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其他交流] 阿里布达年代记(更新至30)
本頁主題: [其他交流] 阿里布达年代记(更新至30)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nanbeizhiyi


級別:天使 ( 14 )
精華:4
發帖:1182
威望:365 點
金錢:260002 USD
貢獻:140083021 點
註冊:2007-10-05

阿里布达年代记(更新至30)

本帖被 版主 設置為精華(2007-12-29)
草榴社区最新免代理地址

h ttp://c2088.yi.org/~mod07/index.php

等待在未来之途的会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肯定是与和平、善良、正义完全无关的东西吧!
                                                 
                                                                     ─-约翰·法雷尔



  继续发出H文扛鼎之作<<阿里布达年代记>>,其布局非常完美,浑然一体,构架精巧,错落有致,别具一格。文笔流畅,情节迂回曲折,内容丰富!构思大胆新颖!

  书评曰:“今见庙堂之富,百官之盛矣。”

  称《阿里布达年代记》为网路玄幻情色之压轴,我想少有人可以反对。一方面它影响了之后许多作品,二方面它销售量大,撑起了色度出版社,也才让后续的作品有机会成为实体书。三方面,它实在好看。
  本文同龙战士传说一样,写了N年依然没有写完,开始写的非常完美,后面情节要差些,但可称无敌,文章我陆续发出,请大家支持.



    一、魔法书

    坐在垫着豹皮毯的大椅子上,我徐徐饮下红酒,让炽热酒液温暖胸膛,兼松懈疲惫的身躯。肩上柔夷的感受,很能松弛紧绷的肌肉,我望向背后的月樱,许久以来,妻子的按摩技术还是一样好。她则报以温柔的一笑。

    并不是只有月樱……

    我横视过室内的众多女子,有的读书、有的刺绣、有的相互嬉戏玩闹、有的忙着拨弄算盘、有的正用棉布保养珍爱的名刀……当与我目光相触,她们或是向我点头微笑,或是嗔了一眼,还有的轻抿红唇,毫不掩饰地投来挑逗暗示。

    她们并不全都是人类。尖耳蓝瞳的精灵、犄角绿发的龙神族、狐耳长尾的半兽人,还有紫红色短发、雪颈戴了个黄金项圈、背生双翼的吸血族。妻子们的种族,一如我的英勇武勋,涵盖大地的多数地区,可是我对她们的爱,就像我对人类妻子一样,毫无二异。

    回溯我与妻子们认识的经过,要回想起许久之前的众多往事,而现在想来,很好笑,几乎每一次的初遇,都与大地上的战争、暗杀、阴谋息息相关。

    人的一生,实在是件很奇怪的东西。改变命运的时刻,总在你不知不觉中悄悄到来,无关乎你愿意与否。直到现在,我还常常回想,那天如果我没有去应门,此生的命运会不会走上另一条不同的道路。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家丁们不知何故喧哗起来,说是有个相貌奇怪的番僧,死赖在门口不肯走。我大概猜到是什么情形,亲自出去应付,一开大门,果然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高大僧人,满面刀疤,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凌厉的双眼,活像是上门打劫的。

    “我便是此间主人,和尚,你有何贵干啊?”

    “善哉。贫僧破杀,欲来向施主结个善缘。”破你妈的大西瓜!和尚结缘,能有什么好事,这个月不必进赌场了。

    “施主,听说你长年为了不孕所苦,贫僧有一部奇书,名为种玉诀,需得七七四十九名处女……”

    “等等,你这番僧胡言乱语,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孕了?”要是我真的不孕,那倒省事,起码府里管家不用伤脑筋,努力挪出经费交给上门的马子堕胎,还要瞒过我的变态老头。

    番僧看了看我家门匾,忽然满脸震惊的表情。“施主……怎么你不姓毛吗?”

    “你妈才姓毛咧!”我没好气的说着。都是死鬼爷爷不好,当初说什么我家现在的这块地很好,建为阳宅,终年仙佛往来,大富大贵。结果什么仙佛我从小没看过,来路不明的疯子却不少,而且还专门是推销东西的,特别是一个自称从天上火星来的猥琐男人,三天两头就上门一次,令我不胜其扰。

    和尚听说来错地方,掉头就要走,我拦住他,要他把其余兜售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僵持片刻后,和尚拗不过我,从布袋里拿出一堆书册。看不出来这和尚一副穷酸,袋里的书可是价值非凡:「九天都篆阴魔大法初窥」、「销魂百式入门」、「开开心心学意淂」,还有一套铁定会被禁掉的优良读物「密码滚一边──我与图书馆的百次搏斗」。各种书籍令我眼花撩乱,最后,我选了一本由大魔导士格里帕多恩所写,在“史上最好色的魔法师”法米特*修*卡穆手中发扬光大的秘笈残本。

    那就是后来改变了我一生的“淫术魔法书”。

    二、魔法师

    我叫约翰*法雷尔,是阿里布达王国贵族名门法雷尔家的继承人。

    我已过世的爷爷,兰特*法雷尔,当初是名动七海的英雄人物,他的口头禅「用爱救世界,挥棒走江湖」,征服美女不计其数,王国内私生子成群,弄到我们家亲戚数不清。父亲源堂*法雷尔,是世袭侯爵,但从十一岁便上沙场,立下武勋无数,由十骑长累升到万骑长,最后蒙陛下钦点上将军封号,威震大陆诸国。现在长年率领大军,在边境和邻国作战,我见他面的机会不多,这是件喜事。

    至于我,和父亲与祖父的丰功伟业比起来,就很没出息。现年十九,身上爵位只有因为父亲十年前战胜两国联军所连封的准爵士,官职也只是御林军中「北苑步兵旅团」的一等兵,实在丢光了祖先的面子。父亲常在前线抱怨,为何我就不能像其他的贵族子弟一样争气?

    其实我也算不错了,人称「法雷尔家的浪荡子」,八岁便开始偷窥女人裸体,十岁涉足妓馆,枪挑各式名器,到现在,少女、少妇、寡妇、孕妇……任何一方面的战绩都超过百位数,这点足可媲美爷爷当年。

    不过,和其他贵族子弟比起,天生体弱迟钝的我,在武术锻练上一开始便吃了亏,所以,我瞒着外人,涉猎魔导之术。

    魔法在现今大陆战争中,仍有相当重要的一席之地,我对主宰医疗、破邪的白魔法没什么兴趣,主力放在黑魔法上。可是,一来乏人教导,只能偷偷摸摸地照着一些听来的偏方练习;二来我又不可能真的随便杀几十人当材料,修练亡灵魔法,长期下来,并没什么成效。

    老实讲,魔法师实在不是个人干的行业。别看那些大魔导士「呼」地一下放个大火球,一扬手就射出雷电,其实每次施完法术,相关咒语的记忆就会从脑中消失,得要重新再背,所以魔法师总是随身带着一本密密麻麻的咒语小抄。

    修练魔力又会与自身体力相抵销,所以法力高强的魔法师,大多也是个药罐子,整日喝着又苦又浓的草药茶,养身治病,免得火球未发,自己先虚脱休克。我想他们大概也没有什么性生活,这么耗体力的连续动作,天晓得那些家伙是不是一面做活塞运动,一面高唱回复咒文。

    我练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险些不举。能用魔法偷偷躲在远处宰人,这梦想当然不错,但搞到阳萎,这代价实在高了点。最后毕竟拈花惹草重要过偷偷宰人,我耸耸肩,做了取舍。

    至此,命运像是一条几乎静止的潺潺细流,却忽然在这年夏天,转变成怒涛汹涌的狂肆巨浪。

    三、伏击

    护卫王都的御林军,总数两万人,分为四部份。我所属的北苑步兵旅团,每两年会举办一次比武,倘使有干部空缺,便由得胜的弟兄升任团中干部。

    这轮的考核就在下周,眼下正好有百夫长的空缺,近来与东丹国的战争渐趋白热化,军中调动频频,一旦成了百夫长,就极有机会进窥千夫长,甚至转任外地升将军。有志者无不摩拳擦掌,目前则以左大臣的两个儿子,苏龙、苏虎呼声最高,他们武功高强,熟悉军略,入军不满一月,就双双从二等兵升任十夫长,加上后台又够强硬,怎么想都是他们。

    我的猪朋狗友之一巴闭,正为此忧心忡忡。苏龙、苏虎和他们那一票兄弟,素来与我们不睦,斗争频仍,只是一来看我不起,二来忌惮死鬼老爹在军中的地位,不敢太过放肆,一旦让他们当上了百夫长,我们这边的日子就难过了。

    “约翰,我们得想个办法出来啊!要是让苏家的两个杂碎当百夫长,我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有什么办法?武功又比不过人家,没有真材实料,哪来的办法?你忘了上次和苏龙争婊子,被他海扁的那一顿,还不够痛啊!”

    想起上次惨败经验,巴闭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说不出话来。

    我心里当然也不舒坦,只是手下功夫不如人,逞强也是没用。曾想过暗算他两兄弟,只是他们武功高强,没把握成功,要是败露了身份,那更不堪设想,因此苦无良策。

    巴闭忽然一拍手,道:“有了。约翰,你听过一个叫夏兴眉的新人吗?”

    怎么可能没听过。那个叫夏兴眉的新人,是一个月前刚入伍的,出身民间,阶级只是个小步兵,但武功可也真吓人,上次的空手战技演习,这小鬼凭一人之力打败包括苏龙、苏虎兄弟在内的百名好手。苏家兄弟虽辩称自己擅长使剑,不善拳脚,但强弱之分仍是明显。这小鬼被视为这一次比武的黑马,要不是苏家兄弟后台太硬,百夫长之位肯定非他莫属。

    “那个夏小鬼,武功比苏家兄弟更高,就只是后台没人,如果我们有办法让他去打败苏家兄弟,再败给我们,那百夫长的位置就是我们的囊中物了。”巴闭兴奋地说着,我知道他鬼主意向来很多,尽管下流卑鄙,却往往令人拍案叫绝,当下也不多言,凝神细听。

    “我新弄到了一种药物,给人注射了,可以让他神智迷糊,暂时听命于我们,只要把这药打进夏小鬼身体,何愁大事不成?”

    “这么好用?那何必多此一举,你直接搞定苏家兄弟,不是更好?”

    “不瞒你说,这药太贵,我也没试过。”巴闭惭愧笑道:“说不准会有什么副作用,要是把人给弄废了,苏家兄弟我可担当不起,那夏小鬼平民出身,死了就死了,闹起来也不怕。”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我颇为意动,再被他连续劝说几回,终于答应帮他实施这奸计。

    假如目标是苏氏兄弟,就算我们暗算成功,事后追究仍要担老大干系,不过假如是藉那小鬼的手,那就与我们无关。瞧巴闭的脸色,多半不只是想打赢,肯定想让那小鬼宰了苏氏兄弟,一劳永逸。这么便宜的好事,为何要拉我入伙呢?原来那药粉真的不便宜,巴闭那死鬼付不出钱来,当然要找个大金主。

    仔细想想,这计划真烂,花那么多钱还得亲自动手,去云隐之乡买忍者不是更快一点吗?只是这种事需要保密,想想还是自己做算了。

    万事俱备,我们约在三天后,伏击夏小鬼,把他搞定。

    四、淫兽

    计划很简单,老伎俩一向是好伎俩,巴闭探知那小鬼每日下午会到已经废置的练功塔,在地下室练功,我们就算准时间,在那边动手。

    对方拳脚功夫了得,只是偷袭岂非送死?这等事又不好呼朋引伴,我准备多时,在地下画了个大大的魔法阵。得到那本魔法书也有数月了,内中的召唤术我下过功夫,现在正好验收。

    巴闭设了些捆人机关,这家伙对于暗算人的鬼把戏实在有一手,我日后实在该多小心他一点。

    约那小鬼来的藉口,是挑战书。根据巴闭的打听,这小鬼是个怪人,对升官发财全不在意,反而整天兴致勃勃地想找人动手。虽说我国尚武风气极盛,但是像这样的战斗狂,却也是很少见的。

    “巴闭,我们这么做真的好吗?会不会太狠毒了点?”

    “约翰,你搞清楚,我们现在是要作大事,不心狠手辣怎么叫大丈夫?”

    巴闭对我胡吹大气,真不巧我便是看过他所有丑事的见证者,不管他怎么说,我都不会把他当作大丈夫。

    比约定的时间早一些,夏小鬼到了,他的身材比想像中瘦小得多,实在看不出有那样惊人的身手,周遭光线不佳,看不清他的脸孔,不过,似乎还称得上清秀就是了。

    左看右看,发现没人,他似乎打算离去,我们哪肯罢休,我依照魔法书的记载,努力平稳着自己的呼吸,低声吟唱起来:“古老的性欲的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的名义与你们签订契约,我将毕生服从于性爱的冲动并为你们提供性欲的能量。所以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出来吧,淫兽!”

    我曾经在家里密室试过几次,不过叫出来的,只有外表像粉红色蠕动团块的淫虫,攻击敌人没什么效果,不过拿来床上助兴却大见威力,比什么春宫图都有效。不过这次或许是走运了,我们很幸运,夏小鬼就走了八辈子霉运。当咒文吟唱完毕,一个两人高的硕大巨影,缓缓摇晃着现形。

    那只淫兽的模样颇怪:大约有两人高,身上十几条触角,就像是个大号的章鱼,但却没有了那个令人做呕的头,周身不住冒著腥臭绿浆,古怪地吼叫著,黏液弄得到处都是。

    夏小鬼明显吃了一惊,当淫兽舞动触手向他卷去,他也立刻灵敏地闪躲开,反拳攻击。这小鬼的身手真是好得惊人,淫兽十几条触手,雨点般疯狂抬落攻击,他就像只猴子般灵活,总以些微之差,闪躲过触手的卷抓,还趁隙发拳攻击。

    根据我后来的了解,淫兽可以说是淫欲生物中最强大的类型,也是最常用的攻击型召唤生物。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攻击还是防守,淫兽都是有着优良表现的物种,可以轻易消灭一个小队的士兵。问题是,召唤它们出现时,耗损的精力也是无与伦比的,甚至,除非有某些特别辅助,世上很少有人能养的起他们超过一小时,而这还不包括再次封印它们的力量。

    巴闭瞪大眼睛看着我,显然惊讶于我的这手本事。我报以一个苦笑,体内就像被忽然掏空了一样,因为召唤的剧烈耗损发着冷汗。

    夏小鬼有着以一敌百的实力,这点淫兽也差不多,但是对一具软趴趴的肉块聚合体上,就算每秒出拳三次,除了沾上满手黏液,并没什么其他效果而已。而夏小鬼更笨得和淫兽比速度,两只手和十多只触手,熟胜熟负?没多久,夏小鬼的拳脚犹自夹带劲风,速度却慢了下来,终于露出破绽,被淫兽缠住左腕,动作一窒,十多条触手疯狂涌上,将他包裹得密不透风。

    “得手了!”巴闭喜呼一声,但惊喜的声音却嘎然而止。

    一道雪亮厉芒从淫兽的触手间透出,虽然隔得老远,我们仍是感到一阵寒意,脊椎发凉。清亮白光乍现,淫兽的巨体竟给从中破开,连带断碎触手,轰然坠地。夏小子手持一柄闪著红光的袖中剑,几下挥舞,将淫兽的身体割得支离破碎。那剑招往复如电,神妙无方,假如苏氏兄弟碰到,肯定眨眼功夫就血溅五步。我和巴闭看得头皮发麻,哪想到这小鬼武功精强至此,更有这么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器。

    巴闭苍白着脸,拉着我想要逃走,我本来也做此打算,转念一想,道:“不行,事情已经干了,要是这小鬼闹起来,队上一追查,发现是我们搞得鬼,后果你担当得起吗?”

    “那……那该怎么办?”

    “不管如何,今日非放倒他不可。你不是有机关吗?趁他现在全神对付淫兽,我们放手一搏,他不完蛋,我们就完蛋定了。”

    商议既定,巴闭准备发动机关,我则再次开始念诵咒文。

    淫兽除了攻击力强,生命力也是一绝,饶是已经被斩开八段,还愤怒挥舞着再生的触手,攻向敌人。

    夏小鬼挥起快剑,将迎面触手一一截断,逮着一个空隙,对着淫兽头部瞬间连斩三记,破开厚重的保护肉团,跟着便是一剑,刺破了淫兽的动力心脏。淫兽发出震天悲鸣,整个身体沉寂不动,开始缓缓腐化。夏小鬼力战之后,身疲神倦,方才吸了口气,脚底忽然一空,整个人往下落去,摔进巴闭发动的机关之中。

    他功力好高,百忙中还想跃起,这时我已把咒文唱诵完毕,淫兽是叫不出了,掉三五十条淫虫来阻敌却没问题。淫虫落在身上,立刻往衣服里层钻去,还透过肌肤开始刺激当事人的性欲,夏小鬼大吃一惊,一时顾不得脱出陷阱,只是忙着拨开淫虫。

    这时,巴闭准备的迷药──足足有三大箱,他是想对付大象吗──全数倒下,只听见坑洞里喷嚏连连,过了一会儿,终于变成熟睡的鼾声。我连忙收回淫虫,免得反而将他刺激醒来。

    没想到十拿九稳的差事,变成了最难啃的硬骨头,就是暗算苏氏兄弟也不见得需要如此。我和巴闭对望一眼,无力地喘气。


      少女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这不算什么,因为我知道她武功再高,一时间也不可能挣断特制的金丝索,不过她肩头一个先前被我忽视的纹印,却令我魂飞魄散。

    有某些贵族,当家族血亲出生时,会以独门颜料,在身上纹上记号,而这往往是大陆上一些贵族相认的血裔特征,就像少女肩头的那一朵蓝色花形图腾。很不巧地,那正是我国皇室,冷氏王族的证明!

    或许有的私生女先不计算,国王的女儿里,正式接受过皇室纹身,得到封号的公主,共有三名。长公主嫁给北方金雀花联邦的大总统,芳龄二十五。二公主翎兰,武功得异人传授,强到可以吓掉人下巴,现在是御林军四部的大都督,芳龄十九。最后就是国王陛下最宠爱的小女儿,星玫公主,今年正是他妈的十四岁。兴眉、星玫,可不正好就是同音吗?

    我强奸了公主?!

    他妈的,就算把苏氏兄弟一次宰了,再剁成肉酱,游街示众,只怕都不会比现在这蒌子更难收拾。死鬼老爹要是知道,肯定会立刻从边境快马赶回……当然不是救我,而是亲手毙了我这玷污公主清白的畜生!

    唯今之计只有两条:一者、飞奔回家,收拾细软,火速逃出国境,从此亡命天涯;二者、拔剑宰了这小婊子,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然后和巴闭装作没事人一样离开,过得一日是一日。

    但两条路都不可能。前者,没等我逃出国境,通缉我的画像就传遍全大陆,各地的奖金猎人都会要我的人头;后者,我要是选了,就是不折不扣的白疑,公主失踪是何等大事,只要宫内有人知道这小婊子改装加入军队,大概今天黄昏我和巴闭就被送上断头台。

    妈的!生死就赌一赌,老子豁出去了!

    把心一横,我决定兵行险着,低身拾起了地上那柄锋锐利剑。这时,门外把风的巴闭,给小婊子的尖叫吓着,面无人色,大步跑了进来,我则赤着上身迎了过去。

    “约翰,怎么搞的,你……”话说到一半,巴闭的脸孔忽然扭曲起来,并非惊讶,而是因为痛苦。他满面不解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温热鲜血,和我刺进他肚里的那柄利剑。

    “约翰!为什么……你……要……”话声被忽然溢出的喉间的血块所打断,但仍是可以明白,他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杀他。

    “你说过,不心狠手辣怎么叫大丈夫。我现在要作大丈夫,那只有对你心狠手辣了。”

    我在他耳边悄声说完,把剑一绞,跟着一抽,看着这曾陪我在王城内大小妓馆花天酒地的旧友,在惊怒交集中变成尸体。

    杀人灭口是要的,可是不能杀公主,那只好杀巴闭了!

    朋友,你安息……不,你安不安息无所谓,重要的是半夜别来找我,你生前糊涂一世,可别死了忽然变聪明了!

    功夫已经下了,现在便是要演出好戏。转过身来,小婊子因为目睹我杀了巴闭,鲜血随剑滴下,已经吓得停止尖叫,两臂不住挣扎,想挣脱金丝索,身体扭动后退,生怕我接着也杀了她。若是让她双手自由,我立刻就得死。剑尖一甩,我大步朝她走去。

    “不要…不要过来……”

    当我朝她走去,小婊子大声尖叫,跟着我抓住她手腕,剑刃一挥,斩断了封住她双手的金丝索。

    恢复自由,小婊子显然猜不到我的用意,一面搓揉着疼痛手腕,一面拾起地上残破衣物蔽体,惊疑不定地看着我。

    跪在地上,我两眼竭力迫出盈眶热泪,既诚恳又懊悔地说出适才绞尽脑汁编出的漫天大谎。

    我和巴闭经过练功塔,听见里面有异声,进到塔里,公主已昏倒在陷阱内,又中了淫兽的淫毒,欲火攻心,如不尽快救治,必将焚血而死。为了救公主,我们纵是万不得已,也只有出此下策。但是,玷污公主清白,罪该万死,身为臣下,只有一死以谢,才能保住公主名誉……

    这篇谎话其实破绽连篇,淫兽的黏液虽有催情效果,但却不会像烈性春药般霸道;地上陷阱和迷药更是没有交代。只是女儿家失贞,总是不愿张扬,这小婊子又是一脸天真善良的蠢样,女人往往会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情有独钟,这种注重贞操的小丫头尤然,我便靠此赌上一铺。

    一面说,我一面偷窥着她的反应。

    原本秀雅无双的姿容,在过度震惊的影响下,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满布着伤心的泪痕,看上去显得楚楚动人。碎布勉强遮掩住的娇美胸部,更是随着呼吸而不住起伏着。然而,她与生俱来的那种女神般的高贵与清纯,却不因为受到暴虐而失去光泽。

    妈的,这丫头真是美。能骑她一次,做鬼也值得了,不过话是这样讲,真要我死还是不干的。

    “巴闭已死,臣再自杀,天下再不会有第二人知晓今日之事,只愿公主记住臣二人为阿里布达王家牺牲,臣等死亦瞑目了!”我慷慨激昂地把话说完,立刻挥剑自刎,动作故意放得老大,一言以蔽之,就是充满戏剧效果。

    “不可!”

    一如所料,小婊子闪电出手,将长剑抢下,只不过我故意耍帅,让剑尖在颈上划出一道血痕,以示惊险,其实这真冒险,此剑锋锐无匹,只要稍不小心,整个脑袋就掉了下来,不过为了骗过小婊子,不下点工本也是不成。

    “公主殿下!您……”

    自杀被救,我装出一副震惊模样,不知所措地望着小婊子,心里庆幸不已。这种温室中的花朵,大抵智商有限,年纪又小,哪知道什么人心险恶?她会改扮来从军,肯定满脑子都是那些忠肝义胆的骑士传说,我的偶像曾说过:一个人只要深信着某些东西,心里就容易为那些东西所迷惑。简单来说,就是很好骗啦!

    “你…你……我…我……”

    小婊子凝望着我,吞吞吐吐地说不出话来,显然心中也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她看着我,双颊泛起一层微微的红晕,却紧跟又掩住脸庞,“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心头一松,这时也就大胆地凑上前去,搂住小婊子的嫩滑身躯,柔声安慰,说的话当然也就是那一套:我会好好待你啦!我一定会娶你!绝对不会辜负你的……等等,这些话起码七年前就背熟了,妓馆婊子、皇家公主,反正雌性动物都爱听这些。

    “呜…呜……”少女先是挣扎一下,但随即乖乖地被我抱着,低声啜泣,久久不能平息内心的哀恸。……

    就这样,奸淫公主的大篓子被我混过去了。

    小丫头正值思春年纪,既然被我破了身,那也就顺理成章,隐约把我当作驸马爷看待,再经过我高超技巧调教,几下就给收得服服贴贴。

    当然,我还用了些小手段。

    当初仓惶离去,星玫小公主并没有发现,她那柄袖中剑仍留在塔里,更在不久后,巴闭尸体被发现时,连着发现,经过监定,理所当然地被认为是凶器。

    队上有人认出,这是那新人“夏兴眉”的兵器,侦办的军官于是找上她,盘问有关那日的情节。星玫她哪答得出,支支吾吾,交代不清楚,险些急得哭了出来。这时我挺身而出,证明她那日一直与我在一起,并且说这柄剑早已失落多日,肯定是被人拾去,为非作歹。我与巴闭素来交好,当然不会有人发梦到怀疑我是真凶,在我强势坚持下,连那柄剑也给我扣下来,交还给星玫。

    再被我救了一次,星玫理所当然地对我感激不已,完全把我当成了她心中的英雄。

    其实,星玫的后台比谁都硬,就算我不出头,最后也会平安无事,这等顺水人情岂可放过。果然,一切如我所料,巴闭的老爹只是个下级军官,没什么背景,军部侦办态度不甚积极,后来听说皇宫派出了密使,军部便草草结案,让此事不了了之。

    我为着好友惨亡,送了大笔金钱给巴闭老爹,他感激涕零,直说我是世上最有义气的好人。我是无所谓,反正这笔钱是星玫心中难过,偷偷拿出私房钱要我转送的抚恤金,又是顺水人情一件。不过我没从中扣上几手,算来也对得起和巴闭朋友一场了。

    过得数日,不知星玫向她父王说了什么,军部执行来自皇宫的勒令,让我由一介兵丁,越级直升为百夫长,理由是:能力杰出,办事得力。

    哈!真好笑,我有什么能力杰出?又有什么得力了?莫非是我床上功夫杰出,每晚干得你女儿死去活来,十分得力吗?这点倒不必客气。

    还没比武,就给一向看不起的我夺走了百夫长的位置,苏氏兄弟气得牙痒痒,但也无力改变既定事实。

    至于我,当然不理会这两条斗败的狗,从长官手中接过印信,正式当我的百夫长,并且执行我被赋予的动人任务:调一名叫“夏兴眉”的新兵,进房当随行勤务兵,每日调教她应有的军中礼节,开发她诱人的娇躯。

    命运转轮在时光之河中激烈转动,在军中胡天胡地,混吃等死的我,全然想不到这年秋天,将与星玫一同迎接生命中的另一个转折点:阿胡拉玛之战!



[ 此貼被nanbeizhiyi在2013-10-25 15:10重新編輯 ]

赞(0)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威望:+5(版主) 优秀文章
TOP Posted: 2007-12-19 00:20 發表評論
nanbeizhiyi [樓主]


級別:天使 ( 14 )
精華:4
發帖:1182
威望:365 點
金錢:260002 USD
貢獻:140083021 點
註冊:2007-10-05

1111111


[ 此貼被nanbeizhiyi在2013-10-25 15:15重新編輯 ]
TOP Posted: 2009-02-21 14:20 #1樓 引用 | 點評
nanbeizhiyi [樓主]


級別:天使 ( 14 )
精華:4
發帖:1182
威望:365 點
金錢:260002 USD
貢獻:140083021 點
註冊:2007-10-05

111111111


[ 此貼被nanbeizhiyi在2013-10-25 15:16重新編輯 ]
TOP Posted: 2009-02-21 14:23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3(s) x3 s.9, 04-21 03:09