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少龙外传(1-1151章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少龙外传(1-1151章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07章

  两大豪门
  “论财富,当然是长实集团主席李嘉诚,恒基地产主席李兆基和金利来集团主席曾宪梓等人。可是,论起来在黑白两道的影响力,尤其是和上面的关系,还只有美凤妹妹的老太爷当得上这个香港重量级人物!”
  萧莹秋拍了拍谢美凤的芊芊玉手说道。
  “是啊!你们都年轻,不知道当年扈家对大陆的贡献有多大,也没有见过扈老爷子当年在香江叱咤风云的英姿。”
  沈君如感叹道,“可惜,舞榭歌台都被雨打风吹去,据说去年他就开始病倒了,还好他还见到了奥运会在北京举行,也算是老天有眼不枉此生,也算是对他两次大力支持申奥的回报和眷顾了!美凤,扈老爷子现在身体怎么样?”
  “身体时好时坏,到底是年事已高,现在公司的事务已经由我公公负责了!”
  谢美凤说道。
  “那我们更应该前去拜望一下了,既然我们要在香港扎根发芽,少不得也要拜望一下亲家,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妈妈,您说呢?”
  阿飞问道,其实他的真实想法是要通过拜访扈家,一来这是礼节,二来这是战略,三来也是姐姐谢美凤的脸面所在,四来也是姐夫扈其刚的颜面所在。
  “拜访他们干什么?”
  谢美凤气呼呼地嗔怒道,却再也说不下去了,美目之中却滴溜溜布满了委屈的泪水。
  “好孩子,不要说了。”
  沈君如疼惜地轻轻搂住女儿的柔肩安慰道,“还是要登门拜望一下的,何况扈家老太爷又在病中,我们既然来到了香港理应前去探望一下的,与亲家公亲家母见面说说话,和你家其刚见面聊聊天,也好缓和一下你在扈家的处境啊!”
  “嫂子,看来美凤在扈家真的受了不少委屈,我也跟着去登门拜访,倒要看看那个小混蛋是个什么东西?看看扈正霆和祝玲玲两口子是怎么管教儿子的?”
  素云姑妈生气地骂道,“他们如果管不了的话,就让我代劳好好地管教一下这个小混蛋!”
  “姑妈在香港呆了这些天怎么火气还这么大呢?”
  阿飞调笑道,“动不动又要喊打喊杀的,岂不是在火上浇油让姐姐难做吗?”
  “我们在这里忙活地要死,哪里像你这个花花公子在家里快活地要死呢?连莹秋的肚子都这么显了,还不知其他那些媳妇们怎么样了呢?”
  素云姑妈幽怨地瞪了阿飞一眼娇嗔道,“你姐姐受人欺负,你这个做弟弟的就忍得下去无动于衷吗?”
  “姑妈,他要忍心袖手旁观的话,我们也不会答应的,更不会饶了他的!”
  萧莹秋慨然说道,羞中带喜地瞪了阿飞一眼。
  “姐姐,他打你了吗?”
  阿飞问道。
  “这个没有……”
  谢美凤摇了摇头。
  “他骂你了吗?”
  阿飞问道“这个也没有……”
  谢美凤又摇了摇头。
  “他提出离婚了吗?”
  阿飞追问道。
  “这个可以有!”
  素云姑妈急道。
  “这个真的没有……”
  谢美凤再次摇了摇头。
  “这既不打又不骂也不闹离婚,那你们成天折腾什么呢?”
  素云姑妈说道。
  “这就是夫妻的冷战,比打骂离婚更伤害夫妻的感情。”
  阿飞挥了挥拳头说道,“要是他敢打骂我姐姐,我也不怕他扈家多么厉害,一个人过去咔咔地削平了他!可是,他不打不骂不离婚,这个事情就要从长计议了。”
  “怎么从长计议?”
  沈君如搂着女儿的柔肩,关心地问道。
  “我有个想法,我先去拜访胡家,回来再去拜访扈家。”
  阿飞打了个响指,灵机一动地笑道,“这个有意思哦!”
  “先去拜访胡家?”
  沈君如和素云一起惊讶道,众人也不禁有些纳闷,不知道阿飞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是啊!我先去拜访胡家赌王,当然要姐姐和我一起前去,回来我们再和妈妈姑妈一起前去拜望扈家。”
  阿飞理了理头脑中的思路,胸有成竹地笑道。
  “你刚刚来到就连续拜访两家豪门是不是太仓促了?”
  梁晓婧思忖着说道,“刚才发生的那次小冲突,香港地头蛇对于咱们的态度还不明朗,是不是这样冒昧拜访有点太冒险了?”
  “再说先拜访胡家再拜访扈家,有点本末倒置,让扈家人知道了会不会不太高兴啊?”
  颜美琪说道。
  “何谓本?何谓末?扈家人以为我们理所应当先拜望他们,可是,我们偏偏不按常规出牌,稍稍打击一下他们自以为是的豪门心理。”
  阿飞笑道,“俗话说趁热打铁,我们就是要利用今天造出来的势头,连续出击,拜访两家香港重量级豪门。这个势头就是咱们的武装直升机空降香港,还有刚才小试牛刀惩戒了一下那个什么湾仔之虎,更重要的是莹秋姐姐一身戎装亮相,这一系列造势都足以使他们头大如斗想个十天八天的,我如果猜得不错,他们现在心里都开始打鼓了呢!”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击一下他们自以为是的豪门心理,好!很好!”
  张闻远抚掌叫好,“阿飞就是阿飞,永远不按常理出牌,香港这场戏才开幕就这么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了,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我当然也不是都不按常理出牌,我和姐姐去拜访胡家是以执晚辈礼节前去拜望赌王前辈的,而回来再和妈妈姑妈一起前去拜望扈家,则是亲家礼仪所在,还是给足了扈家人面子的。”
  阿飞笑道,“什么事情都是这样,顺理成章地给他,他反而挑三拣四说长道短的,如果先抑后扬再给他,他就没有了那些臭毛病了。豪门心理和大国心态都是习惯养成的,现在连美国的霸气都开始收敛了,更何况这些夜郎自大的香港豪门呢!”
  “赌王胡鸿焱可是港澳两地大名鼎鼎的重量级人物,当年你父亲刚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我们来香港曾经见过他一面。”
  沈君如感叹道,“你看见胡超琼也就可以想见她父亲当年的风采了,不过,她又何尝不是豪门的牺牲品呢?”
  说着用芊芊玉手拍了拍女儿谢美凤的柔肩。
  “是的,所以我和超琼姐姐平时很谈得来,很有同病相怜的感觉。”
  谢美凤感叹万千地幽幽说道,“超琼姐姐,十多年前就成了胡家家族的牺牲品——嫁给了徐晋亨,成了她人生情感的憾事,她在情感路上可能很累,用工作来麻醉自己,谁才是她一生的挚爱?陈百强?杨其龙?还是哥哥张国荣?心中一定留下永远的痛吧?如今往事已矣,斯人已去,我还是希望超琼姐姐真的幸福。”




  第008章

  胡家轶事
  张闻远笑道:“胡鸿焱年轻时可是风度翩翩,能歌善舞,迷倒不少女性。赌王自今已有4位太太,而最小的儿子也是刚出生不久,可见他魅力十足,风流潇洒。”
  “哇!四位太太,那不是和某个人有的一拼了吗?”
  孟丽叫道。
  “哪里有的一拼?某个人现在已经有了多少美女姐姐妹妹了?”
  张华倩调笑道,“小茉莉,依依怜怜,你们可要抓紧哦!”
  孟丽蔡依依蔡怜怜都被她一句话说得粉面绯红,低下头去,不敢作声。
  “据说胡鸿焱原来有一位叔公,可谓风流甲香江。他有两个嗜好,一是收藏古董,一是收藏美女,一生娶妾30多位,在家族劝阻下才适可而止的。”
  张闻远笑道,“到底还是不如阿飞魄力大魅力大啊!呵呵!”
  “胡鸿焱是澳门首富,也是一代赌王。他掌管濠江赌业,与大马的林梧桐、南韩的田乐园、美国的杜林普、史提夫云齐名,合称世界五大赌王。”
  沈君如说道,“他在香港澳门都有实业,包括澳门电视台、地产、澳门机场、地产及石油等,业务遍及中西两地。不过,现在不知道他究竟是在香港还是在澳门呢?”
  “那就要请教我喽!”
  素云姑妈自鸣得意地娇笑道,“胡鸿焱这些天还真在香港呢!你们知道胡鸿焱和胡超琼为什么最近在香港澳门频繁往返吗?”
  “姑妈也学会了卖关子了,呵呵!”
  阿飞笑道。
  “我偏偏要卖一卖关子,看看你这个诸葛亮是不是真的料事如神?”
  素云姑妈娇嗔地瞪了他一眼。
  “是不是为了扈老爷子病重的事情?莫非一旦有变,他要有所举措吗?”
  颜美琪说道,“据说当年他们俩本来亲如兄弟,后来却反目成仇,结下了梁子,有着五十年的恩怨情仇呢!”
  素云姑妈微笑着摇头不语。
  “这个不太可能的,两大豪门都是根深蒂固,没有势力明显的消长不会出现兼并吞并的可能的。”
  张华倩思忖着说道,“难不成是针对咱们飞龙大酒店而来的吗?我感觉今天胡超琼的出现多少显得有些怪异,好像和那个陈耀兴有些事先商量好了似的。”
  素云姑妈依然笑而摇头不语。
  “超琼姐绝对和那个陈耀兴不是一路的。”
  谢美凤肯定地说道,“她也不是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阴损小人。赌王的四太太就住在香港,赌王即使常年留驻香港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赌王的大太太在澳门,二太太在加拿大,三太太和四太太都在香港,本来赌王住在哪里都无可厚非。”
  素云姑妈笑道,“可是,我说的是最近赌王和胡超琼父女俩频繁往返港澳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呢?嫂子,你以为如何?”
  沈君如笑而不答,指着阿飞说道:“我想飞儿应该已经有了答案了,他的所想与我应该所差不多吧!”
  “哦?飞儿,你以为如何?”
  素云姑妈娇笑道,“现在你妈妈可把宝都押在你身上了啊!”
  “其实,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我知道姑妈已经打探到胡家最近发生的一些异常,咱们家只有姑妈有这个本事,铃木杏里在日本也是此中高手,却也比不上姑妈的耳聪目明威风八面。”
  阿飞笑着大拍马屁道,“所以当初请姑妈前来,证明我的决策还是英明正确的哦!”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众女笑骂道。
  “小坏蛋,明里捧我,实际在吹嘘你自己啊?”
  素云姑妈嘴里笑骂,心里却也开心,知道阿飞说得还是心里话,“快点回答我的问题,不要胡搅蛮缠绕弯子!”
  “这个问题还是要从胡超琼说起。”
  阿飞却毫不着急,依然好整以暇地笑道,“据我所知,胡超琼早年经营公关公司,长袖善舞。1995年,她继妹妹之后加入亨德集团任董事,处理事务深得父亲欢心。2001年获年度成功女性企业家大奖。2002年掌管澳裕事务,开始做接班人。家族之内是各房之间的交锋,赌王四房太太,分开居住,孩子们也是抬头低头都不见,很少在一起。内部的争斗最后反映在到底谁掌胡家王国大权,现在大家的眼睛都盯着胡超琼,胡鸿焱却迟迟不选出接班人,好似康熙皇帝不立太子。赌王已算长寿,但活得越长,加入竞争的儿女便会越多。姑妈,这个九王夺嫡的故事恐怕又要在豪门重演,最近胡家的种种异常是不是与此有关呢?”
  “到底是阿飞!”
  素云姑妈狠狠地在阿飞胳膊上拍了一巴掌笑赞道,“一眼就看出来胡家的萧墙之忧了,没有辜负你妈妈的期望!”
  “我看那个胡姐姐眼神之中好像有点忧心忡忡的神色呢!”
  孟丽和蔡依依蔡怜怜也不禁为素云姑妈赞扬阿飞而有些高兴。
  “那么大的豪门,四个太太可有得争宠的了!”
  萧莹秋娇笑道,“还记得从前看过一部电视连续剧《豪门恩怨》就是几房太太争风吃醋,儿女争权夺利的事情。”
  “大红灯笼高高挂,人多必定口杂心乱是非多!”
  谢美凤想到自己所处的扈家又胡尝不是如此呢?又怕妈妈发现她忧心忡忡的神情,不禁强颜欢笑地说道,“其实,你们可能不知道,赌王这些年来一直强调家庭以和为贵,力争‘一碗水端平’,胡家的豪宅故事比一般的超级商业谈判还要微妙几分。单就前不久的胡鸿焱八十大寿而言,二太蓝琼滢和大女儿胡超琼为胡鸿焱举行了一个盛人而隆重的寿宴,到贺嘉宾非富则贵,赌王当晚玩得异常兴奋;紧接着是四太梁雨琪爱夫情切,设下豪门夜宴为赌王开一个更大型的生日会,力图让胡鸿焱开心。为了一争风头,梁雨琪订了六星级的君悦大酒店摆下约50围酒席,比上次二太在海都酒楼摆的20围多出一倍有余。每桌宴席约1.8万元,还特别自备原只鲍鱼,每只约1000元,光是买鲍鱼就花了四太私房钱里的50万元。别出心裁的梁雨琪,还预备了金元宝赠予每位到贺亲友,而贺礼都捐给澳门慈善团体。在四太之后,三太太程婉珍也独具一格,把寿宴搬到海上,在香港仔珍宝海鲜舫设了19桌寿酒贺寿。吃完这桌海上的海鲜宴席之后,胡鸿焱于次日便匆匆赶到澳门与元配黎婉芬一家食饭庆祝生日,才得以唱一出自己八十大寿的压轴大戏呢!”
TOP Posted: 2014-04-23 15:43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09章

  姐弟亲情
  张闻远笑道:“看来享齐人之福也非易事,就算我有这样的齐人之福,也没有这样的体力轮家吃饭。胡鸿焱的四位太太为他各自出招贺寿,而且各自精彩,各有特色,相信八十大寿的马拉松式寿宴必定令他永生难忘啊!”
  众人都笑起来,这才领略到豪门多妻自有其奇闻异事。
  “和若隐若现的财产分配问题比起来,马拉松寿宴还真算是方便公平对待的易事。”
  谢美凤娇笑道,“三太太程婉珍的豪宅市值一亿三千万,其中一层放满珠宝首饰;四太太梁雨琪的豪宅市值一亿八千万,装修时以法国梵尔赛宫为蓝本,有知名设计师设计。2002年,二太太和四太太争宠十分激烈,为平息女人间的酸醋风波,胡鸿焱斥资2亿为二太太重建旧居。而在此之外,还特地花费1亿用于装修,整个重建工程将用去3亿元之数,单是博物馆般规模的中央图书馆式衣帽储存间就必须占用整层近5000英尺,底层则是个超级游泳池。于是胡鸿焱一句‘总之我不会偏心,最要紧家和万事兴’之下,蓝琼滢和梁雨琪‘停战’,二太的长女胡超琼也转与四太和睦相处了。”
  “哇!果然是豪门盛宴,繁华奢侈啊!”
  众女不禁惊叹。
  阿飞却笑道:“但这等平息家庭风波的手段,恐怕还没有多少男人能施展出来。就算施展开来,底下的明争暗斗也不会有一日停歇。这个豪门的故事会让人惊奇让人刺激让人欢喜让人流泪,精彩程度简直超过任何一部电视剧。它包含了故事中所有好玩的因素:性、阴谋、权力斗争以及难以数计的金钱。”
  他暗暗觉得自己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很有可能不可避免地卷入这场豪门恩怨情仇之中,等待他的到底是什么呢?还有扈家李家……
  突然,张华倩在梁晓婧耳旁低语了一句,梁晓婧点了点头出去了。
  “又出什么事情了吗?”
  阿飞问道。
  “还不是刚才你惹得祸?”
  张华倩妩媚地娇嗔道,“前台经理汇报说有香港警察过来询问械斗的情况,我让小婧下去应付一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是啊!我们在这里经营打理这些天都没有出事,倒是你这个龙总一来就给我们惹出这么大麻烦来了。”
  颜美琪也趁机煽风点火地娇嗔道。
  “我出手惩凶,维护治安,怎么成了罪魁祸首了?张叔叔,我可真是比窦娥还冤啊!”
  阿飞苦笑着说道,眼睛却坏笑着盯着张华倩颜美琪两女,知道她们俩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他,两双美目都望眼欲穿,此时柔媚地都可以滴出水来了,故意拿话呛他逗他,心里却恨不得扑到他身上狠狠地咬上两口。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个家庭内部矛盾我可不敢管啊!”
  张闻远调笑着摆手,“你还是找你妈妈姑妈叫屈喊冤吧!”
  君如妈妈笑而不语,她是乐得见儿子媳妇打情骂俏逗趣解闷;素云姑妈也不说话,只是饱含幽怨地瞪了阿飞一眼,那眼神看来也是恨不得咬上他两口才满意。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
  谢美凤不愿弟弟尴尬,娇笑着嗔怪道,“这些天,美琪姐姐天天念叨你要来要来的,华倩…那个阿姨,也是朝思暮想的,看来我这个弟弟还是满招人喜欢的嘛!”
  她说到张华倩的时候也不禁暗笑,以前从张闻远抡起要叫她阿姨的,现在从弟弟说起,这个阿姨叫起来难免有些不伦不类别扭的很了。
  “还是我们美凤善解人意。”
  张华倩和颜美琪一起拉着谢美凤的胳膊娇笑道,“不对,我们俩看来以后都要改口叫你姐姐喽!要么就叫你弟弟和你一样都叫我们阿姨好了!”
  众人大笑,孟丽蔡怜怜蔡依依三女一边娇笑一边羞不自胜,虽然还是处子之身,但是也都情窦初开,自然懂得小别胜新婚的意思。
  “好阿姨,乖姐姐!”
  阿飞死皮赖脸地过去搂着张华倩和颜美琪两女叫道。
  “小坏蛋,就会捉弄人!”
  张华倩和颜美琪被他当着张闻远和沈君如素云等人这样一弄,反而难为情起来,羞赧妩媚地啐骂娇嗔,一左一右在他腰眼上恨恨扭了一把,粉面早就绯红滚烫了。
  “哎呀!好阿姨好姐姐,手下留情啊!”
  阿飞故作呲牙咧嘴地夸张叫道。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好了好了,别闹了!”
  君如妈妈笑骂道,“也不看着孟丽依依怜怜,大庭广众之下就弄些少儿不宜的节目出来了!小婧怎么还没回来?”
  “我下去看看吧!”
  谢美凤说道,“我和警方还是可以说上话的。”
  “我陪姐姐下去看看。”
  阿飞正色说道,“华倩姐姐和美琪姐姐抓紧准备礼物,今晚先去拜访胡家。”
  电梯稳稳下行,谢美凤看着阿飞说道:“看来妈妈心情不错,有你照顾妈妈,我也就放心了!”
  阿飞看着谢美凤说道:“妈妈也需要你的照顾,女儿总比儿子好,因为女儿永远是妈妈贴身的小棉袄嘛!”
  “呵呵!”
  谢美凤忍俊不禁娇笑道,“姐弟俩居然一直没有见过面,没有想到一见面,弟弟都是个男子汉了!听说你是跟养父母长大的是吗?”
  “我从小跟着养父母的时候,就一直梦想有个姐姐疼我关心我。”
  阿飞笑道,“没有想到现在我真的美梦成真了,不仅有了姐姐,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姐姐,我真是太幸福了!”
  “怪不得那么多美女喜欢你,原来你这么花言巧语讨女人欢心呢!”
  谢美凤知道弟弟从小没有得到爸爸妈妈姐姐的疼爱,她也不禁有些心酸,“姐姐以后会和妈妈一样地疼你关心你的!”
  “我也会象疼爱妈妈一样疼爱姐姐的,不会让你们受一点委屈的!”
  阿飞柔声说道,慢慢伸出手去,摊开手掌,眼神里面都是坚定的目光。
  “好弟弟,我们一起照顾妈妈,她幸福我们也就幸福了。”
  谢美凤被阿飞那坚毅的眼神所感动,将芊芊玉手放在他宽大的手掌之中,任由他握着走出电梯。
  姐弟亲情在手与手之间传递,温情在心与心之间感动。




  第010章

  东方三侠
  梁晓婧正和一个香港女警察交谈,那美女警察好像有些态度蛮横。
  “我怀疑你们酒店涉嫌械斗,窝藏凶犯,立刻让你们老板龙剑飞出来!”
  女警居然指名道姓喝令要梁晓婧交出龙剑飞。
  龙剑飞不禁也有些惊讶,看了姐姐谢美凤一眼。
  谢美凤满眼惊异低声说道:“这是香港第一警花,名扬天下的木兰花,和她丈夫高翔表妹穆秀珍并称东方三侠。你什么时候得罪她了?她为什么专门要找你的晦气?”
  “啊?木兰花?”
  阿飞更加惊诧莫名了,“我只是听说过她的名字,却从来不认得她呀!”
  只见木兰花姣美的俏脸、高耸的酥乳和修长的身材,尽显警花少妇的冷艳:她今天身穿深蓝色警察制服短袖衬衣和白色长裤,依然遮掩不了她的曼妙身材,酥乳高耸将深蓝色短袖衬衣顶得鼓鼓涨涨的,白色长裤紧绷绷地包裹着浑圆修长的美腿,肌肤白皙,光滑细腻,更显修长圆润的玉腿和凸凹有致的身材,简单的马尾辫,浑身上下透着精明干练,干净利落;柳眉凤目,粉面含威,飒爽英姿的勃勃英气之中也透出成熟迷人的少妇风韵。她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如此近距离地观赏着木兰花丰硕丰熟的圣女峰,透过蓝色衬衣依稀可以看见白色的乳罩的痕迹和浑圆的圣女峰的轮廓。
  只是此时,言语举止都显得专横跋扈,野蛮霸道,毫不讲理。
  梁晓婧也算是刁蛮任性的女警花了,被木兰花颐指气使的态度激得火起,娇喝一声:“你作为警务人员,也要注意一下你的说话语气!”
  “小妹妹,什么说话语气啊?我在警探界混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说话呢!”
  木兰花牙尖嘴利地冷笑道,“快点叫龙剑飞滚出来,否则我就打进去了!”
  “就凭你也敢打进来?”
  梁晓婧柳眉倒竖地冷笑道,“不管你资格有多老,在警探界地位有多高,遇到我梁晓婧,你就休想倚老卖老,有我在这里,你休想进我们飞龙大酒店半步!”
  两个警花冷眼相对,剑拔弩张,美目相向,火花四溅,大战一触即发。
  “什么人要我龙剑飞滚出来啊?”
  阿飞笑着走了出来。
  “兰花姐姐,是不是误会了?”
  谢美凤慌忙陪笑道,“不知道我弟弟怎么得罪你了?”
  “美凤妹妹,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木兰花银牙紧咬娇叱道,“龙剑飞,拿命来!”
  龙剑飞料不到木兰花已然是人妻少妇,说起话来却还是那么蛮横霸道,心中又好笑又好气,摇了摇头道:“什么名扬天下的警花神探?女人毕竟是女人,简直蛮横无理至极,我什么时候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了?你就是要杀我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吧!”
  “你……”
  木兰花一生主持正义,正气凛然,何时被人家如此反诘过?被阿飞出言一激直气得她花容貌变,历叱一声,“小子,你敢排本姑娘的不是,叫你先尝尝本姑娘的厉害,杀了你再给你理由不迟!”
  身形一闪,双掌一错,含愤攻向他的前胸。
  掌风煞煞,凌厉无比,阿飞心中暗惊:“这个木兰花,名下无虚,功夫果然厉害!”
  不待掌风触体,施出太极神步,足下一滑,巧妙地避过她致命一掌笑道,“喂,木姑娘,你真想‘不打不相识呀’,我见了你就头大如斗,如与你相识,见面都是这样一阵暴打,我可承受不起哦!”
  木兰花但见人影一晃,掌风落空,芳心大惊,冷哼一声,“小子,你少油嘴滑舌,看掌。”
  话一出口,身形大变,疏忽前进,疏忽后退,辗转腾挪,形如鬼魅,着着狠毒,招招致命。
  龙剑飞心中一凛,暗叫这个身形似曾相识,不敢大意,急忙施展出太极神功,四面八方罩住了木兰花的身形,太极云手,神功护体,好像天网恢恢一样将木兰花整个地控制其中,饶是她奋力挣扎,也挣不脱太极神功的万千云手罩。
  “龙兄弟,手下留情!”
  随着一声叫声,一辆雪铁龙警车呼啸而来,三个人急急忙忙下车。
  这个时候,沈君如素云张华倩颜美琪孟丽蔡怜怜蔡依依等女也已经闻讯下楼观战。
  “姐姐,是敌是友?”
  龙剑飞不敢大意,询问姐姐谢美凤。
  “男的是高翔,那个女警察是穆秀珍,旁边那个是卫夫人。”
  谢美凤忧心忡忡地说道,“好了好了,东方三侠一起出马,今天是不是要把香江搅个翻江倒海啊?不知道卫夫人是不是来主持公道的?”
  “误会误会!”
  高翔看着妻子木兰花在龙剑飞太极云手下苦苦挣扎,连声求道,“内子无知,冒犯了兄弟,还请龙兄弟高抬贵手,放她一马吧!”
  “表姐,表姐……”
  穆秀珍满目关切,软语哀求道,“龙兄弟,求求你就放了表姐吧!”
  “美凤妹妹,你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卫夫人拉住谢美凤的芊芊玉手说道,“兰花一时冲动,我们是赶来劝阻的,谁知道已经触怒了你弟弟了?你帮着说句话吧!”
  “阿飞,既然卫夫人和高大哥秀珍姐都来讲情了,你就先放了兰花姐吧!”
  谢美凤见她们仨是来说和的,这才放下心来。
  龙剑飞收了太极云手,木兰花已经精疲力竭,站立不住,高翔抢上前去,正好跌入他的怀里,一双美目犹自恨恨地瞪着龙剑飞,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高翔却是消瘦英俊儒雅,具有绅士风度,满眼感激地看了阿飞一眼。
  “高翔,秀珍,你们俩先带兰花回去吧!”
  卫夫人说道,“这里交给我和阿飞兄弟解释吧!”
  “谢谢阿飞兄弟给我们这个面子。”
  高翔看着龙剑飞,由衷地说道,“对于兄弟的日本之行我是十分佩服的,恨不能与君并肩作战!先告辞了,改日我再来登门致歉!”
  说完抱着木兰花进了警车。
  阿飞如同丈二金刚一样摸不着头脑,若明若暗地仿佛有一点头绪,却又理不清楚,只是从高翔的话语之中可以感到他也是个爱国的热血好男儿。
TOP Posted: 2014-04-23 15:43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11章

  初见白素
  “龙兄弟,谢谢你对我表姐手下留情了,我们先告辞了。”
  穆秀珍芳心大宽,她最是和表姐木兰花亲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也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她,更多了一分成熟女人的温柔。
  表姐木兰花纵横香江无敌手,没有想到今天被一个年轻男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所以她对于龙剑飞的身手发自内心的佩服。
  阿飞打量穆秀珍见她略施粉黛,穿着警察制服套裙,秀丽的面容配上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嘴角轻启,别有风情。丰挺的圣女峰将胸前的警察制服高高顶起一座山峰,两个圆尖的肉包随着高跟鞋的韵律上下抖动。透明的肉色透明水晶丝袜裹着修长的双腿,行动时浑圆白润的大腿时隐时现,扭动着丰润的美股,既有贤妻良母的秀气文雅,又有娇媚诱人的少妇风韵,看到如此美艳的警察少妇,阿飞心里顿时痒痒起来,眼看着她那双修长浑圆的丝袜美腿末入警车之中,他才按捺住心底的那分骚动,回过头来,才想到眼前还有一位国色天香的卫夫人。
  “卫夫人?”
  阿飞看了看姐姐谢美凤纳罕道。
  “你不会连卫夫人都没有听说过吧?”
  谢美凤娇笑道。
  “我印象之中姓卫的名人之中只有一个卫斯理呀!”
  阿飞调笑道。
  “这就是卫斯理的夫人白素女士啊!”
  谢美凤娇笑道。
  “啊?”
  不仅仅阿飞,连后面的众女也不禁惊叹起来。
  只见白素面如秋月,体态丰腴,娥眉不画而翠,樱唇不点而朱,秋水盈盈,十指纤纤,秀发如云,素颜映雪,一双皓腕圆腻皎洁,两条藕臂软不露骨,全身散发着一层婀娜妩媚的气质。深邃而神秘的剪水双瞳内似浩无际的海洋,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淡然浅笑中使她粉嫩的两颊那双酒窝衬的如此醉人,她穿的是白色衬衣和黑色长裤,将她白润的皮肤衬得更加白润无瑕,包裹着修长圆润的玉腿和凸凹有致的身材,丰腴性感。云发挽髻,柳眉凤目,粉面含春而却不怒而威,成熟迷人的少妇风韵之中却透出飒爽英姿的勃勃英气。
  “原来是白姐姐!”
  阿飞摇了摇头笑道,“恕我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冒昧,贤伉俪的大名自然是闻名遐迩,声名远播,卫先生这个人也有才华,也有本事,武功也是不错,可是,这个就是有些太过于……”
  “阿飞……”
  谢美凤叫了一声,不想弟弟这样不礼貌,第一次见面就对妻子说起她丈夫的不是,这样给人的第一印象总归是不太友好的。
  “美凤妹妹,没有关系的,我知道阿飞兄弟为人狂放不羁的。”
  白素并不生气,反而娇笑着接过来龙剑飞的话说道,“斯理这个人也有才华,也有些本事,武功也还不错,就是有些太过于自以为是,是吧?其实,不只你一个人这么说,好多人都说过,连木兰花高翔穆秀珍原振侠他们都这么说过,甚至连我都这么说过他,可是,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恐怕也改不了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真要是改了,也就不是他卫斯理了,你说是吗?”
  “卫夫人果然厉害!”
  阿飞抚掌称赞笑道,“都说卫斯理断案如神,其实,我说白姐姐为人心思细密、性格沉稳温柔,比卫斯理更加有推理能力,不是我往下结论,你的读者民众喜欢度肯定超越卫斯理的!”
  “你这可过奖了,不过,我心里还是满开心的。”
  白素娇笑道,“怪不得斯理说起你这个人来,又是喜欢又是讨厌的呢!”
  “哦,卫先生也知道阿飞吗?”
  谢美凤惊喜地笑问道,“卫先生喜欢他什么呢?”
  “斯理喜欢阿飞兄弟的狂放不羁,不拘泥于传统的束缚,而且武功高超,嫉恶如仇!”
  白素说道,“至于我们是怎么知道龙剑飞的,呆会我再告诉你。”
  “那卫先生又讨厌他什么呢?”
  谢美凤追问道。
  “斯理比较讨厌阿飞兄弟的花言巧语风流花心到处留情。”
  白素摇头笑道,“其实,斯理为人比较古板,平时不苟言笑,虽然爱好幻想,可是思想还是传统,不太容易接受新事物新思想罢了,所以不像阿飞兄弟这样活泼风趣也就可以理解了!”
  “谢谢卫先生的喜欢,也谢谢白姐姐的夸奖。”
  阿飞笑道,“我这个人除了作风问题不好,其他倒是没有什么毛病,不过,这个毛病看来这辈子也改不了了。借用白姐姐一句话,我真要是改了,也就不是我龙剑飞了,你说是吗?呵呵!”
  众人都笑起来。
  “美凤,还是请卫夫人进去坐下说话吧!”
  沈君如笑着说道。
  “谢谢姐姐了,不必麻烦了。”
  白素娇笑道,“君如姐姐和素云姐姐当年在大陆与港澳之间也是大名鼎鼎的女中豪杰啊!今日一见,虽然有些鲁莽,却也十分幸会!”
  “卫夫人真是过奖了!”
  素云娇笑道,她和沈君如相视一眼,当年她们和谢国华兄弟在大陆和港澳之间往来走私,挖下第一桶金,后来就再也没有提起过,不知道白素是怎么知道的。
  “那些年,家父曾经在大陆呆过一段时间,云龙帮玄武帮初见雏形,正是风生水起,他回来跟我们谈起过,说起谢国华张子强等人乖戾嚣张颇有前途,难得的是沈君如谢素云两个女娃娃却也是巾帼不让须眉。”
  白素笑道,“家父现在欧洲居住,否则,如果在香港的话一定要请两位姐姐浮一大白了!”
  沈君如素云张闻远和阿飞听说是白素的父亲白老大当年如此评价,都不禁肃然起敬;张华倩颜美琪孟丽蔡怜怜蔡依依等女没有想到雍容高贵的沈君如当年如此了得,都不禁越发增加了崇敬;谢美凤多少知道一些父母当年的发迹史,看着君如妈妈若有所思;阿飞记起前天在姨妈沈倩影那里询问有关事情的时候,姨妈倩影被他逼得无可奈何之下若明若暗地呢喃一句:姐姐现在越来越端庄慈祥高贵美丽了……
  “无缘识荆一睹白老前辈的丰采,真是遗憾之至啊!”
  沈君如叹道。
  “当年我们还是如花似玉的妙龄,如今一晃之间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了。”
  素云感叹道,“女娃娃已经变成了老婆婆了,真是岁月催人老啊!”
  “我也年届不惑,两位姐姐比我大了几岁,却保养的如此年轻美丽,风韵不减,哪里就是老婆婆了呢?”
  白素笑道,“美凤知道,在香港我们自己可不能说老了,否则真让他们年轻人看轻了我们了!”
  “你们的确都还年轻美丽呢!”
  阿飞看着白素苦笑道,“只是你和妈妈姑妈这样以姐妹相称,我这个姐姐看来是叫不得了,真要叫你白阿姨,岂不是又把你叫老了不成吗?”




  第012章

  如此恩仇
  “老了就是老了,不承认也不行啊!”
  白素对于男人关注的目光已经习以为常,却发现龙剑飞的双眼不时在她丰润的酥乳上逡巡徘徊,那眼神仿佛具有穿透力似的,使得她酥乳都若有若无地感到一丝灼热,泛起一种麻酥酥的感觉,她不由得芳心一凛,运足目力盯了他一眼嗔怪道,“难怪斯理讨厌你,小小年纪也和我开玩笑,你还是称呼我卫夫人好了!”
  她早就听说了这个龙剑飞的传奇经历和风流韵事,单单以他看她时的那种闪亮的目光,还有他刚才眼巴巴目送穆秀珍离去的场景,更是让她就感觉到无论姐姐还是阿姨这样的称呼对于眼前这个风流多情的花心大萝卜都是不合适的,也只有“卫夫人”这个称呼才可以提醒这个花花公子不要胡思乱想,同时也可以提醒她自己保持自己的身份。
  “卫夫人,这个称呼的确比较合适。”
  阿飞正色问道,“那现在卫夫人可以赐教一下了吧?女黑侠木兰花究竟如何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呢?”
  他知道象白素这样的人妻美妇,地位高贵,身份特殊,又有着很深的修养,绝对不是那种风骚放浪的庸脂俗粉,轻而易举就想勾引她红杏出墙背叛丈夫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不过,越是这样难到手的极品美妇越是极大地刺激着他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他故作严肃一本正经的样子,眼睛仍然在白素那丰润高耸的酥乳和修长浑圆的美腿盯了一眼,心里暗道:卫夫人啊卫夫人,这样的称呼和身份不是更加刺激我征服人妻美妇的欲望吗?
  “那抛开刚才的误会和矛盾,你对兰花有什么印象吗?”
  白素不答反问道。
  “我很喜欢倪匡先生通过小说对于你们的宣传,我的感觉嘛:木兰花美丽,成熟,充满正义感,知识感,几乎无所不能的现代化女侠,扫除邪恶,伸张正义,铲除强横,扶助弱小,经历各种各样的传奇生活.她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女侠神探。”
  阿飞思忖着说道。
  “她也同时有每一个女性都有的丰富感情。”
  谢美凤补充道。
  “我听说木兰花在柔道和空手道上都有极高的造诣。”
  素云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刚才她的身手证明了这些,而且,飞儿,你有没有感觉到她最后那种身法好像在哪里见过?”
  阿飞微微皱着眉头思索着,眼神之中透出一丝杀气,他捉摸道了一些蛛丝马迹。
  “要不要我提个醒啊?”
  白素悠悠说道,“她的师傅曾是日本武学名家……”
  “忍术!”
  素云眉目一闪地脱口叫道,“木兰花最后拼死一搏施展出来的绝对是日本的忍术!阿飞,咱们在日本遇到的那个武学名家叫什么来着?”
  “龟田!”
  阿飞剑眉一挑,和素云异口同声地叫出了那个名字。
  “对!就是龟田强介!”
  白素说道,“也正是木兰花的授业恩师,现在你们全明白了吧?”
  “我明白了!”
  阿飞摇头叹息道,那个极品忍者龟田在秋筱宫为东久迩盛厚首相叛乱助纣为虐,所向无敌,最后被龙剑飞以太极神功“飞龙在天”变化“亢龙有悔”硬生生炸得粉身碎骨(见《少龙风流》第200章)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却是木兰花的师傅,也就难怪她刚才一见阿飞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招招致命,殊死相搏,口口声声要杀死他报不共戴天之仇了。
  “斯理和我,还有高翔秀珍都劝说过她:当时情势所逼,龙剑飞不杀龟田无以震慑群凶,还有民族大义,还有冤冤相报何时了,该说的都说了。你刚才也看到了,连高翔都是赞成你的日本之行的。”
  白素叹息一声说道,“可是,兰花还是执意妄为我行我素非要找你报仇,你今天空降香港打败陈耀兴,闹得沸沸扬扬,全香港都知道了,她闻讯之后立刻赶到这里来了,幸亏我们来得及时,否则真是……不过,你也不要责怪她,也应该体谅她的心情:那个龟田不仅对兰花有授业之恩,更对她有养育之恩,还教授了她传统国学儒家思想,才早就了今天这个正义美丽的木兰花啊!”
  “狡黠邪恶的日本人和夜郎自大的韩国人都秉持着中国传统文化和儒家思想的传承,杀人不眨眼的极品忍者龟田教育出来伸张正义的木兰花,这本身都是一种耐人寻味的讽刺!”
  阿飞苦笑着感叹道,“我杀死龟田没有错,可是,的的确确伤害了木女侠的感情,希望卫夫人代我传达我对木女侠的愧疚,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弥补吧!”
  “好男儿!敢作敢当敢于承担,斯理知道了一定又要有点喜欢你了!”
  白素赞叹道,“好了,满天乌云散,也不枉了我跑这一遭。”
  “卫先生要是少点偏见少点固执少点古板少点自以为是的话,我也会有些喜欢他的。”
  阿飞毫不示弱地调笑道。
  “劳烦卫夫人前来说和了。”
  谢美凤不想弟弟再三拿卫斯理揶揄,急忙岔开话题说道,“好久没见蓝丝了,她还好吗?”
  “她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连我和斯理都难得一见呢!”
  白素对阿飞的连番揶揄并不以为然,相反倒是很喜欢谢美凤的善解人意,看着她的胸前娇笑道,“美凤,哺乳期穿衣服注意一下颜色,我看你应该回去喂一喂宝贝闺女了,顺便换一换裙子哦!”
  “啊?”
  谢美凤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的裙子已经湿了一大片,不禁娇羞无比地抬起胳膊难为情地遮遮掩掩。
  “这有什么难为情的?”
  君如妈妈娇笑道,“快点回去喂我的外孙女吧!就说明天外婆去看她!”
  “还有姑姥姥哦!”
  素云姑妈叫道。阿飞瞥了一眼姐姐胸前,只见丰润浑圆的酥乳颤颤巍巍,乳汁四溢湿透了裙子和抹胸,白皙柔润的春光也若隐若现,他急忙收敛心神调笑道:“姐姐看来也没有多少经验,莹秋以后可要引以为戒哦!”
  “死阿飞,连姐姐也开玩笑,赶明儿让你外甥女把莹秋请过去做奶妈!”
  谢美凤笑骂娇嗔道,想到这本来就是女人最幸福的事情,没有什么难为情的,也忍不住拉着萧莹秋的胳膊咯咯娇笑不停,众女忍俊不禁也娇笑起来。
  “走吧!美凤,我来的匆忙,高翔秀珍他们又都走了,看来我只好搭你的顺风车的喽!”
  白素娇笑道,“顺便去看看你的宝贝闺女哦!”
  阿飞在姐姐耳边低语了一句。
  “真的吗?”
  谢美凤惊喜道,“老爷子最爱好收集那个了,看来你是预谋已久哦!我们明天给他一个惊喜好了!”
  “君如姐姐素云姐姐,改天我再来拜访各位!”
  白素挥手而去。
TOP Posted: 2014-04-23 15:43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0, 06-20 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