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转]最后赢家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转]最后赢家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xiamei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1
威望:6 點
金錢:5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9-03-24

1024
TOP Posted: 2020-11-11 23:10 引用 | 點評
晔太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
威望:1 點
金錢: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10-17

1024等更新
TOP Posted: 2020-11-12 21:37 引用 | 點評
疾风之子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84
威望:40 點
金錢:19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4-10-22

第八章 卧底
听完李洁的话,我思考了片刻,问:“你想让我混进黄胖子的梦幻娱乐会所?”
“对!”李洁点了点头。
“怎么混进去?”
“会所正在招男公关,你的身体条件完全可以达到他们的要求。”李洁说道。
“不行!”听到当男公关,我断然拒绝了,妈蛋让老子去当鸭,门都没有。
本来以为听到我说不行,李洁会马上让自己打铺盖滚蛋,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说:“不当男公关也行,现在梦幻娱乐会所还招男服务员,以你现在的气质和长相,应聘一个服务员应该是绰绰有余。”
“男服务员不用干那事吧?”我问。
“咯咯……”李洁咯咯的笑了起来,我则暗自腹诽:“妈蛋,这有什么好笑的。”
“你不是一直想告别处男生涯吗?做男公关可以每天跟不同的女人做那事,一直到你想吐为止。”
“再说一遍,老子不当鸭,更不跟老女人上床,不过如果你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献身。”说着,我的身体朝着李洁靠近了一下。
“不想成为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就离我远点。”李洁抬起了她的小脚朝着我的裤裆比划了一下,我马上稍稍离她远了一点,同时用手挡了一下她的小脚,手掌碰到她雪白小脚的一瞬间,掌心处传来一阵细腻柔软的触感,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随后鬼使神差的用手指轻轻的捏了一下她柔若无骨的小脚。
没想到这个暧昧的动作让李洁脸色一红,对我怒喝道:“松手!”
“呃?那个……不好意思,你的脚太美了,情不自禁。”我发现自己在李洁面前越来越不要脸了,其实外表老实木纳的人,一旦跟某人熟悉起来,就会形成强烈的反差,变成话痨,甚至于妙语连珠。
“无耻!”李洁收回了小脚,骂了一句,不过也没有深究,随后她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你如果真想帮我,就去梦幻娱乐会所应聘服务员,给我当卧底。”
“行吗?”
“以前也许你的长相能过关,气质绝对不行,但是现在,上一次对你的培训不是没有效果,你没有发现自己的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李洁说道。
“好像有点变化。”
“去不去?”李洁再次对我问道。
我思考了几秒钟,服务员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也不会去伺候那些几十岁的老女人,于是最终点了点头。
看到我点头答应给她当卧底,李洁的表情露出一丝笑容,说:“早点睡吧,明天你就去应聘。”
“那个……”
“你还有什么要求?”
“我给你当卧底有没有什么奖励?”我问道。
“想要多少钱,说。”李洁看了我一眼,有点不屑,她以为自己又要跟她要钱。
“不要钱,可不可以奖励我今天晚上跟你一块睡?”我厚着脸色说道。
李洁盯着我的脸看了大约几秒钟,随后转身朝着洗手间走去:“不怕死的话你今晚尽管来我的卧室,我不关门!”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我心里一喜,暗道:“有门!”
李洁洗完澡之后,只披了一条浴巾出来,看得我眼睛都直了,她还朝着我抛了个媚眼,然后转身走进了卧室。
咕咚!
我看着她的背影吞了一口口水,随后马上冲进了洗手间,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澡,十五分钟之后,我只穿了一条大裤衩走出了洗手间,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李洁的卧室跑去。
跟李洁一块生活了快半年的时间,自己几乎每时每刻都想上她,特别是在洗澡的时候,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她穿着睡衣在自己面前晃荡的时候,她和陈雪在房间里办事的时候,明天自己就要去当卧底了,今天晚上我不但有色心还有色胆。
“李洁,今晚就算是用强,老子也要睡服你,这可是你说我胆就去你的卧室,可别怪老子。”我在闯进李洁卧室之前,在心里暗暗想道。
吱哎!
李洁卧室的门果然没有关,我旋动了一下把手便推开了,眼前灯光昏暗,仅仅亮着台灯,李洁躺在床上看书,我推门进来的时候,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今天晚上挺男人嘛,有色心也有色胆。”
“李洁,老子今晚一定要睡服你!一定!”我咬牙切齿的说道,仿佛是对她说,但是更像在为自己鼓励,说实话,当推门进来的一瞬间,自己的勇气就泄了一半,李洁是什么人?国家公务员,科级干部,跟江城的大人物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如果真想搞自己,随便一个电话就能让自己这个屌丝在江城待不下去。
“来啊!”李洁朝我招了招手,甚至于还把盖在身上的薄毯子掀了起来,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她的丝绸睡衣滑落在两边,我甚至于看到了她两腿之间的黑色短裤。
吼……
我吼了一声,那里经受得了她这种挑逗,一瞬间像只野兽似的朝着床上的她扑了过去。

第九章 应聘
扑通!
我将她扑倒在床上,压在了身子底下,同时一只手抓向她的胸前,另一只手在急速的脱着自己的大裤衩。
不过下一秒,我感觉有一个东西顶在自己胸口,接着噼里啪啦,胸口发出一阵电火花的响声,随后我感觉全身像触电般抽搐了起来,三秒钟之后,我两眼上翻,脑袋发晕,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李洁,你大爷,拿电枪电老子,这是一个圈套!”昏迷之前,我在心里对李洁大骂。
当我从昏迷状态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李洁卧室的地板上,身上盖了一条毯子,此时天已大亮,我站起身来,感觉浑身酸痛,可能是电击的后遗症。
卧室里空无一人,抬头看了一下表,已经早上十点多钟,李洁应该去上班了。
“大爷的,算你狠!”我骂了一句,走出了她的卧室。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纸条,我走过去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李洁留下的:“醒来之后,别忘了去梦幻娱乐会所应聘服务员,记着不能穿高档定制西装,也不能戴手表,你去商场买一套普通西装穿身上。”
我将便条扔进了垃圾筒,小声嘀咕了一声:“当自己是白痴啊,这些事情用得着你提醒,哼!”
我虽然在别人面前老实、内向、木纳,可并不等于自己是一个傻瓜!
洗漱完之后,开车去陈记粥铺吃了点东西,其间小芹有意无意的将胸脯往自己胳膊上碰,同时眉目传情,问自己最近怎么不来约她出去玩,我应付了两句,说自己最近忙,没空,心里却暗暗想道:“真把自己当凯子啊,约你出去玩一次,花了几千块钱,连点实际的内容都没有,你胸脯金子做的,摸一次几千块,再说通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发现自己上李洁并不是没有可能,如果当时自己躲过了她的电击枪,那么今天应该已经告别了处男生涯。”
李洁的气质和容貌甩小芹几条街,自己的第一次宁愿给李洁这种气质高贵,容貌倾城的大美女。
离开陈记粥铺之后,我去了昌大昌商场,花了半个小时买了一套西装,还买了一双廉价的皮鞋,在商场换上之后,直接开车去了梦幻娱乐会所。
我将车子停在离梦幻娱乐会所大约六十多米的地方,然后步行走了过去,白天不营业,不过大门口还真贴着一张招聘广告,我拨通了广告上留的那个电话。
稍倾,电话接通了,里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喂,你好。”
“你好,我看到你们梦幻娱乐会所大门口贴的招聘广告上招服务员,我想应聘。”我略有点紧张的说道。
“对,我们是招服务员,你从大楼后面进来,直接到三楼。”女子说道。
“好的!”
我绕了一个大圈来到大楼后面,终于找到了一个后门,不过有一个戴墨镜的男子在看门,我说自己是来应聘服务员的,刚才打过电话,他让我稍等,用对讲机联系了一下,这才放自己进去:“直接上三楼,不要乱走。”进去的时候,他对自己警告道。
“哦!”我点头应道,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自己的老实、木纳和内向就是最好的掩护,只要本色出演,就不可能被对方识破。
不过当我走进大楼的一瞬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天晚上在凯威酒吧救李洁和陈雪的时候,应该会被包厢外边的摄像头拍到,黄胖子虽然没有报警,但是绝对不会不查看录像,想到这里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头顶,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完了,怎么如此大的破绽自己给忘了,李洁难道也没有想到?还是她想借刀杀人?或者是把自己卖给黄胖子,然后跟对方修复关系?”
一瞬间,自己的心里冒出很多的念头,包括一些阴暗的想法。我没有害李洁的心,但是不能保证她没有出卖自己的意思,人心隔肚皮,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想到这里,我没有急着去三楼,而是在楼梯的拐角处拿出手机急速的拨通了李洁的电话。
“喂,李洁,你是不是想害我?”
“怎么了?”她的声音很平静。
“怎么了?我在凯威酒吧救你和陈雪的时候,肯定被包厢走廊上的监控拍到了,黄胖子只要看过监控就能认出我来,你让我来他的梦幻娱乐会所当服务员,不是把我往虎口里推吗?还是你跟他私下里已经答成了谅解,然后直接把我给卖了,我还在这里傻傻的帮着你数钱。”我压低了声音对着手机说道,心里涌出一丝愤怒。
“你值多少钱?害怕的话就不用去了,胆小鬼,窝囊废!”李洁传来的声音充满了不屑。
“你……你把话说清楚,谁是胆小鬼,我怎么就是窝囊废了。”我说。
“好好用脑子想想,当时他准备给我下药,如果我真得不受他的威胁来个鱼死网破,他还会开着酒吧的监控吗?这可是直接的证据。”李洁说道。
“你是说当晚酒吧的监控关了,黄胖子并不知道是谁救走了你和陈雪?”
“废话,如果他知道了是你救的我们两人,早就派人打断你的一条腿了,黄胖子黑白两道通吃,你帮我其实就是帮你自己。”
挂断电话之后,我仍然有点不放心:“要不要先回去,今天晚上去凯威酒吧转转,确认一下黄胖子真的不认识自己,明天再来应聘?”不过想到如果自己就这样回去了,肯定会受到李洁的讽刺挖苦,脑海中出现她不屑的表情,以及叫自己窝囊废的样子,于是下一秒,我便毅然朝着三楼走去。
被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叫窝囊废,这种侮辱自己已经受够了。
俗话说,冲冠一怒为红颜,但是此时的自己却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来到三楼之后,有一个办公室挂着招聘的牌子,门虚掩着,我先轻轻的敲了一下门,然后便推门走了进去:“你好,我是来应聘服务员的!”我说道。
“进来吧!”办公室里有二个女人,两人的脑袋正凑在一起聊天,看到我进来,这才分开。
我朝着两名女子望去,一人大约三十多岁,另一人只有二十岁左右,两人的穿着都很暴露,二十岁的女子是小吊带加超短裙,三十岁的女人则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妈蛋裙子短得刚好包住屁股,将她凹凸的身材展露无余。
自己在打量两名女子的同时,她们两人也在打量着自己,稍倾,那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先开口说话了。
“帅哥,服务员工资少又累,想不想赚大钱?”她问。
“想啊!”我本色出演,露出一副老实人的模样。
“我们这里还招男公关,你想不想做?如果想做的话,以你的身体条件,只要经过简单的培训就可以上岗了。”三十岁的女子说道。
“男公关是不是就是……鸭子?”我羞涩的说道,甚至于脸颊有还点微微发烫。
自己此刻的反应,有一半是装的,另一半是本色出演,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内向老实的人,虽然经过李洁半年的培训,但是在外人面前仍然会显得有点拘谨,只有跟自己熟悉的人才会变成得肆无忌,甚至惮妙趣横生。
“咯咯……没看出来,帅哥还挺保守?”三十岁的女子说道。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微信上随便摇一摇都可以约炮了,你的思想真落后。”另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对我挖苦道。
我腼腆的笑了笑,等她们两人说完之后,这才开口说道:“我还是当服务员吧。”
不过两名女子好像并没有放弃,开始轮番对自己进行劝说,一时之间,我竟然有一种错觉,难道自己真的是一名大帅哥?可惜不管她们两人如何劝说,我都不为所动,坚持要当服务员。
“菲姐,人家不乐意,咱就别劝了。”二十岁左右的女子放弃了,开口对旁边那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说道。
这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应该就是她口中的菲姐,只见菲姐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身体靠了上来:“帅哥,我手下正好缺你这种羞涩的大男孩,你再考虑考虑。”说着她的手竟然在我的腿上摸了一把。
这一摸不要紧,我瞬间满脸通红,低着头不敢看她。
“呃!咯咯……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耳边传来菲姐的笑声。
“处男?不会吧?现在还有处男这种生物?我看看,啊,怎么挺起来了,咯咯,还真是处男啊,你看他脸红的。”这时那位二十岁左右年轻女子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我他妈的现在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稍倾,在面前两名女人的笑声中,我开口说道:“我是来应聘服务员的,不是来听你们嘲笑的,处男怎么了,这说明我洁身自好。”
“处男好,帅哥,今天晚上跟姐姐回家好不好?”菲姐止住了笑,开口对我说道。
“去你家干吗?”我愣头愣脑的反问道。
“让你成为男人,成为真正的男人,然后再给你包个大红包,咯咯……”菲姐笑的花枝乱颤。
“菲姐,好事不能让你一个人占了,我们两人一块。帅哥,便宜你了,今晚我和菲姐一块伺候你。”二十岁左右的女子眉飞色舞的盯着自己,仿佛自己是国宝大熊猫似的。
说实话,听完两名女子的话,我心动了,双飞啊,并且两人都很漂亮,虽然没有到达李洁的程度,但是绝对比小芹漂亮多了,气质也还行,至于床上功夫,肯定很好,自己如果答应的话,今天晚上不但可以摆脱处男的尴尬,并且肯定会欲仙欲死。
还好自己的意志坚定,最终拒绝了她们两人的要求,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来应聘服务员的,如果你们两人再调戏我的话,那我就不应聘了。”
“没劲!”二十岁的女子听我这样说,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不再理我。
菲姐恢复了正经,说:“好吧,不调戏你了,既然你不想做男公关,以你的形象和气质,服务员还是合格的,把这个表格填一下,我们这里服务员每个星期只休一天,工资2000,客人给的小费可以自己留着。”
菲姐给我介绍了一下服务员的工作内容、时间和工资,然后让我填了一张表格,又当场用数码相机照了两张相片,给我办了一个工作证,我便正式成为了梦幻娱乐会所的服务员。
本来我还想离开,但是被菲姐给叫住了,因为急缺人手,她让我下午熟悉一下会所的环境,当天晚上就得上班。随后叫来一名叫小六的青年,让他带我到处熟悉一下环境。
小六带着我在会所里逛了半个小时,然后便去休息室打牌去了,我呢,也不敢乱跑,跟着他去了休息室。
通过刚才小六的介绍,我对梦幻娱乐会所有了最基本的了解。这里一共分为三个等级,大楼九层,下面三层是办公区和员工的宿舍,第四层到第六层是b级会员区;第七层到第八层是a给会员区;最顶楼的第九层是s级会员区,只招待江城最牛b的人物,一般人根本上不去,听说豪华程度不压于当年的皇宫。
每个等级公关的待遇各不相同,服务员的待遇也相差很多,第九楼s级会员区的服务员,仅仅底薪就有一万块,当时小六告诉自己的时候,我吃了一惊,一名小小的服务员就能拿这么高的工资,小六却说,这只是小头,每个月的小费才是大头。
我又问他s级的男女公关每个月能赚多少钱?他摇了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b级的公关,每个月最少赚五万以上。
听到这个数字,我当场震惊了,这样算下来,梦幻娱乐会所每天的流水应该都有几百万,一个月的流水帐搞不好会达到一个亿,这里是绝对的消金窝,穷人根本没有资格进来。
我初来乍到,自然是b级区的服务员,小六告诉自己,想要升到a级区的服务员,除了平时的表面之外,还要经过菲姐的把关;而想成为s级区的服务员,则必须经过老板的考核。
通过一个下午的了解,我知道自己和李洁两人把事情想简单了,想要了解到黄胖子的核心机密,必须是s级的服务员才能有机会接解到,自己一个b级服务员连上七楼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九楼。
了解到这些,我本来想转身开溜,但是想想,自己天天在家里无所事事,还不如来这里干服务员,二千块也是钱,于是考虑再三最终便留了下来。
服务员有专门的衣服,我领了三套,菲姐告诉自己,每天必须保证衣服的干净和整洁。
当天晚上我便换上了工作服,开始了自己的服务员生涯,他们看我是新人,于是就让我负责四楼厕所的打扫,要求厕所不能有积水,不能有异味,更不能有大小便,要随时保持马桶的干净。
四楼的男女厕所都归我打扫,男厕所还好,女厕所我便有点难为情。
本来以为这是一个苦差事,一直在心里暗暗骂着小六等人是王八蛋,欺负自己这个老实人,不过当天晚上自己在厕所里待了一个小时,发现在四层玩的人不多,上厕所的人更少,并且素质都很高,几乎不用我打扫,我给对方递纸擦手的时候,还接到了一张一百块的小费,当时自己一愣,对方塞到自己手里,转身就走出了厕所。
“我擦,这钱来的太他妈容易了!”我眨了一下眼睛,看着手里的红票子,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妈蛋,太有钱了吧,出手就给一百块。”
本来以为今天晚上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过去了,没有想到,大约十一点钟的时候,一名b级的女公关好像喝多了,刚走进女厕所便吐了,令我眉头直皱,心里暗自腹诽:“不能喝就少喝,害得老子还要给你打扫。”
不过看到对方摔倒在地上,一脸难受的样子,我还是上前将她扶了起来,同时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又递给她几张纸,接着去休息室打了一杯热水,让她坐在厕所里喝点热水休息一下。
女子不吐了,我开始忙碌了起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地上的呕吐物打扫干净,如果有客人投诉厕所不干净,我要被扣钱。
“喂,你是新来的吧,刚才谢谢你。”女人好受了一点,开口对我感谢道。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这女孩长得很清纯,大眼睛,鹅蛋脸,白鞋、背带牛仔短裙,一身女大学生的打扮,我真不知道这种女孩为什么要做女公关。

第十章 偶遇
穿背带短裙的女公关对自己表达了感谢,我看了她一眼说道:“不客气,不能喝就少喝点,身体是自己的,钱今天赚不了,明天还可以赚,如果身体垮了话,可就麻烦了。”
背带短裙女公关脸上露出一丝惨笑,说:“你刚来,不懂,以后就慢慢明白了,再次谢谢你的热水,我要回去了,再不回去,客人该投诉了。”
“少喝点!”我鬼使神差的嘱咐了她一句。
“谢谢,我叫苏梦,大家都叫我小梦。”背带短裙女孩子本来已经离开,听到我关心的声音,转身对我嫣然一笑。
“我叫王浩,今天刚来应聘的服务员。”看到她的回眸一笑,我的表情一愣,眼神有点呆,好美!
“王浩,我记住你了。”说完,小梦转身离开了。
第一天工作结束,自己一共收到了一百二十块小费,凌晨二点钟才回到玫瑰苑的家,进门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灯还亮着,电视里传出了声音,李洁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难道她是在等我?”看着睡在沙发上的李洁,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拿了条毯子轻轻的给她盖在身上,不过在给她盖毯子的一瞬间,李洁突然睁开了双眼,下一秒,我们两人几乎同时尖叫起来。
啊!
啊!
她把我吓了一跳,我也把她吓了一跳。
“你想干吗?”李洁瞪大了眼睛对我质问道。
“看你睡着了,怕你着凉,给你盖条毯子啊。”我将手中的毯子在她面前比划了一下,回答道。
李洁明显不相信我说的话,一脸狐疑的打量着我,甚至于还检查了一下她的睡衣是否完整。
稍倾,她在确定我并未对她动手动脚之后,表情这才缓和下来,说:“以后我睡着了,你不要靠近我,明白吗?”
我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暗道一声:“好心当成驴肝肺。”
“事情还顺利吗?”李洁问道。
“还行吧!”我把自己白天应聘和晚上在梦幻娱乐会所当服务员的事情大体跟李洁说了一遍。
“想要打探到黄胖子的秘密,必须升为s级服务员,听里边的老员工说,三年之内升不上去的话,基本就没戏了,还有一旦年龄超过三十岁,马上会被辞退。”
“这样啊,那算了,你回来吧。”李洁想了一下,开口对我说道。
“我打算继续干下去,万一运气好升为s服务员呢?”我说,其实自己知道升为s级服务员的机会十分渺茫,主要是发现在里边赚钱很容易,反正自己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每天去上班呢。
李洁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随你!”说完便打着哈欠朝着卧室走去,我看着她的婀娜的背影,问:“今晚要不要我陪你一块睡?”
“不想做太监的话,你尽管进来,这一次就不是电你一下那么简单了。”李洁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洗完澡,在李洁卧室门口徘徊了好久,愣是没敢进去,我还真害怕她把自己打成太监,电击枪她都有,搞不好还有什么其他武器,再说霸王硬上弓需要很大的勇气,自己昨天闯进她的卧室已经消耗了平时积攒的大部分勇气,今天是有色心没色胆。
“哼!老子早晚上了你。”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
我在梦幻娱乐会所一干就是大半个月,已经渐渐适应了里边的工作环境,因为实行的是会员制,所以里边的客人素质都很高,四层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公司高管,自己一天最多的小费收了三百块,当时自己高兴坏了。
这天我正百无聊赖的站在厕所门口,今天四楼的客人不多,我的工作量很小,正准备回厕所里玩会手机,因为走廊上有监控,被拍到玩手机的话,第一次扣一百块,第二次扣五百,第三次的话扣整个月的工资。
突然身上的对讲机里传出菲姐的声音:“王浩,马上到七楼来一下。”
听到叫自己去七楼,我表情有点吃惊,于是拿着对讲机确认了一下:“菲姐,你叫我吗?”
“就是你,大处男!”
听到对讲机里菲姐叫自己大处男,我一瞬间脸变得通红,妈蛋,对讲机整个梦幻娱乐会所的员工人手一个,菲姐这么一叫,所有人都能听见,于是几秒钟之后,对讲机里马上传出一些陌生的声音。
“我擦,我们会所还有处男?我怎么不知道,谁啊?”
“不清楚啊!”
“菲姐谁是处男,你可不能独吞啊,算妹妹一个。”一个嗲声嗲气的女人声音。
……
“靠,这下自己算成了名人了!”我心里暗道一声,但是也不敢发火,除非自己不想在这里干了,因为菲姐是黄胖子最信任的人之一。
我坐电梯来到了七楼,直接被菲姐叫到休息室,此时这里聚集着男女公关大约将近二十人。
“菲姐,叫我上来有什么事?”我问。
“王浩,帮姐个忙,有一个大客户,今天带朋友过来玩,指定要一米八以上的男公关伺候,对方很在意排场,需要十名以上的男公关供她们挑选,于是只好拉你上来凑数了。”菲姐说道,同时还在继续调人。
一米八以上的男公关不是没有,但是一时之间要凑够十个以上,还是有点难度。
“菲姐,客人不会挑中我吧?”我担心的问道。
“应该不会,我会让几个男公关站在前边,你们几个凑数的服务员站在后面,再说一会你们都会戴上面具,到时候你找个丑点的面具就行了。”菲姐说道。
“哦!”我点了点头。
稍倾,菲姐便把人叫齐了,一米八以上的男公关一共七人,还有包括我在内的五名服务员,总计十二人。
“对方是大客户,要求你们戴上面具增加神秘感和刺激性,大家挑选一下面具,特别是你们七个真正的男公关,面具挑的最好有点挑逗性。”菲姐拿来几十个面具让我们挑选。
我在里边找了一个小丑的面具戴在脸上,心想这么滑稽的面具,应该不会有人选自己吧。
稍倾,我们一行十二人戴着面具跟在菲姐身后走出了休息室,朝着一个大包厢走去。
自己心里很紧张,还有点害怕,万一被对方选中了怎么办?如果拒绝的话,看样子会被马上辞退,事情搞大了的话,肯定还会被毒打一顿,这种娱乐会所,没有养打手的话,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我低着头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一直走进包厢之后,仍然低着头,心里十分的紧张,突然耳边传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于是我马上抬头看去,看清对方容貌的一刹那,我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这怎么可能?我不会在做梦吧?”下一秒,我使劲拧了自己大腿一下,痛,自己不是在做梦。
包厢里一共两名女人,其中一人自己认识,正是李洁的母亲,我名义上的丈母娘,她今天穿着一件素色的连衣裙,腿上穿着黑丝袜,脸上化了妆,再加上她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也就四十岁左右的样子。

第十一章 天人交战
在梦幻娱乐会所看到李洁母亲的一刹那,我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被雷得目瞪口呆:“这……这怎么可能?”李洁的母亲是江城大学的教授,一个十分文雅的人,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寻欢作乐?
可能自己的目光盯着她看了太长时间,刘静有了感应,抬头朝着自己看了过来,刘静是李洁母亲的名字,我马上低下了头,胸口砰砰直跳,心跳加快,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似的,还好戴着面具,不然的话,我们两人在这种地方见面,会尴尬死。
我低着头,站在最后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心里祈祷着:“千万别选我,千万别选我!”
果然,跟刘静一块的那个女人选了一名真正的男公关,同时耳边传来她的声音:“刘姐,你也选一个吧,到时候让他们摘下面具,看看我们两人谁的眼光好。”
“我、我就不用了吧!”这是刘静的声音。
“刘姐,既然来玩就放开点。”
“那,那我就选最后面的那个小丑吧。”刘静可能因为紧张,说话有点结结巴巴,我猜她可能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等等,后面的小丑?啊!难道她选了自己?下一秒,反应过来之后,我猛然抬起头,正好跟刘静四目相对。
“坏了,老天爷你玩我是不是?自己的老婆李洁还没有上过,今天晚上难道要为李洁她妈献身?”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过,现在不仅仅是目瞪口呆了,而是惊心动魄,浑身战栗。
“菲姐,菲姐!”我小声的叫着菲姐,希望她能帮自己想办法推掉。
菲姐微微一点头,随后一脸笑容的对刘静说道:“站在后面的人都是新手,能力比较差,我推荐你还是选前面的人吧。”
“不了,我就选那个小丑。”刘静拒绝了菲姐的提议。
“好的!”顾客就是上帝,看到刘静如此坚决,菲姐只能退让,她朝我偷偷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将我从后面拉到了前面,同时用微弱的声音说道:“王浩,帮姐这个忙,今天晚上你只要帮姐伺候好了这名客人,姐给你包个大红包,并且保证三个月之后调你到a级区当服务员。”
本来就是这份工作不要了自己也应该断然拒绝菲姐的要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在点完头之后,感觉脸有点发烫,心跳再次加快,还好有面具,不然的话,自己肯定会出丑。
稍倾,菲姐带着其他男公关离开了包厢,当包厢门关闭的一瞬间,我身体一阵颤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还是害怕,又或者心里还有一丝期待。
我看到另一名男公关很自然的坐在了跟刘静一块的那名女人身边,随后十分老练的倒酒,说着俏皮话,不一会便把那名老女人给逗笑了。
我看了刘静一眼,最终硬着头皮坐到了她的旁边。
“刘姐,让他们两人把面具摘了,比比看谁帅?”
刘静还未说话,我马上抢着开口说道:“我是新人,紧张,可不可以戴着面具?”
“就让他们戴着吧。”刘静说。
我没想到刘静会帮自己说话,难道她已经认出了自己?不会吧,自从自己和李洁结婚之后,便很少跟她见面,自己现在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脸上又戴着面具,她应该认不出来啊。
对,她肯定没有认出我,如果认出来的话,怕是早就换人了,看来她应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心里可能也很紧张。
那名男公关把刘静的同伙哄得咯咯直笑,我已经看到那老女人把手伸进了男公关的裤子里,而那名男公关的手也伸进了对方的裙子里。
稍倾,两人搂抱着朝包厢旁边的一个房间走去,老女人还回头对刘静说道:“刘姐,放开点,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欢作乐。”
“嗯!”我看到刘静点了点头,脸上有点不自然。
两人离开后不久,隔壁房间里便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不用问都知道是怎么会事?
可能是这声音的刺激,也可能因为包厢里只剩下我们两人的原因,刘静的胆子好像大了一点,身体朝着我靠了过来,同时拿起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手掌碰到刘静穿黑丝的大腿,我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也不给姐倒杯酒?”她说。
“哦!”我应了一声,马上拿起桌子上的红酒,开始倒酒,不过在自己倒酒的时候,感觉被人摸了一下。
几分钟之后,我们走进了小房间,不过最后我守住了自己的底线,缓缓的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啊!是你!”当自己摘下面具的一瞬间,刘静惊呼了一声。
“我先出去。”我低头走出了小房间。
稍倾,刘静衣服整齐的走了出来,啪!她走到我的面前,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嘴里骂道:“畜生!”
我用手捂着自己的脸颊,心里一阵不爽:“妈蛋,不但被你女儿打耳光,还要被你打耳光,谁他妈不要脸,一大把年纪了还来这种地方寻欢作乐,靠,自己是服务员,做得是正正经经的事情,今天只是临时来凑数,谁知道你一眼就看上了我,这他妈还怪我,操!”
心里不爽归不爽,但是我嘴上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稍稍的提醒她:“妈,你怎么来这种地方?”
妈字刚叫出口,她的老脸一下子红了,可能想到刚才我们两人在床上的情景,我也没有想到一个如此文静的女人,为什么在床上会那么的疯狂,应该说饥渴才对。
“看来应该是守寡很多年了。”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啪!
刘静抬手又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我他妈被打出了怒火,本来想威胁一下她,因为这件事情最终丢脸的还是她,自己一个穷屌丝,而她可是江城大学的教授,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毕竟她是李洁的母亲。
“今天的事情不准说出去。”刘静说。
“哦!”我应了一声。
“听到没有?”刘静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我心里越来越不爽,她怎么还得寸进尺,也不想想刚才在床上的时候,谁急不可耐的想让自己上。
“我是这里的服务员,今天只是临里来凑数,我做的是正正经经的工作。”我答非所问,是向刘静表明态度,自己可是正经工作,而她却来这里寻欢作乐。
“你……”刘静用手指着我,满脸的怒气,而就在此时,另一名女人和男公关搂抱着出来了:“刘姐怎么了?舒服吗?”
“嗯,还行,我们走吧。”刘静说。
“急什么,要不我们再换着玩玩?”
“算了,今天我还有事,走吧。”刘静拖着那名女人往外走,在离开包厢的一瞬间,她给了我一个警告的眼神,那意思自己懂,让我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刘静走了之后,我也准备离开,那名男公关却从身上掏出一打红票子,说:“这些老女人真他妈有钱。”看来这应该是刚才那个女人给她的小费。
“喂,跟你做的那个老女人看起来更有味道,她给了你多少?”
“没给!”我回答了一声,然后急步走出了包厢,将那名男公关的喋喋不休关在了包厢里。
我没有回七楼的休息室,而是用对讲机跟菲姐讲了一声,直接坐电梯回到了四楼,重新干起了打扫厕所的工作,不过脑海之中却充满了刚才跟刘静在床上的画面,就差那么一点点,如果自己没有把控住的话,现在已经把刘静给上了。
想着想着,欲火难耐,真想找个女人尝尝味道啊!
下班的时候,菲姐找到了我,将一个厚厚的红包塞进了我的手里。
“菲姐,你这……”
“干的不错,对方很满意。”菲姐说。
“满意?”我愣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了正常,可能刘静为了遮丑故意这样说。
“这是给你的红包,拿着,好好干,有机会我把你调到a区当服务员。”菲姐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离开了。
“我擦,之前不是说三个月之后就调自己到a区吗?怎么完事之后,他妈的变成了有机会才调我到a区,女人说话果然不靠谱。”我心里一阵腹诽,随后马上把红包打开,里边是一万块整。
妈蛋,还好给了一个红包,不然老子亏死了。

第十二章 王浩我要杀了你
临时被菲姐拉去凑数,没想到见到了自己的丈母娘,还差一点滚了床单,今天晚上的遭遇可谓是跌宕起伏。
当天晚上凌晨二点多钟回到家,刚一进家门,我就听到了两个女人的声音,十分的清晰。
“我操,李洁和陈雪又干上了?不对啊,以前虽然也听到几次,可是没有这么大声啊,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她们两人没关门?”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为了证明自己心里的猜测,我赤着脚,翘起脚尖悄悄的朝着李洁的卧室走去。
当我来到她卧室门前的时候,果然发现门是虚掩,还敞着一条缝,难怪她和陈雪的叫床声自己听得如此真切。
本来自己想离开,但是实在好奇女人和女人之间如何干那种事?于是便将脸凑到了门缝前,朝着卧室里望去。
只见陈雪和李洁两人在床上纠缠,若隐若现,那场景让我目瞪口呆。
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女人和女人之间香艳的场景,春光无限,看得自己激动的全身发抖,同时因为过于激动,脑袋不小心碰了一下房门,发出吱哎的一声响声。
“谁?”床上的李洁和陈雪两人听到了房门的响声,立刻停止了动作,并且李洁的反应很快,瞬间扭头朝后看来,同时大声的喝问道。
我吓蒙了,呆呆的回答道:“没人!”
“王浩,你敢偷看,老娘杀了你!”李洁怒吼了起来。
啊……
陈雪的尖叫声也随之响起。
懵逼的我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看到李洁赤身裸体的拿着电击枪冲了出来,我马上撒腿就跑,直接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死,这样还不放心,又把椅子搬了过来,顶在房门处。
我用手拍着自己的胸脯,喃喃自语:“吓死宝宝了!”
咚咚咚……
李洁开始砸门,并且大吼着:“王浩,你这个窝囊废给老娘出来,看老娘不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老子就不出去,有种你进来。”这段时间我很喜欢跟李洁斗嘴,所以虽然心里很虚,但是嘴上却一点都不退让。
“我……”
咚咚咚……
李洁不停的砸着门,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还没有力气将房门撞开,至于自己,今天晚上是打死也不会开门的,因为只要打开房门,我怕李洁真把自己的第三条腿给打断。
“死变态,给老娘开门。”李洁吼道。
“谁变态谁清楚,有现成的男人不用,跟女人磨豆腐,你才变态。”我反击道。
咚咚咚……
“是男人的话,你给老娘滚出来。”
“是不是男人你试一次就知道了。”我说。
就这样,李洁一边砸房门一边大吼,我则用椅子顶住房门,打死也不出去,同时嘴里丝毫不弱的反击着。
吵了半个小时,李洁也没有把门撞开,随后好像被陈雪给拉着回了房间。听到外边没了动静,我这才一屁股坐在床上,脑海之中全是李洁刚才的画面,好像是白虎……
“也不知道李洁是刮了,还是天生的白虎?”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渐渐的进入了梦香。
“李洁,老子一定要上你。”入睡前,我喃喃自语。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我才起床,没有急着离开房间,而是先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下外边的动静,按照常理来说,现在李洁应该已经上班去了,不过她和陈雪干那种事被自己给偷看了,搞不好她会打自己一个埋伏,所以不能不谨慎。
听了大约有二分钟,没有听到一点动静,于是我这才轻轻的打开房门,探头左右看了看,好像家里没人。放下心来之后,我吹着口哨走了出去。
啾啾啾……
“李洁,没想到你竟然是白虎,老子早晚上了你。”我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随后准备去洗手间刷牙洗脸,但是下一秒,自己像见了鬼一样:“啊!李洁,你没有去上班啊!”
在我经过李洁房间的时候,她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李洁从里边冲了出来。
“你说呢?”李洁阴着脸反问道。
“那个……昨晚……我……有话好好说!”我转身就跑,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噼里啪啦!
我感觉后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耳边响起电火花的声音,两眼发黑,脑袋发沉,眼看着就要昏迷过去。
“李洁,你大爷,阴老子。”被电击昏迷之前,我用尽了所有力气大声的骂道。
不知过了多久,我清醒了过来,醒过来的那一刻,我并没有睁开眼睛,心里有点害怕,真不知道李洁会怎么对付自己?
“洁姐,算了,王哥也许并不是故意的,谁叫我们两人没关门呢?”耳边传来陈雪的声音,看样子两人正在商量怎么惩罚自己,还是陈雪厚道,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我在心里暗暗表扬陈雪。
“不是故意的怎么了,昨晚他有多嚣张你又不是没看到,今天非废了他第三条腿不可。”李洁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她要废自己的第三条腿,吓得我全身一阵哆嗦:“这个毒女人,老子早晚上了你,让你尝尝自己第三条腿的厉害。
“洁姐,王哥也不容易,守着你这么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连碰都不能碰,如果换成别的男人,怕是早就憋疯了吧。”陈雪说道。
“那是他太窝囊,不是个男人。”李洁说道。
听到李洁说自己窝囊不是个男人,一瞬间我再也忍不住了,睁开眼睛大吼了一声:“白眼狼,谁窝囊了,谁不是男人,老子不但救了你,现在还为了你打进了黄胖子的梦幻娱乐会所当内线,老子不想对你用强,那是因为尊重女性。”
“尊重个屁,那是你怕我事后报复。”李洁毫不犹豫的揭穿了自己的老底。
“妈蛋,有本事现在放了我,看我敢不敢强了你,我连你们两个全强了。”昨天晚上我把李洁和陈雪两人的身体都看了一个遍,两人都是大美人,说不想上她们,那纯属放屁。
“小雪,你现在知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了吧,跟你在一块,就是为了上你。”李洁对陈雪说道。
我表情一愣,感觉李洁的话那里有点不对,但是自己又无从反驳,男人跟女人在一块,特别像李洁和陈雪这种级别的大美女,不想上才怪呢,难道只为了跟你说说话?
李洁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手里好像还拿着一条皮鞭,看到皮鞭的一瞬间,我才发现自己被脱光了绑在椅子上,身上只有一条裤衩。
“李洁,你这个白眼狼,快放了我,老子现在可是你的金牌卧底。”此时的自己真有点害怕了,妈蛋,老子现在还是大处男,就因为看了一眼李洁和陈雪两人的裸体,就被打断第三条腿,那自己会冤屈死,如果是自己上了她们两人的话,那也就认了,可是现在……
“金牌卧底?你能进入s区?”李洁不屑的说道。
“放了老子!”我大吼大叫。
“害怕了?”
“老子怕个屁!”虽然我身体在颤抖,心里确实害怕,但是嘴上却一点都不认输,这涉及到一个男人最后的尊严问题。
我已经在李洁面前失去了很多的尊严,这最后的一丝尊严自己必须保住。
“皮鞭沾上辣椒水听说能让人痛不欲生,你想不想试试?”李洁啪的一声,抽动了一下手中的皮鞭,一脸笑容的对自己询问道。
“你敢?”我吼道,同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你看我敢不敢。”李洁说道:“敢偷看我和小雪两人,今天不打断你的第三条腿,也得让你受点皮肉之苦。”
我知道自己今天这顿打是逃不过去了,于是索性耍起了光棍:“老子就看了,并且还看得真切,你那里一根毛都没有。”
啪!
啊……
我的话音刚落,李洁手中的皮鞭就抽了下来,一瞬间,我感觉左肩膀火辣辣的疼痛。
“你大爷,真抽啊!”我骂道。
“叫你嘴贱!”李洁抽完之后,好像也把她自己吓了一跳,不过仍然强挺着对自己怒喝说道。
“洁姐,算了!”陈雪马上拉着李洁离开了房间。
肩膀上的疼痛让我愤怒:“白眼狼,你别走,给老子松开。”可惜李洁根本不理睬自己,稍倾,她和陈雪两人换了衣服,看样子准备出去。
离开之前,李洁来房间看了我一眼,说:“打你浪费我的力气,饿你一天,算对你的惩罚,让你以后敢乱看。”
“你妹,你们不关门,关老子屁事,快点放开我,老子晚上还要去梦幻娱乐会所上班。”我嚷道。
“没门!”
“不放开我,你会后悔的!”我大声吼道。
“是吗?”李洁撇了一下嘴,一副你能忍我何的表情,然后就准备带着陈雪离开。
就在她们两人打开房门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吼道:“我在梦幻娱乐会所看到你妈了。”
妈蛋,这可是你逼我的!


[ 此貼被疾风之子在2020-12-06 11:49重新編輯 ]
TOP Posted: 2020-11-14 15:49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9, 04-19 1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