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复活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5989
威望:55 點
金錢:531 USD
貢獻:9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6 大结局

  星光下,郑钰和马蔺俩人坐在屋顶,看着天上的星空。

  想起昨天那幕此刻仍是心有余悸,谁也没想到会半中腰杀出这样一帮人马来,
谁也没想到会演变成当街枪战的情形,当时的危险,子弹在头上横飞发出的尖啸
声,让人想起就浑身冒冷汗。

  「对不起,这回算是把你也给拖下水了。」郑钰脸上带着歉意。

  「哼哼,说这干嘛?」马蔺豪爽的拍了他的肩头。「你当初替我挨过一枪,
今天我也还你一条命,公平合理。拿我当兄弟就别说什么对不起。」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段先去外地避避风头,等风声过去了再说呗。反正港城这种鬼地方每天
都有砍人杀人,枪战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哎对了,你知道那帮人的来头吗?」

  「具体的不知道,但是,我大概能猜得出来。他们是冲我老婆来的。」

  「你老婆……这么说她真的没死?」

  「应该是,这件事我觉的和两年前的张天命案有关。我那个大舅哥陈峰,恐
怕也是知道内情的。张天被人杀了,本来锁定的嫌疑人是赵林赛,但是我老婆为
啥要去替他作证?」

  「哎对了,赵林赛死了。」

  「死了?估计也是那帮人干的。还有尹媛媛,杨新晓肯定也是那帮人下的毒
手。」

  「我有点不明白,你当初既然早就知道你老婆根本没和赵林赛出轨,你当初
又跑去找他找事是为什么?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上次不是说你老婆在广西怎么样?」

  「那是我诈他的,我信口胡说而已。我就是不相信陈琳能看得上这样的人,
结果一诈就诈出实话来了。陈琳根本没和他在一起,那么这就奇怪了,她为啥要
去作证?还有如果她没死……陈峰是怎么去认得尸体?我觉得,陈峰应该是知道
陈琳没死的,他为什么要骗我?」

  马蔺瞟着郑钰,点根烟抽上。

  「你家的事我倒是不懂,但是我知道一个人如果隐名埋姓装死离开自己的所
有亲人两年不敢出现,要跑路跑到这种程度,那肯定是有人追着要他的命。就像
我现在这样,手上两条人命,我肯定也会这样做。」

  「人命?陈琳……她一个女的,她会有什么人命?」

  「对呀,没有内情她干嘛替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作证?干嘛装死消失?干嘛有
人要追杀她?」

  「你是说……陈琳因为某种内情,才去替赵林赛作证?因为替赵林赛作证,
所以才会有人追杀他?所以她才会跑路?」郑钰觉得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亮了一
下,湖边的那两具尸体,两年前的那两个钓鱼客,是谁,究竟是谁……

  「说老实话,这事我觉得你得去问陈峰。」

  陈峰……

  第二天早上,马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他说是已经找好了道上的朋友,
那人认识个蛇头,帮他联系了一条往台湾偷渡的船,马蔺走了。

  去找陈峰吗?应该去,只有他能解答自己的答案,应该只有他。

  还没想到怎么去,手机响了。还以为是马蔺打来的,但是一看号,郑钰就愣
了。居然是妹妹郑琴的手机号。他不知道该不该接,因为郑琴不可能知道这个号
码。难道是警察设计的圈套?还是那帮杀手的余党贼心不死?

  铃声一直在响,最后他接了。

  确实是郑琴的声音,郑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号码的?」

  「哥,对不起……」那边郑琴说着就已经哭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郑钰一阵紧张。

  「喂,郑钰是吧?」声音变了,是男人的声音,郑钰一听就听出来了,是那
个老警察陈建国的声音。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号码的?」

  「你和马蔺在一起,我们已经知道了。这号码是马蔺最近办的,这一查不就
查出来了。」

  「你们想怎么样?我告诉你这事和我妹妹没关系。」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的,你知道赵林赛也死了吧。」

  「不是我干的。」

  「我知道不是你干的,是那帮杀手们干的,就是绑架你的那帮人。包括尹媛
媛、杨新晓也是他们做的,我们抓到了一个活的,他已经全都招供了。」

  「你们抓到了?」郑钰心中一阵轻松。

  「是的,包括你妻子陈琳没有死这个情况我们也知道了。我先在这儿跟你说
个对不起,你没杀人,是我们怀疑错了你。」

  「……」郑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是这样,我们想和你见个面,好好谈一谈。有些情况我想你有权利知道。」

  「什么情况?」

  「比如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还有当年死的到底是
谁。这一切事情的缘由难道你不想知道吗?」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我叫你妹妹跟你说。」……

  一个小时之后,郑钰和陈建国终于第三次见面了。

  郑琴跟在郑钰的身后,两人走进客厅。客厅内就坐着两个人,陈建国和邵文
杰。两人看见郑钰之后都站了起来,陈建国脸上带着歉意的表情:「你放心,我
们不是来抓你的。事情已经搞清楚了,你没杀人,我们来这里是跟你道个歉。」

  「你不是说……」

  「我知道,你坐。」陈建国重新坐下,「有些事情你必须得知道,而且我们
还有事情想要拜托你帮忙。」

  「什么事?你先告诉我那帮人是干什么的。」

  「他们是职业杀手,被人雇来杀你妻子的。他们最终的目标就是你妻子,你
知道他们的幕后老板是谁吗?我想你应该能够猜得到。」

  「是和张天得死有关吗?」

  「是的。」

  「难道是张天家的亲戚朋友?」

  「对,就是他姐姐张晓霞。」

  「那那些照片?」

  「那些陈琳被施暴负伤的照片,是你妹妹拍的。但是除此之外的那些照片,
还是个谜。」

  「什么?」郑钰扭回头惊讶万分的看着妹妹郑琴,郑琴躲避着他的眼神。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郑钰真是觉得心里跟开了锅一样翻腾着,没想到啊,
竟然是郑琴。她为什么瞒着我?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郑琴低着头不敢看他,她现在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心里此刻也是刀剜
的难受,要说自己当初没有一点怀疑那是骗人,但是她既然知道是和张天有关,
而且既然嫂子不要自己声张,她也就顺水推舟的装糊涂了,但是后来嫂子蹊跷的
死去,她也更没机会在澄清。

  现在,她跟本无法面对自己的哥哥。

  「好了好了,她也是身不由己,如果她敢揭露此事,说不定她自己的生命也
会受到威胁。」陈建国站起来,示意郑钰冷静:「你看,现在这基本上已经弄清
楚了。」

  「那你们既然知道是张晓霞在幕后干的,为啥还不去抓她?」

  「她已经跑了,枪战当天,她就已经离境了,去了意大利了。从这点上看,
更能断定她是蓄谋已久。现在人在国外,不好抓啊。」

  「你们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不是,你看看这个。」陈建国说着打开笔记本电脑,上面有一段视频录像。
「这是你收到的那封邮件,我们的网警追踪了这封邮件,最后查到是本市的一家
网吧里发出来的。我们调出来了监控录像,你看看这个女人是谁?」

  郑钰仔细看看,一个长发女子的侧影,熟悉的感觉,他的脸不由得凑近了屏
幕。

  过了会儿,女子似乎下机了,等她站起来向柜台这里走来的时候,脸的正面
全完呈现。郑钰的心忽的一下飘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来。

  「陈琳……」

     ***    ***    ***    ***

  来到陈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

  郑钰按了按门铃,过了一会门开了,陈峰出现在面前。

  进去之后左右看看,陈峰问要不要喝水,然后就关上了门进了厨房,郑钰穿
过客厅正想往里面走,但是厨房里突然一阵响动,再回头一只手已经把他狠狠推
到了墙上,接着一把冰冷的枪口顶在了他的脖子上。

  陈峰低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谁让你来的?」

  郑钰没有说话,陈峰老练的在他身上搜了一下,但是没有摸到任何武器。他
慢慢的转回身,陈峰的眼睛里闪动着绝望的凶光,就像一条受伤被逼上绝路的野
兽。他的枪口并没有离开,但是慢慢松开了手。

  「你这是干什么?你媳妇儿呢?」

  「我让她走了,在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谁让你来的?」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在大街上出的那些事我都知道了,你以为那帮人会善罢甘休?」

  「你知道那帮人是谁?」郑钰直视着他的眼睛。

  陈峰没有回答,但是枪口依旧没有离开。示意郑钰坐到沙发上去,郑钰顺从
的走过去,但是视线一直没离开陈峰的双眼:「你知道那帮人是谁?你也知道他
们到底要干什么。这么说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陈琳的事情。」

  「坐下。」

  「两年前死的是谁?那具尸体是谁?」

  「坐下!」

  「陈琳还活着,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我看过那份验尸报告,那上面说
陈琳吸毒,这不可能,这不是她!」

  「我说你给我坐下!」陈峰的声音就像岩石在摩擦。

  郑钰坐下了,陈峰用枪指着他,推到窗户边,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没见有
什么异状,这才又返回身来。

  两个男人相对而坐。

  「你……见到她了吗?」还是陈峰先开的口。

  「我想是的。」郑钰的声音很轻。

  「她现在在哪儿?」

  「我不知道……」

  「我早说过让她别回来的,她就是不听!她就是舍不得你,有人想要她的命!
她现在有危险,这都是因为你!」

  「原来你真的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那你怎么……你不是警察吗?」

  「警察也不是万能的,你以为我要是能帮得了她我会袖手旁观吗?我他妈就
是没办法才会出此下策。你懂不懂?你懂个屁呀!」陈峰的情绪一下子变得很激
动,几乎是在咆哮。

  「那我呢?难道我就帮不上忙?!」郑钰激动的脸色通红,也站了起来。

  「你,你两年前就帮不上忙,两年前她出事的时候你在哪儿?」陈峰不屑的
口气真的是把郑钰给激怒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是他的心病,是他心里的疮疤,
先在被人给血淋淋的揭开了。

  「那天晚上我给打晕了,你是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当时我也在场。」

  「什么?你也在场?」

  「我再说最后一遍,你给我坐下!」

  郑钰没有坐,直接往前走了两步,胸口直接顶上了枪口,直视着陈峰的眼睛:
「你知道我有多想念陈琳吗?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妹妹吗?你想开枪,开吧?」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最后陈峰的眼神软了下来,枪口垂下。

  郑钰又坐下。

  陈峰此时好像丧失了全身的力量,坐在沙发上,郑钰有种感觉,对面的这个
男人似乎在一瞬间变得苍老了许多,缓缓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发出,道出了两年前
的那个夜晚所发生的一切。

  「陈琳出事前两个月,就是张天死亡的那个晚上。她给我打电话,她在电话
里哭了,她说她做错了事对不起你,向我坦白了一件令我无比震惊的事情。」说
者陈峰抬眼看了郑钰一眼,「那就是她有外遇了,整整一年了,她在外面有别的
情人,而且这个情人就是雨人!」

  「什么?」郑钰当时整个人就木了。

  「你说……雨人……这不可能!」

  「不可能?你这个当丈夫的,你就没有好好想一想。他一个女人家,成天收
集雨人的资料,都痴迷到了那种地步,你就没想过她不单纯是好奇?你就没有想
过这事到底正常不正常?」

  「她喜欢雨人?那是个罪犯啊!」

  「罪犯怎么了?你知不知道斯德哥尔摩侯群症?她就是这种类似的情况。没
错,她是迷上雨人了。你不知道吧?她觉得雨人是个除暴安良的侠客,她觉得能
作为这样一位侠客的情人,她觉得这是最刺激最浪漫的事儿。她就是这样跟我说
的,她说她知道对不起你,她爱你,但是她也爱雨人,她也同样无法拒绝这种诱
惑。」

  「那个雨人,你知道他是谁?」郑钰咬着牙低声问道。

  「张天,就是死了的那个,就是他,他就是雨人。」

  「是他?这怎么可能?」郑钰脱口而出。

  「怎么不可能,警察给你看过一些照片吧,除了陈琳被打伤的照片之外,还
有一些雨人受害者的照片,那些照片就是来自于张天,都是在他的电脑里发现的。」

  「电脑里……」

  「总之,她告诉我说她们俩保持着情人的关系已经有一年了,但是现在,她
不想再保持下去了。她反悔了,她说她终于发现自己是多傻多天真的一个人,居
然和杀人犯同床共枕了一年,为了一个罪犯背叛了自己的爱人和家庭。她说她不
敢告诉你,所以只能向我求助。我问她到底是谁,她说是张天。」

  张天,郑钰苦笑。这家伙只闻其名,连面都没见过。他就在小琴的球馆里兼
职教练陪打,而陈琳也在那里帮忙,两人平日里肯定就有接触,现在有了外遇,
更是方便。

  我要是平时多去看看,估计也能发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郑钰的心里真是
悔恨交加。

  「她为什么……我是说她为什么不再和……张天……」

  「她说她翻然悔悟了,她说她以前觉得雨人是个侠客,但是时间长了发觉这
个人和自己想的有很大的偏差,但是她不敢和他公然决裂,她怕自己有危险,所
以才打电话给我。我叫她不要轻举妄动,然后我过去找她。」

  「你为什么不让她赶紧离开那儿?」

  「是她说她想要张天认罪。等他认了罪再由我把他抓起来,我知道危险,让
她不要自行其是,但是晚了,到那儿的时候,我只看见张天已经对她在动手了,
把她打得浑身是伤。」

  「这就是那些照片?」

  「对。就是那些照片上的伤,那就是张天打的。」

  「到底是谁杀了他?」

  「我,我把这王八蛋给杀了,一刀就把他给捅死了。他把陈琳给打成那样,
我就是把他碎尸万段也不解恨,我一刀宰了他算是便宜他了。」

  「你一个人去的?你为什么不报警?张天是雨人的话,你完全可以带人抓住
他。」

  「抓他?怎么抓?难道连陈琳一起抓?别忘了陈琳早就知道他真实得身份,
算起来这是包庇,同样要坐牢的。而且两年前,张天也根本不是我能动得了的。
两年前,薄书记还没调来,市里的老大还是那个文老大,张晓霞是他的情妇。而
且最关键的一点,那些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张天就是雨人。」

  「你说照片在他的电脑里。」

  「是,但那并不能表明那就是他拍的,想办他,证据必须特别过硬才行。而
且他现在死了,死人嘴里没口供,这就更说不清了。我杀了他之后,等我冷静下
来,我就知道事情麻烦了,他姐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那个赵林赛就是你安排的吧。」

  「没错,要保住我和陈琳,就必须找个替死鬼。赵林赛就是最好的选择,他
是个小混混,进过少管所。以前和张天发生过矛盾,张天带人打过他一顿。而且
他没有不在场证明,本来一切都很简单……」

  「陈琳不同意,对吧。」郑钰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陈琳就是这样一个人,
善良温顺,看不得别人受苦,尤其是别人为了自己受苦。

  「对,她不同意,她不愿意让别人为自己受过。她说她有办法,第二天她就
跑去让你妹妹把她身上的伤都给拍了下来,然后她把张天电脑里的那些照片也给
收集了起来,后来我听说她自己跑去给赵林赛作证去了,我就知道坏了,张晓霞
肯定会怀疑。果然张晓霞后来怀疑了,陈琳就打给她电话说她手里有对付她的证
据,她弟弟是臭名昭着的变态连环杀手,她有证据有照片,要是把她逼急了她就
把这些证据公诸于世,雨人不是别的一般什么犯罪,到时候就算是她的后台也罩
不住……」

  说到这儿,陈峰长叹了一声。

  「那天南湖的那两个人,就是张晓霞派来的吧。」

  「对,张晓霞派他们来把钥匙抢回去,同时要陈琳的命。但是这个事被我事
先知道了,所以那天晚上我吃完了饭之后根本没走远,就在暗处看着,等你被人
打晕了我才出来。」

  「是你,是你把我从水里给捞出来的。」

  「是我,当时你还昏迷着。我找到了陈琳,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这计划,因
为我收买了其中一个人,张晓霞给他十万,我给他二十万。他没杀陈琳,只是把
她的钥匙拿走了。我告诉他没人会知道这件事,回去之后就告诉张晓霞说人已经
杀了,陈琳从此以后保证不会再出现,那个人动心了。他们抓住陈琳之后,那人
杀了自己的搭档,但是没要陈琳的命。」

  「然后你把他也给杀了?」

  「这叫斩草除根!不杀他始终是个祸患。后来我把他杀了之后,把陈琳给弄
醒了。我告诉她张晓霞派人来杀她了,叫她快跑,我已经帮她把假身份还有护照
签证啥的全都弄好了,国内是不能待了,只有去国外。但是她哭着就是不走,她
非要和你一起走。」

  郑钰默默的一叹:「你是不是告诉她我已经死了。」

  「对,不这样说她就不肯离开,我说你已经遭了那两个人的毒手,我赶来的
时候晚了一步,只救下了她。后来她才哭着走了。等她走了之后,我就把那两个
人的尸体扔进了湖里,但是因为太匆忙,忘了把钥匙从那个人的尸体上拿下来,
结果一起下水了。后来我又找个女人做陈琳的替身,我把现场布置成雨人作案的
样子,因为他们的计划就是杀了陈琳然后嫁祸给雨人。」

  「那个女人,是马蔺的嫂子吧?」

  「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马蔺家里的时候,就看到他嫂子的照片,觉得和陈琳挺像的。后来我
听说她吸毒,而陈琳的尸检报告上也有提到陈琳吸毒,我就觉得不可思议。毒瘾
不像是偷情,偷情有可能长期瞒得住,但是毒瘾深了从外表上就能看得出来,而
且生理特征很明显。我怎么回忆也不觉得陈琳当时像是吸毒的样子。后来我就想
到很可能是马蔺的嫂子做了陈琳的替死鬼,马蔺他哥是雨人的受害者,你做为办
案警官肯定要和死者家属有联系,这样接触到马蔺的嫂子就是顺理成章,你肯定
也察觉到了两人长得比较像。这样当你的计划在你脑子里成型的时候,你肯定已
经想好了要她来当替身。」

  「没错,我知道她当时在吸毒。后来就通过毒贩子把她叫了出来,后来我告
诉她说案子有了新的进展,需要她配合一下跟我走一趟,她一点都没怀疑就跟我
走了。后来她的尸体就变成了陈琳的尸体,我给布置成了雨人的作案手法。」

  「她是你杀的?」

  「是。」

  「她有什么罪?你为什么要杀她?」

  「我为了保住你们俩的命,就是这样!一个吸粉儿的毒虫而已,她活着也跟
死了差不多!后来我又去认尸,那时候你还在医院里躺着,没人想到我会撒谎,
所有人都相信了我。后来我被调到了法制科,我顺水推舟就去了。我知道雨人已
经死了,案子成了无头案了。就算雨人不是张天,也肯定和张天有关,但是这个
线索我还偏偏不能说出来。」

  郑钰看着他,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两年了,相安无事。我知道张晓霞一直在怀疑,但是没用,只要不露出破
绽她就没办法。现在不是两年前了,文老大进去了,中央开始打黑了,她的靠山
都已经垮了。所以我知道除非她有十足的把握否则她是不会出手的。本来一直都
好好的,直到你,直到你在电视上出名露脸。」

  「那次大巴事件让我名声远扬了,电视上网络上到处都是我的名字和照片,
陈琳肯定也看见了,结果她知道我根本没死。」

  「对,她一知道你没死,我就知道她肯定会来找你。她大概意识到我骗了她,
我知道肯定完蛋了。果不其然,现在闹到了这步田地。人算不如天算哪。」

  「你是个警察,你杀了这么多人,你眼里还有法律吗?你有这胆量,干脆把
张晓霞杀了好了。这样不是一了百了?结果到最后,事情还是败露了。你当时既
然知道她要杀陈琳的计划,为啥不阻止她?法律的手段难道就不管用?难道法律
就不管这个?」

  「我杀得了张晓霞吗?杀了她我不是要坐牢,难道我就没有老婆家庭?这样
闷不吭声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法律根本对她没用,事情就是这样,我们警察不是
为正义服务的,也不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为法律服务的。而法律是为那些掌权的
人服务的,张晓霞当时就属于这样的人。中国从来都不是法治社会,中国从来都
是人治,过去是现在也是。」

  「陈琳知道你的计划吗?她知道绑架的事吗?」

  「不知道,否则她一定会告诉你。到时候你们就会去报警,那就完了。很多
警察都拿过张晓霞的钱,很多人……包括我在内。」

  「你让她去哪儿了?」

  「意大利,她以前在那儿当过两年的交换生,算是比较熟。我也不知道她现
在还在不在那儿。」

  「你们一直没联系过?」

  「没有,不安全。」

  远处的某间房间里,一堆警察围在屋里,监听设备摆了一桌,好几个人正在
监听这次谈话,陈建国戴着大耳麦也在听着。邵文杰看着他,他示意不必担心,
陈峰不会做出过激的举动来。从他一开始就知道有人监听,还这么娓娓道来,就
知道他是真的打算坦白了。

  但是接着接受的效果时好时坏,不时出现很奇怪的杂音,结果很长时间听不
到他们的对话。邵文杰有点着急了,在这样下去万一出事怎么办。但是陈建国还
是挺沉得住气,示意技术人员赶紧调试,果然过了一会儿,效果恢复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我还有的选择吗?你身上是不是带着东西呢?是不是有别人正在
听咱们的俩的谈话呢?你能大摇大摆出现在我这儿,就说明问题了,是不是陈建
国叫你来的?」

  郑钰拿出了藏在上衣里的微型麦克风。

  一听戏穿帮了,陈建国示意戏演到这儿就算是结束了,邵文杰叫上人正准备
过去,突然耳麦里传来一阵惊呼和嘈杂的乱声,还有人大喊不许动,他顿时就懵
了。怎么回事?这是哪儿冒出来个第三者?

  「快!快去!」他扔下耳麦,带着人冲了出去。

  屋里,郑钰举着手,眼看着马蔺举着手枪对准了陈峰的胸口,他真不知道这
家伙是怎么冒出来的。他不是跑路了吗?不过此时马蔺的表情冷峻狰狞,眼睛里
充满了杀气。

  「你没走?」

  「对,我根本就没走,我一直在等这一刻。我要给姗姗报仇!」

  「你怎么……「郑钰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刚才全都听见了?」

  「没错!我全都听见了。打你进屋之后,我就偷偷的进来了。你们没注意而
已。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和你在那辆大巴上并不是偶遇。」

  「什么意思你?」

  「我是有意接近你,我想找出来姗姗到底出什么事了。因为找不到尸体,所
以报案也没人管,只能算失踪。后来我想方设法打听,才知道姗姗失踪当天是被
一个买粉儿的叫去了。后来我找到了那个毒贩子,他说是一个警察叫他这么干的。
我就联想到了陈峰。」

  「但是我没有证据,后来看电视新闻知道你老婆出事了,她出事那天就是姗
姗失踪的那天,你和我都成了雨人的受害者。但是我调查过你老婆的照片,我发
觉她们长得有几分相似。而陈峰恰好又是你老婆的哥哥,这就足够我联想的了。」

  「我不知道你在大巴车上认不认识我,但是我早就认识你,咱们俩一间房也
不是偶然的。甚至我救你都不是偶然的。我想要接近你,我想找到我需要的答案,
现在我已经找到了。」

  「你一直在跟我演戏?」

  「也不全是,如果没这事,我们之间会成为好朋友,这我肯定。」

  「……多长时间了?」

  「……和你一样长。」

  郑钰无言的看着他,马蔺的眼神里透着疯狂的恨意,陈峰一脸沉静。

  接着,门和窗户同时被人撞开,警察闯了进来,大喊不许动放下武器。接着
枪就响了,更多的枪响了。混乱中,郑钰被人扑倒在地,无数的人拥了进来。在
众多的脚的缝隙里,他看到了陈峰软绵绵的身体斜靠在墙角,额头一个窟窿冒着
汩汩的鲜血。而马蔺则浑身是血倒在地上,但是已经失去生命的脸上带着复仇的
快意。

  郑钰感觉自己的心空了……

     ***    ***    ***    ***

  车子在林荫道上行驶,路,依旧是两年前那条路。

  人,仿佛也是两年前的那个人。

  郑钰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眼角湿润。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至少警察们是这么说的。那些监听录音已经完全说明
了所有事情,警察已经不会再找他的麻烦了,至少陈建国是这么跟他说的。从他
家搜查出来的东西已经都还给了他,但是有些东西,郑钰感觉是回不来了。

  前面就是南湖了,这一切开始的地方……

  「我知道他们在监听,所以我现在告诉你真实的情况。」陈峰打开了电视机,
一片沙沙的雪花点声音,这似乎能对窃听器产生干扰,但是郑钰不得而知,他只
是看着陈峰。

  「小琳全都告诉我了,她有一次偶然在张天的电脑里发现了这些照片,以为
张天就是雨人,所以她才心甘情愿和他在一起的。她对雨人的迷恋已经到了病态
的地步,她知道自己的行为不正常,但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这种对于罪犯的病
态迷恋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症,她不敢告诉你,也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所以她唯一
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

  「结果和张天相处的时间长了,她发现张天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人,而且她
发现张天并不是真正的雨人,他的那些照片并不是他拍的,而是网上的某个人发
给他的。也就是说,张天欺骗了她,利用她对雨人的痴迷冒名顶替欺骗了她。」

  「她被激怒了,威胁张天要告诉我要报警,张天于是对她施暴殴打,小琳在
反抗中错手一刀捅死了他。等我到哪儿的时候,只看见小琳拿着刀呆呆的坐在那
儿,张天已经断气了。」

  「她是我妹妹,我不能让她的人生就这样结束。反正我已经背了几条人命了,
再多背张天一条也无所谓。」……

  陈峰在屋里跟他说这些的时候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他始终忘不了他看着陈
峰中枪倒下时的情景,那双眼睛,那如释重负的沉静,仿佛在向他诉说着什么,
诉说着他最后的祈求和托付,诉说着一个男人、一个兄长的承诺……

  车停下,斑斓树影之中,顺着小径前行。

  那栋小木屋仍在,两年了,他没有再来过这里,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做
什么,事实上两年来他都一直活在混沌之中。但是今天,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里是开始的地方,也是结束的地方。今天在这里的,会是另一个开始。

  推门进屋,屋内的陈设如故。

  他坐在椅子上,沉思着,不知何时泪水滑落脸颊。他用手背去抹,但是却止
不住那难以抑制的情绪。两年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淤积在心中的苦闷,在
此刻都化成了泪水夺眶而出,他真的好想用最大的力气喊出来、哭出来,他现在
才知道,自己也许真的需要好好的哭上一场。不知何时,身后有了哽咽的呼吸声。

  一双手轻轻地按在了他的肩头,接着,泪水滴落,打湿了他的衣襟。男人没
有回头,他好怕一回头才发觉这是一场梦。女人愧疚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对丈夫
的亏欠、背叛实在让她无法面对男人,她伏在男人的背上,痛哭失声。

  不知何时,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女人紧紧地搂着男人的身躯,只想永远也不再离开他的身边。经过这两年的
时间,她已经明白在人的一生当中,生命并不是最可贵的,死亡也并不是最可怕
的。而眼前的男人,才是她值得用一生去厮守的人。

  良久……

  两张挂满泪痕的脸分开了,两双依依不舍的眼睛彼此对视着。

  「你该走了……」

     ***    ***    ***    ***

  「结果这个陈琳到底还是没找到。」邵文杰仰面看着天花板,坐在空调底下
猛吹冷风。案子破了固然高兴,但是关键人物之一的陈琳却始终游离在警方视线
之外一直没有出现。这让他心里始终有个疙瘩。

  「郑钰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反正就是不知道呗。我怀疑他没说实话。」

  「这是必然的,两年前陈琳跑路,用的都是陈峰给她办的假证件。现在要是
露面,这也算是一条罪啊,而且这个假身份就曝光了,到时候就回不了国外了。」

  「案子破了,没她什么事了,她还回什么国外?」

  「没她什么事?她和张天的关系够她喝一壶的,都能算是同谋了。还有别忘
了张晓霞也跑了,这个女人就是个祸根,她在国内能雇杀手,在国外同样能雇。
换了是我,我也会小心行事。」陈建国点了一根烟,哈了一口,心里挺美的。听
领导说这回单位里的年度先进个人已经内定了是他了,破了这样一桩奇案,在同
事朋友面前也觉得很有面子。

  「郑钰最近干嘛呢?」

  「不知道,听说已经把房子给卖了,车也买了。好像说是准备出国去埃及,
听说是他们学校跟埃及的孔子学院有合作关系,每年都有交换教学,现在他这个
情况也不太合适在原单位继续待着,事情都传遍了,所以给他争取了一个去埃及
的名额,正在办签证,没办法好像受得打击太大了,心理上一时承受不了,决定
避世远离红尘俗世一阵,修身养性。」

  「也是啊,一般人谁受得了这个。在谎言和欺骗中活了两年,到头来发觉自
己的生活根本就是被别人操纵和欺瞒,自己根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
任谁都受不了这种事。这自己调节一下也是好的。」

  邵文杰长叹一声:「唯一美中不足就是雨人到底是谁,还是没搞清楚。张天
已经死了,唯一的线索断了。从那些发来的图片上追踪到的都是些无照小网吧,
而且都是两年前的事,没人能说得清楚。」

  「张天他是在什么上面和那个发图片的人联系的?」

  「好像是在某个色情论坛上,没办法内网站服务器不在国内,弄不到更多的
资料。只是知道张天在那个论坛上的网名,一点价值都没有。」

  「他叫(网名)什么?」

  「猫脸。」

  内勤小孙进来了,抱着一大叠东西,要陈建国签字归档。

  「这都什么啊这是?」

  「就是那个职业杀手,咱们把他们的老窝抄了之后,搜出来的东西。你别说,
这帮人以前弄不好就是当警察的,跟踪记录自己还做报告书,自己建档专业的很。
这里面几月几号星期几,目标几点几分到了那里,见了什么人,用时多长时间,
我靠简直是事无巨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带间断的。」

  「天天都有?」

  「天天都有!我们都按顺序排了。」

  「是吗?我瞧瞧。」陈建国顺手抽出来了几张看了看,确实做得很专业非常
细致,可见那帮杀手从很早之前就盯着郑钰的一举一动了,看了几张觉得没什么
新鲜名堂,于是拿过笔签了字,叫小孙去归档。都收拾好了却看邵文杰拿着一张,
皱着眉头看的脸色不对。

  「怎么了?」

  「你看看这个。」邵文杰递给陈建国,陈建国接过来看了又看,越看神色越
凝重,接着不由分说把所有的东西都掐过来,一张一张的开始仔细看。小孙不知
道怎么回事,邵文杰找了个借口把她给支使出去了,接着就把门给关住了。

  整整一个下午,俩人都在看这些东西,几乎是一张不拉,看到最后,不止是
邵文杰,连陈建国的脸色都变了。

  「这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去这里?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可能是巧合,你看郑钰接触的这些人,这几个,都是已经查明身份的
雨人受害者的遗族,而且还不止一次,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人的身份的?雨人的受
害者身份目前还是处于保密的状态,除了陈琳和另一个人之外,其他的遗体都是
从山洞里找到的,外表根本已经难以辨认,现在连咱们警察也没把所有遗体的身
份都甄别出来,他是怎么……」

  邵文杰立刻拿出手机给郑钰打电话,结果得到的却是无法接通。

  「去他家看看!」陈建国的心里开始又发毛了,自从破了这个案子之后,心
里美虽然是美,但是总是觉得还有点什么事情没弄明白。现在这种感觉又冒出来
了……

  结果到了陈峰的家,根本没找到人。一打听连房子都已经卖了,户主都换了
人了。又去郑钰的单位里问,结果也是没结果。说是签证已经办下来了,之后就
没见人了。

  最后到了球馆找到了郑琴,一问郑琴知不知道这个事。郑勤才说好像听尹媛
媛生前说过这么一档子事儿,但是具体怎么回事她也不太清楚。反正他哥自从陈
琳出事了之后就变的有些神经质,好像是去找过那些雨人案的相关当事人。

  「怪了,怪了,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陈峰跟他说的?」等从郑琴那里离
开,邵文杰越想越觉得奇怪,甚至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他觉得这个案子似乎是
还有更深的内幕没有查到,还有事情没搞清楚。

  「不对,不可能!陈峰巴不得隐瞒这件事的真相,他不可能主动提供情报让
郑钰去翻这个老底儿的。」陈建国面沉似水,一口否定。

  「那是,难道是……陈琳?他是从陈琳那里……有没有可能,张天通过网络
从雨人那里得到了那些受害人照片,很可能也得到了那些受害人照片的身份资料。
而陈琳曾和张天关系密切,曾把张天当成是雨人,那么有可能无意间也接触到了
这些资料。而郑钰又偶然从陈琳那里得到了这些资料……」邵文杰说着自己都觉
得底气不足。

  「哪那么多偶然?」陈建国再次一口否定,「况且真是这样的话,又有几个
地方不合理。第一,那这些资料是否真的存在,咱们把郑钰家抄的底儿朝天了,
她的那些所谓的资料咱们都看过了,里面没有任何能显示受害人身份的情报。第
二,郑钰如果真的接触过这些东西,他为什么不报警?他那时候还不知道陈琳死
亡的真相,还只是单纯以为是雨人害的,这些能帮助警方破案的资料他不可能自
己藏私吧。还有就是如果他真的能接触到这些资料,那也应该能察觉自己老婆的
不正常,甚至有可能察觉陈琳和张天的关系,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

  「也许是陈琳消失了之后,他才……」

  「那他去找杨新晓干什么?那他去找赵林赛干什么?要找两年前就去找了,
为啥要等到现在?这就足以说明他之前没察觉到任何不正常。」

  「那他为啥……他应该是掌握了某些情报,为啥不报警?」邵文杰喃喃的说,
「这真是想不通啊,除非是他事先知道陈琳没死。这也不对,陈峰都坦白了,这
事郑钰不知情啊。而且他如果知道陈琳没死,他去找这些人干什么?」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陈建国突然冒出一句。

  「我说什么了……」邵文杰莫名其妙。

  「他事先知道陈琳没死……」

  「这不可能啊。」

  「他事先知道陈琳没死……他事先知道……他事先知道……」陈建国没理邵
文杰,念念有词跟念经一样,好像在回忆什么,突然眼睛一亮,

  「如果……他不是事先知道陈琳没死,而是以为陈琳死了,但是他知道不是
雨人杀的呢?如果是这样呢?」

  「他怎么会知道?」

  「先不说他是不是真的知道,只是讨论这个可能性。」陈建国好像想明白了
什么,「你记不记得咱们和他第一次见面时的谈话内容。当时我说是雨人杀的陈
琳,不止一次。而到了郑钰他没说过一次雨人这个词,都是说的凶手这个词,也
是不止一次。这说明什么?当时都认为是雨人,而他从没提过雨人这个词,这说
明什么?」

  邵文杰愣了,好像也在努力回忆,于是陈建国打开前面的章节让他看,一看
果然如此。

  「这说明,郑钰当时在下意识的回避这个雨人这个词,也就是说他自己不认
为雨人就是凶手。他这种言行不自觉的表明了他真实的态度。我说呢,我当时一
直觉得他这个人有点不自然,但是就是说不清楚哪里不自然,现在总算是想明白
了。」

  接着两个人都是长时间的沉默。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姑且可以这么解释。陈琳消失之后,郑裕通过某
种渠道得到了某些信息,得到了受害人的身份资料。从而得知了陈琳和张天的关
系,但是并不知道全部的内容,只知道部分内容加上自己的推测,他认为张天就
是雨人,从而他断定陈琳之所以被雨人的手法杀害,就是因为有人在报复雨人,
所以用雨人的手法杀了雨人的情人,也就是他老婆陈琳。而雨人张天之前就已经
死了,所以他才肯定陈琳的死和雨人无关。」

  陈建国的脸色阴晴不定:「如果是你,你会最先怀疑谁是报复你的人?」

  邵文杰呆呆的看着他:「当然是那些被雨人杀过的人的遗族,他们和雨人有
最直接的仇恨。郑钰肯定是以为那些被害者遗族之中有人识破了雨人的真实身份,
于是展开了报复。所以他才会去接近那些人,他想找出究竟是谁。」

  「这只是一个方面,是假定那些所谓的身份资料真的存在的一方面,如果那
些所谓的资料其实并不存在呢?」

  「并不存在?」邵文杰其实刚才就已经想过了,但是得出的却是一个让他毛
骨悚然的结论。郑钰不可能未卜先知,看这些他接触的人的名单,里面目前所有
已知身份的受害者遗族都在其中,他相信根据其它的这样交叉对比下去,目前还
没弄清楚的几具尸体肯定也会找到真实的身份。但是连警察都不知道的情况一个
人却了如指掌,而且也没有其他的情报来源。就只能说明一个事实。

  这个人原本就知道!

  而目前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条件!

  郑钰………………雨人?!

  邵文杰抬头看看陈建国,两者的眼睛里都看到了对方的惊讶!这小子把房子
跟车都给卖了,银行里的存款也……不好!

  「快!一定要找到郑钰!」

  两小时后,邵文杰垂头丧气的放下电话:「晚了,今天早上他刚上了去韩国
的飞机,此时已经是在韩国了……」

  陈建国颓然坐在椅子上……

     ***    ***    ***    ***

  坐在去意大利的航班上,我面色平静的看着外面的云层。

  坐在我旁边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温州的,今年才19岁,准备出国圆她的
淘金梦。我们俩坐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对出国旅游的情侣。而坐前面的是「老
师」,一个韩国人,假装是向导,我给他砸了11万,那女孩不知道多少,反正
他负责把我们带到意大利。这一路上先到沈阳,接着到韩国,然后到了埃及。

  这位老师就偷渡这一行来说是很有经验的,我们的护照都是自己的,是埃及
签证,途经韩国也不会有问题。

  到了埃及,逗留两三天之后换了早已准备好的韩国护照继续飞往雅典,到了
雅典,老师说多玩几天。我们当然是他说什么听什么,不过女孩好像显得挺高兴,
去广场转悠。我倒没有出去乱走,附近逛了逛,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宾馆里。

  在宾馆老师开了两个房间,安排我一个独间,他们俩一个间。看得出来那女
孩有些为难,不情愿,让我翻译告诉老师能不能自己一个房间,老师说那是怕她
一个人发生意外。我倒是无所谓,这不关我的事。还是在雅典,我给罗马打了第
一个电话,在国内我不敢打,但是这里,我真的忍不住了。

  第二天,吃早点,说是早点,就是一杯牛奶咖啡加上一个小面包。看女孩的
脸色很难看,我也没有在意,吃完后她跟着我到我房间,说今天能不能和我一起
住,她说昨晚老师抱了她,但没有发生那个,让我和老师说说。

  这女孩看样子涉世未深,心里承受恩能力不怎么样,我不想半路出现什么意
外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和老师沟通了之后结果我和老师一个房,她一个独间,这
下该都放心了。

  现在,终于要到意大利了,她在那里吗?她会在那儿等着我吗?

  终于出了机场了,也是我们这一小帮人该散伙的时候了。老师收回了韩国护
照,向我们告别。那女孩说是有人来接她,只有我一个人站在佛罗伦萨机场之外,
不知道何去何从。电话打了,但是没人接听。

  身旁有警察走过,不知道是不是警察,穿得像是警服。一男一女一边走一边
看着我,接着走过来,说的是什么我不清楚,不是英语,但是看那意思是要看我
的护照。

  我有点慌了,我的中国护照绝对不可以拿出来,只要在意大利呆一天,就不
能拿出中国护照,那是唯一的身份证明,直到钱挣够了回国那天。老师这么教的,
我们是埃及签证,进入欧洲用的是韩国护照,而韩国护照是假的,也被老师收回
了,被发现是非法入境的中国人身份,就会遣送回国。

  我没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就拿出地图,兜里的全部:打火机和一盒烟。
钱藏起来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俩警察没怎么搜我身,看了看就让我走了。后
来才知道,意大利警察很少遣送偷渡客,宪兵也是。

  这下我不敢在机场这儿呆着了,拎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在机场外转悠,看
到一间酒吧,凭着一些英文,买了小面包,幸亏才0.7欧元,咖啡0.6欧元,
算是我的中午饭了。老师在途中说过,必须先找到华人区,那里有很多华人餐馆,
食品店,网吧,中国国内有的,华人区都有。每次遇到酒吧,报亭,我都问过:
「where can if ind china town?」

  不知走到哪里了,已经离机场很远了,看不到机场建筑。我不知道现在陈琳
到没到机场去接我,也许她临时有什么事?电话也打不通,奇了怪了。

  前面有个火车站,不大,里面灯光很亮,不像外边黑漆漆的,佛罗伦萨不像
我想象中的。我看到的都是古建筑,马路都是石头砌成的,感觉不出来像上海北
京那样的现代气氛,还好车站里面人多,有了些安全感。今晚就在这里过夜了,
里面也有不少人,有两个人看起来像中国人,不确定。

  走过去,在石地板上铺上报亭买来的地图坐下来,背靠大厅的石柱,想听听
他们说的话。但是刚坐下没多久,手机就响了。

  电话里陈琳急切的问我到了没,我说到了,跟她说了我的位置。过了一会儿,
我就看到了一辆丰田开了过来,接着,陈琳从车上就跳了下来,我兴奋的向她挥
了挥手,她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一头扎在我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也紧紧地抱住了她,终于,终于我们又在一起了……


                尾 声

  一年之后,意大利中北部城市,普拉托,法标费理哉大街。

  天空是阴沉的,隐隐有滚滚的雷声,看样子很快就要下雨了。我坐在公寓门
口的石板台阶上,看着面前来来去去的熙攘人流。

  有人说意大利华人最多的城市是米兰,这点我不清楚。我没去过米兰,但是
就我所见过的来说,普拉托满大街都是中国人,这座全欧洲的纺织中心几乎已经
被华人(主要是温州人)给彻底攻陷了。有时我在这里走,真的觉得这里不是意
大利。整条整条的街上都是中文的饭馆、服装店、金行、网吧、旅行社、影楼、
发廊、书店、超市……满街的中国人走来走去,意大利人反倒很少见。

  普拉托译成汉语是草原的意思,她象草原一样具有开阔的胸襟,包容了来自
各个国家的移民,她是意大利华人移民最多的城市。据陈琳说这里的18万居民
当中,有11万是中国人。就我的观察而言,我觉得这个数字还是比较可靠的。

  这也是我们选择来这里的原因。

  一个华人女子从我身边走过,我看着她的背影。妖娆的身材,浑圆的屁股,
性感的包裹在丝袜里的两条美腿,充满魅力的高根皮靴,路上很多男人都在对她
行注目礼。女人察觉到了这一切,只是骄傲的一笑,坐进车里走了。

  我一直在观察这个女人,我观察她很久了。

  我看着车子驶出街口,接着感到一滴雨水滴落在自己的脸颊。

  下雨了……

  不知何时,妻子陈琳的手轻柔的抚上了我的肩。

  「下雨了,咱们进屋吧。」

  我握着妻子的手,温柔的亲吻着。陈琳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极尽温存。然
后我站起身来,两人相拥着走进了屋内……

  窗外的雨仍在下个不停,我和陈琳对坐在床前,我看着她的眼睛,伸手轻抚
她的秀发。陈琳的眼神中带着脉脉的温情和炽热的爱意,我慢慢地探过身躯,她
的眼睛闭上了,我的唇覆盖上了她的唇。

  当我们俩赤裸的身躯尽情交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了难以形容的快感,我
搂着她的腰肢,阴部紧抵着她的胯,整个人完全融化在她的激情当中。而她的双
手紧紧勾着我的脖子,双腿绞缠在我的小腿上,拼命地挺动身子迎合着我的入侵,
仿佛想把我整个人都吞噬进去。

  我的阴茎有力的在她的体内搅动着,在高潮来临的那一刻,好像海潮一样的
快感吞没了我,我看着骑在我身上像只美丽的天鹅一样引颈亢声高吟的妻子,那
美妙身姿让我的好像身处天堂幻境一般。

  那优美的身姿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在我的脑中放大、幻化……

  我仿佛看到了天使……

  我的天使复活了……

  激情过后,看着妻子熟睡的脸,我轻轻地一吻。妻子的眼睫毛好像动了一下,
嘴角还带着那满足的微笑和红晕。

  我轻悄悄的下床,离开了房间。

  外面的雨没有停,我仰着脸呼吸了一下雨中湿润的空气,那种清新的感觉让
我的思路变得清晰起来,久违的感觉再次出现在心头。

  我早就说过,只有下雨的时候才能让我找到真正的自我……

  我……喜欢下雨。

  雨中,张晓霞离开了酒吧。自从来到意大利,她就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在
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没有任何朋友。后来之所以来到普拉托,是因为这里
的中国人多,觉得是不是能在这里多交几个朋友。

  她不缺钱,但是寂寞孤独实在让她受不了。

  她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在上楼的一瞬间,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回
头看了看,漆黑的雨夜什么人都没有,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吧,她关上了门。

  我在暗处看着这一幕,我已经观察她很久了。

  这个世界上的事往往很奇怪,就像我不知道陈琳为什么会喜欢雨人一样,我
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成为雨人,但是那种冲动、那种欲望是我无法抗拒的。就像
吸血鬼注定了以吸血为生,我可能也注定了需要别人的血才能平复我的冲动和冲
动。

  陈琳并不知道我的秘密,就象我也不知道她的秘密。

  张天就是猫脸儿,我的那个在网上从未谋面的知己。这个我唯一的知己,在
现实中却冒充我的身份,骗取了我妻子的心。荒谬的是,我和我妻子都有两个身
份,我妻子爱我,但是也爱着我的另一个身份。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所有事都回到正轨上了。

  我原谅了我的妻子,实际上我并没有资格怪她。她向我坦白了一切,雨人已
经在她的心里消失了。经过这两年的分离,她已经意识到我在她心里的真正分量。

  我妻子的另一面消失了,现在留下的只是我的天使。

  但是我的另一面呢?

  自从妻子消失后,我的欲望也没了。整整两年,我没有起过任何杀人的念头。
我曾经以为我的欲望随着我的妻子也一起消失了,但是今天,我的天使复活了。

  神既然创造了天使,那么魔鬼的存在也是必要的。没有了天使,魔鬼就是天
使。没有了魔鬼,天使就是魔鬼。当天使复活的时候,那么魔鬼也将从地狱复苏。

  我舔了舔嘴唇,向门走去。

  今天,天使复活。

  所以。

  今夜,魔鬼复活……

               (全文完) 
TOP Posted: 2021-02-26 21:31 #6樓 引用 | 點評
了元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28
威望:43 點
金錢: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10-25

1024
TOP Posted: 2021-02-26 22:03 #7樓 引用 | 點評
土木搬运工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24
威望:103 點
金錢:1024 USD
貢獻:2 點
註冊:2018-11-12

1024
TOP Posted: 2021-02-26 23:10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6, 04-24 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