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禁锢的爱情 1-113章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禁锢的爱情 1-113章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大陈陈 [樓主]


級別:俠客 ( 9 )
精華:3
發帖:1781
威望:285 點
金錢:241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5-30

 

21·发觉被算计


  想着之前性生活的不满意,把妻子叫回屋后,这一晚,梁文昊久久都无法入睡…
  隔日,在机关餐厅吃午饭的时候,梁文昊刚刚坐下,就听到旁边一侧的两个中年女同事一边吃饭,一边在低声的窃窃私语,“听说了吗,老彭刚刚被窦副局长叫过去问话了。”
  “为啥?”“前天晚上执法的时候,对方往他车里丢了两条烟,据说里边塞的全是钱,有人打匿名电话把他给举报了。”
  “不是吧,有这种事,老彭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收别人东西的人啊,你看他平时穿的多简朴,过年的时候都不舍得买件像样的新衣服。”
  “哎~!人不可貌相,表面看似忠厚肚子里指不定一肚子啥坏水呢,况且老彭的爱人有肝病,平时吃药得花多少钱,你不想想,他能不缺钱吗。”
  “说的也是。”
  听着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同事彭治,梁文昊想起了刚刚下楼的时候,确实看到彭治进了窦副局长的办公室,虽然自己和他不是很熟,但是毕竟都在一个机关里任职,俩人照面还是会打招呼。
  彭治今年50出头,科级干部,平时穿着打扮比较简朴,上下班只是骑着一辆电动车。在梁文昊眼里,对于这个年长自己的老大哥的印象总体来说还算不错,如果不是此刻听到这两个女人议论,他也想不到那样一个外表忠厚的老实人会收受对方的贿赂。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了昨晚爱人提到的那箱酒,沈婷说自己轿车的后备箱有一箱酒,她说的那箱酒是哪来的?梁文昊仔细的回忆着之前的事情。
  这时,他好像想起了前天周六那晚,自己醉醺醺的被薛强扶着回到车里之后,通过车内的后视镜好像看到过薛强曾经打开过自己轿车的后备箱,但是干了什么,他并不知道。想着这些事情,梁文昊心里不禁一惊,赶紧拿出手机给薛强打去了一个电话,片刻后,电话就通了,梁文昊甚至都没有和他客气的打招呼,直奔主题,质问他:“强子,你告诉我,上周六晚上我们喝完酒离开之后你是不是往我车上放了什么东西?”
  “什,什么东西啊?”薛强装着糊涂…
  “你还装是不是?”
  “哦,你说的是那箱酒吧,那是苏姐送给你的一点见面礼。”
  听到这话,梁文昊顿时被弄出了一肚子气,“姓薛的,你可真有种,你告诉我,苏静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样帮着她来坑自己的老同学?”“唉!文昊,不就是一箱五粮液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行,强子,你小子等着,等稍后见面咱们再算账。”
  挂了电话,梁文昊立马又给苏静打去了电话,结果没打通,他就在微信上给她发信息,可是对方还是没有回。没办法,等晚上下班之后,他亲自开车去了苏静的烧烤店找她,可是苏静没在,店里的员工告诉他,老板娘今天不舒服,在家休息没有来。
  “她住在哪知道吗?”梁文昊的语气有些冲,对方以为他可能是来找老板娘麻烦的,就没有再说下去。之后,梁文昊拿出了手机,让对方看了他上边记的号码,还有他们之间的微信,的确是是朋友关系,这样对方才告诉了他地址。
  仅仅用了10来分钟,梁文昊就开车到了她的住处,站在门前,用力的拍响了大门。片刻之后,门开了,苏静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睡衣揉着发困的眼睛站在门口,看到来人是梁文昊,立刻露出了一副灿烂的笑容。“文昊,是你呀,来,快进来。”
  苏静把梁文昊招呼进屋,关上门之后,梁文昊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往里走,一脸怒气的盯着苏静,开口说道:“别叫的这么亲热,我和你不熟。”
  “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发这么大的火?”苏静疑惑的看着他。“苏静,咱们认识了也有一段时间了,相处的还算不错,我当你是朋友,可是你就这样在背后坑我?”“怎么了,我坑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下午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我用微信喊你,你也不回,为什么要故意躲着我?”“我没故意躲着你呀,我只是身体不舒服,下午去看病的时候没拿手机,回来之后喝了药,躺在床上就休息了,刚刚才睡醒。”
  苏静解释道。“行,你挺有理由的,那好,咱先不说这个,上周六的时候你教唆薛强骗我去吃饭,然后趁我酒醉往我的后车厢藏了什么东西,这你心里总该有数吧?”“什么藏东西,说的这么难听,那只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咱们朋友一场,初次见面总得送点礼物意思意思,表达一下心意吧,莫非你是嫌这些礼物轻了?”
  “好你个苏静,你知道吗,你这是在公然贿赂国家公职人员,就凭这一点,我现在就能报警让他们来抓你。”
  “别说的这么难听,什么贿赂不贿赂的,那只是朋友之间的一点见面礼罢了,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别来这一套,我不需要你好心送什么见面礼,你说吧,那一箱五粮液多少钱?”梁文昊继续问。“这……”“不要吞吞吐吐,你快说多少钱吧。”
  “没多少钱,也就7000多。”
  一听到这个数字,梁文昊心里猛烈的咯噔了一下,只觉得脸颊乎乎发着烫,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这箱五粮液不会太便宜,但是真正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心里还是着实吓了一跳,这并不是仅仅只是因为这个酒的价格,而是平白无故被人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如果被上级领导知道了,自己会非常麻烦。
  前年的李副局长行贿被双规,去年的陈处长挪用公款包养二奶被判了5年,这些都是身边发生不久的事情。最近国家正在严打,况且现在还处在自己升职的关键时候,这段期间千万可不能出任何的差错,让那些平时看自己不顺眼的人抓到什么把柄。
  “你行啊,姓苏的,出手可真是阔绰,你说吧,你想拉拢我帮你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梁文昊气愤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哪有,我只是想结交你这个朋友罢了,以为送点东西你会高兴,可是没曾想到把你给惹生气了,文昊,早知这样,我就不这么做了。”
  “别说的这么好听,苏静,大家都是明白人,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要是说没有目的,鬼才相信。”
  “哎!文昊,我也是没有办法呀。”
  苏静看梁文昊直来直去,也不好意思再和他拐弯抹角,无奈的摇了摇头。“什么意思,是有人叫你这么做的?”“其实,其实吧,我是有件小事想请梁科长帮个忙。”
  “呵呵,小事。”
  梁文昊轻蔑的笑了笑。“来,你先进屋坐下,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你讲一遍,你就明白了。”
  苏静主动拉着梁文昊的胳膊,好说歹说将他带去了客厅,而后又给他沏了茶,隔着茶几坐在了他的对面,一脸无奈的对他说道:“梁科长,是这样的,我堂弟在临近的小县城经营了一家餐饮店,哎,都快干不下去了。”
  “是因为干了违法事情经营不下去了?”梁文昊讽刺道。
  苏静没有在乎他的挖苦,因为对于这件事而言,是自己首先耍了手段,对方说些气话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并不会放在心上,继续对着梁文昊说:“当地县税务局的王主任,经常领着一群人去我堂弟那里白吃白喝,吃完了就打白条,整整1年多的时间,1分钱都没有付账,我堂弟找他们要了多少回了,可他们始终都赖着不还。”
  “有这种事?”“文昊,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没有骗你。”
  “那你们为什么不拿着他打的那些白条去有关部门告他。”
  “告,像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一个当官的都不认识,能去哪里告?况且现在都是,……都是官官相护。之前我们去了当地纪检部门,对方只说让回去等消息,可结果就没有消息了。而且在那之后,我表弟还接到了恐吓电话,说什么如果再敢诬告共产党的官员,就来封我堂弟的店,让他去坐牢。而且我堂弟那人胆子也小,被别人这样一恐吓,就再不敢说什么了。”
  听完她的这番话,梁文昊的内心有些沉重,因为他觉得苏静不像是在说假话。“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吗?”
  “有,证据都在我堂弟那放着呢。”
  “王主任,你说的那个王主任叫什么名字?”
  “王振军。”
  王振军?梁文昊不禁回想了一下,对于这个王振军,他还是稍稍有些熟悉的,并且也曾和他有过一面之缘,这个王振军年龄大概在50来岁,身高还不到1米6,胖的像头猪,而且一脸的糟疙瘩,丑的有点不像样子。
  就在3年前,他和爱人参加局里一个领导儿子婚宴的时候,酒席进行到一半,梁文昊去了卫生间方便,可过了一会儿当他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看到一个男人趴在妻子身后在跟她说话,那个男人一手扶着妻子后座的靠背,一手按在妻子身边的桌子上,说话间那张老脸几乎贴在了自己爱人的脸上,而且露着一口的大黄牙,脸上的笑容显得是特别的淫贱。因为周围都是一些自己单位的同事和领导,况且还是在这种喜庆热闹的场合,沈婷索性忍着没有给这种人脸色看,勉强的来应付他。
  见此情景,梁文昊心里非常不爽,快步走去了爱人身边,俩人算是打了个照面,那时他便认识了这个叫王振军的男人。看到对方的老公回来,老东西知趣的算是离开了…
  当时,梁文昊还只是一个地税局的科员,那个时候王振军就已经是崎阳县审计局的副局长了,而现在梁文昊升到了副科,王振军却从县审计局副局长的位置降到了县地税局担任主任。
  之所以会这样,梁文昊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因为这个老东西好色,喜欢玩弄女性,记得在两年前,这个老东西玩女人的视频被人传到了网上。
  在一个小餐馆的包间内,他拉起一个穿着性感的中年女性坐在自己大腿上,女人显得有些不情愿,可是又不敢和他翻脸,只能扭扭捏捏的向他做着反抗。老东西死死的抱着她,并且还把自己的脏手伸进了女人的衣服里抓她的奶子。当时旁边还有人在起哄,说:“王哥,她再不听话,你就把她衣服扒了按在桌子上,用你老二狠狠的操她一顿,看她老实不老实。”
  而这一幕不知是被何人偷拍了下来放到了网上,王振军受到了纪律处分,不过这个老东西却依然能够保住自己的官位,只是事后被调离了部门,说明此人在官场中很有门道。想着这些种种往事,随后梁文昊对她说:“这样吧,你把他在你堂弟那里白吃白喝的证据整理成材料给我,我看一下,如果确实如此,这个忙我帮你。”
  “文昊,真的吗,如果这事你能帮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谢谢你,你知道吗,为了这个事,我弟媳妇没少在家和我堂弟闹别扭,她都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打算和我堂弟离婚。”
  听到梁文昊这么说,一时间,苏静激动的差点落下眼泪。“你放心,这是一个法治国家,总会有说理的地方,违法乱纪的败分子不可能永远嚣张下去。”
  “嗯!”苏静开心的冲他点了点头。“还有,那箱7000多的五粮液零头是多少,我把钱用微信转给你。”
  “真的不用,那些东西就当是我感谢你的一点小礼物。”
  “感谢没必要一定非得送东西,我告诉你,我要是收了你的这些东西,日后麻烦的就是我,你要是执意这样的话,我现在就回单位,把你送我的东西上交,你的忙我也不会帮了。”
  “别,别!文昊,我全听你的,你说怎么就怎么,那箱酒,给我转过来个整数就行了。”
  “这可不行,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在这件事上,多1分我也不能要。”
  随后,苏静把具体价格告诉了他,7666的价位,梁文昊1分不少的把钱转给了她,虽然自己心疼的不得了,但是这个钱无论如何也得给她,因为那箱酒已经被自己的爱人当成礼物送了出去,他没办法再将东西追回来原封不动的还给她。
TOP Posted: 2020-11-08 21:04 #9樓 引用 | 點評
大陈陈 [樓主]


級別:俠客 ( 9 )
精華:3
發帖:1781
威望:285 點
金錢:241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5-30

  

22·整治王振军


  对于苏静而言,之前她只是从薛强口中听过梁文昊这个人死心眼,一根筋,为人处世不懂得变通。虽然这段期间他们彼此间也接触过几次,但是对方真正是什么秉性,她还不能完全猜透,所以才会用这种送东西的方式打算先和梁文昊搞好关系,等关系相处好了,再去求他帮忙。
  因为在她看来,自己好歹也是风风雨雨摸爬滚打走过来的人,现如今这个社会,天下乌鸦一般黑,她不相信还有不收礼的官员,表面装出一副刚正廉洁只不过是在故作清高罢了,可是让她没曾想到是,梁文昊竟会是这样一个正直的人。经过今天这件事,在她心里,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回到家中,今晚沈婷回来的早,看到爱人正在厨房忙碌的做着饭,梁文昊想着那箱五粮液的事,心里现在还是心疼的要命,可是他又不想直言,仅仅装成一副随便问问的口气对着她说:“对了,老婆,我车后备箱的那箱酒,你把它送给谁了呀?”
  “送给我一个朋友了,老公,怎么了?”
  “你和你那朋友的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我闺蜜的父母,怎么,你心疼了呀,是不是你朋友问起来,你还要多花几百块帮他买一箱啊,他要是不乐意,你就告诉他,那箱酒被我媳妇的父母看中,征收了。”
  几百块?听到沈婷在厨房开玩笑似的语气,梁文昊一脸的无奈,心里不禁想着:哎!你个蠢媳妇,你知道那箱酒多少钱吗?不过梁文昊并没有打算把事情的实情告诉她,因为一旦吐露实情,沈婷肯定也会跟着他一起心疼,说不定还会跑闺蜜家中把那箱酒要回来,这样做的话就实在是有些太丢人显眼了。既然东西已经送出去了,况且还是好闺蜜的父母,如果再因为这些事让她和好朋友之间的关系闹僵实在是不值得。
  更何况,这次责任说到底是在他,是他一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才闹出这个差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次索性就算了。可是梁文昊并不知道爱人没有对自己说实话,而沈婷也并不是想有意去隐瞒他,因为她觉得拿着老公花了几百块钱给朋友买的酒,自己却自作主张送给了学生的家人,老公恐怕会不高兴,所以才会告诉他是把那箱酒送给了自己好闺蜜的父母。
  假如沈婷说了实话,梁文昊肯定今晚上连觉都睡不好。其实同理,假如沈婷知道了这箱酒的真实价格,今晚同样也会睡不着,毕竟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因为一些善意的谎言,夫妻俩把这些小事互相隐瞒了对方,以为是在为对方着想,可是偏偏正是这一点小小的隐瞒,或许在以后可能会酿出更大的矛盾。
  就在两天后,苏静领着她的堂弟在中午饭点的时候约了梁文昊,那个年轻人刚30岁,身材和梁文昊差不多,见到梁文昊时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救星一样,抓着他的手不停的说着恳求的话,当时激动的模样差一点就给梁文昊跪下了。
  他开的那家小餐馆并不大,除去给工人的开支和店里的各种花费,一年顶多也就是赚个10万上下,可是梁文昊看着那一摞的账单,加起来足足也有10万多了。王振军这是在找死,梁文昊心里想着…
  今年两会结束,国地税合并,省里的赵厅长亲自来到我市视察,传达中央的各项指示文件。在大会上,赵厅上说的很坚决,要严厉打击党内的腐败之风,尤其是那些鱼肉老百姓的基层干部,见一个处理一个,决不姑息。
  赵厅长主持的这次会议被做成了视频分发到市县各个机关,供机构人员观看学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起到警示作用,可是有些官员却不把上级领导的指示当回事,仍旧是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视国家的律法如儿戏,到处胡作非为,骑在老百姓头上拉屎。
  回到单位,刚刚坐下休息片刻,隔壁的齐尚就过来串门了,“梁科,中午没见你跟大伙一起吃饭,你这是又去哪忙了呀。”
  “接到群众举报,拿证据去了。”
  “举报应该去检察院,怎么找上你了。”
  “还不是因为老百姓没路子,这种事情不说你也明白,齐尚,你来看看,这桌子上的材料,看完吓死你。”
  齐尚带着一些疑惑走去了他的办公桌,拿起那一堆材料大概的翻看了一下,然后说道:“梁科,那个店的老板是你亲戚?”
  “不是。”
  “那是你朋友?”
  “也不是。诶,齐尚,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是觉得我收了别人的好处才会为他们办事?”
  “不不,梁科,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齐尚欲言又止,往后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走去门口关上了屋门,返回来继续说:“你知道吗,王振军他们家在当地可是有些背景的,如果……如果不是给自己亲戚朋友帮忙,最好不要插手得罪他。”
  “背景,什么背景?”
  “具体我也不清楚,毕竟我没在那个县待过,但是有些事情你知道吧,这老小子在官场混了几十年了,丑闻满天飞,虽然总是上不去,但是依然能在崎阳县混的有滋有味,说明什么,说明背后肯定有一个有实力的人在给他撑腰,至于是谁,我不清楚。反正我觉得,要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得罪这种人,有些,有些不太值当。”
  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没必要得罪对方,梁文昊明白,齐尚的这番话是为自己好,担心自己到头来没打到狐狸反而惹一身骚,况且现在还是自己处在升职的重要阶段,不能有任何的差池,万一对方怀恨在心设计报复自己,那真是防不胜防。
  可是从小父亲就教育自己要做一个正直的人,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为人处世都要堂堂正正,无愧于良心。尤其是前年当他提到副科之后,父亲还亲自把他叫来了身边,怕他受不住糖衣炮弹的诱惑,两个人语重心长的聊了好久。梁文昊把父亲的教诲深深的记在了心里,自从吃上这碗饭,他所亲眼看到的,那些贪官的生活糜烂、腐败程度远远要比外人想象中可怕的多,他打心底里恨透了官员中的这些害群之马。
  在他们这些公职人员当中,绝大多数人都在很努力的为人民服务,甚至是有些因为积劳成疾在岗位上病倒去世的,又或者在执法的过程中壮烈牺牲的,再或者被恶势力报复致残的,他们无愧中身上的这身制服。
  可是结果呢,公职人员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反倒是一天不如一天,这是为什么?全都是因为队伍中的这些蛀虫,是这帮鱼肉人民的垃圾造成了老百姓对自己的不信任。想着这些,梁文昊越想越来气,原本他是要把这些材料给李处长送去的,可是李处长下机关了人不在,估计得明天才能见到。
  他现在已经等不急了,他想尽快的看到那些垃圾得到应有的惩罚。随后,他拿起材料,直接去往了窦副局长的办公室。窦副局长在机关里是出了名的铁手腕,办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早些年梁文昊刚刚入职的时候,就是跟着窦副局长,从他身上学习了很多让梁文昊受益不浅的东西。
  来到门口,窦副局长办公室的大门关着,梁文昊抬手“噔噔”拍了几下,可是里边没人回应,梁文昊再拍,“窦局长,您在吗?”拍门的同时,他又冲里边喊了一声,可是依旧没有声音,屋里似乎没有人。
  就在这时,从走廊一侧慢慢走过来了一个女同事,姓何,单名一个月,年长梁文昊2,3岁。何月容貌清秀,长的漂亮,在他们税务局是出了名的大美女,而且她有着1米70的傲人身高,身材也保持的苗条,这身税务局的制服在她身上这么一穿,透露着一股独特的精神和气质。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大美女早已成了家,而且老公还是国有企业的高管,现如今孩子都已经上小学3年级了,假如说她要是单身的话,在单位里追求他的男士肯定不会在少数。
  “梁科,找窦局呢。”
  “是啊,何姐,找窦局有点事。”
  “窦局不在呀,中午11点半的时候他就离开单位了。”
  “噢!…我说呢,怎么屋里没人,你知道窦局去哪了吗?”
  “去哪这种事情他怎么会给我说呢,不过之前我来他办公室送文件的时候,听到他接到万市长的一个电话,催着让他赶紧过去。”
  “可能是有重要的公务吧。”
  梁文昊这么想着。“什么公务,估计是喊他去出席酒宴。”
  “不会吧?”
  “怎么不会,当时我都听到了,窦局原本说工作忙不想去,万市长当时还对他发了句火,让他一定得来,好像中午请客吃饭的那个人是个人物。”
  “是吗?”能让万市长亲自给窦局打电话去吃酒席,这个人的确是有些来头,到底是谁能这么大的面子呢,难道是省里来的人,梁文昊并不知道。“唉,你看,那不是窦局回来了。”
  就在梁文昊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何月突然用手给他指了指走廊右侧尽头电梯的位置,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梁文昊望了过去,看到窦局长正巧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好。”
  何月给他摆了摆手,然后就离开了,梁文昊站在办公室门口继续等着,片刻后,窦副局长走了过来,“小梁,有事呀。”
  “嗯!”梁文昊点了点头,接着说:“窦局,我手上有些材料,想给你看一下。”
  “到屋里谈。”
  “好。”
  打开门,梁文昊跟着窦局长进了屋,之前何月告诉他窦局长是去吃酒席了,他还多少表示有些怀疑,因为公职人员在上班中午吃饭期间,严明禁止是不允许喝酒的,作为一局之长的他应该明白。不过就在他刚刚说话的时候,口中却隐约透着一股轻微的酒气,虽然身上闻不出来。
  从这一点上来看,在饭桌上他应该得给对方面子,不得已小喝了2,3杯。梁文昊知道,窦副局长不是一个嗜酒的人,况且这么做还违反原则,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能请到市长,局长这样级别的人去赴宴。“小梁,什么事,说罢。”
  进屋坐下之后,梁文昊看到窦局的茶杯里没水了,就主动帮着领导到了杯茶,然后把手里的材料交给了他。“窦局,我收到群众举报,咱们崎阳县税务局的主任王振军在当地一家小饭馆白吃白喝长达1年多,打白条欠账有10余万,而且赖着不还,小饭馆的老板多次找上门去要账,王振军不但不还,还恐吓威胁,对方都快生活不下去了。”
  “什么,你说谁?”听着梁文昊的这句话,窦局的表情稍稍吃了一惊。“王振军,怎么了,窦局。”
  “没,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在咱们下属机关里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是群众给我的举报材料,里边的内容写的很详细,您过目。”
  窦局长接过梁文昊手中的材料,放在面前翻看了一会儿,眉头一皱,然后用力把这些东西摔在了桌子上,气愤的骂道:“这个王振军,真是不像话,鱼肉百姓,他的主任位置是不想干了。”
  看着窦局冒火,梁文昊暂时没有吱声。“小梁,你先过去吧,这件事我一定会严肃处理。”
  “嗯。”
  随后,梁文昊离开了领导的办公室,回到了自己屋,大概晚上临下班的时候,齐尚又跑来了自己办公室串门,再次问了一遍之前他嘱咐自己的那些话。“老梁,你没有把材料给窦局交上去吧?”
  “交了,怎么了。”
  “啊,我的梁科长,你这个人怎么一根筋呢,之前我给你说的那些个话,闹了半天你都没有听到心里去啊。”
  “听心里去了,谢谢你的好意提醒,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既然让我知道了,我不可能当没事发生,对吧,不然就对不起咱们身上的这身衣服。”
  “哎,我知道你这个人正直,可是,你知道中午咱们在你屋里聊完我去楼下的时候看到了啥。”
  “啥?”
  “看到咱们单位门口停着一辆车,窦局长从车上下来,而且和他一同下来的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王振军。”
  “你说什么,齐尚,你该不会是看错了吧?”梁文昊对他的这句话震惊不已。
  “这怎么可能看错,那老小子1米60的身高,长的跟个丑八怪似的,那容貌看他一眼,就能记他好几年,当时他双手握着咱们窦局长的一只手,跟个孙子似的站在门口说了好久,然后才上车离开。”
  窦局长是坐着王振军的车回的单位,齐尚的这些话可是把梁文昊给惊住了,不过结合着之前何月和自己说的那个事情,还真有这个可能,窦局长是被人请去吃饭的,说不定请人的那个人也刚好请了王振军。
  梁文昊又一想,他们只是凑巧一起出席了酒宴而已,是凑巧,这算不了什么事情,窦局长不可能会和他那种人渣之间有什么交集来往。窦局是什么样的人,他以前跟了他那么久,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想当年,他的爱人背着他在外面收了一些好处,窦局长知道了之后,主动带着爱人一起去向上级领导坦白交代,大义灭亲之举机关里边谁人不知。试问这样一个刚直不阿的领导干部,绝对不会去包庇袒护像王振军那种人。在这件事上,他一定会秉公办理,梁文昊相信他。
TOP Posted: 2020-11-09 22:07 #10樓 引用 | 點評
大陈陈 [樓主]


級別:俠客 ( 9 )
精華:3
發帖:1781
威望:285 點
金錢:241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5-30

  

23·苏静请客答谢


  仅仅三天时间,窦局长就派人把此事调查清楚,指示崎阳县税务局把欠商家的钱原数奉还,并且在机关的公告中对王振军本人做通报批评,暂停工作等处分,其他材料移交检察院,等待处理。
  正如梁文昊之前所想的这样,窦局的这个处理方式没有让他失望,看到这样一个蛀虫被收拾了,梁文昊觉的整个身心都是舒爽的。不过就在这件事过去的一星期后,有天晚上下班刚刚坐上车,梁文昊的电话就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按了一下,他还没来得及问对方是谁,那边就扯开嗓子骂了起来:“姓梁的,我草你麻痹,老子跟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在背后捅老子黑刀,你等着,这件事老子跟你没完,马勒戈壁的。”
  一句骂骂咧咧之后,对方挂了电话。梁文昊想顺着电话想要拨过去,可是结果发现是空号。不用想,这个电话肯定是王振军那老小子打来的,最近梁文昊得罪的人就只有他一个,不是他还能有谁。
  不过梁文昊并不怕他,被对方一句谩骂和恐吓,梁文昊根本就不会去当回事,他觉得那个混蛋只不过是图个嘴瘾罢了,况且自己又没干什么违法出格的事情,当当正正做人,他不认为他能把自己怎么样。
  随后,他开车离开了单位,不过没有回家,今晚苏静领着自己的堂弟和弟媳妇请梁文昊吃饭,感谢他在这件事上对自己提供的帮助。梁文昊本不想去,因为他觉得做这些事情原本就是自己的分内事,是应该的,没必要让对方请客来回报自己。最初梁文昊拒绝了她的好意,可是顶不住苏静多次在电话中求他。
  自从那件事办成之后,整整这一个星期了,苏静总是不厌其烦的说要请他吃顿便饭,而且在电话中解释说并非是自己约他,而是堂弟和弟媳拜托的自己。因为梁文昊的帮忙,苏静堂弟的生意不仅回归了正轨,而且媳妇也带着孩子从娘家回来了,夫妻俩和好如初,继续经营着自己的小店,这全都多亏他的帮忙。
  想着对方盛情难却,况且和苏静也算是朋友,梁文昊没再推脱,毕竟吃个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梁文昊也在电话中向她表明,只是吃一顿饭,如果期间再送什么礼物的话,别怪他翻脸,他当场就会走。苏静听后,呵呵的笑了笑,表示自己以后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看到梁文昊来,苏静的堂弟和弟媳显得极为客气,左一声梁哥,右一声梁哥的叫着,虽说他们都是同龄人。
  今晚吃饭的就他们四人,期间喝了酒,苏静能喝,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打算把梁文昊灌醉,倒是堂弟,因为心情高兴,认识了梁文昊这样手中有点小权的人,他想结交他这个朋友,不停的和他碰杯,仅仅半个小时,一瓶酒很快就见了底,可是堂弟远远还没有喝过瘾,立马又打开了另一瓶,摆出一副不醉不休的架势。
  “苏星,你干嘛呀,别再开了,你梁哥不能喝,你们少喝点呀。”苏静堂弟毕竟是开饭馆的,酒量自然是不会差,她不为他担心。她反倒是担心梁文昊,因为她知道梁文昊的酒量不行,苏静怕他被自己的堂弟灌醉,在旁边劝着苏星,让他不要一个劲的去灌梁文昊。
  “姐,你平时和朋友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比我都要豪爽,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你把我梁哥当外人,不好意思放开了喝,今天梁哥能来赏这个面子,兄弟我打心底里高兴,梁哥,真的,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以后你就是我哥了,有什么需要兄弟做的,你尽管吩咐,兄弟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话音刚落,苏星举着手中的小杯酒一饮而尽。
  梁文昊本就不想喝了,他并不怕喝醉,最主要是担心喝醉了回去会被沈婷责备,怕自己的老婆不高兴,所以一直推让着,可是对方显得太过热情,主动拿着酒杯走到面前给自己碰杯,他没有办法,又跟着喝了一杯。“好了,好了,苏星,到此为止,最后一杯了,明天你梁哥还要上班呢,喝多了晚上休息不好,影响明天的工作就不行了,大家坐在一起多说说话比什么都强。”苏静有些心疼梁文昊,责备着她的弟弟。
  “是呀,老公,明天一早我们还得去海鲜市场进货呢,而且咱姐也得回家办事,都很忙,还是别喝了。”苏星的媳妇也在旁边劝着。“明天你要走了?”梁文昊听到她这么说,随口便问了一句。“是的,文昊,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去哪?”
  “回老家呀,昨天我妈给我打电话,说看到我男人回去了,我也得赶紧回去一趟,和他把离婚手续办了。”
  “你爱人要和你离婚?”梁文昊接着问。“哪呀,是我姐要和他离婚,我姐都找他半年多了,他一直都躲着不见,这次回来,估计又是身上的钱挥霍光了。”苏星抢着说。
  或许是酒精有些上了头,苏静的话让梁文昊觉得有些不快,因为在他看来,夫妻俩能走到一起是上辈子积下的缘分,离婚和结婚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件大事,可是却从她口中这么轻松的说出来,实在是有点太过儿戏了,接着,他便劝了苏静一句:“毕竟夫妻一场,苏姐,我觉得如果是小矛盾的话各退一步就算了,没必要非要走离婚这条路,因为夫妻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这之间难免会有些小摩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记得你以前还对我说过,你们小孩都上小学二年级了,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已经慢慢懂事了,如果你们现在离婚的话,对孩子肯定会造成很大的伤害,肯定也不利于她将来的成长吧。”
  “梁哥,有些事你是不知道,并不是我姐喜欢离婚,她也是没办法才走了这一步,我那个姐夫………”“苏星,用得着你在这里多嘴。”苏静看自己的堂弟胡乱抢话,立刻拦住了他。
  “姐,我梁哥又不是外人,你让我把话说完,行不?让梁哥也听听,我那个姐夫究竟是一个什么货色。”苏星继续说,“梁哥,兄弟给讲讲,让你也听听我那个姐夫是个什么玩意,他平时游手好闲、吃喝嫖赌,家中的事从来不管不问,在外便赌博输了钱就回来问我姐要,那个时候我姐还没有做生意,只是在附近的一家服装厂打工,一个月辛辛苦苦下来工资也就2000来块,哪有钱天天给他挥霍。没钱给他咋弄,他就打我姐,让我姐回娘家父母那要钱。他平时在外边喝多了回来就拿我姐撒气,他不但打我姐,还打他们孩子,梁哥,你听听,这算什么男人。”
  梁文昊摇了摇头。
  “我说的这些还只是其次,更可气的是他在外边赌博没钱,去借高利贷,还不起钱了一个人不声不响的跑出去躲债,让高利贷的人找我姐要。我姐哪有钱替他还高利贷,那个时候,高利贷的人就来我姐家泼红漆,堵锁眼,还打电话拿孩子来威胁。”
  “更可气的是那个混蛋一声不响,就把他们住的房子给卖了,拿着钱跑去外地逍遥快活,让我姐和孩子两个人露宿街头,我姐怎么联系都联系不到他,没办法,就只能带着孩子搬回去了父母家,让她爹妈帮着照看孩子,然后呢,去亲戚那东拼西凑的借了点钱,来了这个城市做个小生意。你是不知道,我姐那段时间过的有多苦,全都是因为那个王八蛋,家里人都劝我姐赶紧和他把婚离了,离了好,不会再被那个王八蛋拖累了。”
  “原来是这样……”听完苏星的这番话,梁文昊的心情很沉重,他在为刚刚对苏静的那番劝解感到后悔,假如照苏星所描述的这些是事实的话,苏静的老公无疑就是一个人渣,不,是比人渣更人渣的货色。
苏静似乎不想提及自己的这些沉痛往事,听着弟弟的诉说,这段伤痛再次浮现在脑海中,她的眼圈渐渐的有些泛了红,脸上也没有之前的那副笑容,随后,她拿过酒瓶倒上了满满一杯酒,放在嘴边一饮而尽…………“苏姐,刚刚是我不了解情况,不该说那番话,你堂弟说的对,这种男人不值得留恋,和他离婚是英明的选择,来,我陪你干一杯。”梁文昊也从一旁举起了酒杯。
“不过现在好了,我姐这边生意有了起色,和那个混蛋了婚,总算是能解脱了,至于以后,大不了再找一个呗,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能遇到一个好男人呢,梁哥你说以我姐的长相容貌,还有这身材,找个男人算事吗,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净瞎说,都34岁的人了,快成老女人了,谁还会要我啊。”苏静叹了口气。
  “姐,你还很年轻呢。”
  “是啊,苏星说的没错,什么老女人不老女人的,你现在才30出头,正是一个人的黄金年龄,更何况你人又长的这么好看,我这不是奉承你,真的,苏姐,你在我认识的女性当中绝对是属于漂亮类型的。记得第一次我们去你那吃饭,事后我的那些个老同学可是都对你赞不绝口,说你长的怎么好怎么好的,还把你的照片发到了微信群里,大家都说你漂亮,我想要是他们没结婚的话,真的可能就会去追求你,我相信你将来一定能遇到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的男人。”
  “姐,你看我梁哥都这么说了,你还担心什么。”听着梁文昊的赞美,苏静的内心犹如抹了蜜一样甜,脸上刚刚失散的笑容再次露了出来,那一刻,苏静看着坐在一旁的梁文昊,投去了一种暧昧的目光,因为在她眼里,已经渐渐的对这个男人产生了爱慕之意。
  这一顿饭吃了大概2个小时,离开饭店的时候,外边已经下起了小雨,苏星的媳妇没有喝酒,负责开车,梁文昊则是用app叫来了一个代驾,苏静看梁文昊有些醉意,心里放心不下,“文昊,要不我陪你一起回去吧,把你送回家我再走。”
  “我又没有喝醉,况且有咱代驾师傅开车,苏姐,你赶紧上车吧,都9点了。”梁文昊拒绝了她的好意。
  在门口告了别,梁文昊和苏静姐弟坐上车各自离开了酒店。今晚这顿饭,梁文昊吃的很开心,虽然前段时间因为送酒的事和苏静闹过一些不愉快,但是和她相识的这段期间,他慢慢觉得苏静是一个可以交的朋友,今晚又听着她堂弟说了这么多关于她的过往,当年是如何的不容易,一个小女人承受着巨大的家庭重担一步步从艰难的困境中走出来,梁文昊觉得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
TOP Posted: 2020-11-12 22:21 #11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8, 01-19 0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