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禁锢的爱情 1-113章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禁锢的爱情 1-113章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了元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98
威望:20 點
金錢:19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10-25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20-11-08 16:16 #6樓 引用 | 點評
扯东扯西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24
威望:23 點
金錢:22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9-06

1024
TOP Posted: 2020-11-08 19:46 #7樓 引用 | 點評
大陈陈 [樓主]


級別:俠客 ( 9 )
精華:3
發帖:1830
威望:290 點
金錢:246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5-30

18 缠绵後的寂寞


  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7 点了。下午离开沈舒扬老家之後,沈婷先是开车去了闺蜜那,把作好的那副画交给她,顺便又在闺蜜的家中玩了一个下午。
  而梁文昊睡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才醒过来,起床之後看到女儿一个人在房间里玩,而媳妇没在,便给她打了电话,才得知她开车去了怡山写生,并且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打开冰箱,梁文昊从里边取出一些食物,随便给自己和女儿做了两道菜,就把中午这顿饭给对付过去了。
  整整一周的工作和应酬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累,难得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吃过午饭,他再次回屋躺回了床上,乎乎的睡着觉,直到下午3 点左右的一个电话把他给吵醒。
  在电话中,他的一个同学孙然约他晚上出去喝酒,不过被他给推掉了,因为媳妇还不知道什麽时候回来,女儿一个人在家他不放心。
  俩人在电话中聊了大概20来分钟,孙然告诉他上午和爱人一起去怡山游玩的时候,在远处看到了一个女的,从侧面的模样看好像是他的媳妇沈婷,不过当时身边还有一个男的,个头挺高,年龄看起来没多大。
  听完老同学的描述,梁文昊并没有觉得吃惊,因为上午11点左右给爱人打电话的时候,沈婷已经把事情给他说过,告诉他在怡山写生的时候恰巧遇到了自己的一个学生,对方非得邀请她去家中做客。
  梁文昊对妻子的话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妻子,这份信任甚至超过相信自己。
  而且对於那个男生,梁文昊虽然记不出来他长什麽样,但是也大概猜出了是对方是谁,因为前段时间沈婷就和自己提过他,说有一个刚刚入学的小男生家境很苦,很可怜,那晚沈婷从派出所回来那麽晚也是为了帮助他。
  并且就在後来的一个晚上,当时沈婷在卫生间洗澡,而梁文昊正躺靠在床上看书,旁边爱人的手机有微信提示的声音,他平时是不会背着沈婷看她手机上的私人微信的,但是提示音连续的响了好几次,他有些心烦,便拿起手机划开密码,打开了对方的聊天框,看到那个好友发来的消息句句带着尊敬的语气,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这个人就是爱人之前向自己提起过的那个学生。
  对方对自己的爱人很是尊敬,一直尊称她沈老师,而且翻看着那些聊天内容,梁文昊并没有觉得不妥,也没有朝着歪处去想,因为他们讨论的大多都是学习方面的事情,甚至从这些对话中,梁文昊几乎可以看出对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
  所以对於这样一个学生而言,梁文昊自然是没有多想,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甚至连他微信上的资料,或是长什麽模样,他都懒得去打开看…
  晚上到家,沈婷刚刚进门,梁文昊就已经把晚饭给做好了,四菜一汤,比中午他和女儿两个人吃的还要丰盛。吃过晚饭,沈婷感觉浑身累的有些散了架,就躺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9 点了。
  “宝宝呢?”沈婷揉着眼睛,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刚刚我把她哄睡了。”
  “对了,老公,我把你给朋友买的那箱酒送人了,你有空的时候再去买一箱吧。”
  “送什麽人,什麽酒?”
  梁文昊没听明白沈婷的这句话是何意。
  “就是你车後备箱的那箱酒啊,前几天我不是听你说你朋友让你给他捎箱酒吗。”
  买酒的事情梁文昊当然知道,可是那箱酒他早就给朋友送去了啊,後备箱哪还有什麽酒,梁文昊有些想不明白,当他再想继续追问的时候,沈婷已经走进了卫生间。
  梁文昊靠在沙发上继续看球赛,大概半个小时,等沈婷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全身上下只围了一件白色的浴巾,裸露着洁白的美腿和香肩,粉嫩的玉足上穿着一双精致的拖鞋,湿漉的长发还没有完全吹干。
  看着妻子这幅性感诱人的模样,梁文昊不禁想起了白居易《长恨歌》中的一句诗: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这时的他哪还有心思去想别的,起身过去从身後便抱住了她,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那一刻,他的男性欲望瞬间就爆发了,激动的亲着她的脖颈,双手用力的按压着她的美乳。
  “别闹,把孩子吵醒了。”
  沈婷稍稍的做着抵抗。
  “小家夥早就睡着了。”
  梁文昊没有停,一边亲吻着爱人的脸颊,双手继续在她的玉体上游走,很快就摸去了她的大腿根处…
  在挑逗和爱抚中,感受着老公的手指触碰着自己的敏感,沈婷的身体逐渐有了感觉,情不自禁的娇喘了一声,娇羞的对着老公说道:“傻瓜,别在这儿,赶紧抱我进屋呀。”
  梁文昊稍稍的弯下腰,托起爱人的双腿一把将她横着抱了起来,大步走回了卧室。上了床,浴巾很识趣的从沈婷的玉体上滑落到了一旁,沈婷羞涩的将身体蜷在一起,微微闭着自己的双眸,期待着爱人的临幸。
  看着光溜溜的妻子,丰满的胸脯和红色的奶头,窈窕的腰身和笔直的双腿,三角处那片阴毛就像用美工刀修剪过一样整齐,这种近乎完美的裸体一时之间让他血脉偾张,梁文昊站在床边三下五除二便脱光了衣服,跳上床後重重的压在了沈婷的身上,他甚至没有任何的前戏,分开她的两条美腿扛了起来,提着阴茎莽撞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嗯!好舒服………”
  感受着鸡巴塞满了自己的小穴,沈婷兴奋的叫了起来。
  “婷,你的里边好温暖,夹的我好紧。”
  “你喜欢吗?”
  “嗯。”
  “傻瓜,那你还不快点动起来,我下面好难受。”
  妻子的情欲已经被彻底挑逗了起来,就像是一只发了情的小母猫,脸上透露着一股求欢的表情,四肢擡起来紧紧的勾在了梁文昊的身上,示意他赶紧对自己采取行动。
  整整一周没有做爱了,里边已经攒了很多的货,今晚他要痛痛快快的和老婆大战一百回合,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表现的很好,因为他下面的那个肉棒真的很硬,硬的让他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他激烈的摆动着自己的臀部,让自己的长枪穿梭在那个神秘的地方,享受着肉棒的一次次插入,沈婷快乐的叫喊着………
  “老公,用力………”
  “亲爱的,爽不爽……”
  “嗯,啊啊………老公,你好棒…………”
  “婷,我好兴奋,我好舒服……”
  “再快点,嗯,嗯!我还要…文昊…用力…用力……再用点力…………”
  悦耳的呻吟声不断的回荡在梁文昊的耳边,看着妻子一脸陶醉的表情,被自己弄的“啊啊”淫声浪叫,他的情绪也逐渐变的亢奋,鸡巴凶猛的在她小穴中进进出出,臀部的撞击声“啪啪”直响,一时间小穴中淫水四溅,湿润了两个人性器官的结合处。
  可是想象归想象,美好快乐的事情并没有朝着他所预料的那样,仅仅运动了大概5 分钟,就在两个人享受着性爱带来的舒爽的时候,梁文昊只觉得下体一阵抽搐,他预感到有些不妙,他想极力的控制住,可是那股液体顷刻间便喷了出来,梁文昊倒了下去,趴在爱人的身体上缴了枪。
  对於一个男人来说,30岁出头的年龄虽然不及刚结婚那会儿精力旺盛,但也是正值壮年,可是为什麽身体总是有些力不从心。
  妻子有着绝美的容颜,气质甚至不输於当今许多女明星,雪白娇嫩的肉体对他更是有着无尽的诱惑,他想让自己表现的持久一些,如同一个猛男一样把妻子操的娇喘连连,甚至是向自己哭着求饶,这样才能显示出一个男人在床上的魅力。
  梁文昊觉得肯定是平日里喝酒喝的太多把自己身体弄伤了,原本他就不胜酒力,可是为了应酬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
  记得以前单位小黄跟他提过一个事,他曾托朋友在印度那边搞了些补药,在房事上弄的甭提有多过瘾。现在想想,难道以後要想性生活过的美满也要借助这些玩意吗?想着这些,梁文昊倍感无奈。
  对於进入中年的他俩人来说,夫妻之间的性生活还是比较有规律的,平均一周一次,这应该是在比较合理的范围,最起码他们夫妻是这麽认为的。
  可是不知为何,今天并非是沈婷的生理期,但是今晚她特别的想要,想的要命。
  刚刚那次持续的时间太短,她的性欲刚刚被老公挑逗起来便没了下文,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甚至在梁文昊射精的时候,感受到老公的阴茎不再动了,沈婷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臀部,奢望着那个鸡巴能在自己的小穴中再多插几下,让自己可以多爽一阵,可是很快,软下去的阴茎连同着避孕套,一起就从她的小穴中滑了出来。
  此时她的下面湿的厉害,小穴中隐隐还发着痒,就好像有小虫子在里边爬,很是难受。沈婷从身後紧紧的抱着老公,一双小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胸膛,一条腿也擡起夹住了他的腰,并且趴在他的耳边吹着香气,用着诱人的声音对着爱人说道:“老公,我还想要。”
  “老公……”
  沈婷再次喊了一声,可是这个时候,梁文昊已经累的睡着了……
  “哎!……”
  沈婷叹了口气,此时内心感到无比的失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之前她在沙发上小睡过一会儿,再加上身体的难受饥渴,她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困意,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大男孩。
  对她来说,今天一天真的是特别的开心,她甚至有些怀念和他在山上游玩的那些情景,记得当时在山顶的时候,看着周围的美丽风景,有一刹那,她甚至觉得自己回到了情窦初开的少女时代,整个身心都是充满着快乐的气息。
  不过,这其中也发生了一些让她觉得脸红羞愧的事情,当她脚腕扭伤坐在草地上休息的时候,沈婷怎麽也没想到的是远处的一对小情侣竟然会搂抱在一起做那种事情,虽然当时四下无人,可这毕竟是在户外呀,现在的年轻小姑娘怎麽可以这麽不检点呢,大白天就在这种荒郊野外趴下去为自己的男朋友口交,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简直不敢想象会有这种事情。
  沈婷当时心跳的很厉害,主要原因还是她身边同样也坐着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男性,她注意到沈舒扬看着那对情侣时候的眼神几乎是入了迷,还有他裤裆的位置,也渐渐的鼓起了一顶帐篷,沈婷猜想他当时脑子里边一定是在想入非非,不然那个部位不会撑的老高,从裤裆的外形轮廓来看,里边那一坨东西似乎比老公的还要大。
  当时那种情况,真的是无比的尴尬,幸好自己赶紧把沈舒扬叫起来离开了,不然说不定过一会儿还会看到那对小年轻干出更加夸张的事情…
  可是这种尴尬的情况并没有结束,就在接下来,他们一起下山的时候,男孩主动背着她,随着俩人身体上的摩擦,沈婷竟然对他产生了一些生理反应,有一股暖流不停的在身体里流淌,感觉就像是触了电一样有些麻麻的快感。
  虽然这种快感让自己觉得很舒服,可是同样也让她觉得特别羞愧。
  自从和爱人结婚之後,这些年来,除了老公之外,她没有对任何其他男人有过生理上的反应,可是当时为何这种感觉会来的这麽强烈,她自己都说不清楚,怕自己出丑,她一直都在极力的忍耐着,可是根本就控制不住。
  在沈婷眼里,沈舒扬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大孩子,自己怎麽会对他出现这种反应呢。
  记得後来在他家中,沈婷坐在里屋的床上给脚腕处擦跌打药酒的过程中,她还曾看到男孩在门前晃过的身影,当时门没有关严,露着一丝缝隙,他是在偷看自己吗?
当时,沈婷并没有这样想。可是现在,她却觉得男孩可能是在偷看自己,为什麽现在会有这种想法,她也说不清楚,她甚至认定了沈舒扬就是在偷看自己,或者说她希望是这样,想着想着,沈婷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更加难受了…

19 闺蜜的戏弄


  想着白天发生的那些事情,她的身体越发的觉得难受了,胸前也燥热的厉害,男孩的模样在她脑中怎麽也挥之不去,她突然很想看看他。
  沈婷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拿过手机,打开了微信。下午她从沈舒扬家离开之後,直接开车去了闺蜜寒雁那,把做好的那副画交给了她,可是刚刚才在闺蜜家中呆了没多久,沈舒扬就给她发来了微信。
  “沈老师,你到家了吗?”
  “没呢,我现在在朋友这儿。”
  “不好意思,我有些担心你的脚,所以才问问,想知道你安全的到家没有。”
  “放心,已经不疼了,你爷爷拿回来的那瓶跌打药水效果真的很好,记得替我再谢谢他。”
  “嗯,我会的,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谢谢你的关心。”就在文字的後边,带着一个笑脸。
  “不用谢,沈老师,其实说到底,这件事都得怪我。”
  “怪你?为什麽这样说啊。”
  “如果不是我带着你走那种山间小路,你的脚腕也不会被扭伤,一想起这件事,我的心里就会自责。”
  “傻瓜,你怎麽会有这种想法呢,你今天能带我去那样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我还要谢谢你呢,至於脚腕扭伤,这根本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怎麽会把它放在心上,你不要想多了。”
  “那就好,听您这麽一说,我就安心了,之前我还很怕你会在心里怪我。”
  “你觉得我是这样一个小心眼儿的人吗?”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心里很在乎你。”
  “在乎我?”
  “沈老师,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我很珍惜和你之间的师生友谊,这段时间,我每次下午去找你请教问题,你都会热心的帮助我,从来也没有嫌我烦。
  有一次,我还问过你班上的那些个同学,他们一提起你,都会对你连番称赞,说着你很多的好话。你待人真诚,对人热情,你是我长这麽大以来,遇到过的最好的一个老师,能认识你,我觉得自己很荣幸。”
  “哪有你说的这麽好,你再这样夸下去,我就不好意思了。”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沈老师,我绝对没有骗你,我发誓。”
  当时沈婷听着男孩对自己这番敬仰崇拜的肺腑之言,心里就像是抹了蜜一样甜,因为身为一个老师,没有什麽是比学生爱戴自己更开心的事情了。
  “好了,我信你。”
  “嗯!”
  “你现在在干嘛呢?”
  “我刚在地里干完活,现在正坐在一旁休息。”
  “今天的天气很热,累的话要适当的歇一歇,记得多喝点水。”
  “谢谢您的关心。”
  沈婷再次发来了一个笑脸。
  之後,沈舒扬也给她发来了几张他刚刚在田地里干活的自拍照。
  现在已经是11月初了,可是这段时间的天气却忽冷忽热,一但下雨,气温就会冷的降到10度左右;等到天气放晴,温度或许又会热的穿短袖,就拿今天的气温来说,虽然晚上会比较凉爽,但是中午的气温却直逼30度,在这种烈日炎炎下耕作,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寒雁看到沈婷靠在沙发上和自己聊天的时候,时不时的低头摆弄自己的微信,心压根就没在她这里,就问她,“你老公?”
  “不是。”
  沈婷摇了摇头。
  “那是谁,不会在外边有男人了吧?”
  寒雁开着玩笑。
  “去你的,乱讲什麽,这是我的一个学生。”
  “是男学生吧。”
  “什麽意思?”
  “你说什麽意思,现如今女老师和男学生出事的新闻可不少啊。”
  “出事?出什麽事呀?”
  “什麽事?就是那种事呗,装什麽糊涂。”
  “……你把话说清楚,不要藏着一句噎着一句的,到底想说什麽?”
  沈婷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个平时口直心快的闺蜜这会儿到底是在卖什麽关子。
  “你傻呀,我都说的这麽清楚了你还不明白,就是男学生和女老师平时经常在一起,相处的好,随着关系变的亲密了,俩人都对对方有意思,然後顺其自然的就滚上床做爱了。”
  “………”
  听着闺蜜的这番话,沈婷整个人都吃了一惊…
  “死妮子,你看你都在瞎说些什麽呀。”
  “谁瞎说了,本来就是这麽个事。”
  “我当老师这麽久,怎麽从来没听过你说的这种新闻。”
  “前几天我看过的一部韩剧,里边演的就是一个女老师和男学生,那个男学生挺渣的,旷课打架不服管教,刚开始那个女老师还讨厌那个男学生,结果不出一个礼拜,就被那个男学生搞定了,按在床上一觉就被他给睡服了,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背着老公天天和那个男学生偷情,还在学校的办公室里做呢。”
  “雁子,你都多大了,韩剧里边的那些情情爱爱的故事你都信,那些都是导演瞎编的,跟现实完全就挨不着边。”
  “故事都是源於生活,没有生活做基础,怎麽会有故事。”
  寒雁说罢,起身朝沈婷这边靠了过来,双手搂抱着她的肩膀,把脸贴在了她的手机屏幕前,“让我看看你们都聊些什麽。”不过就在她刚刚看到微信中沈舒扬发来的那张照片时,突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瞬间从沈婷手中夺过了她的手机,兴奋的大叫一声,“哇,发裸照给你,还敢说你们俩没有事。”
  “你看清楚,他这是在地里干活,只是把上衣脱了,下面还穿着裤子呢,你瞎嚷嚷什麽啊。”
  沈婷立刻把自己的手机抢了回来。
  “这小夥子身材挺好的啊。”
  “………”
  “怎麽不吭声,婷,你觉得呢?”
  “关我什麽事。”
  “是不是看的心里痒痒的?”
  “死丫头,你瞎说什麽呢,没一点正行。”
  “正行?我看你老公平日里就是对你太温柔了,缺少调教,这样可不好,长此下去你会长不大的,30岁的女人了心态方面还像个处女一样那怎麽得了?”
  “去你的…”
  沈婷用手打了她一下,想让她闭嘴,不想听她的这些胡咧咧,可是寒雁并没有罢休的意思,继续说:
  “假如说我要是你老公的话,每天晚上都用绳子把你绑在床上,拿皮鞭抽你,用蜡往你身上滴,再或者从网上随便找来个陌生男人,约到酒店一起玩2 龙1 凤,你信不信,不出一星期,准能把你调教成一个合格的女人。”
  “寒雁,你看看你这都是在胡扯些什麽,越说越离谱了。”
  “婷,咱们可都是中年人了啊,你以为我们还是当年那个少不更事的小姑娘吗,讨论一下男人多正常啊,我想不明白,这有什麽可害羞的呢,反正我觉得他身材就是好,比我老公都要好。”
  “讨论男人就讨论男人,别把话题往他们身上扯,他可是我的学生呀,还不到20岁,在我眼里他还只能算是个小孩,你别开这种玩笑了。”
  “你懂什麽,现在的小男生就喜欢比他们年龄大一点的姐姐,为什麽,他们的说法是有经验,会疼人。我在微信上经常遇到这类小弟弟,就比如上星期有一个上高中的男孩突然加了我好友,才16岁,经常在微信中对我甜言蜜语的撩我,还想约我出去开房,而且………”
  “而且什麽?”
  “他还发了他下面的照片给我看,问我尺寸满意不满意。”
  “我看你简直是疯了,雁子,以前早些年那些惨痛的教训你都忘了吗,现在好不容易又找了一个真心对你好的老公,你要是再胡闹下去,不好好珍惜,将来有你後悔的时候。”
  “我又不会当真,你以为我会真的和一个未成年去酒店开房呀,我才不傻,我最多就是无聊的时候在微信上逗逗他,打发一下时间,挺好玩的。”
  “你叫我说你什麽好呢,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玩火万一玩过了头,看你怎麽收场。”
  “放心吧,没事的,我心里自有分寸。”
  ………
  “要不我也帮你试试他?”寒雁接着说。
  “试什麽?”
  “试下看他是不是对你有想法。”
  “去你的,我才不会像你这样没个正型,竟干些这种无聊的事情。”
  “就算你没意思,也不代表别人对你没意思呀。”
  “雁子,我告诉你,我的那个学生人品端正,品学兼优,而且还很孝敬长辈,他的家境不是很好,但是学习极其的刻苦努力,平时一到休息时候还会用业余时间出去打工赚钱养活自己,他是我当老师这些年来见过的最上进的一个学生,才不会像你以为的这样。”
  “唉呀,你把他称赞成这样,我就更加想见见他了,把你手机拿过来,我再看看他长什麽样。”
  “一边玩去。”
  寒雁想问沈婷要手机,沈婷没有给她。
  “婷婷,表面正经那些都是可以装出来的,心里边指不定有什麽花花肠子呢,况且你看你长的这麽漂亮,以前咱上学那会儿,打你主意的人还少啊,你忘了,大学时候的那个富二代,当年怎麽追你的,啥招都用上了,寻死腻活的,还说你要是不答应,他就从教学楼楼顶跳下去。”
  “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那个人就是神经病。”
  “神经病好啊,又傻又有钱,这样的人,要是我,早就………”
  “早就投怀送抱了?”
  “你说对了,当初他要是追我的话,我肯定立马就答应。”
  “你也不想想,像他那种人,除了有几个臭钱之外,人品低下,到处沾花惹草,你不是不知道,你还答应,你答应什麽?”
  “那怕什麽,现如今物质生活过的好才是最重要的,爱情这种东西只是说给那些幼稚的人听的。找个有钱的主,将来结了婚,从此衣食无忧,他在外边玩随他去玩,我就不会在外边玩吗,帅小夥多的是,有需要了随时都能约上去宾馆,个玩个的,谁也不影响谁,谁也不干预谁,这不挺好的吗。”
  “行吧,你这样认为,我说不过你。”
  两个人对待事物的看法截然不同,沈婷不想再和她纠缠这个问题,随後去了卫生间方便。寒雁看着她放在一旁的手机,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刚刚沈婷把那个男孩形容的那麽优秀,她不信,於是立刻拿过了沈婷的手机,点开微信,打算试探一下他对沈婷的真实想法,给沈舒扬发过去了一句话:
  “你还在吗?有一件事我想了很久了一直都没好意思问你。”
  仅仅过了半分钟,男孩就回过来了信息。
  “沈老师,你说。”
  “你觉得我美吗?”
  “嗯!”
  “嗯是代表什麽意思?我不懂呀。”
  “美。”
  寒雁心里一阵小小的兴奋,继续套他的话,“那你喜欢老师不?”
  “……”
  “怎麽不说话?”寒雁看他过了半分钟都没回复,继续问他。
  “沈老师,我…”
  “怎麽了,不好意思回答?哎!我明白了,肯定是不喜欢,你不好意思开口,是怕我伤心难过打击我,555 ……”
  “不,沈老师,我喜欢你。”
  “真的吗?”
  “我发誓,我真的喜欢你。”
  “告诉我,怎麽喜欢,我想听听你的心里话,不许骗我,不然的话我从今往後就不理你了。”
  寒雁心里正兴奋着,眼看对方就要吐露实情了,可是就在这时,沈婷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当她走回客厅,看到寒雁正在出神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机,表情一楞,忙问她:“你拿我手机做什麽?”
  “我帮你试试看那个小男生是不是对你有想法。”
  沈婷听後,顿时脸色大变,立刻跑过去把手机抢了回来,“你这个死妮子,怎麽还来,你到底有完没完了。”
  “马上就要试出来了,你看,他已经说他喜欢你了,就差向你表白了,在等半分钟,看他说些什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是一大堆如何如何喜欢你的情话。”
  沈婷已经被寒雁弄了一肚子的气,根本不会听她的解释,担心把事情闹得无法收场,她立刻给沈舒扬发过去了一段语音,“沈舒扬,刚刚我朋友趁我不在,用我手机给你开了个玩笑,那些内容全是我朋友发的,你千万别误会。”
  过了一会儿,沈舒扬同样也回复了一段语音,“没有,沈老师,刚刚她那样问我的时候,我知道那不是你的语气,已经猜到了可能是有人拿着你的手机在和我闹着玩,我也就顺着她,和她开了一个玩笑。”
  坐在一旁的寒雁看自己给对方小男生下套的诡计没有得逞,顿时叹了口气,“唉,你干嘛啊,就差一点,他是不是在打你的主意,马上就要知晓了,难道你不想知道答案吗?”
  “不想,我才不想知道这种无聊的事情,你闹的这麽过分,你说,我以後还怎麽在学校见他啊?还有,你想过没有,万一这时有朋友或是家长在他身边,看到一个老师给学生发那样的内容,传出去,你让我的脸往拿搁。”
  沈婷被闺蜜寒雁这一番捉弄,气的直跺脚……

20 沈婷的春梦


  躺在床上,想着下午发生的这些事情,沈婷不自觉的把当时和沈舒扬的聊天记录再次的翻着看了一遍,今天他们聊了很多,从下午一直聊到晚上,聊学习,聊生活,聊梦想。就连他什麽时候坐车从老家回来这种小事,他也在微信中告诉沈婷,那种感觉就像是相处了多年的好朋友。
  不过当她看到沈舒扬在闺蜜的挑唆下,发来的“老师,我喜欢你。”那几个字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些激动的怦怦直跳,虽然沈舒扬已经解释过,那只是开了个玩笑,沈婷也没有把这种事当真,毕竟是闺蜜先起的头。
  可是,如果当时自己听了寒雁的话,没有发语音告诉沈舒扬这是闺蜜设下的诡计,他真的会如闺蜜所说的那样,给自己发来表白爱意的情话吗?
  沈婷断然不会相信,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老师和学生,况且年龄相差有10岁,辈分也不同,她根本不认为他们之间会发生什麽,最重要的是男孩人品端正,是一个刻苦努力有梦想的人,在沈婷眼里有很高的评价,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沈舒扬会对自己有那种不理智的幼稚想法。
  看完聊天记录,沈婷随後又点开了他的资料,朋友圈中的状态有了更新,里边上传了几张他站在田间干活的照片,男孩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裤腿编起在了膝盖位置,并且裸露着自己的上半身。
  不仅如此,相册里还保存了很多他的生活照,有和爷爷奶奶平时在一起生活的,还有夏天在河中游泳抓鱼的,等等等等………
  沈婷默默的看着他的这些生活照,虽然这个男孩身材稍瘦但是常年从事体力劳动,身上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烈日下在田间务农,黝黑的肌肤上挂满着许多晶莹的汗珠。这样的照片,沈婷觉得远远要比那些化妆打扮拍出的艺术写真要美的多。
  看着照片中的那个男孩,突然之间,她的心里有些怪怪的,那种感觉说不上来,似乎是一种很想见他的冲动。
  时间才刚刚11点,沈婷想起了沈舒扬这个时候可能正在电脑前做直播,随後,她在手机上下载了一个某某TV,注册了账号,回忆着之前在他家中看到的用户名,搜索之後进入了他的主页,刚好看到沈舒扬的直播间开着。
  沈舒扬正在唱歌,手里抱着一把吉他,认真且投入。沈婷担心会把老公吵醒,手机的音量调的很低,可是这样一来又听的不是很清楚。想了一下,她索性下了床,穿上睡裙去了隔壁的书房,在电脑上打开了直播平台的网页,再次登录了他的直播间。
  和他相处了这段时间以来,这还是沈婷第一次听到他唱歌,虽然是隔着屏幕。
  之前沈婷只是知道他画画好,但是没想到歌也唱的这麽动听,而且吉特也弹得很不错,沙哑的嗓音低沈浑厚,富有磁性,尤其是那副忧郁的眼神,透露着一种远比他年龄要成熟的多的魅力,深深的吸引了沈婷。
  单单是听着他的歌声,就知道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或许只有像自己这种了解他成长的人,才知道他曾经经历过什麽。
  沈婷还记得白天的时候老人给她讲的那些往事,她是一个见不得别人可怜的人,当时听着他的那些童年经历的时候,自己的泪水就一直在眼眶内打转,差一点就哭了出来。
  在她所认识的人当中,沈舒扬的身世无疑是最可怜的,恰好自己又是那种同情心容易泛滥的女性,在不知不觉中,沈婷逐渐对这个男孩产生了一种很特别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什麽,像是对一个人可怜身世的怜惜和同情吗?
  随後,在他唱完一首歌曲之後,用婉转的话语期望着直播间的粉丝们能送他一些礼物,可是一直都没有人给他刷。望着他无奈的眼神,沈婷的心里特别不舒服,她不希望看到他失落沮丧的样子。随後,她立刻点开礼物框,充值了一些鱼翅,给他送去了三个飞机。
  沈婷平时是不看直播的,这也是她第一次在直播平台上给人刷礼物。
  收到这些意外送来的一些礼物,沈舒扬惊喜之余,赶紧私信了她,想邀请她加自己的微信号,可是沈婷没有理他,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谁,那样的话只会增添尴尬,她只想这样默默的在屏幕前看着他就足够了。
  就这样,她坐在电脑前继续的看着他唱歌,看了好久,甚至是有些入了迷,可是不知怎的,慢慢地,沈婷只觉得自己身体变的越来越疲倦,四肢无力,那种感觉就像个是被人下了药,而後倒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片刻之後,她依稀觉得有一个人趴在了自己身上,在搂她,在亲吻她,在脱她的衣服,处在迷糊之中的她不清楚这个男人是谁,可是感受着那股似曾相识的气息,她脑海中不自觉的把这个人当成了是沈舒扬。
  沈舒扬慢慢的扒掉了她的睡衣,扯开她的胸罩,双手抚摸着她胸前的柔软,指尖轻佻着那两粒饱满的樱红,“不要,快停下…”沈婷抗拒着,可是男孩非但没有停手,反而将脸朝她贴了上去:“老师,你真美,我喜欢你…”
  男孩在她耳边用语言挑逗着,而後舌尖划过她的脖颈,狂吻着她炙热的身体。
  在被男孩放肆着侵犯自己的这一刻,沈婷只觉得羞愧难当,本能的向他做着反抗,口中喃喃喊道:“别碰我,不行,你不能这样………”
  可是沈舒扬根本不管这些,按着她的後背把她死死的压在电脑桌上,一只手霸道的撕开了她遮挡在私处的贴身小裤衩,臀部向前一顶,撞在了她的屁股上,想要和她行夫妻之礼。她甚至已经感受到男孩那根上了膛的长枪已经抵在了自己的入口处,异常的粗大和坚挺,随时就有冲破身体的可能。
  “求求你,不要,我是你的老师,你不能对我这样………”
  …………
  “沈舒扬,你快点放开我,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沈婷连番不停的在心里告诫着自己,这麽做是不对的,他是自己的学生,他们不能这样…
  此时任何的呼喊和哀求似乎都没有用,沈婷如同待宰的羔羊根本无力反抗这一切,她只觉得自己下体在不断的被撑开,那根像铁棒一样坚硬的男性随着她苦苦的哀号声凶猛有力的插入了她的下体,完完全全的把小穴塞满了。
  “哦!好大……”
  “疼,求求你,轻一点………”
  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从小穴中传来,沈婷疼的挤出了眼泪,她努力的回过头去,看着这个和自己结合为一体的男人,他的面容从模糊中渐渐变的清晰,果然是那个男孩,这个强行和自己发生性关系的人真的是自己的学生,沈舒扬。
  此时他的肉棒已经真真实实的插入了自己这个原本只能属於老公的温柔乡,和自己的学生交配,沈婷觉得羞愧难当,她想要求对方停止对自己的侵犯,可是男孩的眼神甚是吓人,好似发了狂的野兽,狠狠的瞪着她,吓的沈婷有些哆嗦,不敢有一丝的反抗。
  她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忍耐着男孩那根炙热的鸡巴在自己身体中进进出出,这种不道德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在他们身上,毕竟身份有别,她无法想象自己作为一个老师,此刻竟然会被她的学生按在桌子上狠狠的操穴,试问自己的尊严何在?她的脸面何存?如此丢人的事情让沈婷内心备受着折磨,心中奢望着男孩能快点结束对自己的这种羞辱。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一阵猛烈的交合之後,对方激烈的抽插很快就让她身体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这种快感远远要比和老公做爱的时候来的更加强烈。
  身体持续产生的兴奋正在一步步压垮她的理智,那双按压在自己胸前火热的手掌一刻也没闲着,在沈婷那对最为引以为傲的玉峰上揉捏了一阵之後,慢慢的移了下去,滑过她雪白娇嫩的肌肤,所过之处犹如触电一般,带着酥麻感…
  “啊!……不行,我受不了……”
  “沈老师,告诉我,我厉害嘛?”
  “慢一点,我好难受……”
  “是舒服的难受吧,你看看你的身体有多诚实,下面流了好多的水。”
  “不,不是,嗯!我们不可以这样……”
  “为什麽不可以。”
  “嗯!我,我是你的老师,你不能这样对你的老师…”
  “可是我给你带来快乐了,不是吗?”
  “………”
  这种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让她内心有种深深的羞耻感,但是同样却又感觉到一种很特别的刺激……
  享受着交配时的快乐,沈婷不由自主的想要再看回头去看他一眼,可是刚刚才把头扭过去,接着一个嘴唇便吻了上来,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嘴,舌头粗暴有力的撬开了她的牙齿,在她的小嘴内肆意的搅动着,沈婷想拒绝,可是实在是很舒服,她的身体已经被男孩高潮的技巧融化了,不由自主的用自己的小舌头回应着他的激吻。
  沈婷没想到这个小男孩会这麽的勇猛,下体抽送的一次比一次强劲有力,而且速度极快,如同猎人骑着野马在辽阔无际的草原上奔驰。而她,就是那头被骑在身下的小母马,刚开始虽然有些桀骜不驯,可是在猎人高超的技巧下,她终归被对方所降服……
  舒服,真的好舒服,虽然她不愿意承认,可是身体的感觉是骗不了自己的。沈婷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这是一种快乐的呐喊,下面被男孩那根粗大的肉棒操的几乎爽到了天上,在享受着性交带来的欢愉的同时,她甚至渐渐的忘记了自己此时是在被对方强行按在桌子上奸污,是在被自己的学生强奸,之前心中的那股羞耻感也在快乐的呻吟中跟着荡然无存了。
  激烈的性交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欲望的快乐中,沈婷忘我的叫喊着,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每声呐喊每个音节都带着一股淫靡的味道,记得以往和老公做爱的时候,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叫的这麽放荡,叫的这麽过瘾,她今天这是怎麽了。
  就在高潮即将来临的那一刻,她再次回过头去,想看看这个把她操的欲仙欲死的男孩的时候,发现男孩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此时双手托举着自己翘臀用力操他的那个人变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魔鬼。
  “啊……”
  随着一声大喊,在惊恐中,她瞬间苏醒了,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老公就在身边,弯腰搂着自己,关切的问着:“怎麽了,婷,你怎麽趴这里睡着了?”
  “文昊……”
  原来是个梦,沈婷顿时松了口气,叫起了爱人的名字,但是她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麽,当她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电脑,直播间的屏幕是黑的,说明沈舒扬已经下线,而这时已经是淩晨12点半了。
  “我出来小解呢,才发现你没在床上,这麽晚了你怎麽趴在书房睡呢。”
  “之前觉得有些不困,就过来上会儿网,不知怎麽得就睡着了。”
  沈婷编出了一个借口,此刻她不敢直视老公的眼睛,刚刚的那个梦,虽然只是一个梦,可是让沈婷觉得有些很对不起自己的老公。
  妻子的这种回答,让梁文昊觉得只是一句托辞罢了,因为他觉得真正原因可能是之前他们夫妻在床上的性生活做的不尽人意,爱人的生理上没有得到满足,所以才会跑到书房来上网。
  记得之前,当他进入爱人身体的时候,她的下面已经水流成河,敏感的玉体不断的向自己发出着求爱的信息,他已经感受到她的需求和渴望,可是让自己没想到的是刚刚才运动了5 分钟就匆匆结束了这场肉体与心灵的交合。
  自己的力气已经用尽,可是爱人还在死死的抱着自己,双腿也还紧紧的勾着自己腰间,臀部也在略微的抖动着,在那一刻,她或许希望自己能再持续用力的挺动几下,可是射精过後,变软的阴茎很快就从爱人温暖的小穴中滑了出来,他实在是硬不起来了。
  一想到这,梁文昊的心里很不好受,作为一个男人倘若不能在床上征服自己的老婆,这是多麽丢脸的一个事情,看来自己的身体真该好好的补补了。
  应该怎麽补呢?汇仁肾宝、六位地黄丸这些个补药可能需要长期服用,估计不能解燃眉之急,而对於壮阳药梁文昊一点都不了解,市面上卖的壮阳药种类那麽多万一吃不好恐怕会有副作用。
  於是乎他做了一个决定,等明天见到同事小黄的时候,一定得托对方在印度的朋友给自己弄些能让男人持久性药,把身体好好调理一下。
TOP Posted: 2020-11-08 20:55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01-23 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