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少龙外传(1-1151章全本完结)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少龙外传(1-1151章全本完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950章

  岳母姨妈(二)
  “嗯!”
  在丈夫李大头的眼皮底下和外甥女婿龙剑飞媾合交配,那种紧张和禁忌的刺激让倩影姨妈再也禁不住,快感瞬间达到顶峰,丰满柔软的火热娇躯哆嗦、痉挛着,曲折多弯的名器肉穴四壁本能的收缩、蠕动起来,层层叠叠的褶肉就像千万只消肉芽一般噬咬着龙剑飞那入穴的巨蟒,那感觉让龙剑飞头皮都发麻,捣弄得越来越快,有些过火了,床都轻微的摇了起来。
  “倩影,床怎么摇了起来?”
  李大头醉的脑子不怎么清醒,不太肯定的问道。
  “啊……哪、哪有啊!”
  倩影姨妈在高潮的边缘,那窒息的感觉让她的身子抽搐着,同时又紧张得喘不过气来,越发加重她的颤抖频率。
  龙剑飞火热的吻在岳母姨妈的粉颈上流连着,在她耳边轻悄悄的道:“岳母姨妈,刺激么?”
  “倩影,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还是个男人的声音!”
  李大头醉晕晕的,想睁开眼睛看一下,或许黑夜里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没听错!
  倩影姨妈双腿用力缠了一下龙剑飞的腿以示警告,强忍着呻吟道:“呃、我、我看是、是你这死鬼睡糊涂了,我们的房间哪里来第三个人啊,我看你是想飞儿做女婿想糊涂了!”
  “嗯!”
  醉的不太清醒的李大头被倩影姨妈一说,疑惑顿时消去,倒还真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也许实在是困了,嘟嚷道:“那就睡吧,困死了!”
  可这时候倩影姨妈却到了交欢的顶峰,特别是花田蜜道的深处,屡次被外甥女婿龙剑飞的蟒头深入研磨,酥麻的快感夹带着紧张和不安,让她在哆嗦中‘哦!’的一声泄了出来,溽热的花蜜从收缩的子宫里涌射出来,烫得龙剑飞的蟒头猛烈脉动起来,差点就射了出去。
  倩影姨妈那丰满、柔润的娇躯痉挛着,芳心却有些羞怩有些愧疚,不断的在问自己:我是不是个淫荡的女人,竟然和外甥女婿在丈夫李大头的眼皮底下行其交媾之事,直到自己忍不住泄了身!
  倩影姨妈高潮后胡思乱想,但龙剑飞没有停下来,或许不能大开大合的抽插岳母姨妈的风水宝地,但深耕细种的感觉亦能消魂蚀骨,又是在姨夫李大头的床上、身边和美艳动人的岳母姨妈交媾,那份刺激的快感不是男人能忍受得住的,龙剑飞今晚说什么也要在姨夫李大头的眼皮底下给美艳的岳母姨妈来一次彻底的内射,让她受‘惊’受孕,和嫣儿一起同时给自己生儿育女,那才能把岳母姨妈的心完全争取过来,要不然她永远都无法从女儿、丈夫构造的家的氛围里过渡到另外一个新家中去。
  倩影姨妈那火热的敏感香躯在龙剑飞连续不断的抽插下再起反应,潮红欲滴的脸蛋如痴如醉,肥美柔嫩的硕臀翘得更突出,紧抓枕头的玉手悄悄伸到小腹处,轻轻的压在肚皮上,感受着龙剑飞插入时的胀起感,鼓隆隆呢的就像怀孕了一般,抽出的时候又恢复平坦……
  而这时候,姨夫李大头的呼噜声渐渐大了起来,伴随着的是龙剑飞的动作也大了起来……倩影姨妈的喘息也跟着重了……
  “小坏蛋你……你慢点……嗯……床摇得太厉害了……唔……会……会弄醒他的!”
  倩影姨妈见小情郎外甥女婿龙剑飞抽插得越来越快,下身被捅得火辣辣的,花田伸出的春水花蜜不受控制的奔流出来,而床就在两人的交媾中轻轻的震动,奸情正热的她不知道多怕就在眼前的丈夫李大头会忽然醒过来,作为一个母亲,她和女儿如嫣一起承欢在外甥女婿龙剑飞的胯下,作为妻子,她在夫妻的床上偷偷和外甥女婿交媾,丈夫李大头就贴着自己的手臂睡觉,早已掉入情欲深渊的她还是觉得一阵羞愧,可激烈交媾的蚀骨之感又让她欲仙欲死,身体与芳心的矛盾让身为人妻人母的她陷入难舍难离的境地,更让她担忧的是,照这样下去,那小坏蛋外甥女婿龙剑飞迟早要在自己的体内射精,这可如何是好……
  “姨夫还醉着呢,刚才他不是醒着的吗,还不是一样没发现!”
  美艳的岳母姨妈让龙剑飞疯狂,那柔嫩的身体耕耘起来十分舒服,身位人妻人母的她能经受龙剑飞最深入的撞击,蟒头撞上子宫内壁的感觉让龙剑飞无法放慢速度。
  “不行的、呜呜呜……你姨夫、他就在身边、唔唔……就、就好像看着姨妈被你、被你……这样、姨妈觉得好难堪啊……”
  倩影姨妈压着声音气喘吁吁的哀求着,“要、要不你停下来我们出去再、再弄好不好、唔嗯……喔……唔……”
  “我也想停下来……可岳母姨妈你的小妹妹咬得这么紧,似乎不愿意松开咧!”
  龙剑飞就像一条附身的淫蛇,从背后把岳母姨妈倩影姨妈缠得紧紧的,一耸一耸的把那生殖器官挺插到岳母姨妈的子宫里面去,幽深火热的花田蜜道在蟒头的龟冠擦刮下给她传递着阵阵电流。
  倩影姨妈臊热的脸蛋红得滴出血来,红润的樱嘴似张非张,阵阵娇腻的喘息声‘呼哧呼哧’的传递着激情;火热、汗湿的娇躯不安的在龙剑飞的胸怀里扭蠕着,“呜呜呜……快停下来坏蛋……嗯……人家忍不住了……唔唔唔……要叫出声来啦……啊……”
  “爽就叫吧,姨夫睡着了听不到的!”
  小坏蛋外甥女婿龙剑飞的抽插使得倩影姨妈的下体酸麻胀痛,尤其是龙剑飞那个胀大的蟒头,时不时的挤进娇嫩的子宫里,让紧张不安的倩影姨妈又痛又爱。
  “坏蛋你……不要在姨妈……的里面抖……抖动啊……嗯……坏蛋……哦……撞……撞到底了……啊……讨厌……你又戳到了……停下来……人家受不……不和你来了……呜呜呜……”
  倩影姨妈在外甥女婿的淫弄下欲焰高涨情火猛烧,肥嫩嫩的美臀更加主动的耸回后面去,龙剑飞就是不动她也会套弄得很深,“喔……戳到里面去了……呜呜……好胀……嗯……”
  “岳母姨妈,你的小妹妹好像在哭泣哦,‘泪水’流个不停,我用力塞都塞不住!”
  “你不要说了……嗯嗯嗯……慢点……”
  倩影姨妈紧张的望着丈夫李大头的脸,见他在梦里吧唧着嘴巴,还以为他就要醒了,倩影姨妈那火热的娇躯顿时僵硬起来,银牙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儿不让自己子再呻吟出声来。
  龙剑飞咬着她的耳朵淫淫的笑着:“姨妈,你的小妹妹真会咬,还很会磨,就像你的小嘴儿一样!”
  龙剑飞揉搓着岳母姨妈的肥乳,转而伸出一只手去……
  “啊……”
  倩影姨妈惊呼一声,紧张不安的喘息着,“他、他的手……你、你快拿开!”
  龙剑飞在被窝里轻轻的抓过李大头的手按在倩影姨妈的小腹上,听到倩影姨妈急躁难堪的语气龙剑飞反而觉得很刺激,耸动的频率加大了不少,邪邪的道:“我想让姨夫感觉一下‘我’在岳母姨妈你肚子里的境况!”
  “嗯……嗯……”
  倩影姨妈伸手下去轻轻的拉扯着,但被龙剑飞淫弄这么久了,早就没气没力了,哪里扯得开丈夫的手,丈夫李大头的手贴在自己一胀一缩的小腹上就好像丈夫睁着眼睛望着自己和外甥女婿龙剑飞交配一般,倩影姨妈羞得不行。
  倩影姨妈被外甥女婿龙剑飞的庞然大物直抵深处,花田蜜道被填充得满满的,那快感强烈到无法形容,激烈喘息的倩影姨妈根本无法合上樱嘴,晶莹的香津都流了出来,无法抑止的呻吟娇滴滴的啼鸣着。
  两人在忘情的交欢,大床时不时的晃动,两人小心翼翼的话语,倩影姨妈情难自禁的娇啼、浪吟,种种杂音缭绕在寂静的房间里,促使李大头慢慢的转醒,醉晕晕的迷迷糊糊的嘟哝了一句:“倩影,怎么这么吵啊!”
  “啊……”
  倩影姨妈被龙剑飞顶到云端上了,意识早已经被欲火焚烧殆尽,却忽然听到丈夫李大头的声音,娇躯吓得一阵哆嗦,猛然僵硬好一会儿便开始软化,紧张过度之下竟然达到了高潮,幽深火热的肉穴猛烈收缩紧夹,痉挛的花田蜜壁剧烈的磨擦着龙剑飞的巨蟒,片刻之后就一松一紧的抽搐着,随着花田的抽搐而肥水涌射,‘咕唧咕唧’声清晰可闻,火红的脸蛋先是极度的欢愉,接着就是一阵苍白,紧张、羞愧、不安的眸子紧紧的闭着,弯弯的睫毛就像她狂跳的心一般。
  李大头听到倩影姨妈一声‘惨叫’,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正想弓起身来看个究竟的时候,倩影姨妈半边身子微微依了过去,半压在丈夫李大头的身上,一条藕臂搭在丈夫李大头的胸膛上,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丈夫李大头手臂,‘惊恐’的抽泣着:“嫣儿爸,人家又发噩梦了,好怕啊!”
  “没事没事!”
  李大头伸过手来在老婆倩影的粉背上轻轻的拍着,要不是龙剑飞夜视能力强悍的话或许李大头这个便宜岳父拍的就不是岳母姨妈的粉背了,而是自己的虎背。
  “唔!”
  倩影姨妈忽然一声腻吟。
  “今天真是喝多了,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飞儿做了咱们的女婿,我这个姨夫岳父可是三生有幸啊!”
  李大头还以为是妻子回答自己的话呢,却不知道是龙剑飞依然不知死活的在温柔淫弄着她妻子,生命之棒深深的耕种在妻子的最深处,而且已经快到了发射的边缘,随时要在妻子的身体里下种。
  在姨夫岳父醒着的时候和岳母姨妈交媾让龙剑飞感到万分的激动,深插到岳母姨妈宫里庞然大物阵阵的脉动着,龙剑飞已经无法忍受那种酥到骨髓里的快感了,就要在背后无声的在岳母姨妈的肚子深处注入生命的种子,让它在温热的生命摇篮里发育,直到岳母姨妈的肚子都被它撑大。
  倩影姨妈感觉到外甥女婿龙剑飞那深插到自己子宫里的巨蟒变得更加坚挺、更加的粗大,那一阵一阵的脉动就仿佛在调试着发射的角度,撑得她这个岳母姨妈的花田蜜道里象饱胀欲裂,她清楚的知道:小坏蛋外甥女婿就要射精了。
  担心外甥女婿的种在自己肚子里孕育的倩影姨妈就仿佛面对着邪恶的洪水即将用来一般,整个身子都蹦紧了,很想立马逃脱,不让小坏蛋外甥女婿的生命之棒占据自己的身体,可是丈夫李大头却醒着,还一个劲的‘安抚’自己,自己不敢有大动作,面对越来越近的大爆发,她紧张得喘不过气。
  “倩影,你这么啦,身子硬邦邦的!”
  李大头醉晕晕的没睁开眼睛,但意识和感官都是清醒的!
  倩影姨妈感觉到龙剑飞双手箍住她的腰子,小腹用力的挤压她的屁股,做好了最深入的注射准备,情不自禁的一声哀呼,“不要……”
  “倩影……倩影,你没事吧?”
  李大头根本无法理解老婆倩影此时的心情,因为他不知道,可倩影姨妈知道,那小坏蛋是执意要在自己的身体里内射,要自己这个做岳母姨妈的和女儿如嫣一起怀上他的种,可那样自己又怎么去面对……更何况丈夫李大头就在身边,自己的身体却要给外甥女婿龙剑飞播下禁忌的种子。
  “不要!”
  倩影姨妈失神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哀求着,李大头却以为老婆被噩梦惊吓过度,所以胡言乱语,倒没多想,安慰道:“那是梦而已,不是真的!”
  倩影姨妈没来得及听清楚丈夫李大头说什么,紧张的娇躯忽然一震,两眼一翻,差点晕死过去,因为她觉得一股滚烫的热流强劲的往自己的肚子里注射了进来……
  倩影姨妈的肥嫩大屁股本能的往后弓着,突突直跳的臀肉猛然收缩回来,和龙剑飞双腿盘缠的秀腿用力的蹬直,湿淋淋的花田剧烈的痉挛着、抽搐着,厮磨着龙剑飞那脉动而喷射的庞然大物,子宫收缩产生的吸吮力吮得龙剑飞全身抖栗,销魂蚀骨得很,才射出第一波种子的生命之棒开始猛烈的涌射,一股股乳白色的种子涌入到岳母姨妈那做好了受精准备的子宫里去……
  在龙剑飞射出第一股精的时候倩影姨妈的脸色先是一白,却不敢出声,皓白的银牙都快把红润的下唇给咬破了,呼吸亦似乎停止了,害怕被外甥女婿弄大肚子,可她更害怕丈夫李大头发现此时两人的交媾,所以不敢动弹半分,只有默默的等待着更猛烈的灌溉……在龙剑飞开始步入快速射精的时候,一股一股强劲的热流冲击着娇嫩敏感的子宫时,那颤栗的快感使得倩影姨妈那煞白的脸蛋瞬时间潮红起来,仿佛烧着了一般,但倩影姨妈反而觉得脸蛋的温度不够,和一股股冲射到自己小腹深处的滚烫热流相比,发热的脸蛋算是冰凉的了。
  倩影姨妈没想到小坏蛋外甥女婿龙剑飞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在丈夫李大头醒着的时候达到高潮,一耸一震的插顶在自己的最深处,丈夫李大头就在咫尺之间,他就猛烈的往自己的肚子里喷射炽热的种子,这几天正是最容易受孕的时期,而自己的构造又注定有入没出,和女儿如嫣一样,十有八九受精收成功……难道……难道自己真的要背对着丈夫李大头怀上外甥女婿龙剑飞的种吗,以后女儿的儿女和自己肚子里的种是怎么个关系?禁忌的难堪使得倩影姨妈的脸蛋有着病态的火红,不曾有的一种悸动在芳心中慢慢滋生,身子跟着颤栗起来……
  倩影姨妈恍惚着,当外甥女婿龙剑飞那火热的种子灌满她这个岳母姨妈的子宫的时候,羞赧、愧疚、彷徨、紧张等等种种复杂的情绪侵袭着倩影姨妈的芳心,很想尖叫、呐喊,那份饱胀、充满的感觉又让她本能的感到刺激,肥嫩嫩、水淋淋的肉穴里一阵一阵的抽搐,子宫一松一紧的痉挛下,她便在这样的情况下高潮了,溽热的春水花蜜被捏被硬涨的大蟒头紧紧堵塞在花田里无法流出,在花田里充当溶液,加快外甥女婿的种子找到合适的另一半。
  龙剑飞的庞然大物被岳母姨妈的肉穴夹磨、蟒头被子宫收缩吸吮,差点把精元都射尽,脑海有那么一刹那的空白,只是感觉到精液不断从睾丸里流出然后射入岳母姨妈的子宫里,足足过了半分多钟,那近乎死去的‘付出’才停止下来。
  好一会儿,再度听到丈夫李大头的鼻鼾声,倩影姨妈才从高潮的快感中平静下来,感觉到坏蛋外甥女婿的巨蟒仍在自己的小妹妹里堵着,很满足,没刚才那么饱胀欲裂了。
  那一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避无可避,自从自己和女儿如嫣一起被宠幸就注定要面对母女一起怀孕的乱伦禁忌,可这小坏蛋他……他个坏透了,在丈夫李大头身边给自己播种,要是真的受孕了的话那多羞人啊!
  肥嫩滑腻的乳房被龙剑飞抓揉得有些疼痛了,倩影姨妈才从恍惚中醒过来,弱弱的惊呼起来:“啊……坏蛋你……你出来……你……你都射到人家里面去了……人家就快做外婆了你还……还要人家从新做妈妈吗!”
  倩影姨妈不安的扭摆着娇躯,要挣脱龙剑飞的搂抱,可那有气无力的动作显然收不到什么效果,反而像个撒娇的妻子,被龙剑飞搂得紧紧的不放。
  “姨妈,我爱你,也爱嫣儿,你们母女俩都是我的妻子!”
  龙剑飞亲吻着岳母姨妈的脖子,揉搓着她的乳房,依然僵硬的巨蟒占据着岳母姨妈最肥沃最火热的地方,把自己那千千万万的子孙堵在岳母姨妈的子宫里。
  倩影姨妈满脸晕红,又是惶急又是幽怨,更是羞涩,但事已至此,她除了难以接受母女俩同时受孕的禁忌之外,倒也不介意替心爱的小坏蛋外甥女婿生儿育女,想到自己即将和女儿如嫣一起挺着大肚子,而肚子里的孩子都是坏蛋外甥女婿龙剑飞的耕耘的结果,她就羞臊了脸,火烧火燎的,声音又娇又媚,轻嗔薄怒的责怪着龙剑飞:“小坏蛋,你欺负完姨妈了就满嘴甜言蜜语,欺负人家的时候一点都不顾人家的感受,人家危险期内还在里面射,人家是你姨妈啊,怀了你的种怎么办,人家还不羞死!”
  “好姨妈,你外甥我就是要你和嫣儿表妹一样,肚子里孕育我的后代!”
  “我……我才不要!”
  “你不要也不行了哦我的好岳母姨妈,你没感觉到肚子里塞满了你的未来孩子了么?”
  龙剑飞的手抚摸到倩影姨妈的小腹处,那么莹润嫩滑又光洁平坦,让人抚摸了就不想离开,但这里迟早会失去平坦,取代的是鼓隆隆的大肚子。
  “你……你快放开人家!”
  倩影姨妈被龙剑飞越说越臊,高潮后的潮红消退不去,潮红欲滴,引人垂涎,水汪汪的眸子娇滴滴的,都快渗出水来了,“人家买毓婷吃,才不要受那个罪呢!”
  “你敢?”
  “谁叫你……你未经人家同意就射进来,人家都没做好怀孕的思想准备,你就在人家里面射了……那么多,讨厌死了,还不快点放开人家离开这里,要是被他发现的你给人家播了种的话非杀了你不可!”
  “那我真的退出来了哦!”
  “哎呀,别动……”
  随着龙剑飞的轻轻往后退的动作,倩影姨妈感到一股热流随着牵动的巨蟒在自己的子宫里荡漾,但就是流不出来,她知道那是外甥女婿的刚才在丈夫李大头眼皮底下射到自己肚子里去的精液,羞红着脸轻声道:“慢点来,别拔那么快,人家那里好酸……”
  “我可没说要拔出去哦!”
  龙剑飞拔出一点点后忽然往前一挺,火热的巨龙‘嗤’的一声再度杀入到岳母姨妈的娇躯内……马不停蹄的开始第二轮的耕耘,已经想当困乏的李大头醉晕晕睡得很沉,龙剑飞干脆翻过岳母姨妈的身子,然后压在那玲珑浮凸又柔软如棉的娇躯上,双腿夹住她的一条玉腿,然后把她另一条玉腿压倒她那饱满的乳房上,屁股不断的耸动,胯下之物在她火热湿润的肉穴中不断的颤磨、顶刺,圆胀的蟒头刮着夹窄的子宫颈只教倩影姨妈欲仙欲死,凝脂一般的肌肤泛起迷人的粉红色。
  倩影姨妈无法抗拒外甥女婿龙剑飞那炽热的巨蟒,特别是那完全对外甥女婿开放的肉穴,水淋淋的很容易就被外甥女婿的长枪肏入到底,酥麻酸胀的感觉让倩影姨妈又爱又恨,不会一会儿就忍不住了,低低的吟了起来,“嗯……不要啊……呜呜呜……慢……慢点……嗯……人家喘不过气了……啊……好深啊……”
  “舒服吗岳母姨妈大人?”
  龙剑飞双手很自然的盘拿住岳母姨妈的大乳房,细腻的乳肉揉搓起来十分舒服,软绵绵的又不失弹性,充血肿胀的两颗棕紫色的乳头宛若两颗点缀在雪峰上的雪莲花一般娇艳,让人忍不住要摘取,龙剑飞时不时的用手指夹住岳母姨妈那两个大乳头磋磨着,感觉到岳母姨妈的娇躯在自己的淫弄下阵阵颤栗着,龙剑飞无比的享受这种任予取舍的快感,屁股沉下的力度越来越大,火热的嘴唇游弋在她那红如春桃一般的粉腮出,气喘气粗的道:“岳母姨妈,你的小妹妹又在吸吮我的小弟弟了哦!”
  (接下来是杨玉卿率“王子号”豪华游轮来港,龙剑飞偕君茹妈妈等亲人离港回家!
TOP Posted: 2014-04-23 18:36 引用 | 點評
小伙伴美利坚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4968
威望:8266 點
金錢:450398 USD
貢獻:222222 點
註冊:2014-03-10

  第003章

  豪门少妇
  入住飞龙大酒店,您可顺游钟楼、星光大道、天星码头、海港城、香港迪士尼乐园、香港海洋公园及香港太平山等着名景点游玩,留下丰富难忘的香港旅游回忆;目前九龙富豪酒店已经使用电子商务交易系统,透过安全的线上交易,您就可以轻松的指定入住日期及房型,而饭店也将不定期的开放特殊优惠项目及房型来回馈使用线上订房的网友,为您的香港住宿开启精彩的篇章!
  豪华房车停靠在飞龙大酒店门前,张华倩颜美琪和梁晓婧早就等候多时了,一起欢天喜地地迎了上来。
  “阿姨,您来了,一路辛苦了!”
  梁晓婧早在国华别墅就见过君如妈妈。
  “好孩子,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
  君如妈妈娇笑着问候道。
  “大姐……”
  张华倩和颜美琪笑着叫了一声。
  “呵呵!”
  素云姑妈调笑道,“你们俩以前叫大姐,现在怎么还叫大姐呢?乖乖地叫婆婆,以后也要叫我姑妈喽!”
  “我们偏偏叫君如大姐怎么着?”
  张华倩娇笑道。
  “这些天就想让我们叫你姑妈,偏不如你的意。”
  颜美琪也娇笑着反唇相讥道,“你也就是做姐姐的命,想做姑妈下辈子吧!”
  “好啊!你们叫君如姐姐,也叫我姐姐,那阿飞来了你们叫什么?”
  素云姑妈不依不饶地笑问道。
  “死素云,我们各亲各叫,和你们在一起就叫君如姐姐,素云姐姐,和阿飞在一起就叫阿飞老公怎么了?”
  张华倩和颜美琪一起娇笑着揶揄道,“就是不能让你充大辈,气死你气死你!呵呵!”
  “看来飞儿不和我们一起同机过来还是明智之举啊!”
  君如妈妈笑骂道,“光是你们几个也够他头大的了,也不怕孩子们笑话!”
  孟丽和蔡怜怜蔡依依站在一旁不禁莞尔;梁晓婧这些天对她们几个拌嘴已经是司空见惯微笑不语;谢美凤早就看出来张华倩颜美琪和梁晓婧与阿飞的关系,梁晓婧也还罢了,张华倩颜美琪她们俩可是父亲的老部下,张华倩还是张闻远叔叔的妹妹,虽然香港是个开放自由的城市,她还是有些不可接受,摇头苦笑,不知道这个素未谋面的神秘弟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荒唐公子哥!
  “阿飞没有和你们同机过来吗?”
  张华倩颜美琪和梁晓婧听了都不禁有些失望。
  “谁知道他是坐火车还是乘轮船过来呢?”
  君如妈妈看见她们仨满眼毫不掩饰的失望神色,不禁调笑道。
  谢美凤暗笑自己这个弟弟真够风流多情的,偏偏这几个少女少妇都对他还如此倾心爱慕,她不禁摇了摇头笑道:“我们还是进去说话吧!妈妈和三个妹妹一路劳顿,也要休息一下了。”
  正在这时,一辆豪华宝马优雅而准确地停靠在房车旁边,门随即开了,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打开的车门下面伸出来的一只穿着白色高跟鞋的玉腿,接着,美腿的主人走了出来,那是一个美少妇,身着乳白色短袖外衣,镶边白色短裙,一双黑色玻璃丝袜套在那双美腿上倍添诱惑。造物主似乎十分偏心地把所有完美的要素都给了眼前这美妇,束腰的外衣把她高耸的酥乳和丰润的美股极大地凸现了出来,纤细的腰肢连成一条魔鬼般的曲线,她清丽的瓜子脸足以让所有人回头。尽管她是个剪发头,穿着看似平常而素雅,但耳朵上2个闪光的钻石耳坠还是说明了她的高贵身份。
  美少妇娇笑着往谢美凤这边看了一眼,美目流转,顾盼生辉。
  “超琼姐,什么风把你给吹到这里来了呢?”
  谢美凤娇笑着伸出手,迎了过去。
  “听说你们飞龙大酒店很快就要开业了,我怎么着都要过来看一看啦!”
  美少妇娇笑道,“美凤,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可要说话哦!”
  “我们小店开张哪里敢劳动超琼姐大驾过问呢?”
  谢美凤娇笑道,“我们正准备明天发送请柬,我可要亲自给您送去,邀请您百忙之中前来捧场哪!正好我妈妈刚从内地过来,我来给你们引见一下。”
  “妈妈,这是香港鼎鼎大名的胡家的超琼姐姐,现在可是胡家的掌门人哦!”
  谢美凤娇笑道,“这是我妈妈,这是我素云姑妈……”
  “伯母您好!姑妈您好!”
  胡超琼一一握手,温柔地笑道,“早就从我父亲那里听说过伯母和姑妈的名气啦!”
  “哦,是吗?”
  沈君如和谢素云不禁面面相视,诧异地问道,“胡先生也知道我们吗?”
  “家父前段时间还曾经说起来呢!他说港澳台毕竟是地域有限,内地地大物博,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也有许多英雄人物的,可惜两个争强斗勇,两败俱伤,一个在医院一个在号子里面一齐被害身亡;还有一个本来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却最终功败垂成远走美国。”
  胡超琼娇笑着说道,“家父说的那个在医院遇害的就是国华叔叔,家父还说国华集团能够发展这么快,夫人是个贤内助,胞妹是个奇女子,都是飒爽英姿不让须眉的巾帼红颜,近日一见才知道家父所言不虚啊!”
  “超琼小姐过奖了!”
  素云姑妈开心的笑道,“能够得到胡先生的谬赞,我谢素云真是此生无憾啊!”
  “是啊!”
  君如妈妈娇笑道,“早就知道胡先生的威名震港澳,今日一见超琼小姐,也可以想见胡先生的傲人风骨。美凤经常说起超琼小姐的大名,原来超琼小姐不仅是个能力出众的女强人,还是这样一个美貌娴雅的大美人哪!”
  “咱们进去说话吧!”
  谢美凤娇笑着再次礼让。
  突然,从斜向里窜出来两条狼狗,飞箭一般直冲这边而来。
  那狼狗站起来足有一人多高,牙齿尖利,令人不寒而栗,张华倩颜美琪孟丽蔡依依蔡怜怜众女不由得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玉体颤抖,往后直躲。
  两条玉腿飞处,“砰砰”两声闷响,两条狼狗嗷嗷惨叫声中腾空飞了出去,落在地上不再动弹了。




  第004章

  神兵天降
  素云和梁晓婧手脚麻利地拍了拍高跟鞋,相视一笑。
  “姑妈,好利落的身手啊!”
  梁晓婧娇笑着奉承素云姑妈。
  “小婧,你的身手也不错,不愧是我们的警花啊!”
  素云笑道。
  “哎呀!你们太孟浪了!”
  胡超琼忧心忡忡地扫视四周,寻找着狼狗的主人。
  “不就是两条狗吗?”
  素云不以为然地说道,不过,她立刻闭口无语,惊异地看着前方。
  张华倩颜美琪孟丽蔡怜怜蔡依依等女刚刚缓过神来,迅即又将一颗芳心提到了嗓子眼,胆战心惊地挤在一起,提心吊胆地看着前面;饶是沈君如和素云见多识广,也不禁花容变色;胡超琼和谢美凤眼看着满天乌云从三个方向压了过来,数不清的黑衣人手里握着砍刀,潮水一般涌了过来,好像《功夫》里面的斧头帮一样,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辆黑色的悍马越野车疾驰过来,在众人面前戛然而止。
  从车上跳下来三个彪形大汉,打开车门,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黑衣人悠悠然走了出来,蛤蟆墨镜居然遮掩不住他眼角的一道醒目的刀疤,疤痕过处横肉翻卷,真是吓也吓死人了。
  “原来胡小姐也在这里啊,幸会幸会!”
  那人看见了胡超琼,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却比哭还难看,愈发显得面目狰狞。
  “陈堂主,你来这里干什么?”
  胡超琼冷冷地说道,“美凤,你应该认得陈堂主吧?鼎鼎大名的湾仔之虎,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哦!”
  “洪兴的陈堂主,我自然是久仰大名的!”
  谢美凤说道,这句话同时也是提醒妈妈和素云姑妈,眼前这个家伙就是香港黑社会洪兴的堂主,号称“湾仔之虎”的陈耀兴。
  “扈家少奶奶,幸会幸会!”
  陈耀兴撇了撇嘴,却径直走到那两条死狗面前俯身抚摸了一下,扭过头阴森森地问道,“谁踢死的?”
  “我!谢素云!”
  素云抢前一步将梁晓婧挡在身后,不以为然地说道。
  “耀兴,你到底想干什么?”
  胡超琼却知道陈耀兴的厉害,看这个阵势更是有备而来,她慢慢靠近素云的身旁,警惕地扫视着围拢过来的黑衣人,防止她遭到暗算。
  陈耀兴阴着脸盯着素云,又抬头看了看装修一新的飞龙大酒店的金字招牌。
  “既然这家酒店和扈家少奶奶,还有胡小姐都有交情,那么我陈耀兴就给你们俩一个面子。”
  陈耀兴悠悠然地冷笑道,“不过,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我这么多弟兄未必肯善罢甘休……”
  “你想怎么样你就直说吧!”
  谢美凤冷笑道。
  “哈哈!扈家少奶奶就是痛快!”
  陈耀兴拍着巴掌,呲牙咧嘴地笑道,“你嫁到咱们香港也有几年了,应该懂得这里的规矩,给你们一天的期限,明天把2000万保护费给我送去,就算是这两条爱犬的丧葬费吧!”
  “2000万?没有!”
  素云哪里受过这样的腌臜鸟气,柳眉倒竖地娇叱道,“到我们这里收保护费,我看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陈耀兴嘴一努,数十名黑衣人齐刷刷冲了上来。
  素云梁晓婧和谢美凤害怕沈君如等女受伤,慌忙挡在她们前面,张华倩颜美琪饶是在云龙帮见过一些打架斗殴的场面,可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光天化日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孟丽蔡怜怜蔡依依等人更是惊恐地抱成一团,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陈耀兴,不许胡来!”
  胡超琼喝止道。
  “我是警察!”
  梁晓婧更是亮出来警察证怒喝道。
  可是,那帮黑衣人并不冲着人去,而是冲到她们的林肯房车前,抡刀就砍,一片破碎声中,挡风玻璃,车窗荡然无存,车体更是伤痕累累,素云和梁晓婧都是行家里手,一眼就看出来,这些亡命之徒不是易与之辈,单看那砍在车身上的刀口,比陈耀兴脸上那道疤痕还要深,那就不是单凭砍刀的锐利而是黑衣人的腕力和功夫了。
  顷刻之间,众女眼睁睁看着一辆林肯房车变成了一堆废铁,饶是沈君如沉得住气,却也暗暗握住了素云的手,不让她轻举妄动。
  “2000万明天乖乖给我送过去!否则,三天之后的开业之日,飞龙大酒店就会比这部房车更惨!”
  陈耀兴狂妄之极地大笑,说着他还色眯眯地瞪了梁晓婧一眼,硕大的舌头在嘴角舔了舔,对眼前这个大陆的警花很感兴趣地淫笑道,“最好让这个大陆的警察妹妹亲自给我送去,或许我还可以给你一些好处哦!”
  “陈耀兴,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胡超琼怒喝道。
  “胡小姐,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
  陈耀兴毫不在乎地冷笑道,他还真的不把这个胡超琼放在眼里,要不是那个赌王老爸在后面撑着,谁会鸟这个三八婆呢?
  谢素云梁晓婧杏眼圆睁,眼睛之中几乎要喷出火来,沈君如和谢美凤死死握住她们俩的胳膊,不肯放任她们俩冒这个危险。
  “直升机!”
  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一架武装直升机从天而降,驱散了遮天的阴霾,在半空中潇洒自在地盘旋,机枪和炮口都清晰可见。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黑衣人纷纷躲避,奔走逃窜,任凭陈耀兴如何呼喝怒骂,也制止不了这样混乱不堪的局面。
  武装直升机还没有着陆,一个年轻人已经纵身跳了下来。
  日光闪耀,天高云淡,身形飘飘,宛如神兵天降,在众人的尖叫声中,他稳稳当当地落在地面,浓眉大眼,唇红齿白,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对于四周乱做一团的黑衣人视若无物,旁若无人地径直走了过来,微笑着叫道:“妈,姑妈,我来了!”
  “阿飞!”
  素云姑妈叫道。
  “阿飞!”
  梁晓婧张华倩颜美琪也脱口叫道,孟丽蔡依依蔡怜怜更是将刚才的惊恐之态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惊喜和开心。
  谢美凤知道她的那个素未谋面的神秘弟弟龙剑飞来了,她见包括妈妈和姑妈在内都突然象打了兴奋剂似的,霎那间就恢复了信心和勇气,仿佛四周虎视眈眈的黑衣人和眼前还凶神恶煞一般的陈耀兴此时都成了虚设一样,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弟弟,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奇异的表现;胡超琼多少也听说了龙剑飞在日本的传奇故事,现在光是那驾武装直升机就足够震撼的,更何况如此招摇地在香港繁华闹市空中盘旋,她愈发弄不清龙剑飞和国华集团的背后势力,此时又眼睁睁看着他从直升飞机上纵身跃下,那分利落,那分自信,那分潇洒,那分气质,就令她有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她也和谢美凤一起袖手旁观,想要看看这个青年人到底是不是真的象传说中那么神武勇猛?
TOP Posted: 2014-04-23 15:43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2, 07-31 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