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转]最后赢家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转]最后赢家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疾风之子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56
威望:37 點
金錢:1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4-10-22

第六十六章 私心
听到自己昨天晚上醉酒之后没有胡言乱语,这才放下心来,看到韩思雯两只眼睛都有黑眼圈,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肯定是昨晚照顾自己没有睡觉。
“思雯,昨晚麻烦你了。”我说。
“二哥,你跟我客气什么,应该的。”韩思雯说道。
“大哥呢?”我起床洗漱之后,没有看到韩勇和卫五的身影,于是开口对韩思雯询问道。
“大哥陪卫五出去了。”韩思雯回答道。
“哦!”我点了点头,随后吃了点东西,本来准备等大哥韩勇回来问问情况,但是看到韩思雯拿出一条小棍子准备监督我扔石锁的时候,我马上起身朝外边跑去,一边跑一边说:“思雯,二哥有事先走了。”
“二哥,你别跑,昨晚不是挺爷们吗?一瓶五粮液一口气就喝光了,现在怎么扔个石锁就害怕了?我这是为了你好,大哥说你跟黄胖子、大嘴刘、孙老鬼和冷阎王都有瓜葛,他们可都不是好惹的人,你身上有点功夫,也许关键时候能救你的命。”身后传来韩思雯的声音。
听到她的声音我不但没有停下来,相反却加快了脚步,头也没回的说道:“下次,下次有空我一定好好练。”说完,脚底摸油溜了。
乖乖咧,喝酒那是没有办法,我不能真看着刘静和李洁两个双双被黄胖子给压在身子底下蹂躏,妈蛋,老子还没有碰她们一下,岂能让黄胖子染指,再说了,李洁毕竟是自己法律上的媳妇,刘静是自己丈母娘,做为一个男人,岂能让别人欺负了自己的女人和女人她妈。
开车的时候,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十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一个是李洁打的,还有二个是刘静打来的,剩下的全是袁雨灵打给自己的。
打开微信,上面有几十条留言,都是袁雨灵发给自己的,并且还有一张她穿护士服的照片,胸前露着半个球,看得自己咕咚吞了一口口水,差一点跟前边的车子追尾。
“乖乖咧,这是赤果果的诱惑啊!”我暗叫一声,急忙把手机收了起来,再看下去非出事不可。
袁雨灵在微信上主要问自己去那里了?为什么整夜不归?我没有回她的微信,这件事情我不想李洁和袁雨灵两人知道。
半个小时之后,我将车子停在刘静家门口,路上已经跟她打过电话,所以自己刚刚停稳车子,就看到刘静打开门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看样子很有味道。
“怎么样了?有办法了吗?”刘静焦急的对我询问道,并且还告诉自己,今天上午的时候,周燕又来了。
“她来干吗?”我一边跟着刘静往屋里走,一边开口询问道。
“还能干吗,就是帮黄胖子传信,问我想好了没有。”刘静说道,一脸生气的模样,不用猜,我都能想到周燕肯定没有好话,刘静遇到周燕这种泼妇,只有生气的份。
“这周燕是干吗的?”我问,心里想着,等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一定想个办法给周燕挖个坑,黄胖子自己现在对付不了,正好用周燕来出气,再说了,像她这种背信弃义出卖朋友的小人,我从内心深处感到鄙视。
“家里开服装厂的,她自己经营了一家服装店,就是江大旁边的那家周氏服装店,我以前经常到她的店买衣服,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到现在算算也有十年时间了,没想到她是这种人,唉!”刘静叹息了一声,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暗暗记下了周燕的信息,等这件事情了解之后,再慢慢找她算帐,反正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店在,就不怕找不到周燕。
来到客厅之后,刘静再次开口对我问道:“事情怎么样了?找到人帮忙了吗?”
“嗯!”我点了点头,说:“对方保证两天之内,让黄胖子手里的那个视频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可靠吗?”刘静有点不相信,因为毕竟黄胖子在江城也是黑白两道响当当的人物。
“对方是江湖中的高人,绝对靠谱,我拖了很多关系才跟对方拉上关系,不过……”我故意这样说,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谁叫刘静以前看不起自己,嫌弃自己是一个穷屌丝。
“不过什么?钱是吗?对方要多少钱?”刘静很快反应了过来,问道。
我想了一下,这是一个机会,大哥韩勇那边已经万事具备,李洁却始终不肯借钱,再拖下去,大哥的面子挂不住,这一次又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如果没有大哥韩勇,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于是思考了一下,我伸出了二个指头,说:“二千万,先准备两千万,对方上一次出手,要价是五千万,我托了关系,但是最少也要二千万。”
“好,囡囡的钱今天上午已经全部打进了我的账户,你把卡号给我,我下午就到银行给你去转帐。”刘静早已经六神无主,现在把自己当成了救命的稻草,所以连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也许在她的意识之中,这件事情能用钱摆平,已经算很好了,至于我会不会从中牟利,她现在根本顾不上。
我把自己的卡号写给了刘静,并且嘱咐她,这两天,如果黄胖子再派人来威胁她的话,就先应付着,等视频毁掉之后,再慢慢跟他们算帐。
刘静点了点头,脸上仍然露出非常担心的表情。
“别怕。”我很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说:“附近有我安排的人在暗中保护你,不用害怕。”
刘静的手很软,很漂亮,一看就从来没有从事过体力劳动,保养的很好,被自己握在手里,我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不由的朝着她丝袜包裹的美腿看去,同时脑海之中闪现出那天晚上自己跟她搂搂抱抱的情景。
稍倾,刘静意识到了手被自己握住了,马上抽了回去,脸色微微发红,看到我盯着她的双腿偷看,马上把双腿并拢,并且还拽了一个裙摆,其实她的裙摆已经遮盖住了膝盖。
“你附近安排了人?”刘静问。
“嗯!”我点了点头。
“王浩,你到底是什么人?”刘静盯着自己问道,可能被黄胖子给阴了,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所以此时听到我竟然安排了人在暗中保护她,马上起了疑心。
“妈,我是你的女婿,咱们是一家人,我是怕黄胖子威胁不成来硬的,你吃亏,于是花了一万块钱请了一个人暗中保护你。”我对刘静解释道。
“哦!”刘静听到我的解释,才慢慢的放松下来。
“妈,等这件事情完了,我和李洁陪你出去散散心吧。”看到刘静此时既害怕又紧张的样子,我心里生出了一丝怜悯。
“以后再说吧!”刘静说道。
就在我和刘静两人边喝茶边聊天的时候,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起来,我发现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刘静的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看起来她这段时间心理压力非常大,被这件事情折磨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陶小军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也许可能会出大事。
刘静站起了问了一声:“谁啊?”
“妈,是我!”门外传来李洁的声音。
“咦?她怎么来了。”听到李洁的声音,我开始的时候有点紧张,随后一想,自己和刘静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于是便放松了下来。
刘静打开门,李洁急步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问:“妈,你让我把这么多钱……咦,王浩,你怎么在我妈这里?”她的话说到一半,发现我正坐在沙发上喝茶,于是用疑惑的目光盯着我问道。
“我来看看咱妈。”我平静的回答道。
“昨晚你也在这里?”李洁突然这样问道。
听到她这样问,我一脸的黑线,还好刘静马上对李洁呵斥道:“乱说什么,王浩也刚刚才来。”
“哦!”李洁眨了一下眼睛,盯着我和刘静两人看了看,说:“我就随便问问,你们两人紧张什么?”
“死丫头,谁紧张了,你来干吗?”刘静马上转移了话题。
“妈,你告诉我,你要那么多钱干吗?我最近看新闻报道,好多老年人都被骗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先告诉我。”李洁对刘静说道。
“妈不傻,不会被人骗,跟你要钱自然是有事,至于什么事情,你就别多问了,对了,我让你怀孕的事情怎么样了?”刘静不愧是大学教授,对付她女儿还是很有一套,立刻转守为攻。
“妈,你的事不用我管,我的事你也别管。”李洁果然上了当。
看着李洁和她妈在聊天,于是我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不过就当自己走到屋门口的时候,突然被李洁叫住了:“王浩,你等等。”
“呃?有事?”我扭头看去。
“哦,我明白了,妈,你要钱是不是给王浩。”李洁确实很聪明,她可能联想到我跟她借钱,她一直拖着不借,现在刘静又跟她要钱,并且我今天恰好今天出现在刘静这里。
“不是,妈有用。”刘静看了我一眼,我微微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说,这件事情不要告诉李洁,其实我知道刘静心里也不想告诉李洁,不想在李洁面前失去做母亲的尊严。
“妈,你别骗我了,王浩前段时间一直在跟我要钱,要给他的一个大哥开什么健身俱乐部,我没有给他,是不是他又打你的注意?”李洁问道。
听到李洁这么说,刘静马上朝着我看了过来,目光之中有一丝怀疑。
我知道要坏菜,再被李洁给追问下去,非露馅不可,自己主要是帮刘静解决被黄胖子威胁的问题,但是跟她要二千万也有私心,就是想从中截留一千万给大哥韩勇。
有了这私心,感觉在刘静和李洁两人面前腰杆不直,于是说了一声:“妈,我先走了。”然后推开门离开了。
“王浩,你给我站住。”身后传来李洁的吼声。
听到她的吼声,我加快了脚步,很快溜之大吉,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掏出手机给刘静发了一条短信:“下午记着给我转帐,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相信我。”
我知道刘静即便怀疑自己,最终还是会给自己转帐,因为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自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第六十七章 你是我的英雄
从刘静家里出来之后,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让她下午记着把钱转到自己卡里,至于李洁的怀疑和猜测,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让黄胖子手中的视频永远的消失,即便知道钱被我私吞了,刘静也不会跟自己要钱。
本来想回大哥韩勇那里,但是一想到韩思雯肯定会让自己扔石锁,于是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最终我决定去接袁雨灵放学,带她去吃一顿好的,然后把她送回家,自己再回大哥韩勇那里等消息。
我刚将车子开到江城第一中学门口,李洁的电话便打了过来,本来不想接,但是手机铃声一直在响,于是只好拿了起来。
“喂?”
“王浩,你说,到底给我妈下了什么迷魂药?她今天一直帮你说好话,气死我了。”李洁暴怒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你妈帮我说好话?真的?我还一直以为她瞧不起我呢。”我说。
“你少得了便宜卖乖,我妈以前是看不上你,但是今天怪了,把你说成花了,还让我尽快给你生个孩子,不对,你们两人肯定有事瞒着我。”李洁在电话里说道。
“你想多了吧。”我自然不会承认。
“说,你今天为什么会在我妈那里?”李洁问道。
“路过,顺便去看一下我丈母娘,难道有错吗?”我对李洁反问道。
“路过?你没事去江大干什么?还有,昨晚你去那里了?”李洁连续对我询问道。
“好像我们的结婚协议之中没有干涉自由这一条,你不要入戏太深,我们只是假结婚,所以我有自由的。”我说道,心中有点得意。
“你……王浩,我入戏太深?呵呵,谁一直想假戏真做,谁心里清楚。”李洁怒极而笑。
“那你问我昨天晚上去那里干吗?”我说道。
“好好好,我不问,那你说,为什么会去我妈那里?”李洁连说了三个好字,我估摸着心里肯定气得不行。
“不是刚才告诉你了吗?路过,顺便去看看自己的丈母娘。”我说。
“路过,你去江大干什么?”李洁问。
“这得问问你啊,你不会忘了谁让我派人暗中保护陈雪吧?”我回答道。
自己的回答天衣无缝,愣是让李洁找不出毛病,她在电话里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说:“王浩,如果让我发现你从我妈那里骗钱,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妈又不是小孩,再说了,她是一个大教授,谁能从她手里骗钱啊,除非她心甘情愿的把钱给人家。”我说。
“你……”李洁看样子被自己气得不轻。
“对了,我现在正在一中校门口,一会准备接雨灵去吃饭,吃完饭我就会把她送回去。”想了一下,还是把接雨灵吃饭的事情跟李洁说了一下,别再让她产生误会,但是自己不说还好,没想到她听了我的话之后,直接在电话里大声的吼道:“王浩,你想干什么?敢打我妹妹的注意,我阉了你。”
听到手机里传出李洁的吼叫声,我马上把手机离自己耳朵远了一点,随后对着话筒说道:“李洁,你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真是愧对你自己的名字啊,我就是请雨灵吃顿饭,有错吗?”说完,自己便讯速的挂断了电话,然后关了机,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估摸着现在电话另一端的李洁已经气疯了吧。
半个小时之后,袁雨灵放学了,我看到她和张燕燕等几个女生有说有笑的从学校大门走了出来,不由的有点好笑,前段时间还跟张燕燕等人跟仇人似的,相互叫人厮打,现在却成了最好的朋友。
滴滴!
在当她们几人从车子旁边经过的时候,我按了一下喇叭。
“姐夫!”袁雨灵发现了我的车,跑了过来,随后张燕燕几个女生也跑了过来,都喊自己姐夫,在这群女高中生面前,自己找到了一点久违的自豪感。
我跟张燕燕几人打了一声招呼,待她们离开之后,袁雨灵上了车,刚才还满脸的笑容,此时瞬间拉长了脸:“说,昨天晚上去那里了?为什么我打电话给你也不接,发微信也不回。”袁雨灵对我审问道。
“好好跟姐夫说话。”我笑着说道。
“别嬉皮笑脸,回答我的问题,不然的话,我就把我们两人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我姐。”袁雨灵拿出了杀手锏。
听到袁雨灵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脸上有点尴尬,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那天晚上我被你灌醉了……”
可惜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袁雨灵抢着说道:“姐夫,怎么?提起裤子想不认账?”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这个别扭啊,什么叫提起裤子不认帐,如果叫外人听到的话,还真以为我跟袁雨灵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似的。
“雨灵,别说的这么难听。”我说。
“好,想不让我说的这么难听也可以,那你告诉我,昨天晚上去那里了?为什么不回我的电话,是不是在外边找女人了?”袁雨灵对我质问道,看她的样子,还真把自己当成我的女人了,竟然想要管着我。
“雨灵,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真得在外边找女人的话,好像也轮不到你来管吧?”我想了一下,试探的对袁雨灵说道。
“我怎么没有权力管?”袁雨灵梗着脖子说道:“那天晚上可是我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做那种事,再说了,你的阳痿可是我治好的,如果你真敢出去找女人的话,不用我姐出手,我就先阉了你。”
听到袁雨灵的话,我头有点大,想了一下,说:“雨灵,你还小……”
可惜自己话没说完,又被袁雨灵打断了:“我十八岁了,已经成人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再说了,人家一个女孩子为你做了那种事情,你要负责,呜呜……“说着说着,袁雨灵哭了起来,本来自己还想跟她争辩一下,但是一看她哭了,我马上麻爪了,那还顾得上争辩,只剩下道歉的份。
“雨灵,别哭了,姐夫错了,姐夫请你去吃大餐,再哭脸都花了,就不漂亮了。”我拿出纸巾一边给袁雨灵擦着眼泪,一边说道。
“那你说,昨天晚上到底去那里了?”袁雨灵边哭边问,看来她对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
“好,告诉你,姐夫在外边认识了一个练武的大哥,昨晚在他家里喝酒喝醉了,然后直接睡在那里。”我回答道。
“真的?”袁雨灵擦着眼泪抬头盯着我问道。
“我发誓,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一会吃完饭,我带你去那个练武大哥那里玩一会。”我对袁雨灵说道。
“我就相信你一次,以后晚上不回家要先给我打电话,听到没有?”袁雨灵说道。
“好,姐夫都听你的。”为了哄她开心,我嘴上应付着。
本来以为没事了,但是没有想到,袁雨灵这个小丫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说:“不行。”
“什么不行?”我一边开车一边扭头看了她一眼。
“姐夫,我要验验你还是不是处男。”说着她竟然不顾我在开车,伸手解开了我的皮带,然后把小手伸了进去。
妈蛋,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石化了,这、这、这他妈太凶猛了,现在的女生也太开放了吧。
下一秒,我感觉自己的宝贝被一个小手抓住了,上下动了两下,然后它就一柱擎天了。
“嗯,还是处男,看来没有骗我。”袁雨灵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小手拿了出来。
她倒是满意了,自己却难受无比,于是没好气的说道:“喂,只管点火,不管灭火啊。”
袁雨灵看了我一眼,然后挑衅的说道:“管啊,只要姐夫有胆量现在带我去开房,我保证把姐夫二十几年的存活全部吸干。”
听到她这样说,我瞬间感觉脸皮有点发烫,干咳了两声,说:“咳咳,没胆量。”
“胆小鬼。”袁雨灵说道。
“别激我。”我说。
“就激你了。”袁雨灵挑衅的瞪着我。
我反瞪了回去,可惜很快败下阵来,因为自己是真没有这个胆量,虽然做梦都幻想着把李洁和袁雨灵这对姐妹花搞上床,但是真到了这一步的时候,自己却退缩了。
如果是李洁这样激自己的话,我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抱上床,狠狠的蹂躏,但是袁雨灵马上要高考了,虽然已经十八岁,但是毕竟还是一个高中生,再说还是李洁的表妹,我如果真得跟她突破了最后一层关系的话,我不知道以后还怎么跟她相处。
“别闹!”稍倾,我把目光移开,对袁雨灵说道。
“姐夫,你跟我姐又没有夫妻之实,为什么不可以跟我好?”袁雨灵突然认真的对我说道。
看着她认真的表情,我也认真了起来,说:“姐夫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就像你说的,是一个小地方来的穷屌丝,配不上你,也配不上你姐。”
“配不配得上,不是你说了算,姐夫,你知道吗?那天纪强要侵犯我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无助,多么想有一个英雄从天而降,就在这个时候你突然出现了,把纪强打倒在地,然后一个眼神就把纪强的两个小弟给镇住了,太帅了,你满脸是血,怒目圆瞪的样子直接钻进了我这里,出不来了,自从那天之后,我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梦到你满脸是血的样子。”袁雨灵用手指着她的胸口,表情十分深情的说道,随后她的嘴唇慢慢的靠了过来。
“雨灵……”
我刚要说话,袁雨灵却抢着说道:“不要说话,吻我!你就是我的英雄!”她闭上了眼睛,仰着头,娇嫩艳红的小嘴等待着我的亲吻。
听到袁雨灵的话,我全身瞬间激动的颤抖了起来,我是她的英雄,自己一个穷屌丝,一个内向木纳的老实人竟然成了她的英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个女孩心目中的英雄。

第六十八章 袁雨灵的诱惑
晚上吃饭的时候,袁雨灵完全就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跟李洁的冰冷相比,我还是更喜欢袁雨灵的小鸟依人,让自己找到了一种当男人的自豪感。
“姐夫,吃完饭我们去唱k好不好?”袁雨灵问道。
我看了她一眼,没有急着回答,心中暗道:“妈蛋,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吃饭、唱k,唱完k之后,两人应该差不多会喝得微微醉,八成最后可能去开房。”
“自己真得要跟袁雨灵突破那最后一层的关系吗?”我在心里对自己拷问道。
其实自从那天晚上袁雨灵把我灌醉之后,用手和嘴将我的宝贝给重新激活之后,并且自己还喷了她满嘴满脸的白色液体,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潜移默化的发生了变化。
“袁雨灵都不介意,自己介意什么,就像她说的,自己和李洁又没有夫妻之实,本来就是假结婚,跟袁雨灵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想到这里,我就准备答应袁雨灵一会去唱k,可是正当自己准备答应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大哥韩勇打来的,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同时把手竖在嘴唇上,示意旁边的袁雨灵不要说话。
“喂,大哥。”
“老二,你在那里,事情办妥了。”大哥韩勇在电话里说道。
“不是两天时间吗?这才一天啊。”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本来对于自己来说千难万难的事情,卫五竟然用了一天时间就解决了?
“东西就放在黄胖子办公室的抽屉里,对于卫兄弟来说,手到擒来,小事一桩,只是在追查有没有另外的拷贝费了一点时间,不然的话,难用得着一天时间,最多二个小时就够了。”大哥韩勇说道:“你现在在那里,赶快过来吧,当面说。”
“哦,我马上过去。”我应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姐夫,你有事?”袁雨灵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我问道。
看到她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但是卫五的事情更加重要,所以最终我点了点头,说:“姐夫改天带你去唱k,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马上离开。”
“好吧!”袁雨灵点了点头,看起来很不开心。
稍倾,我结了账,然后又在酒店门口把袁雨灵送上出租车,然后这才开着车朝着大哥韩勇家赶去。
本来今晚我已经下定决心,只要袁雨灵心甘情愿为自己张开双腿,就跟她去开房,然后突破最后一层关系,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也让自己告别处男的生涯,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袁雨灵长相甜美,活力四射,能让她成为自己第一个女人,我很满足。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时候,大哥韩勇的电话来了。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开车在路上的时候,我在心里暗暗的想道。
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大哥韩勇家,此时大哥正跟卫五在喝酒。
“五哥,事情办妥了?”我看着卫五问道。
“嗯!”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一个字。
自己实在有点担心,刚要问得详细一点,却看到旁边的韩勇给自己使了一个眼色,于是只好把嘴边的话给硬咽了回去。
我带着一肚子疑问小心翼翼的陪着卫五喝酒,他和大哥韩勇聊一些武林和江湖之中的事情,我不感兴趣,现在我最关心的就是到底有没有把视频处理干净,万一黄胖子有备份怎么办?还有就是这一次卫五出手需要给他多少报酬合理?
大约喝到晚上十点半,卫五站了起来,对着大哥和我抱了抱拳,说:“告辞!”
我和大哥韩勇将他送到门口,本来还想着客气几句,但是卫五走得很快,眨眼之间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待卫五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我这才开口对大哥韩勇问道:“大哥,卫五真得把视频全部抹掉了吗?万一黄胖子还有备份怎么办?”
“老二,这事你放心,卫五不会砸了他自己的招牌,我敢保证你说的那段视频不会再存在这个世界上。”大哥看样子对卫五十分有信心。
“我说的是万一。”
“没有万一。”大哥一摆手说道:“老二,你可能不知道卫五在武林中的名头,他以前干过的事情,那件不比你这件事情难上百倍,放心好了。”
啪啪!
大哥韩勇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让自己放心。
“哦!”我点了点头,问:“大哥,那报酬的事情刚才卫五怎么没说?”
“卫五这种在武林中出了名的神偷,想请他出手,必须由熟人引荐,所以他根本不谈钱,只凭心意。”大哥说道。
“只凭心意?”我重复了一遍。
“对!”大哥韩勇点了点头。
“那我们给多少?总得有个参考吧?”听到只凭心意给钱,我却犯起愁来,给少了吧,容易得罪人,给多了吧,自己又心痛,还不如明码标价来得痛快。
“卫五上一单的生意是今年三月份,当时的雇主让他去偷了一副价值连城的字画,事成之后,给了他一百万的报酬,我猜第二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哥韩勇对我问道。
“什么事情?”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韩勇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第二天,雇主锁进保险柜里的字画不翼而飞了。”大哥韩勇回答道。
“啊!怎么会事?”我问。
“当时那个雇主查遍了家里的监控,愣是没有找到一个人影,但是锁在保险柜里的字画就这么诡异的消失了。”韩勇摊了摊手,说:“后来有人传言,卫五嫌雇给的钱少了,于是便偷偷的返回把字画偷走了,至于他是怎么偷走的,没有人知道。”
听到这里,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妈蛋,照大哥这个说话,如果钱给少了的话,视频搞不好就从那里冒出来了。
随后我又想到卫五因为自己对他露出怀疑的眼神,就让自己喝了一瓶五粮液,他才肯帮忙,当时自己就觉得他有点小肚鸡肠,现在跟大哥刚才说的这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我几乎可以确定,卫五并不是一个心胸宽广之人。
“妈蛋,看来贼就是贼,属耗子的,干偷偷摸摸的事情在行,但是却一点气量都没有。”我在心里暗自腹诽,不过表面上却一脸为难的对大哥韩勇询问道:“大哥,我们应该给多少钱合适?”
韩勇思考了片刻说:“这次有我韩家祖上的面子,再说事情也比他上一次偷字画容易了很多,所以一百万足够了。”
听到韩勇说一百万,我怎么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那个,大哥,要不我们给多点吧,我这一次从李洁那里搞出来二千万,本来想着给卫五一千万,然后咱们截留一千万用来开健身俱乐部。”
我把自己的计划大体上跟韩勇说了一遍,为了确保万一,打算给卫五一千万,妈蛋,这件事情对于别人来说不重要,但是对于李洁和刘静两人来说,却是性命有关的大事,所以自己马虎不得,特别是刘静,只要视频流传出去,我估摸着她八成会疯掉,甚至于自杀。
“一千万,太多了,这又不是上亿的东西,他抽一成得一千万,撑死给他二百万。”没想到大哥韩勇竟然不同意,可是自己不敢赌啊,宁愿当笨蛋,多给对方一点钱。
争来争去,最终我和大哥商定给卫五五百万,不过在我说将剩下的一千五百万用来经营健身俱乐部的时候,韩勇却拒绝了:“老二,大丈夫光明磊落,不能这么干。”
“大哥,这钱既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怎么不能用?”我问。
“老二,这钱李洁知道吗?”韩勇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摇了摇头。
“他同意出资给我们开健身俱乐部了吗?”
我再次摇了摇头。
“那这钱我们就不能用,你拿回去,还给李洁。”大哥韩勇说的斩钉截铁。
不管自己怎么劝,大哥韩勇就是不同意,最终没有办法,我信誓旦旦的说道:“大哥,再给我二天时间,我一定让李洁亲口答应借钱给你。”
“老二,不要勉强,毕竟你们不是真夫妻,再说数目这么大,李洁心里有顾虑不想借也是人之常情。”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大哥放心,既然你这边已经万事具备,我那边就不会拖你的后腿。”我说。
当天晚上,我没有回去,住在了大哥韩勇家里,通过今天的事情,我发现大哥确实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绝对不会做一些偷偷摸摸的勾当,在这一点上我应该向他学习。
不过自己不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李洁,也是有苦衷,总不能跟她说,你妈去梦幻娱乐会所找鸭,在滚床单的时候被黄胖子给偷拍了下来,然后拿来威胁你妈,让你妈和你陪他出去玩一个星期,不然的话就把视频放到网上。
刘静是大学教授,大知识份子,多么要面子的一个人,视频一旦公布,我敢肯定,她百分之百精神会崩溃,至于李洁,她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刘静在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也许会瞬间垮台,母亲的尊严也将荡然无存,甚至于为了刘静,李洁很可能答应黄胖子的任何要求。
正当自己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时候,手机上来了一条微信,我打开看了一眼,差一点鼻血喷出来。
微信是袁雨灵发过来的,是一张照片,她下身只穿了一条黑色丁字裤,两条黑色绳子连着一块小得不能再小的布片,根本遮挡不住她下面的春光,并且布片还有一点透明,我看到了里边黑色的杂草。
咕咚!
我咽了一口口水,同时摸了一下鼻子,还好没有流鼻血,不过自己下面却一瞬间坚硬如铁。
“妈蛋,这是诱惑死人不尝命的节奏啊!”我在心里暗道了一声,随后鬼使神差的用手机拍了一张自己下面高高撑起帐篷的图片,发给了袁雨灵。
发完照片之后,我有点脸红,袁雨灵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小姨子,再说了,李洁早晚也是自己的女人。

第六十九章 是我吃了你
滴滴!
自己发完撑帐篷的照片没多久,袁雨灵的微信又来了,她竟然发了一张吃香蕉的照片,下面还有一行小字:香蕉还是姐夫的好吃!读完之后,我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内裤湿了。
“我去洗澡换内裤,都怪你,小妖精!”我回了一句,然后将手机扔在床上,去卫生间冲凉水澡,不然今天晚上就不用睡了。
等我洗完澡回来的时候,发现微信上来了十几条消息,打开一看,刚刚压下去的邪火又燃烧了起来。
袁雨灵这个小妖精,竟然穿着丁字裤和一件透明的薄纱拍了十几张诱人的照片发了过来,有双腿照,翘臀照,双胸照……姿势妖娆,性感撩人,特别是丁字裤和薄纱根本挡不住她胸前和两腿之间的春光,我总有看到那么一点点,但是又看不全,这种既露又不露的朦胧感,比全裸的杀伤力还要大。
“妈蛋,这是想要了我的老命啊!”看着袁雨灵发过来的照片,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滴滴!
又一条微信来了,这次不是照片而是一行文字:叫你不陪我去唱k,难受死你,哼!
“妖精,老纳要破戒收了你。”我回道,在网上,自己仿佛更自由一些,什么挑逗的话都敢说,如果在现实之中,面对面的跟袁雨灵站在一块,我八成不敢说这种话。
“来啊,来啊!”袁雨灵回道,随后又发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一发过来,我真得流鼻血了,只见照片上的袁雨灵张开了双腿,丁字裤已经不见了,她一只手挡在双腿之间,另一只手应该是在拿着自拍神器拍照,照片下面配了一行字:姐夫,你说错了,是我收了你。
照片配上文字,我他妈一个大处男那里能受得了,如果现在袁雨灵就在自己身边的话,我也许想都不会想,直接就将她扑倒了。
稍倾,我拍了一张流鼻血的照片发了过去,说:“不聊了,再聊我就的鼻血就止不住了。”
“嘿嘿!”袁雨灵回了嘿嘿二个字。
结束了跟袁雨灵在微信上的聊天,我更加的睡不着了,辗转反侧又欲火焚身。
“妖精,绝对是妖精,难道现在的女生都这么开放了?”我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
在自己去了三趟卫生间,冲了三次凉水澡之后,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袁雨灵,你再诱惑我,我真要了你的身子,管你是不是我小姨子。”睡过去之前,我在脑海之中暗暗想道。
第二天,我一早就去了刘静家,因为今天是黄胖子给刘静的最后期限,为了防止对方狗急跳墙,我把陶小军叫了过来,嘱咐他埋伏在刘静家周围,不要离得太远。
“二哥,放心!”陶小军说道,随后带着他的二个跟班摇摇晃晃的走了,他外表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自己发现陶小军其实是一个很靠谱的人,自从他暗中保护陈雪之后,黄三再也没有机会对陈雪下手,甚至于还被陶小军给打进了医院。
让他暗中监视刘静,本来自己没有太大的希望,但是他愣是发现了刘静的异常,还录了相,不然光用嘴说的话,我绝对联想不到是黄胖子给刘静下的套。
有陶小军在暗中帮忙,我心中便有了底,一般情况,在江大校园里,黄胖子不敢乱来。
我刚按了一下门铃,房门便开了,刘静看起来很憔悴,一脸焦急的对我询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今天是黄胖子给的最后期限,他应该会过来。”
“妈,放心吧,一切都搞定了,视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自信满满的说道,其实自己心里也有点担心,卫五真有这个本事吗?但是在刘静面前,自己必须把话说死,看她现在的模样,应该是一夜未睡,心理已经珐了崩溃的边缘。
“真的?”刘静问道。
“嗯!”我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黄胖子手里绝对不会再有那段视频。”
听到我说的如此斩钉截铁,刘静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说了一声:“太好了!”接着我看到她身体一个踉跄,慢慢的朝着地上倒去。
“你怎么了?”我喊了一声,随后急忙伸手抱住她的身体,以免摔伤。
“没,没事,我自己能行。”刘静挣扎着想自己站起来,可惜刚刚脱离自己的怀抱,再一次瘫倒了下去。
我再一次抱住了刘静,随后直接一个公主抱将她的整个身体抱了起来,姿势相当的暧昧,刘静的脸色有点微微发红,紧闭着双眼,装着好像昏迷了过去,其实我知道她根本没有昏迷,因为我抱起她身体的时候,感觉到了一阵轻微的颤抖,同时她的睫毛还动了一下。
自己并不点破刘静的假昏迷,而是轻轻的抱着她朝着卧室走去,走进卧室之后,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在床上,盖上毯子,然后这才转身离开。
我去了厨房,做了瘦肉粥,还加了青菜,又煎了一个鸡蛋,然后冒着热气端进了卧室里。
刘静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我进去的时候,发现她好像讯速的闭上了眼睛,继续装昏迷。
“知道你醒着,起来吃点饭吧,我煮得瘦肉粥,尝尝我的手艺。”我把粥端到了刘静的眼前。
床上的刘静脸色一红,最终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说:“我下去吃。”
她执意下去吃,但是起身下床的一瞬间,身体再次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在地上,还好自己眼疾手快,将粥放在床头桌上,扶住了刘静的身体。
“你是不是这两天都没有吃饭?都把自己饿成这个样了。”将刘静重新扶上床之后,我开口对她问道,因为刚才在厨房的时候,发现厨房好像几天没有开火的样子。
“我这几天没有胃口。”刘静说道。
“我保证,事情真得已经搞定了,黄胖子手里已经没有那个视频了。”刘静是心病,心病需要心药医,所以我再次斩钉截铁的向她保证道,随后将瘦肉粥端到了她的面前。
刘静半躺在床上,伸手接过粥碗,但是可能饿了几天,拿粥碗的手一直在发抖,把粥都撒了出来。
看到这里,我将粥碗接了过来,说:“我喂你吧!”
“呃?不不,不用,我自己来。”刘静急忙摇了摇头。
“你就把我当成你儿子,算是我替李洁孝敬你好了。”我不容分说的用汤匙舀了点粥,放在嘴上吹了吹,本来想试一试烫不烫,最终觉得那样太暧昧了,便放弃了,只是尽力吹了几下,然后端到了刘静的嘴边。
此时的刘静脸色通红,目光有点躲闪,看着像个少女,一点都不像中年妇女。
可能是因为实在太饿了,也可能是自己的坚持,总之最后她慢慢的张开了嘴,将汤匙里的粥喝了下去。
就这样我一汤匙一汤匙的将一碗瘦肉粥给刘静喂了下去,吹得时候,难免会碰到一点自己的口水,我邪恶的想到,这算不算自己跟刘静间接接吻了呢?
喂完粥之后,我让她躺在床上休息一会,等黄胖子来了,自己叫她。
“嗯!”吃饱了的刘静很快便沉睡了过去,这段时间的煎熬,其中的苦楚也许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唉,可怜的女人!”看着沉睡的刘静,我心里突冒出这样的想法,一个大学教授,一个原本看不起自己的女人,现在却成了自己嘴里的可怜,如果一年前,有人说刘静可怜,我绝对会上去给他一个大嘴巴,告诉他自己这个穷屌丝才可怜,但是现在……看着沉睡中的刘静,我暗暗想道:“如狼似虎的年纪,受了这么多年的寡,去一次那种地方好像也是有情可原。”
中午的时候,门口传来车子的声音,与此同时我手机上来了一条微信,是陶小军发过来的:“二哥,黄胖子来了。”
我拿着手机急步走进了刘静的卧室,将仍然在沉睡之中的她叫醒。
“呃呃?”刘静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黄胖子来了。”我说。
“啊!”下一秒,刘静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嘴里轻呼了一声,把自己吓了一跳。
“别怕,他手里的视频已经没了,要镇定。”我急忙开口对刘静说道。
“哦,哦,视频没了,没什么可怕的。”几秒钟之后,刘静才反应过来。
“我不能见黄胖子,也不能让他看到我,所以只有你一个人应付他,一定要镇定,他手里已经没有了你的把柄,放心好了。”我对刘静说道。
“嗯!”她点了点头,随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而就在此时,门铃响了起来。
“镇定,在江大校园,黄胖子不敢怎么样,就算他敢狗急跳墙的话,我还在外边埋伏了人。”我怕刘静在黄胖子面前露怯,于是把陶小军这张底牌都说了出来。
刘静点了点头,脸上的慌张渐渐消失了,对我露出一个微笑,说:“放心,我毕竟活了几十年,还是一个大学教授,没有那么不堪。”
说完,刘静走出了卧室,并且轻轻的关上了卧室的门,我急忙跑到门边上,将耳朵贴在门上,倾听着外边的动静。
现在还不能让黄胖子发现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话,指不定他会想出什么阴招来对付自己,刘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认识十年的姐妹都被黄胖子收买了,想想真有一点可怕。
噔噔噔……
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我猜应该是刘静将黄胖子给请了进来。
“刘静,你想好了吗?黄老板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客厅里响了起来,我估摸着应该是周燕,那个自己在梦幻娱乐会所见过一面的女人。

第七十章 捉奸在床底
我躲藏在卧室里,将耳朵贴在卧室的门上,倾听着外边的动静,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估摸着八成是那个自己在梦幻娱乐会所见过的女人,她好像在外边劝说让刘静识相一点。
“请你们出去,再来骚扰我的话,我马上报警。”刘静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不愧是大学教授,刚才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有一点慌张,现在从她的声音来判断,应该是完全的镇定了下来。
“哈哈哈……”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笑声,应该是周燕在笑:“刘静,你是不是昏头了,那天晚上你跟那个鸭子滚床单的整个过程都被黄老板录了下来,有种你报警啊,报警以后看谁身败名裂,江大教授难忍寂寞,娱乐会所找男人,哈哈,这个标题很快就会传遍网络,对了,你女儿不是还当官吗?不知道你女儿看到这个视频会有什么感想。”
到现在我没有听到黄胖子的声音,也不知道他来了没有?不过周燕这个女人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愤怒,太他妈卑鄙了,我记得大哥韩勇跟自己说过,武林和江湖之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祸不及妻儿,黄胖子也算江湖中人,这么搞,太他妈下作了。
“周燕,你闭嘴,既然有录像,你们就拿出来给我看看啊,我刘静也不是被吓大的,如果没有的话,请你们马上离开,不然的话,我立刻报警。”刘静的声音充满的愤怒。
“黄老板,人家不见棺材不落泪。”
“刘静,你想看自己在床上的骚样,我满足你。”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一听就是黄胖子,他果然来了。
“你无耻!”刘静骂道,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此时自己的心也提了起来,卫五到底有没有把黄胖子手中的视频全部销毁掉?我虽然在刘静面前说的斩钉截铁,视频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是其实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万一黄胖子有藏有备份怎么?
客厅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估摸着应该是黄胖子在播放视频。
“看吧,好好看看你有多么的饥渴,嘿嘿!”稍倾,我听到了黄胖子的淫笑声。
“难道他手里还真有视频?”听到黄胖子的话,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同时暗暗后悔,怎么就相信了卫五,黄胖子怎么说也是江城响当当的人物,通吃黑白两道,想从他眼皮底下销毁掉视频,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自己牛皮吹出去了,视频却还在,有了这视频,李洁和刘静就是黄胖子菜板上的肉,想让她们两人怎么样,八成两人都会答应。
“该死的卫五,装逼的本事挺大,妈蛋,不行,一会去找大哥,让大哥带着自己去找卫五算帐,奶奶个熊。”我在心里暗骂一声。
豆豆豆……等等等……
突然我听到外边传来了西游记的开头区,于是眨了一下眼睛,心中暗道:“妈蛋,什么情况,不是说放刘静跟鸭子滚床单的视频吗?怎么放起了西游记的开头曲?还难黄胖子还找人给视频做了配音?”
不过随后刘静的话,让自己明白了是怎么会事。
“这就是你们说的视频?想看西游记的话,我自己会在网上看,现在请你们出去。”刘静的声音变得十分的高冷,同时透着一丝严厉,看来她应该是完全的放下心来,找回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而此时躲在卧室里的我,差一点笑出声来,妈蛋,卫五真逗,不但把视频给抹掉了,还给掉了包,换成了西游记,哈哈!
随后我甩了甩头发,背着手,头上扬四十五度,透过卧室的窗外看向外边的天空,十分装逼的想道:“黄胖子,跟哥斗,哥挥手之间,让你灰飞烟灭,哼!”
“这,这,这是怎么会事?黄老板,视频呢?”这是周燕的声音。
“不对啊,我记得清清楚楚,这个视频明明是那天晚上的录像,怎么变成了西游记?”外边黄胖子的声音充满了疑惑。
“出去!再不出去,我马上报警,还有,我警告你们,如果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我不介意去找了一下自己曾经的得意门生许昌志,许副省长。”刘静冷冰冰的呵斥道,甚至于还报出了许副省长的名号。
我没有想到刘静还留着一张底牌,不过看来这张底牌也不是太硬,毕竟只是师生关系,并且多年没走动了。
稍倾,外边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我估摸着黄胖子和周燕等人走了。当自己正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又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妈,开门,咦?家里有客人?呃?黄胖子,你怎么会在我妈这里,你来干什么?”
这是李洁的声音,她竟然也来了。
“李主人,我跟刘教授有点事情谈,现在谈完了,这就离开。”黄胖子说道,李洁现在是人大办公室的副主任,所以黄胖子称呼她为李主任。
随后我听到开门的声音,估摸着黄胖子等人应该是离开了。
“妈,你认识黄胖子,你和他有什么事情谈?”客厅里传来李洁疑惑的声音。
我本来想出去的,但是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不要在这种情况下跟李洁见面为好,昨天她才在刘静这里碰到自己,今天如果还看到我在刘静这里的话,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他想给江大捐点东西,想让我引荐一下江大的校长,我没有同意。”耳边传来刘静的声音,没想到一个大学教授撒起谎来,眼都不眨一下,张口就来。
“妈,你以后还是少跟黄胖子来往,他不是好人。”李洁说道。
“我心里有数,囡囡,你怎么来了?”刘静问。
“还不是昨天的事情,妈,那钱你到底……咦,怎么这里还有一双鞋?”突然听到李洁的声音,我心中暗道一声要坏,自己的鞋子换下来放在门口,八成是被李洁给发现了。
“妈,家里什么时候有男人了?”李洁高声的对刘静质问道。
“你胡说什么。”刘静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
“我胡说?鞋子还在这里,不会就藏在卧室里边吧,妈,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了一个后爸?”
“李洁,你不要胡说。”刘静应该是发火了。
“我胡说,好!”李洁好像也发火了。
噔噔噔……
我听到一阵脚步声朝着卧室走了过来,还有刘静的尖叫声:“李洁,你拿菜刀干什么,给我放下。”
“妈,你不是说没有男人吗?今天搜出男人来,我就把他剁了。”李洁吼道。
我擦,听到李洁拿了菜刀,吓得我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如果李洁在卧室里看到了自己?她会怎么想?万一她真以为自己跟刘静有一腿,乖乖咧,想到这里,我全身一阵颤抖,估摸着以李洁的脾气,搞不好真会给自己来上几刀。
妈蛋,好汉不吃眼睛亏,真被她在刘静卧室里找到自己,一时半会根本解释不清楚。
“怎么办?”一瞬间,我脑门上已经冒出了汗,眼睛四处看去,卧室里就一个衣柜,两把椅子,还有一张床,能藏人的地方只有衣柜和床底下。
噔噔……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根本来不及思考,身体趴在地上,滚进了床底下,就在自己滚进床底的时候,耳边听到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人大力的推开了,然后我看到两双穿着拖鞋的美脚,雪白娇嫩的脚踝在自己眼前晃荡,我分不清那双脚是李洁,那双脚是刘静,两人的脚竟然同样的细腻娇嫩。
“刘静保养的真好。”此时此地我竟然在心里发出这样的感叹。
“李洁,你胡闹什么,那有什么男人。”耳边传来刘静呵斥的声音。
“不对,有男人的臭汗味。”李洁使劲吸了几口气,然后疑神疑鬼的说道,随后我又听到她说:“床单皱巴巴,被子也没叠,妈,你从来都十分整洁,现在竟然没有叠被子,是不是刚才你跟那个男人在床上……”
啪!
我听到一个清脆的耳光声,心里猜测八成是李洁被刘静打了一巴掌。
“瞎说什么,我是你母亲!”刘静的声音有点颤抖,可能既怕李洁找到我,又被李洁的话给气的。
“好,我瞎说,今天让我找到这个男人,一定剁了他。”李洁的声音充满了杀气,彻底暴走了。
“乖乖咧,刘静你打她干吗?这不是火上浇油,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在心里一阵郁闷。
吱呀!
耳边传来衣柜被打开的声音,还有李洁的怒吼声:“不在衣柜里边,肯定在床底。”
下一秒,李洁的脸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四目相对,一瞬间,我们两人都惊呆了,下一秒,我先反应了过来,立刻从床的另一边滚了出去,然后站起身撒腿往外跑。
“王浩,老娘今天要把你碎尸万段!”当我冲出卧室的门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李洁暴怒的声音。
嗖!
下一秒,我感觉身体旁边飞过去一个东西。
咣铛!
前边客厅的一个鱼缸被砸碎了,我看到碎鱼缸之中有一把菜刀,心里一阵后怕,暴怒的李洁竟然将菜刀朝着自己扔来,还好没有扔准,不然的话,自己肯定会被砍伤。
“李洁,不是你想得那样。”我扭头对她喊了一声,同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大门,连鞋子都没有换,直接穿着妥协逃进了车里,等自己发动开车子的时候,发现李洁也冲了出来,不过被刘静拼命的拉住了。
乖乖咧,自己这一跑,李洁肯定以为我做贼心虚,这个误会怕是解不开了,但是不跑的话,暴怒的李洁此时根本听不进解释,八成会砍自己几刀,如果刚才藏在床底的下的人不是自己的话,也许她还不会如此的暴怒和失去理智。
嗡……
我一踩油门,车子飚飞了出去,很快消失在江大的校园之中。
TOP Posted: 2020-12-06 13:48 #18樓 引用 | 點評
老王1024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21
威望:103 點
金錢:88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9-09-10

搂住快把后面贴出来
TOP Posted: 2020-12-10 22:19 #19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7, 03-03 2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