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古典武俠] 宇外龙飞[1—10完结]
本頁主題: [古典武俠] 宇外龙飞[1—10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三)巧遇麻烦

  距离客栈还有几十步之遥,但暄杂的人声已经不自觉穿入耳内。

  酒酣耳热之际,杯酒交错的碰撞声,舌头微粗,口齿不清的吆喝声,这种热
闹的场景对龙钧豪来说,彷佛相当遥远了,他最常听见的不是树林中的虫响,溪
间的蛙鸣,就是玉人的吴浓软语。

  但是,完全不觉得烦噪,只有一股熟悉又有趣的感觉。

  拍去衣上的尘土,缓步走入堂中。

  客栈里,跑堂斜眼看着一身粗布的英俊男子,皮笑肉不笑地招呼道:「客官
抱歉了,今个儿人多,上房已经满了。」

  龙钧豪面露微笑,一言不发。

  对付这种人,龙钧豪一向用一种最有效法子。

  打……打赏。

  一小块碎银比什么都有效,店小二笑得灿烂,比之讨老婆时有过之无不及。

  「大爷,上房立刻为您准备,先喝杯茶歇歇腿吧。」

  龙钧豪四平八稳地坐着,品尝着香茗。

  店小二所言不虚,客栈生意果然极好,几乎每张台子都坐满了客人,尤其是
龙钧豪左首的一张台子最为热闹,环绕着一圈又一圈的人潮。

  一个满脸肥肉的胖子以高昂的声调高谈阔论着,话题不外乎是行遍各地的经
历与奢豪的手笔。身旁几个年轻人面露羡慕的脸色,而另外四个材特别壮硕的大
汉应该就是这个胖贾的保镖之流。

  虽然,身旁吵的厉害,龙钧豪的注意力却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最角落桌的一
位妙龄少女。

  并不是因为少女的美貌,少女脸上隔着一层薄纱,只能看见少女青春焕发的
玲珑身材,却瞧不到少女的容貌。少女的动作给人极不自然的感觉,全身上下充
满着警觉性,好像连肌肤都绷得紧紧的,眼光漫无目的,却不停左右观望。

  ……意有所图。

  当然,这些小细节也只有超绝的龙钧豪有所感应,其他人依旧懵懂不知。那
是一种藉由细腻观察后的直觉感应,极尽玄妙,他曾经因对方手中微微颤抖而溅
出酒水的小动作中,识破了黑龙会精心策划的暗杀计划。

  没有注意到身旁英俊男子特异的眼神,少女飘渺的眼光渐渐集中到大胖子商
贾身上,闪烁着异彩……

  「那颗夜明珠放在房里,夜里都不用点灯,比白天还亮啊!」

  当胖子故作神秘却又以全客栈都听得到的音量,讲述他这次买卖的成果时,
龙钧豪放下手中不甚香醇的清茶,转身上楼。

  胆大包天的龙钧豪一向不怕事,却最怕麻烦。

  尤其是那种专门自找麻烦的浑人。

***********************************

  的确是位于上厢房所在的二楼,却位居角落颇为偏僻,看起来应该是店东自
用的房间,暂时充作客房之用。

  龙钧豪没有表示任何不悦,又一块碎银送走了眉开眼笑的店小二。

  夜了。

  屋里的烛火却依旧摇曳不休。

  之前离家数次,总是一夜来回,纵使百里之遥,亦是快马疾奔,尽力而为。

  这次却不相同,剑客的直觉告诉龙钧豪,等待他的人绝不同于往常。

  需要更多时间去准备,更多时间来思考,尤其这次可能不光是龙钧豪最擅长
的剑可以解决……

  「肏他妈的!左右都给我仔细搜!」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吼声,虽然对方已经刻意压低音量,龙钧豪依旧清晰地听
到胖贾激动的咒骂声。

  心头浮起一个戴着纱的俏脸。

  ……看来这是个不平静的夜晚了。

  龙钧豪正在想应该早点就寝,不去理会眼前的麻烦,房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只见香风袭来,一团粉红迅速地滚入房内,又俐落地关上房门。

  有时候,人不去找麻烦,麻烦却自己找上门……

***********************************

  「大叔,长夜漫漫,可需要个人陪伴吗?」少女笑容灿烂,娇声说道。

  ……大叔。

  龙钧豪轻抚着胡渣,露出无奈的微笑。

  自己可能要好好清理一下门面了,例如剃剃须之类。

  少女望着满脸苦笑的男子,柔声道:「人家是说笑的,大叔俊得紧,不知道
迷死多少女人呢,尤其,人家最不能抗拒成熟的男人了……」

  说到最后,少女忍不住噗嗤一笑,缓缓揭开脸上的粉色轻纱。

  有若黎明时分,一轮红日浮上天空。

  容貌与少女傲人的身材一般美好,脸上还留着少女特有的丰腴,但是,水汪
汪的双瞳与饱满的红唇,已具备美女应有的所有条件,尤其那种青春的魅力扑面
袭来,火热灼人。

  少女的天真却充满着引人的性感,组成了奇妙的诱惑力,无论是一个眼光,
或是一句话语,都在激起男人兽性的本能。

  龙钧豪也不得不承认,欣赏眼前的少女就是一种享受,但是,玫瑰都是多刺
的,越美丽越是扎人,尤其,门外胖子气急败坏的呼喊声还隐隐传入房内。

  少女的目的跟此间房偏僻隐密有着绝对的关系,龙钧豪可不是那种自我催眠
的蠢人,虽然,他的确拥有风靡少女的惊人魅力。少女纵然甜美可口,但是,对
他来说,这并不是适合节外生枝的时刻。

  「我不过是个乡下人,房里可没有什么夜明珠,也没有京城的玉观音。」龙
钧豪淡淡说道。

  无礼的话语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少女神色不改,反而发出一阵银铃似的
笑声,彷佛没听到龙钧豪的讽刺。

  「我陪大叔喝杯酒吧。」

  少女话还没说完,已经伸手端起桌上的杯子了。

  一切落入少女操纵下,再下去将会方寸尽失,不知少女还有如何手段。

  不若化被动为主动……

  心念一闪,龙钧豪的右手如迅雷般快捷,朝着少女的腕处抓去。

  驭龙爪。

  太极拳高手宋修齐与之连续对掌三招后,都自叹弗如。

  没想到少女不避不闪,像是完全没有发觉眼前的杀着一般,意料中,少女即
使有所不如,也不会如此不济。如果直接抓到少女的腕子,分筋错骨在所难免,
千钧一发间,龙钧豪只好收起了爪上的劲道。

  十指相触,一阵过人的弹性传到指上,棉软温热甚是舒服。

  「大叔,抓住人家的手,想作什么?」

  少女俏脸微红,娇声呻吟,五指却反握住龙钧豪的右手,紧紧缠住。

  龙钧豪右手轻轻一使劲,却是挣脱不开,不禁暗自叫苦。

  少女一番做作,其实根本身怀武艺,只不过是看穿他不愿伤害女子的心理罢
了,威胁恫吓在聪颖的少女面前毫无作用,只是白费力气。

  他宁可对抗十位高手,也不愿面对这个小古灵精怪。

  少女身子一转,整个人投向龙钧豪,娇声道:「好热,房里好闷……」

  寒冬邋月,江南虽不至于下雪,也是阵阵寒意逼人。

  少女舞动着娇躯,龙钧豪突然也感到阵阵女性热力,额间汗水微渗。

  「大叔不介意我脱个外衣吧。」少女一面自说自话,一面缓缓解开自己的衣
裳,解衣的动作非常地慢,似乎要男人仔细看个清楚。

  外袍褪去了,粉嫩的藕臂纤细修长,雪白的肩头展露,半裸的玉背有若光滑
的镜面,毫无瑕疵,已经褪到里层的薄纱衣裳,少女居然没有停手的意思……

  鲜红的肚兜下,浑圆的双峰裂衣而出,少女虽然年轻,该长的地方却是丝毫
不马虎,不,应该是格外饱满,出类拔萃。

  白晰的肌肤一寸寸暴露在男人眼前,少女的行径虽然大胆,脸上却逐渐羞红
了,美妙的胴体轻轻颤抖,雪花般的纯白上绽开了朵朵晕红,那种羞人的媚态,
任何男人看了都抵挡不住。

  如果,这是少女故意诱惑男人的招数。

  那么她的演技实在惊人。

  彼此间的距离不到一寸,龙钧豪的鼻子几乎触到少女的脸颊,少女羞怯的表
情揉和着微妙的春情,轻声哼着,一阵温暖的吐息喷到龙钧豪的脸上,红唇已经
贴上他的脖子,左右磨蹭着。

  浓郁香气传来,不是脂粉的香气,或是鬓上的茉莉,而是少女特有的体香。

  龙钧豪的喉间发出混浊的声响,猛然一声嘶吼,如雄鹰擒幼雏一般,双手环
住少女,两人滚到大床上。

  手指在饱满的乳沟间游走,滑腻的乳肉紧紧箍住手指,充满弹性的乳浪胸波
蜂拥而至,锁住了龙钧豪的手,。

  龙钧豪纵横武林,从未遇见如此厉害的擒拿招式……

  「啊~啊~啊,大叔,好麻,好痒。」

  随着手上的动作不停,白晰的胸肌映出粉红,胸前的屏蔽慢慢被拉了下去,
那比肚兜还要嫣红的蓓蕾若隐若现,煞是诱人。

  两人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响遍整间房,少女开始娇喊道:「好热~好热,
快脱掉我的……」

  羞人的话语渐不可闻,只有甜美的呻吟声大作,由女体的剧烈波动与双颊上
的潮红,少女似乎已到了春情勃发不可抑止的境界了。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龙钧豪的双眼布满血丝,手指颤抖地深入胸前的秘境,
但是,那邪恶的手指不往起伏的山峦顶探幽,反而向肚兜内侧探去。

  「你要干嘛?」少女声音极为激动,脸上的春意早已敛去,惊讶地喊道。

  肚兜的夹缝处有一内层,稍微使劲一扯,两指钻出了少女的诱人深沟,龙钧
豪的指间夹着一棵浑圆光亮的珠子,在微暗的房间里放着幽幽萤光。

  夜明珠。

  少女脸色大变,再也不能保持原本那种轻松自如的模样了。

  龙钧豪把少女翻过身来,撕开少女的亵裤,白晰的大腿侧贴着一只精巧的匕
首,反手就弹去凶器,只见那匕首的刀锋处还透着碧绿的可布光芒。

  「让我好好教训你!」龙钧豪得意地笑道。

  「啪~啪」拍打丰满粉臀的响声大作,浑圆的臀肉立刻肿了起来,深红的手
掌明显地印在其上。

  龙钧豪掌上并不出力,只是象征地教训眼前的顽皮女贼,但是,掌心传来的
强烈反弹,让他不由自主继续轻薄少女的香臀。

  少女咬紧牙关,不但不出声求饶,连哼声都苦苦忍耐着,紧紧夹住自己的大
腿侧,保留女体最后的一丝神秘感。

  纵然无此,女体奥妙之处却不断随着身体自然的扭动而展露在男子面前,粉
红色神秘的嫩肉秘蕾不停蠕动,充满了淫邪的魅惑感,肉体间直接的接触也酝酿
出微妙的变化,两人的呼吸声逐渐粗重了,布满瘀红的双丘渗出晶莹的汗珠,顿
时弥漫着淫糜的气氛。

  「冤家,打死人家了,轻手点吧,……可是也别太轻了。」少女媚声道。

  少女的哀嚎突然变成了淫乱的讨饶。如果方才她只是一位调皮的少女,现在
眼前双颊酡红的少女无疑就是个媚视烟行的小荡妇。

  「我服了,您就尽量惩罚我吧!」

  少女圆臀不停扭动,双腿间泛着奇妙的光泽,个中含意,不言可喻。

  龙钧豪望着少女的媚态,大笑一声,却是把给少女抛下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少女涨红了脸,不知道是体内的火热无处宣泄,还是被
无礼的折辱气的。

  「你……你不是男人!」少女轻揉着滚烫的玉臀,咬着唇,狠狠说道。

  「我当然是个男人,还是好色的男人,只是……」龙钧豪悠闲地躺在床上,
翘起腿来,大笑道:「你最好记着,男人喜欢女人脱衣服,但是,是男人自己来
脱;男人喜欢挑逗女人,可是,不喜欢女人挑逗他,。」

  少女好像还想要说什么,龙钧豪已经大声喊道:「女贼啊,捉女贼啊!」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别以为人家会这样善罢干休!」

  少女狠很瞪了龙钧豪一眼,身影飞快地穿过窗户,一溜烟地消失了。

***********************************

  马车溅起阵阵尘土飞扬。

  特制的宽轨车轮,结实的车厢由两匹健马着,显得格外平稳。

  昨日意外的骚扰下,一夜未眠,龙钧豪必须把握任何一分储备精力的机会,
马车是个好选择,龙钧豪对选马也非常在行。

  果不其然,马车不但稳当,速度也令人满意,预估能够更早抵达目的。

  现在,他正专注地望着一封书信。

  粗糙的白宣纸上布满绉折,不知道已经展开多少次了,笔迹十分拙劣,歪曲
扭斜不说,笔锋甚至有点颤抖,那并不是不擅书艺的缘故,反而像是写字之人身
有残缺,自然所致。

  可是,如果认真体会笔法中自然流露出的劲道,就会感受到对方翻天撤地的
强大压迫感。

  「……秋霓裳。」

  龙钧豪轻轻念出纸上的名字,脸色渐渐沈了下来,脑海中浮现绝美的玉容。

  在女子的姓名下,除了写着约会的地点外,还有另一个署名:

  刀不败。

  除此之外,再无任何一个字。

  望着这个名字,他的脸色更加严肃了,力道施处,薄纸瞬间变做满天飞屑,
白色的纸蝶飞舞。

***********************************

  「把窗户带上,风冷。」卧在软塌上,闭目养神的龙钧豪淡淡说道。

  少女皱着眉头,嘟着嘴,不甘愿地关上窗户,说道:「哼!人家这样轻手轻
脚也被大叔发现了。」

  在清楚少女的身份、目的及手段之后,少女就再没有初遇时的深不可测,只
觉得叼蛮可爱罢了,彼此间的气氛与之前的紧张截然不同。

  「有水吗?我好渴。」

  少女神态轻松,决口不提过往之事,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那么有兴致,想陪……叔叔坐车吗?」龙钧豪递过水壶,笑问道。

  少女完全不顾忌男子用过的壶口,大方地就嘴畅饮,如此一来,倒是龙钧豪
有点不好意思了。

  「还不都是你,「女贼」叫的震天响,现在死胖子缠着我不放。」少女白了
龙钧豪一眼,小声埋怨道。

  少女叽叽喳喳说个不休,蛮横的娇态极为可爱,无理取闹反而更显风情。似
乎知道之前的种种手段对龙钧豪无用,她马上改了一种态度。

  龙钧豪认真也不是,生气也不是,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无论是八岁,还
是八十岁,有的女子注定是男人的克星。

  想到这里,龙钧豪甚至想把夜明珠还给她,解决眼前的麻烦算了。

  突然间,少女话锋一转,问道:「大叔听过刀不败吗?」

  「……没有。」

  龙钧豪心中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少女轻轻耸肩,露出无所谓的笑脸。

  其实,龙钧豪又岂会不知道这次决战的对手,龙雨潭曾经教导过他,任何有
关于敌人的情报都有其必要性,不管如何微不足道的亦然。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而刀不败是一个新的武林传说……

  在一次因缘际会中,重伤几乎致死的刀不败得武林奇医田中义治疗,病愈之
后,更得其传授其武功秘诀。

  刀不败自此长居「不义庄」,田中义待他如子。没想到此子丧尽天良,心术
不正,居然强奸田中义的妻女,田中义悲愤下与之决战,结果死于他的刀下。为
斩草除根,刀不败甚至将不义庄化为一片白地,从仆百人如数杀光。

  正派领袖易行天率武林白道高手连夜追击,数次均被刀不败遁逃,其间饮恨
在刀下的正派之士不计其数,最后,由少林智光出面调解后,停止了一阵腥风血
雨的仇杀。

  刀不败自此略微收敛,罕有恶行,只是此人亦正亦邪,善恶不分,杀人往往
不过兴之所致。

  原本他名为刀不平,现在武林称他为「不败」。

  根据他的判断,刀不败的刀法早已超越了易行天,不然以易行天嫉恶如仇,
自命不凡的性格,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成就威名的好机会。

  易行天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不,易行天的「惊天」肯定不如刀不败……

  少女望着沉思中的龙钧豪,轻声问道:「大叔要跟刀不败决战,连对方是谁
都不知道吗?」

  龙钧豪一惊,望向少女,这才发现到少女丰腴的大腿上整齐地摆着一张由碎
片组成的书信。

  少女的精明远超过龙钧豪的想像,一股怒意正要发作,两片粉嫩的红唇却贴
上他冰冷的唇,灵活的香舌钻进他的嘴里,贪婪地索求着,少女甜美的香津渡了
过来,浇熄了他心中的怒火。

  少女整个人扑了上来,一种挑逗本能的香气迎面而来。

  龙钧豪不敢置信,在男女身体轻微的接触之下,他的龙根居然已经高高翘起
了,少女纤纤素手轻抚过龙头,销魂的滋味让他忍不住要发出呻吟。

  结实的双腿缠住龙钧豪,少女不但有过人的酥胸,还有天赋的修长美腿,与
身材比例完全不衬的长腿在强壮的胸腹间摩擦,龙钧豪硬挺的玉茎已挺在少女的
大腿上了。

  不知道是离开爱侣期间所累积的欲望,还是刀不败强大压力下造成的反常,
抑或是一直深藏在心中的神秘的名字所致,龙钧豪体内强烈的情欲充斥全身,他
热烈地企图占有眼前少女的一分一毫。

  白诗雅的玉容在脑海中闪过,一股直透脑门的浓香却让他停止思考,只能一
步步随着本能带领。

  大手慢慢攀上少女的纤腰,轻轻捏了一把,另一只手在丰满的大腿上磨蹭,
龙钧豪的舌头挺入少女小嘴中,唇舌相缠,少女双腿间饱满的溪谷紧合相贴,一
股几乎要爆发的热力在小腹中燃烧。

  龙钧豪慢慢地褪去少女的衣裳,就在这浓情蜜意之际,少女细长美丽的玉腿
突然重重踹在龙钧豪胸口!

  他整个人跌撞在车厢内,后脑狠很撞在车门上。

  要不是反应能力随全身的血液流至下半身,龙钧豪绝不会如此轻易着了少女
的道,功力深厚的龙钧豪虽然不会因此受伤,比起胸口的一阵疼痛,或许跨间的
闷涨更为难受。

  「色狼,与刀不败的约会,大叔必败无疑。」少女推开车门,一跃而出,大
声笑道:「在这荒山野领,你就憋死吧!」

  少女玉手一扬中,满脸笑意,闪亮耀眼的夜明珠在她的手掌心中打转。

  「我叫「麻烦」,惹上我,你一辈子倒霉了!」

  回声远远传来,龙钧豪下身股涨,勉强苦笑,只能呆呆望着麻烦离去。车厢
内残留一股幽香,就像麻烦的倩影在脑海中,一时间挥散不去……
TOP Posted: 2014-03-25 14:23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四)无敌战不败

  落雨坡。

  龙钧豪苦笑着缓步在泥泞的官道上,随着规律的节奏,逐渐收敛了精气神,
构成了一种神秘的禅定境界。

  本身并不信佛,也不崇拜任何神祉,但是那种心灵绝对宁静的状态,他却是
心向往之,并在一场刻骨铭心的哀痛后,深刻地体会。

  脉搏、吐息都开始渐缓,五感的灵敏度却不减反增,在体内自成循环的绝对
韵律中,他已从小麻烦对他的捉弄中恢复过来了。

  小麻烦的俏脸与玲珑身材从脑海中云霄雾散,心中只剩一个名字:

  刀不败。

  比起少年时,无论是剑法的速度、变化,甚至狠辣均有所不及,毕竟,练剑
的时间与用剑的机会都与年轻时不能相比,可是,龙钧豪并不担心。

  在时间的淬炼之下,他在剑道上的所得远超过失去。使剑的沉稳、临敌的判
断等等,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一种绝对的自信。

  无敌的自信。

  不是自欺欺人的自负,也不是井底之蛙的痴愚,而是一次又一次翻越过高墙
之后,日积月累的成果。那种自信不但建构起他无敌的决心,更影响他的对手。

  从剑圣常欲欢到川中十三鹰,无敌不知道已经让多少次让敌人意外。

  当然这次也不会例外。

  腰杆挺直如剑鞘,步伐宽阔却轻巧,甚至没有在湿地上留下任何脚印,脸上
洋溢着一贯的微笑,眉宇间蕴含着浓烈的剑意,气劲凝而不散,慢慢在周身聚集
起来,龙钧豪已非方才随处可见的落魄男子,整个人转换成一炳剑。

  一炳无敌的剑。

***********************************

  距离约定的时辰正巧一整天。

  龙钧豪还有充分的时间调整自己的状况与观察地形。

  对一个不是天天摸剑的人来说,前者非常要紧,可是,掌握战场的重要性不
下于前者。景物的位置,光线的变化,甚至土质松软的程度,在一场旗鼓相当的
比试当中,都像是天然的陷阱,影响到决斗时的挪移或视线。任何小地方都有机
会成为关键,而机会只有一次,绝对不会再来。

  满树的白花开得缤纷绚烂,虽然不知其名,依旧可以感受到旺盛的生命力,
可是,龙钧豪的宿命却是恰恰相反。花瓣坠落的方式相当优雅,彷佛正尽力展现
生命最后一点光芒,龙钧豪把停在指尖的花瓣轻轻托住,微一使力,雪白飘向天
际,随即纵身一跃,一步跨上眼前的土丘。

  站稳了脚步,抚去眼前的尘土,抖了抖衣摆,这时花瓣居然尚在空中飞扬,
龙钧豪望着落英轻轻一笑,却没有警觉到,赫然,眼前有一位男子静静坐在大石
上,沉默不语……

***********************************

  男子披着宽敞的黑色外袍盖住全身,还隐住自己大部分的面容,裸露出来的
双臂盘缠着结实的肌肉,其上布满大小不一的伤痕,右手食指从根齐断,甚为可
布,一把长刀就随意地放在地上,老旧的刀鞘沾满灰尘。

  他的身形稳若泰山,不知道已经伫立此间多少时候了,全身上下充满着奇特
的力量,像是要涨出来似的。那种劲道绝对不是江湖耍架势唬人的壮硕身材,每
一分都极具威胁,尤其,男子身上一股凛冽的杀气,如实质的刀剑,令人不寒而
栗。

  龙钧豪一言不发,迳自观赏着雄伟的男子,两人的目光始终没有交集。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缓缓站起身,朝龙钧豪走来,步伐虽然颇为灵动,却说
不出怪异,大概是因为此人的左脚似乎有些创伤,行走时半拖半拉的姿势所致。

  褪下罩头的披风,露出男子的面容,黝黑的脸上布满创痕,有些新口子甚至
还在渗血,在无情风霜的凋零下,男子年纪看起来远大于实际的年龄。

  说不上俊还是丑,男子的轮廓虽然端正,脸上的伤口也委实多了一点,在伤
痕遮盖之下,纵使原本貌若潘安,也无法认清,只有傲然不屈的鼻梁挺立与漆黑
的双眼闪着精光。

  「刀不败?」

  男子嘴唇微微颤动,却迟迟不答话,似乎很久未与人交谈,想要开口说出一
言都十分吃力。

  「……我……是谁……并……不重……要。」男子手握住刀柄,慢慢说道:
「……出……招……吧。」

  如果男子输了,他是谁就一点也不重要。

  如果败的是龙钧豪,那么答案就更不重要。

  「好一个刀不败!果然霸气傲人,令人佩服。」龙钧豪笑道:「可是,我今
天并不是想要一决高下,我只想问你,关于……」

  「锵~锵!」

  鞘与刀间激发出的凄疠声响,顿时掩过龙钧豪的声音。

  刀不败冷冷望着龙钧豪,随手抛去外袍,赤着上身,露出比脸庞、手臂上更
多、更可布的伤疤,缺了两指的右掌负在身后,左手缓缓拔刀。

  刀身同样伤痕累累,而且以光泽材质观之,绝非什么一流名刀,不过是把随
处可见的凡品罢了,斑驳的长刀在功力的激震下,左右微震,彷佛迫不及待要夺
鞘而出……

  骇人的气势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如果任其延展,将失去任何出手的机会。

  「……拔……剑……受死。」

  「……我没有带剑。」龙钧豪轻抚着下颚,淡淡地说道。

  像是完全无视眼前的劲敌,斜对着刀不败,龙钧豪反手折下一根轻枝,潇洒
地舞动,枝桠比向刀不败,从容笑道:「真气所至,草木皆可为利刃。」

  刀不败的杀气突然为之一窒,露出不平之色,冷漠的表情变得狰狞而激动。

  「……你是……在……找……死。」

  银色的闪光划破凝结的空气,朝着龙钧豪迎面而来。龙钧豪好整以暇,居然
不避不闪,连用手上的树枝去挡架的意愿都没有,任刀光越来越近。

  在鼻尖处,刀停了下来。

  刀刃紧贴着,在进一分,即将见血,龙钧豪却依然带着笑意。彷佛早就洞悉
此招为虚招的冷静,或是本身拥有着一瞬间反应任何变化的信心,洋溢在他潇洒
英俊的脸庞。

  刀不败脸色铁青,左手微微颤抖,毫不考虑,刀锋一转,再度横向龙钧豪,
刀上的气势更盛,更为霸猛!

  龙钧豪轻声一笑,手中的枯枝迎上前去。两人一来一往,尽是使招不使力地
虚比划,无论如何激烈的对招,两人的手中的兵刃始终没有接触。纵然如此,白
烟袅袅升起,刀不败额角逐渐滴下汗珠,显然有些许吃力。另一方面,龙钧豪笑
靥逐开,脸上充满着快意。

  「痛快!痛快!」龙钧豪放声笑道:「果然是绝妙刀法!」

  「……别使那……些无……谓的招式!」刀不败脸色阴沉,狠道:「快……
点使……出宇……外龙飞……吧!」

  龙钧豪立刻脸上一寒。

  宇外龙飞乃龙家剑法的极致,杀意极重,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好!我就成全你!」

  龙钧豪笑容敛去,手上的树枝闪动不已,彷佛天外游龙嬉戏于云朵间。

  刀不败脸色一变,龙钧豪的「无敌」似乎近在眼前,却又似在远处,瞻之在
前,乎焉在后,已经全然无法掌握。

  这时,宇外龙飞还尚未出招……

  刀不败虽然知道龙钧豪的高明,没想到以自己翻天覆地的精进,加上这几年
的苦练,居然未出招已落下风。他深知高明的武术着重心志,如果斗志一失,绝
无胜算,连忙集中心智,咬紧牙关。

  眼前剑影幢幢,那必杀的一着若隐若现,随时将迎面而来,白森森的牙齿陷
入下唇,齿间咸热的液体逐渐流入咽喉。刀不败已经非常习惯那鲜血的滋味,无
论是敌人的或是自己的,莫名的激动涌上身,一种野兽般的直觉在脑海中。

  来了!

  树枝激刺向刀不败的眉间,快若闪电。刀不败的左手刀同样由下向上反撩,
朝龙钧豪的胸膛劈去,虽然,速度有所不及,但是,其角度之巧,用劲之妙尤在
龙钧豪之上!

  就在那关键的一刻,朝着眉间而来的一剑突然变去的方向,以不可思议的角
度,不偏不倚地刺入刀不败的左臂!

  树枝轻触到强健的手臂立刻停止,事实上,脆弱的枯枝也没有半分伤害刀不
败的能力。被树枝刺的地方没有丝毫不适,刀不败却也松开了即将贯穿对手胸口
的长刀,脸上充满疑惑与不甘。

  「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你的……宇……外龙……飞?」

  沙哑低沉的嘶吼隐不住满腔怒意,眼眶里鲜红一片,布满了血丝,

  如果招式是击向柔软的咽喉或是无法锻炼的眼球等要害就算了,刀不败万万
没有想到,致命无敌的「宇外龙飞」竟然会以阻止他的刀招为目的,还是以不能
伤人的树枝,近乎儿戏的方式逼他停手。

  「我赢了,不是吗?」龙钧豪慢慢说道:「难道你能挡得了这招?」

  「……不……我……挡不……住。」

  语气冰冷,刀不败将手中的长刀抛出,疾射向天边,转身就走。

  「刀兄且慢,还有要事请教……」龙钧豪望着刀不败的背影,大声喊道。

  没有任何回应,只有龙钧豪自己的回音在山谷间回荡。

  平心而论,刀不败的确有愤怒的理由……

  表面上,猛烈刚直是刀不败刀法的优势,其实,他最厉害的地方不是刀法,
反是其越挫越勇的气势。

  常人总是认为:「刚直易折,柔弱久存。」

  但是,刀不败的刚勇中,却充满了逆天向上、一往无回的决心。如千锤百炼
的精钢,越受炙热越锋利,越经敲击越坚硬。

  残而不废,败而不倒。

  刚强无比,却也不能硬折,所以纵使强如易行天,也一次次让刀不败全身而
退,甚至最后不敢与之较量。

  在与龙钧豪的决战中,虽然处于绝对的下风,招式全盘受制于宇外龙飞,可
是,刀不败最强的优势也将于此时此刻爆发出来。而龙钧豪却选择逃避与刀不败
的最后一搏,不敢挑战他未知的可能性,单以局势的优劣逼他认输。

  再加上刀不败的刀法本是走刚猛的路子,他不欲占龙钧豪兵器上的便宜,招
招留手,对他来说反而是大大吃亏。未能发挥全力,他又岂会甘心。

  但龙钧豪也有不得已的苦处……

  从踏上落雨坡的开始,龙钧豪就落入下风了。刀不败虽然消耗了体力,却是
出乎意料,也代表了他的意志、斗志更胜龙均豪一筹。

  龙钧豪以对敌的经验判断之下,早已洞悉了对方武功的深浅与特性,任由对
手站在上风,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在尚未与刀不败视线相对之前,他的气机就紧
紧锁住了对方,并以万马千军之势硬生生压倒对手。

  如愿在气势上重新超越对手,但是,在龙钧豪的意料之外,刀不败的功力异
常的强横,猛然发劲之下,他赢回了上风,却受了不小的内伤。

  一般比划可能没有影响,但是,在功力相拼的重要时刻,隐藏的创伤可能会
造成未知的伤害,而且,龙钧豪也知道假使把刀不败逼入绝处,他将会有更凌厉
的反击,要就要一击毙敌,否则绝不能贸然出招。

  宇外龙飞的对招之下,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双双饮恨。

  这并不是他此来的目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龙钧豪本来就不为了决战而来,但是,打从开始,
刀不败就没有解答他心中疑惑的意思,所以这一战对他并没有意义……

  在各种变化难测的不利因素围绕下,龙钧豪能单凭智慧,毫发无损的挫败刀
不败,那是不得已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想像不到的反而是刀不败的目的与
隐藏在其背后的未知秘密,还有此人后续的行动。

  沉思之际,不知不觉,夕阳逐渐西沈。

  刀不败的身影也早已消逝在远山之间了……

***********************************

  午夜。

  草屋就在眼前十步之遥。

  虽然决战没有解答内心的疑问,徒留下更多疑惑,但是,屋内玉人却足以弥
补一切的遗憾。

  无论如何,他安然归来了。

  正欲开门,破旧的木门却迎风敞开。

  仔细一瞧,门栓处整根断裂,那拴木化成细小的木屑,外表上却没有丝毫异
状,显然是极为高深的内功所致。

  纵使决战之时,也不曾如此心惊胆战,龙钧豪连忙闯入屋内。

  小屋内空无一人。

  最熟悉的身影消失无纵,只有小灯明灭不定和白诗雅最爱的茉莉香气。

  床上几幅残破的衣袖,半截麻绳横过房梁,垂了下来,被襦沾着潮湿的神秘
黏液,弥漫着奇妙的腥味,甚至还有些许血迹。

  桌子上摆着一只耳环。

  破旧简陋,市场上最便宜的那种耳环。

  严格来说,那只耳环并不是「摆」在桌子上,上半截依旧,下半截却巧妙地
镶嵌在桌面上,深入一寸有余。

  铁青着俊脸,龙钧豪轻轻揭起了耳环,就在耳环入掌心的那一瞬间,突然之
间四分五裂……
TOP Posted: 2014-03-25 15:04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1, 05-19 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