忍不住用力反驳这对狗男女对她言语上的凌辱,但反驳的语气更像是在撒娇,更像是身子被操软了之后无力的呻吟。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说中的极品人妻的声音,不过隐隐觉得有点熟悉的感觉。
  “哈哈,昨天晚上在你家门口,你还说不可能再让我操了,现在还不是被我操的逼都合不拢、水喷的到处都是?哎呦……下手轻点,伺候好我等下再让你爽飞起来。”
  听着他们在电话那头秀恩爱,晴沉默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出声了。
  “强,我感觉你变了,你对她和对我们不一样。你说过我们都一样的。”我感觉晴有点落寞,有点吃醋,有点小情绪。
  “是,我也感觉到了。没办法,我控制不住自己。就像你们控制不住自己的骚逼一样。可能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吧。骚宝贝,知道你这次立了大功,昨天要是没你那几张照片我还真不一定能拿下她。等你回来再好好奖赏你。”
  “知道就好,挂了,争取早日把她也操成小母狗。”
  “放心,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变成和你们一样的骚货,哎呦……”
  晴直接挂了电话。听着他们的对话,我的鸡巴又慢慢变硬了。一个尚未开发的极品人妻,被强从昨晚操到现在,鸡巴和逼一直没怎么分开,连吃饭都是插在里面抱着吃的。我靠,太鸡巴牛了!
  可是晴在挂断电话后好像情绪不高了。我不知道她是吃醋还是自尊心受损。一个曾经对所有女人一视同仁的主人,对自己从未走心的主人,现在却对另一个才操过两次的女人走心了,区别对待了,一前一后的反差如此巨大,这对任何女人都是一个沉重打击。更何况是这么一个优秀的、身边从不缺乏男人的女人。晴为了强已经放弃一个女人的底线和原则,可还是被这才操过两次的女人轻易打败,这确实是一个打击。
  晴愣了一会儿,又拨了一个电话。
  “杰克,你在哪?”晴对着电话那头说到。
  “宝贝,我在家呀!你不是在出差吗?”电话里传来的腔调显示对方明显是一个外国人,肯定是她说的那个备胎,她儿子的外国家教。
  “杰克,我想你了。”
  “骚宝贝,是想我还是想我的大鸡巴呀?”
  “都想,更想你的大鸡巴。”这个骚货,居然当着我的面和另外一个男人调情。
  “你不是说要出差吗?等你回来我一定满足你。”
  “我今晚就回来,你等下来接我。”
  “真的吗?好,你把车次发给我。”
  “好,杰克,我要吃你的大肉棒。”
  “骚货,等下让你吃个够!记得不要穿内裤,夹着跳蛋回来。”
  “好,我现在就千里送逼回来让你操!”
  “千里送逼?中国有这个成语吗?好!非常好!我喜欢!哈哈!”
  什么情况?晴要回去?强操别的女人让你吃醋我理解,你吃醋找男人操你我也能理解。可是你放着身边的男人不用,还千里送逼跑回去找别的男的操,这你让我如何能理解?
  “你要回去?那我怎么办?”
  “管我什么事,要不和我一起回去?”
  “我和老婆说了明天回去,要是今天突然回去,不好解释。”
  “你就不想提前回去,万一可以突击捉奸呢?”
  “怎么可能,你以为天下的女人都和你一样呀?我老婆才不会……”说到一半,怕刺激她,我没说下去。
  “哼,我看你就是个绿帽王八,还自己不知道。说不定你老婆的逼正夹着一根大鸡巴挨操呢!”
  “好吧,随你怎么说,只要你高兴。你真要走?让他操和让我操不是一样吗?我又没惹你不高兴。”
  “哼,就你那小身板三两下,玩的不爽。”
  她边说边起身,很快就收拾好东西,丢给我一句“走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终于体会到她昨天那种被强从身上爬起来抛弃在床上的滋味了。也怪我自己,自作自受,说什么想听听强得手了没有。这一下,鸡飞蛋打,到鸡巴的逼都让她给飞走了。23

第22章 恢复平静


  晴离开后,我一个人待在酒店。她的突然告别让我有些不舍,但也暗暗松了口气。说实话,晴的这种玩法,一般男人真吃不消。这次让我感受到了晴的狂野,下次,下次再有机会,我一定要先禁欲至少一个月才能勉强满足这个小骚货。
  骚动的心慢慢平复下来,我脑子里的频道很快从晴、骚货、性欲,切换到老婆、纯洁、家庭上来,内心的忧虑逐渐升起。我现在脑子里全是明天回去后如何圆场。按照以以往,老婆一定会盘敲侧击来打探虚实,以老婆的心智,她肯定会察觉出一些蛛丝马迹。余下的时间里,我一直待在酒店里,脑子里尽量考虑好所有细节,以确保不被老婆看出端倪。这两天我身体已经被完全掏空,回去的这两天我尽量不去主动去撩拨老婆,万一老婆想要,而我却如此不给力,老婆肯定会有怀疑。这几天穿过的衣服我仔细认真的检查了好几遍,确保上面没有残留晴的头发。最后我再对着镜子仔细检查身体的每个角落,晴这个骚货玩的很野,不知道她有没有在我身上留下痕迹。手机里的电话、照片、消息,也都仔细检查一遍。确认将所有疑点都消灭干净之后,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我终于又回到家里,奇怪的是,老婆并不在家。以往她都会守在家里等我回来,在我进门后会立刻跳到我身上。老婆虽然不喜欢做爱,但在情感和身体上还是对我很依赖。不过老婆没在家,我心里也有一丝窃喜,正好可以再洗个澡,将偷情的痕迹毁灭的更彻底。
  洗完澡不到十分钟老婆就回来了,她回来时气喘吁吁的,看的出有些赶。一进门,看到我已经到家了还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趁老婆换鞋子时我走过去想要从背后去搂抱她,可老婆却一转身躲开了。老婆身上有淡淡的沐浴后的香味,头发也有点湿,像刚洗完澡。
  “亲爱的,你去哪了?”
  “刚去洗了个头,人有点多,就多等了会儿。”老婆像是在解释自己的晚归。
  “宝贝,想我没?”我还是想凑过去抱她。
  “好了,快去洗澡吧,脏死了。我去做饭。”
  老婆从我身边绕过去,她走路时有点别扭,胯扭的有点不正常。
  “我刚洗完呢。老婆,你脚怎么了?”
  “没事,刚才有点赶,崴了一下。”
  “哦,又没什么着急的事,这么赶干嘛。你先做下休息下,我来做饭。”
  和我预期的完全不同,老婆并没有盘问我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她也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太愿意搭理我。一问才知道,老婆最近工作上出了问题,领导对她有点意见。我对老婆的工作能力很有信心,相信就算出了问题老婆也能处理好,我也就没仔细多问。
  那段荒诞而又淫荡的旅程,来的快,去的也快。晴的出现,就像在我的生命里燃放了一场最美的烟火,但又很快销声匿迹。随后的日子里,我时不时想约她出来,但晴却很少回应。有时一个月一次,有时两三个月才有一次。晴就算出来,每次也就是找个酒店打一炮,再也没有过夜。偶尔从她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强现在已经完全沉溺在那个极品人妻身上,对她们姐妹几个已经兴趣大减。而晴也不再对强抱有太大希望,将那个外教备胎给转正了。她现在大多是和外教在一起,和强的频率从以前的一周一次降低到现在的两三周一次。而那个外教在鸡巴尺寸上号称完全能媲美强,所以晴也能够得到满足。听说经常在晴上班的时候,外教就会打电话叫她“紧急送逼”过去。用晴的话说,每次当她听到“送逼”两个字时,淫水就会忍不住流出来。等见到外教时,下面已经一片汪洋了。而那个极品人妻,经过强半年多的努力,基本上被彻底拉下水。虽然不像她们几个那样骚贱,也不会主动约强,但对强的需求基本上已经有求必应。当然,太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是太清楚,那个极品人妻从不和别的女人一起伺候强。
  半年来,老婆也变的越来越忙。经常加班,时不时还要出差。而我也从那段淫乱的经历中逐渐走了出来,把心思放在了工作上。我在完成一单号称长沙前几名富豪的情感咨询后,接触到的客户层次也越来越高。经过两年的发展,现在身价没过亿的,已经很难得到我亲自服务了。
  社会地位的快速上升,财富的迅速积累,让我也变的越发意气奋发甚至有些不可一世。虽然与老婆的性生活还是少的可怜,但自从被晴开发以后,我充分享受到了性爱的乐趣,也彻底沉迷其中了。从偶尔开个小灶,到经常游历各种声色场所。从最开始的换着嫖,慢慢发展成包养情人。
  师大音乐学院的学生很不错,青涩、水灵,而且学艺术的女生有气质,比那些出来卖的干净、纯洁。现在的女学生,都很物质,甚至有攀比心。而有的女学生家里条件不是太好,但又不甘于过物质贫瘠的生活。其实她们的要求往往并不高,有个房给她住着,再给点零花钱,就足够了。我的外形不错,又年轻,有一定社会地位,而且关键是口味轻,不像那些土豪,我对她们很温柔,她们也很愿意有我这样的“主顾”。她们小圈子也会讨论比较,把我当作优质客户,据说还有好几个在我这里排队,只要我换人,可以从她们中优先选择。最多的时候,我同时养着四个女学生,可以换着睡。其中有2 个女学生,玩的比较野,能配合我打野炮,各种场所,只要我提出来,她们就完全满足我。在外面只要我想要,她们就会立刻把我的鸡巴掏出来为我口交,撩起裙子就跨坐在我腿上上下起伏。甚至为了方便我内射,自己跑到医院去上了环。角色扮演、3P、甚至SM调教,她们都会无条件配合我。
  渐渐的,我也没那么崇拜强了,虽然无法像他那样能通过鸡巴征服女人,但我可以通过金钱和社会地位达到同意的目的。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何必在乎手段。总之,我也做到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对老婆,我最开始会非常小心,每次回家都会来场彻底的“毁尸灭迹”,老婆也从没有多说什么。一开始我以为老婆没有发现,可是时间长了,我开始意识到老婆不可能没有一点怀疑。但老婆为什么从来不说?我想不明白,也不想想明白。老婆不主动提,我也乐得揣着明白装糊涂,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在心里安慰自己,老婆可能是转了性,觉得自己在性方面不能满足我,所以对我做这种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算是对我的补偿吧。渐渐的,我也就习以为常了,经常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做完就直接回家,澡也不洗。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了两年多,有时候想想,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潇洒最得意的一段时光。事业有成、圈子也越来越大、身边的女人也越来越多,男人想要的一切我都已经得到了,称量男人成功的一切标准,我也基本都达到了。人生,这就是我的人生。何其快哉!正当我以为我自己的人生轨迹会一直一帆风顺时,却迎来了一记当头重棒。可谓上天欲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第23章 晴天霹雳


  一天下午,我正在一个叫亚崎的女大学生肚皮上奋力耕耘。这几天老婆出差去了,而我又过起了潇洒日子,一直都在她们几个肚皮上来回流连,甚至在外过夜。当我激战正酣时,电话响了起来。我心里一顿臭骂,可当看到来电是我的一个死党时,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没好气的拍了拍身下还在用力扭动的娇躯,示意亚崎稍微停一下。
  “喂,你个猪头。正到关键时候了,你打个屁的电话啊。要是没什么大事,我骂死你。”我气喘吁吁的怒吼到。
  “哈哈,不好意思,我哪知道你大中午会在做那事。不好意思哈。”
  “别废话,找我什么事?”
  “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嫂子呢?”
  “你突然问她干嘛?”心里没来由的一紧。要说这个哥们会对老婆有想法,我相信,正常男人谁会对我老婆没想法?但是当着我的面说直接出来,应该不至于吧?
  “没事,我就问问,你紧张个什么劲呀。”
  “废话,正在我身下压着呢,你想干嘛?”
  虽然男人有几个小蜜也很正常,但毕竟也不是什么能见光的事,所以知道我在外面乱搞的人的很少,绝大部分哥们朋友也都不知道。
  “哦,吓死我了,那就好,那就好。”
  “什么就吓死你了?怎么回事?”
  “没事,嫂子在家就好。我刚才在大街上看到有个女人和嫂子很像,跟一个男的搂在一块,觉得不太可能,就给你打电话确认下。看来是我看错了。”
  我操,我大脑瞬间蒙了,潜意识告诉我,出事了!
  “你个死猪头,这都可以搞错。你嫂子什么人你还不知道,疯了吧你!”
  “是是是,怪我怪我,回来我请你们吃饭向你们赔罪。主要是那女的跟嫂子太像了,人又多,我一下认错了。”
  “你现在在哪啊?”
  “在丽江呀!”丽江!晴跟我说过,强带他去过丽江,是传说中的偷情圣地。
  “你没事跑那去干嘛?对了,你说很像,有没有拍照片?你嫂子说想看一看,说不定还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妹呢。”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有,拍了一张。本来我还想一直跟着他们的,你说嫂子在家我就没再继续跟着,现在人多,估计也找不到了。先挂啦,等下发给你,你接着办你的好事吧。”
  电话一挂断,他就发来了照片。我点开一看,顿时感觉被雷劈中。
  照片是在一个古镇巷子里拍的,熙熙攘攘很多人,有三个身影在照片正中。照片是从正面拍的,三个人中间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两个靓丽的身影分居两侧,男人一手搂着一个。左边的女人拍到了正面,是晴!没错,就是那个为我打开性爱世界的女人!那个男人正和另一边的女人亲吻,他居高临下,而另一个女人好像在躲避,又好像在欲拒还迎,身子侧弯下去,但还是抬着头被男人搂在怀里吻个正着。像是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这个女人正一只手环着男人的脖子。虽然没看到那个男人的正脸,但从身材来看,这个男人应该是强。而右边的女人,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和老婆极其相似,只是她身上的衣服我从没见老婆穿过。应该不是老婆,我在心里安慰自己。但我潜意识里又觉得,这个女人有很大可能就是老婆!极品人妻!极品人妻!那个晴嘴里所说的极品人妻,很有可能就是老婆!
  我突然想到了晴和我说过的种种,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猜测!为什么?为什么我从来就没意识到晴所说的极品人妻会是老婆?为什么?都怪我自己,怪我对太相信老婆,我始终坚信她绝对不会出轨,是绝对不会!圈套!一切都是一个圈套!一个针对我和老婆的圈套!我现在头脑一片空白,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好了吗?快点动呀,怎么软了,我给你吸一下。”身下的亚崎按捺不住骚劲想讨好我,这些原来可以给我刺激的话语此时却让我作呕。
  “滚!贱货!”我忍不住骂到。
  亚崎感到不对劲,马上爬起来,拿着床单捂着胸口,惊恐的望着我。可我哪有心思搭理她。
  不对,我不能自己吓唬自己,现在还不能确认那个女人就是我老婆。我自己的老婆我了解,她是那样的冰清玉洁,怎么可能会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是这样一个男人?老婆怎么可能可能同意和别的女人一起去取悦一个男人?回想起晴曾经向我描述过她和那个男人之间的种种,要说老婆也会做出这种事来,打死我都不相信。多年的摸爬滚打成就了我过人的心智和城府,要不是涉及老婆,而且还是跟强这种男人联系到一起,我不可能如此失态。
  我要确认,必须要完全确认!这种事情,一丝一毫的可能都不能有!我先冷静了五分钟,好好想了一下,然后准备同时用自己和亚崎的手机分别拨打老婆的和晴的电话。
  我先拨给老婆。
  “喂,干嘛?”我突然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何时开始,老婆接电话时不再是叫我老公、爱老公或宝贝了,而是直接没有称呼。温水煮青蛙,和老婆这几年逐步的冷淡并没有让我引起警觉,反而给了我在外面鬼混的借口。以前没意识到,直到此刻我才发现这几年我有多么的忽视老婆。
  “没什么,老婆,你出差的怎么样了?”
  “还行,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呗,给你个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可能还要几天吧。可能后天,也可能大后天。”
  “老婆,我想你了。”
  “你今天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说一句想你不是很正常的吗?”
  “是吗?可是你已经快一年没和我说过了……”原来我一直都是如此的忽略老婆,老婆需要一直没说,但心里却一直很清楚。亏我还自以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浩然,你他妈就是个大傻逼!我在心里怒骂自己!
  “老婆,对不起,是我的错了。你快点回来,我想你了。”
  “好,那我争取明天就回去吧。”我的心里莫名的一丝开心。不管照片上的女人是不是老婆,至少从这句话能够看出,老婆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我的心在颤抖,在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将亚崎手机上已经输好的电话号码拨出去。不行,不管未来怎样,不管真像怎样,我一定要很确定最重要的一点,到底照片上的女人是不是老婆!
  亚崎的电话终于被接通,我将两个手机同时放在耳边。
  “喂,谁呀!”两只耳朵里同时传来晴的声音,一大一小,一近一远。我的心顿时跌入冰窟。我下意识就把亚崎的手机给挂断了。自己手机还是隐约传来了晴的骂声“哪个神经病”。
  “喂?你怎么了?”看我没说话,老婆又问到。而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中顿时失了分寸。
  “怎么还有别人的声音?是不是串线了?”
  “不是,是同事的声音,我和她在一起。”
  “就你们俩?”
  “恩……还有其他人。”老婆回答的有点犹豫。
  “好了,老婆,你早点回来吧。我挂了,再见。”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我怕再说下去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此刻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马上就要爆炸了,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面对这种情形。多年的积累让在我在爆发边缘控制住自己。我不知道自己爆发后会出现什么局面,多年的工作经验让我养成了习惯,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想清楚后果。没想清楚之前,绝对要先控制住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不管最终怎样,是否和老婆离婚,我都要把各种可能的结果都想清楚。
  我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这是我第二次被带绿帽。我人生中唯二的两个真心爱过的女人,初恋和老婆,都给我戴了一顶绿帽,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我从来没有如此的挫败感。相对于初恋,老婆的这顶绿帽才真正压住了我的七寸,让我对女人这种动物,所有的认知、信任和判断,完全颠覆。连我老婆这样的女人都会出轨,还有什么女人不会出轨?为什么?为什么?这就是老婆对我这两年胡作非为的惩罚吗?如果她不能接受,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为什么要假装看不见?为什么要对我听之任之?还是她本来就想要出轨,我的放纵只是她给自己找一个借口???
  “亲爱的,你怎么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亚崎惊惧的望着我。
  “啊!!!贱货!都是贱货!”我忍不住大声吼了出来。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妻子面对自己心爱的丈夫遭遇困境时说的话,而现在却从一个女人对着包养自己的男人说出来,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吗?这社会到底是怎么了?还有真和假吗?还有好和坏吗?
  “亲爱的,你到底怎么了?”亚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看着她的眼泪,内心有一丝触动。她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学生,现在却在我最孤独凄凉的时候陪着我,这也算一种缘分吧。除了那一年不到十万的金钱,我也没有给她其他什么东西,而她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了我。无论如何,这个时候我也不能迁怒于她。
  “没事,突然发生了点事,和你没关系。今天先这样吧,我得走了。”
  “我送送你吧?”
  “不用,你好好照顾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诀别的感觉。
  亚崎似乎也有类似的感觉,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想我了,你就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永远为你开机。”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不对,应该叫女孩更合适一点,我的心里难得升起一丝暖意。不管怎样,还有这么一个女人愿意陪着我。上天,不管你怎么惩罚我,到最后,至少有一个女人,还对我有情有意!
  “这个房子只有我知道,是我的个人财产。房产证就在抽屉里,我不找你要,它就是你的。记住哥,我们之间的事,是哥对不住了。”
  “不,哥,我是自愿的。你给我带来的都是美好,我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好了,傻瓜,又不是生离死别。等哥的电话,我先走了。”我穿起衣服就走了出来。
  我没有目的地,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家?那个家,我有点惧怕回去。如果晴一直说的那个极品人妻就是老婆,那他们在一起已经两年多了。按照晴和那些女人的那些情况,老婆也很有可能在那个家里和他大战过,一想起来就恶心!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思考下一步应该怎样走。可是,一想到老婆正在和晴这个贱女人一同取悦强,我的心就在滴血!晴讲过的那些场景!那些画面!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
  “啊!!!”我实在忍不住,站在大街上吼了起来。过往的行人纷纷望着我指指点点,可是我已经完全不在意周围人的看法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如此惩罚我!为什么!

第24章 奋起反击


  我稀里糊涂的在街边长凳上过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起来,身体到处酸疼,但精神却很亢奋。我要尽量争取主动,不管将来面临怎样的局面,要做到进可攻退可守。我还是不愿相信老婆会堕落成晴那样的女人,但现在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我去逃避,我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这几年积累的财产,一小半放在了房产上,为了包养那几个大学生,我偷偷全款买了五处房产,其中还有一栋是别墅,都是我个人的名字,老婆都不知道。只有我们目前居住的房子是我和老婆共有的,那套房子想起就觉得恶心,给我都不要。还有就是公司,公司是以我的名义办的,如果要分割财产这算夫妻共同财产。但只要我拿到老婆出轨的证据,我就尽量想办法让她净身出户,对,我要拿到证据。老婆应该没有我出轨的证据,她最多也就是怀疑。我一定要想办法拿到老婆的出轨证据!
  想好这一切,我的心又莫名一痛,真的要和老婆分开吗?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把这样一个女人就这么拱手让给那个畜生!他肯定巴不得!听晴讲,强也有公司,经济条件不会比我差。如果我是强,我也不会在乎老婆是否净身出户,只要老婆一离婚,他肯定会趁虚而入!我不能便宜了这对狗男女!我要先把财产转移出来,把老婆的出轨证据拿到手,离不离婚再说。就算离,也不能让他们好过!根据晴以前与强的交往经历来看,他们喜欢把性爱过程都记录下来,那么他们之间的照片视频肯定不会少。
  我首先需要掌握信息,全方位的信息。强和晴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背景,其他的那些女人的情况,这么长时间老婆到底和他走到什么程度。总之,越详细越好。所幸混了这么长时间,我积累了很多人脉。我一下就想到一个好哥们国伟,他是公安的领导,不管是黑道白道,手上都有一定资源,查信息这种事找他最合适不过了。我拨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有接通。过了三个多小时,他的电话才回过来。
  “兄弟,什么事?这么急!”
  “兄弟,人命关天的大事。你现在方便吗?”
  “急吗?我现在被抽调到云南,在办一起大案,至少还要十几天才能回来。按规定我现在不能和外面联系。看你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这才偷偷出来给你回过去。”
  “急,十万火急。”
  “什么事,你先大概和我说说。”
  “兄弟,我也不瞒你,但你可一定要帮我保密。我老婆出轨了。”
  “啊?弟妹出轨了?怎么可能?你是不是搞错了。”
  “兄弟,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我想让你帮我要查出他们的所有信息,涉及很多人。我………”说着说着我情不自禁有些哽咽起来。
  “兄弟,你先别急,千万别冲动。这样,我给你介绍个人,你先去找他,调查信息这方面他是专家。”
  “好,这人靠的住吗?”
  “尽管放心,我们内部有时候都要找他去调查一些消息。这人手眼通天,而且嘴巴很严。”
  “好,谢了,哥。”
  “兄弟,别冲动。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等我回来。记住,千万别再把自己给搭进去。相信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做到,记住!”
  “哥,谢谢,谢谢。”
  “兄弟,记住,别冲动!”
  挂断电话后,国伟发来一条消息:道哥,138********.我沉默了几分钟,收拾了一下心情,按照国伟发来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就一个字,让我听出对方的稳重,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感觉,仿佛让我无助的内心瞬间有了寄托。
  “你好,请问是道哥吗?”
  “是。”
  “我是国伟介绍的,他……”
  “知道,面聊。”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好像不愿在电话里多说一个字。
  很快我就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是一个地址。我里面打车过去,下车后发现到了郊区,周围根本没有像样的建筑物。我刚想给他打电话,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开了过来停在我面前。
  “上车。”
  一个男人拉开车门对我说到,寸头,黑墨镜,西装,看上去有点像是黑社会。
  我也没有多说,直接上了车。后面是完全封闭的,完全看不到外面。开了半个多小时,车停了,出来一看,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似乎是在地下,手机没信号。一个同样装束的男人,为我打开车门领着我七拐八拐,进入一个大房间,不对,更像是大仓库。中间端坐着一个男人,他戴着一副眼镜,一身传统的中山装,手里把玩着一圈佛珠,看起来很儒雅,但脸上有道明显的伤疤。
  “坐。”
  看到我进来,他示意我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这个阵势,要不是国伟介绍的,恐怕我会有产生一些畏惧。
  “道哥,我……”
  “不用多说,国伟跟我大致说了。将你了解的信息告诉我,其他的你不用管。”
  “一个女人,年龄在35岁以下,身高差不多有170 ,名字里应该有个晴,但我也不能肯定。她应该是北京人,来长沙五、六年了,老公是长沙人,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她应该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这是她的照片。”
  “好,足够了,很快就会查出来。”
  道哥身后有一个人在听完我说的信息后,拿起我的手机就走开了。
  “还要查谁?”
  “一个男人,30岁左右,身高有1 米85,名字里应该有一个强字。老家应该是湘西的,可能是中南大学或湖南大学本科毕业,未婚,现在有自己的公司。对了,他们这几天正在丽江旅游。没有照片。”
  “好,足够了,应该没问题。还有吗?”
  “还有5 、6 个女人,我不知道具体信息,但是和晴一样,都是强的姘头。强应该每周都会和这几个女人轮流做,如果你们能跟踪强的话,2 到3 周,这几个女人应该都能遇到。”
  “恩,可以。介不介意讲讲大概的情况。”
  我看了看道哥边上的人有些犹豫。
  道哥示意他们都退下,只留下了一个女人,应该是道哥的助手,是不是情人我不能确定。之前有些紧张没仔细看,这时我稍微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一身紧身连体紧身黑皮衣,看起来很冷,但很美,身材也很好。我很少能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可以媲美老婆的女人,道哥身后这个女人各方面完全不输老婆,甚至我觉得她比老婆更有气质。要在平时,我肯定会对她意淫,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道哥静静的看着我,等我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短暂的接触,让我觉得道哥是一个值得依赖和依靠的人。事情发生之后,我没对任何人说起具体情况,我也想找个人诉说一下内心的苦闷。于是,我简单理了理,把晴和我讲过的关于强和他的几个女人之间的故事详细说了出来。只是,把他们如何设计让我入套以及老婆的情况简单带过。
  “有点意思,这个叫强的男人也算有点本事。”
  当初我从晴的那听到强的故事时,对强佩服的可谓是五体投地。可是道哥听完,只是说有点意思,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可能道哥见过的世面肯定很多,这些场面他并不觉得稀奇。不过,能让道哥说出有点意思,估计他也算是认可了强的本事。
  “小敏,等他们之间的事处理完,要是那个强还是个囫囵个,你就去试试他,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这本事。要是有,就把他拉进来,以他的本钱,处理起很多事就方便多了。”道哥对着身后的女人说到。
  “是。”这个女人也是惜字如金。
  我心里有点着急,道哥如果想要保强的话,那我想要报复他可就难多了。
  “放心,国伟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你的要求我会尽快做到。在你和他之间的事没处理干净之前,我是不会插手你们的事。”像是察觉到我的心思,道哥又对我说到。
  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将一个文件夹递给了道哥。道哥简单看了下就把示意小敏把文件夹递给我。
  我翻开粗略一看,是晴的资料,里面有晴、老公、孩子、她父母、公公婆婆等所有信息,分列的很清楚很专业。前后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查的这么清楚,我越加佩服道哥的能耐了。
  “好了,后面的资料调查清楚了再联系你。小敏,送客。”
  我又被带上来时的车,过了半个多小时,又回到之前的地点。短短不到两个小时,我感觉有点梦幻。要不是手机上里的通话记录和手里拿着记录晴一切信息的文件夹,我真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
  我迫不及待的翻看起晴的资料。

第25章 晴的底细


  潘雨晴(看到她的姓氏,我一下想到了潘金莲),33岁,北京市朝阳区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目前在长沙金融****办公室做文员,家住开福区湘江壹号高端别墅区。晴有一个儿子,但婚前流过两次产。老公王俊,是某房地产公司华南片区总经理,难怪家里不差钱,而且要经常出差。心里默默为这个男人感到悲哀,可笑的是,现在自己也一样。我详细的看完了文件夹里关于晴的所有信息,久久不能平静。晴的情况跟自己想象的差不多,但真的被证实,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样一个看起来美满幸福的家庭,在中国即使算不上富豪阶层,但一定属于精英阶层。可是,却暗藏着那样的龌龊。我真不知道女人这种动物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有这样完美的家庭、老公、孩子,为什么还要会去做如此下贱淫荡的事情。她们不考虑后果吗?真的可以为了一根鸡巴抛弃所有?
  看完后才拿出手机,有4 个未接来电和3 条信息,都是老婆的。老婆真的提前回来了,而且现在已经到家了。老婆能赶回来,说明她心里还有我。这种念头刚一冒出,我不由得一声苦笑。老婆已经给我戴了这么一大顶绿帽,我却在想她心里面还有我。我真他妈的贱。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婆,以我现在的状态,我怕忍不住跟老婆彻底摊牌。在我还没做好万全准备前,我不能让老婆察觉到我发现她出轨的事。
  “老婆,我临时有急事要出差,几天后才能回来。我正在高铁上,信号不好,就不打电话了,对不起,老婆。”我怕打电话控制不住情绪,就给老婆发了个消息。
  “哦,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恩,你好好休息,再见。”
  虽然有道哥会去查强和那些女人的信息,但我最想知道的还是老婆如何一步步堕落的,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个道哥不可能查的到。清楚这个的,只有强和老婆,晴也应该知道个大概,至少最开始她应该完全清楚,毕竟是她一手策划的。目前我不可能去找强和老婆对质,只能去找晴。
  我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去找晴,理智告诉我现在还不到联系晴的时候,怕打草惊蛇,但对真相的渴望让我心如蚁噬。我真的迫切想要知道老婆是不是已经堕落到和晴一样,成为强的玩物。我现在对老婆完全没有信心,一直以来我都笃定她不会出轨。毕竟老婆已经被强玩弄了2 年多,现在她会不会像晴那么下贱甚至更胜,想想我就心如刀绞。
  我认真考虑了得失,现在我手里拿到了晴的所有信息,还有之前她发给我的跟强在一起和那些照片视频,我自己也拍了不少。这些东西放在她面前,我觉得她应该不敢反抗,况且我只是让她帮我隐瞒一两个月。那时道哥应该会查到我想要的信息,财产也能都处理完,我再和老婆摊牌。越想越觉得可行,而且内心的冲动占据了上风,我还是拿起手机和晴联系。
  电话打过去一直没人接,到后面一响铃就被直接挂断。看来她是不想再理我了。这个贱货!我忍心中的怒火,尽量平复心态,我一定要先把她骗出来。
  “晴,好久没找你了,突然很想你,我保证是最后一次打扰你,好吗?”我给她发了一条消息,但愿她能回复。
  “什么事?”好在她很快就回过来了。
  “没什么,就是很想你。好久没和你联系了,这段时间一直很想你。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耽误不了你太长时间的。”
  “行吧。”
  我马上预定好房间然后给她发过去。
  “华天酒店**8 房间,我等你。”
  “知道了。”
  终于成功了,我心里长吁一口气。这个贱货,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马上赶到酒店,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听到敲门声。我立马打开门,狠狠抓住她的手一把把她拉了进来,然后用力一甩,将她扔在了地上。
  “你干嘛!”她怒斥到。
  “潘雨晴,你个贱货!”甩上门,我骑在她身上,一手掐住她的喉咙,一手抡起来作势想要扇她耳巴子。憋了好久,还是打不下去,我从来没打过女人。可是,此时此刻,我真的随时可能一巴掌扇下去!
  “你知道了?”她很冷静的看着我,没有一点惊讶。
  “你以为呢?你个贱货!”
  “你要是个男人,就扇下来!”她无所谓甚至略带鄙视的神情,深深的刺激了我。去他妈的不打女人,这种贱货,还算是女人吗?
  “啊!!!”我一巴掌扇下去,然后两只手左右开弓打了起来。
  “啪啪啪……”
  这个贱货,居然没有一点反抗,也没有叫喊!这个贱货,她就不怕我杀了她吗?她的这种态度,更激起了我的愤怒!
  我也不知道我打了多少下,晴的脸明显红肿起来了,嘴角流血,但她仍没有求饶。随着怒火不断发泄,我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看着眼前的女人被我打成这样,我的内心还是有些不忍。
  我也打累了,坐在她身上,看着身下的晴。
  “气出完了吗?没有可以接着打,这是我欠你的。”晴依然平静的看着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从她身上翻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晴的反应永远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对她我从来都没有太好的办法。我能把她怎么样?杀了她?要是强,我真有可能杀了他,至少我会阉了他。但是对晴,我不知道如何处理,心情很复杂。想起过往与晴的恩爱缠绵,要说恨,肯定有。但只有恨?也说不上。这两天我仔细回忆了整个过程,虽说晴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他们设计的每一步都是我自己愿意上套的。而且每到重要环节她都给过我提醒,只是我当时被她的骚气冲昏了头脑,丝毫没有意识到。
  晴缓了缓,也慢慢坐了起来,一只手搭在我的头上,安抚着我。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给我下套?”
  “你还记得王佳妮吗?”
  我一脸茫然,这又是哪个女人?晴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递给我看。我脑袋一炸,后背发凉。原来祸根居然是这张照片!就是那个两年多前的贱货,临走时非要拉着我老婆合影的那个女人!原来这个贱货叫王佳妮!
  “一切的开始都是这张照片。我们几个人有个群,那天王佳妮把这张照片发到群里,强当时就被你老婆迷住了。他让我们各自想方案,无论如何都要把你老婆搞到手。我们每个人都出了主意,最后他选中了我的方案。”
  “哼……”我一声苦笑。方案的具体内容无需多说,因为我全程参与了被设计的过程。强让晴来勾引我,还跟我老婆成为了所谓的闺蜜,最后拉老婆下水。亏我还以为自己走了桃花运,碰到晴这个美女,没想到人家一环套一环把我给套路了。
  “你当时说的极品人妻就是我老婆吧。”
  “嗯。”
  虽然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但现在从晴的嘴里得到确认,心里还是一痛。
  “你调查我了?”晴望着我说。
  “废话,我一直被你们当猴耍。现在我主动找你出来还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还知道什么?”
  “你的一切信息,你老公,父母,公公婆婆,那个畜生,以及他的那些姘头,所有人的信息我全都掌握了。”虽然目前只掌握了晴的信息,但其他人的应该也很快会到手,也不算我说谎。
  她一脸震惊的望着我,似乎不太相信。
  “怎么?不相信。潘雨晴,33岁,北京市朝阳区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目前在长沙金融****办公室做文员。你老公,王俊,***** 地产公司华南片区总经理。你儿子……”
  “别说了……”她目瞪口呆的望着我,打断了我的话。
  “你想知道”什么?”她应该是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第一次在我面前处于被动状态。
TOP Posted: 2020-11-01 15:20 #14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01-24 1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