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 1-35章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 1-35章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捂奶罩子隆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24
威望:23 點
金錢:6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7-02

1024
TOP Posted: 2020-11-15 21:15 #9樓 引用 | 點評
月色诡异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4128
威望:413 點
金錢: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3-13

后面还有吗?
TOP Posted: 2020-11-17 23:28 #10樓 引用 | 點評
大陈陈 [樓主]


級別:俠客 ( 9 )
精華:3
發帖:1844
威望:292 點
金錢:248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5-30

 

第04章秦语的爱


  黎明到来,我和秦语仍酣战不休。
  “呜……呜呜呜……啊啊……啊……嗯……咿……咿咿……再……啊……再来……好……好……好美……要……要……要死了……啊……讨……不要……讨厌……啊啊……”
  “嗯——”我一声低吼,用精液再一次占领了那美丽的花房……
  “啊呀,糟糕,不会怀孕吧……”我和秦语无力地趴在床上,我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哎呀,”秦语听了我的话也是一惊。“都怪你,那么色,……”
  “那……那可怎么办啊……”我一时也慌了神。
  “那个,安全期什么的,你知道么?”
  “人家还是第一次呢,哪知道那个。”
  “……”
  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我虽然很爱秦语,但不舍得她这么早就……
  “欸,”秦语眉头一皱。“我看电影上,男生,那个过以后,会用手,帮女生,弄出来。”
  “什……什么那个?”这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讨厌,”秦语脸一红,一下扑到我怀里。
  “就……就是……女生……被……被……中……中出了以后……男生会……会抠……抠女生的……小穴……把……把……精液……弄……弄出来……”
  “中出”!“小穴”!……这样的词汇还是第一次从秦语口中听她说出来。我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这?这不太好吧。”我仍装着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哎呀,怎么那么麻烦啊,让你弄你就弄呗!”
  “那……那我就试试?”我装作紧张地说,但心里却是痒痒的。
  “来吧!”秦语仰面躺好,将大腿打开,整个阴部都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不自觉地用舌头挑逗了一下那可爱的阴蒂。
  “啊——”秦语像触电一样抖动了一下。
  “色狼,谁让你舔了?”恢复了镇静之后,秦语狠狠地踹了我一脚。
  我嘴上求饶,心里却想:“你个小骚货,马上,我让你求饶!”
  突然我心里一惊,我怎么会这样想?这还是那个钱明吗?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我那么爱秦语,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这还算是爱她吗?我难道爱的只是她的肉体和情欲的享受吗?……
  “快点啊,发什么呆……”秦语的催促把我拉回了现实。
  “哦,哦……”说着,我抚摸了一下她那粉嫩的阴唇,将一根手指慢慢插入那深幽难测的水帘洞中。
  “嗯……嗯……哦……”
  “你看看你,骚穴里那么多水,都能挤出来了。”
  我开始有意地用一些下流的话语挑逗着秦语那根敏感的爱欲神经。一边说,手指一边在她的小穴里搅动着。
  “哦……啊……哦哦……没……哦……没有那么多……多水……啊……哦……嗯……啊啊……老……老公……啊……哼……怎么……插……插……啊……插我……唔……”
  “那你喜欢老公插你吗?”
  同时,我加快了搅动的速度,还不停地用指尖刮蹭着她阴道的内壁。
  “啊……啊啊……喜……嗯……哦……喜欢……哦……老……哼……哦啊……公的……大……哦哦……大肉棒……咿……啊啊……呀……嗯……好……会……好会插……”
  就在她说这些的时候,我突然摸到了一个粗糙的地方。难道就是传说中的G点?于是,我开始对那里展开勐攻。秦语的反应果然剧烈起来。
  “咿呀……呀呀……啊啊啊啊……嗯额……不行……那里……不行……好……不要……啊啊啊……还……还要……啊……嗯嗯……好……好舒服……不行……不要走……啊啊……那……那里……咕……还要……不行……要……要被插死了……啊啊啊啊啊……去……去了……要飞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秦语的身体一阵剧烈地扭动,大腿突然地收缩,我的手被她撞了开来。
  这一撞不要紧,夹杂着精液的甘甜春水从她的小穴里喷射而出……
  “老公真坏……好舒服……刚才……”春韵犹存的秦语仍不时娇喘道。
  此时精疲力竭的我们抱在一起,就在这奋战过的、还残有血迹精斑淫水的床上,沉入了梦乡。
  昏昏沉沉之中,感觉下体彷佛有一阵阵电流通过,又痒又麻。
  急忙睁开眼,却发现是秦语在舔舐我的龟头。
  再向周围一看,已经不是秦语的闺房了,而是我的卧室。
  “老公,你醒啦——”秦语一边舔着,一边甜美地说。
  “这,这都什么情况?”我一时有点懵。
  “你还说呢,”
  秦语爬了过来,用手环上我的头。
  “我那房间给你弄得那么脏,我不得通通风,换换床单啊。所以就把你扛过来了。”
  “昨天,不好意思啊,你——”
  “没事儿,反正迟早是你的,免得夜长梦多嘛……”
  “……”
  本想说些什么,却莫名消失在嘴边。
  “哦对,我看你身上出了好多汗,就做了个活雷锋,帮你擦了一下。”
  我低头一看,衣服已经被换掉了,身上也十分清爽。当然,腰部以下是没有衣服的……
  “老公你知道吗?我给你洗身子的时候发现那个小家伙软的时候好可爱的,所以就……”
  昨天已经见识过秦语那一副淫荡样子的我,对她的这番话并没有太大的震惊。
  我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
  “你喜欢吗?”
  “什么话……”秦语捶了我一拳。
  “报告色狼老公,你可是我的男人,你敢让我不喜欢?”说着,用手握住那根微微勃起的肉棒。
  “你不也是?”
  “哈哈——”我们笑着,抱在一起……
  “语姐,”我摸了摸她的头。
  “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会吧,我想一个人再躺会。”
  “嗯——有事叫我啊。”秦语冲我眨了眨眼睛。
  “咔哒”一声,秦语关上了门,顺手也关掉了灯。
  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点点的灯火,思绪万千。
  白天的那些问题仍然萦绕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钱明,你喜欢她吗?”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出现在我耳边。
  “当然了!”我开始和那个声音对话。
  “那你喜欢她什么呢?她的肉体吗?”
  “她善良,活泼,还有……还有……”
  “你看你也说不好了吧。”
  “不不不,喜欢一个人不需要这些理由的。”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长久吗?你看她在床上的表现,你怎么知道她是爱你还是爱你的阳具?”
  “……”
  “今天她的淫荡你也看到了,你怎么知道以后她不会和别的男人上床呢?”
  “不!”我几乎快要疯了。
  “语姐不是那样人!她……她……她不是那种淫荡的女人!我……我能满足她!”
  “哈哈哈哈——”那个声音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
  “满足她?好好好,就算你说的都是对的,那如果有一天你被她榨干了,她还会在你身边吗?”
  “不!她爱我!她不会的!”
  “哈哈,真有趣!哈哈哈——”
  “有……有趣什么?”
  “有趣的是哪天你被戴了绿帽子被还蒙在鼓里呢!”
  “我……我……她……”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想知道怎么办吗?”
  “想,想,快,快告诉我!”
  “哈哈,”他停顿了一下。“很简单。和她分手。”
  “不……不……我做不到……我真的……我真的很爱她。打死我都做不到……”我几乎要哭出来。
  “哼,那看来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了!”说着,我彷佛感觉一只大手朝我脸上拍来。
  我急忙一闪。
  “咕咚——”
  睁开眼睛一看,我却躺在床下,身上已被汗湿透。
  刚才,真的只是个梦吗?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和秦语的家成为了我们的“战场”。床上,沙发上,地毯上,都留下了我们奋战的痕迹。后入式,站立式,女上男下式,野兽式,几乎各种体位我们都试了个遍。
  虽然她很少为我口交,但却从一个完全不会的菜鸟,变成了一个像是多年的老手,让我欲罢不能。
  可能是性激素分泌的比较旺盛的因素,我们俩的性器都有了较大的变化:我的阳具已经涨到19cm,直径也从原来不足5cm暴涨到和刘克差不多的6cm多,每次也从20分钟就投降进步到45分钟左右了;秦语就更夸张了,她的胸围几乎每天都长一个尺寸,现在已经逼近D杯大关了,现在她以前的衣服几乎都像是绑在她的身上,而她的小穴依然紧致,但却比之前更加敏感,皮肤也更加的细腻。
  不过,每天如此的奋战也让我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俗话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坏的牛。”这话真是有一番道理。
  有时我已是精疲力竭,她却仍然激情不减,似乎是个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
  每当我瘫软在床上的时候,那个梦中的声音,似乎又在我耳边回响,发出那尖锐的笑声,犹如是在嘲笑我一般。
  虽然我一直打算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但是父母已经结束了旅行,我和她做爱的机会也少了。
  时间转眼间就来到了八月,很快就要到去Z大报道的日子了。
  我决心要把那些问题弄清楚,但不能明说。于是,我想到了阅女无数的狗头军师——刘克。
  自从听说他也考上Z大之后,就很少听到他的消息。
  那天,我去了他的新家。
  “哎哟,钱明啊,好久不见啦……”刘克道。
  “你还说呢,”我捶了他一拳。
  “最近怎么没听你的消息了?”
  “来来来——”刘克神秘地说。
  他领我到沙发上坐定,拿起手机,翻了一翻。
  是一个女生的照片。
  “啊呀呀,这是哪部片子的女主角啊?”我打趣地说。
  “别瞎说,这是我女朋友。”
  “你小子可以啊!”
  “前几天,我去Z大那里的J市转了一圈,发现已经有一些新生去过了。“然后我就碰到她了啊。她叫吴梓娜,她也是我们G市人,也在Z大,法学系,你说巧不巧。“看,超正的呢。可惜不是处女了,唉……”
  “等会等会,”我赶忙打断他。
  “你们都?……”
  “哈哈,”刘克大笑道。“你小子也不差啊。语姐马上就要生了吧……”
  “去……”
  我突然想起今天的正事。
  “最近有些事情,想找你帮帮忙。”
  “说吧。”刘克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我将整个事情跟他概述了一下。
  “嗯——”刘克听完之后,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虽然比较难,但是我大概有个想法了。”
  “说说看。”
  刘克将他的计划和盘托出。
  为防止失败,我还提出了一个备用的计划。
  “嗯,就这么定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回了家,找到秦语,说:“今天我去刘克那里了,他想说老同学了,能不能聚一聚?”
  “可以啊。”
  “明天,就在他家里。”
  “嗯……”
  第二天中午,我和秦语打扮齐整,准备出发。
  秦语穿了一件浅色的短袖T恤,两颗浑圆的乳球簇拥在胸前;下面是一条牛仔中裤。简约之中透出那么一点性感。
  我驱车来到了刘克家。刘克和他传说中的女朋友已经等候多时了。
  “来来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女朋友,吴梓娜。”
  “钱明哥,秦语姐,你们好,我是吴梓娜,你们叫我梓娜就好。”吴梓娜的声音十分甜美。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女生,她比照片上更加甜美,一头长发盘在脑后,胸部倒不是很突出,身材比较娇小,一看就是那种学生妹的类型。
  “你就是梓娜啊——”秦语主动伸出手。
  “以后都是同学、朋友了,还请多关照啊。”
  “哪里哪里。”梓娜的礼数还比较周全。
  短暂的寒暄之后,我们在刘克家里吃了一顿便饭。
  都说女生总是有共同话题,秦语和梓娜两位不多一会就聊得不亦乐乎,看起来就像是多年的好朋友。
  酒足饭饱,我拽了拽刘克。
  他会意地说:“两位大小姐,我们老同学有几句话要说,你们聊,我们进去了。”
  “嗯。”两个女生异口同声地说道。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的计划可能有心的读者已经看出端倪。
  没错,就是通过吴梓娜之口套出秦语的想法,梓娜的头发里放着刘克弄来的高清窃听器……
  我们一进刘克的房间,就迫不及待地带上了耳机。梓娜和秦语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
  一开始,只是女生之间很平常的话题;渐渐地,梓娜开始触及秦语的感情问题。
  “语姐,你条件那么好,怎么就看上钱哥了?”
  “也说不好,可能冥冥之中就注定了的吧……”
  “那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特别吸引你的吗?”
  “嗯,可能有吧,但是我说不上来。”
  “如果有个男生,和钱哥一样特别能吸引你,条件又比他好,你会考虑那个男生吗?”
  “我不知道,但是……”秦语停顿了一下。
  “但是我努力做出不伤害钱明的决定吧。”
  房间里,听得分明的我,低下了头,心里彷佛有什么东西在往上涌。刘克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唉,感情这种东西谁说得清啊,是吧语姐?”
  “钱明是我爱的第一个男人,初中的时候我就想着要嫁给他。这么多年,我没后悔过,才把第一次都给了他;如果以后真有那么一天,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
  没想到秦语主动抖这么勐的料,我的精神又为之一振。
  “语姐啊,女人的青春多宝贵啊,如果只和那一个男人,不是委屈了自己的身体?”
  梓娜经过了刘克的“培训”,开始给秦语下套了。
  “梓娜,别胡说。虽然我对那方面比较……”
  这个时候,声音突然变小了,好像是秦语在和梓娜低声耳语。
  “那你就不怕把他榨干?”
  梓娜倒是非常“敬业”。
  “小声点……”
  又是一番耳语。
  “比他那方面能力强的男人多了去了,你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梓娜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我们还是能听得见。
  “……”
  秦语的声音还是听不清。
  “你这么性感,哪个男人看了不动心啊?”
  “讨厌……”
  这回只是听清了两个字。
  “你也太保守了吧,这种事情背着他才刺激啊……”
  听到梓娜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大概猜到刚才秦语的话的内容了。
  “可是他不是我的泄欲机器啊,我爱他,这难道不是爱人之间最基本的吗?……”
  听到这里,我慢慢摘下了耳机。听到这些,足够了……
  

第05章淫之初体验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个下午如流沙般在手中熘走。当我们离开刘克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半。
  我取了车,带着秦语准备回家。
  “语姐啊,你下午和梓娜都在聊什么啊,那么开心。”我试探性地问道。
  “哦,没啥,”秦语的语气中透着一点慌乱。
  “女生嘛,不就那么些话题。哎呀,你别问了。”
  “哎呦,有情况啊,”我打趣道。
  “你们是不是聊关于我的事了?”
  “没有啊,”秦语嘴硬道。
  “你别多想了,没啥,真的没什么。”
  “好啊,你个小同志,”我看了她一眼。“连你老公都敢骗!”
  “没……没有,”秦语慌乱地说。“我……没骗你啊。”
  “没骗我?”我又看了她一眼。
  “那是谁说我不能满足她的?”
  当然,我并没有听到她这么说。这样做只是将她内心的想法激出来而已。
  秦语听到我说这话,脸瞬间变了颜色。
  “好你个钱明,你居然偷听我们说话。说,你想干什么?”
  什么?她居然真说了?虽然我猜到她会说这些,但没想到说得这么露骨。
  秦语此时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做得不恰当,连忙解释道:“老公,我不该说你的,都是我不好。”
  “语姐,”我主动伸出手。
  “没事。我没怪你。你跟我说了实话,我得感谢你才对。”
  “你真的这么想吗?”
  “对啊,如果夫妻之间都能互相袒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彼此信任的话,离婚的,分手的,一定会少很多啊。”
  “老公,”我感觉到此时秦语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嗯,那我有些话,可能不中听,我只想请求你,你听了之后不要离开我,好吗?”
  我深知此时万万不可大意,为了保险起见,我说道:“这样吧,马上就到家了,咱们回家说。”
  “不,我……我就要现在说。”
  这次,秦语倒是很坚定。
  我见此情景,只得把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停车,熄火。
  “说吧。”我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其实,都是我不好。自从那天给了你以后,我发现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妙。那种单纯的快感,真的让我很享受。老公,我不是说你满足不了我,可能还是我对那方面的要求……老公,我真的很爱你,我也相信跟自己爱的人做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所以,当梓娜问我会不会和别的男人那个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会……”
  “亲爱的,别说了,我都懂,”
  我将手移向秦语的脸颊。
  突然,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回响:“钱明,你还记得她发春的样子吗,你能满足她吗?”
  “我……我不能……”
  “哈哈,那你怎么办?还是分手吧……哈哈哈哈……”
  “老公,怎么了?”秦语见我有些出神,摸着我的手说。
  “哦。没事,”我回过神来。
  “语姐,你喜欢什么,就去做吧。我不会怪你。”
  正是这句话,改变了我们的人生;或许也正是这句话,我和秦语一直走到了现在。
  秦语听懂了我的意思,惊奇地说:“钱明,你……你是认真的?”
  “那还有假?”我笑笑。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
  “可……可是……”秦语不解地看着我。
  “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说什么啊?”我继续笑着说。
  “如果你爱我,我就不怕头上的帽子会变成绿的;如果你不爱我,那我们就不会说这么多了。不是吗?”
  “老公,你……我……”秦语支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放心,我永远不会背着你偷汉子的。”
  秦语的眼睛里已经泛起了泪花。
  “这样吧,”我取下了我脖子上一直陪伴我的貔貅玉坠。“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你也别说什么,把这个还给我,我就知道了。我们都不受伤,你看怎么样?”
  “可……可是……”
  “说,可是什么?”
  “可是这是你最宝贵的东西啊……”秦语带着哭腔道。
  “瞎说,”我摸摸她的头。“有什么比你更宝贵的?”
  “讨厌,就会说这些好听的,”秦语轻轻地掐了我一下。“老公,以后我要是不在,或是不方便的话,也别委屈了自己。”
  “语姐,你说什么呢?”我不免有些吃惊。
  “别说什么了,你都这么说了,当然要公平啊……”
  我沉默不语,心里却是又喜又忧。……
  从那之后,我和秦语都逐渐打开了心扉。
  我们的生活也有了不小的变化:我们做爱的地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胆了,车上,公园里,楼道里,天台上,都曾留下了我们温存的痕迹;秦语为我口交的次数也多了,乳交也是驾轻就熟,不过虽然她几次主动贡献后庭,但我一直没敢尝试;秦语的衣着也越来越暴露,现在出门几乎都是低胸加短裙,有时甚至连内衣内裤都不穿,走在大街上,被无数色男视奸的她总有一种成就感,我也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性福”暑假很快就进入了尾声,去Z大报道的日子就在眼前了。
  我和秦语一致决定提前一个星期去J市,熟悉一下那边的情况。父母听了我们的想法,也同意了。
  Z大所在的J市是一座风景优美的滨海城市。虽然正值酷暑,但海陆间的空气循环让这里的炎热平添了几分舒畅。
  我和秦语的老家G市地处内陆,所以刚到J市,那咸咸的海风还让我俩有些不适应。但J市的繁华让我们很快爱上了这里。
  Z大校园内部也是美不胜收,一直是J市着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小河、树林、亭台、假山,无不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校园的美丽。
  现在还没有到报道的时间,校园内还比较冷清,只有三三两两的游客。
  “你好,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正当我们走在校园内的林荫道上时,树下突然窜出一个人影,把我和秦语都吓了一跳。
  “哦,我是Z大的大二学生,我叫冯杨。”那个人开始主动介绍自己。
  这个自称冯杨的家伙看起来很壮,身高在185cm左右,皮肤晒得黝黑,看起来很健康。不过,他的眼睛却一直色眯眯地看着秦语。
  “我们是大一的新生,来校园内转转的,”我主动道。
  “我叫钱明,医学系;这位是秦语,我的女朋友,金融系。”当我说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我看到冯杨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
  “那还请学长多多关照啊。”秦语用一种可爱的语气说道。
  “那,那是自然,”冯杨有些脸红。
  “这样吧,我带你们去你们的寝室转转吧。”
  面对学长的好意,我们自然接受了。
  “哎,哎,”秦语拽拽我,低声道。“看到没?学长的眼睛在喷火哟。要不待会拿他开第一刀?”
  其实我心里早有此意,没想到秦语和我心有灵犀。
  我故意瞪了她一眼。秦语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想法,冲我调皮地吐了下舌头。
  “学弟学妹!”光顾着秦语这一头了,却被冯杨甩了老远。
  “来了来了!”秦语喊道,一边冲我坏笑了一下。
  我也急忙跟了上去。
  林荫道离男生寝室比较近,所以冯杨先带我们去了我的寝室。我的寝室在2号楼的3楼,靠东边的一间。
  我们走进去,里面虽然不豪华,但是作为寝室,已经算是很高级的了。南北通透不说,采光也不错。
  寝室是三人制的,一人一张上铺床。
  “不愧是名校,寝室都这么豪华。”秦语由衷地赞叹道。
  “女生寝室其实更好哦。”冯杨说。
  由于我们来就是做好了报道的准备,带了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在冯杨的帮助下,很快就收拾好了我的东西。
  “我来试试这床怎么样,”
  我爬上了我的床,手按了两下试试是否结实,确认无误后躺了下去。
  “亲爱的,我这两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歇一会,你去做做你的事吧。”我看着床下的秦语,眨了一下眼睛。
  秦语立马会意地说道:“我没啥事,坐会就行,马上我喊你,还得去女生寝室那边呢。”
  我略微侧身躺在床上,这样既能看到下面发生的一切,也掩饰了我装睡的事实。
  “学长,好热呀,怎么不开空调啊?”秦语指了指墙上的空调。
  “现在放假,没电啊。”
  “真是热死了。”说着,秦语将自己T恤的领口向下拉了拉,还抖了抖胸前的衣服,制造些风。
  我相信从冯杨的那个角度,已经能看到秦语C杯的胸器和那深不见底的乳沟了。
  裤裆处已经明显隆起的冯杨此时缓缓站起身来,背对着秦语,俯着腰,走到窗子前,拉上了窗帘。
  秦语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好戏即将上演。
  “学长,你,你这是?”秦语站起身,假装警觉地说。
  冯杨微微地一笑,慢慢地走到秦语面前。
  突然,他一把抓住秦语的奶子,顺势把她摁在了我对面床位下方的衣柜上。
  我的心跳不禁加快了。
  “啊——”秦语大叫了一声,挣扎着从他的魔爪中逃脱。
  “小美女,”冯杨坏坏地说道。“我要你,我要你服侍我!”
  “学长,我求求你了,别这样了行不行。”秦语可怜地说。
  “别惊动了我男朋友,我不想让他……”
  “哎唷,还挺恩爱的嘛?啊?怎么样?我今天就是要让你大声地浪叫,让你男朋友看看你的骚样。哈哈哈!”
  “唔……”秦语还没来得及说话,冯杨的嘴就贴上了秦语的唇,发出“滋熘”的声音。
  秦语一直在他的怀中挣扎,当然,这都只是表面工夫。
  冯杨只是吻了一会,就失去了耐心。
  秦语趁机说道:“学长,只要别惊动钱明,别进来,我,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可以吗?”
  “早这样老子也不费那么多功夫了,”冯杨松开了秦语。“这么半天了,你也不脱下来给老子欣赏欣赏,有没有诚意啊?”
  秦语犹豫了一下,咽了口口水,慢慢地将T恤脱下。
  “啧啧。”冯杨猥琐地咋了咋舌,一把扯去了秦语白色的乳罩。那两个诱人的乳房跳了出来。
  秦语也没想到他的举动,“啊——”地尖叫了一声,用手捂住了胸部。
  冯杨也不含煳,一把拽住秦语的手。这样,她的上半身就完全暴露在了冯杨面前。
  “这奶子,真好看。”说罢,在秦语的乳头上狠狠地吸了一口。
  说不上来为什么,我觉得一阵恶心。
  “嗯——”秦语闷哼了一声。
  “学长,你,你还满意吗?可以了吗?”
  “你个小骚货,”冯杨又揉了揉秦语的奶子。“我那里都快炸了,你不帮我弄出来就想蒙溷过关?”
  “可,可是……”
  “可是什么?我叫你男朋友了啊?”冯杨威胁道。
  “好,好,我帮你弄,”秦语连忙求饶道。
  “学长,怎,怎么弄啊?”
  “哈哈——”冯杨听秦语同意了,大笑了几声,便迫不及待地解开裤带,掏出那根通红的肉棒。
  “用嘴,怎么样?”
  冯杨的肉棒长度上和我差不多,但是勃起后却比我的更弯一些;而此时,我的老二的情况也和他差不多。
  秦语缓缓地蹲下身子,面对着冯杨的大肉棒,纤纤玉手不自觉地抚摸上去,轻轻套弄了几下,然后托着他的阴囊,舌头即将触碰到他的肉棒。
  “他妈的,你个小骚货,给老子跪下来舔!”冯杨恶狠狠地说道。
  很难想象,这是那个带我们游览校园的儒雅学长。
  秦语听后,抬起头,用一种乞求的眼光看着冯杨。
  冯杨根本不买账,一下抓住秦语的头发。
  秦语疼得失去了平衡,自然跪在了冰冷的地上。
  这一幕看得我有些心疼,但很快就被一种快感占领。
  秦语没有再作抵抗,仍是将手托在原来的位置。舌头慢慢地伸了出来,轻轻地在冯杨已经紫红的龟头上游走。
  尝试过这种滋味的我深知这样的快感,尤其是不经意间掠过那敏感的坳凼,那种想射却射不出来的感觉会让所有男生欲罢不能,只能乖乖地享受它。
  果然,冯杨很快就受不了了,说道:“你,你这个,骚货,啊,好会舔,真,真骚,快,快帮我弄出来,快……”
  秦语倒是不心急,妩媚地看着冯杨,一边舔,一边慢慢地将他的龟头吸入嘴中。
  此时的冯杨想必已是精虫上脑,欲火焚身了。他一把按住秦语的后脑勺,想让秦语更加深入。
  秦语也深知冯杨此时的状态,开始将他的肉棒全根吸入。
  虽然在家里秦语已经能将我的肉棒完全吸入,但由于冯杨的更弯一些,所以还是费了一番周折。
  不过,冯杨看起来倒像是被插入的那个,头上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秦语卖力地吸着冯杨的大肉棒,还伴随着吸口水的声音,这在我们家中已经习以为常。但冯杨已经有点支持不住了。
  “学,学妹,真,真会吸,喔,好舒服,比,比自己弄强,强多了……”
  听到这里,我突然很想笑。原来还以为冯杨学长是床上老手,没想到只是个单身屌丝。
  “他妈的,把女朋友送给他可惜了了……”
  我心里虽这么想,但却期待着最后爆发的那一刻。
  秦语此时也加快了吞吐的速度,胸前的两颗肉球不停地前后摇晃。冯杨则目不转睛地看着。
  也不过套弄了十几下,冯杨一声闷哼,死死地把秦语的头按住,贴在自己的裆部。
  秦语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嗯嗯——”的声音表示回应。
  不知过了多久,冯杨放开了秦语。
  秦语一下挣开冯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你个小骚货,”冯杨的马眼处还在流出白色的液体,肉棒也没有软下去的倾向。“说,我的精液好不好喝?”
  “好,好喝,”秦语低着头慢吞吞地说道。
  “学长,可以了吗?”
  “哼,你个骚货,都到这个程度了,给我看看你的骚逼可以吧?”冯杨有些无赖地说道。
  “学长,这,这。”
  “诶对哦,你男朋友也睡了不少时间了吧……”冯杨故意拖长了音,威胁道。
  看到这一幕的我,有一种跳下去一拳打死他的冲动。
  秦语低下了头,微微地点了一下。
  “哈哈,”冯杨一边笑着,一边把秦语抱到了旁边的书桌上。“把大腿给老子打开。”
  秦语犹豫了一下,还是岔开了大腿。那短裙下的黑色蕾丝内裤在她白花花的大腿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扎眼。
  冯杨看到这样的风景,不住地如乡下人进城一样的赞叹道:“啧啧,真骚,真好看……”
  “学长,行了么?”
  “别蒙我,把裤头给我脱了!”冯杨又恢复了一派流氓嘴脸。
  “学长,不,不要……”秦语的眼角甚至有些泪花。
  冯杨一看秦语这样,反而得寸进尺道:“你脱不脱,不脱我来脱了啊!”
  “学长,不行啊!”秦语尖叫道,泪水决堤而出。
  “我,我自己来。”说着,秦语缓缓地讲裤头褪至脚踝处。
  那美丽的洞窟便让除了我和她双亲之外的人开了眼。
  “咝——”冯杨倒吸一口凉气。
  “还,还,粉粉的咧,比,比片子上日本女人的好看多了,怎么,怎么这么多水?”
  我清晰地看到,冯杨的大肉棒抖动了两下。
  “学长,这,这下可以了吧?”秦语哭道。
  “别急呀,小学妹,”冯杨猥琐地笑着。
  “你不是喜欢喝我的精液吗?来,老子让你喝个够!”说着,冯杨一下扑到了秦语身上,桌子发出“咯吱——”的响声。那根粗壮的肉棒在秦语的下身笨拙地乱戳,却始终不得要害。
  再看秦语,她在冯杨的怀里乱撞,却又像是主动往他怀里送一样。
  “学,学长,快,快放开,不行,不行的啊,不要啊啊——”秦语叫道。
  作为她男友的我却知道她心里的那团火也已经到了爆燃的边缘。
  “叮铃——”冯杨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放开了秦语,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骂了一句,冲进了洗手间。
  没过一会,冯杨出来了,但身上的衣服却整理齐整,裤子也穿好了。
  面对正坐在桌子上抽泣的秦语,深深地鞠了一躬,说:“学妹,不好意思,刚才太冲动了,对不起。”说完,脸一红,冲出了房间。
  我看他走出了房间,急忙跳下了床。
  秦语有些抱怨地说:“还没到重点呢,跑了。”
  “都给人用嘴巴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那里还没进去呢,你不也没看够吗,小色狼?”
  “看?看有什么意思?”
  我按住她的肩膀,学着冯杨的口气说。
  “当然要实际操作一下喽!我的小美女还没给喂饱呢!”
  “也就是你看着了,不然我早就把他撂倒了。”
  秦语看看我已经快爆炸的肉棒。
  “这么长时间,快憋坏了吧……”
  我也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欲火,就势按住秦语,在那已经泛滥的小穴门口,我没有做过多无用的停留,一下将肉棒滑入,直接插到最深处。
  “喔,还是老公厉害,今天危险期,待会别弄在里面哦。快,快来吧。”
  此时我也不管什么技巧了,一个劲地疯狂攻击秦语的小穴,每一次都深插到底,直入花心。
  “小贱货,刚才还给别人吸,还想把小穴给别人肏,看我怎么惩罚你!”我故意用这些词汇刺激着秦语。
  “我,我是骚货,请老公尽情惩罚我,肏烂秦语的小穴,快,喔喔——”秦语也积极地回应着。
  “叫你发骚,叫你发骚……”
  伴随着下流的语言,我一次次的冲击着秦语,我们的身体也一次次的贴合、分离。
  我干脆将秦语抱起,她也将腿顺势绕在我的腰上,背对着门的方向。就这么抽插了快一百下,秦语的反应突然剧烈了起来。
  一会儿工夫,我就感到龟头处有温热的水流不断拍击,她也丝毫不吝啬自己的浪叫声。
  “啊啊——”的声音震得我耳膜都有些疼痛。
  刚才忍了很长时间的我,此时也快到了爆发的时刻,于是急忙从她的小穴中抽出,对着门的方向喷出了压抑已久的精液。
  “啊——”的一声传来,我一开始以为是秦语因为我的抽出导致小穴的空虚而发出的浪叫。不过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秦语的声音。
  秦语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们俩同时向门口处看去……
  “梓娜?怎么是你?”
TOP Posted: 2020-11-19 21:39 #11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8, 01-24 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