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保洁王姐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保洁王姐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老白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57
威望:18 點
金錢:176 USD
貢獻:66 點
註冊:2011-06-06

引用
引用第1樓梓铭於2020-11-20 14:34發表的 :
开头很好,期待后续

谢谢,账号有问题,总提示第一页无法回贴,发不出来。

第2节

我整理好自己,掀开门帘,王姐已经换上下班后穿的高跟鞋,在洗手池前整理头发。镜子里的她神色冷漠、双眉微蹙,压根不看我一眼。
她身材娇小,年龄虽已近四十,腰身却不像其他中年妇女那样发福,感觉不到臃肿,只是圆乎乎,非常有肉感。尤其是屁股,又圆又翘,可能以前经常劳动,显得很结实。这一点我以前就发现了,平时遇见她,我最喜欢走在后面看她左扭右扭的屁股,不过只是过过眼瘾意淫,年龄差别这么大,我从来没付诸行动的想法。
但是今天和往常不一样,发生了这么奇幻的事,看着刚刚和我热吻过的王姐,回味着软香在怀,体内的洪荒之力又开始蠢蠢欲动,阴茎再度硬了起来,顶起高高的帐篷。我缓缓走到她身后,她的臀部好像芬芳的花朵一样诱惑着我,好像黑洞一样吸引着我。
我缓缓来到她身后,深情地呼唤了一声:“王姐。”双手色胆包天的环住了她的腰,心中忐忑不已,深怕她会立刻转身离开。
她的身体微微一震,却没有试图挣开。稍停了片刻,长长叹了口气:“小混蛋,你把姐的心搞乱了。”
我抚摸着她柔软温暖的腹部,闻着她的发香,在耳边轻声说:“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盘好头发,没有说话。
忽然王姐猛地转过身来盯着我,我心虚的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心悬在了半空,“对不起就完了?”王姐大声说道。
我呆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小混蛋,占了姐的便宜,姐要你还回来”。说完她伸出双臂勾住我的脖子,嘴巴接着凑了上来,我们又吻在一起。
事情变化的太突然,两个人明明刚分开不久,却好像已经过了几十年。她把我搂地紧紧的,嘴巴疯狂吸吮,我也努力回应着她,两只舌头来回穿梭,热烈亲吻着。
不用分心控制她的头,我的双手得到了解放,不由自主摸向她鼓鼓的胸部,揉搓起来。
幸福来的太突然,来不及多想。我一边和她亲吻,一边解开她的扣子把胸罩推上去,她没有丝毫反对。两只奶子掉了出来,我一手一只把玩着。她的奶子虽然不如前女友结实,但个头着实不小,我稍一用力,奶子就像面团一样从指缝间流淌出来。不断揉捏,奶子就不断变化着形状,她发出轻微的呻吟声,紧紧搂住我。
很快我不满足于已经到手的奶子,双手顺着光滑的后背向臀部摸去,没想到她的裤子是松紧的,我心中窃喜,用指尖挑开裤子和内裤的松紧带,轻松钻了进去,整个手掌覆盖在她的屁股上,仔细体会着这个丰满大屁股的手感。果然翘是有原因的,她的臀部饱满富有弹性,像两个巨大的保龄球。我把她的屁股蛋揉来揉去,十根手指深深陷进肉里,时不时用力抓一下,她会疼的叫一声,却不阻止我,只是扭动一下身体,和我相视一笑,好像在鼓励我继续。
两只手继续移动,在臀缝处会师,指尖下方是一条深不可测的沟壑。我将手指从屁股缝缓缓插进去,即将触碰到她的重点部位,她忽然说“不行”,下意识想推开我,但我哪肯松手,抱着她的屁股往我怀里一拉,“啊…”,她轻呼一声,仅仅象征性地抵抗了一次,就再度和我紧紧贴在一起,无可奈何地把头靠在我肩上,轻轻喘息着,任由我轻薄。
我继续探险之旅,两只手探到底部后随即向两边掰开,她的屁股就被掰成两瓣,一松开它又弹回原状,再掰开、再松开……她最隐密的部位被我反复玩弄,指尖屡屡从肛门和阴唇上扫过,她会扭动身体表示抗议,但我的指尖并不停留,她没有阻止的充分理由,指尖扫过私处带来的阵阵快感谁能拒绝,反复多次后,她只能默许。如果这时有一个摄像头在裤子里拍摄,我想一定可以看到她的阴唇和肛门一张一合。
王姐的呻吟声逐渐变大,朱唇微张,脸上满是红霞,我感到她的臀部肌肉在不断收紧再放松。看着她媚态横生,我故意问她。
“姐,舒服吗?”
“嗯。”
“还有更舒服的。”说完我突然把她的裤子和内裤向下扯去,两条浑圆的大腿暴露在我眼前,我迫不急待想干她了。
王姐突然一惊,急忙弯腰把裤子往上提。
“别这样”,她慌乱地阻止我。
我不理她,都这样了难道你想反悔吗?肯定和刚才一样故作矜持,我用力把她提起来让她反过身去趴在洗手池上,想从后面干她。
“放开我”,她挣扎的力气大了很多,让我几乎无法控制住她的屁股。
“你再不松手我生气了。”
看着镜子里咄咄逼人的目光,她好像真的生气了。我有点心虚,毕竟这是头一次,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真不知道。纠结了一会儿我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
她马上提起裤子,快速把衣服整理好。
我站在她身后,两个人在镜子里看着对方,面无表情,谁也不说话。
高涨的热情被突然打断,好似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明明她也想的,为什么又拒绝我?当年的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心中懊恼之极,脱口而出:
“你真自私,从来不顾别人的感受”,我对她嚷道。
王姐转过头有点疑惑地看着我,目光却并不厌恶。
我愤愤地盯着她看,对视了一会儿,她突然咯咯笑了,一下把我搞懵逼了,这是咋回事?
“真是小屁孩,还生气了。”
她一边笑一边缓缓抱住我,我不知所措。
“去把大门锁上”,王姐轻声说道。
她这句话一出口,我好像满血复活,荷尔蒙冲破天际。
我转怒为喜嘿嘿笑了一声,马上巅巅儿地跑出去锁门,顺便还把刚才那只摸过她阴部的手指拿起来闻闻,好像没有味道,又好像有股骚味,呵呵。
我们公司租的写字楼,下班后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大门是个玻璃门,保安偶尔会上来巡视。我找到U型锁,从里面把大门锁上,这回万无一失了。
我尽量稳重地走回去,免得让她觉得我猴急。自从和大学女友分手以后,这几年我的确没有谈新的女友,经常靠五姑娘解决问题,能不急吗。
我回到盥洗室,却没有看见她,不过女厕所的门关着。
我叫了她一声,里面回应:“你先等会儿。”
我听到有水声传来,原来她在里面洗浴,看来她是个爱干净的人。那我也不能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我把小弟弟用水洗了洗,再用卫生纸擦干。
我来回踱着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好像眉毛都在笑。
过了好久女厕的门才打开,她端着水盆和一些衣物走了出来,看着我抿嘴笑了一下,进了小隔间,又把门关上。小隔间是盥洗室里的一个小房间,是给保洁员用的,里面有一些工具还有她的私人物品。
又等了好一会儿她才出来,问我:“你洗了没有?”
“我昨天洗过澡”,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刚才悄悄洗过。
“再去洗洗。”
她不等我回答就转身回到小隔间,拿出一个干净的水盆,里面有一块新的小方巾。
“给。”
她递给我,嘴唇红润润的,好像比刚才漂亮了。
“你帮我洗吧,姐。”
我嘻皮笑脸地说,一边拉开拉链把阴茎放出来,在身前晃着。
她的脸微微一红:“滚,自己洗。”
我拉住她的手:“好姐姐,你帮我洗嘛,你洗的干净,我洗的不干净。”
她瞪了我一眼,转身过去接热水。我兴奋地赶紧把裤子脱掉站在她身边。
王姐把毛巾摆湿,蹲下来包住阴茎擦洗起来,一股温热的感觉迅速从下体传到全身。
她仔细地给我擦洗阴茎、龟头、阴囊,还把包皮撸下去擦拭里面的冠状沟。我心想,她的手法这么娴熟,在家也经常给她老公洗鸡巴吧?如果她老公知道他媳妇马上就要被我操了,会怎么想,嘿嘿嘿。
在她的刺激下,刚才软下去的阴茎渐渐翘了起来,很快一根又红又粗青筋缠绕的肉棒就大大咧咧横在她面前,距离她的脸还不到二十公分。我悄悄观察她的反应,她看似没什么反应,可脸更红了。
“姐,已经洗干净了,给我亲一下吧。”我得寸进尺,扭了一下屁股,阴茎向她甩去,吓的她连忙躲开。
“找别人给你亲去。”她站起来转身走开。
呵呵呵,终于万事俱备了,我看着她收拾完活计,趁她不备从身后猛地一把把她横抱起来,她惊呼一声紧紧搂住我的脖子。


點評

    TOP Posted: 2020-11-20 15:24 #3樓 引用 | 點評
    老白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57
    威望:18 點
    金錢:176 USD
    貢獻:66 點
    註冊:2011-06-06

    第3节

    我抱着王姐快步走到会客厅。会客厅布置的很漂亮,有精美的装饰和宽大柔软的布艺沙发,走廊的灯光透过玻璃隔挡照进来,朦朦胧胧,而幕墙窗外已是夜幕低垂,周围的高楼发出或明或暗的灯火。
    我轻轻把她放在窗边的沙发上,替她脱去高跟鞋。她顺从地躺在那里,温柔的看着我,胸部起伏,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在她妩媚的目光中,我作势要扑,“姐,我来啦”,却挠在她胳肢窝,她咯咯咯笑了起来。两个人又粘在一起,疯狂亲吻。
    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舌吻后,她艰难的把头扭到一边,大口吸着气。
    “你会不会嫌姐老?”
    她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也不想回答她的任何问题,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做爱。
    我只说了一句“别说话”,就立刻又堵上了她的嘴。
    我紧紧抱着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她搂在怀里,两个胳膊像铁箍一样箍着她,越箍越紧,嘴里也使劲吸吮着,仿佛要把她吸干似的。
    终于就要得到她了,我激动的全身热血沸腾。
    这次王姐不在被动,积极回应着我,大口喘着气,双手在我身上乱摸。
    我再也等不及了,双手胡乱扒拉开她的衣扣,两只大白兔滚了出来,原来她早已把胸罩脱掉。
    我脱掉自己和她的所有衣服,向前一扑压在她身上,几条腿纠缠在一起,两个人终于坦诚相见了。
    她丰满的肉体非常柔软,趴在她身上没有一块硌人的地方,非常舒服。
    我尽情地享受着她,她也热情回应着我,双手楼住我的后背不断摩挲,两腿缠在我屁股上不住耸动下体,毛绒绒的小山丘到处寻找我的阴茎,嘴里不住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她的阴部已经非常湿滑,体液甚至蹭到我大腿上,阴茎几次险些陷入泥沼,都被我故意滑开。
    看到她已动情,我却不想这么快进入,不慌不慌忙向下一路吻去,亲吻她小巧的耳朵、滚烫的脸颊、光滑的脖颈、耸立的奶峰,接着又穿过柔软的小腹,终于抵达桃源,一股湿热气息扑面而来,淡淡的沐浴乳香味混杂着王姐的体味。正当我分开她的双腿准备埋头品尝那迷人的芬芳,忽然她抓住我的胳膊往上拉。
    “姐受不了了,上来吧”,王姐紧紧抱住我,身体滚烫。
    我无奈暂时放弃桃源,像肉虫一样蠕动到她身上。她的双腿勾住我的屁股,两个人的阴部紧紧贴在一起,阴茎被挤在中间。
    她扭了扭下体,好像在对小弟弟说“快进来”。看着她渴望的眼神,不忍心再让她等待,我直起身体,扶着坚硬的阴茎对准她的阴户,向下按去。
    虽然光线有点暗,但她已经抬高了屁股迎合龟头,阴道口已经一片湿滑。我加大力量,挤开狭窄的入口,缓缓插入她滚烫的阴道。一但进入,粗壮的肉棒就被四面八方的肉壁紧紧挤住,虽然有不少的润滑液,可每前进一步仍要突破重重叠叠的阻拦。我以退为进,反复深入,几番努力以后,长长的阴茎终于全部插入阴道消失不见,耻骨紧紧挤在了一起。我和她同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全身放松下来一动也不动,体会这久违的充实感和满足感。
    短暂的停顿之后,我轻轻的抽动起来,阴茎全身已涂满了她的爱液,除了阴道口仍比较紧以外,再没有任何阻滞。我把她的双腿抬起来架在肩上,双手抱住大腿,前后抽送起来。
    王姐微微张开了嘴唇,我每插一次,她就发出“嗯”一声。
    我加快速度,每一次都全部插入,撞在她的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她的呻吟声随之连成一线:“嗯…嗯…嗯…”,声调渐渐升高,阴道口开始一阵一阵收紧。
    我略感意外地看着她,心想有这么敏感吗。忽然她抓住我的手腕,急切地说:“快一点。”
    我迟疑了片刻,马上搂紧她的双腿,臀部像上满发条一样快速抽动起来,每一下都重重撞在她丰满的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啪…”
    声音比刚才更加响亮,我估计在公司最远的办公室也能听见。
    呻吟声也已经变成了叫喊声,她赶紧用手遮住嘴巴,可能是不好意思,但怎么挡的住,叫声还是透出来,扩散到整个公司。
    “啊…啊…啊…啊…啊…啊…”
    怀里抱着汗津津的肉体,听着久违的叫床声,我感觉阴茎已经涨到了最大,每一次插入都把小阴唇一同插进去,每一次抽出都带动着深外的嫩肉向外翻开。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忽然她十指紧紧抓住我的手腕,阴道紧绷,阴茎竟然无法抽动了,我只能深深顶着她,她的身体一阵颤栗,我知道她高潮了。
    也许太敏感也许太久没有亲热过,她的高潮竟然来的这么快,我有点不敢相信。
    过了一会儿,王姐的身体逐渐松驰下来,恢复了喘吸的声音,放开我的胳膊向一边歪去。
    我轻轻躺在王姐身旁,欣赏着她侧卧的美丽曲线,线条从娇小圆滑的肩头开始,一路下降,通过山谷似的小蛮腰,突然隆起一个巨大的臀部,比肩还要高耸,我想起屁股大过肩的老话,可她这么快就到了高潮,让我有些意外,更有些成就感。
    这真是一具诱人的肉体,我忍不住伸手抚摸。
    王姐醒了,她从高潮的余韵中苏醒过来,转过身体和我面对面躺下。
    我让她枕着我的胳膊,把她揽入怀中摩挲着她的脊背。
    “刚才舒服吗?”。
    “嗯。”
    “有多舒服?”
    “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高潮了?”
    “嗯,可能我老公好久没有搞过我了。”
    “多久?”
    “差不多一年了。娃上大学以后他就知道打牌,回家吃完饭就睡觉,连话都没几句。”
    “那以前呢?”
    “刚结婚时他整天搞我,我不想搞他非缠着要搞,后来就少了,我也不知道为啥。”
    “那你想要的时候咋办?”
    “还能咋办,忍着么,难道去勾引男人。”
    “谁说没有,你勾引我了。”
    “明明是你勾引我。”她不服气的拧了我一下,我疼的叫了一声,反手在她奶头上捏了一下,她却咯咯笑了。
    一番打闹嘻笑之后,她抬起一条腿架在我身上,紧紧拥住我,又闭上了眼睛。
    我在她屁股摸了一会儿,就向下边摸去,手掌覆盖在阴户上。那里阴毛不多,又湿又热。我揉捏着肥厚的阴唇,它柔软的像刚出笼的馒头,馒头中间有个泥潭,每当手指经过这里,就会不由自主陷进去。我在洞里面挖弄了一会儿,里面泥泞不堪,她闭着眼睛没有反应,我就继续向下摸去,没想到触到她的肛门。
    她急忙伸手过来拉我:“不要摸。”
    女人的肛门第一次被男人摸总是不好意思的,潜意识里她们会觉得这里脏,可我没有听她的,用指肚按住肛门,掌心扣在阴户上。
    “让我摸一下,就一下。”我平静地对她说。
    她听到我异常平静的口气,犹豫了一下没有再阻止我,只是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提防我做出其它过份举动。
    我用指尖感受着肛门的形状,肛门的肌肉有很强的收缩力,一会儿硬,一会儿软,收缩起来变成硬硬的一团,松驰下去软软的陷成一个凹坑,但却好像没有入口。
    “这是什么?”我故意逗她。
    她不吭声。
    “好像有个洞洞?”
    她还不吭声。
    “哇,是屁眼。”
    她憋不住笑了。
    “我能进去摸摸吗?”
    “不行。”她用脚蹬了几下空气,表示反对。
    “你老公摸过吗?”
    “没有。”
    “我能摸摸吗?”
    “不行。”她又用脚蹬了几下。
    “你老公用鸡巴操过你的屁眼吗?”
    “没有。”
    “我可以用鸡巴操你的屁眼吗?”
    “不行。”
    “怎样才能操你的屁眼?”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不行我就来硬的。”
    “你敢来硬的我就告你强奸。”
    “我现在就强奸你。”
    我起身作势要强奸她,谁知她比我更快,一下把我掀倒,一屁股坐在我身上,抱住我的头伏身就亲了起来,我们又缠在一起。
    女人要是抛弃了矜持很可怕,王姐彻底放开了,她像小鸡啄米一样啄着我的眼睛、鼻子、耳朵、脖子和乳头,我安静地享受着她的舌吻,身上到处都传来又痒又麻的感觉,尤其是她舔我奶头的时候,真是受不了,直到她玩累了趴在我身上。
    我搂住她香喷喷软绵绵的肉体,特别喜欢这种亲密无间全面接触的肉感。
    王姐的大奶子无遮无拦地压在我胸口,突出的奶头清晰感觉的到。我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不时用力向下压,两只大奶被挤成圆饼,真是无与伦比的享受。
    我抓住她的两瓣屁股朝上拉,她会意的支起上半身朝上挪了挪,两只奶子一左一右垂在我眼前,我抓着它们向中间一挤,就把我的脸盖了起来,四面八方都是温润的乳房,太舒服了。
    “你的奶子太舒服了”,我发自内心的赞叹。
    王姐笑盈盈地说:“玩吧,都给你玩。”说完就把奶子压在我脸上揉起来,成熟女人真好。
    我含住她的奶头,一会儿吸、一会儿舔,吸完这个舔那个,舔完那个吸这个,吃地津津有味,舔地她娇喘不断,就是有点闷,喘不过气来。
    玩够了她的奶子,我又把手伸到底下扒拉她的屁股,那里才是我最向往的地方。
    在我的魔爪蹂躏下,她的屁股瓣又开始分分合合。我勃起的阴茎正斜指前方,不时碰到她的大腿和湿乎乎的阴部,她发觉后就把屁股凑过来想把阴茎套进去,有几次甚至浅浅的刺开阴道口,可都被我躲开。她扭来扭去就是套不住,急的在我胸口打了一巴掌,生气的撅起了嘴。
    我嘿嘿一笑,连忙捧住她的脸把她的小嘴熨平,保证不动了。
    王姐双手撑着沙发,屁股再次向……后缓缓移动,直到碰到火热的龟头,反复触碰几次调整到适当的角度后,缓缓坐下来。
    她用柔软的阴户压在我最坚硬的龟头之上,稍一用力,阴户就被龟头从中间挤开,她毫不在意,继续往下压,一点一点把我的阴茎全部吞没。
    王姐微闭双眼舒了一口气,两只大奶悬在胸前。我趟在下面任由阴茎被火热的阴道吞噬,心情激动不已。
    她坐在我身上,上身前倾,双手撑在我的胸膛上,屁股开始缓缓的一起一落,阴茎时隐时现,两团黑乎乎的阴毛相互交织。
    她上下套弄一阵子,又改为转圈研磨,肥大的臀部欺负着那根倔强的阴茎,只顾自娱自乐,好像忘掉了我的存在,只是偶尔睁开眼和我对视一下,抿嘴一笑,又继续陶醉在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中,口中不时发出长长气息,嘤嘤呻吟着。
    我静静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今天下午我们还只是普通同事,甚至刚才我想亲她都不可能,而现在她却全裸骑在我身上,用她身体最私密的部位主动套弄着我的阴茎,太不可思异了。
    她长着一个世人少有的翘臀,被它夹着不知比我前女友舒服多少倍。她还长着一对丰满的乳房,让人看见就忍不住想抓住它。
    我伸出双手抓住它们,和着她起伏的节奏,轻轻揉搓着。没想到她竟然按住我的手背,用力挤压她的奶子,真是一个外表贤淑内心淫荡的女人。
    我用指头捏住她的奶头,轻轻捻压,疼的她“哦……哦……”直呼,看来她非常喜欢这种轻微虐待的感觉。
    她套弄的速度逐渐加快,下体越来越湿滑,身体快速地起伏,然而这种姿式很消耗体力。
    “我不行了。”
    她终于累的一屁股坐下来趴在我身上,张嘴喘着粗气。
    我知道轮到我了,拍了拍她的屁股:“抬起来一点。”她顺从地撑起肘,调整好位置,下体和我分开一些距离。阴茎被释放出来一半,另一半和龟头仍被她夹住。
    我开始耸动屁股,从下往上把阴茎顶入她的阴户,再靠重力落下来,接着又顶进去。
    她的阴道在这种姿式下张的比较开,阴茎在她滑溜溜的体内上下穿梭毫无阻力,如鱼得水。
    我扶着她的屁股持续不断地攻击着阴部,她开始有节奏地发出“嗯……嗯……嗯……”的呻吟,散开的头发垂在胸前,两只奶子像秋千一样前后摆动,突出的奶头在我身上来回磨擦,又酥又痒。
    头一次搭档我们还不够默契,有时顶的劲太大阴茎就会掉出来,她就马上伸手抓住阴茎重新塞进阴道里。
    也许这个姿式比较省力,我做这种体位时间特别久,只要不是抽插太快,可以长时间坚持不射。
    而她只需趴在那里保持身体稳定,不要让阴茎掉出来,其它的交给我。
    阴道摩擦产生的快感一波接一波扩散到她全身,胳膊越来越软弱无力,王姐再次伏倒在我身上,在我耳边不断喘着粗气。
    “我来的比较快……你也快点……”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我说。
    看来她真的很敏感,是时候发起最后的总攻了。
    我搂住她的背,用力把她的奶子压扁,狠狠吸住她的嘴,下体开始快速耸动。
    “啪…啪…啪…啪…啪…啪…”
    六块腹肌爆发出惊人的力量,长长的阴茎一次次拔地而地,刺入她的黑洞,快速磨擦带来的快感成倍爆发出来。
    她紧紧抓住我的胳膊,十指深深陷入肉里。嘴巴被我堵住,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听起来像哀怨的呜鸣,又像喜悦的哭泣,
    下体产生的快感越积越多,小腹像一座正在快速蓄水的水库,即将漫过大坝。
    她的呜鸣声越来越急促,我感到她的身体逐渐僵直,阴道口开始收紧,死死夹住我的阴茎。
    我用尽全身之力冲刺,在被她完全夹死以前,疯狂撞击了几十次,终于和她一起越过了坝顶,达到了快乐的颠峰,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了。
    积攒多时的精液一股又一股激射而出,打在阴道壁上,仿佛可以听见滋滋的声音。烫的她全身颤抖,阴道像挤奶一样快速挤握着阴茎,挤出更多出的精液,灌满她的宫腔。快感像潮水一浪接一浪把我俩淹没……
    不知过了多久,我逐渐清醒过来,感觉身上沉甸甸的,王姐趴在我身上,像一团滩软的泥,阴茎虽然软了但仍然插在她身体里。
    经历了两次高潮后,她双眼紧闭呼吸均匀,睡的很香很甜,一股热呼呼的鼻息不断吹在我耳旁。
    我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体会着这久违的高潮。她悠悠醒转过来,仰起头和我对视一眼,噗嗤一声笑了,满脸幸福。
    “你真厉害,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
    能得到女人这个评价,对男人来说是最高的肯定。我坏笑着说:
    “是吗,那我操你舒服还是你老公操你舒服?”
    她打了我一下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又若有所思地说:
    “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心里乱的很。”
    “是因为在卫生间看见我的鸡鸡心动了吧。”
    “不知道,你在厕所亲我的时候,心里就特别乱,内裤都湿了。”
    “亲个嘴就湿,你真骚啊。”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你是我的第二个男人。”
    我抚摸着她的屁股,满心欢喜。
    “你也是我第二个女人。不过我大学女友的屁股没有你翘,奶子没有你大。”
    王姐知道我上大学时谈过女朋友,毕业后分手了。
    “我们村的林姐也说我的屁股比别的女人翘,说能吸干我老公呢。”她说完捂着嘴笑。
    “那你把我也吸干吧。”
    “你还行吗?那好来吧。”她支起头歪着脑袋笑着说,还故意扭了扭屁股,我变软的阴茎还在她的阴道里泡着呢。
    可是没想到不动还好,她一扭屁股就有精液从里面流出来,她“啊”了一声赶紧夹紧屁股压在阴茎上,这要是流到沙发上,很难清理。
    “要流出来了,怎么办?”她不知失措。我看着惊慌的她笑着说:“赶快拿纸呀。”下身也稍稍用力抵住她的阴户,阻止精液流出来。
    茶几上有抽纸,她努力探过上半身去拿纸盒,下身和我牢牢粘在一起不敢分开。
    终于拿到了,她赶紧抽出七八张垫在屁股后面,又抽出几张拿在手里,缓缓抬起屁股擦拭。
    “呀,你怎么射这么多。”她嗔道。
    “谁说都是我的呀,也许是你的呢。”我看着手忙脚乱的她,不忘调戏。
    “怎么还有啊。”她已带哭腔,手里的纸湿透了,她只好重新坐在阴茎上堵住缺口,腾出手来又抽出几张纸。
    阴茎终于全部出来了,她紧紧捂着裆部小心翼翼下了沙发,站在地上,低头清理。
    我也迅速抽出几张纸裹住阴茎,开始清理。
    一地卫生纸。
    会客厅中弥漫着两人体液混合散发出的气息,淫糜极了。
    我猛然想到一件事,心里一沉:“坏了,没有戴套。”
    她扭头瞪了我一眼:“才想起来呀,哼。”
    她稍稍整理完成,顾不得穿衣服,穿上鞋就朝盥洗室跑去。
    做爱一时爽,打扫太麻烦,若是不戴套,日后苦难言。
    TOP Posted: 2020-11-20 15:52 #4樓 引用 | 點評
    老白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57
    威望:18 點
    金錢:176 USD
    貢獻:66 點
    註冊:2011-06-06

    第4节

    我仔细检查了沙发,确认没有留下污渍。光着脚走了出去,在盥洗室看到王姐,她正在洗手池前擦洗身体。
    我站在后面饶有兴致的欣赏起王姐的身体。她的皮肤不像别的女人那么白皙,散发着健康自然的光泽。她丰满但不胖,不论肩、胯,都很圆润,几乎看不到突出的骨头,腹部也只是微微隆起,不像很多中年妇女腰上满是游泳圈。而她的身材最诱人的还是臀部,饱满微翘,像切开的两瓣西瓜。她拥有一个能让无数男人心动的臀部,那里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诱人的芬芳,然而她的老公竟然一年了也不碰她,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盥洗室里灯光明亮,一男一女一丝不挂,墙上巨大的贴墙镜毫无保留的展示着两个人的隐私部位。
    女人就是这样,刚才那会儿还躲在卫生间里清洁,现在和我有了亲密接触,就可以赤条条无视我的存在。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屁股,阴茎又蠢蠢欲动了,这么好的肉体,只爱一次怎么够。
    “看什么看,还没看够!”王姐撇了一眼镜中的我,那眼神好像我在占她便宜,可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在看你的屁股。”
    “屁股有什么好看,你没有吗?”
    “你的屁股特别好看,又圆又翘,比那些小女孩扁扁的屁股不知好看多少倍,早就想摸一摸了。”我走上前去握住她两个屁股蛋。
    “那你今天满意了。”
    “还没有。”我又向前一步,把直挺挺的阴茎从她两腿之间插了进去,她惊呼一声反射般地把腿夹住,那浑圆的大腿本来就几乎没有缝隙,被她一夹,我的阴茎就被紧紧夹在大腿和蜜穴之间的三角位置,热乎乎的包裹着。
    她扭了扭屁股,发觉底下杵进来一根棍子,显然已经被我得逞。正如我总结女人,已经被占领过的阵地不会再有巨烈反抗,她只是笑道:“唉,到底还是年轻。别闹了。”
    我却不理她,开始前后耸动着阴茎,蹭她的阴唇,像性交一样,很快就感到有水渗出来。
    “你真是个流氓……嗯……”
    “那你喜不喜欢?”我笑嘻嘻地趴在她背后,双手绕到胸前兜住她的两只大奶,向上抛了抛,像两只装满水的气球,份量可不轻啊。又用手指夹住突起的奶头捻压。
    乳头传来的骚痒让她咯咯笑起来,紧跟着又是捻压的迫痛,让她蛾眉微蹙呻吟起来。
    我把下巴靠在她肩头,吮吸她的脖子、轻咬她的耳垂,耳鬓厮磨。不多时,她就喘息连连,身体渐渐低伏下去,大腿不停挤压我的阴茎。
    “嗯……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嗯……”话虽这么说,屁股却仍不住地向后蹭。
    我控制住激动的心情,想着那芬香的桃花源,暂时放开了她,慢慢蹲下去。
    她发觉我没了动静,好奇地回过头,发现我正盯着她的屁股看,抿着嘴笑了。
    “真有这么好看?”
    “好看,让我仔细看看,不要动。”我伸手把她的两条腿分开,让阴户露出来。她不好意思的扭来扭去,但是看我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顺从的张开了腿。
    我几乎钻到了她胯下,凑到阴户近前观察。
    她的阴部已经洗过了,大阴唇肥肥的,两片粉褐色的小阴唇一左一右像两扇紧闭的门,阴道口因为充血微微张开了一点,偶尔一开一合,黑乎乎的洞口若隐若现。
    “真好看,这就是我刚才战斗过的地方吗?”我笑嘻嘻地说。
    “不准看了。”她害羞准备关闭城门。
    可是我却早有打算,看准桃源直接亲了上去,嘴巴正好盖在她的阴户上,一股腥骚气扑鼻而来。
    她“啊”了一声连忙躲避,却被我抱住大腿动弹不得。
    她撑着盥洗台踮起脚尖试图躲开,鞋都掉了,但在我紧紧搂抱下怎么也摆脱不了,我的嘴巴象吸盘一样牢牢吸在她的阴户上。
    她尝试了几次无法脱身,长吁一声道:“你这个小色狼,真会玩,啊……”
    我继续扩大战果,把她一条腿抬起来搭在我身上,让阴部完全暴露出来。她被我从阴部顶着口交,只有一只脚支撑着身体,勉强站立着。
    如果有外人在就会看到这样淫糜的场面,她仿佛是骑在我脸上,而我竟然钻到她裆下仰面舔着她的阴部。
    我吸吮着她肥美的阴户,撩拨着敏感的小花蕾,接着推开重重叠叠的屏障深入阴道。我的舌头有时像一把柔软的毛刷,有时像一只灵活的泥鳅,反复刺激着敏感部位,把她的阴部搅的湿滑不堪。而她太久没有得到性爱的滋润,不断呻吟,淫水汩汩而出。
    我还装作不小心用舌尖滑过近在咫尺的肛门再迅速离开,那里的神经异常敏锐,她整个人都会一震,但过后却没有任何阻止我的意图,也许她以为只是意外。反复意外了几次,我发觉她竟然有意无意的把肛门向我这边送,女人总是这样,你要是直接问她“我想舔你屁眼”,她肯定坚决说不行,但你悄悄舔了,她却会装做不知道。我暗自偷笑,转而重点攻击她的屁眼,那一条条细细的褶皱肌肉力量惊人,把屁眼围的密不透风,我的舌尖用力抵在入口左右摇晃想钻进去,却怎么也不能成功,顶多钻进去一点点。
    然而王姐的身体反应却大了很多,下体强烈的刺激一阵阵袭来,她伸手想推开我的头,却使不出力气,身体阵阵颤栗,腿软的就要站不住,几乎要坐到我脸上。
    “小混蛋,姐……姐今天要被你搞死了……快进来……”她再也站立不住,趴在台子上。
    我给她穿好高跟鞋,擦了擦嘴满意地站了起来。王姐浑圆的屁股向后撅着,门户大开。镜子里的她酥胸粉红,眼神波光鳞鳞柔情似水。
    我把她的胯向上提了提,使屁股撅的更高,扶着狰狞丑陋的阴茎抵在阴道口,龟头上下磨蹭着她的淫水。
    “你要我干什么?”我故意问。
    “操我,快点操我。”
    “操怀孕了怎么办?”
    “没事,我上环了。”
    “操哪里?”
    她不说话,用屁股向后撅,想把阴茎套进去。
    我不让她得逞,继续调戏。
    “说,操哪里?不说就不操。”
    到了这个关头,她不得不放下所有矜持。
    “操我的逼,操我的逼。”她又向后一撅。
    这次我没有犹豫,挺着屁股向前一拱,两股力道迎面相撞,阴茎直刺入阴道深处。
    “啊……”她惨叫一声,下巴高高仰起,两个性器毫无间隙的结合在了一起。
    温暖的阴道包裹了我,我再次进入了她的身体扶着屁股抽插起来。这里前不久刚刚经历过一次高潮没有任何干涩。
    “啪……啪……啪……啪……啪……啪……”
    阴茎每次都一插到底,她的屁股被撞出一圈又一圈的臀浪。
    每撞击一下,王姐都会发出一声满足的叫声,经过几次性爱,她已经彻底放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撞击一边欣赏眼前的美景,往下看,是臀浪叠起的屁股,往上看,镜子里是寸布不着的她,眼神迷离、脸颊粉红,像一只发情的母狗不断叫喊,两只奶子前后甩动,像是要飞出去。
    王姐真是一个难得的尤物,成熟的女人没有矫揉造作,和她做爱真舒服,我要给她毕生难忘的一次性爱。
    我把大拇指放在嘴里嘬湿,按在王姐的屁眼上揉动起来。她沉醉在性交的快感中,毫无戒备。我揉了一会儿向下压去,密无间隙的屁眼被挤开,第一个指节钻了进去。她发现了我的入侵企图,立即背过手想阻止我。我早有准备,另一只手从容地抓住她的手腕,压在腰上,让她无法动弹。而她的右手支撑着身体腾不出来,肛门第一次被我插入的羞耻感让她扭动屁股想摆脱窘境,却又不愿摆动太大怕阴茎滑出来,左右为难只能喊道:“不要摸那里,不要摸那里。”我故意反问:“不要摸哪儿?”那个词她说不出口,只能默认了。
    肛门口比阴道紧的多,四周的肌肉一圈圈围上来,把拇指紧紧夹住,她用力想把异物挤出,却让阴道变紧了几分。
    好在有口水的润滑,我一边转动拇指一边趁她放松的片刻向里插,最终整个大拇指都进去了,而且还在里面挖弄,甚至能感觉到一进一出的阴茎。
    屁眼被入侵,不时传来轻微的胀痛,还有一点点便意,王姐在享受着阴茎摩擦阴道快感的同时,也被肛门的胀痛和羞耻感折磨着,无法专注享受交媾带来的欢乐。毕竟那里是排泄的器官,要是抠出来脏脏的东西就太难为情了。
    “你在干嘛,不要再摸那里了。”她有点不耐烦了,大声向我抗议。
    不能给她思考的机会,我突然加快了撞击速度,腰像炮机一样全速推动着阴茎向她的肉穴冲刺,动力充沛几乎没有间歇。
    “啪…啪…啪…啪…啪…啪…”
    她的屁股被猛烈撞击着,陡然增加的快感让她无法考虑肛门,淫水一股股从深处涌出,又被龟头带出体外。
    “啊…啊…啊…啊…啊…啊…”
    我另一只手继续抠着她的屁眼,在她的承受力范围内甚至稍微用力扩张,同时不忘调戏她,催残她的羞耻心。
    “你老公有没有操过你的屁眼?”
    “啊…啊…啊…呜…呜…呜…”她已略带哭腔。
    我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啪”的一声很清脆,白嫩的屁股上出现了一个粉红的五指印。
    她“啊”的叫了一声赶紧用手挡在屁股前面。
    “有没有?快说。”我又啪的一巴掌打在另一边屁股上。
    “呜…呜…呜…没有…”被我打了两次后,她终于开口了。
    “那不是太浪费了,让我操你的屁眼好不好?”
    “呜…呜…呜…不行…”她努力用残存的理智回答。
    “啪…”换来的又是一巴掌。
    “好不好?”左右开弓啪啪啪连续几巴掌,打的她屁股两边通红。
    “呜…呜…呜…好…操我的屁眼,你操死我吧…”她甩着头大声哭喊。
    强烈的快感不断在下体累积,屁眼产生的胀疼和快速增加的快感交织一起,被侮辱蹂躏的耻辱感让她更加感到极度兴奋。她拉扯着自己的奶子,叫喊声越来越大。
    “啊……”
    终于,一声嘹亮的长鸣之后,她又一次达到快乐的巅峰,阴道再次紧紧吸住我的鸡巴,一股滚烫的淫水喷浇在龟头上。
    她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瘫在洗手台上,身体不住抖动,享受着高潮带来的极度快感。
    我被她滚烫的淫水一浇,和阴道不断的挤压,下体的快感差点突破临界值,连忙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努力压制住射精的欲望,一动也不敢动。
    望着这个越来越淫荡的女人,我决定试一试肛交,她刚才同意过了,嘿嘿。
    我悄悄退出阴茎,一大股淫水从阴道涌出,我接住一些涂抹在她的肛门上,又向里面塞进去一些,用湿乎乎裹满淫液的阴茎顶住入口,趁屁眼的主人还没有恢复意识,向前一挺,整个龟头就挤了进去。王姐又“啊……”的大叫一声,头仿佛被人猛的提起,露出痛苦的表情。
    屁眼真紧,像戒指一样紧紧勒着冠状沟,甚至勒的我有点疼。
    “疼……你快出来……你快出来……”她一边喊着,双手向后推我,却被我按在背上,只能无力的抓着空气。
    “疼吗?我轻一点。”我一边安慰她,一边坚定地向里挤,在润滑液和刚才手指扩张的帮助下,阴茎很快消失在她的屁股之中,我满足地长出了一口气。
    她的屁眼虽说经过扩张和润滑,但第一次被阴茎入侵,难免还是胀疼。镜子里的她紧咬嘴唇、眉心拧成一团,高潮产生的美妙余韵还未消退,肛门却传来开裂般的胀痛,两种感觉叠加在一起,让她说不出的难受。
    王姐头发凌乱散开,一缕一缕贴在脸上,眼神孤立无援,恍惚中她在镜中仿佛看到一只柔弱的羔羊,被身后的野兽恣意蹂躏,细长的脖颈和白嫩的奶子满是兽爪的红印,就连从有人涉足的娇嫩肛门也被粗暴地插进一根雄性性器官,自己这只无力的羔羊即将成为饥肠辘辘野兽的美餐。
    “太难受了……你轻点儿……”她不断地挣扎衰求,每一次挣扎只会带来更多的痛楚。
    “不要乱动,放松,放松就不疼了。”
    我稍稍停顿,一边等她适应,一边体会着阴茎被直肠包裹的紧迫感,真是太爽了。
    过了一会儿,她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了。木已成舟,她不再反抗,肛门肌肉也松驰了一些,我开始尝试缓缓抽动,直肠里似乎分泌出液体,抽送渐渐不那么生涩。
    做过以后才知道,抽插直肠其实没有阴道舒服,没有突破层层叠叠的那种感觉,但是肛门口实在太紧了,带给阴茎大的多的压迫感。
    王姐呜呜咽咽已是任人宰割的样子,我逐渐加快了抽送速度,她的喉咙里又开始发出“嗯嗯嗯”的呻吟声,分不清快乐多一些还是痛苦多一些。
    抽插了一会,越来越顺滑,我一边攥住她的手,另一边拽着她的头发,开始用力撞击,像骑士驾着骏马在草原上驰骋,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就像轻快的马蹄声。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变成了淫荡的叫床声,高亢嘹亮。
    “啊…啊…啊…啊…啊…啊…”声音大的估计连楼下的保安都能听的见。
    她刚刚经过一次高潮,身体仍处在高度敏感中,肛交带来的羞耻感和快感叠加在一起,比单纯快感更加强烈。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啪啪声越来越大,在寂静的公司里格外响亮,两个人的快感越积越多。
    “爽不爽?”我大声问她。
    “爽……”
    “我们俩在干什么?”
    “操逼……”
    “操你什么?”
    “操我屁眼……”
    “操你屁眼爽不爽?”
    “爽……”
    “骚货,我要射了。”
    “射进来……都射进来……”
    她的肛门像指环一样紧紧箍着我,叫声越来越大,身体夸张的越绷越紧,在快乐和耻辱的交织中再一次达到高潮,比上一次更加猛烈更加持久。
    我也用尽最后的力气重击了几十下,死死抵住她的肛门,几乎同时爆发了,阴茎在直肠深处尽情喷射,每射出一发子弹,就带来一波无比畅快的快感,突突突发射了十几次,强烈的快感把我送上云霄,久久不能平息,全世界都不存在了,只有快感。
    彻底的满足之后,我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轰然倒在她背上气喘吁吁,只想躺下好好睡一觉。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小手在抚摸我,还有个温柔的声音轻声说:“小坏蛋,你真棒……”

    (完)
    TOP Posted: 2020-11-20 16:18 #5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3, 01-22 2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